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钻钻洞,翻翻炒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长官,妻成,129钻钻洞,翻翻炒

    129

    杨小妞躺在自己那张柔软的大尸。ai悫鹉琻四仰八叉,豪无淑女形像可言。

    上仅着一件熏衣草色的bra以及一条同样色系的小内。垂肩的长发散落在白色的单上,明丽的美目,如白天鹅般漂亮的脖颈,精致人的锁骨,随着呼吸此起此伏的完美标准的36c,平滑没有一丝赘感小腹,修长的美腿,一双精致的37码小脚。

    靠!

    绝对秀色可餐的尤物,而且还是令人血膨胀的绝色尤物。丫,怪不得把那一只妖孽给拽的牢牢的。

    若是,这会,这货能摆出一个十分淑女的动作,丫肯定更加的想让人扑了吃完。

    美丽的双眸瞪的大大的,直勾勾的盯着白色的天花板,脑子快速的转动着,想着一会该穿什么衣服?丫,贺自立那厮到底要带她去参加什么晚宴?

    你的二姨姥姥的!

    贺自立那厮一定是脑子抽了,为了她家丁美人,竟然再次找上她。

    嗷!

    妖精飚怒中。

    靠!

    你丫,有本事直接朝丁美人去嘛,干嘛一次两次的拿老娘我来充角色啊!莫不成,今天这个晚宴,丁美人也会去参加?

    嗷,憋屈,实在是憋屈!

    得,为了美人,只能两肋插刀了!

    靠,美人家的解放军叔叔,你家女人能有我老娘我这么一个两肋插刀的朋友,真是几世修来的福了。丫,你必须得给我记着了老娘的这份,下次要是我家妖孽有什么用得着你出手相助的时候,你也必须得两肋插刀。谁让你有一个这么牛轰轰的家世。

    嗯,妖孽,你看,本宫对你够好了吧!这是绝对的在替你铺一条康庄大道。你丫要是不记得本宫的好,敢给本宫三七胡来,本宫切了你!

    呃,不行,切了,我的福没了。还是不能切的!

    妖精,你完蛋鸟,你彻底的被妖孽给收服了。

    四仰八叉的躺着,然后一个翻滚,着三点式出房间。看着这冷清清的屋子,杨小妞悲凉悲凉啊。

    嗷,杯具!

    这么大个家,怎么就只剩她一个人了呢?

    丁美人踏上已婚妇女之路了,就连大侠也踏上已婚妇女之路了。

    嗷,她却还在原地踏步?

    这是为哪般啊?!

    话说,那一只妖孽怎么就没有半点的动作呢?

    然后,杨小妞歪头,手指轻轻的挠着自己的唇角,很努力又认真的想着。要是哪一天,那一只妖孽突然之间押着她去民政局,她会是什么反应?

    反应一,她双手往自个腰上一叉,一脸母夜叉般的怒视着妖孽:靠,妖孽,你抽了?你脑子被水泡了?结婚?你吃错药了吧?本宫是那种会踏上妇女行例的人么?

    反应二,她扬起一抹风华绝代的勾人笑容,朝着妖孽勾勾手指头,然后无比风的双手往他的脖子上一攀,吐气如兰:六爷,六大爷,奴家从今往后就是你的人了,你可得要对奴家好的。不许欺负奴家,奴家这辈子都跟定你了。

    反应三,直接一把揪起妖孽的衣领,笑的一脸明:想要本宫下嫁啊?行啊,给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版求婚,本宫立马二话不说下嫁。

    反应四,右手往他面前一摊:全部财产全部上充,老娘考虑中。

    反应五:……

    反应六:……

    杨小妞抽搐中,神经纷乱中。然后,纠结着,到底美人和大侠家的男人是怎么把那两只拿下的?然后突然之间又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听说,好像,据说,美人家和双侠家是对门对面啊。军区大院离的不远,市区的屋子又是对门对面,那岂不是她一孤零零的一人落单?

    靠!

    怎么可以?必须,绝对要让那只妖孽也在美人和大侠家住的那幢里买下一户不可,而且还必须是同一幢,同一楼的。她是能

    被人抛弃的主吗?

    不是!

    门铃响起。

    下意识的,杨小妞便是朝着门走去,然后突然之间意识到,她上此刻仅着三点式。

    丫,脑子抽风了吧?这个样子去开门?被那只妖孽知道了,非得霹了你不可!

    该不会是贺自立吧?

    想想,头痛。

    门铃继续响着。

    杨小妞以最快的速度进自己的房间,从柜子里扯出一条裙子,再以最快的速度上。这才出房间,朝着玄关走去开门。

    呃……

    门外,倚门而立笑的一脸风的男人除了那一只妖孽还能有谁?

    “妖精,在里面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妖孽桃花眼瞟着妖精,唇角勾着浅笑,迷而又犯

    “发加发浪,怎么样?你有意见?”妖精笑的一脸风万万千,边说还边朝着妖孽勾一抹媚眼,扭一下她的蛮腰,**的引

    

    勾人的妖精!

    妖孽窃喜。然后毫不客气的迈门而进,“呯”下的踢上门,在妖精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妖孽长臂一伸又一捞,直接将发浪中的尤物给捞进了自己的怀里,“妖精,发和发浪是需要人配合了。大爷今天心好,不计成本的配合你的发与发浪。来,咱钻妖洞去。”

    妖精在他的怀里暗扭两下,双手推拒却又半迎着,将那拒还迎做到十分的到位。媚眼弯弯,朱唇漾漾,手指勾起妖孽的下巴,吐气如兰又惑力十足:“六爷,想钻洞?”

    “废话!大爷两天没钻了!能不想!”六爷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她……的两座妖山。

    “靠!六大爷,你确定你没记错?你确定是两天没钻吗?你昨天才钻过好不好!”妖精伸手掐着他的妖脖子,当然,绝对没有用力的。

    六爷一手搂着妖精,一手抚着自己的一巴,笑的一脸妖孽:“大爷说两天就是两天,你不知道大爷的一天是以十二小时计的吗?”

    妖精一脸黑线中。

    “六大爷,本宫好像没告诉过你这个地址,你是怎么找到的?”妖精两腿盘着妖孽,双手攀着妖孽,两眼迷离的望着妖孽。总之,就是这会已经离不开妖孽了。

    六大爷狠狠的在她的唇上啃咬一翻,笑的一脸得瑟,然后垂眸往妖洞处斜了一眼,意犹味尽:“妖洞里有大爷的妖气,本爷是闻着妖气寻来的!你上已经沾了爷的妖气了,这辈子都逃不出爷的妖掌!”

    “哟嗬,六爷,好大的口气哟!本宫以为是本宫的妖洞把你给牢了,让你这辈子都跳不出妖洞了。”妖精眉眼弯弯的勾着妖孽。

    妖孽桃花眼一挑,手指一掂,笑的妖气十足:“那你可记得的牢一点,千万别掉出来了。要是掉了,大爷可不负责的!”

    “靠!你敢!掉出来了,你要是敢去找别的洞钻,本宫一定先切了你,烘干了,磨成粉,在十万高空中撒下。丫,让它这辈子都找不着家!”妖精磨牙攉攉的威肋着妖孽。

    “那就给爷兜牢了!走,钻洞去!”

    柔软的大传来一阵巨烈的大动作。

    一个小时后

    钻完洞的妖孽神清气爽的从妖精的房间里出来,怀里还搂着一脸靡足灿烂的妖精。两人衣着整齐却嘴角含,眼角勾丝,四溢。

    “去哪?”妖精一脸不解的问着妖孽。

    妖孽桃花一挑,手指划过妖精那精致的脸颊,笑的一脸风:“放心,这么人的妖精,大爷舍不得卖了你的!”

    “靠!你要是敢卖了本宫,本宫一定先把你卖了!”

    “小帆船,爷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那最好了!”小帆船抿唇浅笑。

    穿戴整齐,两个出门进电梯。被妖孽狠狠的钻了一翻洞的杨小妞,完全的忘记了,答过了贺自立的事

    一出电梯门,走出大门,贺自立的玛莎

    拉蒂正好在两人面前停下。贺自立下车,眯眸看着那勾肩搭背的两人。

    杨小妞在看到贺自立的这一会,才是想起答应他今天晚上陪他去晚宴的事

    “杨小姐,这时间算的正好。上车吧。”贺自立十分绅士的替杨小妞打开副驾驶座的门。

    杨小妞正要开口说话,整个人被妖孽紧紧的搂着,不让她离开他的怀抱。

    “不好意思,贺总,我的女人不外借。”容六爷笑的一脸优雅的看着贺自立,“你如果缺女伴的话,那只能另找了。”

    “容六少爷就这么肯定,杨小姐不会上我的车?”贺自立似笑非笑的看着容六爷。

    今天的妖孽依旧没的长发飘飘,而是精致的短发,一米白色的休闲服,更是衬托了他浑上下的妖气,再加上他脸上扬着的那一抹优雅的浅笑。此刻的妖孽绝对的与贺自立形成了完美的对峙。

    一刚一柔,一一阳,一痞一绅,一妖娆一正义。绝对的是一道独一无二的风景,而且还是晃刺了人眼球的绝美风景。可惜,在妖精的眼里,那就只看到了妖孽,似乎并没有看到贺自立。

    妖孽并没说话,只是转眸用着撩般的桃花眼勾了眼妖精。然后妖精心领神会的抿唇一笑,拍了拍那只扣在她腰间的妖手,妖手十分配合的松开。

    杨小妞面带微笑,向前迈一步,得体又得宜的看着贺自立:“贺总,说真心话,我觉的高经理更适合当你的女伴。所以……”

    没再继续往下说,只是噙着一抹浅笑,双眸弯弯的看着贺自立。

    贺自立勾唇笑了笑,然后深邃的眼眸弯了弯,依旧笑的十分绅士的看着杨小妞,不咸不淡的说道:“杨小姐,不知如果我以公司领导的份,要求你务必跟我一起出席呢?”

    杨小妞长舒一口气,轻叹一声,继续含量笑的看着他:“贺总,这么说吧。被人当跳板的感觉,我很不喜欢。你已经把我当过一次跳板了,所以这一次,我不想再让自己当你的那块跳板。再说了,贺总,难道你没发现,就算有我这块跳板垫着,似乎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大的作用。”

    “跳板?”贺自立倚靠车,双臂环,似笑非笑的看着杨小妞,“杨小姐这两个字形像的真是十分的贴切。不过我倒是觉的你这块跳板十分符合我的要求,我很想继续垫着它来跳,那怎么办?”

    杨小妞一耸肩:“贺总,说句实话。就算我这样的两块跳板让你垫着,你也够不着她,超不过他。所以,贺总,赎我有心无力了。再更况,你知道的,我一定是站在另一边的,就算你是公司的领导,我也不可能站在你这边。所以,贺总,你真的不必白费心机了。没用的。”

    “啪,啪,啪!”贺自立拍手,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看着杨小妞的眼神也越来越深,然后转眸看向妖孽,“容六少爷,不知容老太太是否知道你与杨小姐的事?”

    六少爷抿唇浅笑:“贺总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替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的。我一定会十分感谢贺总的好意。”

    贺自立摊手:“看来六少爷对贺某略有误会。”

    六爷伸手将妖精拉回自己边,笑的一脸高深莫测:“误会谈不上,我和贺总也就几面之缘而已。只要贺总不惦着我的女人,我就感激万千了!”

    “那可说不定,像杨小姐这么漂亮的女人,我若说惦记,相信六少爷也不会相信的。”贺自立双眸挑衅的直视着容六爷,然后转眸直勾勾的盯着杨小妞,话说的十分的明白。

    本以为容六爷会发怒的,却是不想他只是抿唇一笑,朝着贺自立不冷不的丢了一句:“那就多谢贺总惦记了,这说明我的女人有魅力。不打扰贺总忙事了,我们先走了!你可以继续惦着的,我真的不介意的。反正我的女人也不会少斤。”边说边已经搂着杨小妞朝着自己那辆包的世爵c8走去,“走,跟着大爷吃香喝辣去。”

    车子启动,离开,直接无视贺自立的存在。

    看着世爵c8远离,贺自立的唇角弯起来抹意味深长的弧度,双眸微微的眯起,深不见底。

    ……

    “夫人,小姐,请下车。”

    车子停下,阿忠打开车门,微躬着子,很是恭敬的请着丁净初与丁宁下车。

    丁宁没有说话,在车门打开的那一刻,默默的下车。站在车旁,静静的环视一圈。

    别墅,大院,装修十分精致优雅,尽管还没有进别墅,但是仅院中的一切,就足以说明,很有钱。

    江家虽然也十分有钱,但是却一直很低调。再加之是住在军区大院,所以里面的装修其实都是朴素又从简的,基本上都是按着江和平与水清秀的好来的。市区她与江川的小家,装修的也不是很豪华,但却不失温馨。

    这幢别墅尽管装修的不是富丽堂煌,但是丁宁看得出来,每一寸每一方,会都是价值不菲的。

    没有过多的感觉,环视一圈便是收回了自己了视线,站在车旁,静静的静静的,什么话也不说,也没去看丁净初。

    “宁宝,进屋。”丁净初轻轻的唤着丁宁,看着她的目光很是柔和,又透着隐隐的内疚与歉意。

    丁宁还是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跟着她进屋。

    与她想像的一般,别墅内装修的很精致,很高雅上档次,十分的有品味,是丁净初和她都喜欢的风格。可惜,她却什么感也说不出来,本就沉的很低的心再一次的往下沉了一寸。如杏般的眸子往下垂着,不想去看屋子内的装修也不去看丁净初。

    “小姐,喝茶。”阿忠端了一杯花茶送于丁宁。

    “谢谢。”丁宁双手接过杯子,却并没有要喝的意思,只是双手握着杯子,站于原地。

    对于丁宁的疏远,丁宁净很是无奈的看着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微敛着双眸,静静的望着自己的女儿。

    过了好一会,阿忠又朝着两人走了过来,很是恭敬的朝着二人说道:“夫人,小姐,晚饭准备好了,可以开饭了。”

    丁净初点了点头,“嗯,知道了。那你先回吧,我想和宁宝单独单一会。”

    “好的。”阿忠点头,转离开。

    “宁宝,陪妈吃顿饭。”丁净初慈笑着伸手去拉丁宁,却是不想丁宁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她的碰触。

    丁净初很是失落的看着丁宁,眼眸里划过一抹淡淡的忧伤。她的右手停在了丁宁面前,有些进退不是的感觉。三秒钟后,丁净初扬起一抹牵强的浅笑,“我的宁宝长大了,不习惯妈妈的牵手了。行,那就不牵手了,我们吃饭。”说完,朝着丁宁又是弯唇一笑,朝着餐桌走去,然后替她拉开一张椅子,“宁宝,坐。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妈妈今天特地为你准备的。”

    将手里的杯子往餐桌一上放,在丁净初替她拉开的那把椅子上坐下,看着桌子上摆着的那些菜肴,丁宁心十分的复杂。

    是,桌上的每一道菜全部都是她喜欢吃的。但是,却没有一道有她想要的那种感觉。

    “谢谢。”抬眸朝着丁净初露出一抹很是客气又很有礼貌的微笑,不是母女间的那种亲密无间的笑容,而是很疏离的道谢。

    丁净初的心在一寸一寸的往下掉,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副与自己保持着距离的疏离样子,心里很是复杂又难过。到底她当年的做法是对是错?到底,她今天的做法又是对是错?

    “宁宝,你……怪我吗?”一边夹着丁宁喜欢的菜往她面前的碗里放着,一边抬眸细细的看着丁宁,微有些顿色的问着。看着丁宁的眼眸里有一抹自责,也有一抹后悔的神色,“这十五年来,你……过的好吗?”

    丁宁浅笑,笑的一脸悠然,笑的没有任何表,点头:“好的。没有怪过你,我能理解的。”

    “这十五年来,我没有尽过一点当妈的责任,就算你要怪我,也是应该的。我可以接受的。”丁净初放下手里的筷子,略有些苦涩的看着丁宁。

    丁宁摇头,很干脆的摇头:“真的没有,我现在过的真的好的,也很开心。你别往心里去,你没有做错,也不用自责的。”

    “宁宝,你……”微有些湿润的双眸静静的望着丁宁,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后长深一口气,一脸失落的说道,“我宁愿你怪我。”

    丁宁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默默的坐着,也没有拿起筷子打算吃饭的意思。

    见此,丁净初扬唇一笑,重新拿起筷子,又夹了不少的菜放进丁宁的碗子,“来,多吃点。这些都是你小时候喜

    欢吃的。”

    “谢谢。”

    再一次很是客气的道谢着,拿起筷子,默不吭声的吃起。只是却是吃的那么的沉重,见着丁净初没有动筷的意思,朝着她扬唇一笑,很是平静的说道:“你也吃吧。”

    “好,好。”丁净初很是优雅的笑着,柔和的目光一直盯着丁宁。

    “宁宝,你……没有话要问我吗?”安静了好一会后,丁净初问着丁宁。

    丁宁摇头,笑的一脸淡然而又自然,“没有。”然后继续默默的吃饭,没有打算再继续说话的意思。

    丁净初深吸一口气,想说什么,却是在看到丁宁的这个表后,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宁宝,如果有得选择,我一定不会那么做的。我也是迫于无奈了,你心里一定怨恨着我吧?

    一顿饭,丁宁基本上不出声,只是一直端着碗,默默的吃着,但是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味道,很是机械的嚼着,吞着,咽着,只是为了吃而吃。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明明,她一直都很希望丁净初回来找她的,明明这些年来,她一直告诉着自己,她一定是有苦衷才会当年把她交给宁振锋的。明明,她告诉自己,一定要等着她回来找自己的。明明,她就一直很希望见到她的。十五年来,她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个念头。可是,为什么,这一刻,她站在自己面前了,她却心这般的复杂了呢?

    为什么,就连一声“妈”也喊不出口了呢?

    丁宁现在的心很复杂,可谓是酸甜苦辣咸一应具全了。

    她是很期待丁净初回来找她,可是,却没想到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现在的丁宁净,很有钱。她脸上的笑容依旧还是十五年前那个搂着她,喊着她“宁宝”的笑容,可是她却总是觉的这一份笑容里少了点什么。至于少了什么,她也说不出来。只是,在潜意识里,她却是突然之间无法与她亲近起来了。

    丁宁不说话,丁净初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默默无声的吃着饭。

    于是,整个别墅内,静静悄悄的,除了两个的呼吸声,以及丁宁那轻轻的咀嚼声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

    ……

    “宝贝儿,你男人回来了。”江川开门进屋,站于玄关处一边换着鞋子,一边痞痞的朝着厨房的方向喊着,“我的翻炒准备好了么?”

    没有声音回答他。

    抿唇浅笑,如旋涡般深邃的双眸微微的一眯,换好拖鞋朝着厨房走去。

    “宝贝儿……”

    厨房里没人,空空的,就连一点菜的影子也没看到。

    又朝着卧室走去,依旧还是没人。

    然后,江川似乎想到了什么,刚他停车的时候,好像没看到她的车子。这会厨房里没人又没菜的影子,那也就是说她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

    这都快七点了,怎么还没回来?

    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她的电话。

    丁宁这会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包里的手机响起,放下筷子,朝着丁净初扬起一抹歉意的微笑。

    “接去吧。”丁净初一直微笑着看着她。

    起,走至放包处的沙发边上,从包里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江先生。

    丁宁懊恼,忘记给他打个电话了。

    “喂……”

    “宝贝儿,在哪,怎么没在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耳边传来江川有些急切的声音。

    “我现在有点事,对不起啊,忘记给你打电话了。”有些歉意的跟他说道,“晚饭你自己解决一下,我回来再跟你说。”

    她的声音显的很沉重,江川就算没看到她脸上的表,也能感觉得出来,这会她一定是闷着一张脸的。这样的语气,足以说明她现在的事对她来说重要的。于是,也就没再问,而是用着关心的语气跟她说道:“宝贝儿,不急,发生

    任何事都不着急,你慢慢来。我在家里等你,不急,没事的,有老公在,任何事都不要紧的,知道吗?”

    “嗯,知道了。你先吃晚饭去,别饿着了。我先挂了。”

    “行,你忙去,别给自己压力,知道吗?”

    “嗯。”

    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回包里,转看着丁净初,没有要重新走到餐桌去的意思。

    见此,丁净初起朝着她走来,脸上依旧扬着暧暧的柔柔的微笑,“宁宝,你有话要跟妈说?”

    “我……如果你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回去了。”丁宁有些不是很自在的看着她。

    丁净初依旧笑意盈人,“吃饱了吗?”

    “谢谢,很饱了。”

    “那我让阿忠送你回去。”边说边拿起电话给阿忠打电话。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丁宁拒绝。

    “这里……很偏,打不到出租车的。你怎么回去?”丁净初拿着手机,继续拨着阿忠的电话,不过三秒钟,阿忠便是接起了电话,“阿忠,你过来送小姐回去吧。”

    两分钟不到,阿忠便是从门口处走,朝着丁净初很是恭敬的说道:“夫人,小姐要回去吗?”

    丁净初点头,“嗯,你送她回去吧。”

    阿忠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只是对着丁宁很是恭敬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小姐,请。”

    “谢谢,”丁宁再次很客气的道谢,迈出两步然后又转,朝着丁净初很是沉重的说了句,“您自己多保重体。”

    丁净初先是微微的怔了一下,怔过之后抿唇扬起一抹会心的浅笑,朝站丁宁一点头:“知道了,宁宝,你自己也是。还有,原谅妈妈。”

    “我没怪过你,我走了。”说完,没再回头,出了别墅。

    没怪我?

    宁宝,你怎么会没怪我呢?你心里怎么想的,妈知道,一清二楚。可是,对不起,妈现在不能告诉你。妈对不起你,你过的开心幸福妈的满足了,也算是对得起你爸了。你一定要幸福。

    她自己也不知道今天找上她,到底是对还是错。

    阿忠开着车,丁宁没有坐在副驾驶座,而是坐在后面。依旧还是一声不吭的坐着,摇下了车窗,看着窗外随着车子前行而倒退的树木。闷的晚风扑扑的吹在她的脸颊上,额前的刘海凌乱的飞舞着。

    阿忠透过后视镜看一眼转头望着车窗外的丁宁,“小姐,夫人她……”

    “停车!”

    阿忠的话还没说完,丁宁直接朝着他喊道。

    “小姐,夫人让我送你回家。”阿忠没有停车的意思,继续往前开着车,透过后视镜与丁宁说道。

    “不用了,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下,你回去吧。”丁宁很是坚定的对着阿忠说道。

    “可是,小姐,这里……”阿忠有些为难,“不然,我送你到市区能打到出租车的地方你再下车吧。这里下车,我不放心,夫人也会担心的。”

    “不用了,这里已经是市区了,随时都可以打到车了。你回去吧,不用为难的,要是……她问起,你说这是我自己的意思,跟你没关系。你停车吧。”丁宁很执着于自己的意见。

    阿忠没办法之下,只能停下。

    “谢谢!”丁宁打开车门,朝着驾驶座上的阿忠道谢,然后迈步离开。

    “小姐!”阿忠唤住丁宁。

    丁宁止步转,双眸定定的望着他:“还有什么事吗?”

    阿忠深吸一口气,略有些无奈的看着丁宁,然后一脸沉重的说道:“小姐,你……别怪夫人。其实这些年来,夫人一直都很想你的。夫人这么做,也是迫于无奈。夫人一直都很你。”

    丁宁抿唇一笑,一脸淡然:“我知道,我能理解也能明白的。我没怪她。”

    见她这么说,阿忠那没什么表的脸上扬起一抹欣慰的浅笑:“小姐,你能这么想最好了。你要相信夫人,她

    是你妈,是最你的人。”

    “嗯,那我走了,你回去吧。”丁宁没有多说,只是不咸不淡了应着。

    阿忠没有立马调头走人,而是将车停着,一直目视着丁宁,看着她漫无目的的走着。在丁宁朝着走了有十米之距时,阿忠将车停好,下车,跟着丁宁后面,却是很有技巧的没让丁宁发现。

    丁宁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竟是走到了江边,凭着脑子里那么一点点的印象,这里似乎是她和江先生初次见面的地方。也就是说,这里是她“自寻短见”的地方。

    自寻短见?

    呵!

    丁宁轻笑。

    站在江边,双手抚着栏杆,江风迎面吹来,带着一股的感觉。

    转在后面的石椅上坐下,从包里拿出手机,打通了江川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起,江川的声音传来:“宝贝儿,事办完了?”

    “首长同志,出来接一下你女人呗。”略显轻松的跟他说着,“你女人现在徒步难回家啊。”

    “在哪?马上出来。”

    “嗯……”本是想直接告诉他在江边,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但是,突然之间,脑子里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就是想试试他能不能找到她。于是,朝着电话那边坏坏的说道,“不知道啊,好像是在市区,脑子里有那么一咻咻点的印象,但是又不能肯定,是不是这个地方呢。反正就是我不想死呗。”

    “等着,二十分钟。”

    然后电话很快就挂断了。

    啊?

    这就没了?

    二十分钟?

    这是表示,他知道她在哪里了?

    唇角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坐在石椅上,等着男人的到来。心依旧还是有些复杂的沉重,只是相对于刚才,微微的好了那么一点点。

    不远处,阿忠一直站在暗处看着丁宁,然后随时的将丁宁的消息告诉着丁净初。

    江川说二十分钟,其实根本就没有二十分钟,差不多就十七八分钟的样子吧,就迈着大步来到了她的边。

    “宝贝儿,怎么了?一脸不开心的样子?”边坐下一个男人,整个子被他抱进了怀里,关心的语气在她的耳边响起。

    窝在他的怀里,找了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微微的仰头:“你怎么一下子就找到了?”

    伸手很是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尖:“你脑子里没什么印象,又不想死。你说除了我俩定的江边,还能有哪呢?”

    抬手轻轻的捶了他一下,嗔:“谁跟你定啦。”

    轻轻的在她的部拍了一下:“江太太,戒指戴了,证扯了,人也上了,这还不算定哪样才算?嗯?”

    有些莫离的吸了吸鼻子,双眸与他对视:“你怎么不问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宝贝儿,你要想说,你自己会说的。你要不说,我问了也没用。我相信我宝贝儿做任何事都是有分寸的。”江先生一脸自然又肯定的看着她。

    丁宁抿唇一笑:“干嘛对我这么好,讨厌了!”

    “对你好还讨厌了?那你的意思是,我要对你差一点?”轻笑的看着她,露出一大口的白牙。

    “我……刚才见着她了。”深吸一口气说道。

    “他?谁?”江川一脸茫然。

    “我……妈。”这一声“妈”喊的有些别扭,也有些迟疑。

    江川抿唇一笑,“那是好事啊,怎么你还揪着一张小脸?整个我欠了你十几次似的。”

    咬牙,恨恨的瞪他一眼,怎么什么时候都能跟那事去扯上关系。

    江先生撇嘴一笑,眼角一挑,流氓嘛,不怎么怎么说是流氓呢。

    “不知道啊,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疼我的妈妈了。看着她今天衣着光鲜,开豪车,住别墅

    ,还有司机喊她夫人。我才明白,当初她抛下我的原因。是因为带着我不方便,是怕我会阻碍了她的光明。其实,我能懂的,我能明白了。所以,我并没有怪她,只是觉的有些突然,有些不有接受而已。”丁宁淡淡的说着她对丁净初的感觉。

    “宝贝儿,”搂着搂她的子,江川一脸正色的看着她,“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妈,是你盼了十五年一直都在等着她来找你的妈。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并不容易,所以就算她当初抛下你,那也是迫不得已的。你也说了,没有一个母亲是不自己的儿女的,不到万不得己,谁都不会狠下心来抛弃自己的儿女。她也是一样的。所以,以前的事,过去的事,别再往心里去了。她现在回来找你,那就是说明她心里有你这个女儿,没有忘记还有你这个女儿。当人儿女的,哪能跟自己的父母记仇的?你说呢?”说完,又是宠溺的一捏她的鼻尖。

    “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接受她?”抬眸有些茫然的看着她。

    “傻女人,什么接受不接受的?你当是男人追啊,还接受她!”江川轻轻的一扯她的脸颊,“这一点啊,你想都别想的,你男人,就一个,姓江,名大川。那是你妈,是从小最疼你的妈。什么叫接受?你是她女儿,这辈子都是!”

    丁宁抿唇一笑:“分析的有道理的哦。一听完吧,就豁然间的开朗了,刚才那抹复杂的心也就没有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她都还是我妈。当女儿的不应该记仇的是吧。不管她再怎么样,那总是有原因有苦衷的,我上流着她的血,是抹不去的事实。江大川同志,谢谢你哈,一语点醒梦中人。”说完,竟然忘我的在他的脸上蜻蜓点水的啄了一下。

    “宝贝儿,那……我们回家翻炒?大川和小川都饿了,饿了一整天了。”流氓本色再现。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