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抛爹弃娘跟着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123

    江先生的猎豹和老白的路虎在司马御园牌坊处停下的时候,一辆橙黄色的世爵C8也在同一时间在牌坊处停下。

    “哇哇哇,小娘,小娘,你看,你看,好漂亮的车啊!比咱家江纳海同志的劳斯莱斯还要正哎!”最先叫出声来的是熊孩子江小柔同学。

    熊孩子一看到这包的车吧,那叫一个兴奋的激动哟,一个快速的打开车门,下车,迈着自己的小腿,飞一样的朝着那包车奔过去。

    呃……

    小娘抚额,熊孩子就是熊孩子,果然包劲未减啊。

    包车门打车,露出一条绝对堪称之为美不可方物的女人腿出来,一双十公分的柳钉高跟鞋,天蓝色镶着水晶,在阳光的印下,闪着晶亮晶亮的刺眼光芒。然后再一条美腿伸出来,那叫一个人的美啊。

    看的熊孩子直伸长了脖子,屏住了呼吸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一双美不可方物的美腿,就等待着美腿的主人现在她面前。

    “嘿,小十三点,这么巧啊,你怎么也在啊?”

    随着美腿的站直,美腿主人从包车里钻出来,一声属于杨小妞的声音传来。

    小十三点一张眸讶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从包车里钻出来的美女——杨小妞。

    这么美不可方物的美腿的主人竟然是她家杨小妞?!

    不可置信,绝不可置信。

    杨小妞?!

    这三个字在熊孩子的脑子里一晃过吧,另一个念头立马的就在她的脑子里划出。

    杨小妞在此,那是不是说她家妖叔叔也一定在此?也就是说这包车是妖叔叔的?

    哦,耶!果然,很符合她江小柔的审美观啊!

    “啊,妖叔叔,果然是你啊!”熊孩子的念头才从熊孩子的脑子里晃过,那边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了,妖孽还没来得及关上门车,便是只见着熊孩子跟阵风似的从杨小妞的边袭卷而入,直接扑向了他的怀抱。待所有人反应过来之际,熊孩子再一次呈八爪鱼一般的挂在了妖孽的上。

    杨小妞嘴角狠狠的一抽,熊孩子,你要不要这样啊,要不要这样啊?

    她已经彻底的被小十三点给忽视了。

    嗷——!

    杨小妞想揪头发的冲动。

    小十三点的八爪鱼举动,江先生绝对是第一次看到的。在看到熊孩子如此过度兴奋的举动,江先生楞是三秒钟没有回过神来。倒是江太太,对于熊孩子的出格举动已经见怪不怪,习以为然了。然后在江先生的耳边轻声的很有义气的说了一句:“江先生,恭敬你,你女儿已经决定给人当小老婆了。”

    江先生嘴角狠狠的一抽,抽过之后打开车门下车。

    老白下车了,老白绕走到后备箱,拿出海棠的轮椅,然后从后车座抱出海棠,放在轮椅上。这时大侠才下车。

    海棠本来是不打算跟着年轻人一起来的,但是耐不住大侠的孝心,这才跟着一道来,倒是没想到成了几个年轻人的电灯泡了。

    “妈,那我朋友,杨帆,那是她男人。”大侠介绍着杨小妞与容妖孽。

    因为与老白扯证了,所以也就直接改叫海棠为“妈”了。看到老白与大侠的那两个红本本,海棠自然是开心的。想着,既然两个孩子都已经扯证了,那么也该是跟亲家见见面的。于是,也就同意跟着一道来了。

    听着大侠叫海棠为“妈”,杨小妞先是微微的一怔,怔过之后迈着十分优雅的淑女步朝着边走来,笑的一脸明明是明,但是在人看来却是怎么都是十分优雅又淑女。所以,这就是杨小妞这个妖精的本事了。

    “嘿,大侠,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已经步入了咱家丁美人的已婚妇女的行列了?”边说边朝着大侠勾了勾眼,抛了个媚眼,在大侠还没出声回答之际,一个优然而又漂亮的转,与老白面对面,继续笑的端庄而又高贵,“解放军叔叔,我们家大侠虽然是二了点,了一点,但是绝对是个打着灯笼无处找的百分之百的女人。那,可得好好的对我们大侠的哇,要不然,我诛你九族的啊!”

    诛九族?!

    大侠嘴抽。

    “嘿,伯母,不好意思啊,虽然我说的话是狠了点,不过这也是实话对吧。”妞笑意盈盈的在海棠面前蹲下,两眼弯弯的看着她,“伯母可别见怪哟。我吧,我们三人之间说话向来都是这样的,口无遮拦的。伯母,你长的真漂亮。”

    海棠抿唇浅笑,乐呵呵的看着杨小妞:“我都这样了,还漂亮?哄我开心的吧?”

    “NO!”杨小妞食指一伸,摇了摇,“虽然伯母腿不能行,但是一点不影响你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漂亮,还有高贵。这一点跟我是绝对一样一样的。”

    “得得,个风**,赶紧的把你自个男人从小十三点那去抢回来吧!”大侠盯一脸厚颜无耻的杨小妞一眼,然后对着海棠解释道,“妈,这货就这样,二的没话说。”

    杨小妞起,无奈的摇头,“哎,有异没人!就连正义凛然如大侠者也逃不过一个异惑,美人,你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事不能发生呢?”说话间,已经毫无廉耻的挂在了江太太的上。

    江太太:“……”

    江先生正要出声的时候,那一只风的二货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美人家的解放军叔叔,千万别说我占了你的女人。因为你的女儿这会正霸占着我的男人,所以为了公平起见,我只能来占用你的女人了。”

    江太太:“……”

    妞,你这是什么逻辑啊!

    江先生长腿大步一迈,直接迈至妖孽面前,二话不说,长臂一伸又一拎,在小十三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只见挂在容妖孽上的八爪鱼如一只小鸡一般的被江先生给拎了下来。然后又一个漂亮的往地上一扔,再一个迈步折回,将江太太往自个怀里一捞,一脸闷:“你男人现在空了,你可以回了。”

    “……”

    “啊!啊!啊!爸爸,你要不要这样啊,你要不要这样啊!我就说嘛,为了讨好小娘,你必要的时候,一定会卖女求荣的,果然吧,果然吧!啊!啊!啊!江川同志,你太不可了,太不可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嘞,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嘞!我要向组织上诉,你个有异没人的无良亲爸!太过份了,太过份了!”

    熊孩子江小柔同学小宇宙熊熊燃烧,嗷嗷大叫,就差没有跺脚了。

    江太太除了嘴角狠抽之外,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仰头,望天,一语不发。

    杨小妞则是笑的弯了腰,半点没了刚下车那会的淑女形像。

    见着这一幕,海棠亦是抿唇浅笑。

    年轻真好。

    “哎,二妞,你不是说今天没空的吗?怎么也来了?”笑过之后,大侠一脸不解的看着二妞。

    大侠之前也是有打过电话给杨小妞的,让她和妖孽一起。可是这个嘴巴上说别人“有异没人”的风**,自己才是那个最“有异没人”的货。一句“我家妖孽有个局,必须让我陪着出席”就将大侠的好意不带半点委婉的给拒了。

    二妞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我哪知道那只妖孽的局就是你口中的大世面。”说完,食指朝着妖孽勾了勾,妖孽很听话的朝着她走来。

    妖孽今天木有长发飘飘,而是一头精致的短发,也没有穿的妖里妖气,胡里花哨。很正常的男人穿着,但是不管他穿的再怎么男人吧,只要他脖子上顶着那一张唇红齿白的俊脸吧,那就永远都是一只妖孽。

    “六爷,您老大神马时候与我们大侠暗渡陈仓的?我怎么不知道?嗯?”妖精那两只妖光十足的眼睛熊熊的望着容六爷,笑的一脸明

    “!”六爷暴粗,“大爷暗渡陈仓的那个人是你!”

    “杨小妞,你给老子去死!”大侠直接很不客气的在她那翘的股上顶了一膝盖。

    老白则是狠狠的剐了她一眼。

    呃……

    三面受夹,二妞很憋屈,很无奈,转眸向丁美人求助,美人转眸望牌坊,小十三点拍手幸灾乐祸。

    “太姑婆,太姑爷爷,你们来了。”

    正嬉闹着,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

    “一百零五,这么给面子啊,亲自来接你太姑婆我!”司马追风眉目弯弯的笑着与司马咎打趣。

    “那必须了,谁让你是我太姑婆呢!不亲自出来迎接,怎么能显示出我对你的尊敬?怎么能显示出咱司马御园对太姑爷爷的欢迎?”司马咎乐呵呵的看一眼老白,然后视线落在了轮椅上的海棠,“太姑婆,这是我太太亲家?”

    司马追风点头:“就是了!”

    司马咎含笑朝着海棠一点头:“太太亲家,我是太姑婆的太侄子,在司马御园排行一百零五,您就跟着太姑婆喊我一百零五就行。”

    海棠微微的抬头,笑:“追风的辈份这么高的啊?”

    一百零五看一眼司马追风,点头:“可不嘛。”然后迈步走至容六爷面前,一拍他的肩膀,“不好意思啊,兄弟,一不小心把你给冷落了。都别楞着了,进村吧。”

    一行人跟着司马追风与司马咎进村。

    江太太轻声的嘀咕了一句:“没想到大侠是土豪啊!”边说边挪至杨小妞边,用肩膀蹭了蹭她的肩膀,“妞,大侠是土豪,你是啥?”

    “我啊?”杨小妞双眸一弯,笑的一脸迷离的看着江太太,“我是皇亲国戚。”

    江太太翻她一白眼:“皇亲已经颠覆了,国戚可还存在?”

    “啊!”突然之间,熊孩子的惊叫声传来,吸引了一行人所有的视觉神经,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只见熊孩子一个箭步的跑到一百零五面前,仰头,双手叉腰,一脸小御女相的问道,“你刚说什么来着?”

    “嗯?”一百零五止步,不解的看着江小柔,他刚才说的多的啊,她问的哪一句?

    熊孩子用一只手指了指容妖孽:“你刚才叫我家妖叔叔什么?”

    “兄弟!”一百零五应。

    熊孩子手指转司马追风:“那她呢?”

    “太姑婆啊。”

    “啊,啊,啊!怎么可以这样的呢!怎么可以这样的呢!”熊孩子大惊小怪的嗷嗷大叫,所有人一圴是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江小柔!”江先生威武的声音响起。

    “到!”熊孩子原地立正。

    “一惊一诈的作什么?就不能给老子安份点?”江先生斥。

    熊孩子“咻”下的跑到容妖孽边,一脸正色的看着妖孽再看看司马咎,最后又将视线落在了司马追风的上,“妖叔叔,妖叔叔,你怎么可以跟他做兄弟呢?那我们不是亏大发了吗?他是大侠的太侄子哎,他叫大侠太姑婆的哎,他叫老白叔叔太姑爷爷的哎。那按辈份来,他不是得喊我一声小姑姑的嘛。那大侠是他的太姑婆,按辈份来,我小娘和妞也应该是太姑婆的辈份嘛。那我爸爸和你不也可以当太姑爷爷了吗?你怎么可以跟他做兄弟啊!兄弟啊,这辈子差了多少辈啊!你傻了啊,妖叔叔,你是兄弟,那小妞不就是嫂子了么?那我不就是妹妹了么?哎呀呀,妖叔叔,我们亏了,亏大发了啊!不可以做兄弟的哇,那就必须按着大侠的辈份来的哇,他必须得叫你太姑爷爷的哇!”

    熊孩子说的头头是道,句句在理,脸上的表那是怎么一副的亏大发了,亏的她都疼了哇。

    听着熊孩子的话,所有的人纷纷很一致的狂下汗。

    然后,每一个人都很自觉的选择无视熊孩子,该干嘛干嘛,该走路走路。

    熊孩子讷了,她这算是被人给遗弃了咩?

    呜……

    她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嘛,难道这也有错啊?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这绝对的是一种占便宜的行为,无耻,无耻,太无耻了。

    熊孩子一路纠结着这个于她来说是头等大问题的问题,跟着大人一路来到司马追风家。

    一行人到司马追风家的时候,老爹司马义与老大司马成剑都没在家里,这个时候应该是在祠堂里给司马咎的儿子列谱拜祖宗。

    司马咎在接到司马追风一行人时,也就急匆匆的去了祠堂了。

    一路上,熊孩子除了纠结那个“太姑爷爷”与“兄弟”的称呼之外,呼叫的最多的就是“哇,大侠,你家好有钱哇!哇,大侠,你真是一个大土豪啊!哇,大侠,你家明明这么有钱,为神马你把自己装的这么穷酸哇?”

    诸如此类。

    司马御园的空气确实不错,在如大染缸一般的大城市里呆习惯了,偶尔的呼吸一下乡下地方的新鲜空气,确实令人心旷神怡。

    半小时后,司马义回来了。依旧还是一红黑相间印着中国圈的唐装,整个人永远的那么的神采奕奕,脸上漾着慈和的浅笑。

    “老二回来了,女婿也回来了,还这么多朋友,好,好!来,坐,别客气,”司马义乐呵呵的与一行人说着话,视线落在了坐轮椅的海棠上,然后目前光一怔,“你……妹子,你……怎么会这样?”

    随着司马老爹的话,所有的人视线全都朝着他望去。

    “老爹,你认识我妈?!”司马追风一脸讶异的看着司马老爹。

    司马老爹狠狠的瞪她一眼:“我要不认识你妈,哪来的你和老大!”

    “……”

    窘!

    “司马义,我嘴里的妈是这个妈,是我婆婆。不是我那跟你阳两隔的亲妈!”司马追风咬牙盯着老爹。

    司马老爹不以为义的斜她一眼:“说句话也说不清楚!真不知道女婿看中你哪一点!听你这话的意思,是红本本领到了?赶紧的拿出来给你老爹看看,你老爹我好拿去给你老娘也瞅瞅,你老娘瞅到了一定晚上会来找你的。”边说边朝着司马追风右手一伸,以示她赶紧的把红本本给他。

    “岳父大人,证在我这里。”老白一副好女婿的表看向朝司马追风伸手要证的司马老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结婚证往他手里一放。

    司马老爹瞅一眼司马追风,乐呵呵一的笑:“老二,女婿比你懂事多了!”边说边恨铁不成钢的盯一眼司马追风,拿着经婚证朝着里屋走去。

    里屋,那里供着司马追风的老娘的遗像。

    “哎哟,大侠,你家司马爷爷真可。跟我家江纳海同志有的一拼。呃,不对,我家江纳海同志比你家司马爷爷可些,他被给压的死死的。你别看他人前有模有样的一副得瑟样,人后,那就是一个标准的妻奴,在家里最没有地位的就是他了。哈哈哈……,小娘,小娘,我没说错吧?是吧,是吧?”熊孩子永远都是不会放过拉小娘下水的机会的。

    小娘:“……”

    熊孩子,你能不要这么口无遮拦啊!

    却是没想到司马追风瞟了熊孩子一眼,冷不丁的扔了这么一句:“哦,那你是没见过我家老头的妻奴样!那绝对是天下无双的!我老娘都已经升天十年了,他可是一直守如玉着呢。”

    “……”

    “……”

    白展骁的车子没有驶回军区大院,也没有回军区,而是带着白青青去了军总医院。

    对于白展骁的举动,白青青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一脸巍颤又惊慌的拿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坐在她边的白展骁,张了张嘴起说什么,可是终因为害怕什么也没有说。

    一路上,白青青不敢说半句话,吭一个字。就这么低头,双手放于膝盖上,正襟危坐的坐在车椅上,就连呼吸也不敢大哼一下。

    白展骁同样一句话也没有说,一路上那就绷着一张霾戾气的脸,看的白青青胆战心又惊。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般的害怕过。

    在白青青的记忆里,白展骁这个父亲是十分的疼她的,尽管白战那个爷爷不怎么喜欢她,但是白展骁绝对是很疼她这个女儿的。从小到大,她就没见过白展骁露出过这样骇人的表来。更何况,今天还是她去找海棠被他抓了个正着。

    “爸,我……”白青青战战兢兢看一眼白展骁,张嘴,小心翼翼的想说什么。

    “首长,到了。”车子停下,司机老陈的声音传来,打断了白青青接下来要说的话。

    “下车!”白展骁凌厉的瞪她一眼,冷洌的声音在白青青的耳边响起,再不复之前的那般充满父

    白青青抬眸往车窗外看一眼,见是军总医院,心先是微微的松了一下,随即却又重重的纠了起来。

    “爸,你是来看妈的?”小心的,试探的问着白展骁。

    白展骁冷冷的斜她一眼,森森的吐了一句:“是,是得来看看她!”

    “爸,今天的事跟我妈没关系的。我去看海棠阿姨,我妈根本就不知道。爸,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恶意的,我长这么大,没见过海棠阿姨,我看着你和大哥的关系这么僵,我心里也不好受。我只是想让海棠阿姨劝劝大哥,别再跟你这么僵持着。可是,我没见着海棠阿姨。爸,妈这些年来过的也不容易,你看大哥对她的态度,她表面上虽然一直劝着你,没放心里去,其实她心里苦着的。爸,我求你了,别对妈那么狠心好吗?妈这几天在医院里,没有一天不在想你的,只要一想到你签过辽的那两份文件,就只会以泪洗面了。爸,你和妈这么多年的夫妻,难道真的就连这么一点的信任都没有吗?再说了,海棠阿姨不也没说什么吗?你不能就这么一味的认为海棠阿姨的事就与妈有关了。如果,真与妈有关的话,海棠阿姨也不能什么话都不说的啊。爸,我求你了,别对妈这么狠心行吗?我们一家三口还跟以前那般,行吗?只要海棠阿姨愿,我会跟大哥一样的孝顺她的。爸,你相信我吧。我能做到的。”

    白青青一脸凄凄婉婉,颤颤巍巍的看着白展骁,说着异常动听的话语。双眸泪光闪烁,垂垂泣。

    白展骁面无表的看着她,一双如鹰爪般勾利的双眸直视着白青青,“这样,我确实得好好的去看看她。”说完,迈步朝着军总医院的大门走去。

    白青青的脸上微微的扬起了一抹淡淡的浅笑。

    果然,爸爸还是很她的,尽管这一路上都没有跟她说一个字,但是心里对她的疼依然没有减掉半分。他与妈这么多年的夫妻,又岂是海棠那个半死不活的瘫女人能比得过的?

    只要爸心里不有妈,那他与妈之间的事就一定有转机的。

    想着,白青青脸上的笑容再次的扬了起来,赶紧的小跑跟上白展骁的步伐朝着军总大门而去。

    病房

    护士正要给苏雯荔换药,自那天起,她的主治医生便是换了,不再是何芳华。但是不管是不是何芳华,总之苏雯荔的光彩事迹差不多整个军总的人都知道了。再说了,她在医院住了差不多一个礼拜了,也没见着白首长迈踏进半军总半步来看看她。当着她的面,自然没人会说什么了。但是,私底下的,谁不在轻声的议论着。

    白展骁推开病房门进来的时候,护士刚给苏雯荔换好了药,整理着推车打算出门。

    “首长好。”见着白展骁,护士赶紧很是尊敬的唤着他。

    “嗯,你出去吧。”白展骁朝着护士点了点头。

    “好的。”护士微然一笑,推着药车出门。

    “老白,你……来看我?”见着出现在自己病房里的白展骁,苏雯荔一脸喜及而泣般的看着他,眼眶里噙着一汪眼泪。

    白展骁一脸沉的看着她,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便是一个巴掌狠狠的甩了过去:“苏雯荔,老子的话,你当耳旁风是吧?啊!我警告过你什么?你很种啊,敢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我的忍耐力!”

    一个耳光,甩的苏雯荔两眼直冒金星。一个踉跄,撞在了主角上,那刚刚换好药缠了纱布的手臂瞬间的冒出了殷红的血。

    “白展骁,你……什么意思啊!你又打我,你一来不问缘由,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给我一个耳光!白展骁,你到底有没有心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海棠说什么你都相信!啊!既然你这样相信她,你当初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你忘记了,是她先做出对不起你的事的,是她背着你偷男人的!是她对不起你在先的!不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啊!你还不如干嘛脆一枪嘣了我得了!白展骁,你要真有这个能耐,你就一枪嘣了我!”

    苏雯荔咬着牙,一脸愤愤然的视死如归一般的盯着白展骁。

    “嘣你?”白展骁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嘣了你,那是污了老子的枪!苏雯荔,你是自己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还是继续打算死藏在心里?我告诉你,你要自己坦白的说出来,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但,要是等我查出来了,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呵呵!”苏雯荔冷笑,“那你查去好了!我等着你让我死的很惨!白展骁,你觉的我现在还不够惨吗?啊!你要跟我离婚不说,你还削了我的职,白展骁,我真是没看出来啊!我们夫妻这么多年,原来你竟是这么心狠的人!对自己的老婆,你都可以下得了这么重的手,不给我留一点的后路?你还不如干脆一点,给我一枪得了!反正,你宁愿相信海棠也不相信我!我这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苏雯荔拿着她那两只受了伤的手重重的捶着白展骁,与其说是在捶打,倒不如说是在撒欢的泄愤。

    但是,白展骁却是一脸嫌恶的将她重重的一推,直把她推倒在了病上,恶狠狠的盯着她,冷不定的喝道:“苏雯荔,你这一现在对我已经没用了!你放心,在我没弄清楚海棠的事之前,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但是,如果让我查出来,海棠的事与你有关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去查,你去查啊!你查了这么久,你有查到吗?我跟你一张上睡了这么多年,你不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啊!白展骁,你个没良心的男人!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啊!你要这么对我!”苏雯荔咬牙朝着他轻吼。

    “爸,妈,你们……你们怎么了?”白青青进来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苏雯荔倒地病上,那缠了纱布的两只手臂渗着殷红的鲜血,而白展骁则是一脸森冷厉的盯着苏雯荔,大有一副恨不得将她就地正罚的意思。

    白青青不解了,怎么会这样的?刚才在医院外面的时候,不都还好好的吗?爸还说,要来看妈的。

    难不成又是妈惹怒了他?

    “妈,你别这样,你别总是激怒我爸。”白青青上前扶起苏雯荔,很是有耐心的安慰着她,“妈,我爸好不容易才看你一趟,你别总是激怒他啊。有什么话,你好好的跟爸说……”

    “青青!”

    “青青!”

    白展骁与苏雯荔的声音同时响起。

    苏雯荔是一脸苦涩与无奈,而白展骁则是一脸的深沉与冷洌。

    “爸……”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是不是她让你去的!是不是她让你去找海棠的!”白展骁凌狠的双眸剐视着白青青,“你掂量清楚了再回答我!机会,我就只给你这么一次,你自己把握!”

    “爸……”白青青一脸纠结又错愕的看着白展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你想清楚了!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双眸如锐利的鹰爪一般的勾视着白青青。

    “爸,我真的没有!我没有伤害海棠阿姨的意思,我真是只是出于好意去看海棠阿姨的,我……”

    “很好!”白展骁直接打断了白青青的话,“青青,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白展骁的女儿!你好自为之!”说完,冷冷的瞟一眼白青青,一个转,绝然的离开。

    “爸,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爸,你听我说啊!爸,爸,你别这样!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白青青顾不得病房里的苏雯荔,直接追着白展骁出去,边跑边叫着,“爸,爸,我说,我都说,你等等我啊。爸,你别不管我!”

    “啊!”病房里,苏雯荔一声咆啸,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竟然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弃她而去,对她不管不顾。原来,这就是现实,亲也比不过权势啊!

    最啊,她现在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了!失去了白展骁,没了工作,她苏雯荔就连一个最普通的人都比不上了。怎么可能让女儿选择站在她这一边呢?

    “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了?海棠,你个人,为什么不去死啊!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我努力了这么多年的一切,就这么没了!白展骁,你到底过我啊,这二十几年来,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啊!我是你老婆,是跟你同甘共苦的老婆!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啊!青青,我是你妈,是你亲妈,你为什么也要这么对我啊!呜……”苏雯荔趴在病上,无比凄凉的撕声痛哭着。只是,她没想到,还有更让她痛苦而又抓狂,甚至让她恨不得早点死掉的折磨在等着她。且,仅只是在两天之后。

    ……

    司马御园

    司马咎儿子的满月酒摆的相当的隆重而又正式,这是司马义定下来的村规,不管男女,满月酒一律隆重而又正式,宴请全村男女老少一起喝满月酒。不过,满月酒有外人来,这次却还是头一遭。但是,在知道是他们村宝贝疙瘩姑司马追风的婆婆以及朋友时,那绝对是十二万分的欢迎的。

    所有的人,对姑的婆婆海棠,全都是很尊敬的,半点没有因为她是个全瘫的病人而带着有色眼睛看她。个个一口一个“亲家”唤着她,听的海棠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酒尽人散后,司马老爹让司马追风带着一行人游一翻司马御园。司马追风本是想推着海棠一起的,不过却是被司马老爹给拦住了。

    “老二,你有这份孝心是好事。不过你也顾顾你婆婆的体。她能吃得消你这么折腾啊?”司马老爹嘲笑着司马追风。

    司马追风一把揪过司马老爹站到角落里咬着耳朵:“老爹,你是不有什么事瞒着我啊?我警告你啊,老爹,你千万别背着我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啊,我可是六亲不认的啊!”

    司马老爹狠狠的在她的头上赏了一颗暴栗:“把你老爹想成什么人了?你老爹我是这样的人?你老爹我对你老娘忠贞不二!你没见着今天三十五也在吗?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当初我让你跟三十五的吧,你非得给我挑个那种羞不要脸的专业!你说你出没出息啊?一会,让三十五给你婆婆做个检查!你就把心给我放回肚子里,跟我女婿玩去!”

    司马追风咬牙恨恨的瞪一眼司马老爹,“老爹,你还别说,要不是你女儿我挑了这么一个没出息的专业,指不定现在还没人叫你岳父大人!你啊,偷着乐吧!”

    司马老爹一脸黑线。

    “走,走,走,走!女婿,赶紧把你女人给我带走,个没出息的东西,就知道跟我抬扛。”司马老爹朝着白杨很是无奈的摆了摆手。

    “鄙视你,大侠,被自己的老爹给嫌弃了!”熊孩子朝着大侠做了个鄙视的手势。

    大侠毫不犹豫的反驳:“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刚进村的时候,某一只小十三点刚刚被自己的亲爸给拎了,还扔了!这算不算比鄙视更严重?”

    小十三点:“……”

    “哼!大侠,你最坏了!专门欺负小孩子!”无语过后,小十三点狠狠的一跺脚,鼻孔哼气,“老白叔叔,你赶紧管管你女人,一点都不可!都没有我小娘可,我小娘从来都不会这么欺负我的!就连我们家妖叔叔和小妞都不会欺负我,就你的女人,老是欺负小孩子!哼哼!小娘,我跟你说,你以后离会欺负小孩的女人远一点,还大侠,一点都没有侠义,哼哼!”

    “……”

    “……”

    “妖叔叔,我们走!我决定了,今天我抛爹弃娘,就跟着你了!”小十三点一脸豪言壮语般的盯着容妖孽说道。

    “啊!不是吧!你不至于这么优待我吧?”

    “江小柔,我很感谢你的抛爹弃娘,祝你玩的开心!”

    前面一句惨叫声是发自于杨小妞的,后面一句怀开的拍叫声是发自于江先生的。

    妖孽唇角狠狠的抽了抽。

    要不要这样啊!

    他和妖精的妖娆生活就这么活生生的被她给打断了?

    悲从心来。

    江太太则是与江先生一样朝着熊孩子抛去一抹无比感激的眼神,然后又朝着杨小妞抛去一抹无比同的眼神。

    “小十三点,我可以选择抛弃你吗?”杨小妞一脸戚凉凉,惨悠悠的看小十三点。

    小十三点挑了挑眉,扬了扬唇,笑的一脸优雅又天使:“你说呢?”

    杨小妞垂头了。

    杯具!这绝对是杯具!遇上这么一个小恶魔绝对是她人生二十五个年头最杯具的一件事了。

    海棠留下了,其余人在以大侠导游的带领下,浩浩的游览起司马御园。

    “妹子,刚才孩子们都在,我也没当着孩子们的面多问,你现在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见司马追风一行人都离开了,司马义这才一脸沉重的看着海棠问了起来。

    “算了,事都过了这么久了,还提起来做什么呢?”海棠赫然一笑,并没有打算要说的意思。

    “妹子,这么跟你说吧,就算你不说,我也能把当年的事查个一清二楚的。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能让你白白的受这份罪了?”

    ------题外话------

    呃,苏的下场已经定了,但是估计明天还写不到。

    她的下场一定会很惊心动魂的。

    老白妈的苦不会白受的哈。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