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追鱼村对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冰洛 书名:溺宠田园妻
    对峙双方的两队人马听到田流苏的喊声,又看到一对长长的队伍声势浩大的往村中而来,顿时放下了手中的农具,都转头往这边看来。

    田流苏见村民们放下了手中的农具,命车夫加快速度片刻之间奔到了人群前面,然后让云洛在车上待着,自己一跃下了马车。

    “恭迎王妃回村。”她此时已经为王妃的事早就传遍了甜水村,村民们此时聚在村口,正是等着她回来,此时见她下了马车顿时忘记了对峙,纷纷跪下向她请安。

    “大家不必拘礼,平吧。以后我和王爷便是闲散人员了,我们已经卸去名号,仍然回村里定居,你们还是向以前一般叫我村长便好了,也不必再下跪请安。”

    田流苏心道若是让他们一直这样每次见她都跪下请安的话,那也太烦心了,既然回到了这里,还是按照以前的方式称呼吧。

    “是。”众人答应了一声,纷纷站了起来,先前和他们对峙的那些人却各个横眉竖眼,并没有向她跪下请安。

    “侍书,发生了什么事?”田流苏一眼便看到了侍书,她将她叫过来问她。

    “王妃,奴婢听说您今要回来,一早便召集了村民们来村口迎接您,谁知道没多久这追鱼村的村民们便打上门来……”

    侍书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那群人,口齿清晰的向田流苏解释着,她执拗的不肯叫田流苏村长,仍然称呼她为王妃。

    “追鱼村?他们是大华国的人,怎么会来这里?又是所为何事和你们起了冲突?”

    田流苏诧异的问道,追鱼村和甜水村虽然只有一地之隔,但却是两个国家,这么多年从未起过冲突,这下又是为了什么?

    “王妃,他们村里的人越界了,他们要在两个村子中间的那片地下面开采石英岩,那里一直是两国公共的地界,我们不许他们开采,他们便上门俩闹事。”

    田流苏心中一动,开采石英岩?当年云擎便是开采了那片地下面由火山熔岩凝结而成的石英岩锻造成的那些玻璃,这种技术连她都不得而知,那小小的追鱼村怎么会有人知道?他们开采那个东西是要做什么?难不成也是要做玻璃?

    “你去叫一个他们那里主事的人过来。”田流苏沉思了一会儿,吩咐侍书。

    “是。”侍书答应了一声转头去叫人,不一会儿,便有一个穿着绸缎的俊俏公子跟着侍书而来。

    “这位公子是?”田流苏看了一眼那人一显摆的装扮,不由得眼中闪过一丝讥讽。

    “本公子是追鱼村村长的慕者。”那男子开口痞痞的说道。

    “追鱼村村长?噗,追鱼村村长不是那位月茹的父亲么?你…”

    田流苏看了一眼眼前的众人,若不是顾及着形象,她早就要捧腹大笑而来,这男子难道是个喜欢老男人的断袖?

    “难道你是那月茹父亲的慕者?”田流苏突然提高声音将这句话远远的传了出去。

    “哈哈…”不知道谁带头笑了一声,紧接着一阵大笑声响起,那俊面公子顿时气得涨红了脸。

    “天启国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知了?我追鱼村的村长早就不是那个老家伙了,现任村长名字叫楚月灵,是个小姑娘,哼。”

    笑声过后,那俊面公子红着脸向田流苏解释道。

    “哦?楚月灵?倒是个好名字,不过,你们追鱼村的人也真是野蛮,公然持着器械到我们天启国的地盘上来撒野?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田流苏瞬间翻脸,伸手一挥,跟随她和云洛回村的二百名亲卫瞬间将追鱼村的三十多个村民包围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那里本来就是无人之地,无论谁都可以开采,若是你们想开采也可以,凭什么拦着我们?”

    那公子见他们被这么多官兵包围,顿时有些慌乱,急急的叫出声。

    “那占我们的地盘也要经过我们的同意,你回去告诉你们村长,想要开采那里的石英岩也可以,需要给我们三成的矿产使用补偿费。”

    田流苏心中有了一个想法,她想将那追鱼村的村长引来一见,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什么?三成?你不如去抢钱好了,我们村长是个十分贪财吝啬之人,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那少年公子一着急便口无遮拦的说出了这话,他后的村民们顿时不满了,居然敢这样说他们心目中的女神?人群中响起了低低的怒斥声,那公子一出口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讪讪的低下了头。

    “你们回去吧,否则今是讨不了任何好处的,回去告诉你们村长,明起我会派侍卫守住那里,让她亲自来和我谈判。”

    田流苏说完便不再犹豫,指挥侍卫让他们驱赶追鱼村的村民,那些村民们本来都是粗人,此时见田流苏如此强势,还有官兵,再与他们对抗无疑是鸡蛋碰石头,最终他们一步三回头骂骂咧咧的离开了甜水村。

    田流苏回村后,去了云洛以前建的那座小木楼中居住,她花了三的功夫详细写了一份计划,吩咐给几个丫鬟和青离墨离去做,她首先要做的事是重新规划建造甜水村。

    他们归来的时候秦宝柱从国库中拨了五十万两银子给她作经费,让她开发改建甜水村,她没有客气的收下了,开采那两座矿脉需要钱,培育粮食新品种也需要钱,但是将来的获利会让她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回报给他,所以他并不亏。

    而开发改建的第一步便是甜水村的房屋,她统计了一下云擎留下来的那些玻璃,足够三村盖房用的了,她画了三进的院落和门窗以及安装玻璃的方法,将图交给林栋,林栋拿到图后惊喜不已,又开始废寝忘食的研究起来,他看了图后承诺一个月之内便能按照这样的图建出来所有的房屋。

    “林栋,你真是建筑方面的奇才,你这手艺可帮了我的大忙了。”

    田流苏听了他的承诺后心中激动起来,看来她要将这里改建成现代模式的大型度假村很有可能。

    “不,王妃,你才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大的恩人,若不是你的知遇之恩,我这手艺哪里有发挥的地方?”

    林栋的话中是满满的感激,怀才不遇是令一个人最痛苦的事,他蹉跎半生,却在步入中年之际遇到了田流苏这个伯乐,将他这份手艺开发出来,而且她给了他们这些平民一条实实在在的活路,真是此生已经知足了啊。

    “恩,好好干吧,这只是第一步,以后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做呢,你的匠人队伍要不断的壮大才好啊…”

    田流苏点了点头,虽然她和村民们说了让他们不要叫她王妃,但是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自动过滤了她的话,见了她虽然不下跪行礼,但是仍然以王妃尊称她。

    那座小木楼田流苏也重新设计了一番让林栋先收拾了一番,她将那座小木楼建成了小别墅的模样,在前面开辟出一条小河,将龙泉山的温泉引过来,房后则建了一个偌大的花园,在里面栽树种花。

    云洛自来到这里之后每都要带着她去龙泉山中泡温泉,然后便潜心的伺花弄草,他将后山挨着那座小木楼周围数里的地方全部规划了一遍,让工匠将这里建成一座大庄园,他自己每里都要亲自过问这事,二人更加的如胶似漆,片刻不离。

    “苏苏,你准备什么时候开采那两座矿脉?那可是无尽的宝藏啊。”

    这云洛命人从京中移来各种名贵花卉,亲自种在小木楼后面的花园里,中午吃饭的时候想起这事开口问田流苏。

    “这事先不急,一步一步来,先等那追鱼村的村长来谈判之后再说。”

    田流苏心道这都过去十天了,那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按理说也该来了。

    “那追鱼村的村长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云洛见她如此在意那女子,不由得开口问她,这些子他里里外外也忙得很,倒是疏忽了这事。

    “恩,对了,你快吃,吃完我带你去看甜水村新建成的房子,方才林栋派人来说他已经按照我画的图建成了第一所窗明几净的房子,那房子先给宋嫂子一家住,村民们都去围观了,待会儿我们也去吧,今是上梁之喜。”

    想到那房子,田流苏又高兴起来。

    “好,不过,娘子,我们二人虽然解甲归田,但似乎比以前更忙了,这么久了,你的肚子怎么还没有一点动静?”

    这话云洛都问了几十遍了,田流苏现在听到他的话,心中便开始打鼓,生孩子的事又不是她能左右得了的,她也不想这样啊,安安乐乐那两个孩子最近在京城中混的风生水起,据老王妃传来的讯息说二人已经在京城掀起一股风潮,成为京城世家贵族少爷小姐们膜拜的偶像了。

    她嘴角一牵笑了出来,古代就是这一点好啊,没有计划生育,想生多少孩子都行,她现在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再生个小宝宝来玩了,可是怀不上不怨她啊。

    “难道,是你不行了?”田流苏心中想着嘴上便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这话。

    “娘子,你说什么?你敢挑战男人的尊严?”

    只要是个男人被怀疑那方面不行都会生气的,何况是云洛,他听到田流苏的话二话不说起就抱着她往卧房走去。

    整整一个时辰之后,田流苏才冷着脸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云洛一脸满足惬意的跟在她后小声的哄着她,给她陪着不是。

    她甩着脸子不搭理他,径自往宋嫂子家来,到了她家门口,见村民们已经将那里围的水泄不通,众人见她来了,忙让开一条通道让她过去。

    只见眼前屋子气势恢宏,三进的大院宽敞明亮,尤其是那玻璃窗户,虽然亮度欠缺了些,但是比起这个时代的纸糊的窗户不知道好了多好倍,连她后跟着的云洛都有些惊奇了。

    众人围着宋嫂子家的房子纷纷称奇,脸上是满满的羡慕与激动,因为田流苏早就告诉过她们,宋嫂子家是做为试验点先建成一座的,只要建成了一座,那后面的就会一起动工,建造起来就快了。

    “好,比我预期的还要好。”田流苏真心的出口称赞,林栋见她来了,走上前来,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咧着嘴笑着。

    宋嫂子出来招呼村民们吃席,众人闹了一番便慢慢的都散去了,都回家等着林栋带着人给他们也盖房。

    回去的路上,田流苏和云洛说了这玻璃的来历。

    “你说,这些玻璃都是父王留下来的?”云洛拉着她的手边走边问。

    “是,这玻璃是我们那里才会有的东西,不过我们那儿的要比这个好几十倍。”

    他想到现代的钢化玻璃、工艺玻璃、彩色玻璃等各种玻璃已经是一种美的象征了,比起这样的落后工艺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她这样说也不算夸大。

    “哎,你觉得父王是真的回到你们那里了么?”云洛听到田流苏的描述无限向往,但是他有惆怅着云擎的离去。

    “不,我觉得父王没有离开,而且,他很可能在大华国。”

    田流苏顿了顿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这个猜想。

    ------题外话------

    亲们,新文已开始更新,打滚求收藏,求评论哟…

    书名:农医毒女

    链接:http://。xxsy。/info/559478。html

    简介:特警女军医沈素一朝穿越为从活人腹中被剖出来的婴儿,

    母亲被活活剖腹,胞弟被溺死,自己被当做药引泡入药蛊中……

    她施展异能逃离虎口又入火坑,被弃于农家田野中……

    她修习针灸医术,自力更生低调做人,却整被家奴当下人使唤,

    谁知这样的子也不得清净,谋一次次接踵而来,

    当娘被杀,自己被卖青楼后,沈素终于觉醒,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毒女强势归来,发家致富奔小康,复仇争斗揭谋……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田园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