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男人疼自己的女人天经地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章节名:074 男人疼自己的女人天经地义

    074

    他的声音很柔,但是却也带着浓浓的担忧。弯在沙发边蹲下,伸手去抚她的额头。

    额头没有发烫,但是却渗着一层细细的汗珠。

    她头靠着沙发扶椅,一手捂着自己的小腹处,另一手抱着绻曲的双膝,双眸眯着,似乎看起来很是难受的样子。

    听到他的声音,丁宁有些无力的缓缓的睁开双眸,看他一眼。然后朝着他露出一抹略有些牵强的笑容:“你回来了。”

    想坐起来,却是被他给按住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嗯?”说着,伸手握向她那捂着小腹的右手。

    江川被着实吓了一大跳。

    这么的天,她的手却是凉凉的。

    “到底哪里不舒服了?走,去医院。”说着,将她从沙发上抱起。

    “不,不用去医院。”丁宁有些羞红着脸拉着他的手,说的很轻很轻,“就是肚子有点疼,没事。一会就好了。不用去医院,我躺会就好了。真的,没事。”

    只是这会不止是肚子痛了,家里什么都没有,这会丁宁的小内裤里是什么都没垫的。所以除了肚子痛之外,更不舒服的自然还是自己的小内裤了,有些粘乎乎,贴着肌肤让她很是不舒服。被她塞在小内裤里的那一桑厚厚的纸早就已经超负荷了。而这会,她上穿上又是裙子,着实的让她又是羞涩了好一阵子。

    江川自然没想到她肚子不舒服会是因为生理期了,直觉的便是她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了。抱着她往自己在大腿上一坐,而自己则是坐在沙发上,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轻轻的揉着她的肚子,“中午吃什么了?是不是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不然还是去医院检查下。”

    丁宁摇头,重重的摇头,“没有,不是。是那个……那个。”

    “哪个?”江先生很显然的一脸茫然,一头雾水,完全听不明白江太太口中的“那个”是哪个。

    “就是那个。”江太太着实没脸在一个大男人面前说出是自己生理期。尽管这个男人是她的男人,尽管他们之间已经足够亲密。但是,这种事,她从来没有跟男人说过的。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为什么肚子疼的比以前每一次都厉害了。

    丁宁同志吧,她家大姨向来都不是每个月都看她一次的。有时候吧,是四十天来看她一次,有时候吧,又是四十出头几天,又有时候吧,会在五十天左右。总之,那就是她的生理期是十分不准的。但是,说不准吧,又还是有那么一些准的。至少是在四十天到五十天之内会来看她一次的。所以,每一次,她家大姨来看她的时候,她都得在那历上做个记号的,好让自己知道下一次大概会是在什么时候大姨来光顾。然后她也好准备了干粮孝敬自家大姨。

    但是,这一次吧,又是事出突然的。她就这么毫无准备的跟江先生领证了,然后又是毫无准备的跟着江先生进了两人的小屋。于是,她也就不记得上一次大姨光顾是在什么时候了,然后也就完全把准备干粮这么重要的一件事给忘记了。就连今天去超市大采购时,也楞是把这么重要的一件大事给抛脑后了。

    再于是,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了。

    她家大姨就这么光顾新家了,而且是在她毫无准备的时候光顾了,让她一个措手不及。

    江太太的“就是那个”四个字,还是没能让江先生明白过来。

    于是,江先生用着更加茫然又困惑的眼神看着她,然后一脸肃穆的看着她,“那个到底是哪个,你说清楚点。”

    其实这怪不得江先生的啦,他大男人一个,哪能知道这么多呢?再说了,他也没这方便的经验。这江太太又“那个那个”的如此含糊不清,他大爷又哪能立马的明白过来。

    江太太狠狠的一咬牙,憋红着一线茄子脸,“大姨来了。”

    “大姨?”江先生又是微微的楞了一下。就在江太太以为该不会他连大姨是什么也不知道,正打算用更加清楚明白的专业术语告诉他,就是“生理期”,俗称“月经”的时候,江先生一脸的恍然大悟了。

    大悟过后的江先生,用着一脸关心的眼神看着她,浅浅的柔柔的问着,“生理期?”

    江太太点头,“嗯。”脸色又是加红了一些。

    “肚子痛是因为生理期?”他依旧柔声的问着,温和的双眸暖暧的凝视着她,大掌更是将她那凉凉的双手握于掌心内。

    江太太还是点头,然后又一脸正色的看着他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比以前疼。以前没这么疼的,我连干粮都没买。走不动了。”

    这个时候的江先生自然明白了江太太口中的“干粮”所谓何物了,可不就是卫生棉么。

    但是一听江太太说,这次比以前痛时,江先生脑子里下意识想到的便是,会不会跟他有关系?

    “是不是跟我有关?”

    “啊?”这回轮到江太太一脸茫然了。

    江先生却是用着关心中带着暧昧的眼神轻轻柔柔的看着她,然后江太太突然之间也恍然大悟了。再然后脸上羞涩的表更浓了,垂下头,用着很轻很轻,轻的跟只蚊子咬没什么两样的声音嘀咕,“我哪里知道。”

    “家里没有卫生棉?”江先生看着她的双眸,一手继续轻轻的揉着她的肚子。

    江太太点头,“我本来想出去买的,但是痛的没力气走了。等会好点了,我再去。”

    江先生已经抱起江太太朝着房间走去,然后将她很轻柔的放在上,也没顾这样是不是会儿把大姨给沾到白色的单上。然后扯过七孔被,帮她盖上,又拿过空调摇控器,将温度调高两度后,才对着她柔声的说道,“等着。”

    “你……去买?”江太太一脸惊悚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他大男人一个去给她买这个东西?

    那会不会太有损他的份了?会不会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啊?

    他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而又洁白的牙齿,伸手很是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顶,“有什么问题吗?江太太?”

    江太太摇头,摇头之后又点头,然后又是一阵摇头。

    反正,她自己也不明白这摇头又点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最后,用着十分纠结的眼神看着他,又用着十分纠结的语气说道,“那个……会有不有损你的份?”

    堂堂首长大人去帮她买这种女专用品,这会不会让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在江太太的意识里,首长大人做这样的事,是很有失他份的事

    首长大人弯腰,在她面前蹲下,笑看风云般的俯视着她:“江太太,我现在的份就是你男人,只是江先生而已。能有什么损份?嗯?”

    “没有!没有!”江太太摇头,拼命的摇头,心里暧暧的,甜甜的,跟吃了蜜似的那么甜了。然后就那么傻傻的朝着他说了声,“谢谢。”

    江先生又是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顶,“傻样。说什么谢呢。先休息一会,我去买,一会就回来。”

    “嗯。”点头,除了点头江太太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江川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转出了房间。

    看着他那高大拔的姿,丁宁觉的自己真是捡到宝了。怎么就这么走运,这么极品到几乎要绝种的好男人,怎么就让她给遇上了呢?

    他宠着她,疼着她,护着她。就好似她是他手里的宝一般,没有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恨不得将所有一切好的东西全都给她。

    到底她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竟然让她遇到他?

    丁宁到现在都觉的有些晕晕乎乎的感觉,就好似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她怎么就这么好运的捡了这么一个绝世好男人当了老公了?

    好到就连这样羞人的事,他大男人一个,而且还是要份有份,在地位有地位的大人物,怎么就半点没有架子,二话不说就去做了呢?

    丁宁觉的,她简直就是捡到宝了。

    想着想着江先生的好,江太太竟然都忘记了肚子痛一事了。就那么入迷般的想着更多有关江先生的好了,想着自他们认识到现在的这段子来,江先生对她的种种好,好的已经到了让她无话可说的地步。

    尽管这个男人时不时的会对她耍耍无赖和流氓,但是却从来不会对她做出过份的事,也绝不会做一些她不愿意的事

    在哪个地方看到的,说一个男人,不和他份再高贵,不管他再怎么的无所不能,但是在面对他心的女人时,他永远都只是一个男人,他会愿意为她做任何的事,不计任何的回报。他会关心你到无微不至,但是也会对你撒泼耍赖。他有时候是你的神,但是有时候,你也要当他的神。

    男人和女儿永远都是互补的,他可以给你任何一切,但是同样也会在你上索取他想要的一切。

    所以,当你真正的上一个人,你就尽的把自己交给他吧,相信他,依赖他,同样理解他。

    丁宁觉的这话说的太对了,那完全就是至理名言了。至少在这一刻,她从江川的上看到了,而且也完完全全的明白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心里有你,如果不是因为你在他的心里太过于重要,他又怎么会愿意给你做这些事呢?

    想着他的种种好,江太太的心里暧暧的,就好似那晨起的朝阳拂过她的心房,是那般的温暧的同时还溢着一抹甜蜜与幸福。想着想着,江太太不知不觉的便是进入了梦乡,就连肚子上的疼痛也是减轻了不少。

    其实丁宁真是很容易满足的,只是一件小小的事,便足以让她觉的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江川拎着一只大袋子回到房间的时候,见到的却是他的小女人噙着一抹甜丝丝的微笑睡着的样子。她的脸是粉粉的,是那种白里透红的粉,就好似刚用牛煮熟剥了壳那般的粉嫩,她的双手放于七孔被外。

    江川心疼自个女人了,刚才双手还是那么凉凉的。于是将手里的袋子往地上一放,将她的双手放于被子下。

    丁宁这会倒是真的睡的熟了,江川帮她把手放到被子底下,竟然都没有吵醒来。

    不忍心叫醒熟睡中的她,但是也知道就这样睡的话肯定是很不舒服的。

    于是,江先生决定将好男人做到底了。

    从洗浴室里接来一盆温水,很是小心翼翼的替她脱去了小内裤,在看到被她塞在里面的那叠染红的厚厚纸巾时,江先生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然后自然是很小心的替她清洗了,又从衣柜里拿出一条干净的小内裤,为她穿上。拿过刚从小超市里买来的卫生棉,从来没有沾手过这东西的江先生只能按着那包装袋上的说明再加上自己独特的理解,倒也是将一片卫生棉给安安耽耽的塞进了江太太的小内裤里。

    尽管塞的不是很正,不过倒也算是有模有样了。

    重新将她放回被窝里,这才拿着那条换下来的小内裤以及那一盆红通通的水进了洗浴室。

    江先生再一次将好男人绝对的进行到底了,竟然很很顺手的便是将江太太的小内裤给清洗了。

    做完这一切的江先生自然是出房间,很轻的将房门关上,为自个的小女儿还有自己准备晚饭去了。

    这会已经是六点多了。

    打开冰箱,才是发现冰箱里已经塞满了,菜和牛什么的倒是一样都不缺。

    不止冰箱里多了许多,厨房的厨柜里,同样放了好些其他的东西。

    江先生很是舒心的抿唇浅浅的笑了。其实有老婆的子确实不错,是他向往已久的生活。

    然后便是喜滋滋,美优优的做起事来也是跟打了鸡血似的事半功倍了。

    丁宁是被一阵巨浪袭击后不得不醒来的。

    “咻”的,丁宁一个鲤鱼打般的坐了起来。

    这么一个大波浪袭来,那这单还了得啊。

    赶紧的一个迅速下,掀开被子,但是落她眼睑的却只是白色的单上有那就么星星点点的几处血渍,刚才的那个大波浪并没有在单上留下什么。

    丁宁有些不解了。怎么回事?

    “醒了?”江太太也闹闷之际,江先生推门而入,一脸关切的看着她。

    对于侦察兵出,又此刻十分注意着自个女人的江先生来说,那自然江太太的一点动静便足以让他进房间了。

    见着丁宁傻楞楞的站在地上,而还是赤着脚站在地上的,江先生有些不悦的拧了下眉头。赶紧迈步上前,将她抱起,“明知道这几天自己特殊子,怎么还不穿鞋?”

    “放我下来,我……我要去厕所。”被江先生这么一抱,又是一个大波浪袭来,羞的江太太瞬间的脸通红一片。

    江川直接将她放于拖鞋上,“卫生棉放在洗脸池右手的最上面的抽屉里。”

    “哦。”江太太“嗤溜”一下逃进了洗浴室。然而当她拉下自己的小内裤,在看到小内裤里塞的那张卫生棉时,江太太的脑子瞬间的短路了,整个人石化了。

    这个世界玄幻了吗?

    她明明不记得有换过的啊?为什么就自己跑进来了呢?

    石化过后的江太太自然也就明白过来这是何人的杰作了,除了她家那位没有半点首长架子的江先生之外,还有什么人呢?

    羞啊,恼啊,无地自容啊,没脸见人啊,想找个地洞自己跳下去算了,又或者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都好过一会出去跟他面对面的好啊。

    这么羞人的事,他也做了。

    江太太觉的,她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了。

    她甚至都想躲在这洗浴室里一辈子都不出去了。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门上已经传来了敲门声,随着敲门声,传来了江先生的声音,“宝儿,赶紧换,换好了出来把红糖喝了。”

    呃……

    江太太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磨蹭了好一会,在看到镜子里的那个影子时,她都不敢相信,那就是她了。

    那脸红的已经跟只煮熟的大虾没什么两样了,就连脖子根都是通红一片的。

    见着她好一会的都没有出来,江先生直接推门而入。

    “你……怎么进来了?”江太太一脸略显的无地自容的看着他,紧张,不安,急促,后退,慌乱,所有的在这一刻全都涌了上来,更是不敢双眸与他对视了,就那么出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趾头。

    江先生并不是空手地来的,他的手里拿着一件T恤和一条天蓝色的七分牛仔裤,往洗脸池边上的流理台上一放。噙着一抹浅笑走至她面前,“怎么了,脸红成这个样子?先把这裙子换了,换成T恤牛仔。可以吃饭了,我都做好了。别楞着了。”说完,倒是没再说什么,径自的走出了洗浴室。

    江太太的脸已经脸红的不能再红了,但是却又不得不说,他真的是十分的细心。于是,以最快的速度换下了上的裙子,换上T恤牛仔。再一想,那单上还沾着她家大姨着,赶紧打开洗浴室的门,打算去换了那单。

    但是……

    首长大人,江川同志已经在动手换了。

    “那个……还是我来吧。”江太太夺回江先生手里的活儿。

    江先生停下手里的事,当然也是没有让江太太做的。双手将她环在怀里,俯首在她的唇上浅浅的一啜,又右手轻轻的很是宠溺的刮了下她的鼻尖,“傻。有什么好害羞的?男人给女人做这些事天经地义的。乖,去把餐桌上那杯红糖喝了,我先换了单,就吃晚餐了。”

    他的语气很柔,充满着浓浓的宠,特别是他那看着她的眼眸,就柔的可以滴出水来。让江太太的心不的飘飘然的陶醉其中,不愿醒来一般。

    男人给女人做这些事天经地义。

    看,他说的多自在又动听。

    “那个……”丁宁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了,反正她的心里就满满的全心跟吃了蜜一般的甜丝丝的,然后在他的怀里蹭了蹭,“我去喝红糖。”

    “肚子还疼吗?”他一手搂着她,另一手揉着她的肚子。

    摇了摇头,“好像没刚才那么疼了。”

    他松开了环着她腰际的手,继续开始换起单。

    丁宁看着他那熟练的动作,心里又是一阵暧流流过,“一会我来洗。”

    他转,对着她扬起一抹温柔的微笑:“这些你就别管了,吃饭去。”

    “哦。”江太太一声轻应后,出了房间。

    “一会你回大院那边去吗?”丁宁边吃边问着江川。

    “为什么在回去?”江川转眸看着她,盛了一碗猪肝汤给她。

    “那你明天一大早的回去,会不会很累?”有些心疼的看着他,“不然,就是以后我下班后回大院?这样,你不会那么累。”

    嗯,江太太真的很体贴人的,也很会心疼自个男人。

    江先生放下手里的筷子,一脸柔蜜意又带着满意的微笑看着她,“宝贝儿,你男人没那么贵,哪有这么容易累到的?我们呢,就先暂时住自己的小屋,偶尔就回大院去住住。不过明天就得回一趟大院,这么大的事那也得跟爷爷,爸妈高兴下的。明天下班我来接你。”

    “那你不很累?大院到市区,那得差不多两个小时报车程。不然,我开追风的车回去就行了,你还是别来接我了。”江太太心疼着自个男人。

    “宝贝儿,不跟你说了吗?你男人没那么容易累到的。”江先生笑的跟朵盛开的桃花般的灿烂了。

    当然了,自家小女人三两句离不开关心他,可不心里美的乐开花了么。

    “对了,”好似想到了什么事,然后放下手中的碗筷,一脸正色的看着他,“今天我们遇到了一个人,呃,应该是两个人。”

    “谁?”

    “白杨,还有一个叫白青青的。他们是兄妹啊?”

    江川微微的拧了下眉头,似乎在考虑着该怎么跟她解释白杨与白青青的关系,“按血缘和法律关系来说,他们的确是亲兄妹。但是按人事故来说,老白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承认这个妹妹的。算了,这是他们白家的事,我们外人不好说什么。总之呢,你别看老白脸上挂着笑容,其实他心里憋的很。他今天没发飚吧?”

    江太太点头:“飚了!二话没说直接开车就离开了,我跟追风怎么都追不上。”

    “找机会跟你那朋友说说,其实老白不错,就是心里苦了些。你看他表面总的一脸的无所谓,但是其实心里较着劲的。只他要对一个人上心了,他就会一辈子上心的,绝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

    “就好像你这样么?”江太太一脸柔和的看着他。

    江先生伸手轻轻的一捏她的鼻尖:“当然!女人是用来疼的,自己的女人自己不疼,难道还去疼别人的女人吗?”

    “江先生,你对多少个女人说过这么好听的话?”江太太打趣般的看着他。嗯,这语气里怎么透着那么一咻咻点的泛酸呢?

    江先生一脸正色的看着她,咧嘴一笑:“江太太,我可以很肯定的回答你,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更是唯一的一个。这样,开心了吧?你昨天晚上是用醋酸洗澡的吗?”说着还很不厚道的一揉她扎在脑后的马尾。

    江太太狠狠的瞪他一眼:“你才用醋酸洗澡的呢!不过你该不会不知道人家喜欢你的事吧?”

    “人家?哪个人家?”江先生一脸茫然的看着她,然后又恍然大悟的抿唇一笑,“你说白青青啊?”

    江太太又是狠狠的一瞪他,“人家可是亲口承认的,喜欢你。哎呀,还说你的事呢,她可清楚了呢,还让我要是想知道你的什么事的话,可以问她的。哎哟,青梅竹马长大的真是不一样的哦,对人家可细心了呢!”

    江太太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就是一股脑的将那股醋酸全往“咕噜咕噜”的如泡泡一般的冒了出来。其实她自己也知道了,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了,这醋酸它也是白冒的。但是,她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反应醋酸就这么如沼泽堆的气泡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冒了出来。

    嗯,这不是她的本意。是因为大姨来光顾了,所以她有些矫了,也有些不可理喻了,还有些高姿态了。女人,大姨来的时候,都是矫和不可理喻的。所以,这不是她的错,是大姨的错。

    江太太很有责任心的将这份醋酸推到了大姨的上。

    江先生噙着一抹好看的弧度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看着自个冒着酸泡的小女人,然后唇角的那一抹笑容扬的更大了。见着她也吃的差不多了,索一个拦腰将她抱起。

    “哎,你做什么?”江太太小惊,赶紧双手往他脖子上一攀。

    江先生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握着她的双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宝贝儿,你这算是在吃干醋么?”

    江太太不轻不重的拧一把他的掌心:“你才吃干醋!”

    “那这么跟你说吧,咱家除了之外,基本上没人怎么待见她的。也只是看在白爷爷的面上,不好意思做的太明显了,也就跟她面上还算亲和,其实咱家真没跟她有什么过多的交。这样说,江太太的酸泡还在往外冒吗?”似笑非笑中噙着宠溺的看着她。

    呃……

    江太太窘了。

    她的酸泡就这么明显吗?真的冒的这么明显吗?

    不过,江先生的话真的很管用的。这话刚一说完,江太太的那酸泡就自动自发的止住了,还有些没有冒完的就那么很有骨气的自个的瘪了。

    好吧,江太太承衣,她心里其实是真的有那么一咻咻点的幸灾乐祸的开心了。

    白青青,丫让你在那里自说自话。还什么静姨最喜欢她了。

    哈哈……

    莫非这就是掩耳盗铃?!

    江太太心里得瑟了,美的冒泡了,乐的眼角上扬了。但是嘴里却死鸭子嘴硬,打死不承认自己冒酸泡了,对着江先生十分矫的一手指点啊点啊点的点着他的口,用着跟自我安慰却又正好在说给江先生听的语气咕咚着:“哦,我又没说什么。我只是替我们家追风大侠打一下头阵罢了。酸泡这种东西又怎么会出现在我上呢?我今儿是大姨来了,可没有冒酸泡。”

    看,这话说的那得多得瑟,多矫呢!

    切!

    江太太,你就自个作着吧!

    江先生有些无奈的捏了捏她那得瑟的可以挂上俩瓶子的鼻尖,一脸故作威胁般的盯着她:“江太太,等你大姨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哼!”江太太得瑟的下巴高扬,鼻孔哼气了,“你舍得吗?江先生!”

    “啪!”江先生的大掌不轻不重的落在了她的上。

    两人在打骂俏中感俞加的增浓了。

    ……

    江边

    白杨站于石栏杆前,双目漫无目的的直视着前方的江面。

    江面上闪烁着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夜风吹过,平静的江面泛起层层的涟漪。柳枝垂于江边的水面上,与江水亲密的接触着。

    夏的夜,江边来往的人不少。边上的石凳上坐着不少一对对的侣,嬉哈着,温着,浓蜜着。

    但是这一切对于白杨来说,就好似什么都与他无关一样。他的双眸斜都没有斜边上的其他人和物一眼,就那么淡淡的平视着江面。他的脚边已经扔了好一大堆的烟头,此刻手里还是夹着一支烟,点着,但是没有吸。就那么夹在俩手指间,白烟往上冒着,烟灰积了长长的一条,却没有掉下。足以可见,白杨夹着这烟有多久没曾动过一下了。

    司马追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边,见着他这个样子,没有出声说话,静静的站在一旁陪着他。

    这个样子的白杨,不太像是她认识的白杨。让她觉的是那么的心事重重,但是却又不能将那心事暴发出来,只能沉沉的压抑在自己的心里。

    但是,一个有的容纳量是有限的,也是有一定的时间的。如果你把那一份沉闷的心,那一份浓重的心事在心里压抑的久了,憋坏的却只能是自己。

    不用说了,他内心深处的那一份浓浓的心事,绝对是来自于刚才的白青青。

    尽管司马追风与白认识没几天,见面也就不过那么几天,但是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一种感觉,就好似她与他之间认识了很久。此刻,他的心她很能体会一般。

    看着他这满腹的心事却只能重重的压在心里,其实司马追风此刻的心也是沉重了。

    这一份心,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了。

    不过,唯一她明白的是,她不喜欢看着他满腹的心事,她喜欢他那痞子般的与她扛着。

    好一会的,白杨才发现站在他边一声不吭的司马追风。手指里夹的那支烟也已经燃尽,烟灰落下。

    “什么时候来的?”将烟头踩灭,收回那漫无目的盯在江面上的目光,低声的问着司马追风,然后竟然是了乎司马追风意外的,从口袋里掏出那车钥匙,往她手里放去同,“车子就停在前面不远处,一会你自己开回去吧。抱歉,占了你的车子这么多天。”说完,转,打算离开。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酸涩,至少司马追风是这么想的。他转的背影看起来更是给她一种落寂的感觉,还有一种孤独,不似他之前的几次潇洒。

    “喂!你没事吧?”司马追风大步跟上,用着浅浅关心的语气问着他。

    白杨止步转,双眸灼视着她:“有什么事?”

    “那个,你看起来有些不太一样。”司马追风将他从上到下的看了一遍。

    “哪不一样了?”他依旧还是一脸平寂的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

    司马追风乌黑明净的双眸直视着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略显有些沉重却又似劝着他一般的说道,“其实每个有都有自己的心事,但是,如果心事压在心里久了,不把它暴发出来,对自己对边关心你的心都不好。我知道我没资格过问你的……”

    “你在关心我吗?”司马追风的话被他打断,只见他那黑浓墨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灼视着她,在这夜色的霓虹灯的映下,泛起了一层淡淡的斑斓。

    看着她的眼神微透着一抹隐约的戏笑,但是戏笑中却又带着一股子的认真。特别是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就那么一眨不眨的脉视着她。

    夜,晚风吹过,拂过两人的面颊。本应该是长发飘飘,长裙飘舞的好风景。奈何追风大侠着自由基地的户外作训服,脚蹬偏男款的军式中靴,更是理了个跟白杨差不多短的平头。

    好吧,确实是很煞风景的。半点没有狗血剧里美女与英雄四目相对时那一抹飘逸了。

    哎~~

    一声长叹。

    这个场景怎么看那都给人一种基友的好觉有木有?!

    有!

    来往的路人朝着俩人上投来一抹好奇而又异样的眼神。

    呃……

    好激的基友啊!

    可惜啊可惜!

    怎么就是基友了呢?

    这么帅到掉渣,人神共愤的帅哥怎么就是基友了呢?老天太不公平了,太不平公了。把这两个男人里的任何一个送给她们,那都是跟个捡到宝一样了啊!

    但是,为什么就是基友了呢!

    为什么?

    为什么!

    怨念!羡慕嫉妒恨!

    首先感觉到众人异样与怨念眼神的是追风大侠。

    那一簇簇火红火红的怨念眼神,那一纵一纵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就那么直勾勾火辣辣的停在了她与白杨的上。

    呃……

    大侠窘。

    自然也就明白,为什么会人会拿这样的眼神看她和白杨了。自然不就跟她此刻的穿着打扮有关么。平时,她就算是穿的比较中一点,那T恤也是能勾勒出那两团象征她女的标志的。但是这会,户外作训服有些偏宽大的,是以她那美好的B+也就根本看不出来了。谁让她是B+呢,不是36E或者36G呢?若是那般的话,也不至于要接收这般的眼光了嘛!

    恨!

    这一刻,大侠有些恨了,为毛就只是B+呢?

    靠!

    这要换成平时吧,大侠才不会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嘞。但是,这会却也不知道是咋滴啊,向来雄纠纠气昂昂的追风大侠也矫了,也羞涩了。特别还是在面对着白老大那一眨不眨的灼视着,大侠很没有骨气的退缩了。对着白老大就那么一个矫的嗔了句:“谁有空关心你!美的去吧!”说完一个潇洒的转,拿着自己的车钥匙,很没有骨气的灰溜溜的逃了。

    哎~~

    大侠也是人啊,也只是一个女人嘛。

    那总归是该矫的时候也得矫五的嘛,该羞涩的时候也是要羞涩一下的嘛,该矜持的时候也得矜持一下的嘛。

    但素……

    本以为白老大会追上来的追风大侠,却是在故意放慢了走向小马车的脚速时,好半晌的也没见着白老大有追上来。

    莫非她走的快了些了?

    大侠心里嘀咕。

    然后再次放缓脚速,几乎已经接近原地踏步了,但是还是没有白老大的影。

    大侠转

    靠!

    怒!

    该死的白老大,竟然拖着他那两条长腿,迈着风萧萧兮易水寒一般的步子朝着反方向走了!

    白杨,你丫有种啊!

    丫,别想老娘以后会理你!哼!

    追风大侠一个鼻孔哼声,一个转,朝着自己的小马车走去。

    两个明明各自关心着对方的人,明明可以相拥相抱的人,却在这一刻成截然相反的越离越远,越远越远。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