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老白妈要回大院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111

    老白的车子飞速的朝着疗养院方向开去。

    一路上,老白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双唇紧抿,如鹰般的眼眸直勾勾的盯视着前方。心是复杂的,有喜有忧,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莫名感觉。

    司马追风坐在副驾驶座上,同样的脸色凝肃。小小的车间内,弥漫着一种肃穆的气氛。

    你别这么紧张,伯母不会有事的。司马追风轻声安慰着老白,想去拍他的手背,最后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老白抿了下双唇:我的样子看起来很紧张?

    不紧张才怪!

    司马追风轻笑,那额角都已经有细细的密珠冒出来的,还叫不紧张吗?

    还行。

    展齿一笑,微微的替他拂去了一丝的紧安。

    手,突然之间被人握住,紧紧的握住处。老白微微的偏过头,深邃的双眸浓浓的望她一眼:谢谢。

    啊?

    司马追风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谢谢你陪在我边,才不致于让我感到那么孤单。

    老白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说着由心的话语。

    另一手反握住他的大掌,司马追风嫣然一笑:有点酸!边说边做了个软牙齿的动作。

    老白盯她一眼。

    有些不自在的扭了下股,然后脸上露出一抹不太自然的表

    怎么了?你不舒服?看着他那扭股的动作,大侠不解的问道。

    有点粘。说这话时,老白脸色微微有些泛红。

    有点粘?什么粘?

    大侠之时之间还真没明白过来,他说的粘的什么。

    然后,五秒钟后,终于明白过来了。

    噌下的!

    大侠的脸也瞬间的红了起来。

    能不粘吗?

    丫,一听到小唐打来的电话,连个澡都没冲就直接裤子了。粘,能不粘才怪!

    嗔他一眼,大侠不说话了。想着刚才两人做的那事吧,大侠真觉的无地自容了,怎么这样了呢?然后再随着他这么一说呢,这瞬间的,车内小小的空间里又传出了一抹暧昧不明的气氛来。

    大侠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吧,耳边传来了老白闷哼哼的声音:那个,这真不是我的最佳水平!

    嘎……

    大侠抬眸,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尴尬中带着羞红的老白。

    这不是他的最佳水平?那他的最佳水平是怎么样子的?

    然后心里这么想着吧,嘴里也就那么冒了出来:那……你最佳水平是多久?什么时候的事

    老白:……

    他哪里知道是多久,不就是刚才发生的事么!

    但是,这么丢脸的事能说出口的吗?

    可是,老白是个诚实的好人,是个不会撒谎的大好人。尽管心里十分不愿意承认这么憋屈又丢脸的事,但是本着对党和组织必须要忠诚的原则吧,老白还真就一股作气,如实以答了:就刚才的时候。

    噗——!

    大侠终于忍不住喷笑出声了。

    解放军叔叔,你真是可的比江小柔那熊孩子还要可了。

    你这不是在前后矛盾嘛!

    前面一刻,你还在说这不是你的最佳水平,可是后一秒你却又说这个就是你的真实水平!

    啊啊啊!

    你要不要这么可啊!

    还笑!

    见着司马追风笑那喷笑的样子,老白嘴角抽了,眼角也抽了。然后一脸漆黑了,闷哼哼的朝着司马追风吼了两个字。

    司马追风闭嘴,憋住笑容,用着十分痛苦的表看着他,不笑!真不笑了!可是……噗——!

    仅仅只憋了五秒钟的追风大侠再一次的喷笑出声了。

    老白咬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等着!老子一定会血耻的!

    血耻?!

    大侠再一次被他的这句话给逗乐了。

    点头,重重的点头,十分有心的一拍老白那张憋的跟个猪肝没什么的脸颊,安慰般的说道:好吧,为了让你一血前耻,我很乐意奉陪到底的。亲的解放军叔叔,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哟,我等着你发挥最佳水平!不然,就你这个样子的水平,我在杨小妞和丁美人面前会很丢脸抬不起头来的!哦,你都不知道,丁美人说了,她家解放军叔叔那个战斗力哟,那叫强悍的无人能敌!说真的啊,就她家解放军叔叔给她留下来的那个战绩吧,我和妞可是有目共睹的,那绝对是顶尖的。哎,我说,不然,你跟他取取经呗……啊!

    大侠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得一声惊啊!那是因为老白的手一个用力的拧了她的大腿!

    废话,这个时候要是不拧她的大腿,那就是老白不正常了。如果这会不是在开车,不是在去疗养院的路上,老白一定会把她压倒,让她再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超强的战斗力!

    哎哟喂,大侠,你说你在这里作个什么劲呢?

    你丫,不知道男人最说不得的就是那事了么?

    你得幸运这会是在去疗养院的路上,不然,你觉的你还有可能这么安安耽耽的坐着吗?

    老白磨牙,恶狠狠的扔了一句:司马追风,老子会让你后悔的!

    偏偏大侠吧,还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回了句:那来呗!

    老白又磨牙:等着!

    哦!

    说实话吧,其实大侠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窃喜的啦。

    窃什么喜呢?

    可不就是老白是个雏鸟么!

    就这以摸鸟为乐趣的二货,尽管没有那真枪实弹的实战经验,那摸的鸟儿也多了吧!那还能不知道这男人,丫就连个洞都一下子没找个准的货,能不是个处,她丫的就不叫司马追风了。

    千万别说大侠矫,是个女人,这个时候都会矫一下下的。

    你说,一个三十二岁的大男人,还是个跟土匪没什么两样的大男人,却是连钻油都不会,说出去,那估计都没人会相信的好吧?

    这要是让杨小妞那只风的二货知道的话,指定得一阵啧啧啧的冷嘲讽,然后端起她那伪淑女,真的风流相,如此这般又这般如此的评头论足,再好心又好意的进行一翻教传授,最后再丢她一抹孺子可教还是朽木不可雕的眼神,朝她抛个妩眼。

    呃……

    一想到杨小妞知道后的表现,大侠猛的直打了个寒战。不行,绝对不行!事关面子问题,绝对不能告诉那只**,这男人半路熄火的事。要不然,她岂不面子里子全都丢光光?

    司马追风,老子警告你!要是敢把这么丢脸的事拿出去宣传,信不信老子毙了你!

    大侠脑子里正想着这个问题,耳边传来了老白咬牙又磨牙攉攉的声音。

    话!你还知道丢脸啊!我傻啊!这么丢脸的事,我拿出去宣传!大侠翻他一白眼。

    就连大川的女人也不能说!

    不说!

    还有刚才跟你跳艳舞的那个也不许说!

    铁定不说!

    艳舞的事,以后再跟你算帐!

    喂,你搞搞清楚,我那是艳舞吗?妞那个才叫艳舞,她还脱了!你丫,能不这么小气么?!

    老子就这么小气的,怎么样!

    呃……

    大侠不说话了,直接闭嘴。

    丫,到底是谁这么多管闲事,把这土匪给请来的?

    可不就是你家丁美人家男人,你家解放军叔叔的好朋友江大川同志罗!当然,这中间绝对还有小十三点江小柔同志的一半功劳的。

    车子驶入疗养院。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这个时候疗养院的老人们基本都已经睡下了。院中路灯亮着,一片安静,偶尔有几声蝉叫。

    老白停好车,与司马追风急速的朝着海棠的房间而去。

    房间里,海棠躺在上已经睡着了。

    小唐站在前,双眸直视着熟睡中的海棠,脸上微扬着一抹浅笑,浅笑中还有一抹隐约的期待与渴望。

    是的,期待与渴望。

    只要一想到一会,白杨就到了,小唐的心里莫名的便是一阵激动与兴奋。

    今天以以往没什么不同,还是陪着海棠看了一会电视,八点左右的时候,帮着海棠洗擦清爽后,海棠便是睡下了。小唐正准备躺自己的陪护上的时候,却是见着躺下的海棠竟然睁开眼睛转头向她的这边,然后说了句:小唐,你辛苦了,这两年谢谢你。

    小唐瞬间的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了,整个人就跟个傻楞楞的呆子一样站在了原地,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海棠。

    阿……姨,你……说什么?

    好半晌的,小唐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有些结巴的问着海棠。

    海棠抿唇一笑:我说谢谢你,这两年辛苦你了。照顾我一个全瘫的废人,你没有半点怨言。

    阿……姨!你……会说话了?

    小唐错愕茫然的看着海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海棠亦是微愕。

    说话?

    对啊,她会说话了!

    她怎么就突然之间会说话了呢?

    她有多少年不曾说过这么一句完整又顺溜的话了?这些年来,她只会说一两个字,而且还是十分吃力的样子。可是现在,她却是口齿清晰又不费半点力的说出了完整的话。

    这让海棠自己都不敢相信。

    然后,她的眼眶便是湿润了一片,眼泪就那么从眼角流了出来,浸湿了枕头。

    阿姨,不哭,我们不哭!小唐一个快速的在她的头蹲下,拿着纸巾轻轻的拭去海棠眼角的眼泪,轻声的安慰着,你会说话了,是好事。以后,你会慢慢的好起来的。不哭。

    话虽劝着海棠不哭,可是,她自己却是流下了眼泪。

    你也不哭。海棠想伸出手抚去小唐脸上的眼泪,可惜有心无力。

    嗯,阿姨,我不哭。小唐点头,扬起一抹开心的笑容,手背擦去自己脸颊上的眼泪,阿姨,你好起来,我很开心。真的,我一点都不辛苦。我一直都把你当自己妈妈一样看待的,你也没拿我当外人,就像女儿一样的疼着我。阿姨,能照顾您,是我的福气,真的,我没有骗你,这是我的真心话。

    傻孩子!海棠心疼的看着小唐,我知道,我知道你真心的。你是个好孩子,阿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阿姨也是真心的喜欢你,把你当女儿看的。

    呵!小唐欢愉的一笑,阿姨,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让医生来看您看看?

    海棠摇头:没有,不用了。这么久不曾说话了,你陪我说会话吧。

    小唐点头,那,你要是不舒服,就告诉我,我去叫医生。

    好!

    阿姨,你是好人,好人都是会有好报的。老天都是长着眼的,所以,现在让你重新说话了。小唐乐呵呵的看着海棠,拿过一条凳子,坐在海棠的头,与她轻声的说着话。

    你这傻孩子。

    海棠毕竟是病人,小唐终是没有陪她聊的太久,只是聊了一会,便是让她睡下了。

    海棠睡下之后,小唐便是走出房门,在走廊上给白杨打了个电话。

    小唐唇角含着隐隐的微笑,双眸弯弯浅浅的看着熟睡中的海棠,心里却是想着白杨。

    叩叩叩!传敲门声。

    小唐窃喜,想着这个时候敲门的一定是白杨。

    迈着欢愉的步子走朝着房门走去,打开房门:白先生,你来……

    了字还没说出口,小唐脸上的笑容便是僵住了。因为来的不止是白杨一个人,站在他边的还有司马追风,那个他嘴里的女朋友。

    小唐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个时候两人一起过来。那说明,他们两人已经住到了一起。

    她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那么,如果不是两人在一起,又怎么可能一起来到这疗养院呢?

    突然之间,原本那所有的喜悦与兴奋,以及期待与渴望,瞬间的全部都化为了泡影。

    司马小姐也来了。

    尽管心里不好受,可是却也没有在脸上表现的太过明显。朝着白杨与司马追风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子往一边挪了挪,让出空间让白老与司马追风进屋,阿姨已经睡下了。

    白杨迈步进屋,朝着海棠的走去。

    上,海棠睡的正熟。

    司马追风跟在老白后一起走至尾,看着上熟睡中的海棠一眼。然后转走到小唐边,用着很轻的声音问道:医生怎么说?

    啊?小唐一脸不解的看着司马追风。

    伯母会说话了,医生怎么说?司马追风重新浅笑问道。

    医生没来过,阿姨说没什么不妥的地方,这大晚上的让我别去找医生了。我也担心阿姨的体,也就没跟她长聊,就只聊了一会,就让她睡下了。要不然,我现在去叫医生过来给阿姨看看?小唐看着司马追风,又看向白杨,有些不好意思般的说道,然后转出门的样子。

    算了。司马追风制止了小唐,伯母都睡下了,明天早上再说吧。还是别把她吵醒了。

    白先生……小唐有些无助又奈的看向白杨,语气中微显的有些委屈的样子。

    明天再说吧。老白转眸向小唐,面无表的说道。

    对不起啊,白先生。我是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小唐有些尴尬又自责的看着白杨与司马追风,我一见着阿姨会说话了,而且还每一句话都说的很完整又清楚。一开心就给你打了电话,我没打扰到你的工作吧?

    没有!白杨很简单的说了两个字。

    那现在……小唐的视线在老白与司马追风上移了移,你们是回去吗?

    老白摇了摇头,不了!今天晚上,你休息一个晚上吧,我陪着我妈就行了。

    这……小唐有些为难的看一眼熟睡中的海棠,又看一眼白杨,白先生,你会不会不太方向照顾阿姨?阿姨夜里三点左右要一次小解的。

    没事,你去休息吧。我也在这的。司马追风笑意盈盈的朝着小唐说道,你去休息吧。

    可是……小唐还是不太放心的样子。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谢谢你啊,司马小姐。你先替我一个晚上吧。小唐一脸谢意浓浓又笑意浅浅的看着司马追风。

    看,这话说的多有水平啊。

    替她一个晚上,这不是摆明了司马追风只是替她服侍照顾一晚上海棠,跟她一样,也只是一个护工而已。

    司马追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朝着小唐含笑点了点头。

    其实她又怎么会没有听出来小唐那话里的意思呢?就在小唐打开门,看到白杨时脸上的喜悦,却在看到她时,那失落的样子,足以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小唐喜欢白杨。

    喜欢,那也很正常的。就老白这样子的男子,小姑娘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呢?

    你躺小唐的上睡会吧。老白坐在海棠头,刚才小唐坐过的凳子上,指了指边上那张小唐的陪护,对着司马追风说道,要不然,你开我车回去?

    拿脚朝着他的小腿部轻轻的踢了下:你这算是过河拆桥?

    老白一脸认真的看着她:我不想拆!

    那不就得了!司马追风白他一眼,行了,别说话了,一会吵到伯母休息了。

    房间里,开着一盏小壁灯,将灯光调到了最暗。十平米左右的房间,此刻三个人,海棠正熟睡着。老白与司马追风尽管有很多话想说,但是为了不吵到海棠的休息,两人只是眼神传递着,什么话也没说。

    时间就好似静止了一般,寂静的夜,漫漫长。相互对望中的两人,到浓时意悠悠。

    大侠有个坏习惯,那就是不喜欢睡陌生人的

    所以,她没睡在小唐的上。再说了,如果真睡小唐上,心里别提有一种说不出来看别扭了。

    有些困了,便是坐在另外的一张椅子上,靠着椅背眯眼睡了过去。

    清晨

    海棠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白杨坐在椅子上靠近着椅背闭着眼睛,司马追风则是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头靠在他的膛上。两个人,倒是睡的惬意的样子。

    窗帘还没有拉开,那盏暗淡的壁灯还亮着。屋内光线有些暗,却是足以将两人的表看的一清二楚。

    白杨的脸上满足中微带着担心。满足应该是怀里抱着司马追风,担心那自然是担心着她

    司马追风的脸上则是微有些浅笑,很自然而然的样子。

    看着两人此刻的动作以及脸上的表,海棠抿唇浅笑。

    想着,应该是小唐昨天夜里给他打的电话,告诉他她会说话了。然后他便是急匆匆的赶来了。只是,那个时间了还带着追风一起过来,那指定就是两人已经住在一起了。

    对于司马追风,海棠是喜欢的。这个孩子,上倒是有不少她当年的影子。不拘小节有着男人的好胜却又不失女子的媚。倒是儿子配的。

    只是,小唐……

    哎~~

    一想到小唐,海棠只能哎气了。

    她是很喜欢小唐,甚至希望小唐能与白杨在一起。可惜,儿子心里已经有人了。如此,那就顺其自然吧。只能说明小唐与白杨无缘。

    她是过来人,所以是绝对不会插手儿子的事的。他喜欢怎么样的人,都由着他。当然,她也绝对相信儿子的眼光的。他没看上小唐,不是说小唐不好,只能是他们俩个之间缺少了那一抹电流。

    没有叫醒他们的意思,只是唇角含笑,一眨不眨的看着坐在窗户边抱在一起睡着的两人。

    这样的感觉真好。

    是幸福的感觉。

    她终于看到儿子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她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似是感觉到了有人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司马追风下意识的拧了下眉头,然后有些不太自在的扭了下子。

    嗯,怎么这么不舒服的睡姿?

    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入她眼睑的不是天花板,而是一个膛,还是一个男人的膛,以及……

    海棠那一眨不眨望着她的眼睛,她的唇角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她的眼神泛着柔柔的光芒,是那种属于长辈对晚辈关心的光芒。

    呃……

    什么况?

    随着司马追风扭子醒来,白杨亦是睁眸醒过来了。

    同样的,老白一睁眸看到的便是母亲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还有他怀里抱着的司马追风的眼睛。

    司马追风窘了。

    大有一副作犯科被人现场抓包的感觉。

    可不是么!她跟人儿子就这么抱着一团的睡在了人母亲的面前,而这会,人母亲正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们看。

    呃,伯母,您醒了!

    司马追风赶紧一个迅速的从老白的大腿上跳出,有些尴尬的爬了爬自己的平头。

    这两个月,她没去理过一次头,所以这会她的平头已经略显长了些。至少已经比老白的寸头长了很多了,再加上今天穿的还算比较女化的衣服,以及此刻脸上的难为,倒是还真把一个羞的小妇人形像给出来了。

    白杨则是慢厮理的从椅子上站起,朝着海棠露出一抹微笑,然后在她的头蹲下,妈。

    海棠抿唇一笑:什么时候来的?会不会影响你们俩的工作?如果你们忙的话,就早点回去吧。我没事,很好。

    听着海棠这口齿清楚的声音,老白和司马追风都楞住了。尽管小唐已经跟他们说过,海棠会说话了。但是,在亲耳听到时,却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与不可置信。

    妈,你真的能说话了?白杨激动的看着母亲,眼睛有些润湿。

    同样的,司马追风的眼眶也是湿湿的。

    海棠浅笑,点了点头,嗯,昨天夜里突然之间就能说话了。现在才发现,能说话也是一种福份。大杨,这些年,妈连累你了。

    你是我妈,我是你儿子,哪来的连累不连累的。是我没尽到儿子的孝心,不能时刻在你边照顾着您。应该是儿子跟您说抱歉才是。白杨一脸认真的说道。

    傻儿子!妈也是从你这条路走过来的,能不明白了你的工作啊。

    我去叫医生。司马追风看着母子俩样子,找了个借口想出去。

    追风。海棠唤住了她。

    司马追风止步,转:伯母,您想说什么?

    让大杨去,你留下来,我们聊聊,上次不能说话,也没法跟你聊天。

    好。

    那你们先聊着,我去叫医生。白杨起,朝着司马追风会心的看一眼。

    叩叩叩,敲门声传来,然后小唐的声音从门传来,白先生,你醒了吗?我帮阿姨叫了医生。

    进来。白杨对着小唐应声。

    小唐推门而入,后面跟着进来的还有医生。

    阿姨,你醒了。小唐笑意盈盈的看着海棠,然后又转眸向司马追风,依旧还是笑面迎人,谢谢你司马小姐。

    司马追风回以一笑:不用,应该的。

    医生,又要麻烦你了。海棠朝着进来的医生说道。

    理所当然的,医生也被海棠能说话的事给惊到了。这都几乎十来年无法正常说话的人,却是突然之间却是口齿清楚了。能不让人惊讶么?

    当然,再怎么厉害的医生,眼那也是不能检查出什么大况来的。在医生对海棠做了初步的检查之后,便是建议把海棠推到医疗室去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白杨自然是不会有二话的。但是抱着海棠坐在轮椅上,然后推着她朝着医疗室而去。

    司马追风打了个电话给其他的同事,让人先给她替了个班。这个时候,她也是不可能回去上班的。

    检查做的还是快的,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不过另外有一些报告就要等明天才能出来。

    总之,医生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海棠就突然之间能说话了。不过既然没有什么问题,那自然是好事。老白和司马追风自然都是开心的,就连小唐也是开心的不得了。

    早饭,是司马追风喂着海棠吃的。

    海棠吃的很开心,老白看的很舒心。小唐却看的很窝心,酸酸楚楚涩涩,什么样的感觉都有。

    大杨。

    早饭过后,海棠一脸凝重的看着白杨,叫着他的名字。

    妈,你想说什么?

    你……江爷爷,江还有静姨他们都好吗?

    海棠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做着一个很难的决定一般。

    白杨点头:好。就是都很挂念您,您想回去看看他们吗?

    又是深深的吸一口气,再长长而又沉重的吐出,有些苦闷的闭了下眼睛睁开,抿唇一笑看着白杨:这么多年不见了,也是该去见见他们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吓到他们。

    白杨摇头:不会!现在去吗?

    嗯,现在去吧。

    阿姨,您这是在去哪里?小唐一脸担心的看着海棠问道,阿姨,您现在体不好,实在不宜外出的。我觉得如果你想见你的朋友的话,还是让他们到这里来看你比较好些。白先生,阿姨的况,你也清楚的,我真的不建议你带阿姨出去。

    听着小唐这话,白杨微微的怔了一下。看着海棠的眼眸里也是多了一份犹豫,妈,小唐说的也是有道理的。不然,我去跟静姨和海叔他们说下,让他们来这里看你。

    海棠摇头,依旧笑容满面:不用!我好的。感觉今天的精神比之前哪天都好。我就是想回去看看他们,看看自己曾经呆过的地方。对了,前几天,我好像看到大川了。

    大川?白杨不解的看着她,你在这里怎么会看到大川?妈,你是不是看眼花了?

    海棠轻笑,怎么可能!你真以为我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了?他还带着一个跟追风差不多大的姑娘,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一家三口笑的可幸福了,估计是出来的玩的时候,被院里那些吹吹打打的欢闹给吸引进来的。这想想,都有二十年没见着大川了。跟文静也有这么多年没见了,那时候我跟你静姨就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不过这要是比起来的话,也是绝对不会让着谁的。时间倒是过得快,这一眨眼的,都二十几年过去了。我想我那些老朋友的,所以,大杨,听妈一次,带我回去看看他们行吗?

    阿姨……

    小唐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想劝着海棠。

    伯母,这样。我去问问医生,如果医生说可以的话,我们就自己去。如果医生说不行的话,那我们还是要听医生的话。行不行?见着海棠那一脸期待又渴望的样子,司马追风安慰般的说着折中的话。

    海棠抬眸望着她一眼,点头:好,听你的!你是医生,你比我更清楚。

    行,那我现在去问医生。你稍等我一会啊。司马追风噙着浅笑,转离开。

    白先生,我觉的你还是再劝劝阿姨吧,真的。我不是说阻止阿姨,不让她出去。我是真的为阿姨好。小唐一脸担忧不放心也不死心的劝着白杨。

    看医生的回答吧。白杨是知道自己母亲的那份渴望的,但是也明白小唐是真的为母亲好。所以,也只能听医生的建议了。

    听着白扬的话,小唐抿了抿唇,没再说话了。

    司马追风没一会便是回来了,脸上依旧扬着浅笑。

    医生怎么说。海棠急急的问着司马追风。

    司马追风在她面前蹲而下:伯母,医生说我们小心一点,没什么问题。说你这段时间体都好的,不过呢,就是不可以让自己绪过太波动。嗯,我呢也就毛遂自荐今天临时当一天你的生活医生了。那,伯母,司马医生说了,你保证不管任何时候,任何事,都不会让自己的绪有所波动,保持你平静又缓和的好心,那我就带你出去。行不行?

    司马追风一脸认真又十分具有医生范的看着海棠说道。

    白杨也在海棠边蹲而下,面部缓和的望着她:妈,你真的想好了吗?毕竟那里……

    没有把话说完,在最关键的地方刹住。

    其实海棠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

    那里有那个男人,还有那个女人。可是,现在对她来说,真的什么都无所谓了。

    扬起一抹释然的微笑:司马医生,病人海棠答应你,一定按你说的做到。这样行不行?

    司马追风响指一打:行!司以医生说绝对行!白杨先生,走起!

    阿姨,我跟你一起去吧,路上我还能照顾着你。小唐关心而又眼巴巴的望着海棠,心里却是恨透了司马追风。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可恶!她到底是为了阿姨好还是在害阿姨啊!怎么可以这么做!

    小唐,不用了!海棠拒绝了小唐的好意,我知道你是为了好,不过你放心,有大杨和追风在,不会有事的。你这两年来一直照顾着我,从来就没有休息过一天。今天就好好的休息一天,阿姨真的觉的对不住你的。

    小唐眼眶微湿,阿姨,你别这么说。我……

    行了,听阿姨话,今天呢,你就好好的休息一天。你也很久没回家过了,不然就趁着今天回去看看家人。

    小唐的脸色微微的一变,在海棠提到家人时,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最后还是朝着海棠点了点头:谢谢阿姨,我会的。那,司马小姐,你路上辛苦点,多照顾着阿姨些。有什么不知道的,你打我电话。白先生有我电话的。

    然后又是交待了一些应该注意的事,这才悻悻然的看着他们离开。

    看着白杨与司马追风离开的背影,小唐的眼眸里划过一抹愤愤然的不平与不甘,牙齿重重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咬出了一圈牙印。

    ……

    世贸君亭8008房间

    圆形大上,江先生与江太太正十分惬意的睡着。

    江先生抱着江太太,江太太搂着江先生,两个人,四只手,四条腿就那么相互的缠啊绕啊扭啊,谁都不愿意分开谁。

    乌黑的秀发散落在江先生那健而有力的手臂上,江太太的脸颊贴着江先生的膛,温的呼气喷在江先生硬膛上。江先生下巴顶着江太太的头顶,无意间的蹭了两下。

    随着江先生的蹭下巴,江太太咕哝了一下,然后又吧唧了下嘴巴。那缠在江先生虎腰上的手也无意识的挠了两下,然后扭了扭子,在江先生的怀里窝了个,又转了转,反了个,抱着江先生的一手臂,继续呼呼大睡。

    上,昨天的那件趣内衣老早不知道飞哪个角落里了。反正此刻,两个人就是赤条条,光溜溜的绻在一起的。

    嗯,这是江先生的福利。

    浅浅淡淡的不刺眼的阳光透过那薄薄的纱窗了进来,照顾在圆形大上,倒是与那浅紫色的单很相衬。不过,此刻,上并没有薄被,至于那条浅紫色的薄上哪去了呢?

    这会,正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彻底的被江先生和江太太给抛弃了。

    江先生温香暧玉,美人在怀,那自然也不会这么早早的想了。不过倒是习惯的睁开了眼睛,朝着窗户的方向望了一眼,两秒钟后,继续眼睛一闭,打算抱着老婆继续颓废的沉迷。

    一晚上的折腾,江太太累到虚脱,一点都不想起。如果可以,就只想这么一直躺在上睡他个三天三夜,那才叫一个爽。

    江太太不起,江先生自然也没有想的意思。

    于是,两个人继续你抱着我,我搂着你,打算昏天暗地睡到愿意起来为止。

    但是,很显然的,没有这么舒服的事

    就在江太太睡的正香甜的时候,《猪八戒背媳妇》的铃声很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

    江太太拧眉,十分不悦的拧眉。一个翻将头往江先生腋下钻去,手指戳了戳江先生的膛,口齿不清又朦朦胧胧的嘀咕:江大川,你电话响了。吵死了,你赶紧挂了,我还想要睡觉。

    江大川:……

    这分明就是你的电话好吧。

    得,老婆大人说是他的电话,那就是他的电话、老婆大人说吵死了,那就必须不能让它再吵。

    抱着江太太一个翻滚,长腿一伸勾过被她扔在不远处的包包,然后从包里拿出手机,接起。

    说!

    声音有些沉,有些,还带着些不容抗拒的不悦。

    对不起,江先生,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滴滴而又带着颤意的女声响起。

    ------题外话------

    出大事了哇,出大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