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母女见面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长官,妻成,128母女见面

    128

    有何不可?!

    随着贺自立这话,杨小妞微张着嘴,诧讶的看着他,不是不可置信而是觉的太过突然。ai悫鹉琻

    尽管她对贺自立并不是十分的了解,但是说句实话,她对男人还是有那么一咻咻点的了解的,就算说不上十分,也是有个七八分的。

    一个男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你甜头的。所谓无事献殷勤,说的就是这样了。

    再说了,她在航空公司上班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加上实习期,那也有快三年了。怎么也没见着贺自立以前几次三番的找自己呢?贺自立开始一次一次的找她,那绝对是从见到她家丁美人开始的。

    所以说,她是绝对不会天真的认为,贺自立是看上她了。他之所以这么做,目的无非就是丁美人嘛。

    妞是一个十分有主见的人,不管发生任务事,那脑子转起来可是相当的快的,而且绝对不会因为外部的干扰而有所影响她发达的大脑抽丝剥茧的转动,并且只会让她的大脑转动的更快,更有思绪。当然,与妖孽有关的一切,那就另当别论了。

    大脑快速的转动着,脸上的笑容也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改变,依旧用着恰到好处,十分得宜的职业微笑很有礼节的望着着贺自立:“那贺总真是太抬我了。不过,就算升职,我觉的也是我应该的,毕竟我的工作能力与态度还是有目共睹的,而不是因为其他的人和事。是吧,贺总。”

    说话间,脸上的笑容依旧还是那般的优雅,看着贺自立的眼神,没有半点的分散,清清淡淡却又端庄优雅。

    这个女人,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十分聪明的漂亮女人。

    这话说的很有分寸,却又话中带着话。

    贺自立双眸微眯,一脸深邃的直视着笑意盈人的杨小妞。

    杨小妞依旧弯弯浅笑的看着他,她的坐姿十分的优雅,绝对的找不了半点的可挑之处来。仅只是在椅子上坐了三分之一的位置,修长的两腿并拢向左呈三十度角倾斜着,双手交叠放于膝盖上。上的衣服还还是空姐的制服,脸上永远都是挂着那一抹优雅而又十分端庄的微笑,从来不曾有过第二种表出现过。永远的这么淑女,浑上下透着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高贵。

    这是贺自立对杨小妞的评价。

    这样的一个女人,绝对是男人眼里的完美人。只是可惜,他却没有看上她。同样的,他也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她一样没有看上他。

    贺自立一个正,将自己靠在椅背上的子坐下,双手往桌面上一放,轻轻的叩了叩桌面,唇角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弯笑:“当然,升职绝对是跟你的工作能力有关。”双手十指交叉放于桌面,继续直视着杨小妞,“杨小姐在公司应该有两年了吧?”

    “正式上岗两年半,加上半年实习期,正好三年。”杨小妞弯笑着说道。

    “哦,”贺自立一声别有深意的轻应,“一直都是飞长线?”

    杨小妞点头:“是,一直都是飞长线。”

    交叠放在一起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手背,继续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杨小妞:“有条飞韩航线的乘务长刚离辞了,我打算把你调过来,提升如何。”

    “no!”杨小妞毫不犹豫的一口拒绝了,依旧笑的优雅迷人,“任务航线都可以,但是,本航线,no—way!”

    “嗯?”贺自立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这是原则问题。”

    “原则问题?”贺自立重复着这四个字,显然不是很理解。

    “是的,原则问题!”

    “ok,原则问题!”贺自立双手一拍,笑的一脸绅士的看着杨小妞,“那就以后再说。今天晚上,我有个宴会,照样的,还是想请你陪我出席。”

    “贺总,我能拒绝吗?”杨小妞笑的一脸从容优雅的看着他。

    贺自立同样笑的一脸绅士的回看着她:“理由?”

    “似乎,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贺总吧?”妞不答反问。

    “我正好缺个女伴,而你是最适合的。就这么简

    单。”贺自立笑的一脸淡然。

    杨小妞浅浅的一抿唇,秀眉变变的一笑:“最适合的。行,看来,我是没办法拒绝了。贺总,我想问一下,是否以后每次你有宴会,都会找我?”

    贺自立再次往椅背上一靠,单臂环,一手抚着下巴,笑的一脸高深莫测:“你希望我每次都找你吗?”

    “当然,我绝对不希望!”杨小妞很诚实的回答着他的问题。

    “为什么?听说,你比较喜欢跟帅哥约会,是我长的不够帅?”贺自立半玩笑半认真的看着杨小妞。

    杨小妞再次抿唇一笑:“这又是一个原则问题。帅哥是养眼,但是窝的草还是不吃为好。更何况,贺总绝对不止是草这么简单的,还有,我可不想引起公愤。所以,贺总,为了公司着想,我很肯定的回答你,今天的晚宴,是最后一次。贺总,你说呢?”

    “呵!”贺自立一声轻笑,“杨小姐,你很会说话!”

    “贺总的培训师培训的好。”

    “杨……小妞。”贺自立突然之间朝着妞叫了这么个名字,抚着下巴的手改支着自己的额头,“是不是有人这么叫你?”

    妞的脸上依旧还是没有半点的表变化,笑的更加的优雅迷人,“没错,是有人这么叫我的。该不会,贺总也打算这么叫我吧?”

    “好听的名字,看来给你起这个别名的人对你很了解嘛,和你的合很相配。”半倚靠在椅背里,贺自立似笑非笑的看着杨小妞,说着别有深意的话,“不知道,我以后能不能也这么叫你?”

    杨小妞无所谓的一耸肩:“无所谓,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如果贺总喜欢的话,随便。”

    “那么,容六少爷又是怎么叫你的?”一脸好奇的表,与他的份略有些不太相衬。

    杨小妞抿唇,笑的更加的优雅高贵又迷人,“我下次遇着容六少爷的时候,会帮贺总问一下的。”

    “……”

    “自立……”贺自立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口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呃……,抱歉,我是否打扰到你们了?”高瑾站在门口处,看着办公室办的贺自立与杨小妞,略有些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你办公室的门没关,我找你有事,不知道杨小姐在你办公室。不然,我一会再来找你吧。”边说边打算折离开。

    “高经理,”杨小妞叫住了转离开的高瑾,从椅子上站起,挂着一脸很职业的浅笑看一眼对面高深莫测的男人,朝着高瑾说道,“我和贺总已经谈完了,不打扰你们谈正事了。贺总,晚上的宴会,我应该怎么出席?”

    “五点钟,我到你家楼下接你。”贺自立看一眼站在他对面从进门就基本没怎么变过脸上表的女人,沉沉的说道。

    “那就麻烦贺总了,打扰你们谈事了,我先出去了。”朝着贺自立很是有礼的一笑,拉起自己的行礼箱,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在越过站在门口处因为听到贺自立的话表有些不太自然的高瑾时,杨小妞不轻不重的说了这么一句话,“高经理,不如你劝劝贺总。”说完,不等高瑾有什么反应,提着行礼箱,昂首迈步离开。

    “自立……”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次!”贺自立打断了她的话,面无表的冷视着她。

    “贺总。”高瑾立马改口,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走进办公室,然后顺手关上了门,朝着贺自立走来,“你……打算带她出席晚上的宴会?”

    贺自立凌厉中带着鸷的眼眸向她,冷冷的说道:“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手过问了?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呵!”高瑾冷笑,笑的有些自嘲,在他面前刚才杨小妞坐过的椅子上坐下,略显倒三角的媚眼,直直的望着他,“我也不想过多的管你的事,可是,自强交待过的话,我不能不做到。我不能把小柔带在自己边,已经很对不起他了,我不能再不管他唯一的弟弟。就算你觉的我多管闲事也好,我只是想为自强做一点事,做一点我可以,有能力为他做的事。”

    “咻”的!贺自立从椅子上站起,颀长的子微微的前斜,右手撑着办公桌桌面,左手用力的捏着高瑾的下巴,居高临下的俯神着她,“你他妈有脸跟我提我哥?跟我提小柔?啊!别以为你跟我哥上过,你就是我贺家的人了!我告诉你,高瑾,在我眼里

    ,你他妈什么都不是!”

    “呵呵!”又是一声自嘲的冷笑,随着这一声冷笑,她的眼眶里浮起一汪闪闪的波光,用着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他,“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这一切难道是我想的吗?是你放手的,不是我放手的!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已经失去你哥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是江川害死你哥的,是他害的自强连自己的女儿都见不上一面。你为什么在把恨转嫁到我上?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自立,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一只手抚上了那捏着她下巴的手,盈盈的双眸波光闪闪的望着他,好生一副的我见忧怜的样子。

    “拿开!”贺自立一脸嫌恶的说道,然后松开了那捏着她下巴的手,往班椅上一坐,从一旁抽过一张面纸,擦拭着刚才那捏过高瑾下巴的左手。

    见着他这样的举动,高瑾的脸色狠狠的一僵,眼眸里划过一抹伤痛,用着略有些嗫嚅的声音问道:“我……真的让你这么讨厌?”

    贺自立冷笑:“你觉得呢?我应该对你上心?”

    苦涩的一抿唇,“对不起。”

    “这三个字,你跟我哥和小柔说去,别在我面前说!”将手里的那张面巾纸往纸娄里一扔,冷冷的斜了她一眼。

    “这些文件是需要你签名的,我放你这了,那我先出去了。”将面前的文件夹往他面前一推,噙着一抹苦笑起,用着很是不舍而又歉意的眼神看他一眼,然后转离开。

    “呯!”

    在瑾离开,那扇办公室的玻璃门关上之际,贺自立从椅子上站起双手握拳重重的捶在了桌面上,然后整个人有些颓丧的低头头。这样的姿势保持了足有两分钟,才深吸一口气,再次往班椅上一坐,整个人往椅背上一靠,拿出一支香烟,点燃。

    双眸定定的望着天花板,白色的烟雾袅袅的升着,他却只是叼着烟,并没有抽起。

    他的目光有些呆滞,他的表有些木然,坐着一动不动。脑子里却是不断的闪过一个又一个的画面。重复,重复,又重复。叠交叠交又叠交,到了最后,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贺自强,高瑾,江川,丁宁,杨帆。

    一张又一张的脸颊,在他的脑子里切换着。最后,定格在了江川与丁宁的画面上。

    江川,你欠我哥一条命。

    丁宁,明明你是先认识的我,为什么你却选择了江川?

    江川,欠我哥的这条命,我会让你还回来。女人,我同样会夺回来,就连小柔,也会回到我边!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

    江太太今天心异常的好,做起事来也倍儿的爽。

    其实,江太太哪一天心都好啦。就她现在这样,心能不好嘛。男人,女人疼。呃,不是。应该是女儿宠,还有家人宠。好吧,这个啊,疼啊,宠啊,其实给她最多的还是江先生了。

    自从闪了江先生之后,丫,就没过过一天不舒坦的子,那过的绝对就是皇后娘娘级别的子。

    美,特别的美。

    这是她人生二十五个年头,过的最美的子了。

    早上上班,是首长同志送她到公司楼下,就差没送她到办公室了。当然,下车之前,绝对的搂着她狂的吻了一翻,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目送她进公司,进电梯,这才自己倒车去部队。

    哎哟,想想就美的冒泡了哇,这子怎么能过的这么美嘞。

    绝对的捡到宝了。

    五点二十,快接近下班的时间。

    自从那天熊孩子狠狠的恶整了一番许同与之后,许同与绝对的学乖了,见着她那叫一个客气的不能再客气了。绝对的没有半点不该想的事了,而且吧,还时不时的在她的面前夸着江小柔同学,乖啊,懂事啊,听话啊,可啊。反正,能用来形容好的形容词吧,她全部都用在了江小柔同学的上。

    丁宁吧,从来就不是一个特别会记仇的人。就是,你对我好吧,我也对你好,你对我不好呢,我也不怎么待见你。反正就是,礼尚往来吧。你怎么对我,我也

    怎么对你吧。至于仇,记得多了,影响人的心,还是抛边吧。再说了,就她现在这样的,那也不用去记仇啊。有熊孩子在呢,谁也来惹她啊,那要是被熊孩子知道了,还不得把你往死里整啊。用熊孩子的话说,那就是:敢惹我小娘,整不死你,我江小柔还混个p啦!

    熊孩子绝对是一个奇葩,整个办公室的人啊,几乎个个都被她给收买了。那叫一个忠心耿耿的替她做事啊。不过,貌似许同志除外哦。不过嘞,独木难成大事嘛。有这么多人帮熊孩子盯着许同志,她还能掀起怎么样的风浪来啊。

    不过,丁宁虽然没怎么记着许同志的仇吧,但是跟她之间的关系却也是不可能再像之前那般的要好的。许同志对她客气吧,她也对许同志客气,反正就是同事之间很平常的那种相互寒喧的客气了。

    今天周五,事基本上已经做完了。其实这个时候吧,基本上其他同事也不怎么做事了,下班前的几分钟,那就是扯扯闲,浏览一下网页,然后就是准备下班。除非你手上还有一定必须要做完的事了。

    丁宁正一边浏览着网页,一边与同事闲扯着。手机响起。

    “丁宁,你家首长同志的心电话又来了哟。”听着那《猪狼戒背媳妇》的铃声,一同事笑盈盈的打趣着丁宁,“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好运呢,闪婚让你闪了个快要绝种的极品回来!都快羡慕死我们了。”

    “就是,就是!你们瞧瞧,瞧瞧,丁宁脸上那股甜蜜又幸福的笑容,那简直就是一种**的炫耀嘛,晃闪了我的眼睛了。”

    “得,闪边去吧,别防碍人两口子甜蜜了,该干嘛干嘛去,小心她家女儿朝你出手!”

    这同事这话一说,所有同事都很一致的闭嘴了。

    为毛?

    因为,怕呗!谁想成为许微第二啊!

    虽然那天的事,只有胡李庭同事和miss恨嫁以及丁宁还有熊孩子自己知道。但是,没有永远不透风的墙啊,也没有包得住火的纸啊。也不知道是谁提起来的,那天为什么没见着许微和miss恨嫁一起去?然后,所有的同事,很一致联合的将胡同事给堵了,再一翻的威外加严加审讯,然后许同志的那一点破事就众所周知了。当然,胡同事也把话给挑明了,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可以在许微面前提起的,不然你们就等着当许微第二吧。

    于是乎,每一个人都被吓到了。

    熊孩子啊,小恶魔,太可怕了,可恐怖了。得罪谁也千万别得罪她,当然还有她家小娘也就是丁宁同志。要不然,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那,许微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了,谁不好喜欢啊,去喜欢人家亲爹,想去挖了人小娘的墙角,这样不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吧。

    再然后,所有人很一致的赞同了胡同事的建议,那就是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是,绝对的必须的,一定的,要听熊孩子的话。第一,不对她小娘有想法。第二,不对她爸爸有想法。第三,对她小娘和爸爸有想法的,杀无赦。

    于是乎,这一刻,办公室安静了。把所有的空间和时间全都交给了江太太与江先生。

    江太太嘴角狠狠的抽了两下,果然,熊孩子的名声在外啊,十分的超强啊。

    抽过之后,接起江先生的电话:“喂。”

    接电话之际,眼眸扫一眼所有的同事,只见每一个同志在这刻都自动自发的忙碌起来了,竟是一点说话的声音都没有了啊。就连许微也是埋头对电脑做着自己的事,一点也不敢朝着她这边转眸望来。

    呃……

    要不要这样啊。

    丁宁窘。

    “宝贝儿,快下班了没?”耳边传来江先生好听的声音,永远的都是喊着她“宝贝儿”,除了这个称呼,那就是“江太太”。

    心里,升起一抹甜丝丝的感觉。特喜欢他这么宠宠的喊她“宝贝儿”,特别是在那什么的时候,他那带着枪茧的大掌轻抚着她,一边着她,一边喊着她“宝贝儿”,简直就有一种让她快的升开的感觉。

    呃。

    丁宁脸红了。

    丫,发了吧,接电话呢,你也能想到那方面去啊。真是跟着流氓时间久了,你也流氓了。

    狠狠的

    鄙视了自己一番,赶紧把思绪给拉回来。

    “嗯,快下班了。你不忙啊?”

    微微的垂下了头,因为这一会,她的脸是红的还有些发烫的。

    “忙完了,一天没见着我宝贝儿,有点想你了。江太太,想没想江先生?嗯?”愉悦的声音传来。

    “嗯。”一声轻应,办公室还有人嘛,这么敏感的话题,自然是不能说的太明白的嘛,反正他明白的嘛。

    “乖。大川和小川都疼你。一会别回大院了,回咱自己的小家去,我在回来的路上了。”知道她这会边上同事不少,也就没揪着她非把把“我想你”三个字给说的一清二楚了。

    “那你开车小心点,别开快车了。”丁宁轻声的嘱咐着他,“你晚上想吃什么?我一会下班了去买菜。”

    他这会开车回来,差不多要两个小时左右,正好下班去菜场买点菜,再回家做好饭菜,差不多他也就回了。

    “想吃你,宝贝儿。”流氓先生带着坏坏的闷哼哼的声音传来。

    “……,红烧还是清蒸?”江太太来了兴致,就这么与江先生打起了趣。

    “翻炒。”

    “……”丁宁无语中。

    翻炒!

    也只有流氓才会想得出来的事。今天一早就被他翻炒了两次,才算是把他给喂的饱饱的,才肯起

    丫,流氓先生越来越会耍无赖了,而且还总是把她给吃的死死的,让她半点没有翻的机会。

    “宝贝儿,怎么了,不说话了?”

    见着她好一会的都没有说话,首长同志乐嘻嘻的声音再次传来。

    “不打扰你开车了,小心点啊。我下班了,去买菜。”不打算与流氓先生就这个问题进行一番讨论,江太太很果断的决定挂电话。

    “宝贝儿,记得回家后把我要吃的菜给准备好了,一进家门江先生就要开吃的,嗯?江小川已经饿了一天了。”

    “嗯,知道了。你好好开车。”

    江太太其实是很想狠狠的甩过去的,“江大川,你讨不讨厌,讨不讨厌,你不流氓一下你会少斤啊!”

    但是,很无奈,办公室里这么多同事,这么多只耳朵,直勾勾的盯着她。就算那一个两个的,各顾各的忙着自己手里的事,三个四个的都表示着“我真的很忙,我没空听你和你男人讲电话”。但是,其实每一只耳朵都竖着直直的,听着她的电话呢!

    呃……

    所以,江太太十分的无奈,只能装着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应着那边流氓先生的流氓要求。

    “宝贝儿,你真好!来,江先生疼你,亲一个。”说着还真就隔着手机“啵”了一个,然后又十分爽朗的笑了两声后才说道,“宝贝儿,挂了啊,下班开车也小心些。爷爷那边我打过电话,说了不回去了。”

    “哦,那我挂了。”

    终于,挂了流氓先生的电话。

    下班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分钟,而办公室里那一只两只,向来以准备下班为己任,从来不会超过三分钟的一干人等,这一会竟然一个也没有走。全都是该坐在自己的位置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继续握着鼠标,忙着手里的事。眼角不带斜一下的没有朝着丁宁这边转过来。

    呃……

    江太太窘。

    至于这样吗?

    “江太太,下班时间到了,电话打完了,你也该下班,回家买菜烧饭,做个贤良淑德的好妻子了。”

    终于,有同事一脸打趣的朝着丁宁眯眸浅笑的说道。

    “哟,江太太,打了个电话脸怎么就红了呢?我们还没关空调呢,这温度也不高啊。”

    “嘿,江太太,你家老公都在电话里跟你说了什么话啊,瞧你一脸光泛滥,柳树发芽般的样子。”

    “喂,喂,我看你们两个这是在做死的前奏啊,忘记人江小盆友说过什么话了?还敢这个样子调戏我们江太太?不过江太太,我们真的

    好奇的啊。”

    “……”

    “……”

    江太太一脸黑线中。

    “停!”终于,黑线过后的江太太朝着那一群八卦们做了个停的动作。

    然后,瞬间的,七嘴八舌的声音停下了,静了。所有人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江太太,等着江太太的下一句话。

    江太太丁宁同志很淡定的手握鼠标,关浏览器,关电脑,提包,拿车钥匙,从椅子上起:“下班,回家,买菜,做饭,当个好太太。各位男同事&女同事,拜拜,明天见。”

    说完,股一扭腰一甩,走人。

    “……”

    没了,这就没了?

    众同事瞠目结舌中。

    然后,纷纷各自关电脑,拿包,下班。

    唯只有许同志的眼眸里闪烁着一抹异样的眼神。

    等电梯的时候,丁宁给江纳海打了个电话去。告诉他,今天她不回大院,回市区的小家了。

    江纳海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其实他又何偿不知道,丁宁这么做是对他的尊重。

    基本上,如果丁宁下班回大院的话,两人的车子都是一前一后的。那不回去的话,肯定是要跟他打声招呼的。

    因为已经超过下班时间十几分钟,所以这会,电梯并不挤,所以下班的同事也就全都挤一个电梯里下了。

    电梯里,各位男同事&女同事依旧用着那一抹暧昧中带着八卦还十分好奇的眼神看着她。丁宁眼观鼻,鼻观心后,老神在在的抬眸环视着电梯顶。直接无视那一簇一簇的八卦眼神。

    电梯内,许微含笑的说了句“丁宁,你真幸福”。

    说完之后,所有同事的眼神很一致的看向了她。

    然后……

    许微闭嘴不说话了。

    这段时间来,许微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她已经被整个办公室的同事给孤立起来了。尽管他们表面上并没有说她什么,依旧还是如往常那般的与她保持着同事关系。但是,人的感觉都是很准的,特别是女人的感觉,向来都是很准的。只要稍微的跟丁宁说一句话吧,那肯定的就会有一簇又一簇的眼视在无形中盯着她,盯的她十分的不自在,可是却又无能为力。

    但是,许同志向来是一个脸皮比较厚的同志嘛,既然人家没有把话说的那么明显的,她又何必把话给戳破了呢?于是,继续保持着与丁宁很正常的同事关系。

    电梯很快到一楼,停下,打开。

    各自出电梯,说“拜拜”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丁宁出电梯,朝着玻璃大门走来,准备去地下停车场开车。

    公司是地下停车场的,但是电梯并不直接下地下停车场,而是要在一楼出电梯,出了公司大门,再转车库通道。

    “宁宝。”

    丁宁刚出自动玻璃门,正转入车库通道,一声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传来。柔柔的软软的细细的,很好听。

    这个世上喊她“宁宝”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妈妈丁净初,另一个则是明俊轩。

    明俊轩之所以喊她宁宝,那是因为她跟他说起过,小时候妈妈就是这么喊她的。所以,明俊轩也就一直这么喊她了。

    她觉的,她会和明俊轩一起走过一生的,所以也就由着他喊她“宁宝”,只是没想到原来他并不是可以和她厮守一生的良人。

    其实到这个时候,不管是她的脑子里还是心里都已经早就不存在明俊轩这个人了,甚至她似乎连她长什么样子都已经不记得了。

    之所以会想到明俊轩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会听到了“宁宝”这个称呼。

    但是,她的脑子里却是并没有闪过明俊轩这个人。

    声音就在她的后不远处传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所以,也就是说,这个喊她“宁宝”的女人,是她想了十五年,盼了十五年的母

    亲。

    丁宁的子微微的有些发颤,甚至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宁宝。”

    丁净初软软的声音再次传来。

    “倏”的,丁宁一个转

    三米之外,丁净初正笑意盈盈的望着她,一如十五年前,她笑意盈盈的把她交到宁振锋的手里那样。那一抹笑容,丁宁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她的脸上扬着笑,可是她的眼里却含着泪,她的心在痛着。

    丁宁想不通,真的想不通。为什么,明明她很自己,舍不得自己离开她的。可是她却将她交给了宁振锋,她脸上的笑容是那般的优雅,是那般的温柔。十五年来,她没有半点的消息,也不曾来看过她一下。

    此刻,丁净初穿着一条宝蓝色的中式修及踝长裙,肩上披着一条咖啡色的披肩,她的长发在脑后挽了个髻。很端庄优雅的贵妇打扮。高贵到有那么一瞬间,就连丁宁也有些不太相信,这个是她的母亲丁净净。

    如果,不是那张与十五年前基本上没什么变化的脸颊,就凭着她上的这一打扮,丁宁一定不会觉的这个贵妇人是她的母亲丁净初。

    脖子上那条镶满了钻石的项链,在斜阳的映下,折出闪闪发亮的光芒。

    她的后停着一辆她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车。尽管丁宁不认识那车是什么牌子的,但是她也看得出来,这车价值不菲。

    突然之间,丁宁整个不自的往后退了几步,有些不太敢与这个光鲜光丽,衣着闪亮的贵妇人相认了。她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贵妇,是当初那个与她相依为命,过着十分贫淡子,但是却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一口一声的喊着她“宁宝”的母亲。

    眼前的丁净初,是她陌生的,是她完全不认识的,是她不敢靠近的,也是她完全无法接受的一个高高在上的贵女。

    陌生,除了陌生,还是陌生。

    突然间的,丁宁似乎有些明白了,当初她为什么将她交给宁振锋了。

    呵!

    丁宁一声冷笑,并没有因为见到了她心心念念想见的母亲而觉的有所开心,反而她的心却在一寸一寸的往下沉着,掉着。然后,竟是突然之间似乎找不到了。

    深吸一口气,将脸上那微微的失态敛去,然后又长长的舒一口气,扬起一抹得宜的微笑,朝着丁净初走去。在她面前两步之距站立,很是客气的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并没有喊她一声“妈”,也没有如小时候那般的与她亲密。似乎,在她们母女之间,隔起了一层摸不着却看得见的屏障。她的眼神带着疏离,她的语气平静而又客气,不像是女儿与母亲之间的说话。倒更像是两个许久不见的普通朋友一般,只是平平淡淡的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让丁宁净的心重重的撞击了一下,有些痛,可是却又无能为力。

    “宁宝……”丁净初目光柔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个她十五年来不闻不问的女儿,这个她与深的男人的女儿,这个她曾经疼在心尖上的女儿。可是,现在,当她站在她的面前,她却不知道该开口跟她说什么,除了喊她的名字之外,竟是说不出另外的一句话来。

    丁净初的眼眶微微的有些湿润,但是她是丁净初,是那个坚强到从来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的丁净初,是那个眼睁睁的看着深着她而她也深的男人在自己的怀里永远的闭上眼睛,而她却没有为他流下一滴眼泪的丁净初。

    这一刻,尽管她的眼眶有些湿,但是她却绝不许它们存在。对着丁宁露出一抹柔柔的微笑,“宁宝,有时间吗?陪妈妈吃顿饭,好吗?”

    丁宁点头,“好!”

    没有多余的话。

    丁净初扬起一抹浅浅的十分欣慰而又开心的浅笑。

    她后那辆价值不菲的车子打开,一个中年男子下车,朝着丁净初很是恭敬的说道:“夫人,小姐,请上车。”

    夫人!

    呵!

    丁宁嗤笑。

    是啊,如果不是夫人,她又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光鲜亮丽呢?

    &nb

    sp;懂得,她明白的。

    真的,她能明白她的难处的。她不怪她的,真的,一点也不怪。

    她现在过的不是好的吗?没有妈妈的呵护,不是让她更加的独立吗?不是让她更加的学会自强,任何事不依赖别人嘛。没有母,她不也照样活的很好吗?不是,她现在有母的,婆婆给了她一份缺失多年的母也把这一份给了她。她现在真的什么也不缺了。

    “上车。”丁净初浅笑着看着她。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丁宁再次深吸一口气,然后一个弯钻进车子。

    丁净初跟着弯进车,在丁宁边的位置坐下,朝着那中年男子说道:“阿忠,开车。”

    “好的,夫人。”阿忠点了点头,永动车子。

    车子驶出江氏门口。

    不远处,一辆银色的奔驰内,季敏淑瞪大了双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驶离的车子。

    丁净初,真的是丁净初,她真的回来了。

    而且,很明显的,现在的丁净初已经不再是当初的丁净初了。

    丁净初,为什么你要回来?!

    你回来干什么!

    季敏淑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指尖泛青,双眸一片戾。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