197 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大院

    今天是丁宁出院的子,在医院里整整呆了一个礼拜,终于,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呼——!

    江太太丁宁同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终于可以不用在医院这个笼子一般的地方呆着了,可以回家了。

    不过,虽然可以出院了,但是,丁宁腿上那伤却是还没完全好彻底,医生建议还是先暂时再坐一段时间的轮椅。

    曾妈一早便是去菜场给买了好多菜,然后一整个上午就在厨房里忙碌着。

    江和平一大早和白战俩老头提着鱼杆和水桶钓鱼去了。当然,本来是老权和老李两个司机跟着去的,然后因为丁宁是因为白青青才会弄成这个样子的。

    于是,白展骁代替了老权和老李的事,当了江和平与白战两个人的司机。

    对于白展骁的举动,江和平没有半点表。至于白战,直接无视他的存在。

    水清秀则是一直在来来回回的踱着步,一会走到厨房里对着曾妈交待几句,一会又踱到门口处看看,宝贝孙媳妇到底回来没有。然后见着院子里没有声响后又蹗回屋子里,就这么来回的踱着步,然后嘴里好像在念叨着什么。

    江纳海去公司了,文静去部队了,江小柔去学校了。

    所以,还是正常的。

    丁宁是江川给去办的出院手续,打算是给送回家后自己再去部队的。

    只是,这阵势,怎么就弄的这么的比丁宁第一次上门还要紧张,比和江川同志领证回家那天还要隆重呢?

    十点半,江川的车子如驶入院子。

    “宝贝孙媳妇宁宁,可算是回来了。可把给等的急了。”车子刚停下,江川下车,还没走到副驾驶座抱下丁宁,水清秀便是笑呵呵的朝着车子走去。

    “,慢点。”见着水清秀迈步朝着车子走去,江川上前一步去扶她。

    “去,去!”还没伸出去的手直接被水清秀给拍掉了,瞪他一眼,“用得着你扶啊。赶紧的先把宁宁抱进屋去。这次这罪受的,可把我给心疼的。”

    江川转朝着副驾驶座走去,打开车门,拦腰将自个老婆抱出。

    “,我可想你了。”挂在自己男人的脖子上,由着他抱她,乐呵呵的对着水清秀说道。

    “也想你。快,进屋,进屋。小曾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全都是你喜欢吃的。你想吃什么都有,一定把这次的遭的罪都给补回来。看看,这都瘦了呢,看得我可心疼了。”水清秀一脸心疼的看着丁宁那其实有些胖起来的脸蛋说道。

    呃……

    丁宁伸手伸了伸自己的脸颊,瘦了吗?

    好像胖了吧。

    一捏,这都长了不少呢,一捏全是啊。怎么到嘴里,就还是瘦了呢?

    她现在过的子那绝对的跟猪没什么两样的,吃喝睡全都在上。

    哎,猪一样的子,希望这脑子可千万别再变成猪一样了。不然,直接撞豆腐去吧。

    “宁宁回来了,来来,先喝碗鸡汤。”江川才刚抱着丁宁进屋,曾妈已经从厨房里端着一碗鸡汤乐呵呵的朝着这边走来了。

    “谢谢曾妈。”坐在沙发上的丁宁,接过曾妈手里的碗,笑嘻嘻说道。

    “傻孩子,谢什么呢。只要能把你给补回来,什么都没问题。”曾妈乐呵呵的说道。

    “嗯,好喝。”美滋滋的喝上一口,对着曾妈说道,“,爷爷呢?”环视一圈屋子,没见着江和平,于是便问着水清秀。

    “一听你要出院,就和白老头拿着鱼杆颠的钓鱼去了。”水清秀看着丁宁说道。

    咧嘴一笑,“爷爷对我真好。”然后又好似想到了什么,赶紧的补充道,“全家人都对我很好。”

    水清秀笑盈盈的看她一眼:“你这孩子。”

    江川弯腰揉了揉她的发顶,“在家好好呆着,我先回部队去了。有事打我电话。”

    抬眸朝着他笑着点了点头:“嗯,去吧。我没事,放心,哪都不去,就在家里陪着爷爷。你开车小心点啊。”

    “,曾妈,那我走了。”对着水清秀的曾妈说道,“宁宁就麻烦你们了。”

    “看你这话说的,哪来这么多的麻烦。我自己的宝贝孙媳妇,我自己不疼,还疼谁啊?去吧,去吧,家里的事,你别担心了。忙你的事去,宁宁这有我和小曾呢。”水清秀看着江川,无所谓的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江川朝着丁宁弯唇笑了笑,便是出门驶车离开了。

    “宁宁啊,伤口还疼吗?”水清秀坐在丁宁边,一脸关切的问道。

    一碗鸡汤已经下肚,将碗往面前的茶几上一放,浅笑着摇头,“不疼了,,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以后可不能再这么自残了,知道吗?就算天大的事,也不能拿自己的体拦事的。看你那伤的,我这心啊,差一点就跳出来了。可没把我们给吓怕了,大川更是心疼的紧呢。”水清秀一脸肃穆的看着丁宁说道。

    那两腿上的伤啊,初见时,可把她给吓坏了。

    然后也更加的恨那个始作蛹者白青青了。怎么没想到,白青青竟然还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可把她的宝贝孙媳妇给害惨了。幸好三个宝贝蛋都福大命大,没事。要不然,绝对没完。

    丁宁  丁宁点头,笑盈盈的看着水清秀:“嗯,知道了,,对不起啊,都是我不好,害得你们都担心了。我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不然就太对不起爷爷和的教导有方了。怎么样也不能丢了爷爷的脸。”

    水清秀屈指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敲了一下:“你这孩子。”

    “那是,我们江家的脸岂是那么容易丢的。”正说话着,江和平回来了,是和白战一起回来的,两人都是空着手的,双手别于后,一副的领导模样。跟着两老后进屋的是白展骁,两只手里各提着一只水桶,还有一杆收短的鱼杆。

    “爷爷,白爷爷,”乐呵呵的朝着两老打着招呼,然后在看到后的白展骁时,同样脸上挂笑的唤了一声:“白叔。”

    “哎~”白展骁应声。

    “哎什么哎!”白展骁刚应,白战一个转,凌厉的双眸狠狠的瞪视着他,厉声轻喝,“你还有脸应宁宁的这一声‘白叔’?你教出来的好女儿,把宁宁都给害成个怎么样了?我要是你啊,就自己自动的消失在宁宁面前,都没这个脸出现在宁宁面前了。你还好意思就她这一声‘白叔’?白展骁,你要脸不要脸?”

    白战半点不给白展骁面子,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训斥着白展骁。

    而白展骁则是低着头,态度十分良好的接受着白战的训斥与批评,就好似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虚心的接受着大人就指正与斥责。完全的没有半点的脾气,也确实是他自己心虚嘛。

    丁宁在看到白展骁被白战训着然后一声不吭的样子时,其实心里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呃……的目瞪口呆的。不管怎么说,这在人前总是一个少将啊,手下可是大兵小兵无数的,但是在白战面前,就只能一声不吭的由着他训着。

    丁宁甚至小小坏心眼的想着,这要是被他手底下的那些个大兵小兵的看到,得有多损他的少将形像啊。

    行,做人不能这么不厚道的。

    不可以这么落井下石的,不管怎么说,白展骁都还是长辈。她做为晚辈,不可以这么不厚道的。尽管,说只心里话,对于白展骁她真心的就不上来有什么好感。而且,也确实的,她次的罪是白青青给害的嘛,尽管她自己也是有一定的责任的。但是,白青青还是占主要责任的。

    “白爷爷,这不关白叔的事。”

    行吧,丁宁觉的说这话的时候,她连自己的说服不了。真心的,她觉的说这话,纯粹只是为了给白展骁一个台阶,也是给白战一个面子。

    厚,丁宁,什么时候你也变的这么虚伪了啊!

    “什么不关他的事!”白战再次瞪一眼白展骁,半点没有给他留面子,“本来就是他教女无方。大杨怎么就不会做出这种缺德的事?那是因为大杨是海棠教的,海棠比他会做人教孩子!”

    白战是越说越气,一提到海棠和白杨吧,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于是连带着几十年前的帐也给翻出来了,大有一副新帐旧帐一起算的意思。就那么恶狠狠的瞪视着垂着丧脑的白展骁,如果可以,真想拿个拐杖直接敲破了他的那个脑门。

    丁宁呈被人点一般的脸上扬着一抹硬绑绑的笑容,下巴微微的下挂着,就那么看着白战与白展骁,然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台阶和面子反正是给了也白给了,直接被白战给拆了。

    白战就这么训着白展骁,江和平与水清秀倒也是一句话都不说,一个字也吭,反正就是不去劝白战,大有一副由着白战训着他的意思。

    于是,丁宁默了,也不说话了。

    “宁宁啊,白叔对不起你,是没这个脸来见你和大川,”被白战狠狠的训斥了一翻的白展骁,看着丁宁一脸自责又歉疚的说道,“白叔做人失败,没有你爸成功啊。教出来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幸好你和孩子都没事,不然白叔真不知道拿什么脸活着了。宁宁啊,你放心,白叔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一定不会让你白受这份罪的。”

    白展骁眉头深拧又一脸懊悔的对着丁宁说道。且吧,这进屋来都有好一会了吧,这竟然手里还提着那两只水桶,还有那两根收短的鱼杆。

    呃……

    丁宁不知道自己该做何反应了。

    那什么,她现在应该怎么说?

    是不是应该说,白叔啊,算了吧,你看反正我现在不也没事吗?人谁无过呢,还是算了吧。

    啊呸!

    她可不是那种圣人,白青青把她害成这样,就这么算了?

    不可能!

    但是,她又不好说,白叔,你女儿把我害成这样,我一定不会善罢干休的。我腿上有几个伤口,你就必须得在她腿上给我刺回几个洞回来。

    “呵呵,白叔,你拎着水桶不重吗?”索的,丁宁直接转移了话题。

    “来,白将,把桶给我吧。”丁宁的话刚说完,曾妈从厨房里走出,接过白展骁手里的水桶,“这鱼可肥了,我现在就去把它给宰了,给宁宁熬个鲫鱼汤。”说着,接过了的白展骁手里的两只桶朝着厨房走去。

    “小曾,你多宰两条,多熬个汤,我下午去看看追风和我家白小坚,给她带条去。都好久没看孙媳妇了,想的紧了。”白战对着厨房里的曾妈说道。

    “哎,知道了,放心吧,白老爷子。”曾妈应着。

    丁宁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弯从包里拿出手机,却是在看到来电显示时,下意识的拧了下眉头,似乎有些不悦,也有些不是想接这个电话的样子。

    “我去厨房里看看小曾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水清秀从沙发上站起,朝着厨房走去。

    “老东西,下棋去。”江和平对着白战说道,然后两个也走开了。

    白展骁自然也是跟着离开了。

    呃……

    干嘛一下子全都离开了?

    丁宁有些不解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客厅,浅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敛去笑容,接起电话:“喂,我是丁宁。”

    “宁宝,”耳边传来丁净初温温吞吞好听又慈柔的声音,一如十五前年的那般,永远的丁净初式的语气,不急不燥,不缓不慢,也不温不火,永远的那般高贵优雅好似没有任何的脾气。

    但,就是这样的语气,却是让丁宁越来的越反感。再也找不回十五年前母女俩之间的那一份感,有的只是陌生与疏远。

    “许太太,找我有事吗?”丁宁的语气淡淡的,冷冷的,听不出半点的绪来。

    如果说之前对她还有一丝的感存在的话,那么有那一天,她质问她,到底她是不是人宁振锋的女儿,她给出的默认之后。那一丝唯一的母女之也被她亲手打断了,不复存在了。

    再加之,她对江川的态度,以及与贺自立之间的关系,彻底的将丁宁对她仅存有的那一份感彻底的挥掉了。

    丁宁想不通,为什么她要默认贺自立这般对自己?

    这就是她所谓的对她好吗?所谓的母吗?所谓的“你永远都是妈妈的宁宝”吗?

    不是!

    这样的好,她一点都不稀罕,她宁可不要。

    所以,现在的丁净初在丁宁的心里,真的只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了。

    “宁宝,你出院了吗?伤都好了吗?我刚到医院,医生说人已经出院了。你现在在哪?需要妈妈过来接你吗?”对于丁宁唤她“许太太”,丁净初似乎并没有生气,只是依旧用着柔柔的语气对着她说道,似乎母女之间半点都没有产生嫌隙,也没有闹不过愉快,甚至觉的都没有抛抛弃自己的女儿十五年。

    “许太太的好意,我心领了。出院了,自然是回家了。”丁宁依旧冷冷的回答着她。

    “宁宝,你……还在怪妈妈吗?”丁宁初的语气略显的有些失落,也有些人暗然,“宁宝,妈妈……”

    “许太太,你想多了,我真的没有怪过你。”丁宁直接打断了她的话,“相反的,我还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会拥有现在这样一个幸福的家呢?所以,真的,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你也无须往心里去的,至于你的母,我觉的你还是多多的放在你女儿上吧。她比我更需要,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而且我现在也不缺。抱歉,我现在不宜长时间的用手机,这样对孩子不好,所以我也就不陪你闲聊了。就这样吧,再见。”

    说完,也不给电话那边的丁净初说话的机会,直接很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深吸一口气,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放。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扬起一抹浅笑,不想让不相干的人影响她的心

    她要保持十分愉悦的心

    “怎么了,心不好啊?”水清秀端着一盘削好切片的水果,在丁宁边坐下,笑眯眯的看着她。

    丁宁淡淡然的一耸肩,“没有啊,,我哪里心不好了。你看我,不是笑的开心的吗。我现在可是很听医生话的,保持愉悦的悦,不能生气,这样对大小刚不好。再说了,你看我,现在吃吃喝喝睡睡的,什么事也不用做,过着猪一样的子,什么事也不用想,哪里还会不开心。”

    “宁宁啊,”将手里的水果盘往前面的茶几上一放,水清秀很是和蔼的揉了揉丁宁发顶,一脸慈的说道,“你这个孩子啊,就是这点,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你真以为老了,眼花了看不出来了啊?是上了年纪了,不过这双眼睛可是贼亮的,半点不含糊的。就你刚才看电话时那一闪而过的不悦和失神,你真以为看不出来啊。”

    “……”

    “电话是你妈打来的吧?”水清秀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嗯,”丁宁点头。

    “宁宁,就算再怎么样,她都还是你的母亲,是她辛苦十月怀胎把你生下的。你的这条生命是她给你的,没有她,就不会有你。所以,能态度好点就好点。”

    “,事不是那么简单的。”丁宁有些无奈的看着水清秀,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起这其间的原由。

    “再不简单,但是不能否认一个事。那就是她永远都是你的母亲,是她生下的你。”水清秀一脸认真的看着丁宁,见着丁宁张嘴说话,对着她摇了摇头,示意丁宁先不要插嘴,听她把话说完,“是过来人,活了一辈子,什么最重要?那就是亲。你妈妈或许是有做的不对的事,但是,你不能因为她做错了事,就将她全盘的否认了。你可以不和她来往接触,但是,该有的态度还是得有,不能让人说了我们没有家教。你说呢?”

    丁宁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听你的话,以后不会这么没礼貌了。可不能丢了爷爷的脸。”

    “你这孩子,”水清秀笑着揉了揉她的头顶,“再跟你说句交底的话,你妈不疼你没关系,咱家里有这么多人疼着你就行了。你是我们江家的人,就该我们江家的人疼着,其他人的看法,那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你只要做到自己的本份,做好了自己,不让别人挑到你的不是之处,那就问心无愧了是不是?再说,咱家也不缺人是吧?”

    “,你的话就是至理名言,让我受益非浅。”丁宁微笑着往水清秀与里靠去,祖孙深。

    “傻孩子。”

    ……

    咖啡厅

    高瑾坐在三楼靠窗的位置,面前摆着一杯气腾腾的咖啡。高瑾一手拿着勺子,一手正拿着伴侣往咖啡里倒着,然后拿着勺子轻轻的的搅拌着。

    拌过之后,端起杯子,十分优雅的抿上一口,唇角噙着一抹弯弯的浅笑。

    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是朝着她这边走来的。

    没有转头,继续端着咖啡杯饮着咖啡。

    小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一双含恨的双眸死死的盯着笑的一脸优雅又从容的高瑾,“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我到底跟你有什么仇?你非得就这么盯上我了?”

    小唐的声音说的很轻,但却是咬着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如果可以,她恨不得夺过那杯气腾腾的咖啡直接泼在她的脸上。

    “呵,”对于小唐的厉声斥责,高瑾并没有生气,反而只是无谓的轻声一笑,“吃什么?现在是午饭时间,我想你一定饿了,而且你现在还怀着孩子,可不能饿着自己。想吃什么?我请你,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是相识一场,按着以前村里的关系,你还得喊我一声表姐。放心,我这当姐的,哪舍得害你呢?”

    “你这样还不算是害我?那要怎么样的才算是害我?高瑾,你可真有够无址的!”小唐咬牙切齿的怒视着她。

    “无耻?”高瑾勾唇一笑,笑的一脸的无所谓,“无所谓啊,我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了,至于是怎么达到的,我并不在乎这个过程,我只看重结果。服务员。”转头招唤着服务员。

    “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服务员微笑着走过来,问道。

    “一份牛餐,一份海鲜餐。帮我稍微快点,孕妇不经饿的。”浅笑着对着服务员说道,然后又指了指坐在对面的小唐。

    “好的,请稍等,马上就来。”服务员微笑着点了点头后,转离开了。

    “我儿子呢?”小唐恨恨的瞪着她。

    端起咖啡杯饮上一口,继续笑的一脸悠然,“好的,放心。那么可的一个孩子,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我们俩相处的可好了,他一口一个姨的叫着我,叫的我可开心了。你啊这么忙,也别总是惦记着他了。我会帮你照顾着他的,不管怎么说,我现在的生活条件也总是比你好点。再说了,你这又怀上了吗?哪里有这个精力照顾孩子呢?我喜欢他的,我帮你照顾着。你去办你自己的事就行了。别怕我会照顾不好他,他现在吃好喝好睡好,都长高了不少,也胖了不少了。等你把事办好了再看到他的时候,估计你都快不认识他了。”

    高瑾若无其事般的说着,但是小唐却是很清楚,她这每一定每一句都是在透着一抹威胁之意。让她赶紧去找司马追风,把事办妥了。

    小唐浓吸一口气,无奈又无助的看着她,“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高瑾浅笑:“什么?你问吧,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回答你的。”

    “你的目的真的只是白先生吗?我看不是吧?或许白先生只是你的一个跳板吧?你的目的是另有其人吧?”小唐一脸深沉的看着她。

    高瑾的脸上划过一抹不易显见的暗淡,而后依然笑的面不改色的看着她:“是白杨又或者是另有其人,这又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你只在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行了,难道不是吗?”

    “你……”

    “你好,你们的两份餐。”服务员端着两份餐走过来,小唐赶紧的将话吞进肚子里。

    “谢谢。”高瑾笑的得体又优雅的对着服务员道谢。

    “不谢,应该的。”服务员转离开了。

    “这么说吧,”小唐再次深吸一口气,一脸那肃然的看着高瑾沉声道,“你也不想做事拐弯抹角的,也不想拐弯抹角。你告诉你的最终目的,我直接跳过白杨,帮你达到你所说的结果,至于过程,不是越简单越好吗?我只想早跟我儿子见面,不想总是这么麻烦着你。怎么样?”

    高瑾没有说话,只是弯弯的眯起了双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唐。好半晌的才出声,“可是,我更喜欢到白杨痛苦的样子。至于其他的,不劳你动手,我自己会的搞定的。当然了,如果你不好也没有关系,我好像也好久没回我那个姑姑家了,我想也该是时候回去看望他们俩个老人家了。毕竟,微微才没有了,家里只剩下两个老人确实可怜的。我现在为他们唯一的亲人,是应该好好的孝敬他们的。就是不知道,回去的时候,会不会遇到坤叔就不知道了。毕竟,村子就那么一点大,遇到几个熟人,那也是避不了的事。”

    小唐手里拿着一个叉子,很想就这样叉进她那一张一合的嘴巴里。哦,不,是叉进嘴巴下面的喉咙里,就这么叉死她。但是,她没有这么做。而是重重的一闭眼,然后睁开,然后很是无奈的对着她说道:“我知道了,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希望你说话算话。”

    高瑾抿唇一笑:“当然,我向来说话算话。再何况,我们还是姐妹。吃饭吧,你能饿着,肚子里的孩子可不能饿着。”一脸姐妹深的对着小唐说道,然后突然之间似是想到了什么,抬眸看着她,“对了,听说司马追风现在况不是很好,肚子里的孩子好像不太稳定。你是不是该去找白杨的母亲,让她知道她的孙子不止司马追风肚子里的那一个而已呢?”

    小唐直勾勾的盯着她,直盯了足有十秒钟,这才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你放心,我今天早上已经去过了,不然我也没这个脸来见你不是。”

    “看来,我果然没找错人啊。”高瑾笑的一脸深沉。

    小唐没再说话,只是埋头吃着饭,眼眸里却是划过一抹怒意,甚至还带着一抹杀气。

    高瑾,这都是你我的,那你就别怪我。

    斜对面,一个男人正低头吃着自己的餐,直至餐吃的一干二净,这才一边喝着茶,一边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太公,现在怎么做?”

    “……”

    “好的,太公,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

    “好,就这样吧,先挂了。肚子吃饱了,也该去结帐了。太公,事做好了,你记得要请我大搓一顿的。怎么着也得让一百八给我单独的开个小灶吧?”

    “……”

    “呀,我给忘记了,一百八现在是太姑婆的专用御厨。我不能抢了太姑婆的御厨,那这样吧,到时候,你请我到尚品宫搓一顿。太公,我现在穷的要死了,像尚品宫那么高档的地方,根本就去不了啊。我啊,顶多也就只能在这种没有档次的咖啡店里混一顿饭吃吃。所以,太公,我把事完成了,你必须得请我去尚品宫搓一顿,就当是人我的犒赏了。”

    边说还边意犹味尽的了下自己的下唇,以示他真的很期待尚品宫的那一顿。

    然后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句什么话,男人的唇角扬起了一抹十分得瑟的笑容,朝着服务员招了招手,结帐后,一手拿着手机,唇里咬着一根牙签,十分痞样的离开了。

    ……

    次

    小唐将自己好好的打扮了一翻,还特地花大钱买了一很有气质的衣服,然后又将自己卡里所有的钱,差不多有个六七万的样子吧,全部取出。放入一只银行给的黑色塑料袋里,然后又放进自己的包包里,还化了一个淡妆,让自己看起来十分的有精神不说,还特有气质是属于发了大财的样子。

    而且还特地的租了一辆还上了了台面的车。

    在自己十分满意之后,出了自己租住房子的门,朝着某个她六年不曾回去过的地方而去。

    这是一个地处较偏僻的小村,也是小唐生活了四年的村子,是高瑾姑姑也就是许微父母的村子。取名许里村。

    小唐走在回村的水泥路上,看着这一切陌生而又熟悉的景物,她的脑子里闪过的是一幕又是幕的不堪。

    心,就像刀剐一般的痛着,但是脸上却是扬着无比优雅的笑容。

    终于,来到了那个她曾经发过誓,到死也不想回来的屋子门前,站着,眼眸里闪过浓浓郁郁的恨意。

    深吸一口气,再长长的呼也。沉淀过后,脸上多余的表一散而空,换上的依旧是悠然的微笑。推门而入。

    “姑娘,你找谁?”屋内,暗淡的灯光,家徒四壁,比她六年前离开的时候,还要不堪入目了,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可用之物,就连一件像样的电具与电器也不曾有。

    那个问她找谁的女人,除了是她的母亲之外还能有谁呢?

    呵呵!

    在看到她的时候,小唐有一种想仰天大笑的冲动。

    五十不到的她,这会看起来竟是跟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婆没什么两样。摆在桌子上的,只有一盘咸菜而已。

    这就是她向往的生活吗?

    如果当年,她不选择改嫁,她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吗?自己也更不会被人糟蹋了,而至于现在被高瑾那个人威胁。爸爸虽然生病花了不少钱,但是,爸爸至死依然给她们母女俩留下了一小笔钱。母女俩有手有脚的,只要肯做事,那就绝对过得上好子的。

    但是,她选择了改嫁,还把爸爸留下的那笔钱也倒贴给了她现在的这个男人。结果呢,她得到了什么?

    小唐移步走到她面前,蹲下,笑的一脸嘲讽的看着她:“过着这样的生活,你后悔吗?如果当年,你不选择改嫁,你一定过着比现在好不知道多少倍的子。但是,你却是选择了改嫁,不止把我爸爸留下的血汗钱倒贴了,到前头还贴进了你女儿的一辈子,还有你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你说你当年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

    “你……”妇人一脸不置信中又带着慌乱的看着小唐,子微有些抖,“你是,你是,晓,晓……”

    “死丫头,你竟然还敢回来!”小唐妈的话还没说完,门口出现一个喝的东倒西歪,满酒气的男人。

    相对于小唐妈的伛偻,男人倒是显的有些人高马大了,看起来也不过五十不到的样子。只是那一脸的贼眉鼠目还有那一脸欺善怕恶相却是让小唐十分的讨厌这个男人。

    就是这个男人,毁了她的一辈子。

    今天,她就让这两个毁了她一辈子的人把欠她的这一切全都还了。

    男人见着小唐,大踏步的朝着小唐而去,却因为酒喝的过多了,疾步之下,竟然一个跟头的摔倒在地。

    “嗤,”小唐一声冷笑。

    “妈的,死丫头,还敢笑我!看我不打死你!”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满嘴冒泡的朝着小唐走去,伸手就是朝着小唐打去。

    “打,你打一下看看!”小唐从包里直接拿出一大叠的百元大钞,右手将打火机一打,红通通的百元大钞燃起。

    “哎哟喂,我的亲姑啊,那可是钱啊,别烧啊,别烧啊。那可以我的命根子啊,小姑,小姑。你行行好,别烧了行吗?我叫你姑,我求你了,你把命根子给我吧。”男人一见小唐一下子烧了大半张的钞票,那叫一个心疼啊,疼的就好似从他的上生生的割下了一块似的。

    “给我退过去!”小唐对着他一声怒吼,又拿出几张,点起。

    “姑,姑,我退后,我退后,你行行好,别烧了行吗?行吗?”见着那一张又一张的钱啊,就这么当着他的面给烧掉啊,男人就差没有给小唐跪下了。那可全都是钱啊,看着小唐这光鲜的衣着,他就知道,这个死丫头发财了。

    “萍啊,妈求你了,你别烧了,别烧了。那可都是钱啊,是真的钱啊。你看咱家,你这么多钱,可以让咱家过好子了啊。”小唐妈也是不要脸的求着小唐,那看着小唐手里的钱啊,两眼直冒着闪闪的光芒。

    “呵,呵呵!”小唐冷笑,是那种令人毛骨耸然的冷笑,但是听在这一对不要脸的夫妻耳里却是什么感觉也没有,两只眼睛就那么睦勾勾的盯着燃了一张又一张的小唐手里的钞票。

    “要吗?”小唐将一张着了一半的钱直接往女人脸上一扔。

    男人一个快速的朝着女人扑过去,夺过了那半张钱,手里使劲的在那半张钱上摸着搓着,“真的啊,是真的钱啊,不是假的啊。姑,你行行好,别烧了行吗?这可是真的钱啊,不是擦、股的毛纸啊。你不能再钱了!”

    “呵呵,想要啊?”小唐笑的一脸森又诡异,多包里直接拿出一大叠,然后抽出几张,一条一条的撕成,朝着他的脸扔去,“你给我把她往死里打,打一下,我就给你一张。你打几下,我给你几章。合算吗?”

    小唐妈瞪大了双眸,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题外话------

    这一章过度一下,下一章咱虐渣哈。

    其实小唐也是一个可怜之人,也幸好她真的没有做出对不起老白和大侠的事来。

    本院 ,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