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老婆,我错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178

    江川刚走至厨房门框处,后传来丁宁不放心又带着担心的声音。

    微微的怔了一下,然后转,重新迈步至丁宁边,长臂一伸拥她入怀,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又蹭了蹭,笑的一脸勾魂般的好笑,“宝贝儿,洗上瘾了是吗?嗯?”

    “讨不讨厌,讨不讨厌!”手指在他右侧膛上轻轻的戳着,“人家关心你,又曲解是吧?江大川,我告你啊,从明天开始,每天早上的晨跑止了,最起码一个月不许晨跑。等你这伤完全好了,才能继续。听到没,听到没!”

    江太太朝着江先生轻吼着,一手戳着他的膛,另一手叉在自己那粗了不少的腰上,一脸的“孙二娘”般的“训”着江先生,就差伸手去拧男人的耳朵了。

    “好的,老婆大人。”江先生咧嘴一笑,将一脸的妻奴样演绎的十二万分的真,说话之际还十分配合的微微的垂下头,然后执起宝贝老婆那戳着他膛的左手,往自己的右耳上一揪,“老婆,我错了,你揪我耳朵吧。”

    “噗哧。”江太太轻笑出声,手指他的耳垂上摸了摸,“看在你知错认错的份上,不揪了。”

    执起那只摸着他耳垂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有老婆真好,有人疼。”

    食指拇指捏了捏他的下巴,学着流氓先生扬起一抹女流氓的坏笑:“江大川,别贫了,赶紧冲澡去。不许让水沾到伤口,不然江太太跟你没完。听到没有,大川同志。”

    “好的,老婆大人。”大川同志十分听话又认命的说道,俨然一副的好好先生样。说完,一个转,出厨房,转之际还不忘朝着江太太投去一抹强压的电眼。

    惹的江太太一阵的掩唇轻笑。

    洗浴室

    江川站在镜子前,外脱去,衬衫的纽扣已经解开,左肩上的伤口,因为贺自立的那一拳,显然再一次裂开了。天蓝色的衬衫上,沾了不少的血渍。幸好外面穿了一件外,也幸好外是黑色的。不然,一定被她给看到。

    贺自立!

    就凭着他朝着他的伤口下手的动作,上次的枪伤一定与他有关。

    贺自立,丁净初。

    一想到这两个人,江川的眉头就拧成了一团。

    一个是自强的弟弟,一个是宝贝老婆的亲妈。但是,很显然的,这两个人都不是家干净的人。

    只是,现在却还没有足够的证剧而已。

    丁净初,将自己的份洗的很白,没有半点的污点。贺自立,同样没有让他们查到一点的蛛丝马迹。

    现在,不止是他们在查着这两个人。就连艾美丽女士那边也开始行动了。

    倒是没想到容景竟然是艾女士的人。

    不管是自强的弟弟还是宁宁的亲妈,只要是做了犯法的事,那他就一定不会徇私,该怎么样还是得怎么样。

    从柜子里拿出药水和棉签,擦去血渍,再擦药。

    “大川,……”

    江川正擦着药,洗浴室的门被人推开,然后丁宁的声音传来。

    一个快速的,拉上衬衫,然后一个转,不想让她看到他上的伤。

    但是,显然,来不及了,丁宁已经看到了。

    站在洗浴室门口,在看到他左肩上原本已经好的差不多的伤口,此刻却又是一片的腥红,就连那衬衫也是红了一大片。

    “江大川!”站在门口的丁宁,一声的河东狮吼。

    “有!”大川同志一个原地立正,背对着丁宁,一个快速的扯过外,以最快的速度上,又以最快的速度扣上了纽扣,却是没有转的意思,用着嘻笑的语气对着后的丁宁说道:“宝贝儿,你什么时候有这习惯了,竟然来偷看老公洗澡?”

    “江大川,我现在以你老婆的份,命令你转!”没空跟他嬉皮笑脸的瞎扯,对着背对着她的男人,一字一顿的说道。

    “好的,老婆大人。”大川同声十分听话的转,依旧原地立正,眯着一双狐狸一般的笑眼,嬉笑着看着她,“老婆大人,有何示下。说吧,老公听着。”

    丁宁咬牙,手指指着他上的衣服:“你,把衣服脱了!”

    勾唇扬起一抹流氓中带着包的痞笑,一扭小受的扭捏着:“别啊,宝贝儿,你现在不是怀着大小刚嘛。咱得控制好了,次数不能过……”

    “你脱不脱?!”流氓先生的话还没说完,直接被江太太给打断了,双眸一片沉又森郁的直视着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不过看到大川同志眼里,那可就叫一个心疼的紧了。

    不用想了,她一定是看到他的伤口裂开了。就是为了不让她担心和着急,这才陪着笑脸打趣着她。

    “宝贝儿……”一脸心疼的看着她,语气放柔,也不再耍流氓了。朝着她走近两步,伸手搂她入怀。

    “江大川,我说一遍,你脱还是不脱!你想清楚了!”咬牙切齿的盯着他,说着不容抗拒中带着威胁的话。

    “脱,宝贝儿,我脱还不行吗。”大川同志无奈,只能屈服在老婆大人的“、威”之下。然后伸手,解开外的纽扣,脱去外

    一片触目惊心的血渍,还有再次裂开的伤口,无一不触伤着丁宁的心和神经。

    不由自主的,她的左肩处再一次传来一阵的疼痛,疼的她呼吸有些困难。

    两行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下,抬手轻轻的捶向他没有受伤的右侧肩膀:“江大川,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啊,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啊,你说你到底上哪去了啊?我好不容易才把你的伤给养好了,你为什么就又让它给裂开了啊!”

    “宝贝儿,宝贝儿。”看到她那流下来的眼泪,大川同志心疼了,也心急了。顾不得自己此刻裂开伤口,也顾不得伤口处传来的疼痛,就那么长臂一伸,将她搂进怀里。双手紧紧的抱着她,让她靠着自己的膛,轻轻的拍抚着她的后背,柔声的安慰着,“宝贝儿,乖宝,没事了啊,没事。别哭了,嗯?我不好,我不好,又让你担心了。好了,别哭了,哭的我心都疼了。没事,没事,只是不小心碰到了而已。没什么大碍的,别担心,好吗?”

    “放手,”止住了哭声,对着紧抱着他的男人说道。

    “不放,不放。宝贝老婆生气,我得先哄好了,不能放手。”温言软语的哄着她,抱着她的双手更是加重了一些力道。

    “你不放手,我怎么给你上药啊。赶紧的放手,你伤口不疼啊!我现在没空跟你生气,赶紧放手。”双手推着他的膛,示意他放手,语气除了着急和关心之外,真的听不出来有生气的意思。

    “宝贝儿,真不生气?”微微的松开她一些,双眸有些心虚的看着她,还带着点点的讨好。

    翻他一个白眼,“没空跟你生气。赶紧松手,给你上药,一会去医院。”

    “宝贝儿,你真好。”扬起一脸如释重负般的笑容,低头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扯过一毛巾,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渍。

    “出去,上坐好去。”丁宁嗔他一眼。

    “好的,老婆大人。”依旧噙着一抹如沐风般的笑容,转走出洗浴室,跟个犯了错的学生似的,一脸乖乖的坐在沿上,等着宝贝老婆的“下手”。

    江太太拿着棉签,药水,还有纱布,走出洗浴室,在他边坐下。

    再一次,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替他脱上沾着血渍的衬衫,然后替他消炎上药,动作轻的不能再轻。眼眸里除了心疼那就是担心,就好似初次看到他受伤时的样子一样。

    心,狠狠的揪在了一块。

    看着她那一脸小纠结又难过的样子,江川同样的心疼了。

    “宝贝儿,别这么紧张行吗?真没那么严重……”

    “闭嘴!”直接丢他两个字,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手里的动作。

    直至将伤口处的血渍都洗干净,又上了一遍药,拿干净的纱布遮上。然后转,将手里的东西拿回洗浴室,又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干净的衬衫,再帮着他小心翼翼的抬起他受伤的左手,替他穿上干净的衬衫,帮他扣上纽扣。

    “宝贝儿……”

    见着她一声不吭的样子,大川同志急了。

    这哪里没有生气的样子啊,明明就是气的不行啊,这是气的连话都不跟他说了。不行,得赶紧哄好了才是。

    “宝贝儿,不生气了啊。医生说了,孕妇得保持愉悦的心,你这样闷声不吭的样子,是会影响到咱大小刚的。宝贝儿,你昨天已经闷过了,今天不能再不开心了。咱得听医生的话,是不是?”一脸讨好又卖乖的看着丁宁。

    “医生也说了,你的伤口要小心的,千万不能裂开,你有听吗?”丁宁一脸面无表的看着他回道。

    “老婆,我错了。”一脸苦哈哈的看着她,就差俩手揪着自己的耳朵陪不是了,“你要怎么罚我,都没有怨言。就算跪键盘也不是问题。不然,跪搓衣板也行。我一会就自己去买一块搓衣板回来,然后跪上一天一夜。不,跪到老婆消气为止。”

    怎么一副的心甘愿受罚之,又怎么一副的为哄老婆开心,不要骨气之。

    笑话,这个时候,骨气有宝贝老婆来的重要?

    更何况,这宝贝还不止一个,那是一个大的揣着两个小的,那是能得罪的啊?

    铁定的不能。

    江太太依旧不说话,转朝着房门走去。

    不得了了,这可是真气上了呢。都说到这个份上,可怜巴巴的装成这个样子,还是不行?

    “老婆,宝贝儿,乖宝。”见着宝贝老婆一声不吭的走出去,大川同志急了哇,一个疾速的从上站起,再是一个疾步的追着老婆大人出房间,“我错了,我真错了。你吭一声行不行,哎呀……”

    见软的不行,大川同志直接来个苦计。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了。”

    事实证明苦计对江太太是十分有用滴,江先生才不过喊了一声“哎呀”,只见走在前面的江太太一个快速地转,一脸担忧而又急切的朝着江先生折回来。

    然后,因为太过于担心,只想看看那伤口到底怎么样了,于是转的有些急了。浑然没有发现,男人就站在她的后。

    于是,刚一转,整个人便是被人给搂进了怀里,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腰被人圈紧了,唇被人攫住了,急切的吻落下了。

    “宝贝儿,不生气了,嗯?看你这样子,老公心疼。答应你,一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不生气了,好不好?”吻过之后,抱着有些无力的江太太,在她耳边轻声的说着,做着保证。双眸一片柔又心疼的看着她。

    “讨不讨厌,讨不讨厌!”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他右侧肩膀,一脸艳红的江太太嗔着,“江大川,我告你啊,你给我记住了自己今天说的话啊。再有下一次,你自己看着办。”

    “没有,绝对没有。”一手抱着她,另一手举起,做一副发誓的样子,“不生气了是不是?”

    “没生气,赶紧吃早饭去。”盯他一眼,再捶他一记。

    伤都这样了,哪里还顾得上生气,那就只剩下心疼了好吧。

    “宝贝儿,你真好。老公疼一个。”说完,又在她脸上亲了亲,这才喜滋滋又乐颠颠的搂着她朝着餐厅走去。

    然后,伤残人士大川同志再一次成了特殊照顾对象,再一次享受到了皇帝一般的待遇。当然,江太太再一次成了江先生的专属婢女。

    ……

    明家

    明景辉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成雪则是在厨房里做着早饭。

    明景辉不太喜欢家里有陌生人的出入,所以请的佣人也是在明家过夜的。早上来,晚上回。

    今天周六,佣人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家里临时有点事,早上就过不来替他们准备早饭了,估计得中午的时候才能过来。

    于是,早饭也就只能成雪自己准备了。

    明俊轩这段时间都没有回家,住在自己公寓里。他与宁言希离婚一事,没有跟明景辉和成雪说起。所以,见着他没回来,成雪自然而然的也就以为是和宁言希和合了。

    尽管宁言希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她还是不希望明俊轩与宁言希分开的,再怎么样,那都是大树底下好乘凉不是。

    在t市,宁家绝对是一棵大树了,明俊轩站稳了,那明景辉的也就立稳了。下一届的选举,那自然也就希望十足了。这也是明景辉当初不许明俊轩与宁言希离婚的原因。

    拿在手里的报纸翻过一面,当明景辉看到那条以大黑字印着的新闻时,气不打一片来。

    新闻,登是的明俊轩与宁言希离婚一事。

    虽然明俊轩与宁言希的离婚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也没有任何的纠纷。在明俊轩向宁言希扔出那份属于宁言希的不堪往事时,两人几乎可以说是和平的办了离婚手续的。

    但是,现在的狗仔,那绝对是无所不能,无孔不入的。没几天的功夫,便是挖到了明俊轩与宁言希离婚的一幕。

    两个人都是有份,有地位,在t市绝对是属于有头有脸的人物。且,两个人才不过举行婚礼几个月而已。这说的难听点,一张都还没睡乎,两个人就拜拜了。

    那绝对就是头条新闻了。

    于是乎,两人离婚的消息就这么给上报了。虽然登的不是头版头条,但是就那字体,以及两人的份,还有几个月前的婚礼,以及婚礼上出现的那一幕不雅的插曲,再一次被搬上了报纸。

    那叫说的一个津津乐道,有声有色。甚至还猜疑着,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两个新婚不过三个月的新人,这么快就say—goodbay。

    又,就连前段时间宁言希在丽都商场上滚下楼梯的事,也被万能的狗仔给挖了出来。

    然后又那么一宣肆吧,竟然成了宁言希与沐咏恩两个女人,为了一争明俊轩,而大打出手。

    沐咏恩一个气不过之下,伸手将宁言希给推下了扶梯,害的宁言希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而明俊轩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婆滚下扶梯,却是护着沐咏恩。

    再然后,万能的狗仔再一次挖出来,几天之前,害的宁言希滚下扶楼而小产的沐咏恩也小产了。听说是宁朗给送进医院去的。至于宁朗是谁,那是个t市的人都知道了,可不就是宁言希的哥哥么。而沐咏恩,好像就是宁言希的秘书。

    于是,小编作了最后的陈词,人都说是boss比较喜欢潜了秘书,原来boss的男人也喜欢潜老婆的秘书?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

    哦哦!

    一个豪门婚色,被经验丰富的小编说的那叫一个绘声绘色,有滋有味。

    “啪!”明景辉直接将手里的报纸往面前的茶几上一拍,脸色那叫一个难看的跟坨大粪似的,既臭还硬了。

    成雪正好烧好早饭,端着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明景辉那一脸郁而又愤怒的脸色,将手里的盘子往桌子上一摆,一脸不解的朝着他问道:“怎么了?一大早的,又发什么火?”

    “都是你养的好儿子!”一肚子气无处出的明景辉直接就将气给出在了成雪的上,“噌”下从沙发上站起,鸷的双眸如同夜里的猫头鹰一般的厉视着她。

    “你这说的什么话!”成雪一听他这话,也是被激怒到了,直接一个愤愤然的瞪视过去,“俊轩又怎么了?我教的儿子还不够好吗?至少没有让你这个爸丢脸!不像其他那些个不知什么份的东西!”

    那个不知道什么份的东西,自然指的是沐芳和沐咏恩母女俩了。

    但是,明景辉不知道成雪已经知道沐芳与沐咏恩的份一事,乍听得她这么一说,脸色又是一沉,直接将那份报纸往她面前一扔:“自己看去!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都做了些什么事!”

    成雪拿过报纸,将那一长篇“豪门婚色”从关到尾看了个遍,然后……

    “呵……”一声冷笑,直接将拿在手里的报纸给揉成了一团,往地上一扔,“这种捕风捉影的事,你也信?你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却去相信一份乱七八糟的报纸?!”

    “咔,”门被人从外打开,明俊轩开门进来。

    “混球,跟我到书房来!”见着明俊轩,明景辉一声怒吼,然后瞪一眼成雪,气乎乎的朝着书房走去。

    刚进屋的明俊轩有些不太明白明景辉这又是怎么了。

    “俊轩,报纸上说的是真的?”成雪重新捡起被她揉成一团的报纸,又重新摊开,拿到明俊轩面前,指着那一条说明俊轩与宁言希离婚的八卦新闻,一脸沉色的问道。

    明俊轩斜斜的瞟了一眼,在看到那一行大黑字时,“嗯”了一声,然后就没再有下文了。

    “你这孩子,到底心里在想什么?啊!”见着明俊轩承认后,成雪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拿手指戳着他的脑门,“你傻不傻啊,怎么能离婚?你这一离婚,那可就失去了一棵大树,一片大好的机会了。你上哪去找第二个这么好的机会?孩子没了就没了,还会再有的。俊轩,你别告诉我,这报纸上说的都是真的,你跟那……”

    “妈,你要是觉的宁言希是棵大树,可以让我们家靠得更牢的话,我建议你直接把她给我爸就行了。这样,能靠得更久一点。”明俊轩直接打断成雪的话,面无表中带着嘲讽的说道。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我……”

    “我爸找我,跟他说完,我拿些自己的东西,就走。”再一次打断了成雪的话,然后没再看她一眼,径自的朝着书房走去。

    明俊轩的态度,气的成雪一阵的咬牙切齿。

    书房

    明景辉坐在真皮大椅上,等着明俊轩的到来,脸色一片的沉,就好似那狂风暴雨既然来临一般,透着一抹寒芒。

    明俊轩敲门,推门而入:“爸,你找我。”迈步朝着明景辉走去,脸上没有过多的表,一脸的淡然与冷漠。

    是的,自从知道明景辉在外面包了、妇之后,明俊轩对他的态度就一落千丈了。这个父亲再也不是他眼里的那个值得他尊敬的父亲了。

    沐咏恩,只比他少了四岁而已。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这个父亲,早在二十六年前,就已经出轨了。甚至于比二十六年前更久。

    他真是藏的有够深,有够紧的。如果不是容景交给他那份资料,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沐咏恩竟然会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为什么离婚!”明景辉不是用着疑问问,而是用着带着质问的陈述句,双眸沉沉的直视着明俊轩。

    “呵,”明俊轩一声轻笑,面无表的与明景辉对视,淡淡然的说道,“爸,那你为什么又不离婚?”

    “啪!”明景辉一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凌厉的双眸瞪视着明俊轩,“你说的什么话!有你这么跟我说话的吗?”

    “爸,那你觉的我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跟您说话?低声下气的跟你解释我离婚的原因,而是愤愤然的质问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的事?爸,你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再说吧。难道真要等到出事了,才解决吗?毕竟你的份摆定的。我的事,我自己会搞定,就不劳你心了。”

    “你……”听着明俊轩的话,明景辉一脸不可置信中带着讶异的看着他,那双刚才还郁的凌人的眼眸,微微的闪动了一下,划过一抹隐约的心虚。然后,再一次板起脸色,以一个长辈的姿态斥着明俊轩,“说的什么话!我能有什么事!你别给我转移话题!我是你爸,还没这个资格管你了?啊!”

    明俊轩深吸一口气,有些失望着的看着明景辉,然后用着低沉而又苦闷的声音说道:“爸,你真的要我把话说的那么清,那么难看吗?爸,我是儿子,是晚辈,本应是没资格也不能来过问你的事。但是,爸,做人处事,还是得对得起自己。这句话,是你从小教我的,我也从小记在心里。所以,我出来做事,没有靠过你的关系,所有的事全都是靠得自己的努力。这样的为人处事,你也赞同并且欣赏。可是,为什么您从小教我的道理,在您自己上就完全失效了呢?就您现在的为人与处事,您觉的还佩得起以前教过我的话吗?还值得我的尊重和敬佩吗?”

    明景辉怔住了,被明俊轩的这一段话说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爸,我今天回来并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是来对您不敬的。我回来拿一份文件,还有些资料。不打扰您了,我先回去了。”说完,沉沉的看一眼明景辉,没再说什么,转离开书房。

    “俊轩……”明景辉想要唤住明俊轩,却是除了喊出名字之外,什么都说不出来。就连这个名字,他喊的也是那般的无力与苍白,甚至还有一丝的心虚与颤抖。

    话已经说的这个份上了,他还有这个老脸见儿子吗?他在儿子面前还有说话的分份量吗?

    明景辉有些落寂的坐椅子上,头靠着椅背,一脸的落寂与无奈,还有无地自容。

    ……

    丁宁本来是的打算让江川陪她回一趟十五年前她和丁净初一起生活了十年的那个老屋的。但是因为江川的伤口裂开了,于是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管怎么说,任何事,那都没有他的健康来的重要。于是,丁宁也就连提都没在他面前提起这个想法。等他伤好点之后再说吧,反正老屋在那里也不会跑的,随时都可以去的。

    向来紧张他的伤势比紧张自己还在紧张的丁宁,在看到江川的那裂开的伤口,做过初步处理后,便是强拉硬拽的着他去医院做了最全面的检查。当然,就连车子也不让他开了,直接就是她着个肚子去的医院。

    看着她个肚子开车的样子,大川同志张嘴想要说话,却是直接被江太太一个眼神,一句“闭嘴”给驳回了。然后,只见大川同志一脸如孙子般的坐在副驾驶座上,哈着张脸,看着她。

    其实他想说:宝贝儿,我们不开车,直接打车过去就行了。

    不过,这不是心里发虚又心疼自己宝贝老婆嘛,然后就这么声了。

    哎,大川同志,你也有被江太太给吃的死死的时候啊。

    话,老子什么时候都被宝贝老婆给吃的死死的!

    直至医生替他检查后,很确定的告诉丁宁,不是很严重,不过千万不可以再让伤口严重了。沾水,必须得好好的护理着,依然不能做剧烈的动作,三天后再复查。

    这才让丁宁那颗吊着的心落了下来,然后对着医生一翻的谢意,保证绝对不会再让伤势加重,然后才拿着医生开的单子去配药。

    再然后是回大院。

    对一伤口裂开一事,两个人都绝口不提,不想让其他人为此担心。对于丁宁昨天发生的事,也没有提起,在家里该怎么样就还是怎么样。

    夜

    俩公婆的房间里

    丁宁从进屋到现在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就那么一直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小纠样。

    “宝贝儿,还在生气呢?嗯?”江川进房间时,看到的便是宝贝老婆一言不发,一脸深沉的样子。迈步走至她边,在她边坐下,拥她入怀,下巴蹭了蹭她的颈窝,“老婆,我都认错了,不许再翻旧帐啊。老公答应你,一个月,至少一个月不晨练,就等到伤口全好了,宝贝儿说可以才恢复晨练,嗯?不气了,这一脸的小样,老公看着心疼。”边说边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脸颊,一脸的讨好。

    “大川,”丁宁抬眸与他对视,眉头微拧。

    “嗯,在。宝贝儿,你说,听着呢。”拇指抚着她那微拧的眉头。

    “早上不是去晨跑,而是去揍人了是不是?”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