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刮的次数多了,薄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107

    江小柔同学穿着一条桃粉色的公主裙,扎着两条小马尾,一条月白色的薄丝袜,一双粉红色的淑女皮鞋,鞋面扣着一白色的蝴蝶结。

    嗯,怎么看都是小公主外加小御女,唯一与她的一公主造型不相配的就属她背着的那只熊二图案的书包。

    熊孩子,你就不能不要破坏了这一的公主形像?你就不能背一只与你这公主造型相配一点的书包?你就非得告诉人,你不是小公主,你就是一熊孩子?

    小娘很头痛。

    熊孩子吧,这刚一出现在众人面前吧,那话是对着自个小娘说的吧,但素那熊一样的眼光绝对是投在许同志上的。那是怎么一副的笑的一脸的不怀好意却又让人觉的这孩子多可的像个天使啊。

    许同志在听到熊孩子的声音时,下意识的那就是往自己的位置退后两步。当在看到熊孩子出现在办公室时,直接就那么一股坐在了椅子上,脸上的表吧,在接收到熊孩子那可清纯的跟个天使般的微笑时,直接就僵硬了。

    嘿,许阿姨,很高兴我们再一次见面了。怎么了,你好像不欢迎我啊?熊孩子直接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一进门就直奔主题。

    没有,没有,没有!许同志赶紧摇头,矢口否认,对着熊孩子挤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我也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很高兴,高兴。

    江小柔!小娘连名带姓的叫着她。

    到!

    一个原地立正,等待着首长夫人示下。

    你怎么来了?

    抿唇一笑,露出两颗可的小虎牙,狗腿又讨了,来接你下班的嘛。你真讨厌,都没有把我的话记进心里去。人许阿姨可不像你,我说一句话,她可以记两句话。人还请我到尚品宫吃饭来的,那天我们俩吃的可高兴了呢!小娘,你什么时候也请我去尚品宫搓一顿呗。呃,不对,应该是我请你去搓一顿。就你这么点咻咻的工资,要请我搓一顿的话,你直接就荷包瘦瘦了,还是我请吧。我的荷包瘦了没关系,可以问江老先生报销的。对了,还可以去找那个漂亮姐姐玩。那漂亮姐姐对我可好了呢,见着我不开心,人还请我吃了一颗巧克力。不过,我问她,下次能不能请我喝朗姆酒巧克力,因为好吃嘛。矣,小娘,你干嘛傻楞楞的站着啊,都下班了呢,你还不走啊?还打算在这里过年啊?哎哟,就你们家那个小气的老板,又不会给你算加班费的。咱傻啊,又不是傻帽,不给加班费,干嘛给他加班啊!

    见着小娘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没打算要离开的意思,熊孩子一语中地的说道,且吧还半分不给那老板面子。

    熊孩子啊熊孩子,你口里说的这个小气的老板,那可是你亲爷爷。这公司可是你自个家的,你才傻帽嘞!

    某小娘:……

    许同志:……

    裴同事:……

    尽管三个人都是直接无语中,但是绝对的三个人的表和心是完全不一样的。

    某小娘是直接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许同志是在听到尚品宫三个字时,直接想到了那一万五千八,心里一慌,吓的一句话说不出来了。裴同事是直接被熊孩子的滔滔不绝不绝以及那一抹超强的高气压给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气的老板?!

    呃,估计丁宁家这孩子是第一个这么说总裁的人。绝对的,肯定的,必须的,除了这孩子没人敢这么说了。

    嗯,裴同事清了清喉咙,露一抹好笑的微笑,小柔同学,你这是怎么上来的啊?这前台小姐没把你给拦在一楼啊?

    好奇,十分的好奇。这可是头一遭的事,竟然没有人下去领,就直接让个孩子上楼了。

    熊孩子很是得瑟的一挑眉,一扬下巴,展一抹风华绝对又风无比的高姿态,必须的!我是谁啊?我是人见人,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无敌青美少女江小柔同志。她们怎么可能不让我上来呢?再说了,我小娘这么青靓丽,智慧无双,貌美无人敌,那作为她女儿的我,自然不能太差劲的嘛。不然,岂不是太丢我小娘的面子了么。

    ……

    你小娘怎么样,这与你上来有神马关系?

    小娘,走!下班,回家,吃饭,睡觉。明天礼拜天,不用早起。

    我现在还不能走。

    为什么?

    因为我们有活动,办公室全体活动。裴同事笑盈盈的很是好心的告诉江小柔。

    什么活动?

    好奇,外加有一咻咻点的兴奋。

    自助餐,然后疯狂唱k。

    我可以报名参加吗?

    仰头,一脸垂涎滴,跃跃试,满满渴望的样子。

    不可以!

    某小娘直接打断了她的希望。

    为什么?小娘~~~

    撒,极尽绵柔的撒,小娘,你不可以这么小气的嘛,你看我这么大老远的来接你下班,没有功劳那也有苦劳吧?没有苦劳那还有疲劳吧!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的过河拆桥嘞?这么大天的,我这么远的过来,我容易吗我?不容易的!所以,你就当是犒赏我对你的一片孝心了嘛。小娘,你是世上最好的小娘,是最疼我的小娘。呃……,不是。你就是我亲娘。亲娘,娘亲,你行行好,发发慈悲,可怜可怜我这么没有疼没有的孤苦无依的小孩子嘛。不然,你看我,多可怜啊!亲娘,娘亲,我们要做‘有妈的孩子像块宝’,绝对不能做‘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我的有妈的嘛,那一定是宝而不是草。小娘,亲娘,娘亲~~~

    呃~~~

    江太太只觉的鸡皮掉了一地,疙瘩竖了一。怎么就这么冷呢?是不是冷气开的低了一些了,那后脖子是一阵一阵的发凉啊。

    矣,你们还不走吗?熊孩子江小柔同学正极尽的狗腿撒中,miss恨嫁从办公室出来,看到还没离开的三人,又看一眼朝着她笑的一脸可友好又甜蜜的江小柔,丁宁,要是家里没人带孩子的话,就带上吧。有个孩子在场,气氛也能活跃一些。

    耶!熊孩子江小柔同学高兴的轻轻一跳,对着miss恨嫁蜜柔柔的一笑,谢谢阿姨,你真好!你真漂亮,你老公一定是个帅哥,你儿子一定是个小帅哥,你生活幸福,工作顺利,事业双丰收。

    说起拍马,若江小柔同学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那绝对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看,这不,这样的马谁不喜欢听呢?

    但是吧,熊孩子拍的十分的兴起吧,miss恨嫁也听的十分享受,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可是,江太太不淡定了哇。

    熊孩子,你知不知道你这马没有拍在马股上,而是拍马腿上了。

    人莫说老公了,就连个男朋友都还没有呢,又哪来的小帅哥儿子?还事业双丰收。真要这样的话,那她还是miss恨嫁吗?

    同样的,裴同事在听到江小柔的这一番马后,亦是眼角抽了抽,心中一声自叹。孩子,你好自为之吧,你已经在不知不觉有得罪了missn恨嫁了,你多保重吧,阿门。默做一个十字架,祈祷江小柔的同学也替丁宁祈祷一番。可不嘛,女儿得罪了miss恨嫁,那不得把气出来娘上啊。

    许同志见此,则中有些幸灭乐祸的笑了。拍吧拍吧,越拍丁宁这往后的子可就越难做了。你使劲的往马腿上拍,丁宁死的越快。只要一想到丁宁往后被miss恨嫁往死里折磨的样子,许同志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那直接笑容都快在脸上扬出来了,但是她却很好的给憋了回去。

    miss恨嫁轻轻的一捏江小柔那粉嫩嫩的脸颊,笑的一脸温和如玉,小嘴有够甜的。行了,走了。说完,转,然后又折回,似是想到了什么事一般,看向丁宁,对了,丁宁,下周一早上记得把资料交给我。说完,朝着江小柔又是扬唇一笑后,转离开了。

    嗯,知道了。丁宁应声。

    裴同事朝着她投去一抹同的眼神,然后很是无奈的一耸肩,拎着自己的包包,三步一可怜见的看一眼丁宁,离开。

    许同志同样朝着丁宁耸了耸肩,然后拎着自己的包包,也离开了。越过丁宁之际吧,唇角的那一抹幸灭乐祸的笑容再也憋不住,终于露出出来。

    可不么,这么快就被整了。周末都不让人过个安生,这以后还有好子过么?

    丁宁,你自求多福吧,怨不得别人,怪你自己的好女儿吧!

    小娘,为什么那两只的眼神看起来怪怪的?江小柔同学抬眸,扑闪扑闪的望着小娘,一脸不解的问道,我有说错话吗?还有啊,让你下周一交什么嘞?今天不是周五嘛,下周一交,那不是让你周末在家加班么?过份,太过份了!哼哼,小娘,我们直接用手中的大权,把他们给‘咔咔嚓嚓’算了,敢欺负咱家太子妃,简直就是找死!

    咬牙切齿,挥拳攉攉中。

    小娘很有的一揉她的脸颊,咱自家公司,你计较个什么劲!走,小娘今天大发慈悲,带你参加集体活动!

    哦,耶!

    江小柔同学兴奋ing。

    自助餐订的在世贸君亭三楼的自助餐厅,然后唱k的地方直接就是五楼的娱乐会所。

    母女俩刚上了小迷你,系好安全带,丁宁启动车子正驶出停车场。

    《猪八戒背媳妇》的铃声响起。

    小娘,你手机响了。听到手机铃声,江小柔对着手握方向盘的小娘说道。

    你接吧,开着车的小娘,这会是不方便接电话的,应该是咱家江先生的电话了。

    哦,应着声,从包里拿出手机,小娘,不是咱家江先生电话,是风二货杨小妞的电话。

    那你接吧。

    哦。划过屏幕,接起电话……

    丁美人,我回来了,想没想我啊!

    江小柔还没来得及出声,耳边便是传来了杨小妞兴奋的发浪的声音。

    不想!我小娘比较想我们家江先生!江小柔同学直接毫不犹豫的一盆冷水给浇向了杨小妞。

    呃……杨小妞口结,靠!小十三点,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啊!你就不能委婉一点的说?比如说,想你有什么用啊?你都不是我小娘的男人!不想!

    妞,你这不叫委婉,你这叫更直接!

    更直接吗?杨小妞一副我怎么不觉着的语气,直接就直接吧!老娘我刚飞回来,一下机就直接想到你们了。不管你们有空没空,反正现在就给我出来,难得老娘善心大发,请你们还有大侠啃大餐。错过这次机会,那就没下次的机会了。赶紧滴,世贸君亭三楼自助餐,然后啃完了,吃直接上五楼狂k去。就这样,告诉你家小娘,不许放老娘鸽子,如果她男人在边,老娘不介意她拖个油瓶过来的。总之,就是今天必须到场,就这样。挂了。

    喂……妞……

    嘟——嘟——嘟——

    杨小妞做事从来都是说风就是雨,说一不是二的。

    霹雳啪啦将自己要说的话说完,不给人说话的机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管你现在有空还是没空!

    呃……

    小十三点讷了。拿着手机茫茫然然的看着开车的小娘。

    怎么了,妞说什么了?难得见我们家江小柔同学会这么发楞嘛。小娘打趣着小十三点。

    小十三点转眸,看着自个小娘:小娘,妞说请我们啃大餐,不许放她鸽子,还说如果你男人在的话,她不介意拖个油瓶过去的。总之,就是不许不去,不然跟咱没完!小娘,咋办?

    呃……

    小娘纠结了。

    咋办?

    在哪?

    世贸君亭,三楼自助餐厅,然后啃完了说直接上五楼狂k去。她现在给大侠打电话中。

    江小柔同学,就这么点事,就把你纠结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是江小柔么?

    小娘一脸鄙夷般的盯一眼江小盆友。

    呀!江小盆友突然之间脑子灵光了,然后扬起一抹得瑟的笑容,小娘,你真是太聪明了,太厉害了。你是我的偶像!我太你了!

    这话说的吧,就差一点扑上去在小娘脸上啃两口了。但是碍于安全问题,小盆友很努力的抑制住了这一股冲动。

    给家里打个电话,说咱今天不回去了。反正江先生最近特忙,咱今天跟大侠还有小妞厮混去也。

    欧啦,欧啦。我现在就打。

    医院

    司马追风刚与老白通完电话,明天她早班下班后一起去疗养院看海棠。这些天,老白和江先生一样,都忙的头晕眼花。但是,不管再忙,只在有空余的时候,他都会上疗养院看海棠的。

    对此,司马追风自然没什么意见。反正吧,从那天在司马御园后,两人的关系也差不多这么的定了。

    定了,就定了吧。就连杨小妞那种抱着绿草丛中过,片草不沾的风二货,都能让人给扑倒吃干净了,她这样子也算是很正常的吧。

    就这么地吧。反正,她与海棠阿姨之间也聊得来的,也确实是心疼海棠现在的况。就当是让老人开心吧,至于她家老爹司马义,那都已经乐的合不拢嘴了。然后经过那天的事吧,整个司马御园的人都知道了,他们司马御园的宝贝姑,有男人了。而且这男人还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军人,仅仅用了一个月时间就把他们的宝贝姑给拿下了。

    自此吧,老白同志的姑爷形像深入人心。

    那是人缝便给他竖拇指。

    司马老爹那是恨不得立马把他家老二,也就是司马追风给嫁了。话说,司马老爹也是一奇葩,早早的吧便是给司马追风准备好了嫁妆。

    话问,嫁妆是神马?

    答:两座山以及山上所有的种植物。

    我靠!

    司马追风直接丢他一句话:老子不稀罕!

    你有见过老爹给女儿准备的嫁妆是两座山以及山上所有的种植物的么?

    没有吧!

    特么,这样的事也就只有司马老爹才做得出来的。

    刚挂了白杨的电话,杨小妞的电话便是进来了。

    啥事?

    没好气的接起杨小妞的电话。

    哟!怎么冒火了?你家解放军叔叔没把你滋润够啊。属于杨小妞味的调侃语气传来。

    滚!大侠直接丢她一个字。

    啊?这么快就想跟你家解放军叔叔滚单了啊?

    杨小妞的曲解能力向来是十分强大的,看就连追风大侠飚她的话,也可以朝着那个方向扭曲去。

    不过,大侠,你跟解放军叔叔滚单之前,能不能发发善心,行行好,陪我这个孤家寡人啃个餐?那,丁美人那边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她正拖着两个油瓶过来。这样吧,你也赶紧的拖着你家解放军叔叔这个油瓶过来吧。姐姐我今天善tttt心大发,请你们啃大餐。赶紧滴,别给我种蘑菇,世贸君亭三楼自助餐厅,然后完事了,我们直接上五楼狂欢。不醉不归,丫丫的,老娘多久没有这么疯狂过了?所谓人不疯狂枉少年。所以,得趁着现在还年少,赶紧把该疯的都疯掉了,丫,等你老了,你想疯都没有机会了。就这样了,挂了,你赶紧滴过来,要是敢放老娘鸽子,小心我报复你。老娘报复起来可是很变态的,直接会在你与解放军叔叔oo又xx的时候,一个电话飚过来的。你要不想老娘断了你的**,你就赶紧滴给我滚过来。就这样,拜!

    说完,直接很果断的挂了电话,不给大侠说话的机会。

    我靠!

    大侠怒!

    你个风的二货,嘴里就吐不出个人话来。你丫敢在老子滚单的时候扰,老子就在你滚单的时候回扰!

    呃……

    大侠,你脑子进水了吧?

    你啥时候跟白老大滚单了?你丫到现在都还是只雏小鸡好吧?人杨小妞都破了,你啥时候也给破破啊!

    丫,管你妹事!

    脱了上的白色医生褂,朝着已经过来接班的同事点头笑笑,说了声回见后,拿过车钥匙出了办公室门,准备去赴了杨小妞的约。

    话说,这人有三急。内急绝对是一件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事

    这刚一进电梯吧,才发现刚才尽顾着与老白和杨小妞打电话,都忘记了本来要去解决人生小事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了。于是乎,大侠很杯具的按了下面一层的按钮,打算到下面一层的洗手间把人生小事给解决一下再去赴了杨小妞的约。

    医院,六楼是男科,五楼是妇科。

    电梯在五楼停下,打开。同时,另一部电梯也在这个时候打开。

    沐芳与沐咏恩母女俩几乎与司马追风是同时走出电梯的。当然,沐芳与沐咏恩是去看住院中的宁言希的,而司马追风则是上洗手间解决人生小事的。

    且,司马追风与沐芳母女俩也完全不认识。于是,出了电梯的三人,各顾各的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只是,沐咏恩说的一句话却是引起了司马追风的好奇。

    沐咏恩刚一出电梯吧,便是对沐芳说了这么一句话:妈,一会见着言希姐,可别说是我爸的意思。

    沐芳抿唇微然一笑:你妈是这么没头脑的人啊!

    说完,两人朝着病房走去。

    宁言希?

    她住在这妇科病房吗?难不成人流了?

    司马追风略显好奇的看着那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母女俩,然后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女厕

    司马追风如厕后正站在洗手池前洗着手。

    矣,司马医生,怎么到我们妇科来解决了?一抹打趣的声音传来,然后边站了一个小护士,正笑盈盈的看着她,然后一边冼着自己的手。

    司马追风朝着她抛去一个电眼,想你了呗。

    哈……小护士朗声的笑了,想我了,也没见你下来找我们嘛。怕是你憋不住了,又正好在电梯里了,所以就顺便来看看我们了吧。

    司马追风响指一打,电眼一甩,你真聪明,你都让你猜中了。

    那是,必须得猜中的。小护士笑的眉眼弯弯。

    司马追风就是人缘好,跟医生不少医生和护士的关系处的都不错。

    哎,小莉,问你个事。洗好手,一脸半真半假般的看着护士小莉。

    什么,你问。

    凑近小莉的耳边,轻声的问道:宁家的大小姐,市长家的媳妇住在咱家?

    小莉抿唇一笑,笑的有些神秘。然后也是凑近司马追风的耳边,轻声回道:没错!就住在咱家,今天第五天了。那叫一个宝贝劲呢。明市长虽说不是天天的来,那也是隔三岔五的来看看,明夫人都是可天天的往房病里跑。哦,对了,还有宁夫人,那也是一天两次的来回着。宁总裁也有来过几次,总之现在我们妇科吧,就把她当个女王般的侍侯着。

    什么况?

    小莉略显有些怪异的看了眼司马追风,然后在女厕内看了每一个隔门,在确定女厕内除了她与司成追风之外确实没有第三人之外,这才一脸神秘的走至司马追风面前。依旧还是用着很轻很轻的声音说道:刮宫手术做的多了,我跟你说啊,司马医生。就她那子宫壁,都刮的已经薄的不能再薄了。这次没有把孩子给流掉,都已经算她十分幸运了。要是这次把孩子给流了,估计她这辈子要想再怀上,那是没可能了。哎,司马医生,你说这是不是像他们这么有钱的人,生活是不是特别的糜烂啊?表面上看着倒是个人模人样的光鲜亮丽了,实地里吧,谁知道几p了?

    刮宫刮的子宫避薄的不能再薄了?

    宁言希?!

    司马追风瞠目结舌的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小莉,小莉,你说真的啊?

    小莉抿了下唇角,一脸认真的看着司马追风,司马医生,看你说的,这种事我还能骗你啊?这谢医生可是千叮万嘱的警告我们几个那个负责她手术的人了,谁要是敢把这事给说出去,谁就自己卷铺盖走了。所以啊,这事,也就只能烂在肚子里了。估计着除了她自己和宁夫人之外,明夫人和她男人是绝对不知道的。司马医生,我告诉你啊,这事你听听也就算了,千万不能再告诉别人了。我也就是看在咱俩的关系上,这才嘴巴不牢靠的跟你说了。你可千万不能跟别人说起的,要不然我可真就卷铺盖走人了。你知道的,这种有钱人,我们是得罪不起的。卷铺盖事小,被人封杀了可是事大的。所以,司马医生,你可千万不能害我的啊,要不然,我这辈子可就让你负责,懒上你了哦。

    小莉半玩笑半认真的看着司马追风说道。

    司马追风点头,十分有义气的一拍她的肩膀:放心,为了不让你懒上我,让我负责,我也把我这嘴给缝牢了。行了,不防碍你们服侍女王了,我先下班了。下次有机会请你搓一顿。

    小莉抿唇浅笑:这么好,请我搓一顿?那不好的地方我也可不去的啊。

    司马追风眉峰一挑:行,你说了算。我就负责买,你再叫上她们几个,约好时间,找好地方,叫我就行。反正我的班次,你们几个都一清二楚的。

    哟,司马医生,你这是中大奖成爆发户的前奏啊?小莉娱笑的看着司马追风。

    司马追风手抚下巴,一脸认真相:老子要是中大奖成爆发户,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先把你给卖了,然后继续咧着嘴数钱。

    小莉:……

    哈……哈哈……追风大侠笑着无比得瑟的声音飘出了女厕,消失在小莉的眼前。

    好吧,她今天真是心爽到爆了。

    子宫壁超薄,刮宫次数过多,糜烂的生活。这全都是此刻司马追风对宁言希的认知。

    哎哟喂,这下可好了。那只小白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宝,却不知原来是只烂草鞋。

    得瑟……继续得瑟中。

    病房

    宁言希正躺在病上休息着,五天下来,况不是很乐观,所以一周是不能出院了。必须得再呆一个礼拜观察了再说。

    当然,对于宁言希现在的况,季敏淑已经在谢医生那里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初听之际,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呢?她的女儿怎么可能是刮宫次数过多把子宫壁给刮薄了呢?

    当听到谢医生说,如果这一胎再保不住的话,估计宁言希这辈子再怀上的机会已经为零时,季敏淑整个人都懵了。好说歹说的,让谢医生必须想办法给保住了这孩子,然后就是对明家人绝口不能提起宁言希多次刮宫的事。当场,那就给谢医生开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

    谢医生与宁振锋也是有交的,所以才会向着宁家这边。若不然,又怎么可能这么的帮着宁言希了。当然,那种支票她也就顺理成章的收下了。

    五来天,明俊轩倒是每天都陪在病房里,对宁言希也是嘘寒问暧的好。宁言希脸上的笑容也是大了起来,气色也是好了不少。见此,季敏淑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就连与成雪之间说话的语气也不再似之前那般的冲了,两个女人虽说没有一下子的恢复到之前那般的相互夸扬,倒也不再一见面就针锋相对了。

    当然了,这中间还是各有各的想法。

    这会,病房里只有明俊轩与成雪母女俩陪着宁言希。宁言希正一脸惬意的靠在头上,吃着明俊轩为她削好切成小片的苹果。

    言希姐。

    沐咏恩与沐芳推门进病房,笑盈盈的叫着宁言希。

    咏恩,你怎么来了?见到沐咏恩,宁言希微楞了一下,特别是在看到沐咏恩后的沐芳时,更是有些不解了。

    明夫人,姐夫。沐咏恩微笑着十分友好的朝着成雪与明俊轩打招呼,然后又笑盈盈的看向宁言希,略显的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言希姐。我这段时间工作特别忙,本来应该早就来看望你的,却是拖到现在才来看你。你别生我气啊。对了,这是我妈。指了指跟她一起来的沐芳。

    明夫人,明少爷,宁小姐。沐芳朝着三人点了点头,一脸和悦的看着病上的宁言希,不好意思,来的有些突然。经常听咏恩说起你,在公司里照顾她的。一直也就没机会谢谢你对咏恩的照顾。想着这次咏恩来医院看你,我也就不请自来的跟着她一起来看看你,也算是来谢谢你对咏恩的照顾了。怎么样,体可以好些?医生怎么说?

    一脸关心的看着宁言希,每句话都说的在在理,边说连将手里的一个保温瓶拿出,继续乐呵呵的说道:也不知道该带些什么来看你,本来想买束花的,但是又怕花粉对孕妇不好。也就自己熬了一点鸡汤,托人找的一只土鸡。要不嫌弃的话,喝碗?

    言希姐,不瞒你说,我妈没什么好,就是烧的一手好菜。就这一点,就把我爸给收的服服贴贴的。沐咏恩意有所指的朝着宁言希说道,说话间吧还有意无意的斜了眼成雪。

    言希,这是你同事?成雪打量着沐芳,又看一眼沐咏恩,问着宁言希。

    宁言希点头:对,同事。

    你……看起来有点面熟。成雪看着沐咏恩,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

    沐咏恩抿唇一笑:明夫人,言希姐婚礼那天,我也参加了。

    这样。成雪点了点头,不过眼眸里的打量却似乎还有继续着。

    沐芳倒了碗鸡汤递向宁言希,宁小姐,来,喝碗鸡汤。我小气的就算是替咏恩谢过你对她的照顾了。脸上的笑容半玩笑,又半认真。

    宁言希接过碗,笑了笑:客气了,是咏恩自己工作有能力,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不过这鸡汤倒是真的香的。闻着都觉的有些谗了。

    你要觉着好喝,我下次煲好了再给你送过来。外面买的那些,总是没有自己家煲的好。我啊,在家里呆着没事做,就喜欢在厨房里鼓弄鼓弄,给他们父女俩整点好吃的。看着他们父女俩吃的开心了,我心里也开心了。

    沐芳一脸幸福的说着。

    那多不好意,麻烦你。宁言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有什么的,就当是我自己闲着打发时间了嘛。

    言希。

    正聊着,门口处传来季敏淑的声音,然后便是见着她迈步进来,我让李婶给你煲了鸡汤,呀,有朋友来看你啊。

    沐咏恩站在稍里面,沐芳是站在稍靠过门口处的,所以季敏淑一进来先看到的是沐芳而不是沐咏恩。

    闻声,沐咏恩微微的转,朝着她露出一抹清甜的微笑:宁夫人。

    丁净初?!季敏淑神色大惊,脸色大变,目瞪口呆的看着转眸向她的沐咏恩。

    沐咏恩一脸茫然的看着神色大变的季敏淑,然后抿唇一笑:宁夫人,我叫沐咏恩,是公司员工,是言希姐的秘书,不是您口中的丁净初。

    季敏淑的失态,让病房内的几个人全部神线都朝着她望去。特别是成雪,更是用着一抹讶异的眼神看着她,宁言希更是十分不解的看着她。

    嗯,季敏淑赶紧回神,有些尴尬的敛了敛自己失态的表,恢复了惯有的优雅,你来看言希啊,那有心了。矣,言希,你怎么在喝鸡汤了?

    宁夫人,鸡汤是我做煲的,我们也不知道该买什么东西来看言希姐。正好我妈这厨艺还行,也就给言希姐煲了个鸡汤。只是一点心意而已,还希望宁夫人不要笑话我们母女俩才是。沐咏恩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季敏淑说道。

    有心了。季敏淑淡淡的看一眼沐芳母女,没再说什么了。

    病房内,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静之中。

    言希姐,你好好保养着吧。工作上的事,我会帮你看着的,总经理交待过了,如果真有什么事或者文件需要签名的,拿去给他签名就行了。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先回去了。

    见已经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与效果,沐咏恩也就觉着没必要再多呆下去了,便是朝着宁言希浅笑盈盈的说道。

    行,那这段时间,你多注意着些。有什么问题的话,也可以问我。宁言希点了点头,看一眼沐咏恩。

    那你好好休息吧,宁夫人,明夫人,姐夫,我们就先走了。我过两天再来看你,言希姐。

    明夫人,宁夫人,明公子,宁小姐,那我们就打扰了,先走了。沐芳亦是与每个人道着别,然后母女俩离开。

    看着沐咏恩的背影,季敏淑再一次的失神了。

    这什么这么像丁净初?除了那张脸,不管是她的衣着还是气质都那么像丁净初。到底她与丁净初什么关系?前段时间的那张亲子鉴定报告以及那封没有署名的打印信会是出自于她的手吗?

    亲子鉴定!

    一想到这,季敏淑又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必须得找个机会与丁宁见个面,然后拿到她的样本,重新与宁振锋去做一个亲子鉴定报告。她凭什么相信一份莫名其妙的人寄的东西?

    在季敏淑失神的看着沐咏恩的背影时,成雪亦是看着母女俩的背影微有些失神。她总觉的在哪里见过,绝不止是在婚礼上,只是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两人失神之际,宁言希的视线在两人之间移动着。而明俊轩的视线则是落在了宁言希的上。

    四个人,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思。

    ……

    世贸君亭顶楼某间房内,贵夫人正坐在餐桌着十分优雅的用餐。

    夫人。中年男子进来,依旧还是那么的恭敬。

    敬忠,什么事?

    放下手里的刀叉,抽一张面纸,擦拭着唇角。

    我好像在三楼的自助餐厅看到小姐了,夫人想见见小姐吗?

    ------题外话------

    可怜的明小白啊,这是为的哪般啊。怀不怀疑他是喜当爹?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