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兴师问罪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145

    这一声唯恐天下不乱的冷嘲讽的声音正是从包美玲,也就是容妖孽的二婶嘴里吐出来的。

    当然,容家的客厅里还多了两位贵客——季敏淑与成雪。

    至于到容家的目的,可想而知了。

    容老太太此刻正一脸凌厉而又肃穆的坐在正位上,在看到容景时,眉头微微的拧了一下。然后在看到被容景搂在边的杨小妞时,眼眸里划过一抹明显的不悦之色。

    此刻,不止包美玲在,就连凌丽珂也在。不过倒是没见着容啸风,也就是容景的父亲,容管家嘴里的大爷。还有容啸云,容家二爷。

    倒是容翼城也在场。

    容翼城在看到杨小妞的那一瞬间,那双眼睛直溜溜的在妞的上打了好几个圈圈,然后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却是没有开口说话。

    “哟,季阿姨,明夫人,这什么风把你们两位大人物给吹来了?竟是不约而同的来我们容家了?”容妖孽斜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包美玲,朝着客位上的季敏淑与成雪一脸讪笑的说道,“季阿姨,该不会你又想给我介绍女朋友吧?那个,我先谢过季阿姨的好意了,我啊,很不幸的已经有月女朋友了。”

    边说边把搂在杨小妞腰上的手改为拉起她的手,朝着老太太的方向走去,“小妞,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家的家人。”

    杨小妞朝着他挑起一抹很得体的优雅浅笑。

    容妖孽一一的指着坐着的每一个人,漫不经心的说道:“,大妈。这是大哥,你见过的。诺,那是二婶。”然后视线转季敏淑和成雪,继续说道,“宁总裁的夫人和明市长的夫人,你也见过的。”说完,伸手挑了挑自己那一头飘飘然的及肩长发,很是淡然的一耸肩,“各位家人,这是我女朋友。”

    “,大妈,大哥,二婶。”杨小妞噙笑按站妖孽介绍的顺序逐一的叫唤着,最后这才转眸向季敏淑与成雪,“宁夫人,明夫人。”

    容老太太冷冷的瞟了一眼杨小妞,没有应声。倒是容翼城先出声了,“杨小姐,怎么没见你女儿?”

    “咻”的!

    随着他这一声“你女儿”三个字,容老太太凌厉的视我线如两把利刀一般的向了杨小妞。

    妞正开口说话,妖孽却是抢在了她之前一脸不以为意的朝着容翼城一笑:“小孩子怕生,所以就先不带她来了。下次有机会再带来见和大妈了。亏得大哥还记得我们家小宝贝,我们家小宝贝也说了,实着的想大哥和邱小姐。”

    “六儿,你没什么话要说吗?”容老太太一双布满皱纹的沉双眸从杨小妞的上转到容景上,冷着一张脸沉声说道。

    容景搂着杨小妞大刺刺的往沙发上一坐,倒一杯水递到她面前:“喝口水润润喉。”

    妞扬唇一笑难得客气的说道:“谢谢。”

    妖孽无视其他人,很是亲密的捏了捏她的鼻尖,“傻了,这么客气!男人给女人倒水天经地义。”说完一手把玩着她的及肩秀发,另一手撩拨自己的及肩秀发,桃花眼朝着老太太边的季敏淑与成雪望去,唇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却高深莫测的浅笑,“季阿姨,明夫人,两位想听我说什么呢?”

    “哦,”在季敏淑正开口出声之际,他又似一脸恍然大悟的一声长应,“我知道了,为了宁小姐的事是吧?哎,对了,宁小姐现在怎么样了?不过我想,既然季阿姨与明夫人这会能到我们容家来,那相信宁小姐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不然,季阿姨和明夫人怎么可能离得开呢?不过说真的,明公子对宁小姐那可真是好的没话说了,我看着都是羡慕不已啊,就那么一攀又一跃的,那手简直都快赶上专业的人士了。不带半点含糊的。哎,对了,季阿姨,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我还真是有些想不明白,不好意思啊,你知道的嘛,我这个人向来没什么脑子的,转拐抹角的事我是真想不通的。不然,我也不可能就这么无所事事了嘛,我要脑子好的话,还不早早的去公司帮忙了啊!”

    杨小妞两手捧着杯子,努力的憋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也不让自己脸上那得宜而又得体的优雅浅笑有所变化。就这么一直十分高难度的保持着自进门起就展现在脸上的笑容,半刻不曾改变。

    对于这样的主难度动作,妞绝对是一个中高手。当然,坐在她边的这只妖孽绝对是强中更有强中手。

    看,明明就十分清楚明白季敏淑与成雪的目的,可是却能表现的如此无辜又茫然,还如此可怜的表出来。这演技,绝对的实力派的哇。

    佩服,绝对的佩服。

    季敏淑眼角狠狠的一抽,抽过之后视线落在杨小妞上,冷冷的说道:“听说杨小姐在XX航空公司上班?”

    妞颔首一点头:“是的,宁夫人。上次我们公司的年会上,还很荣幸的与明夫人见过一面。哦,对了,那天宁小姐也在,我们也有一面之缘。不过很遗憾,没能见到宁夫人。”

    成雪听妞这么一说,脑子里下意识的便是浮过了江和平那一脸冷厉如猎豹般的脸。

    成雪是个聪明人,又岂会听不出来杨小妞这话中暗带着的意思呢。这不摆明了是给她一个下马威,在告诉着她,她和江和平的是认识的,更甚至者,她其实就是在用江和平的份压她。

    没

    没错,她和季敏淑之所以会到容家来兴师问罪,最大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们惹事不起丁宁。

    自那天航这公司的年会起,便是知道了丁宁的份。那是江老司令的孙媳妇,而且看样子江老司令对她十分的疼。所以,丁宁绝对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明景辉的市长,在江和平面前,那根本就不值一提。

    当然,季敏淑现在也是知道了丁宁的份了。尽管她是丁净初的女儿,季敏淑恨透了她,可是就拿丁宁现在是江司令的孙媳妇这一个份来说,那就绝对不是她能去招惹的。

    所以,两个欺善怕恶的女人那么一合计,也就选择了到容家来兴师问罪。

    沐咏恩说,她和言希一起在母婴店里挑着孕婴服,然后丁宁与这个女人还有一个孩子进来。三个人对着言希就是一通冷嘲讽。宁言一人难敌三张嘴,只能由着她们欺负了去。

    沐咏恩又说,她陪着言希从母婴店里出来的时候,看到丁宁正与明俊轩说着话,这个女人依旧还是站在一旁。

    沐哼恩还说,丁宁一个不小心自己滑倒差点摔倒,然后被容景扶住。空景抱起那孩子,那孩子二话不说甩了言希两个耳光,然后一把揪下了言希的耳环。

    沐咏恩又说,因为她晕血,所以一看到言希耳垂上流出来的血时,晕倒了。晕倒之前,依稀好像看到容景朝着言希踢了一脚,这个女人推了言希一把。

    但是因为晕倒,不太能肯定。当她醒来的时候,便是已经在商场的休息室了,而清洁阿姨告诉她,言希已经被救护车带走了。

    所以,说到底,是容景与这个女人害的言希。

    尽管丁宁和那个可恶的孩子也有推不开的责任。但是,她们很清楚,那不是她们能追究责任的人。就算再怎么样,那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只能认了。谁让人有一个司令作靠山呢。

    但是,再怎么样,这一口气怎么都无法咽下去的。不可能就这么白白的没了孩子。

    于是,两个女人一合计,便是决定将这个帐算在了容景与杨小妞的头上。

    因为成雪知道,杨小妞不过只是区区贺自立航空公司的一个小小空姐而已。而容景在容家更是一个不怎么受人待见的私生子而已。这两个人,那就绝对是她们可以拿捏得住,也可以拿来出气的主。

    于是乎,在医生说宁言希已经没有什么大碍时,两个女人便是气冲冲的来到了容家找容景算帐了。

    季敏淑自然不会明白杨小妞这话中蕴藏的意思了,于是朝着妞凉凉又冷冷森森的抿唇一笑:“遗憾倒是没有,幸好没见面。你看,我们家言希这才与你只见过两面而已,这肚子里的孩子就没有了。这会人还在医院里生死不明的躺着。容景啊,你说这你这不是往我脸上甩巴掌吗?”季敏淑转眸向容景,用着一脸幽怨的眼神直视,“我自认对你也还算不错了,言希怎么说也算得上跟你是一起长大的,你怎么就能这么忍心这般的伤害她呢?你不知道吗,我们就盼着她肚子里的孩子,俊轩有多想这个孩子吗?这下好了,孩子没了不说,这人也生死不明的躺在医院里。容景啊,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季敏淑是越说越激动了,甚至于都微微的抽咽起来,那眼眶里啊,层层叠叠的泛着眼泪,就差那么一眨眼该滚滚而落了。

    “呀,这么严重啊?”容妖孽一脸诧异的看着季敏淑,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自己那修长如钢琴师般的手指,“哎,季阿姨,既然宁小姐现在还生死不明的,那我就奇了怪了,你这个当妈的就不心急吗?不守在她的头,怎么就有心思跑到我们家来了呢?莫不成,在你心里,其实宁小姐也着实没那么重要?还是说,你觉的这到我们家跟我讨论明公子在不在乎宁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

    季敏淑被他这话顶的半句都对不上来。然后便是瞪着一双愤冲冲的眼睛盯着容景与杨小妞。

    “六儿!”容老太太一双冷厉布满皱纹的睛天凌视着容景,沉声喝着他的名字,“到底今天言希的事是否与你有关?”

    妖孽抿唇一笑:“,你这不都已经有定论了吗?怎么还问我呢?”

    “如此,那就是真的与你有关了?”老太太森森的双眸红赤赤的盯着杨小妞,大有一副拿眼神死她的意思。

    妞一脸若无其事的回视着她,似乎对于老太太的那红赤赤的眼神半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

    季敏淑与成雪从椅子上站起,朝着老太太说道:“老夫人,如此我们也就不再打扰了。相信老太太会给我们一个很满意的交待的。不好意思,言希还在医院里,我这个当妈的得去看着她,照顾她。”说完,沉沉的盯一眼容妖孽与杨小妞,与成雪一起转离开。

    “季阿姨,明夫人,慢走,不送了!”妖孽对着两人的背影漫不经心的说道,未了还加了一句,“两位请放心,等宁小姐安然醒来了,我一定亲自登门谢罪!请她原谅,季阿姨,可千万要好好的照顾着宁小姐,别再让她出现什么不该出现的况了。若不然,面子上挂不住的也不止是宁家了,还有明家。就是不知道明夫人到时会是怎么个表现呢?”

    季敏淑的子微微的僵了一下,脸上的表亦是僵成了一片,转一脸怪异的看着他,咬牙切齿:“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容景抿辰优然一笑,“你觉的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什么意思。或许就是你心里想的那意思。”

    季敏淑的脸瞬间的白了又青了,然后是紫了。再然后,直接给老太太扔了一句话:“容老夫人,看看,这就是容景的态度?把我们言希害成这个样子,竟然半点都没有悔晦的意思!容老夫人,我今天也就把话撩这了,你要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待,这件事,我是绝不会就此罢休的!宁家和明家两家是这么好欺负的吗?哼!”一个冷哼之后,转绝然离开。

    “六儿,跟我进来!”老太太朝着容景一声怒喝,从椅子上站起,朝着房间走去。

    轻轻的拍了拍杨小妞的手背,示意她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先坐会,我一会就回来。”

    杨小妞抿唇一笑:“行,去吧。不用管我。”

    揉了揉她的头顶,桃花眼朝着她抛去一个电眼,起跟着老太太进屋。

    “呵,杨小姐,你可真是好本事啊。”见着老太太与容景都已经离开了,包美玲那冷嘲讽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二婶过奖了,我的本事不大。”妞一脸无辜的看着包美玲。

    “不大?”包美似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转眸向凌丽珂,“大嫂,听听,听听。就这样还说本事不大呢!这要怎么样的,才算是本事大了呢?翼城,你说呢?”

    双眸正一眨不眨的盯着杨小妞看的起劲的容翼城诈听得包美这么一说,一时之间竟是没能反应过来,一脸茫然的问道:“二婶,你说什么?”

    “嗤,”包美玲轻笑出声,一双眼珠子转了转,朝着凌丽珂半认真又半玩笑的说道,“大嫂,看来杨小姐还有其他的本事呢。哎,杨小姐,你父母是做什么呢?”

    “怎么,二婶这是打算想跟我父母见个面?”杨小妞依旧微笑着,却是不答反问。

    “见面?呵!”包美玲又是一声轻笑,“见面,那也轮不到我不是!我只是二婶而已,你不是容景的女朋友吗?容景可不是我儿子,我可没这个做主的资格。”

    言下之意,那便是指向了凌丽珂。

    “美玲,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凌丽珂凌厉的盯她一眼。

    包美玲却是不以为意的抿了抿唇,“那可不一定!得了,这也没我什么事了,反正再怎么样也轮不到我来心。我啊,管好自己的男人和儿女就行了。至于大哥和翼城,那自然还是大嫂的事了。哦,当然,容景的事,也得由大嫂来管。谁让你是他大妈呢?杨小姐,你慢坐着,容景不在,也还是可以和你大妈或者翼城聊聊的。反正都是一家人,不用太客气与见外的。”说完,再次朝着容翼城投去一抹意味深长的眼神,唇角勾着浅笑,从沙发上站起,一脸暗淡不明的离开了。

    包美玲一脸怪异的离开了,离开之际还朝着杨小妞投来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杨小姐……”

    “六儿,你可想好了,你真这么决定了!”容翼城正开口打算跟杨小妞说什么,只见容景怒气冲冲的打开了房门,朝着这边走来。脸上的表十分的不悦,甚至可以说带着一抹骇人的肃然。

    后,传来老太太沉厉的声音,带着浅浅的愤意与威胁之色。

    容景止步转,一脸淡然的看着站在他后三步之距的老太太,扬起一抹冷笑:“,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选吗?”

    “六儿!”老太太没想到这个向来对她言听计从,在她面前永远都是一副卑躬屈膝的孙子,在这一刻,竟然会反抗她的话不说,摔门而出不说,还对她如此无礼。这让老太太一时之间是绝对的无法接受的。

    于是,老太太将这一切怒意全都归集到了杨小妞的上。这个女人,竟然这般的带坏她的孙子。

    尽管老太太对容景的态度也着实算不上是太好,自然很多原因是出自于他的出,还有他的母亲。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些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个孙子对她的言听计从,与卑躬屈膝。就好似一个高高在上的主子,习惯了一个没有主见的仆人对她的服侍,可是突然之间这个没有任何主见的仆人却是有了自己的见解不说,还与他对着干。这是换了谁都无法接受的事。老太太亦是这般。

    她已经习惯了容景在她面前没有自我的俯首作低,又怎么可能接受他突如其来了反抗呢!

    狠狠的剐视一眼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杨小妞,老太太一脸鸷的双眸转过直直的盯视着容景:“六儿,你真这么决定?!你可想好了!你做这个决定得到的是什么?失去的又是什么!”

    容景一脸不以为意的抿唇一笑,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失去什么不知道,但是得到什么我就一清二楚!”

    “好,很好!”老太太连说两个好,老练精明的双眸直直的裹视着容景,然后扫一眼依然坐在沙发上,依然挂着优雅得体浅笑的杨小妞,然后再次对视上容景,“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尊重你的决定!你也不小了,自己的事也该是时候自己解决了。如此,言希的事也无须我出面替你摆平了。六儿,你可想好了!你要女人,还是要这个家,你自己决定吧!但是,有一点,在这里把话说清楚了,你若是今天选择走出这个家门,那么从今往后,你可就不再是我容家的人了。不管发生任何事,都与我容家没有关系!六儿,你自己决定!”

    老太太一脸威胁般的看着容景,因为她相信,就容景这样的是绝离不开容家的佑护了。离了容家,他一个无所事事,没有任何金钱来源的人,如果生活?所以,老太太断定,容景是绝不会傻到要女人而不钱的。

    “六儿,别说没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选择放弃的,那么你就别回来求我!”老太太一脸高傲而又凌绝的看着容景。

    然而,却是不想容景勾唇一笑,朝着老太太无所谓的一笑:“如此,那就多谢容太太这些年来的关照了。妖精,走,我们回家!”右手往妖精腰上一搂,一个转,毫不犹豫的朝着大门走去。

    “容景,这是要去哪?”刚走至门口处,便是与回来的容啸风遇了个正着,“回来的正好,你告诉我,宁家的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不是你把宁言希给推下扶梯的?还有,这女人是谁?你就不能给我安生点,别净给我惹事些事回来?一天到晚的无所事事也就算了,把自己打扮的不伦不类也就算了,无所事事在外面跟什么人混着我也就不管了。反正我也没指望你给我有多争气,我就当是多养了一个闲人了。你说你这次竟然给我惹这么大个麻烦回来,你……”

    “容大爷,你说完了吗?”容景一脸绝凌的打断了容啸风的话,双眸无的直视着他,唇角压着一抹抑怒的冷笑,“我就奇怪了,既然我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你把我带回来做什么?你他妈家里有老婆孩子的男人,在外面胡搞乱搞什么?啊!你没本事给人家一个交待,你他妈就别搞人家的肚子啊!你有本事搞大人家的肚了,你他妈就别在这里跟我唧歪!”

    妖孽是真的火了,这些年来的隐忍,似乎在这一刻全都爆发了出来。

    这个男人,这个招惹了他母亲,却又害了他母亲一辈子,让她恨了一辈子的男人,从来都没有对他尽管一天父亲责任的男人,却真真实实的就是他的父亲。

    可是,却从来没有瞧得起过他。

    妖孽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如表面上那般万具巨能忍的人,这么多年来,所有的事全部都积压在他的心里,是个人他都会爆发的那一刻。而这一刻,便是妖孽爆发的这一刻。

    这一刻,不止容啸风怔住了,就连容老太太也慑住了,凌丽珂与容翼城母子俩更是一副完全不可置信的看着妖孽,就好似完全不认识他一般。

    要他们眼里,妖孽向来是一个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软柿子,在这个家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将他踩在脚底下。谁让他只是一个没人看得起的私生子,谁让他没有一本事,就空有一副臭皮囊,而且还把自己打扮的不男不女的。

    可是现在,他不止对老太太不再唯唯诺诺,言听计从了,甚至还这么大声的对容大爷说道。正确来说,不是说话而是怒吼。

    就连妖精,在这一瞬间眼眸里不止划过了一抹错愕,更带着一丝心疼。

    是的,她心疼这个男人,心疼自己的男人。这个表面上装的什么事也没有的男人,这个任何时候都好脾气的男人,这个在她面前几乎没有任何缺点,于她来说几乎无所不能的男人。其实他的心底藏着无数的心事,无数的痛楚。只是他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而已。

    一声“容大爷”拉远了父子俩之间的距离,也拉回了容啸风脑子里某一些压缩过的思绪,然后只见他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十分复杂的表,似乎还隐隐的透着一丝苦涩。

    “我……”容啸风突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说了一个“我”字之后,舌头竟然打结了,就那么一双眼睛含着很是复杂的神色看着不一脸不以为意扫视着他的容景。

    “容大爷在没有其他的事,那恕我不奉陪了!”妖孽脸上的怒气就在这么一瞬间敛去,重新换回了一惯来的若无其事与漫不经心,朝着容啸风不以为意的瞟了一眼,再次搂过妖孽,在她耳边说了句,“走,回家。”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迈着大步离开。

    “容景,我……”直至世爵c8驶出别墅大门,容啸风才回过神来,朝着世爵c8轻声的叫唤着,可是他要叫唤的那人却是根本就没有听到,甚至其实根本就毫不在意。

    车子依旧还是侯晔开的,稳稳当当的驶在路上。妖精与妖孽坐在后车座上,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妖孽脸上已经完全恢复到了之前那般的若无其事,依旧唇角噙着浅笑,桃花眼微微的上挑,双手搁在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叩着自己的膝盖。一派悠然,随心所的样子。

    杨小妞没有说话,微微的侧头,美丽的媚眸就这么一直盯着那张精致的跟个神雕一般的脸颊,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却是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就这么怔怔的傻傻的看着他。

    “妖精,傻了!”见此,妖孽抬手在她的后脑勺上轻轻的一扣,继续用着六大爷惯有的语气调侃着她,“没看过你男人长的帅的样子吗?傻了巴叽的看成这个样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妖精很是配合着六大爷的痞子样,抿唇勾眼,扬起一抹及具惑力却又带着浓浓膜拜之色的眼神,悠悠的说道:“大爷,你说你怎么就长的这么有个呢?奴家的眼睛都移不开了,怎么办?”

    “嗤,”传来一声轻笑,是从前面驾驶座上的仔爷发出来,仔爷一脸无辜又无奈的看一眼后视镜,“我说,六爷,六,你俩能顾顾我这个孤家寡人吗?能不能别老在我面前大秀恩,而且还是无下限的那一种恩,这不是在刺激我么?”

    六大爷伸手抚着自己的下巴,桃花眼斜斜的挑视着前面的马夫仔爷,唇角一勾,“也是,怎么就给忘记了,这车子里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呢!得,小鸡仔,车子靠边停。”

    “干嘛?”仔爷一脸“肯定没好事”的看着他。

    “为了照顾你这个孤家裹人,不刺激你,大爷我很好心的决定,让你耳根子清静。靠边停下,然后下车。”六爷一脸“爷很大方,很为替你着想”的看着前面的仔爷。

    “啊!”仔爷一声惊叫,“六爷,不是吧!你让我在这里下车?六爷,不带你这么玩人的!这里下车,那我怎么回家?”

    “那是你的事,爷管不着!”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通通的毛爷爷,很大方的往仔面怀里一塞,“那,别说爷没有照顾你,打车费,爷给你出了。现在,你可以下车了。”

    边说边替仔爷打开车门,一副“恭请下车”的意思,半点不带含量糊的。

    仔爷咬牙,手里紧紧的拽着那边六爷大发善心塞给他的打车费,愤愤然的下车。

    然后……

    “妖精,坐前面来。大爷带你吃香喝辣去。”

    再然后……

    妖精移驾前面。

    再再然后……

    车子当着仔爷的面扬长而去,留给他一管尾汽。

    “嗷!嗷!嗷!欺负人,太欺负人了!怎么能这么欺负人!”仔爷抱着那张毛爷爷嗷嗷大叫。

    半小时后

    妖巢

    “妖精,大爷要钻洞!”车子刚一停下,妖孽直接将妖精一个扑倒,按在车椅上,火急火燎又万分急切的说着粗重的话。

    妖精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是被他压下了上,那张妖唇更是攫住了她的双唇,急切而又火的啃咬着,蹂躏着,吞噬着。两手妖手亦是没有半刻的停歇,在她的上撩拨着,逗抚着,从上到下,没有一处放过的。

    裙子被撩了,内裤被扒了,豆腐被吃光光了。

    然后,怒发冲冠的小妖孽毫不犹豫的钻进去了。

    “靠!”

    妖精怒!

    妖孽,你丫果然是个食动物,而且还是行动派的!丫,都已经到家门口了,竟然还给本宫玩把车震。

    得,看在你今天精神欠佳的份上,本宫让着你,由着你。

    下次,看本宫怎么收拾你。

    丫,给本宫等着。收不了你,本宫就不叫杨小妞,就跟你姓了。

    ……

    江纳海与文静带着丁宁去了一趟军总医院做了一个全面的查检,确定丁宁与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有事后,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然后便是给丁宁建了一个孕检档案,以后定期都来军总产检。

    做完一切检查时,回到军区大院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四点了。

    一回家,水清秀和曾妈对又是好一翻的心疼的细问。当然,一进门,曾妈便是给端了一碗鸡汤给她。

    折腾了一天,肯定饿的不行了。

    心疼啊,着实的心疼啊。

    其实早在江小柔给江纳海打电话的时候,江和平和水清秀也是要跟着一起去的。

    格老子的,哪个不要命的王八糕子,敢动他们家的宝贝金蛋!

    不过,被江纳海和文静给劝住了。不管怎么说,江和平和水清秀都上了年纪了,经不起这么折腾的。而且两人一再的保证,一定不会让宝贝金蛋有事,这才悻悻然的作罢。不过就一整个下午,都叨念站,心吊站。直至丁宁回家,看到没有任何损失的她,老两口这才安下了来心。

    折腾了一天,喝了一碗鸡汤后,又吃了好大一块鸡排后,便是被人催着上楼回屋休息睡觉去了。

    “江纳海,你给老子说说,到底是哪个王八糕子,竟然敢动老子的宝贝金蛋!”江和平沉着一张脸,怒气沉沉的问着江纳海,“格老子的,老子家的宝贝孙媳妇,都是疼在手心里的,他个王八糕子,竟然敢对老子的宝贝孙孩子下手!气死老子了!”

    “太爷爷,太爷爷,我说,我说!我是最有发言权的,你问爷爷还不如问我呢!我可是最清楚事始末的人了。”熊孩子举手,作一副好学生样子的说道。

    “说!”江和平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

    江小柔:“事是这样的……”

    如此这般又这般如此的将事说了一遍,当然免不了加油添醋了一番。谁让这是她熊孩子的本事呢?

    于是乎,江和平怒了。

    “做的好,小柔,不愧是我江和平的大曾孙子。”江和平直把江小柔给夸了一翻。

    “谢谢首长同志,江小柔同志表示,一定会继续再接再励,绝不给组织丢脸,绝不给首长同志丢脸。敢犯我小娘者——死!”熊孩子边说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江纳海,这事就交给你去做了。我江家的宝贝金蛋,格老子的也敢动!”江和平吹胡子瞪眼的朝着江纳海说道。

    “知道了,爸。大海有数了。行了,别气了,子要紧。还好宁宁没事,也幸好有容家那小子在。”文静安慰着江和平。

    “嗯,还算是个有血的人!老子给他记一功,江纳海,你给老子记住了,下次人有什么事,你也得全力的帮着。”

    “知道了,爸。”

    ……

    洗浴过后,丁宁坐在大上,靠着背,脑子里却是一直浮现着一是血的宁言希。

    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反正就是心很是复杂。或许是自己怀孕的原因吧,不管怎么说,肚子里的孩子总是无辜的。尽管是宁言希自己自作自受,但是,心底里那一抹不明的绪却是影响着她的心

    总觉的心里闷闷的,很是不好受。

    双手下意识的抚上了自己的肚子。说实在的,今天如果不是容景,她真的不敢想像,结果会是怎么样的。

    宁言希,你到底得有多不讲理啊!

    这样的事也做得出来?

    这一刻,丁宁决定,以后一定与那两只货保持百米以上的距离。那两人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完全就是思想极度偏激的货。

    放在头柜上的手机响起。

    伸手拿过,江先生来电。

    “大川。”

    “宝贝儿,睡了吗?”耳边传来男人熟悉的声音,带着丝丝隐隐的担忧之色还有浓浓的关

    “躺在上,还没睡。你现在有空了?”听着他的声音,让她心底那一抹隐隐不安的绪松下了不少。

    “是不是还在想今天白天的事?嗯?”似乎总是能明白她的想法一般。

    “嗯,”丁宁点头。

    “宝贝儿,对不起啊。”突然之间,男人用着一抹很是沉重的声音向她道着谦,“有事,我不能第一时间陪在你边。宝贝儿,怪我吗?”

    “没有,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丁宁一副轻松的说道,“别傻了,又不关你的事。别往心里去了,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你安心的工作,别担心我。我一切都很好,别为我分心了。我等和大小刚一起在家等你回来。”

    “宝贝儿,你真好。”这句话,江川说的很是认真,半点没有他惯有的流氓气,“早点睡,别多想了,不管她的孩子能不能留下,那都不是你的错。听话,别多想,你要保持愉悦的心,咱大小刚才会长的快。嗯?”

    “嗯,知道了。你也别总是担心着我,在外面要多顾着自己,别累着了。”

    “宝贝儿真好,亲一个,老公回来再好好的疼你。早点睡,我这边还有点事,处理完了,就回来。”隔着手机“啵”了一个,说着窝心的话。

    “嗯,那自己多注意着体。不打扰你做事了,我挂了。”

    “好,挂了。宝贝儿,回亲一个呗。”丁宁正挂电话,属于流氓先生惯有的流氓语气再次传来,“摸不着,吃不到,给个吻,让我安安心,嗯?”

    “讨厌!”丁宁一声嗔,不过却也是很听话的隔着电话亲了一个,这才让电话那头的男人神清气爽的浅笑着挂了电话。

    “小娘,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刚挂了电话,门被人推开,穿着睡衣的江小柔站在门口处。

    ------题外话------

    这章写的很是不顺啊,写了删,删了写。写了整整一天。

    嗯,妖孽发飚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