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妖精妖孽本一家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094

    大浴缸,随着两个大人物的突然跌入,水顺着浴缸壁溢出。

    瓷白色的浴缸,光溜溜的妖孽,穿得十分整齐的妖精,还有头顶的那盏变幻莫测泛着柔和灯光的吊灯,两面装着若大镜子的墙壁。

    嗯,怎么看,怎么都是那么的激四溢,风无限。

    大浴缸内,杨小妞也不知道是肿么了,就好似着了魔似的,口甘舌燥啊,火噌噌的上升啊,直从脚底板升到了头顶,就只差那一头柔顺的长秀发也给燃起了熊熊的火了。

    心里想的是:如何把这一只妖的跟只狐狸精没什么两样的男人给压倒了。

    脑子里的画面是:光泛滥,池水漾,妞儿发,男人发,你下我上,嘿啾嘿啾。

    嗯,其实这会的画面吧,跟杨小妞脑子里出来的没什么两样了,确实是光泛滥,池水漾,小妞女,你下我上。至于男人发,确切的来说,应该是妞把六爷撩拨的发了。

    至于妞是怎么撩拨的呢?

    嗯,是这么样撩的:若大的浴缸,容妖孽不着一物的四仰八叉的躺着,上,那只不知为什么突然之间兽的风**二妞,此刻正噙着一抹明而又笑,那双纤细的素手在看到容妖孽那一感而又人的肌时,忍不住的在他的上毫不客气的上下其手,大胆而又开放的吃着容六爷的豆腐,那叫一个脸不红气不喘的同时还理直气壮了。

    脚上的水晶凉鞋还没的脱去,又因为是穿着凉鞋的,所以杨小妞是没有穿丝袜的。又因为,就刚才那么大动作的扑了过来,跌进了水里,所以这会她的裙摆已经很有义气的与她的美腿脱离了。于是乎,那修长而又精美的感大腿就那么纠缠着容六爷那长满了腿毛的大腿上。又,还是因为裙摆脱离吧,那仅着一条黑色蕾丝小内的某一种神秘而又感的大地就那么与容六爷的小爷亲密接触了。然后再加之这水的浮力吧,贴合之际又有际无意间的疏离着,疏离一下吧又贴合一下。这股逗人的难受啊!

    

    容六爷爆怒了!

    不带这么整人的!

    特别让他大爷不爽的吧,那还就是这一只扑在他上的妖精竟然还给他摆出一副我无知,我无辜,我不是故意的表来。那看着他的勾魂眼吧,就那般扑朔迷离的望着他,说她扑朔迷离吧,她又含着一抹**,说她含吧,她又一脸的清纯,你说她清纯吧,他娘的又是一副欠抽的挑逗。

    那一条浅v领的雪纺裙,因为在水的浮力外加她刚才的大幅度动作,微微的往下滑了一些。然后吧,那一对好而又傲的36c就那么若隐若现却又拒还迎的在他的眼眸里闪啊闪啊闪,直闪晃了他的眼眸。

    偏偏压在他上的那一只风**,还又故意的在他的上扭动了两下她那水蛇一般的蛮腰。然后吧,那只如葱玉一般的纤细小手就那么撩啊撩啊撩的,竟然一路直向下,撩到了容六爷的小爷处。

    小爷已经整装待发了。呃,应该是勃然大怒了,因为这一刻容六爷木有装嘛,如何整装嘞。

    嘿,妖孽,你已经退无可退了!乖乖的从了本宫吧,本宫保证绝不亏待了你!某一只大胆吃着豆腐的**,眯着她那波光粼粼的媚眼,十分无耻的调戏着被她压在下的妖孽。

    妖孽抿唇扬起一抹比她更加风漾的无耻下容,修长如钢琴师还要完美的手指,在她那光洁如玉的大腿上来回的滑动游移着,容小爷更是无耻下流的隔着那一层薄薄的黑色蕾丝小内轻轻的摩挲着杨小妞。然后另一只手吧,就那么移啊移啊移的,移到了杨小妞那美丽的36c上,隔着那层雪纺挑逗着那一颗成熟的樱桃。

    可是你自找的啊,不是本爷的你!好听如天籁般的声音在杨小妞的耳边响起。

    听着这大提琴般的优扬男声,妞那颗小小的心脏啊,扑腾扑腾的狂跳了起来。

    哎哟喂,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随着他这么一捏一撩又一拨的,杨小妞觉的自己整个子都发浪了哎。

    哎哟喂,不对劲啊。她就算偶尔风,偶尔犯滛,偶尔发浪,可是那都只是在家里,与大侠和美人之间的互动啊。她杨小妞什么时候在男人面前犯过滛,发过浪啊!风倒是有的,但是像现在这般的不止还发浪,那是她杨小妞的所为吗?

    不是,绝壁的不是啊!

    尽管杨小妞这会是浪的不行啊,但素,这脑子还是很清醒的。

    于是乎,脑子是清醒吧,那神智也就跟着清醒过来了。那神智一清醒过来吧,那动作也就跟着反应过来了。

    再于是乎……

    哗!

    杨小妞一个猛的起,从那大的跟个小泳池没什么两样的浴缸里站起,想在逃离了这个令人脸红心跳的地方。但是吧,想像是美感的,现实却是骨感的。因为压的时间久了,又是在水里,还又是一个猛的起,那自然而然的,杨小妞是个站立不稳的,又于是乎,还没站直子的杨小妞又是扑通一声,重新跌回了依旧还四仰八叉躺在大浴缸里的容六爷的怀里。

    且吧,这一次的投怀送抱比之前的投怀送抱更加的狗血了。这回是后仰倒去的。但是,杨小妞谁啊,那绝对是一个训练十分有素滴银,就连在上万米的高空空,她都能扭着细腰迈着优雅的小步的美妞,就这么一个后仰能把她给惊着了?

    笑话!

    怎么可能?!

    于是,训练有素的杨小妞在后仰倒去之际,以一个快速而又优美的自由旋转的动作。子是转的,但是倒还是继续倒了下去,且还不偏不倚的倒在了……呃……容小爷的地盘上。

    然后吧,可想而知了。

    杨小妞整个人就这么钻进了水里,在被容六爷拿走了保留了二十五个的第一个初仅不过一个礼拜的这一天,再次被容小爷夺走了第二个初!

    妞傻眼了!

    就连钻在水里也不知道起来了。就那么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同样钻在水里向她打着招呼的容小爷。

    嗷——!

    天亡她也!

    娘也,你至于这么狗血啊?至于这么厚待我啊!至于这么无耻啊!

    她这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啊!

    杨小妞再一次的幻灭了,脑子里吧除了刚才与她的双唇亲密接触的容小爷之外,竟然莫名其妙的闪过了容六爷那张精致的比女人还在精致的妖孽脸了,然后如湖水一般的漾开了。

    同一时间吧,六爷也是脑子一片空白了。

    直至好半晌的都没见着杨小妞从水里钻出来,他这才一个快速的反应过来,长臂一伸,直接将那钻在水里装死的女人给捞了出来。

    怎么样,没事吧?啊!你傻的啊!钻水里吃?

    咳——!杨小妞猛咳,不知道是被水呛的还是被容六爷最后这句话给呛到的。总之这一会,一出水面,可以自由呼吸的杨小妞,那就猛的咳嗽着。

    六爷很是有奈心又有心的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着气。

    突然之间,杨小妞似是想到了什么。一个灵激反应过来,迈腿就是想要逃离!

    娘也,她是喜欢帅哥,可是没过要把自己交出去的啊!玩感可以啊,但是娘娘不玩体啊!体玩不起啊,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大人还没有同意,她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发肤受罪呢?她才没有这么傻的好吧?

    于是,心里这么想着吧,那自然而然的也就脚步不敢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长腿一迈,跨出浴缸……

    但是,容六爷又岂会给她临阵脱逃的机会呢?

    这个时候,那都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岂在回箭不发的道理?更何况,这箭还上她给上弦上,自然得你发了!

    于是,杨小妞左腿刚一迈出浴缸还没着地,就那么被后的男人长臂一伸一勾又一拉的,重新回到了某只妖孽的怀里。

    头顶传来妖孽如梦似幻般的低沉声音:想逃?晚了!你把爷的箭上弦了,就得负责把它给发了!爷没有上弦不发的习惯!

    那个啥……妞无奈啊,纠结啊。然后吧,人在纠结的况下,往往大脑都是当机的,大脑一当机吧,那说话也就不经大脑了。于是乎,杨小妞同鞋啊,很无耻又下流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发箭是用手的吧?我也用手行不?

    用手总好过进洞吧?

    这是杨小妞此刻,脑子里下意识的跳出来的非正常人类的思维。

    呃,话说,妞,你这进来不是来解决人生小事的么?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一事给忘记了呢?所以说,这帅哥的冲激力得有多强啊!或许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杨小妞的承受能力得有多强大呢?

    妞的话直接冲激到了容六爷,然后只见着容六爷双手一个用力,又一个前进,直接将她固在了自己与壁镜之内。

    妞后背紧贴着凉凉的壁镜,他的双手撑她的体两侧,与她之间仅两公分的距离。那双含的桃花眼微微的眯起,挑着一抹戏笑的眼神与她直视,薄凉抿出一抹十分好看的弧度,深重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给她一种麻麻的,酥酥的感觉。酥的她就连那颗向来自认为负荷能力十分强大的小心肝啊,扑腾扑腾的狂跳中,不止狂跳啊,竟然还带着一抹隐约的动啊。

    嗯,说句实在的啊,她其实真的享受此刻的这感觉的。

    美男当前,她作为新一找的貌控,而且还是一名资深的腐女,其实有这样的表现也是很正常的。

    六爷不说话,只是用着他那双人的桃花花,弯弯眯眯的直视着笑的一脸发的杨小妞。然后视线落在了那张艳水浴滴的朱唇上,笑的更加的深不可测了。

    杨小妞发懵了!

    你想都不别想!直接就这么脱口而出了,右手更是一个下意识的抬起往自己个嘴巴上一捂,刚才那是意外!这句话是蒙着手说出来的,显的有些含糊,却是却半点没有不清不楚的感觉。

    上的裙子是全湿的,头发也是全湿的,此刻没有在浴缸里,而是站在地上。裙摆处,滴哒滴哒的往下滴着水滴,声音很轻,但是在这个若大的,没有声音的洗浴室里,这声音却是如此清晰的传进了两人的耳朵里。不止没有成为一种燥声,反而更像是一种激前的节奏,给人一种脸红耳赤的感觉。

    朝着她又靠近了一分,然后唇角挑起一抹意犹味尽的弧度,修长的手指撩过那一抹贴合在她白里透红的脸颊上的一缕细发,拨至耳后。笑的迷人又沉醉,还浓款款又意浓浓。

    呃……

    乱了,乱了,全乱了!

    看着近在眼前,笑的风漾的某一只妖孽,杨小妞的脑子里跳出来的全是乱,而且不止是一个,那是一大片啊。

    得!

    乱就乱吧!

    就乱一次吧!

    美色当前,还是如此人的美色。纵一次就纵一次吧,就全当是满足了自己的眼谗了。

    于是乎,心里这般一想吧,杨小妞的脸上再次扬起了一抹令人意乱迷的风万种的漾笑容。双手往他的脖颈上一攀,踮起右腿,有意无意的在他的大腿处轻轻的摩蹭着,撩拨着。纤细的手指啊,在他的后颈上,一会画着圈圈,一会绕着点点,一会又挠着痒痒,总之大有一副不把他撩拨的兽大发誓不罢休的意思。

    妞的撩拨功夫向来都是一流的嘛,就这么一下两下又三下的,就将原本就已经神经紧绷到高度集中的容六爷,直接就撩拨到了最高点。

    容六爷那叫一个咬牙切齿的恨啊!

    妖精,竟然这么会撩拨人!

    于是,终于,六爷的兽在这一刻完全的被妖精小妞给撩拨出来了。

    一个用力的,双唇直接盖上了她那妖艳而又迷人的双唇。啃啊,咬啊,扯吧,滚啊,扫啊,激的不能再激了,勇猛的不能再勇猛了,大有一副将杨小妞给拆腹入骨的意思。

    妞,嘤嘤嗯嗯的承受着某一只妖孽的兽。那叫一个激澎湃啊,汹涌狂乱啊,水涨船高啊。

    但是吧,很不美好的事,他就这么出现了,就非得打断了这一刻无比激的啃咬啊,互揉啊。

    什么事嘞?

    可不就是杨小妞进这洗浴室的目的么。

    本来就已经胀的撑大的杨小妞啊,完全是在被美色的惑下才会暂时的忘记了她进这洗浴室的目的的嘛。但是,这人有三急,那是在什么时候都是无法解决的最原始问题,且这一刻吧,又被容六爷给重重的顶在了壁镜上,容小爷又重重的压着她。那不得把她暂时退下去的尿急又给直接回来了嘛?

    于是……

    呜……嗯……正被容六爷重重的啃咬着的杨小妞发出了呜呜声,然后双手推着压在她上的容六爷,想要把他给推离开了。但是,此刻正享受的十分舒服的六爷,又岂会这么容易就被人推开了呢。那莫说嘴巴正啃着,就连手也没得空着,杨小妞上的那湿答答的雪纺裙不知何时已经褪下了,此刻她就仅着三点式,坦现在六爷的面前。

    啪,啪!又是接着两声响,br的扣子被解开了,然后,六爷双手轻轻一拉又一勾。br落地,完美的36c白皙而又柔美,跟两只小白兔一般的跳入他的眼眸里。

    自杨小妞进洗浴室吧,妖孽就一直都是呈光溜溜的状态在她眼前的,而她却是衣着整齐的。这对于容六爷来说,那自然是十分的不公平的。那要是不把她上的这些个累赘给全收拾了,那他岂不是很不划算?

    于是,六爷的美手继续往下滑,滑到了那仅一的蕾丝小内上。

    啊!六爷的手还没来得及扯掉她的小内,实在憋不住的杨小妞一个暴发,直接将他往后一推,憋死我了,憋死我了!

    小、帆、船!突然之间被杨小妞推开的六爷怒了,一字一顿的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双眸狠狠的怒视着杨小妞。

    妞这会哪里还顾得了其他了,一手捂着自己那胯胯胀胀的小腹,直接就飚了这么一句:你赶紧出去,我要撒尿!

    被尿急的妞,已经完全没有了平时的优雅与淑女了,说话也就直接用了最原始的话语了。

    然后,六爷的脸黑了!黑的跟锅底没什么两样了!

    什么女人啊!

    他正爽着,就这么给他来了个不解风的一下!

    然而吧,六爷是谁吧,那是妖孽,岂是杨小妞说让他出去就出去的。且还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掉的链子,怎么着,也不能出去。再说,凭什么她都看到他撒尿的样子了,他就不可以看着她撒尿了?这叫一尿看一尿,扯平!

    呃……

    不得不说,妖孽与妖精真的是绝配,就连这种恶趣味的好都是这么的一致。你说你们俩在不给凑成对,那还有人能凑成对吗?

    于是,六爷脑子里这么一想着,也就唇角扬起了一抹恶趣味十足的邪佞笑容,双手往自个前一环,桃花眼一眯,薄唇一挑,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仅着一条黑色蕾丝小内,双手紧紧捂着自己小腹的杨小妞。然后吧,那邪佞的眼神更是意有所指的瞟一下那没有穿br的36c,那叫一个无耻下流又风

    ……

    杨小妞无语中。

    出去!只想快点解决了自己人生小事,好让那满胀的膀胱得到解放的杨小妞,恶狠狠的朝着某只笑的一脸欠抽的妖孽,那一只小妖孽吧,还竟然又朝着她点了点头。

    靠!

    无耻!见过无耻的,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但素,妖孽却是满脸的无动于衷,且吧,还似笑非笑的朝着杨小妞不轻不重的吹了下口哨!

    我靠!

    故意的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妖精,你刚才看了爷撒尿,还不许爷看回来一次了?你要么就这么尿了,要么就这么憋着吧!反正你二选一吧。爷是不会出去的!这叫一尿还一尿,扯平!赶紧着,尿完了,继续刚才没做的事!妖孽一脸无耻的朝着妖精说道!

    一尿还一尿,扯平?!

    我靠!

    这么无耻无下限的话他也说得出来?而且还说的脸不红气不喘,气定神闲?就好似在说一件跟他没有半分钱关系的事一样?

    废话,你撒尿本来就跟妖孽没有半分钱的关系,用得着他脸红气喘了?

    杨小妞纠结啊,怒啊,飚啊,恼啊,恨啊,气吧,反正能想到的那些个词,此刻全都在她的脑子里蹦出来了。然而,那只妖孽的死样子吧,看起来还就真就这么一回事了,大有一副你自个看着办意思,反正让他出去没门。且,还好死不死的继续若有似无的吹着那催人尿下的口哨。

    作死啊作死!

    杨小妞气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了这么妖孽!

    但是人活一口气,憋死一泡尿!真要被这一泡尿给憋死了,她杨小妞岂不很冤?

    好!你有种!

    尿就尿!

    一咬牙,一狠心,妞还真就当着某只妖孽的面,直接将黑色蕾丝小内往下一拉,往那高端上档次的马桶上一坐,老神在在,气定神闲的解决了人生小生。

    心里却是愤然不已,你个死妖孽,最好别落在本宫手里,要是落在本宫手里,你看本宫怎么弄死你!看我撒尿是吧,你等着,本宫要不把你撒尿的样子多看几次回来,岂不亏大发了?你丫给本宫等着,下次直接拿手机把你撒尿的样子给拍下来,哎丫丫个呸的!

    呃~~

    恶趣味啊恶趣味!那真是一只赛过一只了!

    哼!

    杨小妞从来都是淡定的,不管在任何时候,都能淡定自如。就连这会,当着某只妖孽的面解决人生小事,那脸上也没有半点的扭捏。完事了,还朝着妖孽心高气嗷的哼了一声。

    起,翻他一个白眼,踩着水晶凉鞋朝着洗浴室的门走去。

    你打算就这个样子走出去?妖孽倚墙而立,似笑非笑又一脸同风的看着她,我可不敢保证外面是不是有第三个人。

    呃……

    杨小妞止步了。

    她怎么就给忘记了呢?她上的衣服已经被这只妖孽给剥光光了,此刻就只有一条黑色蕾丝小内,一双水晶凉鞋了。她可没忘记,这房是侯晔的,他还说了,一会换了衣服就来。呃,她要真这么出去了,那还有脸见人?

    你——啊!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再次被人捞进了怀里,再接着,什么都来不及说,嘴巴再一次被人给封住了。不止嘴巴被封了,嘶啦一下,上仅有的小内彻底的报废了。再然后,两个人又双双的跌进了若大的浴缸里。

    小帆船,进了爷的门,看了爷的人,亲了爷的小爷,你还敢溜么?没门!容六爷双手紧箍着杨小妞,咬牙笑的一脸邪佞又戾气,然后大手一挥,直接将杨小妞脚上的两只水晶鞋给脱了,又那么一挥手水晶鞋被遗弃在了某个角落里。

    喂,呜……

    要发箭是吧?行,本宫今儿就大方一回,把你把箭给发了!杨小妞被撩拨到了,咬牙攉攉,一副大言不惭的色心大起。

    你说的,要不把爷的箭给发了,你今天休想走出这间门!一个起,随着那哗啦一下的水声,容六爷拦腰抱起杨小妞,大步一迈出了洗浴室,直朝外面房间的大走去。

    扑倒,按下,蹂躏,尖叫,呻吟,低喘,媚,粗重,各种令人遐想无限的声音发出。

    最后是杨小妞的一声惨叫,啊,混蛋,痛死了。不来了,不来了,出去,出去!

    终于,抱着绿草丛中过,片草不沾的原则的杨小妞,在这一刻被某一只妖孽吃干抹净了。

    妞那个泪啊,疼死人了有没有啊!

    某一只妖孽却是爽到了极点,为毛嘞?

    丫,冲刺的时候竟然遇到了阻碍。

    这厢边,妖孽与妖精青天白的进行着无耻无下限的你扑我倒的体力活,那厢边,江先生与江太太也没有闲着。

    江先生开车回家的路上,丫的竟然一句话不说,一个字不吭。就那么双手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双唇紧抿,就连眼角也没有斜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江太太。

    江太太懵了。

    神马况?

    看他这样子,大有一副她欠了他三五百万的样子啊。她没欠他钱啊!那五十万,他不说那谁没拿么?那干嘛摆出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包公脸啊?

    好吧,江太太其实心里有那么一咻咻点的心虚啦。

    嗯,莫不成是因为刚才在婚礼宴会上那什么什么,然后这流氓什么什么了?

    但是,那什么什么不是没什么什么嘛,她也没什么什么嘛。

    呃,江太太,你这什么跟什么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呢?

    江先生不说话吧,江太太更心虚,更没底了。然后吧,她也不说话了,垂着个头,耷拉着个脑袋,同样闷声不吭了,包包直接就被扔在后车座的椅子上,江太太自顾自的双手玩着虫虫飞啊飞,不敢去触正在蕴酿怒意中的江先生。

    其实江太太委屈的嘛,她不觉的有做错什么啊,干什么摆这么一副臭脸嘞?跟刚才在婚礼宴会上的表一点都不搭的嘛。

    于是,一个人不说话了,另一个人也不说话了。再于是,车内一片沉寂了,只剩下两人均匀而又平缓的呼吸声了。然后就这么一路闷声不吭的车子驶入市区小家的小区,又停下,下车,进电梯,出电梯,到门口。江先生掏钥匙开门,进屋,然后站在玄关处弯腰换鞋。

    由始至终,就没有跟江太太说一句话。

    呃,完了。

    这是江先生进屋弯腰换鞋时,江太太脑子里划过的一个念头。

    自认识到现在,从领证到现在,江先生就从来没有摆过这么一张包公脸给她过。但是今天不止包公脸摆了,就连话也省了,这可急坏了江太太了。

    江太太吧,已经习惯了江先生对她的流氓无赖无下限了,这突然之间的成个闷葫芦了,江太太心里不踏实了。

    这夫妻之间吧,最不能出现的就是裂痕了。这裂痕一旦出现了又不及时补救的话,那铁定得跟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大,直至最后无法愈合了。

    所以,这裂痕必须的马上的掐死的萌芽状态。

    这是江太太此刻最想做的,也是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领证当天,她亲口应过他的,不管任何时候,她都相信他,支持他。这也是她答应爷爷,爸妈的。江太太从来都是一个说到做到的好娃子,而且今天的儿事,她没有错,但是她有责任的。责任就是,她必须跟他把话说清楚的。就他现在这会,闷不吭声的样,指不定就是在膈应着明俊轩说的那话了吧。

    可是,这嘴长在别人脸上,他要说什么,她不是管不着的嘛。再说了,她又没对明俊轩怎么样。她现在对明俊轩已经完全没有半点的感觉了嘛。

    哎,江先生弯着腰换着鞋子,跟在他后的江太太拿手指戳了戳他那硬的后背。

    嗯?随着江太太的戳背,江先生正好换好了鞋子,转,便是看到一脸纠结中带着失落的江太太,正站在他的后,双眸闪闪的看着他,没有换鞋,牙齿轻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

    宝贝儿,怎么了?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见着江太太那纠结又失落的样子,且还咬着自己下唇,江先生长臂一伸又一捞,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在她那被自己咬的有些发青的唇啄了一下,什么事不高兴了,跟老公说说。说话间,将她一个公主抱,抱着她朝客厅走去。

    江太太双手环着他的脖颈,如珠般盈润的双眸闪闪的望着他,你在生气?

    生气?江先生停下脚步,一脸不解的看着她,为什么生气?

    江先生是真的没有生气,但是这会江太太却以为是他在给机会让她自己开说了。于是,深吸一口气,水灵灵的双眸扑闪扑闪的与他微微弯起的双眸直视,那个,我对他真没什么意思了。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了。生怕江先生不相信,一手攀着他的脖子,另一手还作一副发誓的样子。

    江先生迈步至沙发上,抱着她坐下,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扬起一抹弯弯的浅笑:他?哪个他?

    江先生怎么会不明白江太太嘴里的他是谁呢?只是想调戏一下自己的小女人而已。当然,这会的江先生也是明白了江太太为什么会这么问了,为什么会以为他在生气了。谁让他这一路上都没有哼一个字呢?

    坐在沙发上,一手圈着她的腰,另一手直接脱掉了她脚上的单鞋,大掌轻轻的揉捏着她那小巧的脚背。

    喂,江大川,不带你这样的啊!江太太怒了,拿手指直接重重的一下一下的戳着他的膛。

    丫,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坊了是吧?

    路上一声不吭也就算了,她都这么主动的跟他坦白了,丫竟然还蹬鼻子上脸了。

    于是乎,江太太一手戳着江先生的膛,另一手在他的腰上不轻不重的拧着。可惜江先生的腰硬如石头,根本就拧不动。

    宝贝儿,我怎么了?嗯?无赖耍流氓是江先生的专长,这会吧,江先生继续一边流氓着江先生,一边耍着无赖,笑的一脸闷的看着江先生。

    江太太一边拧着他那硬膛,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江大川,你过份了啊!我都这么跟你坦白了,你还想怎么样嘛!我又没做错,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嘴长在别人脸上,我又阻止不了!再说了,你刚不就在边上么,我什么态度你没看到啊!还是说,你这眼睛也不是用来看的,就是装饰口啊!你过不过份,过不过份!

    江太太本来是咬牙切齿的发怒的,可是一想到这一路回家路上,他连个都不放不说,连正眼都没有斜她一下。再一想吧,这都有一个礼拜不见了,昨天才见到了,今天为了这么一点破事,为了一个外人的话,就丫甩脸子给她看了。于是吧,委屈中的江太太吧,那眼眶里也就泛起了一层浅浅的湿润,当然故意的成份也占了一半的。

    这一见着江太太那眼眶里浮起的湿润吧,江先生急了,又心疼了。

    宝贝儿,怎么了,这怎么还真急上了?行,我过份了,我过份了。我没生气,真没生气!宝贝老婆是用来疼的,怎么能是用来生气的呢?一边好言的讨好着江太太,一边轻轻的啄一下她的双唇。

    不生气,那你甩脸子给我看!还一路上闷不吭声的?你这是不生气的样子啊?江太太拿脚轻轻的踢一下他的小腿。

    没生气,真没生气!一边揉着她的脚,一边继续讨好,为了一个外人,跟自己老婆生气,我傻啊!这事是我江川能做的么?

    那你干嘛一路上闷声不吭?江太太拧着眉头。

    在想事

    想事,想到连眼角也不瞟我一下!

    行,我错了!江太太,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想事想的把宝贝老婆江太太给乎略的,你说吧,怎么惩罚我,你才高兴了?嗯?又啄一下她的唇,江先生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真没生气?江太太有些不太确定的看着他问。

    我为什么要生气?江先生不答反问,然后额头抵了抵她的额头,双伸手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尖,江太太,不是你说的么,不管什么时候都相信我,支持我的。怎么,这会又不相信了?真以为我会为了一个外人生自己内人的气了?再说了,那外人他也没什么值得让我生气的不是?

    那你在想什么?

    江先生一抚自己的下巴,双眸与她直视,在想,贺自立。

    贺自立?江太太一脸不解的看着他,然后耳边响起了杨小妞的话。

    妞说,贺自立对她有意思。妞说,贺自立找她当女伴,目的是为了接近自己。

    贺自立第一次见着她,跟她说又见面了,那意思就是他认识她,可是她却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他。

    大川。敛去眼眶里刚才故意泛出来的湿润,一脸沉重的看着他。

    怎么了,想说什么?手指拂了拂她额关的刘海,然后指腹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摩挲着。

    妞说贺自立今天拉她当女伴,目的是为了的接近我。我虽然觉的吧,这不太可能,可是又觉的妞说的也不无道。可是,我想不通,他贺自立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又不认识他,但是他的语言之下,却在告诉着我,他认识我。我弄不明白了哎。江太太一脸纠结的看着江先生说道,然后又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哦,对了,上次跟妞去参加他们公司的年会宴,他一见着我就说了句‘又见面了’,你说他今天说这句话吧,还能说得通,那是因为上周年会上,见了一面了。可是,那年会吧,明明就是第一次面见的,他怎么也用了个又字?

    手指把玩着她束在脑后的马尾,另一手与她的手十指相扣,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

    什么?!江太太一脸讶异的瞪大双眸,错愕的看着他。

    ------题外话------

    嗷,不容易,真心不容易。

    这俩祖宗哎,太会作了。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