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光棍节——生日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186

    “朗朗回来了,”见着宁朗,季敏淑笑意盈盈的朝对着他说道,“你也真是的,自己女朋友自己不带回家,竟然让言希帮你带回家啊!”

    “伯母,别这么说,宁朗他忙。我也帮不上他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他添麻烦了。跟谁一起来看您和伯父都一样的。”见着季敏淑说着宁朗,白青青很是识礼又善解人意的替宁朗解围说着好话。

    “妈,你看我未来大嫂不错吧。这么会替我哥着想的。”宁言希噙着一抹暧昧般的笑容,看着白青青对着季敏淑说道,然后又看一眼从门口朝着这边走来的宁朗,朝着他意有所指的挑了下眼睛。

    “坐吧,别这么拘谨的。”宁振锋对着白青青说道,因为白青青见着宁朗回来说这话时是站起子的。

    这一点,让季敏淑与宁振锋对她的印像又加深了几分。

    是个有礼节,懂事的孩子。

    而且最让季敏淑满意的是白青青的份。

    她竟然是白展骁的女儿,白战的孙女。

    白展骁与白战,在白青青没有跟他们说起的时候,季敏淑自然是不知道他们的份的。但是在白青青一说起吧,季敏淑可不就乐的嘴角都扬到的眼角之上了。

    白展骁,军区少将,白战,大将。那可不就是跟丁宁那小人嫁的那个江家有的一拼了吗?如果她的儿子真娶了白青青,那她这腰可就直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朗朗的眼光真是不错,找了一个这么份高贵的女朋友。

    丁宁那小人,嫁了一个有份的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儿子现在娶了一个同样有份的女人,看那小人以后还怎么在她面前蹦达?

    对于白青青,季敏淑那叫一个满意,那几乎都恨不得今天就让宁朗和白青青去领了证,然后明天就给俩人把婚礼办了。但是,就算她再这么想,那总还是在去拜访一下白青青的家人的。特别还是份那么高高在上的白战,然后如果可以的话,就在丁宁那小人的面前耀上一回。这可是白家的掌上明珠,宝贝孙女。

    只是,季敏淑却是不知道,白青青可没有告诉她,她是白家的孙女没错,但是白战却是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也没将她当成是宝贝儿孙女。之前倒是白展骁的掌上明珠,但是自从苏雯荔的事败露之后,白展骁对她的态度那也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了。

    现在,白青青在白家,那根本就没什么地位可言。她应该值得庆幸的是,她确实是白展骁的种,若不然,她这会哪还能继续呆在白家?就算白战不把她丢出白家,白展骁也会直接将她扔出白家,跟她一刀两断的。所以,这一点,也是白青青应该庆幸的,也是苏雯荔唯一对得起白青青的事了。

    “你怎么来了?”宁朗走至白青青面前,一脸淡然没有表的看着她说道,对于她的突然出现,宁朗是不悦的,也是不怎么欢迎的。

    宁朗的话让白青青微微的怔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有那么片刻的僵硬,就那么硬绑绑的看着宁朗。

    “朗朗,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季敏淑一听,轻斥着宁朗,“哦,你自己不带女朋友回来,现在言希帮你带回家来了,你还在这里给我摆张臭脸了。你说你,我该怎么说你呢?你年纪也不小了,言希说,你们可是连婚纱都选好的。既然这样,那就定个子,去跟青青的爷爷和爸爸见个面。人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你可别给我犯浑,不懂事。”

    宁朗有些无奈了长舒一口气,转眸向宁言希,用着有些冷厉的声音说道:“言希,你能先管好自己的事吗?我的事,你能别来插手吗?”

    “哥,你当我愿意啊!我这不是在关心你和青青啊。行了,行了,以后不管了,总行了吧!”宁言希愤愤然的瞪他一眼,有些不悦的说道。

    “青啊,你别往心里去。他们兄妹俩就这样,从小到大都这样。你别见外啊。”季敏淑赶紧的安慰着白青青。

    白青青在听到宁朗那话时,脸上划过的那一抹尴尬之色,以及那僵在脸上的笑容,季敏淑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对于这么一个让她十二万分满意的儿媳妇人选,季敏淑可不想就这么弃之了。这要是过了这个村,上哪里去找第二个?

    白青青抿唇悠然又优雅的一笑:“不会,伯母。都这么久了,我也该回去了。”

    “这么急着回去作什么呢?吃了晚饭,让朗朗送你回去就是了。”季敏淑挽着白青青。

    白青青嫣然一笑:“不了,伯母。下次吧,以后有机会的。爷爷最近体不是很好,我爸最近也是忙的,我不太放心。过两天,再来打扰您和伯父。”

    “老爷子体不好吗?那代我和振锋跟他说声好。过两天啊,我让朗朗一起上门拜访老爷子和你父亲。那我也就不再挽留你了。”听着白青青这般说道,季敏淑一脸关心又不舍的对着她说道,然后转眸向宁朗,“朗朗,送送青青。”

    宁朗点了点头,对着白青青淡淡然的说道,“走吧,我送你。”

    白青青微然一笑:“好。”然后又转眸向季敏淑与宁振锋,“那,伯父伯母,我先回去了。言希,我先走了。”

    宁振锋点了点头:“路上小心点。”

    “谢谢伯父。”

    宁朗开着车子驶在路上,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而有说话,而是沉着一张脸,若有所思。

    白青青坐在副驾驶座上,侧头看着他,也没有说话,只是在思考着他此刻心里所想。

    自从上次风摄影试穿过婚纱后,宁朗就没有与她联系过。这段时间来,两人似乎处于一个冷阶段。宁朗没有打她电话,她也没有打宁朗的电话。如果今天不是宁言希约她,不是宁言希提起让她一起回宁家,她也不可能跟着宁言希去宁家的。

    其实刚才,宁朗的表,她已经猜到了些许了。应该是有话要跟她说吧。

    她与宁朗认识也不过两个月不到而已,认识宁朗实属偶然。

    如果不是宁朗与丁宁的关系摆在那里,她又怎么会跟他交往。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知道,宁言希和季敏淑母女俩都十分的讨厌丁宁,而她也一样对丁宁可以说是恨之入骨的。

    如果不是丁宁的介入,她又怎么会跟江川没有机会呢?她喜欢了他这么多年,默默的跟在他的后这么多年,为了他,做了那么多的事,吃了那么多的苦。为了跟他有共同话题,为了可以更近的与他接触,她明明一点都不喜欢打打练练又跑跑的那种生活,可是她却硬忍着,一次又一次的腆着脸跟在文静的后,跟他们一起练着。

    就算文静再怎么不喜欢她,她都厚着一张脸皮,跟在她后。为的就是想跟他有更多的时间相处。可是现在呢?她做了这么多,却依然敌不过一个半路杀出来的丁宁。

    看着江川那将丁宁疼在心尖上的样子,江家人更是将她当着心肝宝贝一样的疼着,她打从心里的恨着丁宁,恨不得她出门被车撞死,走路被掉下来的花盆砸死,就连喝水也被呛死,吃饭被噎死。

    但是,偏偏,丁宁就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还每每的在她面前与江川秀着恩

    每次,看到江川那么的护着她,那么的疼着她,与她之间那样的恩着,她就好似要发了狂一样的嫉妒着。恨不得那个被他护在心尖上的人是她,而不是丁宁那个小人。

    江川的心是狠的,是冷的。就算她再怎么对他示好,明确的表示她喜欢他,那都不能打动他一点点的心。就像那次,他竟然毫不犹豫的就那么将她给的摔到了地上。半点没有顾及他们之间青梅竹马的感

    心里十分的抓狂着,看着丁宁那凸起来的肚子,她恨不得一脚踢掉她的肚子以泄愤。

    丁宁,你有什么好,有什么好?值得大川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这般的对你?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门当户对,份相当,你一个什么份都没有的女人,凭什么得到这么多?

    白青青的心里是恨的,是怒的,是怨的。可是再多的恨怒怨,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从小到大,江川就根本就鸟过她一下。从来都是她自己一厢愿的跟在他的后面。甚至,江川就连正眼也没有斜过她一下。当然,这中间,也有一小部分是因为老白的原因。

    江川和白杨,那从小就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那好的都可以同穿一条内裤的关系了。老白那么讨厌又恨着白青青母女,江川又怎么可能会喜欢呢?

    “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好一阵的沉寂过后,白青青侧头看着宁朗,沉声问道。

    宁朗将车在一旁停下,一脸沉重的看着白青青,眉头微微的拧了一下,眼眸里划过一抹暗淡,也略显的有些复杂。然后深邃的双眸与白青青直视,用着沉重而又的歉意的语气说道:“青青,我们……分手吧。”

    白青青深吸一口气,脸上没有过多的意外之然,似乎宁朗说这话完全是在她的意料之内一般。轻轻的咬了下自己的下唇,唇角扬起一抹苦涩的浅笑,木然的看着宁朗:“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大声的呐喊着:丁宁,丁宁,一定又是因为你!一定又是因为你!你为什么就这么的魂不散?我喜欢大川,你突然出现的就抢了她。就连程述,心里想的喜欢的还是你。宁朗,是不是心里念的还是你?丁宁,你怎么就这么的令人讨厌,怎么就这么的!为什么,一个一个心里都跟你有关?!

    宁朗直视着她,淡淡然的说道:“我们俩不全合适。”

    “呵!”白青青一声冷笑,“不合适?这就是你给我的理由吗?那你能告诉我,我们之间哪里不合适了?是因为丁宁吗?”

    “跟宁宁有什么关系?”宁朗一脸不悦的看着白青青,他的声音亦是透着一抹浅浅的怒意。

    司马追风有一句话说对了,那就是在宁朗的心里,丁宁这个妹妹绝对比白青青这个女朋友来的重要。

    宁朗从来都不是一个重色重的男人,在他不知道丁宁就是宁振锋女儿的时候,他对丁宁的那份心思,只要是认识他和丁宁的,那谁都看得出来了。丁宁自然也是知道的。

    但是,丁宁聪明啊,虽然心里明白,但是就那么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不去点破了。在她的心里,宁朗那就只能是一个哥哥而已,绝不可能有第二个份的。对于丁宁的心理,宁朗自然也是一清二楚的。所以,为了两个人都好,就那么将自己对她的心思藏在了心里,然后就以一个哥哥的份关心着她。

    宁朗也不是一个傻子,他只是温文尔雅了一些,他本就不是一个戾气之人,人前人后表现出来的都是气质优雅型的绅士风度的男人。但是,脑子却是十分好使的,转动的非常快的。

    在那天,风摄影,丁宁与白青青相遇的那一瞬间,他便是看出了白青青对丁宁存在的那一抹敌意。虽然白青青一直表现的与丁宁十分的络与友好,但是那一抹由心而发的嫉妒之心,是怎么都无法掩饰的。当然,宁朗不会傻傻的以为,那一抹嫉妒,出于对他的嫉妒。他自认没有这个本事。所以,他才会那么直接的问了白青青一句话,问白青青是否喜欢江川,而且用用的是疑问中带着肯定的语气。

    如果白青青那天回答他的是“是”,那他都不会有后来的想法了。但是,白青青却是回答了他“不是”,这足以让宁朗对她产生了一定的怀疑。当他提出有事要忙,不能陪她时,她眼里划过的几乎是一抹如释重负般的眼神。那样说明什么?说明,她没有心陪他,更没有精神应付他。

    所以,这些天来,宁朗没有联系她,而她也没有联系他。这样,再一次的应证了他的想法。白青青之所以接近他,肯定是有原因的,绝对不会是真的跟他相处。

    宁言希和明俊轩的事,就好似一根刺一般的扎在宁朗的心里。他不想自己在宁宁的心里成为第二个宁言希,所以前思后想了这些天后,终于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

    在他的心里,宁宁的份量绝对高过了白青青。

    他们一家亏欠宁宁的太多了,他不想因为白青青的出现而让宁宁对他唯一的兄妹之也淡去了。

    白青青有些无奈的一笑,看着宁朗的眼眸里划过一抹浅浅的苦意,然后摇了摇头,一脸平静的看着宁朗说道:“既然你已经这么决定了,那我再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好的。做不成恋人,希望我们还可以是朋友。这样行吗?”略显有些期待的看着他,轻声的寻求着他的意思。

    宁朗淡然一笑,依旧还是那般的具有绅士风度,不是很明确的说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找我。”

    “呵,”白青青又是一声干干的轻笑,“谢谢,我想应该不会有这个可能的了。行了,我就在这里下车吧。你回去吧,代我跟伯父伯母说声抱歉,我没这个福气了。”

    “我送你回去吧。”宁朗看着她说道,不管怎么说,相处一场,送她回去也是应该的。

    “不用了,”白青青拒绝了,“既然已经分手了,那也不需要再相互关心了,这样会让我觉的这不是你的本意,而给我错误的信息。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再见。”说完,打开车门,下车,没再看车内的宁朗一眼,伸手招着出租车。

    很快,一辆出租车便是在她的边停下,打开车门,上车,关门,对着司机后报了地址后,出租车扬长而去。

    坐在车后座的白青青双眸一片沉冷寂,散发着浓浓郁郁的戾气。

    丁宁,又是你!还是你!

    你等着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车内,宁朗靠坐在椅背上,目视着白青青坐的出租车离开,眸中闪过一抹释然的感觉。

    提出分手了,就好似一块压在他心头的重石落下了一般

    宁宁,宁朗哥绝对不会成为你心里的第二个宁言希。宁朗哥永远都是你的宁朗哥,一定不会让有心之人有伤到你的机会的。

    ……

    江川下车进屋的时候,客厅里没见着宝贝老婆的影。江和平坐在棋盘前,面前的围棋下了一半,江和平的手里还拿着一颗黑子,似乎正等着什么人。

    江小柔从在江和平对面那空着的椅子边上,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棋盘。水清秀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曾妈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饭。江纳海还没回来,文静也还没到家。

    “爷爷,,”唤着江和平与水清秀,将手里的车钥匙往茶几上一放,“宁宁呢?”

    “诺,那里呢。”江小柔看一眼那关着门的厕所,对着江川弩了弩嘴,以示小娘正在厕所里解决人生小事。

    江川的意思是让直接让丁宁回市区的房子的,但是丁宁回来之前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是回大院了,没有回市区的房子支,让他也别去市区了。

    于是,大川同志本着老婆大人的话就是圣旨的原则,也就乖乖回大院了。

    随着一声“哗啦啦”的冲水声,厕所门打开,丁宁走了出来。

    “回来了,”朝着江川微笑着说道,继续朝着江和平这边走来,一脸歉意的对着江和平说道,“不好意思啊,爷爷,下个棋还让你一次一次的等我啊。”

    “怎么了,还是半小时一次啊?”走至宝贝老婆边,视线落在她那凸起的肚子上,一脸心疼的问道。

    “啊,”丁宁点头,“这俩小子太会作了,你看,现在不折腾我吐了吧,又开始让我一趟一趟的跑厕所了。哎,我都不敢喝太多的水啊,这还好是在家里了。没什么关系,这要是在外面,我上哪找厕所去啊。我不敢出门了,就呆家里了,由着他们折腾吧。就连爷爷的以德服人,对他们都没有用了。江大川,你赶紧给想想办法呗,把他们治的服服贴贴的。”

    一脸小可怜样的看着江川,一手叉着自己那粗壮的腰,一手抚着肚子。

    “小娘,这事爸爸没有办法的啊,治不了!”大川同志还没出声,熊孩子先出声了,“就连太爷爷都治服不了他们了,爸爸那更是治服不了他们了。看来,咱只能使出绝妙的杀手锏了!”

    “是什么?”江太太一脸好奇的看着熊孩子问道。

    熊孩子咧嘴一笑,笑的一脸光无限好,灿烂又明媚,对着小娘很是得瑟的说道:“让我妖叔叔家的容小硬狠狠的刺激他们一下。”

    呃……

    江太太窘。

    熊孩子,你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你家妖叔叔啊。

    “江小柔,你家妖叔叔家的容小硬到现在为止,连个影都没有。你怎么让他来刺激大小刚?你还不如说大侠肚子里的白小坚更贴切一点呢!”

    熊孩子一脸不以为意的瞟了个白眼,然后一脸谆谆的对着小娘说道:“小娘,这你就不懂了吧?白小坚那是属于跟咱大小刚是同类的,那怎么刺激他们吧?刺激不到的好吧。那都是属于来的太快,半点没有犹豫的,是属于无风无浪,一帆风顺的来到的。你让一个同类来刺激一个同类,那可能吗?不可能的好不好!”

    江太太:“……”

    “但是,妖叔叔家的容小硬不一样啊,那绝对是一个异类。嗯,我不是说他是这个人是异类啊,你们几位长辈千万别会错意啊。要不然,二妞和妖叔叔非得找我算帐不可了。我只是说他的到来,你看她,够傲的吧?据我所知吧,那二妞和妖叔叔发生绝对的在大侠和老白叔叔之前的嘞。可是,你看,你看。这白小坚都在大侠肚子里呆了三个多月了吧,可是容小硬那家伙却是半点影子也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绝对是一个高手,而且还是高手中的高手。不到关键时刻,他就不出来。那生命力绝对的是超强的。不来则已,一来肯定是惊天动地的。所以,也就只有容小硬才能刺激到咱大小刚了。至于老白叔叔家的白小坚嘞,小娘你看着吧,我敢肯定,他到时候折腾大侠的那个劲啊,一定会比咱家大小刚还在狠的。所以,小娘,你千万别羡慕大侠啊,到时候就只有大侠羡慕你的份。”

    江太太:“……!”

    熊孩子,你这说是的什么逻辑?

    事实证明,熊孩子那绝对是一个预言家啊预言家。容小硬的到来,那绝对不止是惊天动地的,那简直就是闪亮登场,令人目瞪口呆。至于白小坚嘞,那绝对的比大小刚更加折腾啊,差一点没折腾掉啊。

    这一个晚上,江太太依然还是半小时一趟的很有节奏的跑着厕所,看的江先生那叫一个心疼啊。

    直至到了晚上十二点了,这才不折腾了,安安耽耽的睡着了。他们不折腾了,困的实在不行的江太太也终于窝在男人的怀里,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搂着自己的宝贝老婆,一手抚着她那凸起的肚子,一手揉着她那柔顺的长发,一脸柔又心疼的的看着熟睡中女人。

    这怀孕的痛苦劲啊,看的他心疼不已。

    次

    十一月十一

    传说中的光棍节,还有另外一个节。那就是江太太的生

    嗯,多好的一个子啊。

    很难得的,江太太睁眸醒来的时候,江先生还没有离开。时间也还早,不过才六点而已。

    这会,她的双手依然被他捂在怀里,她的双脚还是被他夹在自己的两腿间。暧暧的,半点没有冰凉的感觉。

    “江先生,早!”在他的怀里拱了拱,重新找了一个更舒适的位置,没有起的打算,继续窝着。双手从他的怀里抽出,改而环抱上他的脖子,笑盈盈的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他的什么表示似的。

    没错了,就是在等着江先生跟她说一句“生快乐”么。

    这可是她成为江太太后的第一个生哎。十岁之前的生,那都是妈妈陪着她一起过的。再后来的几年,她就没过来生了。直至和大侠与小妞认识了,然后就是每个生都是那俩货陪着她一起过的。当然,每一次的生绝对是在ktv里过的。

    为神马?

    二妞的主意呗。

    过生嘛,那不就得一边高唱,一边喝酒,然后一边抹着蛋糕嘛,这样的生过的才算有意思嘛。哦,要不然,就三人傻木木的在家里,对着一个蛋糕,唱个“祝你生快乐,祝你生快乐”然后完了,许个愿,吹个蜡烛,切个蛋糕!

    啊呸!

    那是老年人才会过的生好吧。

    这三只二货呆一块,特别还是在二妞这风騷货在的地方,那是能这么循规蹈矩的过生啊?真要这样,那就不叫杨小妞了嘛。

    一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另一手抚着她的肚了,低头,在她的唇上重重的吸|了几下,这才抬头,深邃的双眸脉视着她,柔声道:“宝贝儿,生快乐的。”

    江太太满足了,十分满足的笑子,整个子往他的怀里蹭了蹭,然后很是主动的抬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亲,“老公,给份生礼物呗。”说完,右手往他面前摊,笑的一脸俏又迷人。

    伸手很是宠溺的一捏她的鼻尖,笑的一脸闷騷又泛滥:“宝贝儿,礼物昨天晚上不是提前给你了么?全都给你了。”说完还意有所指的往着江太太的某个地方瞟了一眼,末了还加了一句,“宝贝儿,你收的不是开心的吗?嗯?”

    江太太嘴角狠狠的一抽,眼角重重的一抖,伸手握拳,一记捶在他右侧肩膀上,“江大川,你讨不讨厌,讨不讨厌!让你耍流氓,让你耍流氓!哼!”说完,拿自己的额头,往他的下巴上不轻不重的撞了一下,未了还很不解气的在他的下巴上轻轻的咬了一口,“咬你,咬你个口无遮拦的臭男人!”

    对于江太太撒挠痒般的捶啦,咬啦,江先生当然十分的乐意享受之的。双手将她往自己怀里一抱,脸颊在她的脸颊上贴了贴,又在她的唇上亲了亲,“宝贝儿,我臭没关系,你香着就行了。想要什么礼物?老公晚上回来给你带回来。”

    抬头,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的他,半个子已经趴在他的上了。当然了,是绝对不可能会压着自己的大肚子的,咧嘴,很是神秘的一笑,“嗯,不告诉你。自己想呗,江大川,我告诉你,你晚上送的礼物呢,要是趁我心了,你宝贝老婆一开心了呢,你自然好处也就多多了。但是,如果你送的礼物不是我喜欢的嘞,江先生,你懂的哟。”说完,很是俏皮的朝着他眨巴两个如明珠般闪亮的双眸。

    “嗯,”江先生点了点头,额头蹭了蹭她的额头,“为了我的好处多多,我也得给你送一份你最喜欢的礼物。宝贝儿,放心,你男人是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晚上,一定给你一份惊喜。等着你给我的好处,嗯?”

    “哼!”江太太下巴一翘,眼角一挑,双手在他那帅的一蹋糊涂的脸上狠狠的一翻蹂躏:“江大川,我等着你给我的惊喜哟,千万别让我失望,懂?”

    “好的,老婆大人!”大川同志笑的一脸的闷騷中带着痞样,由着宝贝老婆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揉啊,爬啊,搓啊,使坏着,“宝贝儿,还早呢,再睡会。昨天晚上折腾到那么晚。”

    “你今天忙吗?”牛头不对马嘴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不忙,不用太早去。”

    “那我要你抱着我睡,继续当我的暧炉。”咧嘴,笑的一脸灿烂中带着撒

    双臂将她紧紧的一搂又一抱,再次在她的唇上啄了两下:“嗯,抱着你睡。抱着你们三个宝贝睡,再睡会,老公抱着你。”

    “哈,有老公真好,有这么大一个免费的大暧炉。”江太太笑的一脸知足的窝在自个男人怀里,再一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边已经没有男人的影了,依然还是替她穿戴好了棉手与棉袜子。时间再一次显示是九点过了。

    好吧,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反正这段时间来,一直都是过着这样的子的。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继续在上懒懒的窝了几分钟后,这才软绵绵的坐起,准备起

    手机响起。

    “嘿,二妞,找我有事?”心大好的接起杨小妞的电话。

    “废话!”二妞毫不客气的一声低吼,“今天什么子?”

    “今天我生呗!”

    “啊?”二妞略显的有些讶异,讶异过后,悻悻然的一笑,“哦,对,今天你生。我都给忘记了。”

    “我靠!”江太暴怒,“妞,你不是吧?个有异没人的东西!有一男人,就把我给忘的一干二净了是吧?竟然连我生都不记得了!妞,你现在除了记得你家妖叔叔事外,你还记得别人的事吗?”

    “废话不是?”二妞脸不红气不喘还理直气壮的说道,“老娘干嘛要去记别人的事啊?别人又不是我男人,我记了有什么好处?”

    “女生外向,说的就是你这样的,二妞!”江太太气哼哼的朝着二妞说道。

    “又废话不是?你要不外向,你能成为江太太啊?能成为小十三点的小娘啊?能肚子里揣上两个啊?”二妞义正言辞的说道,“老娘记着你的生那么多年了,也为你办了那么多年了。现在你男人也有了,儿子女儿都成群了,老娘干嘛还在再记着你啊?有你男人记着不就得了?老娘要是再记着你,丫个呸的,你家解放军叔叔不得找找算帐啊?我家妖孽不得冒酸泡了啊?所以,为了这个社会的和谐,我还是不要做这么多不和谐的事了。”

    “啊呸!”丁宁直接啜了她一口,“废话连篇,歪理成堆。不就是表达了一个意思嘛,那就是你杨小妞有异没人呗。”

    “啊呸!”杨小妞也直接啜了她一口,“你丫有人没异,那你肚子里的那两个哪来的?美人,咱三个,最先有异没有人的那个可是你啊!”

    丁美人:“……!”

    “行了,不跟你废那么多话了,明天老娘结婚。老娘不管你现在是有人没异还是有异没人。又不管你肚子里揣的是几个,总之,明天你就必须给我出现在我面前!否则,老娘追杀你到天涯海角!还有,今天晚上,为了哀悼老娘明天正式成为已婚一族。今天晚上老娘放大血,请你和大侠狂欢一次。当然,最重要的是老娘替你过了最后一次生。你,必须带上你家解放军叔叔还有小十三点出场。不然,老娘杀到你大院来,把你卸个片甲不留!”

    “妞,你傻了?你不早就荣登已婚一族了?一个多月前,你就被你家妖叔叔给拿下了!”江太太很不给面子的回驳着二妞。

    二妞:“……”

    丫了个呸的,你不揭老娘的短,你会死啊!

    “我喜欢,怎么滴!别给我缺席和迟到,听到没有!”杨小妞恶狠狠的说道。

    “行了,行了,知道了,知道了。”丁宁风淡云轻的应着,“大侠呢?你赶紧给大侠打电话去。我们俩一起陪你狂欢,度过你人生当中的最后一个光棍节。”

    “算你有点良心。行了,就这样了。老娘给大侠打电话。”说完,不给丁宁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果断的挂了电话。

    丁宁抿唇,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光棍节,狂欢,这还真是二妞的作风。

    行吧,替她过最后一个光棍节呗。

    将手机往上一丢,掀被。

    扔在上手机再一次响起。

    “妞,还有什么没交待完吗?”看也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起电话。

    “嫂子,是我,青青。”耳边传来白青青的声音。

    呃……

    白青青?

    怎么是她?

    怎么不是妞的电话?

    丫的,这又是要闹哪样?昨天还“丁小姐”的,这会又是嫂子了?

    女人啊,怎么就是那么的善变呢?

    “白小姐,找我有事?”淡淡然的没带任何感的问道。

    “我……你有空吗?我们能见个面聊聊吗?”白青青的声音微显的有些犹豫,似乎还带着丝丝的请求一般,而且那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有些哽。

    哽?

    丁宁有些不解,白青青当着她的面哽,这是肿么了肿么了?

    “白小姐,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好聊的吧?要有什么事,你就直接在电话里说了吧。”不想过多的去理会别人的事,特别还是一个对自己的男人时刻惦记着的女人。

    对于白青青,丁宁从来就没有对她有过好感。

    “嫂子,我没有别的意思。或许我昨天的态度有些不好,但是,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听着丁宁这般说道,白青青几乎用着讫求一般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但是,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跟你把事说清楚,讲明白吗?不管是程述还是宁朗,他们俩都是关心着你的。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跟程述分手吗?又为什么会和宁朗在一起呢?”

    “呵,”丁宁一声轻笑,“这都是你的事,说实话,我真的不是很感兴趣。”

    “丁宁,你在怕什么?”见着软的不行,白青青冷冷的一哼,“怕我会对你不利?还是怕我对大川心有不死?想要继续纠缠着他?你是江家人的宝贝疙瘩,我怎么敢对你不利呢?我不顾及江爷爷等人,我也要顾及我爷爷和我爸不是吗?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只是想跟你说清楚一些事而已。也不会带你去哪里,就在军区大院,这样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