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老羊拱草VS江先生的奖励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116

    喂,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对于老白的眼神,司马追风微怔了一下,怔过之后突然之间似识到了自己说了怎么样的一个话题。

    窘窘的怔了一会。

    丫,是她说的太过不清不楚,还是他太过敏感了。

    脑子里想什么呢!窘过之后大侠狠狠的瞪他一眼,我车在那呢,我得去开过来,明天上班要用的!没你脑子里想的那事啊!

    老白继续开车向前,凉凉的问了句:我想什么了?

    大侠翻他一个白眼,摇下车窗,转眸观望车窗外的沿途风景。

    老白继续开车向前,大侠的手机响起。

    杨小妞来电。

    妞,找我什么事?

    也没什么大事,就两件小事。耳边传来杨小妞向来的风中带着软糯的声音,第一,就是好奇问问,你俩现在都什么个况了?嗯,就是那什么什么?是你被他那什么什么了没有啊?第二,就是今天晚上呢,我就不回家了。如果你们那要什么什么的话,我不介意你带男人回家那什么什么的。行了,就这个样子吧!哦,对了,我好像看到你的小马车还停在酒店呢?大侠啊,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和你家解放军叔叔这一天一夜的全都在上混迹了啊?没看出来啊,大侠,你丫,还能耐的啊!

    妞向来都是一个八卦中带着狗腿的大脑十分腐残的女人嘛。就现在这个况,很难得和见着大侠靡乱了,那要不落井下石一翻,岂不太对不起同居生活了吗?

    大侠脑门突突的狂跳,嘴角跟眼角同样的抽搐着。

    丫,你个风的二货,脑子里想的就没好货。

    还一天一夜都混迹在上了?

    丫的,老子才打了一场大仗好吧?没错,今天这一天之于大侠来说,那绝对就是干了一场真枪实弹的大仗。到现在都还浑虚软着呢!

    还混迹个啦!

    丫,你个风**,有多远滚多远去!赶紧的跟你家那只妖叔叔造个容小硬出来!老子现在没空跟你磨迹!大侠朝着那头的风二货就是一通大吼。

    没空?大侠,你的意思是,你现在还在跟你家解放军叔叔在上混迹啊!哦哟,超强的嘛!果然,坚不可倒。果然,小十三点是最有先见之明的!白小坚,嗯,很适合你们解放军叔叔的。得了,那就不打扰你们俩的坚不可倒了。哎玛,大侠,你果然是最强的!

    风二货杨小妞将她的风再一次的刷新了。

    大侠:……

    滚!混迹你个头啊混迹!老子没你那么风,老子现在在车上!

    哦哟,车上?我的天哪!电话那头再次传来杨小妞的大惊小怪的声音,哇哦,大侠,你新潮了啊!玩车震?!哎哟喂,大侠,我真是没想到啊!我以为玩车震这样刺激的事嘞,应该是我跟我们家妖孽才会做的事嘛,怎么就让你给抢先一步了呢!哦,天!难以想像,难以想像!

    大侠:……

    头痛啊,头痛!

    这风的二货怎么就这么能扯呢?

    车震?!

    丫你个呸啊!

    就她现在的这德,她还有心和精力玩车震吗?

    震你个鸟啊震!老子是那种会玩车震的人吗?大侠朝着风**大吼。

    倏的,一束强光了过来。

    大侠转头……

    呃……

    只见老白正用着狼一般的绿幽幽的眼神,像是在吃人一般的盯着她,直盯的她毛骨耸然,心里发虚还两腿发软了。

    丫,杨小妞你完蛋了,我告诉你,你完蛋了!

    行了,行了,我懂的。大侠。电话里传来了杨小妞嬉哈皮笑的声音,祝你们玩的愉快,我就不打扰你们的好事了。走了,妖孽,大侠那边连车震都玩上了,咱俩也玩玩车震去呗。本宫今天心倍儿爽。

    妖孽:车震有什么好玩的?咱俩玩房震去。

    说完,那边的杨小妞直接挂了电话。

    大侠:……

    整个人完全的处于风化中。

    天!

    你怎么不把那只风的二货给收了呢?你怎么就任由着她这么祸害人间呢?你怎么就这么不长眼呢?

    嗷——!

    去你那,还是去我那?大侠还处于风化中,耳边传来了老白闷闷的声音,似乎还带着隐约的咬牙切齿。

    不说了嘛,去世贸君亭。大侠大脑凌乱,暂时还没有回过神来。

    行,世贸君亭。老白咬牙。

    突然之间,大侠反应过来了,回过神来了。

    倏的一个转头,直勾勾的盯着老白,喂喂喂,你是不是理解错了啊!我没那个意思,真没那个意思。

    老白若有似无的勾了勾唇,行,我懂的。

    懂?

    老大,你真懂咩?

    我怎么看你这眼神,这表那都不是一个懂字啊?

    大侠默,不说话了。

    这个时候,那真是说什么什么都是错的。

    最终,老白的车子没有去世贸君亭,也没有去大侠家,而是带着大侠到了一处大侠从来没有来过的小区。

    其实吧,这小区大侠木有来过,但素江太太是经常来滴。

    为神马?

    因为这是江先生与江太太市区小家所在的小区嘛。很幸运的,老白自个的家也是在这个小区的。而且吧,还是与江先生家的是对门对面滴。当然,这一点大侠是绝对不知道滴。

    喂,你带我来这干嘛?

    车子停下,大侠看着这完全陌生的小区,一脸茫然的问着老白。

    下车。老白替她解开安全带,又帮她打开了车门。

    干嘛?大侠依旧茫然。

    老白抿唇轻笑,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你很想干点嘛?

    大侠:……

    狠狠的瞪他一眼,下车。

    有些有太自然的扭了扭自己的脖子以及腰部。嗯,上这衣服穿了两天了,让她十分的不爽。白天的时候吧,忙着干仗,还真心没觉出来。不过这会是真真的感觉到了浑的不爽了。

    怎么了?

    见着她有些扭捏不自在的样子,老白轻声问着。

    衣服有些不太舒服。边说边又是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一会上去洗个澡换

    啊?

    大侠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什么况啊?

    老白没再说什么,只是很自然而然的伸手往她腰上一搂,朝着电梯走去。

    站在玄关处,司马追风依然还是一脸木讷的没有反应过来。

    你家?司马追风转头望着站在自己后的男人。

    男人点了点头,从鞋柜里拿出一双他的拖鞋给她,咱家!

    啊?

    大侠再一次怔了。

    暂时没有你的拖鞋,先将就着穿我的。

    鞋子很大,拖在司马追风那37码的脚上,那简直就是在撑大船了。

    那个……我……那个……你……

    大侠一脸窘窘的看着老白,那个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面那户是大川的。老白指了指门对面的那一户单元。

    哦。

    司马追风轻应着,这个时间,她真心没太多的精神去想对面住的是谁。呃,这会,她的神经完全是紧张的,就好似丑媳妇初见公婆那般的紧张。尽管,她这个丑媳妇已经见过婆婆了,也尽管这房子里除了他们俩之外,没有第三个人了。但是,却也是这一点,才让她更加的紧张了。

    整个人木楞楞的站在玄关处,脚上撑着属于他的大船,眼眸望着整个屋子,双手扭着指头,样子有多紧张就有多紧张。司马追风觉的,这一会,她的心那绝对比她第是次摸鸟还在紧张。比昨天晚上,她的第一次还在紧张。

    然后,一想到昨天晚上的第一次吧,大侠的脸咻下的红了起来。

    这脸一红啊,这个人的神经也就跟着绷断了。

    然后,大侠就这么大脑断片了说了这么一句话:洗浴室在哪?我去洗个澡。

    呃……

    这话说的,那算不算是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啊?

    大侠想自己咬断了舌头。

    丫的,脑残了吧?

    老白指了指正对面的一房间,主卧里有。

    咻的,老白的话刚说完,司马追风已经不见人影了。

    再然后,只听得呯的一声,那是司马追风关门的声音。

    老白跟着进房间,从衣柜里拿出一自己的衣服,敲了敲洗浴室的门,你没拿衣服进去。

    还没来得脱衣服的大侠,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那浴房的玻璃门上。

    但是嘞,大侠也不是一个扭捏的娃子嘛。反正那都啥啥啥了嘛,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迟早的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唰下的,打开洗浴室的门,谢谢。

    但是在看到老白递上过的衣服时,大侠纠结了。

    又是你的?

    没错,还是老白的衣服,而且还只有一件迷彩t恤。

    老白挠了挠寸头:明天去把你的搬过来?

    大侠盯他一眼,想得美哦!我是不会跟你非法同居的!一把揪过他手里的t恤,又吐了三个字,内裤呢?

    这下轮到老白讷了。

    朝着一脸讷然中的老白,大侠扬起一抹风款款的笑容,解放军叔叔,施舍一下,给条内裤穿穿吧。我不介意穿你穿过的哈。

    挑逗,这绝对是**的挑逗。

    白老狠狠的剐她一眼,转从衣柜里拿出一条自己的平角裤,递给大侠。

    大侠神清气爽的接过他的平角裤,瞄一眼那囊袋的地方,很欠抽了飘了一句:从这袋子上来看,你家兄弟应该算上标准型的。不过就是时间短了一些!

    司、马、追、风!老白咬牙切齿的盯着她。

    呯!司马追风直接将门一关,大笑着,然后再次欠抽的声音从洗浴室里传来,这是事实,老羊同志,你必须得承认的!这绝对不是我凭空捏造出来的!

    老白咬牙,一会收拾你!

    大不了我不出洗浴室的门了呗,你奈我何啊!大叔!

    得,这次直接连解放军叔叔都省了,直接喊大叔了。

    老白:……

    洗浴室内,大侠墨迹墨迹的洗着。

    洗浴室外,老白整个人往大上一倒,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天花板。一脸的沉重又暗然,还带着隐隐的失神。

    当然,想的还是海棠的事

    他不知道白展骁拖着苏雯荔最后是怎么样了,他也没那个心去知道。他现在唯一关心的只是自己的老妈,海棠的况。静姨回来后,也没再提起,在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对于今天的发生的事,母亲表面上一点也没表现出来。甚至于还表现的心半点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但是作为儿子,其实他知道,在她的心里不可能半点也没有影响到的。她只是不想让他担心而已。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害的母亲受了这么多的苦,如今更不能亲手照顾她不说,还不能每天的去看她。

    想着海棠这些年来受的苦,白杨的眼眶微微的有些湿。再一想到今天的事,以及苏雯荔那女人的种种恶行,老白那微湿的眼眸里划过一抹沉的冷厉。

    司马追风洗好澡,穿着他的衣服打开洗浴室的门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仰躺在上,一脸发怔的样子。而且还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他那眼眶里的湿润。

    司马追风微微的怔了一下,不用想的,他定是在想着他妈的事了。

    下意识的,司马追风也是想到了今天发生的一切。

    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女人竟然可以无耻变态到这样的地步。就他那个爹现在的老婆,那在司马追风眼里看来,绝对的就是一个十属欠抽的货。她不敢想像,如果这些事发生在她上,她会是怎么样的反应。很难想像,这些年来,他都是怎么过来的。

    相对于他来说,她真是非一般的幸福了。她家老爹司马义,那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有有义的绝世好男人了。她家老娘都过世十年了,看,她老爹至今都守如玉呢!

    怎么了,还在想伯母的事

    司马追风蹲沿上一靠,轻声的问着他。

    老白伸手一捞,将她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洗好了?

    哎,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很自然的往他怀里一窝,手指戳了戳他的膛。

    嗯?什么事?斜眸望了她一眼。

    翻个了子,倒趴在他的上,双眸与他对视,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房子几室?

    三室。怎么了?不解的看着她。

    一手支着自己的下巴,另一手被他握在大掌里,咱把伯母接回家来行吗?

    嗯?老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你刚才是不是也在想这个问题?双眸一眨不眨的与他对视,似乎能看明白他心里的想法一样。

    老白点了下头,我是有这种想法,但是你知道我的工作,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我妈。所以,就算想,我也无能为力。

    素白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膛,司马追风轻笑,你说你傻不傻啊!老羊!没说让你亲自照顾啊!再说了,你一个大男人的,你怎么照顾伯母啊!有些事,你做起来方便啊?就算你是她儿子,就算你觉的给伯母接屎端尿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伯母呢,她肯定会觉的不妥的。

    那你的意思是让小唐一起跟着过来?让她跟我们一起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脑子里想什么呢?自己家里住一个外人,你心里舒服啊?你同意,我都不会同意的。

    哟!司马追风浅笑盈盈的瞪着他,不错嘛,土匪也看出来人小姑娘对你有那什么一份心思了啊?

    老白瞟她一眼,你都看出来的事,老子能看不出来?

    司马追风握拳,在他的膛上不轻不重的捶了一下,得瑟吧,得瑟吧!心里美着了是吧?

    由着她的小拳头在自己的膛上挠痒痒般的捶着,说实话,真不美。

    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想不想把伯母接回来?你不想天天见到她?每天都跟她说说话吗?司马追风认真而又严肃的看着他。

    点头,这十几年来,我每天都想。可是,我有心余力不足。

    司马追风打了个响指,行了,你想就行了。过段时间,我们就去把伯母接回来。

    谁照顾?老白还是回到了这个问题上。

    司马追风食指一指自己的鼻尖。

    你?老白一脸诧异又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司马追风瞪他,不相信我啊?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一个专业的医生,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是不可以怀疑我的医德。

    老白好整以暇的瞟她一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是男科医生,以摸鸟为主的。

    在他的膛上狠狠的拧了一把,一脸似笑非笑的挑衅看着他:你的意思可是在告诉我,你没有鸟儿让我摸?

    老白脸色一沉,眼眸一眯,揪起她的往胯间一摸:鸟儿已经开飞了!

    去!司马追风踢他脚,收回被他揪在大掌里的手,跟你说正事呢!别又土匪上了啊!

    老白爬了爬自己的寸头,直勾勾的盯着大侠,憋出了一句话:老子就土匪了半次而已!你说咱家白小坚要是超过大川家的江小刚,会不会把江小柔给气的半死啊?

    大侠:……

    娘也,土匪这算是跟熊孩子给置气上了?

    呃……

    揉了揉她那略有些渐长的头发,老白轻叹一声,你照顾咱妈,那你工作呢?

    司马追风弩了下唇,这是一个比较难选择的问题。但是……

    这个你别管,总之我有办法。你只要说想还是不想!司马追风一脸自信满满的看着他。

    拇指抚了抚她的脸颊,我是想,不过……

    想就行了,至于不过后面的就直接省了!司马追风打断了他的不过,就是,这样的话,你会累一点。

    嗯?老白再次不解的看着她。

    你每天部队市区的两边跑着,能不累吗?明晃晃的眼眸俯神着他,其实最好的选择呢,是回军区大院。但是,我知道,这不会是你想要的,也不会是伯母想要的。所以,你辛苦点吧。

    边说边伸手在他那黝黑的脸上重重的蹂躏了两把,笑的一脸光灿烂。

    倏的一个翻,将她压在自己上,长而有力的两腿将她那两长白晃晃的腿夹于两腿间,大掌将她的小手扣于头顶。如墨石一般的双眸灼灼的俯视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眸,乎乎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他的上微微的带着些许汗味,她的上则是带着沐浴后的清新。她仅着一件属于他的宽大的t恤,露出那修长而又精美的长腿,部半隐半露。那条男式的平角裤穿在她的上,是那般的滑稽而又可。大t恤内没有穿br,随着她的呼吸,36b上下起伏着,两点隐约可见。圆领t恤下,是她那若隐若现的锁骨,如孩童一般的躲着猫猫。她细长的脖子漂亮而又人,令他忍不往想要扑上去咬一口。

    老白的呼吸有些粗重了,刚才还清洌的眼眸此刻变的有些浓郁了,甚至还发着绿幽幽的狼光。

    司马追风整个人被他夹钳着动弹不得,那紧密相挨的地方传来一抹滚烫的挚,灼烫着她。脸咻一下的就红了,想要挣脱出他的钳制,却是怎么也出不了。

    老白附头,滚烫的双唇贴上她的,重重的狠狠的吸又啃噬着。那扣着她手腕的大掌在这个时候松开了,隔着宽大的t恤在她的上戳啊,揉啊,捏啊,拧啊,到处的点着火。

    嗯~司马追风轻咛,被他压在下的不自的扭动了一下。

    随着她的扭动,老白差那么一点,溃不成军。

    娘的!

    一声低吼。大掌在她的腰际惩罚的拧了一把,闷哼:别动!

    啊?!

    大侠怔,怔过之后抿笑,双手往他的脖子上一攀,一脸恶趣味的看着他:行不行啊你?啊——!

    大侠惊呼!

    股被人打了呗。

    男人,最不能说的就是这句话了。那绝对是对他的一种污辱以及挑衅。

    话说,大侠,你丫个以摸鸟为终生乐趣的货,怎么就在这个时候犯二的呢?这样的话,能说的啊?那不是纯属自己找抽吗?你说,就凭你这句话,老白同志能放过了你啊?一会不整的你哭爹喊娘的直呼救命,才怪呢!男人,必须让自己的雄风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屹立不倒,这样才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老二。不然,他大爷的还混个啊!

    果不其然的,老白在一巴掌拍过了大侠的股之后,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老子让你知道行还是不行!

    隔着男式平角裤,老白狠狠的捏了一把司马追风,一个快速的起,三步并作两步的进了洗浴室。

    直至男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追风大侠还没有从刚才的话语以及羞人的举动中回过神来。

    讷着一双茫然而又羞的美目,眨巴眨巴的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回味着男人进洗浴室前留下的话,大侠很不厚道的笑了,笑的一脸的柔似水而又风华万千了。可惜老白木有看到。

    伸手爬了爬自己的短发,之前一抚既过的寸头,现在已经能揪起一小撮了。

    心里在想着,是不是她也该改改路线了呢?如果她去走杨小妞那般的风路线,会不会更好一些?

    呃……

    猛的打了一个寒颤。直接否决掉。

    就那风二货的包路线,绝对不是她司马追风能跟得上的。那就是一只思想绝对不正常的风**,就算在改路线,那也就得改成美人那样的正常路线,而绝对不是那只风**的非正常路线。

    大侠,乃错了吧?

    二货也就在你和江太太面前二二的,那在外人面前绝对是超正常的淑女好吧?当然,风偶尔也是会有的。但是不管是犯二还是风,那都是在你和江太太面前。当然,现在多了一只妖孽。而且在妖孽面前,那股的劲绝对是你和江太太前所未见的。但是,妖孽喜欢呗。要不然,怎么能称之为两只妖呢。

    得,扯远了,继续倒回。

    老白的速度是相当的快的,那绝对是速战速决的。从进洗浴室到出来,绝对不会超过五分钟的时间。此刻,老白出来的时候,大侠还在纠结着她应该改走哪一条路线而瞪大眼睛盯着天花板。

    啊!大侠一声惊叫,反应过来时,她整个人已经被老白再一次压在下了。

    在想什么?嗯?暗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手已经开始不安份的扯着那条男式平角裤了。

    老白绝对是光条条的从洗浴室里走出来的,就连条大浴巾丫也没有围,然后就这么甩着一头的湿湿的寸头,扑向了发楞中的司马追风。

    司马追风反应过来之际,那条平角裤已经很光荣的下岗了,而男人正在继续剥着她上那件宽大的t恤。然后,嘴巴已经开始疯狂的啃动了起来。

    喂,你这是在啃草啊还是啃骨头啊!有你这样啃的吗?司马追风哭笑不得的盯着那一只压在自己上的土匪,呃,不,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老羊。

    丫,完全就是一副饿n久的羊,见着了绿油油的嫩草,那叫一个疯狂的啃啊啃,除了啃还是啃。

    正啃的起劲中的老白抬眸,朝她勾唇一笑,你放心,我不是狗,不啃骨头的。你不是叫我老羊吗?羊当然是啃草了。而且还是一大片绿油油的嫩草。说完,埋头继续啃草。

    司马追风:……

    丫,还真当她是一堆草就这么啃了啊!

    唯一的大t恤也被他给剥了,司马追风就真如一盘嫩油油的绿草,任着老羊狂啃了。

    粗粝的大掌抚着那嫩油油的草尖,老羊化老饿狼,焕发着一簇簇的狼光,羊角拱着草堆,寻找着美食。

    嗯,司马追风一声嘤咛,全酥软无力,唯只有双手紧紧的爬着他那宽实的后背。幸好,她没有留着那长长的指甲,而是修剪的十分干净。若不然,这会老白的后背一定一片惨不忍睹。

    嫩草,行不行?嗯?老羊挑衅着嫩草,当然,羊角早早的已经进了草堆里,此刻正在草堆里寻着那一颗最嫩的草尖。

    行,行!很行!司马追风讨饶。

    还去不去摸其他的鸟了?嗯?羊角继续在草堆里拱着。

    摸……摸……

    摸?再拱。

    不,不摸了,司马追风眯眸迷离的看着自己上这一脸孩子样的男人,一手抚着他那黝黑的脸颊,另一手朝着羊角处抚去,那些器官摸起来哪有羊角舒服。

    那这个呢?

    羊角呗。我一个人的羊角呗。笑眼弯弯的望着他。

    老白满足了,眯眸浅笑,勾着唇角看着她,悠好了,羊角拱草了啊!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行!

    行啊,等着你呢!看你拱不拱得起来!司马追风再一次十分欠抽的挑战起来了男人的极限。

    现在就让你知道,拱不拱得起来!!老羊彻底的被草堆给惹毛了,羊角发狠了。

    终于,司马追风吃到了自己挑战男人极限的恶果了。事实证明,男人是真的不可以挑衅的,就算一开始不会钻洞如老白者,这会发起狠来,那也是绝对的不容抗拒的。

    司马追风悔啊,晚了。

    我这段时间会很忙,你有空的话能替我多去看看我妈吗?

    好。放心吧,你忙去。伯母那边,不用担心,我会去的。

    过几天,应该会有人过来政审了。然后,我们去领证。

    等你忙完了再说,不急的。

    谢谢。

    不客气。

    那继续拱草了。

    ……

    ……

    江家

    事差不多就这么算是过去了,白杨等人离开之后,文静便是将在白展骁对苏雯荔做的事说了一遍。听过之后,除了摇头,还是摇头。

    这算是什么呢?

    早干嘛去了,眼睛被狗叼了啊。

    洗浴室内,丁宁整个人泡在浴缸里,靠着缸壁发呆中。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之这一会,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白天的事,就好像一场戏一样,让她觉的很不真实。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白爷爷前几天才请她帮个忙,她正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问问大侠去的。却是不想,事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发生了。

    人啊,就这么一辈子。海棠阿姨的这一辈子却是毁在了那两个人的上。

    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事也真是多啊,多到就好似在她的边演了一出狗血剧一般,让她都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竟是这部狗血剧中的一员。

    所谓高处不胜寒,是不是就是这么一个道理啊。

    是不是有钱有势的人啊,都喜欢整那么一两出事出来?

    可是,也不对啊。

    江家比谁都有钱吧?也有势吧,还有权吧?怎么就没见有整出事来呢?

    爷爷,爸妈,那个个都是恩的很呢。

    哎,所以,也不能一概而论了,最最关键还是得看自己的自觉吧。你要有那份自觉自悟,别人又怎么能把你怎么样呢。

    因为想事想的有些出神,一个不小心的便是将自己的滑了下去。

    江川推门而入,看到的便是女人没进水里的一幕。

    猛的迈步上前,一把将没进水里的女人给捞上来。

    咳,咳。丁宁猛咳。

    怎么样,嗯,没事吧?坐在浴缸壁上,将她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轻拍着她的手背替她顺着气,一脸担心的问着,怎么泡个澡也能把自己泡进水里去。

    咳,又是一声轻咳,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尖,因为呛了点水进鼻子,鼻子怪不怪服的,想事想的有点出神了,一个不小心就给滑下去了。没事,没事。不用担心。

    伸手拉过浴巾架上的毛巾,替她擦拭着脸颊上的水渍,再替她擦拭着那湿答答的头发,想什么事呢,这么出神,竟能把自己给泡进浴缸里了!

    由着他替自己擦拭着湿发,手指又是揉了揉自己的鼻尖,往他的怀里拱了拱,不就今天的事嘛,想想觉的闷心的。

    将毛巾往衣娄里一扔,又扯过一条浴巾,替她光洁溜溜的子擦拭了一翻。当然,擦拭的时候也不忘记吃几口豆腐,然后抱着她走出洗浴室,事已经这样了,别多想了。

    她双手攀搂着他的脖子,就算光洁溜溜的被他抱在怀里,也没有觉的有什么扭捏的样子,你说,这人与人之间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相对比之下吧,真心觉的咱家那就是天堂,绝对的天堂。

    一手抱着她,一手捏了捏她的鼻尖。因为他放开了一只手,所以下意识的,她便是双腿紧紧的夹住了他的腰,不让自己给掉下去。

    就这么一夹吧,也就把男人的某一份**给夹出来了。那看着她的眸子,绝对的跟只狼没什么两样了,还冒着熊熊的火。

    一手搂着她,一手在她的腿上打着圈圈,薄唇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宝贝儿。

    他的声音有些沉闷,有些沙哑,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沉重。

    嗯?怎么了?江太太双腿夹着他的腿,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再加上他那一只托着她部的手,所以她是稳稳当当的呈八爪鱼一般的挂在他的上的。

    眼眸迷离的望着他,语气酥软,样子媚,神暧昧。

    江先生喉咙一个滚动,看着她的眸子狼烟四起。

    明天没时间陪你了,过两天就是八一了,又有一个军演。不怪我吧?额头贴着她的额头,薄唇贴着她的唇瓣。

    江太太故意恶作剧般的在他的薄唇上轻轻的咬了一口,说实话啊,其实我这段时间也很忙。你没时间陪我吧,说句心里话,我求之不得。嘿嘿。贼贼的笑两声。

    爸真盯上你了?江先生绿眸望着她,赤着的上在她的软上蹭了蹭。

    江太太回以他几蹭,嗯哪,谁让你这个当儿子的不替他分忧呢?谁让你是我男人呢?那就只能我替你分忧扛下了呗。

    江先生揪着她的双唇狠狠的啄了几口又了几口,宝贝儿,真好!

    江太太矫上了,双手往他那俊脸上狠狠的一翻蹂躏,江先生,你现在才发现你宝贝儿好啊?

    低头,在玫瑰花上轻咬一口,一直都很好啊!不过,忙归忙,可别把自己给累坏了。公司是江纳海同志的,咱家赚钱,是江先生的事,江太太的任务就是吃饱,喝足,睡醒,然后赶紧生个江小刚出来。

    吃饱,喝足,睡醒,再生个江小刚出来?江太太手指一样一样的掰着,然后双手往自个腰上一叉,一脸悍妇相,江大川,这是人吗?这是母猪好吧!你把自己女人当母猪,那你就是公猪!

    行,公猪现在就带着母猪交配生猪仔去。江大川顺杆上爬,笑的十分的不要脸的看着江太太。

    江太太:……

    喂,你配的还不够多啊?你这可是每天不止一次的配着吧?江太太已经被江先生压倒在上了。

    江太太,纠正你一个很严重的错误。江先生笑的一脸闷又痞样的看着江太太。

    江太太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哪里错了?

    一把扯掉围在自己腰间的浴巾,坦城相对:江小川就配了你一个,怎么就配的还不够多?嗯?你说,该不该打?!

    光洁溜溜的子水蛇似的扭了扭,江太太同样笑的一脸又风的望着他:怎么滴,你还想要多配几个啊?说着,两腿已经盘上去了。

    不想!就只想配你一个!

    乖了!江太太很是大方又有的一拍他的脸颊,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江太太把洗白白的自己打包奖你了,要不要?

    现在就要!

    狼烟四起,狼大发。

    江太太笑的迷离又扑朔了,然后整个人跟滩泥水似的软倒在江先生怀里了。

    ------题外话------

    风暴后是应该温馨一下下滴,不然人是要绷断滴。

    老白啊,终于把大侠给拿下了喂。

    然后,明天咋样捏?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