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小姑婆的男人到访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099

    一米开外,贺自立正站在两人面前,噙着一抹相见不如偶遇的浅笑,意有所指的看着丁宁。

    下意识的,丁宁便是直接往江川后避去。当然,江川,同样是下意识的便是将她往自己后掖去。

    尽管此刻是在水里的,又尽管水是没过丁宁的口处的,但是人生二十五个年头吧,除了在江先生面前坦露过,江太太从来没有穿的这么露的出现在别的男人面前过。就算是有海水遮掩着,但是那一份心里不自在的感觉却是只有自己知道的。特别还是这会贺自立正用着一抹似真似假般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神看着她,看的江太太心里很是不舒服。

    是,巧!江川将自个小女人护于后,深邃的双眸如鹰一般的直视着贺自立,唇角处同样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深笑,没想到贺总也喜欢游泳!

    贺自立抿唇一笑,视线掳过江川落在了他后的丁宁上,弯了弯唇,朝着江川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游泳多好,自由自在。江先生不也很喜欢吗?说完,又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丁宁,不打扰两位的雅了,转朝着海滩的方向走去,刚走出两步,却又突然之间转,神秘一笑,目光继续落在了丁宁上,浅笑,对了,丁小姐坐车的样子的。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说完,朝着丁宁若有似无的挑了下眉头,露出一抹低沉的深笑,离开。

    丁宁楞住了。

    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坐车的样子的?

    她坐车的样子他看到过么?丫,这都什么人呢?用得着这么时不时的给她来一下惊吓啊?

    是的,惊吓!

    换了谁都会被吓到的好吧。人两口子正惬意着吧,江先生正带着她游泳呢,她正享受着呢。丫突然之间冒出一个人来,能不被吓到么?更何况,她还是穿成这个样子的。

    江太太吧,那绝对是一个十分保守的女银,什么时候在外头穿成这个样子过了?虽然吧,以前跟大侠和小妞的时候,在妞发疯的时候吧,偶尔也会学着妞的风样,风一下。但是,那能一样吗?那是在自个家人面前,且都是同的。更重要的是她和大侠小妞之间,那是无话不说的。

    再后来吧,也就在江先生面前露露了。

    这突然之间的,一个陌生的男人就这么站在你面前,而且你还是只穿着三点式的泳衣的。换了任何正常又正经的一个女人,那都是会被吓到的好吧。

    所以,这会,江太太是真的被吓到了,而且还被贺自立的最后那句话给懵到了。

    他……什么意思?江太太一脸茫然的看着贺自立渐远的背影,木讷讷的问着江先生,什么叫做我坐车的样子的?他看过我坐车么?

    此刻,江先生同样双眸直视着贺自立的背影,微微的拧着眉头。

    他能感觉得出来,贺自立对他有着一份敌意,对丁宁有着一份好奇。这一份好奇不知道是因为她是他的女人还是另有原因。

    怎么了?见着他好一会都没说话,只是拧眉看着贺自立的背影,丁宁再斜一眼贺自立,然后问着他。

    贺自立虽然是朝着海滩的方向走去的,可是却没有上岸,而是在走到了一半时又折回了海里,然后猛的一个扎便是游开了。

    丁宁有些茫然了,完全弄不明白那贺自立到底是什么意思了。说实在的,她不太喜欢与他接触,但是他又偏偏是杨小妞的最高boss,不管怎么说,那表面的客还是要给的。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她也不想小妞在公司难做的。

    宝贝儿,还游吗?紧了紧搂在她腰际的手,轻声的问着。

    摇了摇头,不游了,回去了。小柔一个人在海滩也不放心的。

    点了点头,行,听你的。

    与此同时,海滩上

    江小盆友正优哉乐哉的躺在沙滩上,上一前一后的垫着两个游泳圈,对于她来说倒像是一张舒适的小了。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两片树叶,树叶正遮在两只眼睛上,很是惬意的享受着太阳浴。

    边上,放着江先生的沙滩裤与t恤。

    江小盆友一边抖着小腿,一边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双手枕于脑后。嗯,就差来一杯果汁了。

    其实别说还,江小盆友还真是这么想的。一会老爸与小娘回来了,就让老爸当跑腿的去买一瓶饮料来。

    失策啊失策,刚才就应该带一杯饮料来的。如此,也不至于这会口干舌燥了。但素,小盆友,如果真的带了饮料来,就你刚才那个玩劲,你又该嫌麻烦了。

    感觉边好像站了个人。

    为什么呢?

    因为上直的太阳光木有了。

    但是,江小盆友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绝对不会是江先生,也不会是江太太。这要如果是江先生或者江太太,怎么可能这么没礼貌的挡住了她太阳,破坏了她的光浴呢?

    讨厌,不喜欢这个没礼貌的人。

    但是,江小盆友向来都是十分有礼貌的孩纸嘛,就算她不喜欢人家也不会那么明显的说出来的。于是,没有起,也没有睁眼,而是用着十分有礼貌的语气对着站在她边的人很是客气的说道:麻烦让让,你挡着我的太阳了。谢谢!

    话落,那人却没有移开的意思,而是柔柔唤了一声:小柔。

    认识的?

    闻声,江小柔懒懒的伸手拿起遮在眼睛上的两片树叶。

    高瑾正噙着一抹柔和如三月风一般的微笑,双眸弯弯的看着她。此刻,高瑾是蹲在江小柔面前的,又因为江小柔是躺在沙滩上的,所以入眼的高瑾自然是倒立的。

    于是吧,这人一倒立吧,这笑容怎么看就怎么不入眼了。

    麻烦你让让,你挡着我太阳了。谢谢!依旧很有礼貌的重复了一遍,并没有对高瑾露出过多的表

    终于,高瑾微微的挪了挪子,只是双眸依旧还是直直的俯视着江小柔,就你一个人么?

    江小柔没有说话,弩了弩嘴,蠕了蠕子,没有打算理会她的意思。继续将那两片树叶往自个眼睛上一遮,闭目养神外加继续光浴。

    嗯,小娘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千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然,你怎么被卖了都不知道。

    当然,就江小柔这样的熊孩子,陌生人是无法把她给卖掉的。她不把陌生人卖掉就不错了。

    你不认识我了吗?我们见过面的。见着江小柔没有搭理她的意思,高瑾并没有发现出不悦的表,而是继续对着江小柔露出一抹柔柔的微笑,你不记得了吗?就上个礼拜,我们才见过面的。

    闻言,拿下两片树叶,凉凉的斜一眼一脸讨好般的高瑾,拜托,我每天见的人可多了。上个礼拜,我自己都不知道见过多少人了,我哪记得住。我说,大婶,你没听说过吗?这样与小盆友搭讪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吧?还有,我已经不是三岁了。说完继续把树叶往眼睛上一遮,把高瑾凉在了一旁。

    大婶?!

    高瑾被江小柔的这个称呼给惊到了。

    被自己的女儿叫大婶,那是一种何等的污辱呢?!

    高瑾这会吧,也是穿着泳衣的。也是那种三点试的泳衣,此刻又是蹲在江小柔边的,且吧,那br式的泳衣确实是少的可怜啊,几乎也就遮住了她的一半而已。再,她又是那种相当丰满的36e,可想而知,这得是多么的丰富而又柜巨大呢?

    在小十三点的眼里吧,像她家小娘那样的36b是属于最标准的,像杨小妞那样的36c是最完美的。而像此刻高瑾这样的36e,那绝对是属于巨无霸型的。

    哎,有碍观瞻啊有碍观瞻。

    小十三点吧,跟着大侠与小妞混的多了,那自然而然的,也就有了一抹小风了,若不然,怎么会被称之为小十三点呢?

    只见高瑾的嘴角浅浅的抽了几下,看着江小柔那一脸无所谓又毫不在意,甚至连理都懒得搭理她的样子。一抹失落划过,然后又一抹冷意在她的眼眸里一闪而过。伸手拿掉遮在江小柔眼睛上的那两片树叶。

    喂,大婶,没有教过你这样是很没有礼貌的吗?被拿掉眼睛上的两片树叶的江小柔很是生气,气鼓鼓的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高瑾。

    高瑾没有生气,反而抿唇一笑,小柔,我不是外人,也对你没有敌意。我是你妈妈,你……

    哈……哈哈……高瑾的话还没说完,只见江小柔一个骨碌的坐起来,大笑两声后,用着一脸嘲笑般的眼神看着她,大婶,你得了认女妄想症了吧?我是你女儿?还是你刚从水里游了一圈回来?你当我是三岁啊?我自己妈都不认识吗?得了,该上哪上哪去吧!我要是你女儿啊,那还不得惨了啊!朝着巨无霸瞄了一眼,凉凉的飘了一句,我要的是完美与标准的结合,可不是超大!

    高瑾:……

    江、小、柔!彻底的被江小柔给气到了,高瑾一声怒吼。

    这都什么孩子?怎么说话这么难听?什么超大?她这是超大吗?她这样的才是标准与完美的结合。就丁宁那样的,就是一个干瘪!男人摸在手里完全就没有感觉,也不知道江川那脑子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就会看上了那么一个干瘪!

    高瑾这么一声大喊吧,整个人也就站了起来。且吧,还是怒气冲冲的站起来了,于是吧,随着她那怒气冲冲的高低起伏哪,那巨无霸也就一抖一抖又一颤一颤的起伏着。

    话说,若是一个男人看到,那绝对算得上是一种红果果的勾引了。但素,江小柔是谁啊?那是一只思惟十分焕散又非正常人类的小十三点。于是,就这么一抖又一抖,一颤又一颤的动作吧,看在小十三点的眼里,特么就那么就母牛的那几只呢?

    于是乎,江小柔同学亦是噌下站了起来,一一昂头,雄纠纠气昂昂:哎哟,我说母婶啊,拜托你不要这里有碍观瞻,污染了一朵祖国的花朵,而且还是一朵只冒出了一个苗芽的花芽行吧?你这样的行为是不道德的,是不和谐的,是违反社会观的,是极具无耻心的。哎哟,真是无法下眼了!

    哎哟喂,这直接从大婶飚级到母婶了,可想而知小十三点这会有多生气了。

    踮脚,叉腰,瞪眼,怒视,咬牙,哼唧,高傲,无视。反正,怎么看怎么都是一脸小御女的样子。

    前方不远处,江先生正搂着江太太从深水处走来。

    江小柔同学眼睛多尖啊,尽管这会正与高瑾对视着,那也是眼角一下就瞄到了江先生和江太太了。又然后吧,江小柔同解读能力多强了。那一见着小娘几乎是被亲爸护在怀里的,那还不想到都是自己给小娘挑的泳衣太露了呗。然后,一个快速的弯,拿起放在沙滩上的沙滩裤与t恤,撇腿就朝着亲爸与小娘跑去。

    完全没弄明白江小柔这突然之间跑开了是什么意思的高瑾就这么傻傻的站在了原地,好一会的才顺着江小柔跑去的影望去,然后看到了江川与丁宁。

    在看到那互搂着的两人时,高瑾的眼眸里一抹愤恨划过,深深的深深的,久久挥之不去。

    爸爸,小娘,你们游好了么。江小盆友站在水里朝着亲爸与小娘挥手,小娘,快,给你衣服。不然一会要是让人看了去,爸爸该对我以军法处置了!

    很是狗腿的将手里的t恤递到了某小娘的手里,笑的那叫一个讨好哟。然后又将沙滩裤递到了亲爸手里。

    江先生一边着沙滩裤,一边凉凉的斜着笑的一脸狗腿又讨好的江小柔。

    哟,不好!

    见着江先生那一抹凉凉的眼神,江小盆友心下大叫不好。这是首长同志发飚的前奏。

    果不其然,小盆友的心里的想法才这么一过吧,那边首长大人就吐了一句:江小柔同志,一会回家,自己上健房仰卧起坐一百个。

    啊?!江小盆友扑闪着水灵灵雾朦朦的双眸,眨巴眨巴的看着首长大人,委屈,可怜又十二分的凄凉:可不可以五十啊?

    一百五!

    行,一百就一百!江小盆友咬牙,又不是没做过,不就一百个仰卧嘛!小意思了,还会难得到我江小柔嘛,哼!鼻吼一个哼唧,然后又十分狗腿的往江先生的大腿上一抱,爸爸,你都带小娘游过了,那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了呢?你看我啊,多可怜啊,你们两个就在水里玩着,我就一个人躺在沙滩上晒着。还帮你们看着衣服和裤子,还有吧,你看,你和小娘一来吧,我就立马的把衣服给送过来了。你看在我将功赎罪,没有让小娘那什么什么的份上,你就带我游一圈呗。大不了下次再来的时候,我给小娘挑一紧紧的紧紧的泳衣嘛。爸爸,就一圈嘛,我都没有在海里游过呢!一圈,就一圈。

    怎么一个可怜能形容啊。抱着江先生的大腿,仰头,苦苦哀求,就差没有掉两滴马尿了。

    你带她去游一圈吧。见着江小柔那一副可惟巴巴的苦哈哈样,某小娘心疼了。

    小娘,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太喜欢你,太你了。我对你的已经超过爸爸了。我决定了,从现起,你就是我的偶像了。小十三点从来都是一个会见风使舵的人,当然知道讨好小娘比讨好亲爸有用了。

    呃……

    小娘语塞。

    江先生有些不太放心的看一眼她,你没问题?

    江太太莞尔一笑:江先生,你觉的应该有什么问题?

    ……

    行了,去吧,去吧!放心了,作为江先生的女人,江小柔的小娘,怎么可能那么弱?江先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江太太拍了拍江先生的肩膀,不就是出来玩嘛,江先生,作为一家之长,你有任务让自己的女人和女儿玩的开心的。不管哪一个不开心了,那都是你的责任!小王八,你说呢?

    江太太似笑非笑的看着江小柔,打趣般的叫着她小王八。

    小王八很配合某小娘的话,重重的点头,边点头边举双手:小王八表示很赞同小娘的话。话说,小娘,我是小王八,你是小王八的小娘,那你是啥嘞?

    小娘:……

    啊,她是啥嘞?可不就是大王八了嘛!

    如此一想,双手往自个腰上一叉:江小柔,还想不想游了?想不想游了?你知道的,得罪小娘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呃……

    小娘发飚了!

    小娘发飚了,那就不是小娘了,而是后妈了。

    于是,江小柔同志原地一个立正,朝着小娘行了一个军礼:报告首长夫人,江小柔同志意识到错了,还请首长和首长夫人给我一次机会!以后,一定再也不惹首长夫人生气了。请问首长同志,我们现在可以下海了吗?

    首长同志单臂一环,一手抚下巴,凉风一般的斜着江小柔,首长说了不算,得夫人说了算。咱家向来都是夫人掌事的。

    呜……

    小盆友泪。

    泪过之后,当然是继续讨好首长夫人也就是小娘啊。

    小娘,你是最漂亮的小娘。

    小娘,你是最温柔的小娘。

    小娘,你是最我的小娘。

    小娘,你是首长的心肝宝贝。

    小娘,你是……

    小娘……

    小娘……

    小娘到最后,江小盆友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了,某小娘更是听到云里雾里,忽上忽下,飘飘然了。然后很是满意的一挥手,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心的份上,就让咱家首长大人带你游一圈吧。去吧,去吧,我在岸上等着你们。

    耶!小娘我你!嗯么!兴奋过头的江小盆友直接给了小娘一个飞吻。

    江先生再一次脱下了那条穿上去才不过几分钟的沙滩裤,往江太太手里一放,又瞟一眼江太太那两条露在外的美腿,丢了两字:穿上!然后抱着江小盆友下水去也。

    江太太:……

    江先生,你用不用得着这么可啊,要不要啊!

    话虽这么说着,不过倒也是十分听话的上了江先生的沙滩裤。

    呃……

    虽然这样子看起来十分的不伦不类,特别是扫眼望去,到处都是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到处都是坦露背的美女,特么再一对比自己的这一装束,怎么看怎么的雷人又异类。但是不得不承认,还是这样子走起路来自在。

    嗯,好吧。江太太,你有时候也是的。

    看着父女俩在那深水里游着,时不时的传出几声江小柔同学的惊叫声。就好似刚才那会自己在水里时的惊叫声一样,江太太抿唇浅笑了。一抹属于幸福而又甜蜜的感觉袭上了心头,填的满满的。

    再看一眼那两只鱼一般的父女,江太太转

    转之际却是差一点撞上了站在后一声不响,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的高瑾。

    是不是觉的这一慕很美好?

    高瑾目视着前方在水里游着,笑声满满的江川与江小柔,用着十分暗淡的声音问着丁宁,只是视线却是半点没有移到丁宁上。

    丁宁不冷不的看了一眼看的有些目不转睛的高瑾,没有说话,而是迈步朝着海滩上走去。

    不是冤家不聚头,这话说的真是一点也没错。

    可是,她与高瑾之间谈不上冤家吧?

    怎么就这么给聚头了呢?

    烦!

    刚才是一个贺自立,现在又是一个高瑾。

    丁宁觉的,不管是贺自立,还是高瑾,她都提不起兴趣来。但是,却又两人都与小柔有着血缘关系,一个是叔叔,一个是生母。

    一个看着江川的眼神里透着一抹恨意,一个看着江川的眼神里透着一抹慕之

    一个看着她的眼神里透着好奇,一个看着她的眼神里透着恨意。

    哎,怎么一个乱字了得。

    这都是怎么一回事?

    直接走到江小柔放着的那两个游泳圈的地方,弯腰在游泳圈上坐下,噙着浅笑望着着前方的父女俩。

    大川很疼小柔。

    丁宁刚坐下一会,高瑾也跟着过来了,站在她的边,依旧目神着前言,意有所指的说着话。

    这会吧,不得不再说一下。两个女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一个穿着撩人的比基尼,一个穿着怪异的男式t恤与男式沙滩裤。怎么看,都是那么的不协调,那么的反衬。

    江太太的材吧,在那t恤与沙滩裤下,半点都展现不出来的。但是高瑾不一样,那傲人的材,一览无遗的展露着。沙滩上,几个回来走过的男人,纷纷朝着这边瞄了过来。当然,这视线绝对不是停在坐在游泳圈上的江太太上,而是站在旁上的高瑾上,且还发出几声挑逗的哨声。

    又当然,对于那些人的挑逗与眼神,江太太半点都不稀罕。谁稀罕谁拿去呗。

    爸爸疼女儿是应该的。如果高经理和贺总有孩子了,相信贺总也会这么疼的。丁宁没有抬头,凉凉的回答着高瑾的挑衅。

    你挑衅个p啊!

    大川,大川的,叫你妹的这么亲密啊!

    江太太在心里飚怒着,但是脸上却是半点也没有表现出来,一脸淡淡的微笑,心平气和,并没有因为高瑾的故意间的歪曲话语而有所发怒。

    高瑾转头低眸,似笑非笑的看一眼丁宁,你说的没错,爸爸疼女儿是应该的。看到大川这么疼着小娘,我也就放心了。我以后他会因为我的原因而对小柔不好的,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她由始至终于都没有明白的说出自己是小柔的生母,也没有说她与江川没有关系。而是言语之间尽是留着一个空间,一个令人曲解与误会的空间。就好似,她与江川真的有什么似的。

    呵!

    丁宁冷笑。

    故意说些模棱两口的话,故意让她误会是吧?

    啊呸!

    你当我不知道你那点破事啊,不就是吃不到葡萄就越想伸手去摘么?却又奈何自己手短够不着!然后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颗紫水晶一般的成熟葡萄却只能干流口水么!

    呸!

    你想吃啊,我偏就越不让你吃!

    我偏就自己摘下来吃了,我还当着你的面吃了,我酸死你!

    高经理,你确实多虑了。我跟我老公疼小柔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只因为她是我们的女儿。当然,与高经理更不会有关系。丁宁抬头,笑的一脸职业的优雅,弯弯的杏眸就好似会说话那般,看着高瑾继续说道,高经理这么喜欢孩子,相信以后一定会是个好妈妈的。

    高瑾浅笑俯视着丁宁,然后唇角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以后?丁小姐有没有想过,其实我现在就已经是妈妈了?又或者说我的孩子都有小柔这么大了呢?

    哦?是吗?丁宁还是没有起,只是抬眸继续用着很是耻业的笑容看着高瑾,那还真是没看出来。不好意思啊,高经理,原谅我的眼拙。

    高瑾的视线朝着远处望了一眼,然后弯起一抹神秘的弧度:丁小姐不好奇我与大川的关系吗?不好奇为什么我会这么关心小柔吗?

    不好奇!丁宁毫不犹豫的回道,这个世上多管闲事的人多了去了,而我正好不是那其中的一份。

    见着前方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正朝着这边走来,高瑾又是抿唇一笑:相信我,丁小姐,你会好奇的。也相信我,小柔是不属于你的。终有一天,她的生母会回来的,而你,也终会有一天该让位的。

    丁宁依旧笑的一脸和煦没有半点怒意,抬头与高瑾对视,高经理,你也相信我,不管小柔的生母回不回来,结果都是一样的。还有,你同样相信我,我的这个位置永远都会坐的稳稳的。莫说是小柔的生母,就算小柔也动不了。至于高经理你……微微的顿了顿,继续笑意盈盈的说道,那就更是没戏。

    高瑾的脸色微微的一僵,眼眸闪了闪,然后继续笑道,是吗?那就走着吧!便但愿如你所说的,可以坐的稳稳的,可千万别摔了,若不然可就不好看了。

    放心,摔不了!就算真摔了,这不有我老公接着,怎么都摔不疼我的。丁宁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但是高经理,你可就不一样了,若是摔着了,不知道会有会有人接着你呢?

    你说呢?高瑾答反问,笑的一脸迷人的看着丁宁。

    终于,丁宁站起子,与她平视,然后慢慢吞吞的说道:我说啊!那可就不一定了。可别千万摔坏了自己,不然没人心疼你,可就失不偿失了。

    高瑾抿唇一笑:谢谢,我一定记着丁小姐的提醒。就算为了不让丁小姐看笑话,我也不能让自己摔了。

    丁宁同样微笑以对:不客气,应该的。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们家妞的领导,我对你善意的提醒,也算是对得起我们家妞了。

    哦,对,我倒是忘记了,丁小姐与杨小姐是朋友。高瑾突然之间说了这么一句话。

    小娘。江小柔的声音传来。

    江川在看到与丁宁面对面站着的高瑾时,眼眸微微的眯了一下,随即走至丁宁边,伸手搂她入怀,好听的声音的她的耳边响起,怎么,认识?

    说话间,连正眼也没有斜一眼高瑾,就好似完全不认识这个人一般,眼眸里满满的看到的尽是自个的小女人。

    丁宁朝他弯唇一笑:也不算太认识,正是妞航空公司的领导。就这么巧碰着了,打个招呼而已。

    那行,招呼打了,走吧。搂起丁宁转走。

    大川,真的打算再见如陌路吗?突然之间,后的高瑾叫住了江川。

    江川止步转

    见此,高瑾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却不想,江川只是凉凉的吐了句:连陌路都算不上。

    说完,毫不犹豫的转,搂着丁宁离开。

    倒是江小柔同学朝着后脸色发青中的高瑾做了一个鬼脸,母婶,拜托,这样的搭讪是没用的!行了,就这样吧,您啊,还是回家偷菜去吧,这里真的不适合你的。拜拜!

    高瑾的脸一阵五彩缤纷的弯化。

    ……

    司马追风的小马车驶入一条不是很宽广的水泥路,水泥路前方一百米左右立着一座牌坊。牌坊两侧龙飞凤舞的写着长长的一副对联,因为字体太了草,看不出来是什么字。牌坊的正上方,用楷体写着四个大字司马御园。

    牌坊是白色的,字是黑色的。牌坊足有四米高,很干净,没有半点的尘土。

    牌坊内,是一个建筑略显古色的村庄,清一色都是两层的古色小别墅,放眼望去,那就没有一幢小别墅是三层的。外面的装修曾木色的,至牌坊处,村庄里就不再是水泥路,而是铺着鹅卵石的两米见宽的路。

    司马追风的小马车在牌坊处停下。

    下车,踩着脚上那黑色的短靴,还是一墨绿色的自由基地的户外作训服。然后蹭蹭蹭的朝着村庄里走去。

    哟,小姑婆回来了。刚一直牌坊,便是与一头发半白的六十开外的穿着一红黑色唐装,手里捏着两个玉球玩着的老人遇了个正着。

    老人一见着蹭蹭蹭迈步,头顶冒着大火的司马追风,便是乐呵呵的打着招呼。

    嗯,司马追风轻应了一声,朝着老人露出一抹微笑,老六十,你精神还是这么好啊!

    老六十乐呵呵的一笑,那是!在太公的带领下,那要精神不好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太公了啊。哟,小姑婆,我怎么看你这是一副的怒气冲冲啊?来,告诉六十,谁欺负咱司马御园的宝贝疙瘩了,六十让一百八给你出气去!

    司以义!

    司马追风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啊?!老六十一听这三个字,刚才的大义凛然顿时的蔫了。伸手揉了揉自己那半白的头发,干干的笑了笑,太公啊?那六十不敢!

    司马追风瞪他一眼,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司马义呢?

    在祠堂呢!不然,我让一百八来接你?

    得,你自个乐着吧!我自己去就行了。

    行,小姑婆,息息火啊,别生气了。六十这把大年纪了,都不发火,你年你年纪轻轻的发什么火呢!哟……突然之间又好似想到了什么,重重的一拍自己的脑门,这谁都不知道小姑婆今天回来,估计什么准备都没有。得,我得通知一百八,让他安排一下。小姑婆这么难得的回来一次,可不能委屈了你。

    边说,边从唐装上口袋里掏出手机,霹雳啪啦的按了一连串数字,一百八,赶紧的,你曾姑回来了,你赶紧招呼起来。

    司马追风:……

    要不要这么隆重啊?

    她是回来找司马义那只老头算帐的好吧?她不是回来度假的啊。还招呼起来?

    呃……

    小姑婆,一百八知道了,放心吧。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今天就别回市里了,在家里住一晚吧。

    司马追风朝他挥了挥手,得了,得了。一会再说吧。你自个乐着吧,我找司马义去。

    哎,小姑婆,你老走好啊。小心着这石子啊。

    司马追风:……

    靠!

    让一个年过六十的老人提醒着年方二十五的她,你老走好,小心着些。这让她何以堪啊!

    一路上,各种称呼满天飞的朝着司马追风过来。

    小姑姑回来了。

    小姑婆回来了。

    曾姑回来了。

    曾曾姑回来了。

    嗷……

    大侠无语了。

    司马义,你作什么辈份这么高啊!

    你女儿我不过才二十五啊,看,连曾曾姑出当了。

    悲了个催了。

    曾姑,司马追风刚走到自家小别墅门口,便是见着一年纪跟她差不多的男子,笑呵呵的朝着她走来,然后在离她五步之距站立,很是恭敬的朝着她弯了个九十度的躬,一百八见过曾姑

    我去!司马追风直接丢了他一个白眼,我说司马井,你用得着这样啊!我家司马义那老头呢?

    太太公啊,在祠堂呢。司马井一脸认真的看着司马追风说道。

    一百八自然不会是他的名字,而是他在司马御园的排行。

    司马御园是一个村庄,整个村庄吧,全部都是姓司马的,没有一个外姓。司马追风她爹,也就是司马义,那就是司马御园的老大。

    这个老大吧,又含有两层意思的,一是辈份,而是财富。

    司马御园,如果不是有司马义,那也不可能像现在这般,富的流油。所以,司马御园的人,对司马义那个个都是很敬重的。

    司马追风朝着一百八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过来。

    曾姑,有何吩咐?一百八走近两步,问。

    我家那老头是不是……

    囡囡回来了。司马追风的话还没说完,后便是传来了一道洪响有力的声音,怎么在门口站着啊,自己家都不会进了啊!

    太太公。见着司马追风后的司马义,一百八很是恭敬的叫唤着,然后继续说道,您和曾姑先聊会,我去准备午饭。

    嗯,去吧!司马义朝着他挥了挥手,然后看一眼自个女儿,还不进屋啊,还要你爹我请你啊!说着,自己先迈坎进屋。

    司马义,我说你是不是忒空,闲着没事做啊!司马追风跟着进屋,对着走在前面的老爹没大没小的吼着。

    司马义转,老眸直视着向来没大没小的女儿,说什么呢!

    司马追风瞟他一眼:装,你就继续装!我说司马义,你要整,你整老大司马成剑去,你干嘛那双贼眼就盯上我了啊!咱家没男丁啊,你还给我搞个倒插门进来,你不嫌丢了咱司马老祖宗的脸啊!

    司马义微怔了一会,怔过之后这么一回味吧,也就明白过来了。然后朝着司马追风扬起一抹老狐狸般的笑容:老子就喜欢了!怎么滴!倒插门不好啊!倒插门,这以后孩子还是姓司马的,还是咱司马家的种!老子就喜欢儿孙满膝跑!闹!

    老马,你别我啊!你要敢给我弄个男人回来,我就敢往你上塞个女人!我看你到时候拿什么脸去见我老娘!马司追风怒火冲天的朝着老爹吼。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太公,村口来了一男人,说是小姑婆的男人,我的姑爷爷。

    ------题外话------

    哦哟,大侠这辈份哦。

    偷笑中。

    老白杀来了,哦哦,有好戏看了哦。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