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她是谁的女儿?!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174

    宁振锋略显有些迷茫而又期待的声音在熊孩子拿下手机时,传入江小柔的耳朵里,微微的带着一丝的苦意。

    “人家都说了我是江小柔了,不是我小娘了啦。”熊孩子嘟着张嘴,嘀咕了这么一句,然后将手机往某小娘面前一递,“诺,小娘,找你的。”

    熊孩子,你这是傻了么?

    这是你小娘的手机,有电话进来那当然是找你小娘了,难道还是找你的吗?

    丁宁右手接过手机,左手捏了捏熊孩子那因为鼓着个腮帮子而显的十分可的脸颊。

    “小娘,别捏了,赶紧的接电话。接完电话,我还给我妖叔叔打电话道贺呢。”熊孩子催促着某小娘。

    “你好,我是丁宁,哪位找。”看也没看来电显示,十分有礼貌的接起电话。

    “宁宁啊,我是宁叔叔。”宁振锋的声音再次响起,在听到丁宁的声音时微显的有些激动。

    “宁叔叔?”丁宁微微的怔了了下,怔过之后继续用着很是客气的语气问道,“宁叔叔,您找我有事吗?”

    丁宁的客的语气以及带着隐隐的疏离,都让宁振锋的心微微的纠了一下。

    这孩子是,是真的离他越来越远了,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估计都不可能再把他当成是家了吧?

    深吸一口气,宁振锋有些无奈的语气传来:“宁宁,有空吗?方便和宁叔叔见个面,吃个饭吗?”

    丁宁没有立马回答,而是转眸看了眼坐在边的江小柔。

    “小娘,你这么看我干嘛啦?”江小柔咧嘴笑的一脸灿烂,眨巴着那双如黑水晶一般的眼眸,灵光闪闪的望着小娘。

    “宁叔叔,你在哪?”问着电话那边的宁振锋,不管怎么说,宁叔叔对于她来说也算是一个恩人了。虽然之前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但是她还是能理解的。

    不管怎么说,人在下意识里,选择相信自己的亲生女儿,那也是正常不过的事,也是人的本能反应。

    她不过只是一个与宁家没有任何关系的外人而已,又如何抵得过有血缘关系的亲生女儿呢?

    所以自从上次的事后,她与宁振锋的关系也是越来越淡,越来越远。几乎这段时间来,都没有打过一个电话了。好像最后一次见宁振锋应该是在宁言希的婚礼上了,那差不多都快三个月了吧?

    最后一次见宁朗,都也有一个多月了。

    原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也对,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关系,之前的时候,她同样也是很少回宁家去的。在那里,面对着季敏淑与宁言希那异样的眼神,着实的让她十分的不自在。

    “在尚品宫。”宁振锋略显有些沉决的声音传来。

    “宁叔叔,我现在没在市区。那可能要麻烦你等我一会了。”丁宁依然用着客气又客的语气说道。

    “不急,不急。你慢慢来,宁叔叔等着。”听到丁宁说愿意跟他见面,宁振锋的语气略显的有那么丝丝的激动与兴奋。

    “那行,你等我会吧。我估计过来得要一个多小时吧。”

    “你慢慢来,开车小心点。”宁振锋细声的交待着。

    “嗯,”一声轻应后,丁宁挂了电话。

    “宁宁,这是要去市区吗?”见她挂了电话,前面开车的老权透过后视镜问着她。

    拿着手机,有些小纠结的转眸看着江小柔。

    “小娘,别这么看着我。你放心,我是一定会跟着你一起去的。做人是要讲信用的,说话是要算话的。我可是在几位领导面前立下过军令状的。怎么可能放你一个人前去赴会?那万一是个鸿门宴怎么办?就你这小脑袋瓜子,怎么应付得了那一群虎视耽耽的豺狼虎豹呢?必须有我在你边,放心吧。”熊孩子一脸豪言壮志,大义凛然的看着某小娘,说着大言不惭的话语,未了还加了一句,“哦啦,哦啦!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有你女儿我江小柔同志在,没有什么人是我搞不定的。”

    某小娘窘窘的看着一脸大言不惭的熊孩子,“江小柔同志,你说你就不能给我表现的谦虚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行!为什么就非得这么臭与自恋呢?”

    熊孩子下巴一抬又一翘,再摆一副更回自恋与臭的表:“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是江先生的江太太的女儿呢?想不自恋和臭都难。”

    江太太:“……”

    无语,相当的无语中。

    真不愧是江先生一手带出来的,就连自恋与臭美那都是一样一样的。

    直接朝着熊孩子翻了一个白眼,对着前面的老权说道:“权叔,去尚品宫。”

    “好的。”老权点头。

    然后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水清秀,要去市区跟宁振锋见个面,会晚一点再回大院,熊孩子也跟着一道去了。

    对于丁宁与宁家的关系,家里谁都是知道的。江家人个个都是很开明又通达理的人,从来都不会揪着一个小问题就刨根问底追问,非得把你祖宗十八代都给揪出来问清楚了才算。

    水清秀什么都没说,也没问丁宁为什么要去见宁振锋。只是交待了她几句,让她自己小心着些,有什么事就给家里打电话,诸如此类的话语后就没再说什么了。

    对于家人的信任与支持,丁宁十分的感动。

    在这个家里,从来都不存在猜疑与互忌的事。不管任何事,有的都是信任与支持,还有关心。

    这样,才是一家人,才是亲人。

    想了想,又给江川拨了个电话过去,不过响了好一会,没人接。估计是忙着,要么不方便接电话,要么就是手机没带。

    丁宁没往心里去,反正一会他看到了,方便的时候便会回过来的。

    一个半小时后,老权的车子在尚品宫门口停下。

    “宁宁,到了。我在车上等你。”老权停稳车子,转对着丁宁说道。

    “谢谢权叔。”丁宁朝着老权微笑着道谢后,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

    江小柔同志赶紧的跟上。

    vip包厢

    宁振锋坐在椅子上等着丁宁的到来,一很随意的休闲服,只是脸上的表略显的有些落寂与苍老。这一次,没有抽烟,而是坐着静静的等着。只是叫了一壶龙井茶。

    丁宁推门而入的时候,宁振锋正好端着茶杯放在唇边,却是没有要饮的意思,神色有些飘乎,似是在想着什么。

    “宁叔叔。”礼貌又客气的唤着宁振锋。

    宁振锋回神,放下手里的茶杯,敛去脸上的茫然的飘乎,转头朝着丁宁扬起一抹慈的微笑。在看到一孕妇装的丁宁时,微微的怔了一下,怔过之后,赶紧起,替丁宁拉开一张椅子,“宁宁来了,来,坐。小心点。”

    “谢谢宁叔叔。”依旧还是礼貌又客气的道着谢。

    “这是……”宁振锋的视线落在跟着丁宁一起进来的江小柔上。

    说来真是不应该啊,丁宁与江川结婚这么久了,宁朗与宁言希都见过江小柔,可是宁振锋却是从来没见过江小柔。只是知道,丁宁嫁给了江川,而江川有一个女儿,至于这个女儿长什么样,不知道。

    “宁叔叔,我女儿,江小柔。”丁宁一脸浅笑的说道,然后又对着江小柔说道,“小柔,叫人,宁外公。”

    “宁外公好。我叫江小柔,是爸爸和小娘的女儿。”江小柔同志对着宁振锋咧嘴一笑,笑的一脸天使般的纯真与灿烂,很是客气的称呼着宁振锋。

    “哎,好,好!来,坐。”宁振锋笑意盈盈的点头,又为江小柔拉出一张椅子。

    “谢谢。”熊孩子很不客气的往上一爬,一股坐下,继续对着宁振锋扬着天使般的笑容说道,“不用管我的,你和小娘要说什么就什么吧,当我不存在就行了。我只是不放心我小娘一个人而已,所以这才跟着一起来的。”

    不放心?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不是不放心他吧?

    宁振锋在听到江小柔说这话时,脸上的笑容微微的僵了一下,眼眸里更是划过一抹复杂的表

    不过,却也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宁宁,吃什么?还有小柔,喜欢吃什么?我让他们上菜。”

    丁宁耸了耸肩:“无所谓,您知道我不挑食的,宁叔叔。”

    宁振锋浅浅的一笑,按下了服务铃。

    不到半分钟,便有侍应生推门而入:“您好,宁总,需要什么帮助?”

    “可以帮我上菜了。”对着侍应生,宁振锋很是绅士的说道。

    “好的,宁总,请稍等。”侍应生扬着职业又到位的微笑点头。

    “哎,等等。”侍应生刚转走至门旁,打算拉门出去,江小柔唤住了她。

    依旧噙着微笑,转眉眼弯笑的看着江小柔:“小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咻”的,江小柔从椅子上跳下,仰头笑如风般的看着那侍应生,“那个,你们家的那个漂亮姐姐在吗?”

    “啊?”侍应生显然不知道她说的这个漂亮姐姐是谁。

    “那个,陌姐姐,你们嘴里的陌经理。”熊孩子很是惦记那个给她吃巧克力的漂亮姐姐啊。

    心里就在纠结着,她怎么就没有一个叔叔了呢?要是再有一个叔叔多好啊,那她就指定把那个漂亮姐姐给拐过来,就像当初拐小娘一样的给拐过来。可惜啊,可惜,她木有叔叔。她家就江川同志一棵独苗苗。

    “哦,陌经理啊。”侍应生恍然浅笑。

    “对啊,对啊!你们的陌经理啊。我的漂亮姐姐啊。她今天上班吗?”熊孩子两眼放光。

    嗯,虽然没有叔叔,但是这么漂亮的姐姐,她必须提前给预约好了,必须得打好了基础关系。然后再给她物色一个很合拍的男人。嗯,对,就这么着。

    靠谱,很靠谱。

    嘿嘿。

    熊孩子贼笑两声。

    话说,熊孩子,小十三点,你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一点呢?

    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漂亮姐姐没有男朋友啊?

    又或者说,人家其实已经死会了呢?

    你一个劲的在这里自吹自垒的自我良好着,有个用啊?!

    “陌经理今天上班的。”侍应生笑盈盈的对着江小柔说道。

    “小娘,你先和宁什么公聊着,我先去会会漂亮姐姐,一会就来陪你。哦哟,漂亮姐姐,你等着我啊。江小柔来也,我要和你打好基础关系,我要先把你给预约下来,绝不能让别人把你给抢来。哦哦。”熊孩子哼着欢快的调调,迈着欢脱的步子,出门,如只欢乐的小鸟一般离开了。

    侍应生也离开了,包间里只剩下丁宁与宁振锋两人。

    宁振锋拿起茶壶,想给丁宁倒杯茶,却在想起她怀着孕着,又放下了拿在手里的茶壶,略显有些尴尬的看着丁宁:“抱歉,宁宁。宁叔叔一时没想到你现在怀着孩子,不能喝茶。喝什么,我让他们送过来。”

    丁宁浅笑着摇了摇头:“宁叔叔,不用了。我也不渴,您别这么见外的。对了,您找我是有事吗?”

    直接进入正题,没有拐弯抹角的打算。

    “宁宁,你……”

    《猪八戒背媳妇》的铃声响起,打断了宁振锋的话。

    丁宁有些歉意的看一眼宁振锋。

    “你先接电话。”宁振锋将那还没说出口的话给吞了下去,对着丁宁慈柔一笑,温温的说道。

    丁宁抿唇扬起一抹浅浅的微笑,从包里拿出手机。

    江先生来电。

    “大川。”很是正色的接起电话。

    “宝贝儿,你打过我电话?”耳边响起江川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的声音,“抱歉啊,刚有急事出去,手机忘带了。”

    “哦,没事,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今天要晚点回来。”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一听她说要晚点回来,男人的略显有些急切的问道。因为今天,她没去上班,是呆大院的,但是这会却说在晚点回家,那指定的就是有事出门了。

    “看你给急的,”丁宁抿唇浅笑,“我就是跟宁叔叔一起吃顿饭,权叔送我过来的。吃完饭,就回家。”

    “嗯,那你自己多注意点体。记住啊,不可以暴食的。有事,打我手机。”男人很是贴心的嘱咐着。

    “你不是很忙吗?”

    “忙完了,一会就回家了。不然,我来接你?嗯?”

    “你不嫌累啊?还是你打算小看权叔啊?”乐呵呵的跟他打趣着。

    “累有什么关系,我宝贝儿不累开心就行了。”男人说着不是话的话。

    “行了,那你忙去吧。”不想打扰他做事,便是的早早的结束了通话,断挂了电话。

    “宁叔叔,你刚要跟我说什么?”挂断了电话,将手机往包里放去,抬眸问着宁振锋。

    侍应生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端着宁振锋点好的菜,一一的摆好在桌子上,然后对着两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后,便是出去了。

    “他对你好吗?宁宁,你现在过的好吗?”宁振锋一边替她夹着菜,一边很是关心的问着丁宁。

    丁宁点头:“很好。”

    很简单的两个字,说明了也表达了她现在的一切。

    是的,很好。

    不止他对她很好,她现在的子同样过的很好。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对她很好,将她当宝贝一般的疼着,宠着。是她这十五年来,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的。

    “那就好,那就好!”宁振锋点了点头,脸上的表看起来有些凝重,又带着丝丝的自责。深吸一口气,与丁宁对视,“宁宁啊,你……有怪过宁叔叔吗?”

    “啊?”丁宁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怪他?

    怪他什么?

    怪他对自己不闻不问?

    怪他对她的信任不及对宁言希?

    还是怪他其他的?

    貌似,她都没有这个资格吧。

    她应该感谢他才是吧,毕竟在在妈妈抛弃她,离开她后,是他收留了她,让她在宁家呆了三年。

    若说信任两字,那自然是相信自己的女儿多一点了。她不过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外人而已。

    至于其他,她更没有资格吧。

    想此,淡然的抿唇一笑:“没有,宁叔叔,您想多了。我怎么会怪您呢?我很感激您对我的照顾,您永远都是我的宁叔叔。”

    “呵~”宁振锋一声轻笑,带着一丝的自责与内疚,“宁宁啊,是宁叔叔对不起你,宁叔叔……”

    顿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用着很是复杂的眼神看着丁宁。

    “宁叔叔,是不是有什么事?您有话就直说吧,我听着的。”见着宁振锋这言又止的样子,丁宁一脸郑重的看着他。

    该不会是为了宁言希的事呢?

    这是丁宁此刻脑子里唯一想到的,而且也是觉的可能最大的。

    “宁叔叔,您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我会帮忙的。”一脸凝重又正色的看着宁振锋说道。

    “没事,没事。”宁振锋突然之间抿唇一笑,摇了摇头,“你想多了,宁叔叔就是好长时间没见你了,有些想你了。没什么事,你吃菜,吃菜。你还怀着孩子,可不能饿着了。”

    将那没有说完的话,往肚子里一咽,宁振锋一脸关心的看着丁宁说道,然后又往她的碗里夹了不少的菜。

    “宁叔叔……”

    “宁宁,你先坐会,宁叔叔出去抽支烟。最近这段时间啊,事多,烟隐是越来越重了。”宁振锋有些不好意思又尴尬的对着丁宁说道,然后从后椅子上的包里拿出一包香烟一个打火机,迈步离开。

    丁宁还想说什么,但是宁振锋已经拉门离开了。

    对于宁振锋的举动,丁宁有些不解,又有些疑惑。

    然后,视线落在了宁振锋公文包露出一大只角落的a4纸上。那是刚才宁振锋拿香烟时,不小心跟出来的。

    丁宁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从来不会去乱翻动别人的东西。莫说宁振锋了,就连自己男人江川的东西她都从来不会去翻动的。这是对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可是,这一会,却不知道是怎么了。直觉告诉她,这一份文件一定与她有关,而且也一定是这会宁振锋找她的目的。虽然觉的随便乱动宁振锋的东西,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

    但是,偏就这么鬼使神差又鬼迷心窍的伸手将那一份文件给抽了出来。

    然后,当丁宁看到文件上的内容时,整个人怔住了。双眸瞪的跟铜铃一般,一眨不眨的死死的盯着那份文件。

    从不可置信到不可思议,再到露出一抹痛苦眼神,最后由痛苦转变为自嘲。

    原来,这就是他今天找她的原因了吧?

    怪不得,他一直言双止,还还着自责又内疚的表,一直的说着“对不起你啊,你怪不怪我啊”!

    呵!

    丁宁冷笑。

    觉的这真是一天大的笑话。

    宁振锋抽完烟回重新回到包间的时候,便是看到丁宁拿着那份文件,傻楞楞的发着呆。她的眼神痛苦中带着冷笑,还带着一抹无可奈何。

    “宁宁!”大步一迈,走到她边,只是唤着她的名字,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张了张嘴,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丁宁抬眸,双眸带着丝丝的腥红,指了指摆在桌面上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冷淡而又漠然的问道:“这是真的?”

    没错,丁宁从宁振锋包里拿出来的正是她与宁振锋的亲子鉴定报告,那一份宁朗去鉴定出来的报告。

    也是宁振锋今天找她的目的,当然也绝对是愿意在拿香烟的时候,将这份报告露出一角,让丁宁看到,然后自己拿出来。不然,他是真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起。如何告诉她,她是他宁振锋的女儿。

    宁振锋点了点头,“宁宁,你是我女儿。这份报告是朗朗去做的,我看到的时候,也是非常的吃惊,我……”

    “我为什么会是你的女儿?!”丁宁直接打断他的话,一脸决然的看着他问,她的话疑问中又带着质问。

    是啊,她为什么会是他的女儿?

    怎么可能?

    她怎么可能会是宁振锋的女儿?

    这一点,她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更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想法。

    在她第一天进入宁家,在季敏淑与宁言希都认定她是宁振锋的女儿而对她冷眼相对时,她从来都没有往心里去过。因为她很肯定,自己不是宁振锋的女儿。

    她有自己的爸爸。

    可是,现在,铁一般的事就这么摆在了她的面前。将她之前所有的肯定,会部的推翻了。

    她是宁振锋的女儿!

    她为什么会是宁振锋的女儿?

    她想不通?!

    为什么?

    十五年前的一幕再一次在她的脑子里闪过。

    十岁的她紧紧的拉着妈妈的手,不愿意跟她母女分开,更不愿意跟一个陌生的叔叔走。

    “妈妈,为什么宁宝要跟宁叔叔走?”

    “宁宝乖,你以后要听宁叔叔的话。只有在宁叔叔边,你才能见到爸爸。妈妈你,你永远都是妈妈的宁宝。”

    “在宁叔叔家里,就能看到爸爸吗?”

    “是的!所以,宁宝以后要听宁叔叔的话,不可以调皮,不可以不懂事。妈妈会回来找你的。”

    当然,这话丁净初是拉着她在没有宁振锋在她们边的时候说的。是在房间里,跟着她说的。

    说完之后,便是牵着她的手出房间,亲手将她交到了宁振锋的手里,然后头也不回的转,没再看她一眼,径自的进屋,关上了房门,再没有跟她说过一个字。

    再然后,是宁振锋抱着她,坐上了一辆她从来都没有坐过一车子,离开。

    那一刻,她一直对着车后窗,双眸含泪的看着她和妈妈住了十年的那间虽然老旧却十分温暧的屋房了。然后越来越远,越来越迷糊。

    那一天下雨,她不知道迷糊是因为那落下来的雨,还是她那含在眼眶里却始终没有落下来的眼泪。

    然后,从那一天起,她再没有见过妈妈。十五年,没有她的一点音信,直至两个多月前,她突然之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可是,她却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疼她她的妈妈。她有了自己新的家庭,新的生活,新的女儿。而她,不过只是一个被她遗忘的女儿而已。

    如今想起来了,打算重新施舍一点母给她了。

    可是,她却忘记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十岁的丁宁了。她已经二十五了,早就过了需要母的阶段了。

    丁宁,丁宁!

    呵,原来还有这么一层意思的存在。

    是丁净初和宁振锋吗?

    多知的可笑啊!

    是啊,最可笑的不就是她吗?

    她一直自命清高的认为着,她与宁家没有任何关系。她是丁宁,只是丁宁。原来,到头来,她还是与宁家有撇不清的关系,怪不得季敏淑与宁言希会这般的讨厌她,不待见她了。

    试问,有哪一个女人会待见自己老公与别的女人生的私生女呢?怎么能够接受她就这么无时无刻的在自己的面前晃呢?

    可笑!

    真可笑!

    丁宁觉的,她是这个世上最可笑的人了。

    “宁宁……”

    “对不起,宁叔叔!”宁振锋刚一开口,直接便是被丁宁给打断了,不由自主的子便是往后退了两步,下意识的与他之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然后用着疏离的语气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不管宁振锋还想说什么,一把拎过自己的包,毫不犹豫的拉门离开。

    “呕!”一出包间的门,一阵恶心传来,赶紧的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蹲在马桶前,呕了好久,却是什么也没有呕出来,因为她什么也没有吃进去。可是,口处那一股难受的劲,却是使得她浑的没力气。

    深吸一口气,站在洗脸池面前,打开水笼头,掬一捧水,就这么将自己的脸扑了个全湿。这才直,深吸一口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脸色微有些泛白,眼眸却是有些泛红。

    用湿答答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丁宁,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不是什么大事,天没有蹋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你突然之间成了宁叔叔的女儿吗?

    没事!

    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丁净初的号码。

    “宁宝。”才不过响了一声而已,丁净初便是接起了电话,语气里透着抹之不去的喜悦之色。

    “你在哪?”没功夫跟她闲唠,也不想跟她话母女亲,直接冷冷淡淡的问道。

    “在家……”

    “上次,我来过的别墅?”

    “是的。”

    “我有事找你,一会就到。”

    “你在哪,我让阿忠过来接你。”

    “不用,自己过来,就这样。”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抽过几张纸巾,将脸上的水渍擦干,转走出。

    “小娘,你怎么了?”

    刚一出洗手间的门,便是与熊孩子撞了个正面。

    熊孩子与陌笙聊的可开心了,当然开心归开心,她还是惦记着自个小娘的。然后便是急匆匆的回了包间。不过,还没回到包间,便是在走廊上与小娘遇了个正着。

    丁宁振也正好从包间里出来,朝着她这边走来。

    “走了,”丁宁朝着江小柔说道,没有朝着宁振锋望去,然后径自的离开。

    “小娘,你怎么了?不开心吗?”江小柔迈着小短腿跟在丁宁后,“哦,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宁什么公的惹你不开心了,是不是?我靠!什么人啊!敢惹我江小柔的小娘不开心,死定了!死定了!我的小娘,我们自己宝贝着呢,丫丫个呸的,竟然敢惹我们家的宝贝不开心!看我江小柔不找机会整死你,我就不叫江小柔!小娘,他是不是那只狐狸小姐的老爹?”

    “没有,你想多了。”丁宁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微微的敛去自己不开心的表,“一会你跟权爷爷先回大院……”

    “那你嘞?”仰头,一脸不放心的看着她。

    “我还有点事……”

    “那不行,你去哪,我跟你去哪!反正,我不可以对你不管不顾的。”熊孩子做一副誓死护小娘的凛然样。

    “嗤,”丁宁微笑出声,然后一声正叫,“江小柔!”

    “有!”原地立正。

    “现在我以夫人和小娘的双重份,命令你,回大院!”一脸不容抗拒的说道。

    “为什么啊,小娘。”熊孩子纠结。

    “你明天还上学,我有事,不方便带你去。听话,要不然我就不是你小娘了。”暧硬兼施。

    “不是小娘是什么?”熊孩子瞪着双眸扑闪扑闪的问道。

    某小娘双手往自个腰上一叉,怒目圆瞪,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后妈!”

    熊孩子很配合的瑟缩了下脖子,“好吧,好吧!为了不让小娘变后妈,我听你的。行吧,行吧,回就回嘛。不过,小娘,你到底要去哪啊?你不告诉我,你也给爸爸打个电话呗。不然让权爷爷先送你去了,然后我们再回大院呗。”

    熊孩子不管什么时候,那都是很关心自个小娘的嘛。

    “行了,我有数了。你先管好自己吧。”

    跟老权交待了几句后,又说了去的地方后,老权这才带着江小柔驱车回大院去了。

    拦了部出租车,报了地址,直朝丁净初的别墅而去。

    半小时后,到。

    “宁宝,来了。”刚一从出租车下车,便是看到丁净初正在院子里等着她,见到她,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了,一脸慈的朝着她走来,“快,进屋。晚饭吃过没?我让人准备了你喜欢吃的菜。”

    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对于丁净初的与慈不想接受,想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对于丁宁的退步,以及脸上那一脸冷漠与疏离的表,丁净初先是怔了一下,怔过之后脸上重新扬起一抹柔柔的浅笑。很有耐心的看着她:“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还是他对你不好?放心,妈在,跟妈……”

    “我是谁的女儿?!”打断丁净初的声音,双眸一片沉寂的盯着丁净初,沉沉又冷森森的问着她,看着她的眼眸里不带一点的愫,有的只是冷漠与淡然,还有一丝隐约可见的怒意。

    丁净初微微的僵了一下,眼眸里划过一抹不易显见的复杂之色。随即得新扬起一抹高贵又优雅的微笑,盈盈的对着丁宁说道:“你这傻孩子,你当然是我的女儿,我的宁宝了。看你这问题问的!先进屋,这都几点了,你这一脸难看的脸色,一定还没吃晚饭。”边说边伸手去拉丁宁的手。

    丁净初的手还没触及到她的手,再一次被丁宁给甩开了。

    扬起一抹冷笑,带着微微怒意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丁净初,“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为什么你不能告诉我?我连自己是谁的女儿,都没有权知道吗?还是你说不出口?那好,你说不出口,我替你说了,我是宁振锋的女儿对吗?为什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想不明白,我真的想不明白!你能告诉我吗?”

    “宁宝,不是你想的这样的,不是的。”丁净初一脸镇定又平静的看着丁宁,脸上的表没有任何的变化,依然还是那般如贵夫人一般高高在上。

    “那是怎样的?你告诉我!”丁宁双眸一片沉的凌视着她,“我只是想知道,我是谁的女儿!我爸爸是谁!就这么的让你难以启齿吗?一直来,我都告诉自己,我不是宁振锋的女儿,我姓丁,不是宁。但是,原来,不是!”

    “宁宝……”丁净初的眼眸里划过一抹伤痛,可是除了唤她的名字之外,却是真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双眸冷漠的不带任何感的看着她,然后抿唇自嘲一笑:“不好意思,许太太,打扰了。”说完,转朝着院门走去,离开。

    “宁宝!”丁净初唤住她。

    一声“许太太”刺痛着她的心。

    丁宁止步转,面无表的看着她:“许太太,还有何吩咐?”

    “许太太”这个称呼,直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说明了她现在的态度。那就是母女之间的关系,已然不复存在了。

    “宁宝,我是你妈。永远都是你妈。永远都不会做伤害你的事。”虽然内心十分的纠痛,可是脸上依然是那般的冷静又优然,没有半点的失礼。

    “呵,”丁宁冷笑,“谢谢!我受不起!您还是把您的母留着给需要它的女儿吧。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迈步朝着院大门走去。

    “宁宝,你要去哪里?这里打不到车,我让阿忠送你回去。”

    丁宁没有转,也没有应声,自顾自的迈步离开。

    尽管丁净初没有很正面的回答她,但是,从她的眼神与表里,她已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那就是,她是宁振锋的女儿,一个令人唾弃和看不起的私生女。

    双腿沉重的走在这高档的别墅区里,一幢一幢装修豪华的别墅象征着有钱人的份。丁净初,那个曾经与她相依为命的过着贫苦子的妈妈,如今已经高高在上的享受着富人的生活。

    她脸上的表,永远的都是那么的优雅与高贵,不会露出半点其他的表来而失了她的份。

    手机再一次响起。

    不想接,谁的电话都不想接,就想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

    但是,不行。

    她不能让关心她的人担心她。

    这个时候的电话,除了那个关心她的男人江川之外,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

    从包里拿出手机,果然是江川来电。

    “喂,”沉闷闷的接起他的电话。

    “宝贝儿,在哪?”耳边传来他急切中带着担忧的声音。

    “在皇庭一号。”

    “乖,在那乖乖的等着,老公来接你。半小时就到,嗯?”宠溺又疼的哄着她。

    “半小时?大川,你疯了,你千万别飚车。”一听半小时,丁宁急了。这得是什么速度了?

    “嗯,不飚。我已经快到了。乖乖听话,别乱走,老公来接你。任何事都不是事,知道吗?”

    “嗯,那你车开慢点,不急。我等你。”

    “乖,亲一个。等着。”说完挂了电话。

    握着手机,唇角扬起一抹浅笑,双眸四下寻视着。

    “宁宝?”一道不是很确定的声音在后响起。

    ------题外话------

    亲滴们,放假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