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熊孩子恶整许同志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118

    疗养院

    海棠的体并没有因为军区大院发生的事而有所影响,她的心还算不错,精神也都不错。

    不过这一天下来,倒是见着小唐躲着她的面偷偷的抹了几次眼泪。而且小唐的精神看起来似乎不怎么样,偶尔的全出神出呆,偶尔的那看着她的眼神会有些闪烁。更有时候,莫名其妙的会一声叹息。

    此刻,小唐推着海棠下去在疗养院里溜了一小圈回来后,海棠正躺在上,将头升,正看着电视剧。

    小唐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陪着海棠一起看着电视。只是,看着看着,小唐又一次的失神了,而且眼眶里还隐隐的泛起了一抹泪光。

    小唐。海棠轻声的唤着小唐。

    小唐没有反应,似乎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依旧双眸直直的望着电视机,但是很明显的,她的注意力并没有电视机上,而是已经飘远了。

    她的两手紧紧的扭握成了一团,似乎看起来有些紧张的样子。

    小唐。海棠再次唤了一声,但是小唐依旧没有听到,不止没有反应过来,更是牙齿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小唐。海棠第三次唤她,微微的又是加重了些许音量。

    啊?终于小唐反应过来了,一脸茫然的看向海棠,阿姨,你叫我啊?怎么了?对不起,对不起,我走神了。阿姨,你是要喝水吗?你等等啊,我给你拿水去。边说边一个快速的从椅子上站起,朝着桌子走去,拿起水壶,准备倒水,呀,阿姨,水壶里没水了呢!你稍躺一会,我现在去倒水,阿姨,你稍等一会。说完,拿着水壶出门。

    小唐,你等等!海棠叫住了有些手忙脚乱感觉的小唐。

    小唐止步,转,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海棠,阿姨,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我气啊。

    她怕海棠生气,双眸略显有些委屈又自责的看着海棠,咬着下唇的牙齿更是微微的用了些力道。

    小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海棠精睿的双眸直视着小唐,这两天,我总觉的你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这两年来,你从来不曾这样过的,你是不是有事?有什么事,你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到你。

    小唐咬唇摇头,没有,阿姨,我没事。真的没事。

    只是嘴里说着没事,眼眶却是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然后眼泪吧哒吧哒的掉了下来。小唐赶紧伸手,擦去眼泪,又是不好意思,又是尴尬的看着海棠。

    你这个样子还叫没事吗?海棠看着直掉眼泪的小唐,小唐啊,你要真当我是阿姨,你就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阿姨~~听着海棠这话,小唐终于装不下去了,将手里的水壶往一旁一放,迈步走至海棠的头边,在边蹲下,用着满腹委屈又无助的眼神看着海棠,对不起啊,阿姨。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可能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了。我……

    为什么?海棠双眸直视着哭泣中的小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前两天不都还好好的,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海棠似是想到了什么,小心的问着小唐,跟家里有关吗?

    小唐咬着下唇点了点头,嗯,他们让我回去嫁人。

    嫁人?海棠微微的怔了一下,怔过之后则是用着一脸浅浅的微笑看着小唐,也是,你也不小了哦。二十……几了?

    二十二。小唐轻声说道。

    二十二,若说嫁人那也是可以嫁了。若是等呢,也是还能再等个两年。海棠浅笑的看着小唐,这两年你一直照顾着我,都没有了你自己该有的生活。我也一直觉的内疚不好意思的。你看我这个样子的,你就算是想出去一下什么的都不行。哎,你家人也是为你好。小唐啊,你不用觉的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对不起你才是。你才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却是成天的陪着我这么一个等死的全瘫病人……

    不是,阿姨!你别这么说自己!海棠的话还没说完,小唐急急的打断了她的话,眼泪再一次的吧哒吧哒的往下掉,阿姨,我从来没觉的照顾你是一种不好的事。甚至在我心里,一直都拿你是亲人一般看待的。他们……他们……让我嫁人,根本就不是为我好,他们是想卖了我。

    什么?海棠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小唐,怎么回事?

    小唐伸手一抹脸上的泪渍,有些哽咽的看着海棠说道,阿姨,我听你的话,前天回家去了一趟。然后,他们就着我嫁人。他们并不是真心的对我好,他们是看中那个老男人给的钱。他给了他们五万块钱。可是,阿姨,我不想,我真的不想。你知道吗,他已经五十多岁了,他的孙子都已经五六岁了。他老婆前年死了,我继父欠了他的钱……

    他拿你去抵债?海棠微有些怒了。

    小唐点了点头,吸了吸鼻子,我爸死的早,生病,也是全瘫痪在上,躺了三年,还是走了。我爸走了半年后,我妈改嫁了。我继父不喜欢我,可是却总是会背着我妈对我动手动脚。我不喜欢回家,读书的时候我一直都是住在学校里的。可是,不管再怎么样,我妈还是我妈。我偶尔也会回去看看她的,可是我怎么都没想到,这次我妈不帮我,和我继父一起,着我嫁人。他们连那个男人的彩礼都收了,让我过两天就回家去。阿姨,对不起,我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了。

    小唐越说越是伤心,眼泪扑漱扑漱的流的正汹涌。

    小唐啊,海棠有些心疼的看着她,那你的意思呢?

    小唐摇头,一手轻轻的戳着另一只手臂,一脸无奈与无助,阿姨,我没得选择。谁让我是我妈的女儿呢?

    你继父欠了他们多少钱?

    小唐微微的想了一会,好像十几万吧。

    再加上他给你继父的那五万彩礼钱,也就是说二十来万是吧?海棠沉眸问着小唐。

    小唐点头,差不多。

    回去跟你继父说,把钱还了。

    阿姨,我没有这么多钱。小唐怯弱弱的说道。

    让大杨先给你。

    不可以的,阿姨,我不能要白先生的钱的。阿姨,我不能这么做的。小唐摇头,双眸含泪的看着海棠,你和白先生已经结我很好了,我不可以这么做的。

    小唐,你听我说。海棠深吸一口气,一脸肃穆的看着小唐,如果说,他们让你嫁的是一个好人家,我不会阻止的。我也希望看着你好的。但是,现在不是,这是在糟蹋你。做父母的,不能这样糟蹋自己的女儿的。这钱,就当是你借的。你慢慢的还,这样行吗?

    阿姨……小唐一脸感激的看站海棠,声音再次的哽了,阿姨,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你对我的大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报。阿姨,我这辈子一定好好的照顾你。

    你这傻孩子。海棠轻笑看着她,这两年,我不全都亏得有你呢。要不是你这么细心的照顾着我啊,我哪能过的这么舒服呢?我拿你当自己女儿一般的看待的。好了,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大杨呢这段子有些忙,你先跟家里人说说,等大杨忙完了这段子,我让他给你钱。

    嗯,嗯。小唐点头,重重的点头,谢谢阿姨,我这辈子做牛做马照顾着您。

    傻孩子,没这么严重。

    阿姨,您先躺会看会电视,我去倒壶水来,一会你也该吃药了。小唐破涕而笑的看着海棠。

    海棠点头,行,去吧。我没事的。

    小唐噙着微笑拿着水壶出门了。

    海棠继续躺在上看着电视。

    门再次被人推开了,有人进屋。

    小唐,这么快……话还没说完,海棠怔住了。

    进门的不是小唐,而是白展骁,一的少将服,帽子拿在手里。眼神很是复杂的看着躺在上的海棠,有内疚,有自责,也有欠意。

    你怎么来了?海棠面色平静,不冷不的看一眼白展骁,视线重新回到电视机上。

    我……来看看你。白展骁脸上的表有些不是很自然,老沉的双眸环视一圈屋子,最后视线重新落在了海棠的上,我……对不起。

    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只是说了三个字,也是他最应该说的三个字。

    海棠转眸,直直的望着他,浅浅的一抿唇:不用,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现在好,你也不用觉的内疚或者自责的。以后没什么事的话,还是少来吧。不太符合你的份的,我也不想让这平静的疗养院生起太大的波澜。看也看过了,你回吧。

    白展骁嚅了嚅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用着无比复杂的眼神看着她,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舒出,我……真的不知道。

    是我让大杨别说的。海棠的表怀依旧平淡无奇。

    我是说……我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展骁略有些沉悔的看着她,海棠,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是她做的吗?你能告诉我吗?

    海棠抿唇浅笑:你觉的有必要吗?是还能我一个健康的体呢?还是能怎么样呢?

    白展骁的子猛的颤了一下,垂放于体两侧的双手亦是抖了抖,就连两腿也是微微的打了个颤,医生怎么说?

    好,暂时应该还死不了。

    我帮你换到军总医院去好吗?白展骁征询着海棠的意见。

    不用了,我这样好。海棠毫不犹豫的拒绝,我已经习惯了疗养院,也习惯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白将军你费心了。

    海棠……我……

    阿姨……小唐进屋,在看到一军装的白展骁时,整个人楞在了门口处,又眸怯弱弱的看着白展骁,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

    小唐,倒杯水给我。海棠唤着她。

    哦,哦。小唐回神,提着水壶进屋,越过白展骁的边站在桌子边倒了一杯水,递给白展骁,您喝水。

    谢谢。白展骁接过小唐递过来的水杯,很是客气的道谢。

    小唐抿唇一笑,重新倒了小半杯水,用两个杯子倒换着晾水。在水晾的差不多温度时,才拿着杯子走到海棠边,很是小心的将杯子递到她的唇边,阿姨,来,小心点,已经不烫了。一会该吃药了。

    小姑娘。白展骁叫着小唐。

    啊?小唐转眸望着他,您有什么吩咐吗?

    你……能出去一下吗?我想和她单独聊聊。白展骁拿着水杯朝着海棠走近两步。

    小唐摇头,对不起,不可以!我答应过白先生,寸步不离的照顾着阿姨的。我可不想上次那样的事再次发生。我知道我这么说话,可能会得罪您。但是,请你谅解。上次阿姨就是因为我走开一会,才会被一个穿军装的女人给气的病加重。所以,很抱歉,我不能出去。您要有什么话想和阿姨说,您就当我是透明的就行了。

    白展骁的眉头拧成了一股绳,她来找过你?

    海棠斜了他一眼,没搭理他的意思,对着小唐说道:小唐,把药给我。

    嗯,等一下,我拿过来。

    白展骁就跟个多余的人一样,杵在屋子里,海棠始终没怎么去理会他,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心也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有所改变。

    白展骁似乎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就算是当着空气,就也就这么一直站在屋内。

    ……

    中午十一点四十五分,快接近下班的时候,消失了一整个上午的熊孩子江小柔同学终于回来了。

    嘿,各位亲的叔叔阿姨,中午好啊!我又回来了。江小柔同学笑盈盈乐呵呵的朝着办公室内的各同事进行着江小柔式的招呼。

    小盆友,你可以换一个说辞吗?某同事笑眯眯的看着江小盆友调超趣道。

    江小盆友眉梢一挑,嘴角一扬,一脸得瑟样:没问题。听好了啊!当当当当,各位小娘亲的男同事&女同事,为了弥补上周五k歌因为我和我小娘的军歌嘹亮给你们造成的不尽兴,我江小柔同志,也就是我小娘和我爸爸的女儿,决定今天中午请在坐的各位小娘的男同事&女同事,大搓一顿,以示我和我小娘对你们的一份欠意以及诚心的回请。请问,你们是同意我的请客呢还是同意我的请客呢还是同意我的请客呢?

    小娘嘴角抽搐中。

    熊孩子,你这又是抽的哪门子的筋啊!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们,我在哪里请你们搓一顿了。熊孩子勾唇一笑,绿幽幽的狐狸眼扫过在坐的每一位同事,我,江小柔同志决定请你们去尚品宫搓一顿!怎么样,怎么样?你们同意吗?熊孩子一脸兴致高昂的看着在座的每一位同事。

    小盆友,你说笑呢?尚品宫?我们这么多人,你小娘一年的工资都不够吃呢!某同事只当熊孩子是在说笑,也不笑着跟她说道。

    嗬!见此,熊孩子不高兴了,腮帮一鼓,这位小娘的女同事,你这是在看不起我吗?你这是在小看我吗?你这是在瞧不起我吗?你这是在看扁我吗?

    呃……

    熊孩子,请问你连着四个问句,有一样的意思的吗?

    熊孩子拇指一抹自己的鼻尖,一脸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到许同志面前:许阿姨,你告诉他们。我是不是在开玩笑的,我们上次去的就是尚品宫对不对?我是有vvip贵宾卡的!

    许同志心有戚戚蔫啊。一想到上次那流失的一万五千八,那叫一个心疼又疼,就差没有蛋疼了哇。

    许微点头,猛的直点头,嗯,嗯!是的,是的,没错!有vip卡,真的有!

    只是没有钱而已,你们要是想跟着她起去送死,那你们就去吧。

    熊孩子是谁啊,能看不出来许同志的那一脸心有戚戚蔫啊。于是乎,一个快速的把自己背在后的熊二书包拿下,嗤啦一下拉开拉链,埋头进包一阵翻找。

    啪!直接将一张尚品宫的vip卡以及一卡钻石卡往小娘桌子上一拍,再一抚自己的鼻尖:哼,小看我是吧?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尚品宫的vip卡,什么叫做无限额的钻石卡。哎哟,小娘的各位男同事&女同事,你们放心啦,我是江先生和江太太的女儿嘛。是绝对说话算数,绝对靠谱的。许阿姨,上一次呢,绝对只是一个意外而已嘛,我只是一个不小心没带卡而已。看吧,看吧,我今天可是全都带齐了的。各位美女帅哥,你们不可以扼杀一个小孩子美好的心灵愿望的,不可以抹杀她知错认错,虔诚请客的态度的。放心了啦,你们都对我小娘这么好,这么姐们,这么哥们,我这是在替我小娘拉关系,建人脉,绝对的没有恶意的。各位小娘的男同事&女同事,怎么样,赏个脸呗。

    江小柔,你小娘我今天没车!车还在世贸君亭呢!小娘一脸无奈的看着熊孩子。

    熊孩子直接一个劳斯莱斯的车钥匙往她桌面上一甩,笑的一脸贼溜贼溜,诺,我刚在去三十二楼溜了一圈,骗来的。哦,对了,对了,还有还有。各位小娘的男同事&女同事,等等啊。边说边埋头在包里又是一翻找,然后捧出一大堆的朗姆酒巧克力,哇噻,小娘,你们家总裁爷爷对我可真好哎,那,竟然还请我吃朗姆酒巧克力说,而且还是这么多!哎呀呀,人家现在正在换牙嘛,怎么可以吃这么多的巧克力呢?这不是让人家牙齿痛吗?好吧,好吧,为了不让我的牙齿痛,我决定借花献佛,请你们吃了!不可以说不要的哟,说不要的,就是不给你们总裁面子哟,就是不给我小娘面子哟。

    熊孩子的嘴巴向来都是能说会道的,而且一开口那绝对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然后,说完吧,便是人手一颗的分了起来。

    许微阿姨,这两颗是你的。粉嫩嫩的小手,拿着两颗递到许微面前,笑的一脸天使般的灿烂又纯真。

    许微有些不敢去接,用着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熊孩子,总觉的这孩子天使般的笑容背后藏着的是恶魔一般的算计。

    许微阿姨,为什么给你两颗呢?那是因为,上次因为我的大意,害的你开车兜了那么多圈圈,结果还是没能吃到肯德基。不止害的你车子抛锚了,还害的你上班也迟到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然后回家吧,我小娘把我狠狠的教训了一翻。我爸爸啊,差一点就把我军法处置了。然后吧,我就很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一边做着两百个仰卧起坐,一边做着深刻的自我检讨。我觉的,我真的太不应该了,太不应该为了自己一时的嘴谗,害的你浪费了那么多的油钱,然后打的回来又是钱。所以,为了表示我最虔诚的道谦,我多请你吃一颗巧克力。许微阿姨,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这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了呗。我家江先生说了,要是你不原谅我的犯下的错,今天回家,我的仰卧起坐就直接从两百上升到四百。所以,许微阿姨,你就行行好,可怜可怜我,为了不让我被军法处置,你就原谅我的不懂事吧。我家江先生说了,江太太就是最好的人证,她看着你吃了这两颗巧克力了,就说明你原谅我了。那我就今天回家不用再做四百个仰卧起坐了。许阿姨~~~熊孩子扑闪扑闪着她那水晶一般的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许微。

    噗!

    江太太在心里喷笑了!

    她什么时候狠狠的教训过她了?江先生又什么时候军法处置过她了?熊孩子,你真是有够会掰的啊。果然,熊孩子的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是越来越渐长啊。看吧,看吧,这简直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但是,话说,熊孩子你确定江先生说过这样的话啊?你确定江先生知道你把他给卖掉了,不会让你仰卧起坐从两四直接飚升到五百啊?

    好吧,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某小娘替熊孩子掬了一把同泪。

    看着熊孩子那可怜巴巴的就差没有掉马尿的样子,再一想着江先生对自己的关心,许同志心里那个美了哟。看来,他也并不是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至少还让这孩子给她道谦了呢。于是,许同志美滋滋的接过熊孩子手掌里的两颗朗姆酒巧克力,就这么当着熊孩子与江太太的面,羞答答又怯怯的吃进了肚子里。

    丁宁,孩子也不是故意的,你和江先生也别往心里去。没什么的,千万别怪孩子。许微吃着巧克力,心里甜的不行啊。

    哎哟喂,许同志,你真是被自己冲昏了头哦。你也不想想啊,那天的事,就你和熊孩子两个人知道的好吧?江先生的江太太怎么会知道嘞?还让熊孩子给你道谦。就算道谦,那也应该上周五见你就该道了吧,上周五不道,今天早上也该道了吧?用得着拖到现在才道啊?

    所以说啊,这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你啊,就自求多福,好自为之吧!遇到熊孩子,你也算是倒霉催的杯具一个了。

    当然,当然!怎么能怪她呢?是不是啊,江小柔?江先生和江太太没怪过你吧?小娘笑的一脸毛毛的看着熊孩子。

    熊孩子头皮发毛啊,貌似,她小娘这笑容有些令人心里发虚啊。

    那当然了,我小娘是最好的小娘。熊孩子将讨好进行到底。

    矣,小柔,你怎么不请丁宁吃巧克力?心里正甜蜜着的许微突然之间问了这么一句话。

    熊孩子抬头,笑容迷人,小娘最近牙齿不太好,江先生下了令。我要是让她吃了,那我就是违反军令,那是要军法处置的。

    ……

    小盆友,你是怎么溜上三十二楼最高层,还从总裁那里拿到巧克力的?

    嘿,我是谁?我是江小柔!是江先生和江太太的女儿。我是姓江的。熊孩子笑的一脸得瑟又美歪歪。

    你的意思是说,你跟总裁有关系?

    那是绝对……小娘的一抹警告眼神投来,熊孩子立马笑脸相迎,绝对五百年前是有的!现在,应该暂时没有!不过,我是谁啊,我是人见人,花见花开,塞过青美少女的江小柔嘛。我小娘长的这么可又迷人,我当然也是迷倒众生一片的。一个总裁爷爷嘛,拿下他那是小菜一碟。你们这么一大片都被我拿下了不是吗?哎呀,不说了不说了,你们到底要不要接受人家诚心诚意的道谦吗?扭捏着两只小手,一脸气羞羞的看着众人一大片。

    所有的同事纠结啊,这要是让这么个小孩子请客,那着实是过意不去啊。可是,不去,那又不好拂了人的一片好心吧。

    丁宁,算了。尚品宫就算了,不然就中午去对面锦都一顿吧。有同事很好心的提议着。

    ……

    不行!丁宁还没出声,熊孩子腮帮子一鼓,一脸不悦的双手一叉腰,你们这是岐视儿童!都说了,人家有钱了,又不用你们掏钱的嘛。

    你个小孩子,哪来的钱啊!你知不知道尚品宫一顿吃多少啊?我们整个办公室十几个人,没个十几万的,你想都别想去。

    熊孩子挥了挥手里的无限额钻石卡:我家爷爷说了,钱就是用来挥攉的。他的任务就是赚钱,我和小娘的任务就是败家!当然,败家也在败的有档次的,像现在这样的,那就绝对是属于高档次的败家的。嘿嘿,各位小娘的男同事&女同事,劳斯莱斯哟,而且还是限量版的哟。也是我刚才从总裁爷爷那里骗回来的哟。你们不想享受一回吗?不过,最多只能坐三个。

    江太太很想把熊孩子的脑袋给扒开来看看,里面到底都塞了些什么货。

    于是乎,在熊孩子江小柔同学的无限的煸动下,整个办公室一行人十二个,浩浩的朝着尚品宫而去。

    手握劳斯莱斯的江太太心里发慌啊。

    娘也,二十五个年头,她啥时候握过这么昂贵的方向盘啊。尽管这段时间经常坐吧,但是坐和自己开那是不一样的好吧。

    副驾驶座,那当然是熊孩子的专属。

    后面三个坐着的一个是熊孩子拉过来的miss恨嫁,一个眼巴巴贴上来的胡李庭胡同事,另外一个,那就是同样眼巴巴贴上来的许微了。

    当然,两个眼巴巴贴上来的人那目的绝对是不一样的。

    胡李庭同事那是为了向丁宁多打听一些关于杨小妞的事。至于许同志,那绝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江太太家里的江先生了。

    一路上,胡同事都在向江太太旁敲侧击的问着杨小妞。

    这位胡叔叔,这么跟你说吧,对于我们家妞,你,没戏!熊孩子直接朝着胡同事泼了一盆冷水,你不是看到了嘛,我家小妞,那已经有男人了。你说,你怎么跟我家妖叔叔斗?那都不是一个档次的好吧?所以,为了不让你死的太难看,虽然残忍,但我还是很负责任的告诉你。

    卟——!

    一声很大的嘣气声传来,好像是放的声音。

    然后,整个劳斯莱斯内充满了一股臭气。

    哎哟,娘也!熊孩子赶紧摇下车窗,一手捏着鼻子,小娘的男同事叔叔,虽然我说的是大实话,是有些残忍,可是你也不至于这么抗议的吧?你要知道,车内的空间是很有限的,你这么嘣了一个大臭出来,你这是在谋杀,绝对的……

    卟——!

    熊孩子的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个大臭嘣了出来。

    娘哎,你——你——你——!你说,就你这样的,别说我小妞看不上你了!就算看上了,我也会捧打鸳鸯的!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职业道德的放臭呢!哎,娘,熏死我了,熏死我了。小娘,小娘,你怎么样,有没有被熏到。

    熊孩子还是十分有心和孝心的,在这个时候还是想到了自个小娘。

    那个,不是我放的。胡同事憋红了一张脸,替自己辩解着。

    不是你?那难道是莫……

    卟——!

    卟——!

    卟——!

    卟——!

    连着四个大臭连续而来。

    对……对不起!丁宁,你能靠边停车吗?许微胀着一张猪肝脸,很是尴尬的对着开车的丁宁说道,那个,我……不行了。闹肚子了。

    啊——!熊孩子捂着自己的手一声大叫,转头,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一脸呈猪肝色的许同志,这么多的自是你放的啊!哎,玛,许阿姨,你可千万给我兜着点。这可是限量版的劳斯莱斯,你可千万别把你家的那什么给漏出来了。要不然,你可是把自己卖了,都陪不起这辆车的。

    我……卟——!

    坐在后车座两侧的miss恨嫁与胡李庭终于也是受不住了,纷纷的捂着自己的嘴,赶紧的摇下了车窗。

    可怜的司机江太太啊,是唯一一个不能用手捂嘴的人啊。于是就只能这么经受着污气的荼毒了。

    许微,你怎么回事?miss恨嫁在窗外透两口气,怒斥着许同志,这可是总裁的车,你给我兜回自己的肚子里去!要不然,你就自己给了!

    卟——!

    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许同志可怜啊,急的都快哭了,丁宁,你靠边,靠边停。

    可是,这里不能停车。丁宁很想停车把许微给扔下了,这是爸的座驾啊,是限量版的啊。真要是被她的那什么给沾了,那这车江纳海还会要吗?

    答案是肯定的,不会!

    那岂不是她的罪过啊。

    不行啊,不行啊!我真的不行了!丁宁,你停车,停车!许微紧紧的夹着自己的两条腿,很努力的不让那什么给钻出来。额头上,已经有细细的密珠冒出来了。

    她自己也知道,这是总裁的车,她要是把那什么给流出来了,那她绝对的死无全尸的。

    终于,十字路口,红灯。

    忍无可忍的miss恨嫁直接打开了车门,自己先下车:赶紧给我滚出来。

    哗——!刚一出车门,脚刚着地的许同志,miss恨嫁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回到车里,黄金满地。

    ……

    一片寂静中。

    许微穿的是及膝洋裙,然后……

    两条腿上就那么……

    啊啊啊——!熊孩子的磨牙的叫声传来。

    许微——!

    miss恨嫁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为什么,因为许同志的黄金有那么许些的溅到了她的脚背上了呗。

    胡同事傻眼了。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黄金满满的许微,没有任何反应了。

    天啊!

    这……

    太毁形像了吧?

    太不人道了吧?

    太没有职业德了吧?

    然后,胡同事猛的打了个寒颤,一脸嫌恶的看着完全风化中的许微。

    喂,怎么这么这么公德心啊!怎么可以在大马路上做这么恶心的事

    你丫脑子抽了啊?长的人模人样的,怎么做的事是却狗模狗样的!

    你哪个精神病院出来的啊?

    ……

    ……

    小娘,绿灯了。熊孩子很好心的提醒着。

    丁宁,你们先去,我今天就不去了。你们开心点。miss恨嫁朝着丁宁说道,看一眼自己沾了点点黄金的脚,狠狠的剐一眼完全石化中的许微,然后呯下关上了车门。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驶出。

    miss恨嫁瞪一眼许微,一个转,自己离开。

    许微如木头一般的杵在了原地,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了。而每一辆经过她边的车,纷纷的摇下车窗,每个人都用着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她。有几个吧,甚至还拿出手机,啪=啪的朝着她拍下她此刻的照片,那绝对是有损公德心的一个爆炸的新闻了。

    当许微反应过来之际,她就好似一只动物园里任人观赏嬉戏的猴子一般,由着众人观看着。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只是,她的肚子依旧在咕噜噜的翻腾着,然后那卟卟的声继续在响着。

    丁宁的车子已经开走了,miss恨嫁也走了,而她的手机和包包却是全都留在了车里。也就是说,此刻除了她自己这个人外,她什么也没带。她想打电话求助,无门。她想打车,没钱。不过,就算有钱,有哪个司机会愿意载她这样的客人?

    许微彻底的傻了。

    啊,啊,啊!毫无形像的哭了出来。

    然后,一辆警车在她边停下。

    ……

    尚品宫

    一行人吃的十分开心,没人注意到少了一个许微。

    嘿,这个姐姐,请问一下,那个,漂亮姐姐,你们的经理在吗?江小柔乐呵呵的朝着一侍应生问着陌笙。

    嗯?侍应生有些不解看着她。

    就是那个,你们经理,姓莫的。

    哦,侍以应生晃然大悟,陌经理今天休息呢。

    啊?江小柔一脸的失落,休息,没在啊?嘟了嘟嘴,这么不巧啊,我还想请她吃朗姆酒巧克力呢。竟然不上班,怎么这么不巧嘞?那好吧,下次有机会再请她吧。叽哩咕噜的嘀咕着。

    小娘,还有小娘的男同事&女同事,你们先吃着吧,我吃撑了,去外面溜一圈再回来接着吃。

    小心点啊,别跑远了。某小娘叮嘱着。

    知道了,知道了。熊孩子应着,走出包间。

    高瑾这会正与贺自立陪着客户在尚品宫吃饭。接到了派出所民警的电话,说是许微正在派出所,让她去保释一下。

    于是,急匆匆出了包间。

    江小柔正朝着那个方向走去,于是两人撞了个正着。

    哎哟喂。熊孩子股着地,摔了个四脚朝天。

    ------题外话------

    呃……

    许同志,这回是彻底的丢人现眼了。

    熊孩子,你怎么就这么能整事呢?你说万一一个不小心的,全都在你家爷爷的车上了,你可该如何是好哟!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