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被江小柔卖掉的许同志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103  正想接了许微的话,丁宁的手机响起。朝着许微有些歉意的点了点头,接起电话。  而许微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笑的一脸更加灿烂又的看着江小柔。江小柔同样用着灿烂又的笑容回看着许微,嗯,都没有拿正眼去瞧一下自个小娘。见着这般的江小柔,许微的脸上扬起了一抹不自觉的弯笑。  看来这孩子还喜欢她的,对她半点敌意也没有。如此,是不是说,她还是有机会的?  如此想着,许微心里更是乐的开花了,看着江小柔同学的眼神也更加的柔和了。  电话是江纳海打来的。  爸,你找我。  丁宁没有唤江纳海总裁,所以许微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全副精力的都放在了江小柔的上。  宁宁,下班了是吧。  江纳海温温和和的声音传来。  嗯,刚准备下班。  那带上小柔,一起吃饭去。  小娘,爷爷电话吗?  熊孩子的思惟是发很达的,一听是江纳海的电话吧,那自然而然的也就想到了一定是要跟她和小娘一起吃午饭了。那可不行,要是跟爷爷小娘一起吃午饭去了,那怎么扼杀这一抹狐狸?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丁宁点头。  小娘,我跟爷爷讲吧。熊孩子总是能找到最好的借口的。  而许微在听到江小柔嘴里的爷爷两个字时,不自的便是想到了江川的那张俊脸。然后又不自的脸微微的赫红了,心里在想着江川的父亲如果见到她会是怎么样?会跟他女儿一样的喜欢她吗?  爷爷,你要请我跟小娘吃饭?  吃饭?  许微顿时的被这两个字震到了,然后快速地转着脑子,在想着一会她该以什么样的借口跟着一起去。  哎呀,爷爷,这样吧,你跟小娘去吃吧。我就不去了。为什么?没有,没有。就是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做嘛。那爷爷,大不了这样呗,下次那什么发飚的时候,我保证一定跟你一国,站你这边。怎么样,怎么样?  熊孩子用着对江纳海最具惑力与杀伤力的静做饵。  然后,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江纳海说了什么,只见江小柔是笑的一脸跟只小狐狸似的猛的直点头:没问题啦,爷爷,小意思了嘛。行了,就这样了,我就不跟你多聊了。一会你请小娘吃饭嘞,吃得开心点哈。小娘开心了,爸爸就开心了。爸爸开心了,小娘就开心了。小娘开心了,我就开心了。我和小娘都开心了,全家都开心了。全家都开心了,就开心了。开心了,那自然得益最大的就爷爷你了。爷爷,你说呢?我说的没错吧?  熊孩子饶口令般的又是饶了一大圈,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个意思,那就她不跟他们一起去了。  丁宁与许微面色各异的看着熊孩子。  江小柔,你不去吃饭,能有什么事?想反天了啊?还是怎么滴!  这是某小娘说的,语气非一般的凶,还硬邦邦的招人讨厌。  小柔,现在是吃饭时间,你怎么不去?午饭不可以不吃的,一会该饿了。  这是许微说的,语气非一般的柔和又关切,看着江小柔的眼神也是那么的绵绵软软。与某小娘一对比之下,绝对的,前者是虐待孩子的狠心后妈,后者是心疼孩子的亲妈。  啊丫丫个呸啊!  熊孩子在心里啜了许微一口。  丫,本公主要不是想扼杀了你的狐狸萌芽,你以为本公主想不去吃饭啊!有爷爷和小娘在一旁,谁不想去的啊。谁又愿意对着你这么一个冒着味的狐狸啊。  我呸你个呸哦。  但是,熊孩子是谁啊?那是得到杨小妞真传的小十三点,那可不是一般的盖的。  对着某小娘很是狗腿的讨好笑,然后又朝着小娘弯了变手机,示意小娘弯腰。  某小娘很听话的蹲弯腰。  熊孩子趴她耳边一阵轻声嘀咕:小娘,其实嘞,是我不想跟爷爷一起去吃。你知道的嘛,爷爷请客嘞,不是一品阁就是尚品宫的嘛,最低也是对面的锦都了。可是嘞,你知道的啊,小盆友都是喜欢去肯德基啊,麦当劳这种地方的嘛。所以,嘿嘿,那什么……,我又不好驳了土皇帝的面子,所以……你懂的嘛。  那我带你去?  不用,不用!你陪爷爷嘛,就当是帮我尽孝了嘛。我嘞,就……嘿嘿,这里有人待宰,心甘心的,不宰,那不对不起人的了吗?  熊孩子江小柔同学趴在某小娘的耳边,叽哩咕噜的嘀咕着,且吧边说还边不忘朝着边上一楞一楞中的许微投去一抹蜜柔柔的天使微笑,笑的许微对她不仅没有半点设防,还心里乐的开了花。  你想做什么?江太太有些不太放自个家这熊孩子。  小娘,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嘞?熊孩子的演技那绝对是一流的,不然又怎么可能三两下的就把江太太给骗上了江先生的呢?  嘟着张嘴,噘着个脸,敛着个眼,揪着衣角,活生生的副受后妈虐待的前妈的亲生女儿样子嘛。  小娘:……  她怎么对她了?  靠!  你个熊孩子,还能再作一点么?  丁宁,她要是真不想去的话,你就别勉强她了。见着江小柔同学那一副活生生的受后妈虐待的可怜相啊,许微出声了,表示她是绝对站在江小柔这边的,表示对于这种虐后前妻女儿的后妈十分的憎恨,表示十分的同江小柔同学的处境,你要忙的话,你先去吧。小柔我帮你带着,反正我跟她也合的来的。就当是给我一个跟她相处的机会了。  相处的机会?!  江太太被许同志的这句话给惊到了。怎么听着,这话就那么的有歧义呢?怎么着,就感觉好像是许同志有意替代了她小娘这个位置的感觉呢?  熊孩子江小柔同学却是猛的点头:嗯嗯嗯,小娘,就你给我一个跟这位阿姨一个相处的机会了。她是你同事嘛,难道还会把我给卖了啊?就这样了,就这样了。阿姨,我们走吧。你请我吃饭吧,我很好请的,只要那么一点点就够了。我吃的很少的,花不了你多少钱的。走吧,走吧,别理我小娘了。  熊孩子拉起许同志,连正眼都没有瞟一眼某小娘,就那么吭嗤吭嗤的离开了。  许同志心里那叫一个乐的开花哟。  看,人孩子这股子的劲,她绝对是有机会的。只要她跟孩子接触好了,那自然而然的,孩子她爸接触的机会也不会少了。那……,接下来可就不好说了。  亲妈只有一个,后妈那可是说不好的。  某小娘眼睁睁的看着熊孩子头也不回的走了,楞是半晌没有反应过来,啥况?  她就这么着的给抛弃了?  丫,江小柔,你个熊孩子!我告诉你,你完蛋了,你完蛋了!竟然敢抛弃你亲的小娘,你不完蛋谁完蛋!一会就收拾你!哼哼!  电梯里,许同志满欣欢喜的拉着江小柔的手,跟个十年没见着了自个孩子的亲一般,尽的讨好又弥补着对孩子的亏欠。  小柔,你想吃什么?不用客气的,阿姨都请你。  熊孩子抬头,露出一抹滴溜溜的笑容,黑白分明如星石一般的眼眸骨碌碌的望着一脸亲妈似的许同志,阿姨,你对我真好!我小娘都没你对我这么好!我可喜欢你了!  呃……  许同志心花怒放了。  放过之后,恬不知耻又毫不客气的揉了揉江小柔同学的头顶:是吗?丁宁也真是的,对你这么可的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好呢!你放心吧,阿姨一定会对你好的。不对好对谁好呢?  嗯,谢谢阿姨!  想吃什么?  肯德基。  行,阿姨带你去。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家肯德基。  可是,我比较喜欢吃滨江那边的那家肯德基。  滨江?  这么远?开车过去最快也要二十分钟。  行,那我们就去滨江。为了讨好小盆友以达到讨好大人的目的,许同志一咬牙,应了,阿姨去开车。  许微开着自己的比亚迪,江小柔同学坐在副驾驶座上,跟着小虫似的扭来扭去,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阿姨,你这是什么车?坐着这么不舒服?一脸童言无忌的看着许微。  呃……  许同志被这么童言无忌的话给噎着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然后吧,某只熊孩子就直接无视她那被噎住的表,自顾自的开始了她的侃侃而谈与滔滔不绝,我小娘那辆小迷你坐着都比你这个车舒服。然后吧,我小娘那车是我们家最便宜,最不起眼,最不上档次的。本来吧,我爸爸是想给她买个……那个什么来的,哦,四个圈圈的什么q7的。不过我小娘傻傻的不要,还说买个qq就行了。你说她傻不傻嘞,qq?我买一个自行车都要这个价的好吧!然后吧,我爸爸就给她买了一辆小迷你。虽然坐着没有爷爷的劳斯莱斯舒服吧,不过免强着也能凑和了。  奥迪q7?!  许微的脑子里不断的闪着这个车型。天哪,这得要多少钱啊?她做梦都想着能有一辆起码五十万以上的车,可是却只能做做梦而已。  还有劳斯莱斯?  他们家得多有钱啊?  他不只是一个军官而已吗?怎么会这么这钱的?  小柔,你爸爸很有钱吗?抑制着内心的澎湃,用着比较平静的语气问着江小柔。  熊孩子江小柔微仰头,做一副很认真想事的样子,一手挠着嘴角:爷爷的钱算不算是爸爸的?  许微点头,笑的一脸可又拘人:当然。  那……应该还算可以吧。江小柔一脸也就这样吧的表看一眼心里乐开花全部都表现在脸上的许同志,继续双手托着下巴,滴溜溜的双眸一眨不眨的望着许微,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冒了这么一句,阿姨,你喜欢我爸爸吗?  咳!  许同志差一点就双手放开了方向盘,脚踩油门。幸好反应及时,没有真的踩下去油门,不然还不得出乱子啊。  咳,许微一声轻咳,小柔,你怎么这么问?  没有承认,也不否认,反正就是这么一个态度。  江小柔抿唇一笑,笑的一贼坏贼坏,哎哟,你这不是都写在脸上了嘛。  什么?!  许微赶紧一个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有这么明显吗?连一个六七岁的孩子都看出来了?  其实呢,说真的吧,像我爸爸这么有魅力的男人,是很招人喜欢的嘛。这么跟你说吧,你喜欢我爸爸一点也不奇怪的,你要不喜欢吧,那才奇怪了。反正喜欢我爸爸的人也不止你一个的,就我们家边上,还有个阿姨吧,那都喜欢我爸爸二十几年了。可是,她喜欢的连头发都白了,也没能有机会。你知道为什么吗?  摇头,不知道!  因为她不喜欢我嘛!熊孩子一脸认真的看着许微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喜欢你,对你好,就可以有机会了?许同志顺着江小柔的话举一反三。  嗯,熊孩子很认真的一脸思考样,差不多吧。  那丁宁对你好吗?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是什么?假话又是什么?许微似假又真的笑盈盈的看着江小柔。  真话就是,你看到的就是罗。假话就是,还是你看到的。  熊孩子是谁啊,怎么可能在外人面前说自个小娘的坏话嘞。这要是让亲爸知道了,那还不得以军法处置她啊。  啊?!  许微眨巴着她那双充满求知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江小柔。这算是什么回答?  那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你觉得呢?江小柔似笑非笑又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她。  应该……不算……是很好对吧?  用的是问句,而非肯定句。至少刚才在办公室的时候,也没见着丁宁对这孩子有多好来的,还有那说话的语气,绝对就是一后妈,而非亲妈。正常况下,后妈当着外人的面,怎么可能对孩子这么凶呢?那不是在告诉着别人,她就是个后妈,就是不善待前妻的孩子。  所以,在许微看来,那绝对的,丁宁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后妈。所以,这孩子才会宁愿跟她出来吃饭,也不愿意跟丁宁一起去。  但是,许同志又怎么会知道,在熊孩子上,正常两个字是用不到的。就得用非正常来应付了。  听着许微的话,江小柔同学露出一抹蜜柔柔的微笑: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  嗯,不是她说的。那就不算是她说小娘的坏话了,亲爸就不能把她怎么滴了。  熊孩子向来都是很会计算与算计的,也不知道这一点是像了谁。反正吧,在她的眼里,那就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真话是只对自己家人说的,假话和慌话是对讨厌的人说的。至少在这个时候,许同志就是她讨厌的一个人。一个惦记着她老爸的女人,一个想和她小娘pk的女人,那不讨厌还谁讨厌呢?  但是,讨厌归讨厌,可是一点也不影响捉弄的。再说了,她最喜欢做的事,那就是捉弄人了。  哈哈,等着吧。  对于江小柔的这话,许微的理解则是,哪个孩子会当着后妈的同事面前,真的说自己的后妈对自己不好呢?万一要是这话传到了后妈耳朵里,那吃不完兜着走的可还不就是她自己吗?都说了,有妈的孩子是块宝,没妈的孩子是根草。那草自然要比宝更懂事的。  于是,心里这么想着吧,也就笑意盈盈的点了点头:嗯,我说的,不是你说的。  说话间,江小柔指定的肯德基到了。找了个车停下,如亲妈一般的带着江小柔往餐厅里走去。  哎啊,怎么这么挤呢?一个位置都没有了呢!刚一进门,熊孩子扫了一遍,在看到那坐的满满无虚席的位子,一脸失望却又透着隐隐兴奋的叹息。  等一会吧,一会就会有人吃好了。我们先去点单。许微很有耐心的说道。  算了吧,你看那点单处的队伍,这都得什么时候才能排到。江小柔指了指那其实不算太长的队伍,一脸夸张的说道,算了,算了,我们换一家。我知道,北苑那边有一家肯德基是新开的,不挤的。我们去那边吧。  北苑?!  这里是滨江,和北苑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  怎么了,不方便吗?见着许微好一会没出声,江小柔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可是,她喜欢的连头发都白了,也没能有机会。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她不喜欢我嘛!  这两句话,在许微的脑子里响起。  不是!毫不犹豫的摇头,我们现在就去。  说完,拉起江小柔的手转出了肯德基的门。  熊孩子的唇角扬起了一抹算计得逞的笑。  当然,当许同志驱车到北苑的时候,那家江小柔所谓的新开的肯德基其实还在装修中,99999再加之许同志也不是很识路,所以开起车来那更是慢了大半拍了。一个不小心的一个小时就这么过了。  呀,对不起,对不起!熊孩子一脸如做了错事的好孩子一般的,朝着许微道谦,我记错了,我记错了。上次爸爸带我去吃的那家新开的是在帝景路上的,那家才是新开的。我怎么就记成是北苑了呢?对不起啊,阿姨!不然我们现在去?你饿吗?我不是很饿!  一脸无辜又纯白的看着的许微。  饿?  你会饿吗?  你这一路上就光啃着包里塞的那些个零食了,就没停过你的嘴巴,能饿么?  呃……  许微懵了。  帝景路?  那可又是另一个方向了呢!  从北苑开车过去,就她这车速,那至少也得半个小时,然后回公司又得半小时,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但是,很显然的,一心只想讨好江小柔同学的许同志,直接就给忽略了这一点。于是,继续驱车向前,朝着熊孩子嘴里的帝景路而去。  熊孩子心里那叫一个偷着乐了。  哈哈,果然,脑子犯二又犯痴的女人是最好捉弄的。  丫丫的,敢惦记我爸爸,你还不完蛋啊。今天不把你整得卖了自己还十分得瑟的帮我数钱,那我江小柔还混个p啊!  当,许同志的车到了帝景路熊孩子嘴里的那家肯德基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这都没关系,最惨的是,餐厅竟然在扩大装修中,无法营业。  ……  呀,怎么会这样的。这也太狗了吧?江小柔一脸茫然又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家正在装修中的肯德基,再一次呈死尸状的看着许同志。  许同志已经彻底的无言以对了。  小柔……用着有些无奈的眼神看着江小柔,不然我们……  不用了,不用了!她的话还没说完,只见江小柔同学一脸亢奋的打断了她的话,对不起,对不起,阿姨,全都是我的错。我觉的,我们今天就一定与肯德基犯冲,那我们不吃肯德基了。那,那里有家中餐厅,我们去那里吃吃算了。  边说,边手朝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家餐厅指去。  许同志再一次傻眼了。  尚品宫?!  她竟然要自己请她去尚品宫?  她请得起吗?  据说,在尚品宫,一顿没有上万,你根本就没进去,而且这还是最低消费。最主要的一点,那是这是一个会员制餐厅,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进去了。而她,当然不会是这里的会员了。  那个,小柔,这是会员制餐厅,不好意思,我没有这里的会员卡。许微一脸有些抬不起头来的对着江小柔说道,不然,我们换个地方?  最主要的一点,是她请不起啊,请不起。上万一顿,那得是她两个月的工资了啊。她犯傻了啊,才会请个毛孩子吃一顿上万的午饭,那都不知道会不会记她的好。  没关系,没关系!我有,我有!许同志的话才刚落,熊孩子江小柔同学已经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一张金灿灿的会员卡,在许微面前晃了晃,然后继续笑的一脸如天使一般,我请你啊。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呢。谁让我们这么一见如故呢?  呕……  江小柔同志,话说你这以后长大了如果不去读表演系,那绝对是人才浪费。  许微:……  她有?还她请?  话说,表问熊孩子这金灿灿的会员卡是从哪里来的。当然是在跟杨小妞打完电话后嗤溜一下溜到三十二楼,在自个爷爷也就是江纳海那里拿来的。当然,这一条线路呢,绝对是远在瑞典与六大爷景容颠鸾倒凤的杨小妞给提供给她的。小孩子嘛,就算捉弄人,那也得整出一比较符合她的线路来的。那不然,整起来多没得劲啊。  于是乎,许同志很悲催的成了江小柔同学手里的那一个杯具。  可不就是杯具了么?  这都还没惦记上江先生,却是被江小柔给惦记上了。  嗷,不是杯具是什么嘞?  是以,在江小柔同学的甜言蜜语与邀请下,许同志揣着美好的愿望以及美好的人生设计,与江小柔一道如亲母女一般的进了尚品宫的大门。  许同志是第一次到尚品宫这么高瑞上档次的地方。说是金碧辉煌却又不全是,金碧中又带着优雅与古典。给人一种飘飘仙的感觉。当然,最让许微飘飘仙的不是沿品宫的装饰,而是它的地位。能走进尚品宫,说明她也是有份一位的人,尽管她是了江小柔的福。但是谁又能保证,她以后就没有份与地位了呢?只要小柔喜欢她,那么好与江川就有机会。如此,她以后还会没有机会来再这尚品宫吗?  越想,心里越是得意。  丁宁,你现在是江太太又如何呢?可惜小柔这孩子喜欢我多过喜欢你。用小柔的话说,就像那个喜欢江川喜欢到头发都白了的女人,还不是一样到现在都没有机会?因为小柔不喜欢她。你很快就会成为过去时的,只要小柔喜欢我,我会是下一个江太太。  江小柔同学可以说是这里的常客了,且她用的又是江纳海的贵宾卡。自然而然的,尚品宫的人谁都不敢轻怠了她,以及跟她一道进来的许微。  熟门熟路的进包厢,轻车熟路的点菜,然后一脸悠哉乐悠的与许微一起坐等上菜。  宁家  宁振锋这两天都没有回家,就连宁朗也没回来过。若大个别墅,就只有季敏淑与佣人李婶。  这两天对于季敏淑来说,那简直跟个人间炼狱没什么两样了。面子丢光了,老公出走了不说,还证实了丁宁就是他与丁净初的私生女,就连儿子宁朗也没再理会她这个当妈的。至于宁言希,她还真就没那个心思去管了。而宁言希也没回来过,至于她与明俊轩现在是怎么一个况,她也完全不清楚了。  两天,季敏淑终于静下心来,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事的始终,然后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婚礼上的事绝对与丁宁那个小人脱不了干系。但是,那张亲子签定书,却是在她一阵思前想后后,不得不怀疑起它的真实了。  一个莫名的快递,连寄件人与寄件地址也没有,只写了收件地址与收件人。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寄给她的。当时是处于激动与愤怒的状态下,又加上宁言希婚礼的事,她彻底的失去了理智。然后便是对着宁振锋发了疯一般的指责又质问了。指责与质问的结果,那就是宁振锋一怒之下离开了两天都不曾回家,而宁朗也是没再回来。  现在想想,她是不是太过于激动了?以致于坏了事?  她凭什么相信一张莫名其妙的亲子签定书,尽管她也觉的丁宁的份可疑,但是正如宁振锋之前说的,如果丁宁真的是他的女儿的话,他又怎么会希望丁宁与问朗朗在一起呢?  这不合常理的。  所以,最终的结论,就是她好像中了别人的圈了。那个给她寄这份亲子鉴定书的人,一定是另有目的的。而现在,她与宁振锋弄成这样,似乎应该就是她最希望看到的。  让季敏淑想不通的是,那个给她寄亲子鉴定书的人到底是谁?会不会就是丁宁这个小人?目的就是让她与宁振锋大吵大闹,然后她在宁振锋面前一翻讨好又卖乖,让宁振锋把公司的股份分一些给她?  不行!  她绝不可以让那小人这么得逞的,她必须跟宁振锋合好。合好的前提,那必须就是她跟宁振锋道谦,让他回家。还有,她必须让朗朗也回家,然后再去问问言希现在的况。  如此想着,便是拿过电话,拨通了宁振锋的手机。  手机响了很久,宁振锋才接起电话,语气有些不耐烦厌恶:你又想说什么?  听到他那不耐烦与厌恶般的语气,季敏淑的心狠狠的被刺了一下,但是却只能耐着子,好言好声的说道:振锋,昨天的事……是我的不对。我这两天想了很多,我也想明白了,你怎么可能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所以……  你说错了,我还真就做了!行了,就这样了,我公司的事很忙。  振锋,你……喂,振锋!电话已经挂了,耳边只传来嘟嘟的忙音。  宁振锋,我都这么低声下气,你还想我怎么样!拿着话筒,季敏淑气的咬牙切齿。  然后又拨通了宁朗的电话。  喂,宁朗接起电话。  朗朗……  妈,我现在很忙,一会还有一个会议要开。你有什么事,晚点再说吧。就这样。说完,也不给季敏淑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季敏淑再一次拿着手机,好一会的没有回神过来。  就连儿子也挂她电话了?  第三次拨通了宁言希的电话。却是一直没人接。  太太。  刚放下话筒,李婶从门口处走来,手里拿着一个言件袋,有你的一份快件。  给我吧。接过李婶递过来的快件,面单还是机打的单子,依旧收件人的地址与她的名字,寄件人的资料全空白。  季敏淑拧眉,这个快件让她想到了昨天早上的那个亲子鉴定书。也是以快件的形像寄的,面单也是机打的。难道是同一个人寄给她的?这一次寄的又是什么?  快速的打开了快递袋,里面只有一张4纸,纸上只有一段话:宁夫人,很高兴我们又以这样的形式见面了。相信昨天的亲子签定一定给了你很大的惊喜。当然,作为最了解宁夫人你的我,觉的很有必要再给你寄这张纸。宁夫人,昨天一定闹的很不开心吧?宁总裁是不是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了呢?现在的你一定想通了,不想跟宁总裁闹了,想跟他道谦合好了吧?但是,同样了解宁总裁的我,相信他一定没有给你好的脸色吧?此刻的宁夫人一定开始不相信昨天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还是一句话,作为最了解你的我,给你的建议,就是不如你亲自拿着宁总裁与丁小姐的样本去做一个亲子鉴定,这样会对你更有说服力。当然,至于怎么拿到宁总裁与丁小姐的样本,宁夫人一定会有办法了。好了,话就说到这里了,祝你生活愉快。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希望不会太让宁夫人失望才是。  一段话,一张4纸,同样是机打的字。没有落款,也没有期。但是却告诉她一个信息,这绝对是一个认识她也认识宁振锋,还认识丁宁的人。  这段话,让她下意识里想到的不是丁宁,而是那张与丁宁酷似八分的丁净初的脸。  咻的,季敏涉的脑子里一闪过丁净初的脸,拿在手里的那张4便是从她的手里滑在了地上。  丁净初?!  丁净初,真的是你吗?  铃!  茶机上的电话机响起,吓的季敏淑差一点从沙发上滑下去,脸色一片惨白,就好似三魂被惊到了六魄一般。下意识的,她觉的这个电话就是丁净初打来的,是打来向她示威的。  电话铃声一直响着,十分的刺耳。季敏淑有些慌乱的盯着那电话机,青白着一张脸,不敢去拿话筒。  太太,你怎么不接电话?听着电话响了好一会,季敏淑都没有接电话,便是急匆匆的朝着这边跑来,然后接起一直响着的电话,喂。  李婶,我妈不在吗?电话里传来宁言希的声音。  在,在!太太,小姐电话。李婶把话筒递给季敏淑。  言希的电话?季敏淑有些不太确定的看着李婶。  李婶点头。  接过话筒,言希。  李婶离开了。  妈,你打过我电话?宁言希淡淡然的声音传来。  嗯,是!我刚打过你电话。  找我有事吗?  你现在跟俊轩怎么样了?  ……  那边宁言希好一会都没有出声,只有平平淡淡的呼吸声。  是不是不太好?见着宁言希没有出声,季敏淑小心翼翼的问着,妈这两天也事很多,一下子都忘记了你这事了。明家那家怎么说?  妈,你那事是跟丁宁有关吗?宁言希没有直接回答季敏淑的问题,而是问起了她。  你……知道了?  妈,你要方便的话出来一会吧。我就在一品阁,有什么事,我们见面再说吧。  行,我现在就出来。  ……  尚品宫  江小柔抚着自己那圆鼓鼓的肚子,十分满足的样子。嘴里还叼着一根牙签,那样子不再是小御女而是小地痞。  许同志很显然的太过于享受又美好,于是也就忘记了上班时间。其实这会已经快到两点钟上班时间了,但是她却完全没有想起来。  嗝!熊孩子打了个满足的饱嗝,又伸了个懒腰,然后噗下吹掉了叼在嘴里的牙签,一脸惬意又满足:啊,吃的真饱。好久都没有吃的这么饱,这么开心过了。阿姨,你吃饱了吗?要是没饱,要不然,我们再来一份?  这一顿是许微二十六年来吃的最奢华的一顿,那桌上点的每一个菜,竟然都没有剩下一点来。如果非得说有什么剩下的话,那也就是盘底的那点菜汁了。  用熊孩子江小柔同学的话说,那就是锄禾当午,粒粒皆辛苦,咱为红军后代,怎么可以浪费农民伯伯的劳动成果呢?  于是乎,许同志为了响应熊孩子的号召,就算已经撑不下了,还是硬撑着给撑下了。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她舍不得这么高贵的一顿饭。  摇头,许同志使劲的摇头,不了,不了。小柔,你吃饱就行了。  江小柔同学扬起一抹招牌式的天使微笑,按响了那个结帐铃。  小柔,不然还是阿姨来吧。怎么能让你一个小孩子请客呢。吃饱喝足的许同志,象征的朝着熊孩子说着客话。  然而,熊孩子却是抿唇一笑,不用,说了我请的嘛,小孩子说话也是要算话的。谁让我们一见如故,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边说边拿过自个的熊二背包,捣鼓捣鼓的找着卡。  你好,是要结帐买单吗?服侍应生推门进包间。  嗯嗯,江小柔应声,继续埋头找着卡,突然之间抬头,一脸惊慌失措的看向许微,阿姨,我找不到我的卡了,不知道被我丢哪了,还是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了。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这话说着,那眼泪就扑漱扑漱的掉了下来,一脸可怜的好似就快被人卖了当奴婢样的看着许同志。  随着江小柔的眼泪吧,那侍应生的视线也就转到了许微上,带着非一般的异样。就好似在讥讽着许微,这么大个人竟然让一个小孩子请客吃饭,太不要脸了吧。  没事,没事。本来就是阿姨请你吃饭的。你别急,别哭,阿姨买单。许同志安慰着江小柔,转头向那侍应生,一共多少?  侍应生扬一起职业的微笑:你好,一万五千八。  许同志傻了。  ------题外话------  许同志这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么?  呃,可怜的人啊,被熊孩子卖了还美滋滋的帮熊孩子数着钱。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