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混乱进行时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090

    贺自立一脸肃穆而又认真不容抗拒的看着杨小妞。

    杨小妞纠结了,被惊到了,而且还被惊的不轻了。

    废话,这个时候,能不被惊到吗?

    什么时候,看过大BOSS带只小虾米去参宴的?除非那什么了!

    呃……

    杨小妞觉的自己很无奈。她承认,大BOSS确实很帅,是她理想的约会型帅男。但素,她杨小妞为人处理是绝对有原则滴,那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就算她对帅哥再感冒,但是也绝不会在自己个的圈子里挑一棵草来,更何况这棵草还不是她能挑得的。

    “贺总,你……说真的?”小妞瞪大了双眸,茫然而又不可置信的看着贺自立。

    贺自立深邃的双眸直视着一脸错愕又惊讶的杨帆,凉薄的双唇一启一合间吐出一句话:“我的样子看起来很不认真吗?”

    “为……为什么?”杨小妞完全懵了。

    “我说的很清楚了,我缺一个女伴。怎么,这个理由不够吗?”贺自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还是你觉的我不配当你的男伴?”

    “不,不是!”杨小妞赶紧摇头,“是我不配当你的女伴。我这人吧,没见过什么世面,更没出席过高档的宴会,我怕给贺总丢脸。”

    贺自立双臂环,鹰一样的双眸直勾勾的扫量着杨小妞,然后唇角扬起一抹深不可测的弧度,“放心,就跟上次公司的会年宴差不多。而且我从来都相信自己的眼光。”

    啊?

    什么意思?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跟让她当他的女伴有什么关系?

    哦,他这意思可是在夸她,是在说相信她不会让他丢脸?

    哎哟喂,娘也!

    她到底是走狗屎运呢还是走狗屎运呢?

    为什么大BOSS会看中她啊?为什么啊?

    纠结,十二万分的纠结。

    为毛嘞?为毛嘞?到底是为毛嘞?

    “那个,贺总,我……”

    “是不是要我用领导的份以命令的语气,你才会不拒绝?嗯?”贺自立似笑非笑中带着一抹娱戏的眼神看着她。

    呃……

    妞儿再次纠结了。

    贺总,您现在这还不算是用领导的份命令吗?

    得,木得办法了!

    谁让她只是一只小菜鸟呢?

    既然是大BOSS的要求,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干干的比了比自己上的这空姐制服,对着贺自立干干的说道,“那……,我先回家换衣服?贺总,我能知道是怎么样的宴会吗?”

    “市长儿子的婚礼。”贺自立一脸淡然的说道,然后又似乎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手指拂了拂自己的额角,“如果我没记错,那天的公司年会上,你好像还跟市长夫人说过话。”

    我嘞了个去!

    丫丫个呸的!

    这是为哪般?

    原来是狐狸和黄鼠狼的婚礼!

    杨小妞有些想不通了,想不通,为什么贺自立要让她当他的妇伴去参加了那对狗男女的婚礼。

    “贺总,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杨小妞向来是一个做事很有条理的人。

    “不是说了,我缺个女伴。”贺自立笑的一脸高深的看着她。

    去!

    丫一个大BOSS缺女伴?你丫随便勾勾手指头,就能勾来一大堆的好吧?就算找高经理,也好过她吧?

    想不通,想不通!

    啊!

    突然之间,杨小妞的突然一阵灵光闪过,莫不成是为了丁美人?

    那天年会上,贺自立与高瑾对丁美人的态度再次在她的脑子里闪过。她敢肯定,这贺自立绝对认识她家美人,但是她家美人就不一定认识贺自立。而且那高瑾对江小柔的态度也实属非正常。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贺自立,高瑾,江小柔,美人。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问题。

    行,既然是为了美人,那就牺牲一下吧。谁让美人是她家的呢?

    哎~~

    “那行吧,贺总。既然这是领导的厚,我要是再拒绝的话,那就显的太上不了台面了。但是也总不能穿成这个样子去参加人家的婚礼的,如果贺总不介意的话,我先回家换衣服再与你联系吧。”杨小妞推脱不了之际,只能应了。再者,为了她家美人,上刀山下油锅,她也认了。

    “当我的女伴,跟我参加婚宴,哪有理由让你自己出钱买衣服的。行礼箱放车后备箱,上车。”贺自立一扭头,示意小妞上车。

    哦,玛莎拉蒂?!

    杨小妞在看到贺自立的座驾时,惊晃了双眸。

    尽管她不缺钱,但素,这么高档次的车。嗯,她真的是第一次坐。她坐的最多的就是公司的接送车,当然还有追风大侠的小马车。

    “那就,有劳贺总破费了。”杨小妞笑盈盈的朝着贺自立很是得体到位的说道。

    玛莎拉蒂驶出贺自立的专用车位。

    玛莎拉蒂刚驶出不远,杨小妞的手机响起。

    很有道味,也很符合小妞气质的《青媚狐》。

    夜出~青狐妖,

    裹素腰,纤媚笑,

    流目盼,生姿

    从容步,回首一探万千瑶。

    发嗲到令人骨头发酥的女声,在这只有贺自立与杨小妞的玛莎拉蒂里响起。呃……怎么听,怎么觉的是那般的暧昧。

    好吧,这是小妞最喜欢的一首歌,不管是歌词还是声调,又或者是唱声,都跟杨小妞的风十分的相符。甚至于,杨小妞这二货,时不时的在自己的房间里,播着这首歌,首弄姿的扭上两下。那就一个风到无人能极,当然,就她这风样,除了大侠与美人之外,没有第三人看到过。

    咳。

    这个时候,响起这个铃声,确实不怎么滴。

    杨小妞有些干干的轻咳了一声,然后快速的从自己包里拿出手机。

    大侠来电。

    靠!

    妞怒!

    大侠,你真是会挑时间打电话啊!你丫在这个时候打个毛的电话啊!老娘的风样全都在这一刻让你给暴光了!

    “找我有事啊?”杨小妞很是一本正经的接起了大侠的电话,半点没有平时的风与**。

    “行,知道了,一定又在泡着帅哥了。”电话那头的大侠一听小妞这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语气,心中了然。这风的二货哪次与泡帅的时候,那表现出来的绝对是风华般的淑女,半点不是在家里时候的与犯二。

    于是乎,了解小妞如大侠者,就算再有天大的事,也是不会打扰到这二妞的泡帅哥计划的。然后就只得电话那头的大侠冷哼哼凉飕飕的吐了句,“没事了,泡完了记得早点回家。千万别学丁美人夜不归宿,不然老子说到做到。祝你泡的快乐。”说完,不给杨小妞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啪”一下挂断了电话。

    杨小妞:“……”

    她这是在泡帅哥吗?有吗?

    她这明明是在给丁美人两肋插刀好不好!却是被大侠给误会成了泡帅哥!

    嗷——!

    小妞憋屈啊,冤啊!简直比窦娥还要冤啊!奈何,她还有冤无处伸啊!

    丁美人,老娘这笑帐就记你头上了,你丫的,自己惹的风流债,凭毛让老娘给你来善后啊!

    与此同时

    家里,司马追风独自一人,孤零零,凄惨惨,凉戚戚的坐在沙发上。背靠着沙发椅背,修长的美腿毫无形像的搁在前面的玻璃茶几上。因为在家,所以很难得的没的穿长袖长裤,而是穿了一条杨小妞漂洋过海越过云层给她带回来的真丝睡裙。

    呃,好吧!

    大侠承认,她今天抽风了,而且还抽的不轻。

    这睡裙吧,小妞给她买来已经N久了,但是从来都是被她压箱底的。可是,昨儿晚上,她竟然抽风似的把它从箱底给翻了出来,更抽风的是,她竟然还给往上穿了。

    其实也不算是很抽风吧?尽管人前,她是穿的Man的,但是人后,她还是穿的娘的。当然,这个人后是在家里了,也是在小妞与美人面前了。

    这不废话么。谁他妈晚上睡觉还穿的人五人六的那么一本正经了?但是,今天这条睡裙她还真是没穿过,为毛嘞?

    就杨小妞那么个风的二货,能买回来什么正经的裙子呢?可不就是一条十分符合她风气质的深紫色低V领,吊带,裙摆不包包货么。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这裙子是风了些,但是这质地真是没得话说的。穿在上那叫一个服贴的舒服呢。

    不得不承认,杨小妞那个风的二货确实是一个很会享受的妹子。

    好吧,其实这会的大侠也是的。如果那一个板寸头能蓄长了,跟杨小妞与丁美人似的来一头飘逸的长发,大侠真的不失为了个美人胚子的。

    柳眉,俏鼻,杏眸,粉脸,朱唇,弧形的下巴,修长的脖子,精致的锁骨,圆润的肩头,标准的36B。特别是这会,上穿着那深V领的真丝睡衣,深可见底的沟壑。真丝睡裙是服贴的贴在36B上,因为木有穿Bra,随着她的轻浅呼吸,美的36B随之起伏着。那搁在玻璃茶几上的美腿,更是有一种人犯罪的感觉。特别是,这睡裙吧,特么本来站着都没有办法包下整个部的,这么那么坐着就更是包不住她那优美翘的了。于是乎,里面那条黑色的蕾丝小内就那么若隐若现的跳了出来。

    笔直又修长还精致的**,37码的标准型小脚,趾甲上涂着水粉色的指甲油。特么,这会的追风大侠,怎么看都不输给风的二妞。

    但素,话在于这个但素了。

    杨小妞的风与绝代以及淑女与妖精的综合体是外人能看到的,但素大侠的这人是从来木有在外人面前露出过的。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她在外人面前,那都是一个中打扮的假小子。这么风的大侠,也就只有小妞与美人偶尔能看到一两回。

    哎,无奈啊,无语。

    为什么明明就是一绝代美女,就非得把自己整成了个假小子。大侠啊大侠,你这是为哪般?

    追风大侠侧靠在沙发背上,一手环,一手支着自己的下巴,杏眸直溜溜的盯着对面的液晶屏电视机。电视机是关着的,没有打开,屏幕是黑着的。

    嗷——!

    这子真是相当的无聊啊。

    摸鸟,今儿没兴趣。

    美人,陪他男人着。

    小妞,泡着帅哥。

    家里,就她一个人无所事事,特么,怎么看,就都觉她的子过的特么的憋屈呢?

    本来吧,打电话给小妞,是想跟她一道压马路去的。她这都多久没去压马路了呢?话说跟着小妞压马路,那就一个收获大。但是,却不想,那**又在泡帅哥。好吧,在这个家里,她就是那个被抛弃的。

    嗷——!

    郁闷啊,郁闷!

    “叩叩~~”门外响起敲门声。

    哇靠!

    这什么年代了?还敲门?不会按门铃啊!

    而且这敲门声还敲的特有节奏,一下接着一下,三下过后停顿两秒,再接着三下。怎么搞的跟个接头暗号似的。

    反正这门绝对不会是美人跟小妞敲的。

    一来,那两只货自己有钥匙。二来,一个有男人滋润着,另一个也正在享受着滋润,谁有空来理她这个被人遗弃的啊!

    这个时候敲门,估计着应该是物业了。月初嘛,又该来收上个月的各种杂费了呗。

    靠,下次去办张卡,直接银行代扣就行了。

    起,本是想着去开门的,却在走出两步之后发现了不妥。

    丫丫个呸的,穿着这样去开门,人不把你当怪物才怪!

    于是乎,一个快速的溜回自己的房间,换下这一比杨小妞还在风的睡衣。

    靠,以后打死不穿这种杨小妞风格的睡衣,作死的前奏。还是穿她自己的宽松T恤来的舒服。

    五分钟后,大侠换下风万种的睡裙,穿了一件咖啡色的翻领T恤,一条天蓝色的七分牛仔裤。

    嗯,不是特别Man的装着,算是比较正常的穿着了。

    门外,那接头暗号搬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响着。

    呃,大侠窘。

    这人有耐啊,这都五分钟了啊,竟然还在敲门。

    好吧,怪不得人家,这是人家的工作。

    夹着一双人字拖,朝着玄关走去,打开。

    在看到门口处的男人时,瞬间大侠被人点了,目前瞪口呆了不会说话了,那手还扶在门把手上,都不知道松开了。

    门外,站着的男人除了白老大还能有谁?

    呃……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这不是都已经失踪了么?怎么又突然之间从天而降了呢?

    门外,老白右手还扬着,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浅笑中还带着一丝超强的耐心。就好似这五分钟对他来说,不过五秒钟而已,大有一副直敲到司马追风开门为止。

    门里,穿着一不是很正常衣裳的司马追风。

    门外,是穿着一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老白。

    为神马说,司马追风的穿着不正常呢?至少在老白的眼里看来,是有些不正常的。因为几次见面,司马追风穿的不是黑色皮衣皮裤,那就是户外作训服。什么时候,见她穿过T恤牛仔这种普遍可见的正常衣着了?所以说,这样的穿着在白老大眼里看来,就是不正常的。

    而白老大,则是十分正常的咖啡色休闲T恤,一条深蓝色的休闲裤,一双黑色的运动板鞋。绝对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便装,且吧,这衣服怎么看怎么都觉的跟追风大侠上的T恤牛仔特么的像侣服呢?

    这算是心有灵犀的一起选择了咖啡色了?

    “解放军叔叔,有事?”司马追风右手握着门握手,一脸不咸不淡的看着门外的白老大,凉凉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似乎并没有要请他进屋的意思。

    “话,没事我找你干什么?难道还想重演一回霸王别姬不成?”白老大同样凉凉的斜她一眼,冷不丁的吐了这么句话。

    霸王别姬?!

    大侠一听这四个字吧,瞬间的被雷的外焦里嫩了!

    解放军叔叔,您老能忘记了那么一回事么?

    丫,她要是知道大闸蟹又叫土霸王,打死她都不会出那么一个主意的。真是的,害人不成反累己。

    “说吧,什么事。”大侠依旧双手握着门把手,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道,“先说好了,如果是去军区大院,免了。您老请回。我可不想再丢那么一次人!”

    丫丫个呸的!

    还见家长!有那个样子见家长的么?接了个电话,自己拔腿撤了,把她一个人扔军区大院了。幸好那是她家美人的家,幸好那里还有江小柔那只小十三点。若不然,让她的脸往哪里搁去?

    一说到这事吧,老白还真就觉的有些对不住她了。可是那个时候,哪容得他顾到她了?一门心思的想的全都是病重的母亲了,哪里还能想到她去。也幸好是大川家,不然,真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了。

    “上次的事,抱歉。”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说的。

    嘎?

    司马追风还真没想到他会说这么一句道谦的话。

    “得,人在江湖,不由己,我懂的。反正我也没往心里去,我就当是去看看我家丁美人和江小柔同学了。请问,解放军叔叔,这回又有何示下?”

    司马追风不是一个扭捏的人,如她所说,人在江湖,不由己。他所在的部队与江湖也没什么区别了,这一点在她家丁美人的上就看出来了。看,前段时间,美人家男人不就是一去一周,连个电话都没给来么。

    哎,军嫂啊,美人啊,以后这样的子可长着呢。她幸好江家的长辈对宁宁都还算不错了,都疼着她呢。看那天的样子,应该不存在婆媳问题。而且江家的人个个都把她当个宝贝似的疼着,这也算是给了宁宁一个迟到的家庭温暖了。

    “换鞋,给你两分钟的时间。”白老大看一眼右手紧握着门把手的司马追风,一脸命令般的说道。

    “亲,你没搞错吧?我又不是你的兵,用得着听你的命令啊!”司马追风驳。

    “你现在还有一分钟四十五秒!”

    “喂!”

    “一分四十秒!”

    “老山羊!”

    “一分三十五秒!”

    “白老羊!”

    “一分三十秒!”

    “我靠!我欠你的啊!”

    “一分二十三秒!”

    “你狠!”

    司马追风狠狠的一咬牙,怒瞪一眼白杨,一个转后的鞋柜里拿出一双短靴,再一看自己上和T恤牛仔,又将短靴给放回鞋柜里,拿出一双帆布鞋,都顾不得穿短口袜,直接往脚上一,又一个快速的跑至沙发上,从那玻璃茶几上抄起钥匙包,以最快的速度折回门口处。

    “超出五秒,在下次的时间里扣回!”白老大一脸面无表的看着有些喘气的司马追风凉凉的说道。

    “白老羊,你有种!”司马追风气的直想撕了他,呃,不是,是想移了他的鸟。移鸟,那是她的专长!

    白老大却是往前一个迈步,一只脚在门内,一只脚在门外。子微微向前一倾,继续面无表的看着司马追风,却是用着十分暧昧的语气说道,“怎么,司马医生连我有没有种都能看得出来?你的专业到了这般如火纯青的地步了么?还是说,你想试试我有没有种?”

    这绝对是一句有歧义的话。绝对是白老大故意的扭曲了司马追风的话,绝对是红果果的**的挑衅的话,而且还是白老大今天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靠!

    大侠怒,飚怒,狂怒!

    “你到底是人民公仆还是地痞流氓!”

    “人前公仆,人后流氓!”

    八个字,白老大说的脸不红气不喘,还义正言辞,大义凛然。

    你妹!

    司马追风想喷他这两个字。但是,碍于形像问题,十分有骨气的吞了下去。

    “走不走?走不走?再不走,我反悔了!”说着,作一副关门转的动作,却是被白杨给一把拽住了。

    “带你去见个人!”说着,拽过司马追风便是出门,“锁门。”又是命令般的语气。

    “见人?见谁?”司马追风一脸木讷的看着他,“上次见爷爷,这次该不会是见爸爸吧?”

    一听爸爸这两个字,白杨的脸上划过一抹隐约可风的怒意,甚至于就连眼眸里也是闪出一股鸷。

    呃,见着他这个样子,司马追风突然之间想到了丁美人说过的话,以及那天在军区大院那个叫白杨爷爷为爸爸,又对白杨自称是苏姨的女人。

    好吧,她错了,她一不小心提到了他的伤心处。

    不用想的,那个女人便是他的后母了。

    试问,有几个人能与后母关系处的很好的?

    “抱歉,我失言了。”司马追风一脸歉意的看着他,声音说的很轻,然后关门锁门。

    少说话,多做事,真是一句至理名言,在任何时候都是十分的适用的。尤其是这会,她更应该是将自己的嘴巴给闭紧了,就连刚才的那句话也不应该说的。

    哎,嘴啊,有什么办法呢?

    白杨没有说话,脸色略显的有些沉重,目光有些暗淡。却是在司马追风锁好门,转之际,沉沉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你想见他的话,我可以安排。”

    “啊?”司马追风一脸茫然不解的看着他。

    什么意思?

    却是在看到他眼眸里流露出来的那一抹伤神之际,算是彻底的明白了。他这是在考虑着她的感受,说的更确切一点吧,应该是在为上次的事道谦。

    心,微微的有些沉。

    双眸很是难得的对视上他略显的有些凝重的眼眸,“不用!真的不用!顺其自然吧,上次的事也不是你想的。工作上的事,事出突然,我能理解的。我有时候,也是经常被医院里给召回去的。真的,特别是像你们这样的军人,更是随时随地都紧绷着精神的。我能理解的,光看宁宁,我就能理解的。所以,你不必太过在意的。我刚才不过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真的,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一连几个真的,足以说明她此刻的态度。

    “大川女人没跟你说吗?”白杨双眸直视着她。

    “说什么?”司马追风更加的茫然了。

    “没什么,”老白摇了摇头,看她眼脸的表,定是丁宁没将那天早上的事告诉她吧。他一直以为,就丁宁与司马追风的关系,一定会将那天的事全部告诉她的,却是不想,竟然只字未提。看来,大川这女人是找对了,不是一个多话的人。

    “走吧,带你去见一个人。如你说的,顺其自然吧。”白杨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对着司马追风一脸平静的说道。

    什么意思?还真就顺其自然上了?

    司马追风心中困惑不已,但是却也没有多问。见就见吧,见见也不会多一斤出来的。见吧,见吧,人民公仆总不至于把人民群众给怎么样了。他得对得起上穿的那军装不是。

    ……

    世贸君亭

    宁言希与明俊轩的婚礼现场定在世贸君亭八楼的大宴厅。

    明宁两家联姻,那请的人自然非富即贵,商政全有。前来参加婚晏的人可谓是一拨又一拨,一群又一群,个个都是笑容满面的前来,递的红包个个都是鼓鼓的。

    不管是明家还是宁家,那都是众人想要巴结的对像。

    宁言希穿着一件纯白镶钻从法国定做的婚纱,戴着白色的纱,与穿着同样从法国定做的白色西装的明俊轩,站于婚礼入口处,笑丽如花又俏可人的迎接着所有前来参加婚宴的客人。

    季敏淑与成雪在一旁帮忙着招呼,两个半过年百心里各怀各意的女人,脸上的笑容更是怎么都抹不去。宁振锋与明景辉倒是没与两个女人一道忙呼着,而在婚礼内场招待着其他贵宾。

    丁宁挽着江川的手臂出现的时候,宁言希正笑的一脸灿烂却又不失优雅的与一个政要高官握着手,还是明俊轩先看到的丁宁。

    明俊轩在看到江川与丁宁的那一刻,脸色微微的暗了一下,且看着丁宁的眼神有些复杂。看起来有些期待,又有些不悦,还带着一丝怨恨的意思。总之,那眼神吧,一会一个变的,很是多端。

    宁言希是在感觉到明俊轩的不对劲时,才朝着那个方向看去的,这才看到了丁宁挽着江川的手,笑的一脸如沐风又洋溢着抹之不去的幸福,朝着这边走来。

    丁宁穿着一条嫩绿色的及膝洋裙,泡泡袖,束腰,腰带着点缀着些许亮钻,裙摆呈阶梯状。不是很复杂繁琐的款式,简单大方却又不失端庄优雅,再加之丁宁本人就长的非常漂亮,才又高挑,脚上穿着一双五公分的中跟鞋。站在190的江川边,俏迷人的同时,谁都觉的是郎才女貌,很是登对,甚至都超越了今天的男女主角。

    站在门口迎宾的四个人当中,宁言希与成雪是知道丁宁现在的份的。季敏淑与明俊轩则是不知道丁宁现在的份的。于是乎,此刻,四个人在看到江川与丁宁的出现时,那是各人各异了。

    明俊轩的表,那就不用再说了,已经摆在那里了。

    宁言希在看到丁宁时,眼眸里首先闪过的是一抹恨意,然后变成妒,接着是怨,最后无奈之下只能露出一抹心不甘不愿的笑容。

    季敏淑其实也是很不待见丁宁的,更不希望她在今天宁言希的婚礼上出现。所以,她根本就没有给丁宁打过电话。却是不想,她竟然不请自到了。但是,碍于前段子,她答应过宁振锋的话,尽管宁振锋因为上次宁言希的话,对丁宁也是有了一点点的改变。但是,她也知道,这事绝不可之过急,只能循序见进慢慢的来。所以,在见到丁宁与江川的那一刻,她的脸上扬起了一抹不怎么样的假笑。

    至于成雪,那就自然是在看到丁宁与江川的那一刻,露出的是讨好的笑容了。赶紧朝着两人走去,陪笑又讨好的说道,“江先生,江太太来了。来,赶紧会场里面去坐。俊轩,言希,赶紧招呼江先生的江太太。”

    见着成雪这突如其来的几近于三百六十度的态度大转变,季敏淑很是不解,用着满满讶异的眼神看着她。

    “季阿姨。”丁宁一如既往的唤声,才是唤回了季季敏淑讶异的看着成雪的表

    “哎,宁宁来了。江先生也来了。”季敏淑讪讪的竟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丁宁抿唇浅笑,挽着江川的手臂走至宁言希与明俊轩的面前,然后伸手从包里拿出两个红包,笑盈盈的递至宁言希面前,“言希姐,一点小意思,祝你和姐夫百年好合,永浴河。”

    这两个祝福语吧,那是婚礼上用的最多的,也是最见和常用的,听起来也是最舒服的。但是听在宁言希和明俊轩的耳朵里吧,怎么都觉的那么刺耳不舒服呢?

    那绝对就是一种讽刺,一种嘲笑,一种鄙视。特别还是从丁宁的嘴巴里说出来的,那更是对他们两个的一种污辱。

    所以说,这人啊,千万别做亏心事,不然什么好话听在耳朵里,那都成了一种讥笑的话语。

    听着丁宁这话一说吧,宁言希与明俊轩两人同时的脸上的表一僵,面色一沉。宁言希甚至嘴巴还不的轻轻抽搐了一下,看着丁宁递上来的那两个红包,真是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

    “呀,宁宁啊,你真是客气了。都是自家人嘛,还这么见外做什么呢?人来了,就行了。”倒是成雪在宁言希之前笑的一脸如花似玉的说了起来,还十分不客气的唤了一声“宁宁”,这一声“宁宁”听得江太太那叫鸡皮竖了一,疙瘩掉了一地。

    江先生同样有些不悦的拧了下眉头。

    成雪自然是看到了江川那拧起的眉头,又是呵呵的一笑,一脸讨好的看着丁宁问,“宁宁啊,替我谢过江老司令的好意了。”

    江老司令?

    听到这四个字,季敏淑和明俊轩同时的视线转到了成雪的上。

    丁宁抿唇一笑:“明夫人多虑了,这跟我爷爷没有关系。我是接到宁朗哥的电话才知道今天是令公子与言希姐的婚礼,不然我们真不知道。”

    成雪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呃……

    “都一样,都一样!先进去坐吧,千万别客气,都是自家人,千万别见外。”成雪继续用着她那自以为优雅,其实一脸陪笑讨好的笑容,对着江川和丁宁边说边做着请的手势。

    丁宁轻笑,将手里的两个红包塞到了宁言希的手里。江先生由始至终都没有哼过一个字。如果不是为了给自个老婆面子,这种婚礼谁要来!

    “宁宁来了,江先生也来了。”丁宁与江川正打算进宴会场,宁振锋朝着这边走来,笑盈盈的唤着丁宁。

    “宁叔叔。”丁宁唤着宁振锋,江川则是点了点头,颔首浅笑,依旧没有说话。

    “呀,容老夫人,您老人家能来参加小儿的婚礼,真是太让我意外了。”成雪诧异而又雀喜的声音传来。

    “明夫人,恭喜恭喜啊!”容老夫人乐呵呵的朝着成雪道喜,然后将两个红包递于宁言希与明俊轩手里,“小小意思,就是图个吉利的。”

    “容,您太客气了。”宁言希接过容老夫人递过来的红包,笑盈盈又很是敬重的说道。

    “宁小姐和明公子真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十分般配呢!”好听的话从容老夫人后传来。

    丁宁转……

    嗬!

    容老夫人边的那只东方不败除了容景还能有谁?

    “呀,丁小姐,这么巧啊,也来参加宁小姐与明公子的婚礼啊!”

    ..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