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女伴丢不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091

    容少爷在看到江太太的那瞬间,十分的跟她打起了招呼,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妖孽的无人能极。

    呃……

    江太太在看到容少爷时,嘴角狠狠的抽了两下,不止嘴角,就连眼角也抖了两下。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容少爷,我和你真的不是很熟,你无须跟见了个老朋友似的这么的跟我打招呼的。

    是,巧。江太太干干的笑了两声。

    容少爷今儿穿的还算是正常的,没有前两次那么的娘。至少在江太太见过的仅三次的面里,这一次最是最正常的了。

    一白色的纯手工西装穿在他的上,楞是把那一份传说中的狐狸精的妖孽给展现了出来,那一头及肩的垂直秀发,又换了个颜色,这一次是咖啡色的,而不是酒红色的。且,今天很正常的没有画眼线,只是在耳朵上打了三个耳钉而已。

    六啊,你认识?容老太太见着容少爷跟江太太打招呼,略有些不解的看一眼容景,又转眸看向丁宁,最后视线落在了丁宁挽着手臂的江川上。

    江先生没有说话,只是紧抿着薄凉的双眸,冷冷的扫了一眼在场的各位,然后搂着江太太的腰往宴会厅里走去。

    这谁啊?这么没礼貌!对于江先生的无礼,容老夫人很是不满。什么时候,她被人这么无视过了,从来都只有人对她谄媚卑躬的份,什么时候,她跟人说话却被人甩了一个冷眼了?

    不悦,很是不悦!

    不好意思啊,容老夫人,宁宁这孩子被我和振锋给惯坏了,您别往心里去。言希,赶紧扶着容进宴会入座了。季敏淑一脸陪笑的看着容老夫人,又对着宁言希说道。

    尽管容家的生意做的不及宁家大,但是在t市,容家的份却是比宁家要高贵的多。特别是这容老太太,在容家更是说一不二的掌权人。不管是成雪还是季敏淑,都要给足了七分的面子。

    啊,这话说来那可就长了呢!季阿姨吧,还给我当了一回的媒,拉了一次红线呢!宁言希正上前扶容老太太进宴会场的时候吧,容少爷突然之间似故意又似无意的朝着容老夫人说了这么句话,说话间吧,还意有所指的朝着季敏淑望了一眼,继续用着他那一脸无辜又妖艳,气场绝对塞赛过今天的男主角的语气说道,可惜就是我没有这个福份了呢!看人俩多登对呢。对了,季阿姨,趁着今儿,我还是得谢谢你。

    季敏淑已经被容少爷这话说的脸上的表很挂不住了。

    容老太太一听季敏淑给容景拉红保媒一事,脸上立马的划过一丝不悦之色。尽管容景没有点名对方是谁,可是这么明显的话,那还需要说的再明白吗?

    尽管容景在容家确实不怎么受待见,但是,自己人不待见是一回事,外人不待见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更何况,丁宁边还有男人了。她季敏淑竟然把一个有男人的女人介绍给她的孙子,这让老太太十分的不悦。就算这个孙子不成器,成天打扮的跟个女人似的,但还是她容家的孙子。

    哟,敏淑啊,倒是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个好呢!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老太太晴不定的看着季敏淑,凉凉的说着。

    容老夫人……

    哟,容老夫人也来参加明公子与宁小姐的婚礼了啊!看来明公子与宁小姐面子真是不小呢!季敏淑正想解释的时候,后传来一道愉悦的声音,很适时宜的打断了季敏淑的话,也打破了这一刻的尴尬。

    贺自立携着杨小妞,风度翩翩加外光芒惊艳的朝着这边走来。

    贺总来了啊!季敏淑赶紧转移话题,对着贺自立扬笑打着招乎,目光落在了贺自立边的杨小妞上,上下打量了一翻,不过却是没有说话。

    其实这会的杨小妞吧,整个人已经惊呆住了。

    为毛嘞?

    还不就是看到了因为听到贺自立的话而转过来的容六爷呗。

    哦,妈妈呀!

    你还是直接来一道雷把我给劈死算了吧?至于要这么整我么?我不就是被迫与**oss心不甘不愿的来参加个狐狸与黄鼠狼的婚礼么,你至于这么厚道我么?至于么?

    至于让我在这里见着我的好基友啊啊啊!

    妞这会已经完全呈石化的状态站在了原地了,那双黑白分明的美眸啊,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盯着站在她面前不足两米远的容六爷的上。

    石化,幻灭中!

    其实吧,在杨小妞石化与幻灭的同时,容六爷也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杨小妞看着。然后看着看着吧,竟然朝着幻灭中的杨小妞扬起了一抹别有深意却又只有小妞一个人能看得懂的妖孽般的笑容。

    就是这一抹妖孽的笑容扬起吧,再一次把幻灭中的杨小妞给秒杀了。顿时的,杨小妞觉的今儿怎么就这么黑呢?这冷气怎么就这么冷呢,这气压怎么就这么强呢?这人怎么就这么……闪呢?那笑容怎么就那么不真实呢?最不真实的话,还就是她自己了。她有一种想一个转,直接离开的冲动!

    但是,杨小妞向来都是心脏负荷能力超强的,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镇得住气场,压得住光芒。什么样的大世面她没有见过呢?不就是遇着一好基友么,心儿颤,肝儿战,眼皮儿跳,那都只能在自己一个人感受得到。在别人面前,那必须得保持了她杨小妞的招牌式一体化,那就是脸上的笑容要无可挑剔,站的姿势要优美自然,浑的气场要经得住考验。这才是她杨不妞的风格。

    于是乎,尽管内心已经完全的处于幻灭之中,但是脸上却是没有表现出半点的不是来。依旧还是挂着她那堪比职业还在职业的微笑,朝着狐狸与黄鼠狼很是礼貌又得体的颔首一点头微笑。

    宁言希在看到杨小妞,而且还是与贺自立一起出现在她的婚礼现场时,眼眸里微微的划过一抹诧异之色。有些不太相信,贺自立怎么会带一个公司的员工当他的女伴?

    明公子,宁小姐,恭喜恭喜。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贺自立朝着宁言希与明俊轩走去,说着道贺的话,然后是递上了两个大红包。当然,在走向宁言希时,是与杨小妞并行的。

    说实在的话,杨小妞与贺自立站在一起,特么还真就是郎才女貌,特别登对的样子。同样的,也是把宁言希与明俊轩这一对男女主角给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那就谢过贺总好意了。宁言希有意无意的看一眼杨小妞,这是贺总的……?

    哟,宁小姐不认识吗?那我们公司的年会宴上,宁小姐不是见过了么?贺某以为宁小姐会认识的,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给忘记了。贺自立笑的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宁言希,然后看一眼杨小妞。

    贺总说笑了,像宁小姐这样的大人物又怎么会记得我一个航空公司的小小空姐呢!杨小妞笑的一脸如花似玉的看着宁言希,然后又转眸向明俊轩,宁小姐,恭喜你觅得如意郎君啊。对了,我家宁宁可有来呢?边说边视线朝着宴会场里扫了一眼。

    宁言希强忍着怒意,扬着一失的优雅微笑,对着杨小妞很是友好的说道,呀,原来是宁宁的朋友呢!真是抱歉了,宁宁在里面呢,贺总就请自便吧。

    容老夫人,容六少爷,一起吧。贺自立笑盈盈的朝着容老夫人与容景很是有礼又客的说道,边说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贺总先请吧。容景同样扬起一抹从容的微笑,对着贺自立做了个请的手势。

    妞再一次幻灭了,在听到贺自立唤容景容六少爷,在听到容六爷那浑厚而双极富磁的男人声音时,幻灭了。怎么就觉这个世界这个玄幻嘞?这个不靠谱嘞?这么黑白颠倒嘞?这么的不可思议嘞?

    哦哟!

    他怎么就不是基友了呢?

    他怎么就是一爷们了呢?

    为什么嘞?为神马嘞?

    杨小妞纠结了,万分的纠结了。那看着容少爷的眼神啊,是怎么一个的漾又风了哦。

    原来,她的初不是被基友拿走了啊!

    啊丫丫个呸的!

    害的她纠结了n久,还以为自己基了呢!

    然后吧,杨小妞有一种想偷笑的冲动。那风的桃花眼啊,瞟囁瞟啊瞟,瞄啊瞄啊瞄,就那么瞟瞄上了六爷的那对桃花眼。

    再然后吧,六爷的桃花眼吧,也正好朝着她这边瞄了过来。

    于是乎,一瞬间的。

    霹雳啪啦,嗤啦嗤啦的响起了某一种十分有节奏的声音。

    千万表误会啊,这声音暂时跟六爷木有一分钱的关系,完全就是全部从小妞的桃花眼里跳出来的。这声音,绝对就是一种幻灭前的节奏。

    妞?你怎么来了?杨小妞刚一进场吧,但是被眼尖的江太太给看到了。

    而江先生则是在看到与杨小妞一道进来的贺自立时,眼眸微微的闪了一下。

    你好,江先生。贺自立在看到江川时,很有绅士风度的朝他伸出自己的右手,然后朝着丁宁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丁小姐,又见面了。

    又见面了?

    对于贺自立的话,江川略有些不解,不过却是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伸出右手与他相握,该怎么称呼?

    贺自立。

    贺自立?

    与自强有关系吗?

    妞航空公司的老总。江太太在江先生耳边轻声说道。

    丁小姐总算是记住贺某的份了。丁宁的话虽然说的很轻,但是却一字不落的进了贺自立的耳朵。然后只见贺自立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别有深意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丁宁有些窘,但是却扬笑很是客的说了句:我要想不记住也难,贺总都把我们家妞给拽上了。

    贺自立看一眼站在他边的杨小妞,一脸自在的说道,临时找不到女伴,正好杨小姐下飞机。就这么当了我的临时女伴,丁小姐不会介意吧?

    我想贺总还是唤我江太太好一些。丁宁很不给面子的说道,然后直接无视贺自立那半玩笑又半认真的笑容,转眸向杨小妞,妞,我说你也真是的,这兔子不吃窝边草不是你自个说的么?怎么这会倒是破了自己定的规矩了!

    我靠!

    杨小妞怒!

    丁美人,你当我乐意呢!我这是被的好吧?

    还不是你给惹的祸啊,你倒好,不拉我一把还在这里落井下石!

    我告诉你,你死定了,死定了!美人!

    心里虽是这么想的吧,但是这话又谁会不理解呢?特别还是像丁美人与杨小妞这种超友谊的关系,那绝对的必须是能理解自家丁美人这是要帮着自己的。

    于是乎,杨小妞很是无奈的朝着丁美人露出一抹笑容:我也没办法,谁让人贺总是我的顶头上司又还是我的衣服父母呢!衣食父母有令,我岂能不从?贺总,是吧!

    那贺总不介意这会,我借你的临时女伴一下吧?丁宁笑盈盈的看着贺自立问道。

    贺自立做了个请便的手势:不介意,请随意。说话意,目光转向了没怎么说话的江川上,扬一起绅士般的浅笑,江先生不介意我的女伴抢走了你的女伴吧?

    江川抿唇,没有微笑,当然,这不正是贺总最想看到的吗?

    贺自立脸上的笑容不改,继续绅士而又友好的看着江川,难道不也是江先生愿意看到的吗?

    听着两人的对话,丁宁与杨帆面面相觑,有些不解。

    但是,不解归不解,江太太是绝对不会在外在面前失了礼的。就算再有好奇之心,那也会等到只有和江先生两人的时候,再问。

    妞,到底怎么回事?江太太拉着杨小妞离开那位子五米之远,两人说着悄悄话。

    杨小妞翻她一白眼,怎么回事?丁美人,你还好意思问我啊!该我问你怎么回事才是吧?

    丁美人一脸茫然,什么意思?

    哎,我说,你仔细想想,你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贺自立没有?你没发觉,他拉我来这里,纯粹只是当了一个接近你的借口吗?他的目的不在我,而是你!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呢?杨小妞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盯着丁美人。

    丁美人手指一指自己的鼻尖,更加的茫然了:我?妞,你没病吧?

    杨小妞又是狠狠的瞪她一眼,脑子有病的那个是你好不好!我说宁宁,为什么你的反应总是比别人迟钝个半拍呢?拿手指轻轻的戳着丁宁的额头,压低了声音继续一脸严母训子的说道,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呢?宁朗宁朗的事,你迟了个半拍吧,也就算了!那只黄鼠狼和狐狸的事,你又迟个半拍。得,这咱也不提了,反正都不是什么好货。你说,这贺自立又是怎么着了啊,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招惹的他了?为什么他就对你感兴趣上了?而且你又是迟个半拍!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呢?你也就遇着你家男人这事,没有慢个半拍,也就这一件事,是你做的最正确的。哎,我说,一会回家,你赶紧着跟你男人说说清楚了,这都表现的多明显了呢!江太太不咕,非得喊你丁小姐,你说你个已婚妇女,没事净惹些烂桃花做什么呢?啊!

    滔滔不绝的一连串训示啊,训得江太太直想找块豆腐把自己给撞了啊。

    什么叫做她个已婚妇女,没事净惹些烂桃花啊!

    这是她愿意的么?

    可是,她是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这贺自立了。

    哎,我说,你家江小柔那个小十点怎么说?江太太正愁眉深锁的想着什么时候见过贺自立这一事,却是听到杨小妞突然之间又转移了话题。抬眸,只见杨小妞手指呈八字型托着自己的下巴,视线呈45度角俯视着江太太。

    为什么说是杨小妞俯神江太太呢?

    杨小妞的高吧,本来就是比江太太高个两三公分的。再吧,这会江太太脚上蹬的是五公分的中跟鞋,但是杨小妞脚上蹬的却是十公公的高跟鞋。于是乎,这一会,妞绝对比江太太高出了起码五公分以上的。所以呈45度有俯视是很正常的。

    什么?江太太完全不能明白过来这话题转变的速度。

    装楞还是充傻?啊!杨小妞再斜她一眼,就那天我们公司的年会宴,就高瑾那对小十三点的态度。刚一开始吧,我还真没往心里去,可是后来吧,越想越不是回事,而且怎么看,那都觉的小十三点跟高瑾有些像。你别告诉我,你自己没怀疑过!我这个外人都怀疑了,你这个内人会不怀疑?

    妞,你说错了吧?

    哪错了?

    我什么时候成你内人了?

    ……杨小妞无语中,敢这会她还有心思开玩笑?

    靠!

    宁宁,怎么不去入座,却是站在这里了呢?宁朗温润的声音传来。

    宁朗哥,你怎么过来了?不用去招呼宾客吗?丁宁笑盈盈的跟宁朗说道。

    正招呼着,看到你站在这里,就过来跟你打声招呼。这是你朋友?看着杨小妞问着丁宁。

    嗯。丁宁点头,杨帆。

    你好,宁朗。宁朗朝着小妞伸出右手。

    杨小妞抿唇浅笑,伸出右手,你好,杨帆。看一眼丁宁,你们兄妹应该有话要说,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去洗个手。说完转扭着她那一尺八吋的小蛮腰,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但是刚一走到洗手间,其实还没到,还有一米之远的地方吧。杨小妞再一次的幻灭,风中凌乱鸟。

    要不要这么狗血,要不要这么肥皂啊!

    她不就是来洗个手而已嘛,至于这到厚待她吗?

    洗手池前,那个弯着腰站在玻璃镜着,开着水笼头,洗着那双美的跟钢琴师一般的修长双手的妖孽,除了拿走了她的第一个初的基友,还能有谁呢?

    呃,不是基友,不是基友,而是美男。

    不得不承认,这只妖孽是她见过的所有帅哥当中最美的一只了。配着他现在上的这一白色的纯手工西装,以及那一头及肩的垂直长发,那双狭长的光泛滥的桃花眼,那笔的鼻梁,那薄如蝉翼的双唇,还有那弧度十分优美的下巴。嗯,那简直就一个活生生的惑人心的狐狸精现么。

    应该说,这会的容六爷,比那聊斋里的狐狸精还在美上几分。

    作孽啊作孽,不公平啊不公平!

    为什么可以有男人长的这么柔美,这么倾国倾城,这么的绝代风华。

    杨小妞觉的自己绝对算得上是集妖精与淑女为一体的美女了,但是此刻,站在这只妖孽的面前,却是给她一种相形见拙的感觉啊,有木有!

    妞憋屈啊,郁闷。

    话说,你让个同给比下去了,那还是有可原的。但素,你让个异给比下去了,你不觉的脸上无光吗?

    妞现在就这么一种感觉。

    于是乎,杨小妞的心里瞬间的产生了一抹邪恶的不能再邪恶的念头,那就是既然比不过,那拿下总可以吧?

    但是该怎么拿呢?

    其实吧,她心里还真没个底。这一会吧,尽管那一抹邪恶的念头噌噌噌的从脚底上冒出。但素吧,下意识的,小妞同学很没有骨气的,脚底一个抹油,她就那么想溜了。

    杨小姐,男厕是左边,女厕是右边。想要洗手,那就是中间。杨小妞刚一个很没有骨气的转想要溜吧,那一只站在洗手池前洗着手的妖孽竟然很不厚道的冒了这么一句话,且这语气里吧,那还什么透着一抹红果果的挑衅与嘲笑。

    我靠!

    你挑衅我可以,但是绝对不可以嘲笑我!

    这是杨小妞的职业守。

    于是乎,杨小妞被激怒了。

    倏的一个转,哼嗤哼嗤的朝着容六爷走来,脸上扬着一抹堪比妖精还在风的笑容,杏眸弯弯,唇角弯弯,容六少爷,我要是不如厕,也不洗手,请问该怎么走?

    妖孽洗好了手,正拿着一方干净的方巾擦拭着自己那修长绝美的手指,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细细的擦着,动作很是慢吞吞的,就好似故意在杨小妞的面前秀着自己这美的不像话的手一般。

    丫!

    太无耻了,用得着这么秀自己的手啊!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他的手真的是非一般的漂亮。

    手指修长,指节分明,指甲修剪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丁点的留长。最主要的是他左手食指上的那个蓝色缕空戒指吸引了杨小妞的眼球。

    那是三月份飞澳洲的时候,无意中在一家玉器店的橱窗里看到的。第一眼看的时候吧,完全没有感觉,不觉的怎么样。可是,走完后吧,越想越觉的好看,越想就越喜欢了。于是,当即立断的折回,想要买下。却是不想被人抢先了一步,店员说是被一个帅哥给买走了,这是唯一的一个。为此,杨小妞还憋屈了n久。却是不想,竟然会在他的手上看到这个戒指。

    那什么,上次被他拿了一个初的时候,也见着他手上有戴着这个戒指啊,怎么这会就戴上了呢?

    废话!

    你上次有仔细看人的手么?你那是一被人一基,立马的就是落慌而逃了么。再说了,谁规定的,以前不戴现在也不能戴了!

    容六爷一边擦着手,一边唇角噙起一抹耐人寻味的浅笑,桃花眼微微的眯起,如闪亮的星星的般,闪闪烁烁的望着杨小妞,杨小姐,你的话,我可以理解为是在邀请我吗?

    他的声音磁中透着一抹挑逗,他的眼神灿烂中隐着一抹柔。说话间,十根手指头已经全部擦干,然后很是优雅的将手里的那块小方巾往一旁的竹篓里一扔。小方巾划出一抹优美的弧度后,稳稳的落在了竹篓里。

    杨小妞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吧,容少爷的后半句话抛了过来,不过,要是没记错的话,杨小姐今天是贺总的女伴。不过……

    什么?微处于发痴当中的杨小妞木讷讷的问了这么句话。

    容少爷抿唇一笑,笑的一脸高深莫测,微微的朝着杨小妞着凑近一些,贺自立不适合你。

    这话,六少爷是凑近着杨小妞的耳边说的,远远的看来吧,这俩货绝对是那面贴面,脸贴脸的样子。又且吧,杨小妞今儿上穿的正好是一水粉色的及膝洋裙,这一刻,倒是与六少爷上这纯白色的西装看起来很是相衬。

    哟,怎么这么巧呢?这算是我的幸运呢还是你们俩个的不幸呢?又或者是你们俩个故意的,还是咱仨有缘份呢?怎么每次遇着你们俩,都是这么‘基’四呢?

    正基着的两人吧,耳边又是传来一声调儿郎当的声音,而且吧这声音听着还是那么的耳熟。

    杨小妞抬头。

    靠!

    要不要这么狗血啊!

    又是上次在厕所遇着他们基的那只货,这会又用着一抹似笑非笑中带着看好戏的眼神看着他们。那语气,怎么听着怎么欠抽。

    杨小妞觉的,她一定是与这只货有仇的,不然为什么就每次都这么赶巧了呢?

    上一次是在世贸君亭,这一次又是在世贸君亭。

    上一次是在八楼,这一次还是在八楼。

    上一次是在洗手间,这一次又是在洗手间。唯一不同的是,上次是在男厕内,这次是在外面的洗手池。

    巧你妹啊巧!你怎么不说,你是故意的呢!

    杨小妞拿眼神盯他一眼,朝着两人扬起一抹职业的微笑,对着容少爷很是客气的说了句:谢容少爷提醒。说完,挑了挑自己媚眼,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转一个优美的弧度,越过侯晔之际,用着很轻但是却略带不屑的语气抛了句:缘份说不上,基更谈不上,但是你的出现确实很巧然。祝你愉快。说完,扭着自己的小蛮腰,离开。

    哟嗬,她是不是不知道我的份?侯晔看着扭腰离开的杨小妞,笑的一脸包的问着容六爷。

    容六爷斜他一眼,你什么份?今天不是跟她一样,只是婚礼上的一个宾?

    侯爷的嘴角重重的抽了一下,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今儿打扮的有些不太正常的六爷,然后很是无奈又无语的重重一点头,你说的对,我就是一个兵而已!

    此兵非彼宾,但是六爷与侯爷心知肚明。

    侯晔微微的凑上前,用着有些暧昧的语气问:兔子啃啃窝边草其实好。不然,那边,我去打听打听,什么个况?

    六爷盯他一眼,扬一起妖孽式的笑容:你很空?

    侯晔一手托下巴,继续笑的一脸包:还行,反正我横竖都只是一个兵,要那么忙做什么?

    容少爷突然之间吐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老太太在叫你。

    啊?侯晔一脸茫然,但是人六少爷已经迈着大步离开,连眼角都没有斜他一下。那厢边,如六少爷所言,容老夫人正笑盈盈的朝着他招手。

    呃……

    侯晔无语中,为什么他什么什么时候都永远只是一个兵?

    还侯爷!

    侯你大爷的爷啊!

    丁宁与宁朗说了会话,回到座位的时候,杨小妞还没回来。不过座位上却是多了一个人,一个与她和江川都算得上有点关系的人。那就是江小柔的生母,高瑾。

    此刻,高瑾正用着非一般的眼神看着江川,不过江川的脸上却是什么表也没有,依旧还是那样的淡然与疏离,似乎于谁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的表,也似乎与高瑾之间并没有多大的交

    见着丁宁回来,江川的脸上扬起一抹浅笑,回来了。

    嗯。丁宁点头,在江川边坐下。

    怎么,丁小姐这算是把我的女伴给弄丢了?贺自立半认真半玩笑的看着丁宁说道。

    贺总,你的女伴丢不了,我这不是帮你找回来了吗。贺自立的话刚说完,六少爷的话传来。

    ------题外话------

    妞和妖孽的激还没写完,明天应该还能再继续,今天先到这里吧。

    哎哟喂,我在想着,明天应该让小妞和妖孽怎么样呢?是扑了呢还是不扑呢,还是拜拜呢?

    纠结中。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