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玫瑰花VS朝天椒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168

    这是游乐场,尽管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但是游乐场依然开放着,十分的闹,玩乐的人群很多,每一项游乐活动都开放着。

    江太太侧头,一双美丽的眼眸如夜空中璀璨的星星一般,闪亮闪亮的望着站在自己边的男人。唇角微微的勾起一抹淡淡的浅笑,盈然而又生动的望着他。

    游乐场,她是个孕妇,他竟然带她到游乐场来?

    江先生,你这是在搞哪样啊?

    江太太不解,十分的不解又困惑。

    “宝贝儿,你得相信你男人,嗯?”江先生伸手捏了捏她那张充满困惑又不解的小脸,微微的眯起眼眼,呵呵的看着她。

    “江先生,你老婆现在是孕妇。请问,你觉的游乐场适合孕妇吗?”江太太抿唇,似笑非笑中带着揶揄的看着男人。

    男人很是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傻样,游乐场也不一定全都是刺激的活动的。走了,宝贝儿,老公带你玩去。今天晚上,你不止是我的宝贝老婆,还是我的宝贝女儿。走罗,江先生带女儿玩去罗。”说完,右手很是自然的将她一搂,大步一迈朝着游乐场的大门走去。

    呃……

    江太太除了跟步而上,没有第二个选择。

    晚上的游乐场音乐响着,霓虹灯闪烁着,游玩的人尖叫着,一片欢乐而又喜悦。

    说实话,丁宁长这么大还真没来过这游乐场玩过。

    小的时候,也是十分的向往这样的游乐场所的,可惜条件有限。超懂事的她自然是不会去要求丁净初带她来这样地方玩的。再然后是进了宁家,人在屋檐下,那更是不可能你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每每都得看着季敏淑和宁言希的脸色过子。再后来,搬出去住校,那更是没可能会来这种地方了。

    人都是有童真怀的,当你处在一个欢乐没有任何压力与包袱的环境,当你边不存在任何的不开心的事。而且,你的边还有一个时时关心你,又宠着你的男人,这个男人对你说过,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你都可以向他撒的时候。那一份被你压制在内心深处的童真便也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跳了出来。

    丁宁这会便就是这样了。

    大川同志说的太对了,游乐场,那也不是每一个项目都是刺激的,也并不是没有适合孕妇玩的。

    既来之,则安之。

    那就开开心心的玩个一番。趁着现在这肚子还没有那么大,赶紧的把能玩的都玩上吧,要是再过几个月,肚子鼓起来了,那真是什么事都做不了了。

    于是乎,江太太心里的那一抹童真与欢乐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被勾了出来。

    “江大川,我要骑马!”一手挽着江川的手臂,另一手手指着前方不远处的旋转木马,一脸欢乐的朝着江川说道。

    江川勾唇一笑,右手一勾又一捞,搂着自个女人迈步向前:“走,宝贝儿,老公带你去骑马。”末了还加了一句,“你现在也就只能骑骑这个马了。”

    江太太:“……”

    江大川,你能把你那揣在口袋里的流氓本给收收吗?哪怕只是暂时的收一下也行啊!你说你,这闷騷的程度,那都到了怎么样的一个程度啊?那用“炉火纯青”四个字来形像你,那都差强人意啊!

    左手一抬,在他那硬绑绑的腰际轻轻的拧上了把,“你就不能把你的口袋拉链给我拉上了?哪怕只是一会会也行?”

    流氓先生微微的侧头又低头,笑的一脸闷騷又犯,继续用着痞子一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呵气:“宝贝儿,老公口袋上没有拉链,就只在裤袋下有拉链!”

    “……”

    江太太无语应对中。

    跟流氓斗嘴,那绝对是不可能占上风的。这是自与流氓先生认识以来,江太太发现的最具真理的一个问题。

    于是,江太太闭嘴了,不说话了。惹不起,咱躲还不行吗?

    眼观鼻,鼻观心,直接无视流氓先生那一脸欠抽的痞样。

    旋转木马上坐的也不尽全是孩子了,其实这个时候还有游乐场里玩的,基本上都是侣居多了。木马上,坐的基本上一对一对的侣。

    大川同志很难得的,陪着自个小女人一起坐上了旋转木马。

    江太太乐的眉开眼笑,掏出手机,对着男人“啪-啪-啪”的就是一通拍照。

    嗯,这一刻必须拍下作记念。这么威武神勇的大男人,陪着她坐这么幼稚的旋转木马,那要不拍下来,都浪费了他脸上的表

    女人笑的很开心,男人自然而然的也就由着她拍了。虽然也觉的坐这幼稚的东西十分的有份,但是为了哄老婆大人开心,值了。

    “哇,妖叔叔,妖叔叔,请问一下,那个坐在旋转木马上的高大男人,是我们家那个军阀同志江先生吗?”

    江先生还坐在旋转木马上,一脸惬意又舒心的看着笑的一脸开怀又满足的小女人。那边不远处,与妖精与妖孽一道前来游乐场游玩一翻的小十三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坐在旋转木马上的江先生,目瞪口呆的盯着那个方向,问着妖孽。然后伸手狠狠的十分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眼花,绝对的眼花。

    江先生怎么可能会做这么有份的事呢?

    所以,一定是她看错了。

    但是……

    当小十三点狠狠的十分用力的揉过,停下之后,坐在旋转木马上的江先生又正好转到了小十三点站着的这个方向。

    于是,小十三点玄幻了。在这一刻,彻底的玄幻了。

    真是她们家那个军阀江先生啊,那个被称之为江川志同的江先生。

    哇咧咧,不是吧?

    江先生竟然带着江太太来这里玩?

    哦!天!

    小十三点怎么就觉的这么的不科学呢?

    此刻嘞,小十三点里还拿着一个冰淇淋啦,于是在玄幻的那一瞬间,“吧哒”一下,手里的冰淇淋掉地上了。

    “哦哟,不就是你家军阀先生带着自个老婆来个游乐场玩么!小宝贝,至于你像是见了鬼一样么?”见着小十三点这么一副目瞪口呆又瞠目结舌到掉冰淇淋的动作,妖孽一脸风淡云轻的朝着那旋转木马瞟了一眼,然后十分有的伸出自己的妖手抚了抚小十三点的额头,那叫一个轻描淡写又若无其事哟。

    小十三点伸出舌头,了一圈沾在自己嘴巴边上的那一圈冰淇淋,低头看一眼掉在地上的那个只吃了一半的冰淇淋,一脸的婉惜:“哎,浪费了一个这么美味的冰淇淋,可惜可惜。”然后伸手戳了戳站在她边,双臂环,半倚靠在妖孽上,正用着一脸似笑非笑中带着八卦的眼神看着旋转木马上的江先生与江太太的妖精,“嘿,二妞,不然你跟妖叔叔也上去骑骑马呗。你看,我家小娘笑的那叫一个开心哟。”

    二妞十分优雅的低头,垂目,勾唇,伸手摸一把小十三点那粉嫩的跟桃花瓣似的脸颊,“这种低幼稚的活动也就只适合你小娘那样人了!我是谁啊?我是女王,女王怎么可能去做那么低幼稚的事?哎,话说,小十三点,你现在是不是该回到那俩公婆边去了?我家没有你睡的地方。”

    小十三点一,一昂首,露一抹天使般灿烂的微笑:“不怕,大不了我和你还有妖叔叔挤挤就行了。我不介意的,反正你们房间里的那张那么大。再说了,我又不是没跟你挤过一张,以前小娘还不是江太太的时候,我不也经常跟你和小娘挤一张的吗?虽然现在嘞,不是小娘而是换成了妖叔叔。但素,我不介意的,反正大小都是两大一小,再说了,妖叔叔的比你以前的那张大。我人小,大不了缩脚。放心,放心,我不会影响你们的。我只要一睡着了,那就是雷打不动的,你就算把我扔河里了,我都还会翻个继续呼呼大睡的。所以,你和妖叔叔该干嘛还是干嘛,半点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妖叔叔,你说呢?”

    抬眸,眯眼,咧嘴,笑的那叫一个无辜又纯白,跟只小绵羊没什么两样。

    那表,那眼神,那叫一个“看吧,看吧,我对你够意思吧”!

    我靠!

    妖精怒!

    丫丫个呸的,你不介意,老娘介意!

    ,美人,你家男人到底是怎么把这一只养成这么个小十三点的啊!

    妖精揪头发中。

    妖孽勾唇一笑,笑的一脸如花似玉,半点没有嫌弃小十三点的意思,也没有介意她刚说那话的意思,反正就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淡然又悠然的看着小十三点。

    “嘿,妖叔叔,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哦哟,让你睡脚,那多不好呢?”小十三点的话还没说完,得瑟还没飘远,马还没拍尽,妖孽那温的跟个三十度水温一般的声音响起,“酒店嘛,有的是房间和了。一会回去,妖叔叔给你开一个不就得了。”

    小十三点朝着妖孽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蹲

    妖孽很是配合的蹲而下。

    “吧唧”一下,小十三点的香吻再一次印在了妖孽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上,然后咧嘴笑的一脸小包似的,“妖叔叔,你真好!你放心,你在我心里老二的位置,是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的,也不可能被人挤掉的!就算我以后长大了有男人,那也只能屈居第三的位置。”

    妖孽弯唇浅笑,妖眼眯眯,“对我这么好啊?”

    小十三点下巴一扬,眼角一挑:“那是,必须的哇。你是我妖叔叔,是二妞的男银。不对你好对谁好?你放心,你们家容小硬来了以后,我也会对他好的。哎,话说,妖叔叔,你啥时候把我们家二妞给拿下啊?”

    黑水晶一般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妖孽,然后转妖精,脸上的笑容哟,怎么一个的桃花灿烂哟。

    “嗯?”对于小十三点的这突然之间冒出来的问题,妖精与妖孽表示,一时之间没能理解过来。

    “哦哟,”小十三点再次咧嘴“咯咯咯”的一阵轻笑,“妖叔叔,做人不可以这么不厚道的哇。你不可以只吃买单的哇,这叫吃霸王餐!你应该向我们家那个军阀多多学习。你看,二妞,这么漂亮,又这么高贵,还这么迷人,又这么优雅。你看,你看,要材有材,要脸蛋有脸蛋,要头脑有头脑,要见识有见识。这么极品到几乎失传的女人,你怎么可以只吃霸王餐呢?这样是很不厚道的哟!妖叔叔,虽然你跟我是很对眼啊,我也是很乐意站在你那边的啦。但素,为女人呢,我还是得替二妞说两句的嘛。你说呢,妖叔叔?”

    一脸小正经的看着妖孽。

    当然了,妖精在小十三点夸夸其词的夸着她漂亮啊,高贵啊,淡人啊,优雅的同时,很是配合的着小十三点的夸奖,再次展现出她高贵迷人的女王姿态与风范。

    “嗯哼,大爷,吃霸王餐的人真的不是好孩纸哟!”二妞一脸女王范的居高临下的瞰俯着六大爷。

    为什么是居高临下嘞?

    因为六大爷还蹲着没起嘛。

    “矣?二妞,你怎么也在这?”六大爷正说话之后,传来江太太的声音,然后便是见着江先生搂着江太太朝着这边走来。

    “亲的江先生,江太太,请问一天没见着你们可又无敌的宝贝女儿江小柔同志,你们可有想?”熊孩子咧嘴大笑,呼啦呼啦的看着这一对无良的父母。

    江先生与江太太直接无视一脸装可的熊孩子,朝着妖精和妖孽走来。

    “容少爷,上次的事,真是多谢你了。”江先生十分有礼的朝着妖孽伸出右手,谢的自然是上次他还没回来之际,宁言希流产那天的事了。

    “江先生客气了,自己人,自然是帮着自己人的。”妖孽起伸出右手与江先生一握。

    “哟,美人,有长近嘛,都学会骑马了。”二妞单臂环,一脸似笑非笑中带着八卦的斜看着丁美人。

    丁美人窘。

    为神马,这只二货的嘴巴里吐出来的骑马,她听着就跟她家流氓先生嘴里吐出来的是同那么一个意思呢?

    靠!

    江太太怒!

    果然,你要想这只二货的嘴巴里吐出个好话来,那是不可能的。

    “滚!”江太太直接丢了她一个字。

    二妞咧笑,视线转江先生,“美人家的男人,你家女人太不可了。你看,我这都跟我们家妖孽替你们俩带了一天的孩子了,到头来,她却扔我一个‘滚’字!太不可了,太不可了!我这没有功还有劳吧?你也知道了,你们家这一只小十三点,那带起来可不让人省心的!”

    小十三点小宇宙熊熊燃烧,对着二妞一阵的挥拳攉攉。

    她哪里需要人带了,哪里需要人带了!

    然后只见江先生弯唇一笑,漫不经心的瞟一眼小宇宙熊熊燃烧中的小十三点:“杨小姐要是觉的她麻烦,你直接把她给扔了就行。或者原地丢弃也行。”

    “……!”

    “爸爸,你太不可了,太不可了!哼哼!你个有异没人的军阀!我家妖叔叔和二妞才不会像你这般嘞!哼哼!”小十三点那叫一个愤愤的头顶冒烟哟!

    当她是小狗阿猫啊,还直接扔了,或者原地丢弃!

    讨厌,讨厌,最讨厌了!

    还是妖叔叔好。

    “妖叔叔,我决定了,我真的决定了,从今天起,我就跟着你和二妞了。这一对公婆太无良了,太无良了!我决定先下手为强,先抛弃他们!哼哼!”小十三点朝着江先生鼻孔哼了两下,紧紧的抱着妖叔叔的大腿,十分有的说道。

    噢嗤!

    二妞抚额中。

    美人家的男人,你太狠了!

    你不想让这个小十三点影响你们俩公婆的生活,你就出招让她来影响我和我们家妖孽生活!

    你狠!

    “咻咻”二妞直朝着丁美人去两束杀人一般的眼神。

    然后,只见丁美人若无其事的将头一转,具体转哪一处,不知道。反正就是直接无视二妞那一簇簇,一纵纵杀人般的眼神,然后老神在在的轻轻的吹了个口哨。

    靠!

    二妞飚怒。

    果然,一只比一只狠。她们家这么纯白的一只姑娘,自从跟了这只腹黑的解放军叔叔后,那也是一只小狐狸了。

    “江、小、柔!”江先生一声喝令。

    “有!”江小柔原地一个立正。

    “好好的抱牢了你家妖叔叔的大腿,千万别让他给丢弃了!懂?”

    “好的,江先生!”原地立正的江小柔朝着江先生一本正经的回道,然后还行了个二分标准的军礼。行完之后,一个快速的,继续往妖孽的大腿上一抱,抬头,咧嘴浅笑,“妖叔叔,你不可以抛弃我的哟。”

    再然后……

    江先生长臂一伸,一搂自个宝贝老婆:“宝贝儿,走,老公带你去玩其他的。”然后神清气爽的,头也不回的迈步离开,连眼角都没有瞟一眼那一只被他们抛弃的小十三点。

    二妞抚额望天。

    妖孽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丫,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见过无良的,没见过这么无良的。

    狠,非一般的狠。

    佩服的五体投地。

    然后吧,那一只抱着妖叔叔大腿的小十三点竟然还十分有你朝着那两只十分无良的亲爸与小娘十分狗腿又谄媚的说道:“爸爸,小娘,祝你们玩的开心。千万不要担心我,记挂我,我会抱紧了妖叔叔的大腿的。不会让二妞扔了,也不会让她原地丢弃的。”

    再然后,只见那一只亲爸朝着她很是大方的摆了摆手,却是不见有转的意思。

    

    妖精那叫一个郁结的想要撞墙哟。

    果然,非一般的强大!

    “二妞,你放心吧。我这个人嘞,是最有良心了。你和妖叔叔对我这么好,以后你们家的容小硬,我也一定会加倍的对他好的。这样吧,以后你要是和妖叔叔想要二人世界啊,你直接把容小硬丢给我就行了。我一定会帮你们很好的照顾着的。嗯,我怎么就这么懂事呢?嗯,真不愧是江先生和江太太的女儿。只有江先生和江太太的女儿,才能这么的懂事。哦哦。”

    “……”

    “……”

    无耻啊无耻,一只比一只无耻。

    江太太站在摩天轮下,仰头望着那足有一百米高的巨型摩天轮。胆儿战啊,肝儿颤。

    丫,这男人不会是想带她坐这摩天轮吧?

    不要了,打死不要了。

    她恐高啊,恐高。

    那一百多米高的半空中,看下来,那还不得两腿发软啊?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上去的。

    “宝贝儿,不怕。老公在,不怕。上面风景独好,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抱着老公就行了。嗯?”江先生十分有耐心的哄着自个小女人。

    “嗯!”江太太摇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我还没坐上去,就已经两腿发软了。不要了,不要了。不坐了,我心渗的慌。”

    “一会在上面有礼物给你。”继续耐着子哄着。

    “什么?”扑闪着美目一脸好奇的问道。

    勾唇神秘一笑:“一会上去了再告诉你。宝贝儿,你得相信你男人,抱着你,就不怕了。嗯?”

    江太太狠狠的一咬牙,“那,江大川,你说的。你要一直抱着我的,不可以松手的。不可以让我害怕的,我不可以让我感觉到心慌的,要不然,老婆生气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口,笑的双眸弯弯:“不放,一定抱的紧紧的,不放。走,上去。”

    “哇,江大川,我还是两腿发软。”

    “小娘,你真菜,不就是一个摩天轮嘛!”江太太的话才刚说完,熊孩子带着鄙视的声音传来,“江太太,别种蘑菇了,赶紧的跟江先生一起上了,不然和我大小刚一起鄙视你!”

    二妞半倚在妖孽上,眯眸浅笑的看着一脸纠结样的江太太,朝着她竖起一小拇指,“丁美人,姐姐鄙视你!这么点高度都不敢上!”

    “我靠!”丁美人双手一叉腰,“二妞,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有本来你也给我来坐一个啊!”

    二妞转眸向妖孽:“六大爷,不然,咱陪着那一只小白老鼠一起壮壮胆?”

    六大爷勾唇一笑,右手呈八字张开抚着自己的下巴,“得,大爷今天听娘娘的。走,坐一个。小宝贝,你是跟你家军阀呢还是跟我呢?”

    “那还用选的吗?自然是跟妖叔叔你了。”小十三点毫不犹豫的说道。

    江先生说到做到,说是抱着老婆不放,那就抱着老婆不放。

    江太太也是说到做到,说是害怕,那就是害怕。一进摩天轮座舱,那就缩在江先生的怀里,紧紧的闭着眼睛,一下都不敢睁开。

    怕啊,非一般的怕啊,不过害怕之际也没有忘记自个男人左肩带伤。紧抱他之际,半点没有碰触到他的左肩。

    座舱在慢慢升高,丁宁就那么一直闭着眼睛,窝在男人的怀里,不敢睁眼,更别提往下看了。

    见此,江川轻笑。

    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那一脸纠的紧紧的小脸:“宝贝儿,不至于吧?嗯?来,睁开眼睛看看,你一定会喜欢的,风景可好了。”

    “多高了?”没有睁眼,颤颤的问着男人。

    “不高,刚升起而止,顶多不超过十米。”

    十米?

    那应该不是很高吧?

    行,睁开眼睛看一眼。

    小心翼翼又小心翼翼的睁开一只眼睛。

    “哇,江大川,你又骗我,你又骗我!这哪里是十米啊!这分明就已经到顶了!”睁开眼睛的江太太,第一反应就是将江先生抱得更紧了。

    然后……

    双唇很快的被人攫住了,重重的吻着她,吻的她透不过气来,吻得她除了抱紧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直至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了,快要顺喘不过气来了,这才放开了她。

    再然后,男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就那么变魔术般的,一支火红色的玫瑰花就那么拿在了他的手里,举到了丁宁的面前。

    他右手紧紧的搂着她,左手拿着那一支玫瑰,站在摩天轮的最顶端,双眸柔柔的望着她:“宝贝儿,送你的。”

    丁宁傻了喂,在这一瞬间木楞楞的傻了喂,不知道做何反应了喂。甚至都不知道该去接过他递过来的玫瑰花了哎,就这么傻木木的看着他,也不记得害怕了,也没有转眸去看座舱外的风景了。反正就这么傻呆呆的,直勾勾的,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手里拿着玫瑰花,一脸柔脉脉的看着她的男人。

    他的眼神里,除了柔之外,还有抹之不去的宠溺,以及对她的怜

    “怎么了,傻了?嗯?”见着她好半晌的都没有任何反应,江川抿唇一笑,抬起左手,拇指轻轻的抚着她的脸颊,“江太太,咱可不能犯傻啊?来,给老公点反应。”

    “江大川,我喜欢死你了!死你了!”突然之间,江太太丁宁同志就这么大声的叫了出来,然后也顾不得羞啊,啊,怕啊,窘啊,矜持啊什么的。踮脚,双手捧起男人的脸颊,十分主动的在他的薄唇上印了一口,“江先生,你真是越来越来文艺细胞了,越来越有浪漫因素了。江太太表示,对于你今天的表现十二万分的满意。开心啊,开心。开心的我今天晚上都要睡不着觉了哎。江先生,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嘞?”

    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微微的仰头,笑的一脸迷离又满足的望着自个的男人。

    哦哟,这个男人哦,真是做什么事都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怎么就能想到在这摩天轮上送花给她呢?

    心里那个窃喜哟,美滋滋的冒泡了喂。已然忘记了自己还处于近百米之高的半空中,就这么眯眯眼,勾着唇,笑的一脸如阳般灿烂的望着他哦。

    男人继续一手紧紧的搂着她的腰,对于她的真告白,那叫笑的一个如沐风哟。

    “宝贝儿,现在应该做的呢,就是好好的欣赏一翻这么美的夜景。可不是任何地方都能看到的。”笑眼弯弯的看着她说道。

    “哇,确实好漂亮啊!”江太太转眸朝着座舱外望去。

    夜色斑斓,五彩缤纷,绚丽多姿。

    那一轮圆月已经升起,就挂于头顶上。放眼望去,整个t市就在眼下,灯红酒绿,五光十色,还有那如瀑般流泄而下的人工霓虹灯瀑,以及那印着五彩缤纷的灯光的通河。

    心旷神怡之际,已然忘记了自己处何境。缩在自个男人的怀里,尽的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妙。心十分舒爽又畅通,美哉乐哉,悠悠然的喜悦着。

    那一支玫瑰花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弥漫在这小小的座舱空间里,在这斑斓的夜色下,是这般的美妙而又夺目。

    座舱正在慢慢的下降,游乐场里,其他的游乐项目依然在开放着,尖叫声,欢脱声,喜悦声,声声的相杂着。

    江太太心大好,脸上还浮着一层淡淡的红晕,在这迷离而又五彩的灯光映下,更显的朦胧而又扑朔了。

    “哇咧咧,小娘,你美到了吗?美到了哇,真的美到了哇!”

    座舱落地,俩公婆刚一出座舱,江太太手里还拿着那一支江先生变魔术般变出来的玫瑰花,脸颊上的羞还没来得及散去,便是传来了小十三点诈诈呼呼又心神漾的声音。

    然后,便是见着小十三点迈着小腿跑到了江太太面前,仰头,十分八卦的继续看着两公婆说道:“哦哟,江太太,瞧把你给美的。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咱家江先生竟然还有这艺术细胞啊,竟然这么的浪漫啊!哦哟,小娘,你能告诉我,在摩天轮的顶端,你收到江先生的这一支玫瑰花时,是怎么样的心嘞?”

    “……”

    “妖孽,本宫告诉你啊!你丫的,要是不想出一个比美人家的男人还要浪漫的点子来哄本宫开心,你就自己给我兜着办!”

    江太太还没来得及出声,那边只见着妖精一个气呼呼的双手往妖孽的妖脖子上一掐,大有一副将那一只妖掐死的打算。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妖精的嘴巴里吐出来。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丫丫个呸的。

    霸王餐吃了这么久,连个漫都没有给她。

    六大爷,你好歹也给本宫那么一咻咻点,一咻咻点的希望吧。

    本宫要求那么低那么低,他大娘的,滚了这么久了,这一只妖别说一束花,就连一支花都没有送过她。

    丁美人家的解放军叔叔多好啊,多浪漫啊,竟然在摩天轮的顶端送花给自己的女人。

    哦哟,摩天轮的誓言啊,是个女人都向往的好吧。

    见着二妞这毁天灭地般的掐啊,咬牙啊,丁美人那叫一个无语问苍天啊。

    二妞,你要不要这么作啊?!

    然后,只见着那一只被二妞掐着妖脖子的妖孽,半点没有反抗的意思,就那么由着妖精掐着他的脖子,然后长臂伸又一勾,朝着妖精扬起一抹勾魂般的煽笑容,“哦哟,大点事啦。我不就是一支玫瑰花嘛,等着,大爷一会就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惊天动地。等着,原地站着,不许离开,一会就让你美的冒泡。大爷出手,就一定把他们给比下去。”

    说完,伸手那么一弹妖精那掐着他妖脖子的手。

    妖精很配合的松开了。

    然后,妖孽迈着那两条修长的大腿离开了。

    妖精一脸迷茫的看着妖孽的背影,搞不清楚了他这是要哪样了?

    就连小十三点也是瞪大了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妖孽的背影,十分期待着她家妖叔叔嘴里说的惊天动地,以及把她家江先生给比下去。

    江太太依然靠在江先生的怀里,亦是用着一脸好奇的又八卦的眼神看着一脸茫然中的二妞。

    江先生则是若无其事的搂着江太太的腰,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一分钟后,妖孽修长的影折回来了。两手空空的朝着这边走来。

    靠!

    这厮搞什么?

    妖精瞪大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自远处朝着这边走来,脸上还挂着十分自信又风騷的表

    “妖叔叔,你的惊天动地呢?”在妖孽离他们还有五米开外之距,忍不住好奇之心的小十三点首先开口了。

    妖孽勾唇一笑,朝着妖精走来,在妖精面前一步之距站立,左右手往自个裤袋里那么一伸又一掏。

    什么况?

    妖精在看到他拿在手里的那两样东西时,差点一口血从嘴里喷出来。

    我

    左手一个朝天椒,右手一棵野葱。

    然后,妖孽的脸上依然挂着那一抹妖孽独有的风騷又妖艳的微笑,朝着妖精勾勾唇,挑挑眼,扬扬眉:“小帆船,大爷很诚心的邀请你,从今天起,你就跟着大爷吃香的喝辣的。玫瑰花有什么用?能吃吗?除了有一点花香之外,都不是一个!不能吃又不能喝,那就是一摆设!大爷多有诚意啊,吃香喝辣!怎么样,是不是把他们给比下去了?他才一支,大爷两样!不管是数量还是创意,那都绝对的把他们给比下去了!”

    啊噗!

    二妞想喷他一口口水!

    你丫丫个呸的!

    吃香喝辣?!

    还真亏得你想的出来啊?

    不过,这大晚上的,他这朝天椒和野葱是从哪里来的?

    这是妖精比较想要知道的问题。

    “哈哈哈哈……”江太太终于忍不住了,搂着自个男人的脖子,笑的前仰后翻,捶顿足的毫无形像可言了。

    吃香喝辣?

    朝天椒和野葱?

    哦天!

    二妞,你家的妖孽果然是强大的,这样也行。

    “二妞,你别犹豫了,赶紧的应下了吧!吃香喝辣多好啊!朝天椒加野葱!哦哟,真的是又香又辣哦!”江太太笑的弯了腰,一手挂着江先生的脖子上,一手支着自己那微微凸起的肚子,“江先生,我果然是见识到了能者之人了。得,咱甘拜下风,果然,是惊天动地又无人能及的。行,行!二妞,我们真的自叹不如,自叹不如!那什么,你赶紧应了吧,应了你就可以吃香喝辣了!啊哈哈哈……”江太太再一次笑的倒进了江先生的怀里。

    江先生一脸淡然的朝着妖孽竖起一拇指,一搂自个老婆的腰:“宝贝儿,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对吧?就好比上次赛马,你男人放了三分水,那都能赢的轻而易举。所以说,并不是个个人都能如你男人这般的。好了,我们不打扰人家的吃香喝辣了,我们继续玩别的去。”

    “嗯嗯!”江太太直点头,“我们不打扰他们吃香喝辣,我们玩去。”边说边朝着二妞抛去一抹“姐崇拜你”的小样眼神,与江先生各自噙着异样的笑容离开。

    二妞风中凌乱中。

    “妖叔叔,妖叔叔,你好帅哟,好酷哟。”小十三点兴奋的声音拔尖拔尖的响起,“哇咧咧,好有个的点子哟,我喜欢!妖叔叔,你真不愧是我的妖叔叔!我决定了,我以后的择偶标准就一定得是你这样的,要是没有你这样的头脑,我是绝对不会要的。妖叔叔,妖叔叔,你以后一定要帮我把关的哟!”

    “……”

    “那是,必须的。放心吧,妖叔叔一定帮你把这一关把的牢牢的!”妖孽将手里的朝天椒与野葱往妖精手里一塞,十分有的对着小十三点说道,然后又长臂一伸又一勾,将个木楞犯二又癲傻的妖精往自个怀里一搂,“妖精,走,大爷带你吃香喝辣去!”

    嗷!

    妖精郁结中!

    要不要这样啊,要不要这样啊!

    果然,这是最适合这一只妖孽的!果然,这一只六大爷是不可能走美人家男人的那条线路的,就好似她杨小妞是永远不会走丁美人那样的线路是一样的。

    她与这一只六大爷,那就只适合在上博击的。

    好吧,好吧,无奈之余只能接受了。

    但是,当有一天,这一只大六爷真的做了那一番暗动时,妖精那叫被吓的一个胆战心惊哟。

    ------题外话------

    二妞,六大爷是最了解你的。

    玫瑰花真的不适合你滴,还是朝天椒比较适合你。你就好好的跟着六大爷吃香喝辣吧。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