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文熙提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冰洛 书名:溺宠田园妻
    你去帮我查查田敬的旧事,他以前有没有和一个叫做丽儿的女子有过来往。请使用访问本站。**********请到看最新章节******田流苏一直记着这事,刚好小青来了,便吩咐她去查。

    好的,不过,青离哥哥已经回去了,我要是出去了,没人贴保护你了。小青有些为难的道。

    我在这府中能有什么事?过几天便是明月教约我去的时间了,等你回来了,刚好陪我去。

    那好,世子妃,我便出去一趟,将这事交给青松哥哥去办,青松哥哥是这方面的能手,这样我就可以回来了。

    也好,那你快去吧。田流苏吩咐了一声。

    小青走后,田流苏将屋中的几个丫鬟叫了进来,她觉得现在也是时候清理一下这几个丫鬟了,最起码让她们知道自己应该效忠的主子是谁。

    雪菱出去将绿竹、绿袖、冬青、侍书几个丫鬟叫了进来,田流苏端坐在榻上,几人进来后见她神色冷淡,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不由得跪了下去。

    二小姐,不知唤奴婢们有何事?绿袖开口问道。

    冬青、侍书,你们两个效命的主子是谁?田流苏冷冷的看着二人开口问道。

    二人一惊,忙忙的磕了个头道:二小姐,奴婢誓死效忠小姐。

    誓死效忠倒是没必要,只是你们不要背叛我就好。田流苏说完紧紧的盯着二人观察着她们的神色。

    小姐,奴婢不敢。

    不敢?你们二人到底是谁派来的眼线,我心中都一清二楚,侍书,我的那条腰带是你偷偷拿给大夫人的吧?还有,我那中午喝的茶里也是你动了手脚吧?

    田流苏话音一转,直直盯着侍书开口。

    小姐,奴婢不敢。侍书闻言一惊,脸上神色惊惶。

    大夫人现在已经被夺了掌家之权,你还要效忠于她么?那你拿来的那衣服是哪里来的?我记得大夫人给我做的衣服中并没有你拿来的那,你敢说你不是因为心虚想要两边不得罪才早就准备好了和那唐泽污蔑我的腰带匹配的衣服相似的衣服么?田流苏继续拷问她。

    侍书一惊抬起了头,充满恐惧的看着她。

    我不是傻子,这么点记还是有的,大夫人送来衣服的那,我虽然命你们收了起来,但是那衣服款式颜色我都是过目不忘的,你想蒙混过关可没那么容易。

    田流苏声音清寒的道。

    而那唐泽上拿着的腰带也确实是大夫人给我做的衣服上匹配的腰带。田流苏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了,让她们自己去猜那衣服为何会到了田流月的房中。

    二小姐,奴婢知错了,您饶了奴婢吧,那腰带确实是奴婢偷偷拿出去给大夫人的,大夫人让人抓了奴婢的弟弟,奴婢也是万般无奈才这样做的啊,但是奴婢做了那样的事就后悔了,所以才又准备了一差不多的衣服啊。

    侍书说到这里潸然泪下,哭得十分可怜,一直求田流苏绕了她。

    那你弟弟现在在哪?田流苏不由得问道。

    弟弟现在还被大夫人关着,就关在后院的柴房里,求二小姐救救我弟弟啊,奴婢定会做牛做马报答小姐大恩。

    侍书说完又磕起了头。

    你起来吧。田流苏语声缓和了下来。

    侍书站了起来,泪眼朦胧的看着田流苏,田流苏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悔恨,不由得心中暗暗点头,她踌躇了一会儿道:大夫人给了你什么承诺?

    小姐,夫人说若是我办成了那件事,她便会给我一百两银子让我带着弟弟离开府中到外面去谋生。侍书此时有问必答。

    自从田流苏那设计躲过大夫人和田流月的谋并反设计了三小姐和田流月后,侍书就意识到了田流苏的厉害,她心里在钦佩她的同时也一直存着恐惧,害怕自己的事会被揭出来。

    没想到她果然早就知道自己的行为了,此时被揭穿她心中也颇觉后悔,但是大夫人用自己的弟弟威胁她,她也实在是没办法的啊。

    那这次事失败了,大夫人反悔了?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放出你弟弟?田流苏忍不住问到。

    大约是吧,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大夫人近来事忙一时没顾得上这件事。

    既然这样,那我便派人去悄悄救出你弟弟,我这里却也不能再留你了,念在你还有一份良知那拿着那衣裳去作证,我也便给你一百两银子吧。

    田流苏想了半晌,她这样的人她是不会再用了,敢于背叛她的人哪怕是一次也不行,这样的人还是早些处理掉,省得她后再反水。

    谢谢小姐,奴婢有生之年都会为小姐祈祷的。

    侍书闻言知道田流苏不会再用自己了,虽然心中有些难过但也无可奈何,只怪自己做错了事。

    绿袖。田流苏唤了一声。

    是,小姐请吩咐。

    这几个丫鬟都在屋里,几人一看田流苏的架势,知道自己的底细已经被她摸清楚了,所以也不再掩饰,大大方方的上前答应。

    你现在就偷偷的潜入柴房去将侍书的弟弟带出来,记住,不要惊动府中的人,这点,你能做到吧。田流苏扭头看着她问道。

    是,小姐放心。绿袖答应了一声便子一闪飘了出去,田流苏看了一眼,果然是武功高强的女侠。

    冬青,你虽然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但你是谁的眼线也不用我再明说了吧?处理完侍书,她扫了冬青一眼,缓缓开口。

    二小姐,奴婢一时糊涂做了错事,但是奴婢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奴婢发誓,以后的主子只有您一个人,也只效忠您一人。

    冬青倒是爽快,也没有任何辩解的言辞,只是直接向田流苏表忠心,证明自己以后只拿她一个人当主子。

    好,但是,我需要考验你一段时间,看看你是否合格,如若不合格,那到时候本小姐会将你乱棍赶出去…

    是,谢小姐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奴婢一定会珍惜的。冬青说完便一头磕了下去。

    恩,起来吧。

    她雷厉风行的处罚了两个丫鬟,便和几人一起等着绿袖的回来,过了半个时辰,只见绿袖果然偷偷摸摸的扛着个口袋回来了,田流苏悄悄从窗户边观察她的样子,发现她的武功竟然很高强。

    绿袖回来将口袋放下,放出里面的人,侍书一看到那人便扑了上去,只见那孩子大概才七八岁的样子,怪不得侍书会被威胁,田流苏虽然也有些不忍,但是她最怕被人背叛,侍书这样的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

    雪菱,拿二百两银子给她,安排她出府吧。最终田流苏还是下了决定。

    侍书对田流苏千恩万谢,也不敢求田流苏留下她,临走时拉着弟弟磕了三个头,在她的痛哭流涕中,田流苏看到了她的真心悔过。

    侍书,你若是能真心悔过,要是出去了觉得没地方去,便去龙泉县甜水村吧,去那里找一个叫做秦宝柱的人,就说是我让你去的,你可以先在那里安顿下,你和你弟弟也有个落脚的地方。

    田流苏还是有些不忍,主要是看到她的弟弟那个样子,她想到了安安乐乐,所以还是给她留了一条后路。

    侍书满怀感激的领着她的弟弟走了。

    二人走后,绿竹和绿袖不等田流苏发问,便自行向她下拜请罪。

    你们是明月教的人?田流苏见两个丫鬟下拜猜测着问出声,但她心里却是笃定的。

    是的,小姐,是教主派我们来贴保护小姐的。绿袖小声的开口。

    是派你们来做眼线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吧?田流苏看着她们淡淡的开口。

    小姐,奴婢不敢。二人噗通一声齐齐跪下。

    你们起来吧,我哪敢让你们跪我?我的孩子还在你们手中呢。田流苏有些嘲讽的开了口。

    小姐,小少爷和小小姐在教中绝对安全,请小姐放心。绿袖见田流苏显然是动了怒,不由得急急的开口解释。

    我若让你们二人走,你们会不会走?

    小姐,教主命奴婢二人保护你,倘若小姐叫奴婢离开,那奴婢二人只好永远的离开了。绿竹声音清越不卑不吭的说到。

    永远的离开?就是说你们要自杀么?你们这是在威胁我?你们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田流苏见二人果然是不肯离开的,不由得有些生气,她讨厌被别人监视的感觉。

    小姐,奴婢不敢,只是教主说,若是小姐用不着奴婢二人了,那教中也容不得奴婢二人了。

    田流苏心道看来那教主早就摸准了她的子,知道这样她就不会赶她们走了,她总不能草菅人命啊。

    想到垅城一行,那教主受伤的事,不知道他的伤好了没有。

    你们教主伤好了吗?

    小姐,已经好了。绿竹简单的回答了一句。

    |你们起来吧。田流苏无奈的吩咐她们,她自然不能让她们去自杀,所以只好让她们跟着她了,这明月教找上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看二人防备的眼神,她心知她若是问教中的事二人也一定不会透露的,所以只好等过几明月教集会的时候亲自前去了。

    正在这时,五姨娘急匆匆向田流苏的院子里来,她一进门便脸上带笑拉着她道:二小姐,大喜事啊。

    五姨娘,瞧您这着急的,有什么事?田流苏见她如此着急心中不由得也跟着她有些急。

    五姨娘一把拉了她将她按在椅子上,高兴的道:二小姐,天大的喜事啊。

    五姨娘自掌家以来,虽然老夫人、大夫人和二夫人屡屡刁难,但是没想到她倒是个坚忍之人,又有耐,对于她们的刁难一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便会闹到田流枫或田敬的跟前,田敬本就宠五姨娘,这些子见她掌家也将相府打理的井井有条,比大夫人掌家的时候更甚一筹,所以渐渐的开始真心支持她,正式为她撑腰。

    慢慢的几人见折腾不出什么来,田敬是铁了心要五姨娘掌家了,到现在也没开始闹腾的厉害了,五姨娘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处理起事来也雷厉风行,赏罚分明,渐渐的得到了下人们的拥护。

    姨娘,你就别卖关子了,我会有什么喜事?

    田流苏心道小青说云洛近越发的忙了,忙着调查明月教的事,还有大华、西越及周边小国的使者将会来访,他在忙着筹办这件事,估计不会是他来提亲的吧?

    小姐,文大将军领着文公子前来向小姐提亲,府中已经传遍了。五姨娘高兴的开口道。

    什么?文熙来提亲?田流苏这下吃惊不小,文熙这是在做什么?好端端的干嘛要向她提亲?

    她不由得心中焦急,文熙是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被她视为闺蜜一般的存在,她一直在努力不要有一天和他因生了嫌隙,但是现在看来事的发展似乎与她心中所愿逐渐背离啊,她真的很担心自己会和他背道而驰,越走越远。

    是啊,小姐真是好福气,能得咱们天启国的文熙公子前来提亲,真是三生有幸啊。

    五姨娘的话中不无羡慕的道。

    哦?文熙公子有这么好么?姨娘可否说说他好在哪里?

    啊,京城女子们谁不想嫁给文熙公子啊,他长得好,家世好,做生意也厉害,这次赈灾还得了皇上封赏,虽然他推辞了,但是这样不好名利的子更是得到了京城女子们的青睐。

    五姨娘如数家珍的报出了文熙的这些辉煌事迹。

    姨娘,就你说的文熙公子的这些好,京城很多世家子弟都是如此。

    五姨娘说的这些优点不就是个高富帅么,除此之外,文熙头上好像并没有其它的光环,他被人所熟知的光环是如此的大众化,但就是这样大众化的光环也能让人轻而易举的就记住他,为他痴迷,这就是文熙的个人魅力,也是他的厉害之处。

    其实文熙此人的光环能力远不止如此,但是他能将自己隐藏的很好,让人捉摸不透,能看到他的只是表面的这些东西,其实暗地里…

    田流苏摇了摇头,连她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她其实也没看透他。

    二小姐说的是,不过文熙公子就是和别人不一样,我有一次听相爷说,连皇上都待他不一般呢。

    五姨娘听了田流苏的话也觉得她说的很对,所以努力寻找文熙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姨娘,他们人现在在哪?田流苏心中着急,万一田敬答应了这事,那她和云洛怎么办?

    老爷和大公子正在前院接见文大将军和文熙公子。

    五姨娘无比羡慕田流苏的好运,她庆幸自己当初慧眼识人,认定田流苏不时一般的人,前来求她救了田流花,现在看来自己的选择果然很正确啊。

    而且田流枫也命田流月和田流苏辅助她掌家,她以后需要倚仗她的地方还多着呢。

    姨娘,你现在去前院打听打听,看看父亲和大哥是如何处理此事的?他们有没有答应?

    田流苏心下着急,不由得起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二小姐,这么好的姻缘,老爷怎么会不答应呢?明这个消息便会传遍京城,到时候一定会羡煞京城女子的。

    五姨娘心下感叹这二小姐果然有过人之处,虽然与云世子和离,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她的声誉,反而因为她培育出种子献给朝廷而名声大震,连温润如玉的文熙公子居然也不嫌弃她嫁过人,亲自上门提亲,这这这,这该是多大的荣耀啊,她也太好命了。

    姨娘,此时我不便前去,你便去帮我打听打听吧。田流苏还是催促着五姨娘到前头去听消息,脸上闪过一丝焦急。

    呃,好的,二小姐莫急,这事一定能成的,我现在就去。

    五姨娘以为她担心亲事会不成,所以笑了笑起领着丫鬟往前院去了。

    田流苏却苦笑了一下,有谁会相信此时此刻她心中是不愿意嫁给文熙的?

    长安王府书房内,云洛几几夜没合眼,他这些天忙得焦头烂额,连去一趟田流苏那里的时间都没有,皇帝召见他说大华和西越两国使者将要来访,命他准备迎接使者,他天天往驿馆里跑。

    而且明月教的事他也查得有了些进展了,几头事缠在一起,他整里像个陀螺似的转来转去。

    世子,小青方才回来说县主让她查田相昔年的旧事。

    云洛正在书房查看卷宗,青离进来禀报道,小青去了田流苏那里后,他便回来了。

    什么旧事?他在琢磨迎接使者的具体路线,并拿笔画了下来。

    县主说让查一个叫做丽儿的女子,当年是不是和田相有什么关系?

    丽儿?云洛放下笔,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是,还有一件事。

    云洛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青离一惊赶忙将小青报告的这些子相府发生的和田流苏有关的事都事无巨细的和他说了一遍。

    你说,相府大夫人和田流月陷害她被她反设计了?

    云洛这些子忙得都有一段时间没听到关于田流苏的消息了,他想了想那次正是相府恭贺田流枫回府的宴会,他没空去,还是长安王妃派了黛侧妃前去参加的。

    是,世子,不知道县主会不会有危险?要不要再派几个人保护她?

    不用,只要她不出府,刺客不会去府中刺杀她,况且,她也有些手,关键时刻能保护得了自己,那些内院争斗就更不用担心了,那些人不是她的对手。

    云洛听完后没有太大的起伏,他完全相信她的能力,只是听到那文熙帮了她的时候有些郁闷自己被俗事缠住了,没法赶去做护花使者,本来在她边的人应该一直是他的。

    那县主吩咐的事…

    负责报收集的不是青松么?让他去查,关于那叫做丽儿的女子的任何一点消息都不要错过。

    是。青离答应了一声出去给青松传消息去了。

    云洛此刻的心却已经飞到了田流苏那里,算了算,他似乎有很多年没见到她了,他心中暗伤,见不到她的子可真难熬。

    好在,快了,他再有三五天便能安排完这些事了,到时候,他便可以亲自上门提亲了,想到他暗中派出的一支暗卫命他们去天启和其它邻国四处搜寻奇珍异宝做为田流苏的聘礼,他脸上便泛起一股喜悦,他要将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送给她,无关其他,只因为他愿意。

    想到这里,他也不觉得疲倦了,他要再快些,于是又重新在桌子前坐了下来。

    世子,黛侧妃求见。刚坐下外面就有侍卫进来禀报。

    什么事?云洛闻言本能的皱起了眉头。

    黛侧妃说给世子熬了参汤让您补子。那侍卫低头答道。

    让她…云洛刚想说让她端走,便想到皇帝的话又改了主意。

    让她端进来吧。

    云洛眉头皱的越发紧了,这都是今天的第几回了?加上先前柳玉儿和姚芊芊送的,这大概是今天早上第七次了吧,他抬手抚额,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这次回京之后这黛侧妃和两个小妾天天参汤燕窝的端茶侍水一天几次的变着法的给他送,他实在是烦不胜烦。

    长安王妃得知他和田流苏和离后生了大气,子到现在也不爽利,她下了死命令让他和侧妃小妾圆房,他顶着压力尽量的安抚她并躲避这几个女人,可是这几个女人好像和他较劲似的,你来我往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整天缠着他,他恨不得将她们送出府去。

    但是那上朝,皇上却在朝堂上满朝文武百官面前命他不可怠慢府中的侧妃与小妾,那都是他亲自挑选赏赐的,要他雨露均沾,治理好家事,被朝中大臣一阵嘲笑。

    回府后这几个女人便开始上蹿下跳的每浓妆艳抹变着法的来见他,他想起皇帝的话只好听之任之,而他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对待几个人永远都是冷冷清清拒人千里的样子,就这样这几个女人也不死心,仍然天天坚持不懈的来给他送补品。

    烦,烦,烦。

    田流苏的清丽玉容渐渐浮上他的心头,二人回京后反而不如以前在甜水村的子轻松自在了,甜水村相处的那些子里都是甜蜜与幸福,回京后二人各自有各自的事要忙,虽然近在咫尺,但是连见个面也成了奢望了,加上他们已经和离,他想她了要去看她还得跟做贼似的偷偷摸摸。

    想到这里他心中更加郁积了,看着满桌子的卷宗地图,他一个头两个大,他这下可被这些俗务害苦了,而且田流苏也对他也没有任何表示。

    若不是他亲耳听到她亲口说过好几遍她也是自小便喜欢自己了,他都要怀疑那个女人是不是撒谎骗他,真是没心没肺,哪怕让小青回来给他传个话问候他一声也是好的啊,他深深觉得自己这回是做错了,当初就不应该一时被她迷惑什么都应了她答应和离,若是没有和离的话,现在哪里有这么多的相思?

    加上他查到的有关明月教的事,这又是他心头的另一大隐患,他隐隐觉得他这次求亲的事不会那么顺利的。

    某人像个怨妇似的自怜自艾了半天长叹一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这时黛侧妃刚好端着一碗人参芙蓉汤进来。

    见过世子。一个轻软焦脆的声音响起。

    她着大朵的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的白色水仙散花绿叶裙,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着一支镶嵌珍珠碧玉步摇,花容月貌如出水芙蓉,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她轻纱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篇酥如凝脂白玉隐隐若现,玉带束腰,不盈一握,轻移莲步,全散发出人的妖娆与妩媚,似在对云洛发出无声的邀请。

    云洛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前隐隐一片腻白凝脂,目光微缩,瞬间田流苏在温泉中的影被他在脑海中勾勒了出来,接着他的体便

    世子下最近事忙,但也要顾及体,这是臣妾炖的人参芙蓉汤,可安神补脑,下还是喝一口再忙公事吧。

    恩,放那儿吧,我待会儿喝。

    云洛温声应了一声,他听说皇帝之所以过问他的家事是因为唐国公向皇帝告状说他怠慢了自己的女儿,皇帝听了后颜面挂不住才在朝堂上如此说他的,毕竟她们都是皇帝赐给他的。

    唐紫嫣放下参汤后没有出去,而是立在一边不作声。

    黛侧妃还有事吗?云洛见她并不出去有些纳闷的抬起头。

    下,臣妾有一事相求。黛侧妃玉颈低垂,低眉顺眼的小声开口。

    什么事?云洛有些不耐烦。

    下有时间的时候可不可以去臣妾的百合苑中一坐?上次臣妾代表王府去宰相府参加宴会时被京中贵族小姐和妇人们嘲笑了好久…

    她小声又有些胆怯的说道。

    云洛抬头看着她,看她提这样的要求是有何目的,半晌,见她眼神澄澈,才慢慢的收敛了目光。

    你先回去吧,待我忙完后,会去的。

    多谢下。唐紫嫣惊喜的道,她脸上泛起笑容,这一笑,明媚灿烂,直能恍了人的心神。

    见她在这里半天,也没有引起云洛的丝毫念,唐紫嫣不由得有些心灰挫败,想她堂堂唐国公府的嫡女,当年在京城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与田流月齐名,却屈居人下做了个侧妃,虽然这是她自己愿意的,但多少也有些不甘心。

    自进了王府以来,便没有怎么见到过云洛,好不容易这次他回来了,她施展浑解数想要引他,他却不为所动,有时候她真的很怀疑关于他的那些传言是不是真的,难道他真的是个断袖或者不行?

    但是根据她私下里查到的消息,他和田流苏二人在甜水村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的,他经常对田流苏动手动脚甚至强迫她,反而是田流苏不待见他,对他不冷不

    想到这里她便心中更加忌恨田流苏了,那个地位低下又是个庶女出的下之人,居然引的天启最优秀出众的男人对她如此,她究竟是凭的什么?

    还有事么?云洛见他都下了逐客令,她还站在一旁发愣,不知在想什么,不得已再次开口。

    没有了,是臣妾失礼了,臣妾告退。

    唐紫嫣反应过来,忙施了一礼,慢慢的退出去了。

    待她走后,云洛抬起头,脸色一沉扔下了笔,站起将那碗参汤端起来倒掉,不悦的命侍卫进来将碗端出去。

    宰相府中,田流苏正焦急的等待着五姨娘的消息。

    半晌后,五姨娘高高兴兴的在一群丫鬟婆子的簇拥下往她的院子中而来。

    二小姐,成了。一进门她就讨巧的揪住田流苏的衣裳袖子拉着她坐下然后自己站在她前躬行了个礼,给她正式道喜。

    什么意思?难道父亲和大哥答应了?

    她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答应了,二小姐,文大将军亲自来提亲,老爷怎么会不答应呢?五姨娘倒是好像比她都高兴似的,一改平里温婉的形象,说话也多了起来。

    这怎么行?我都是和离过的人,怎么能配得上他?田流苏一着急妄自菲薄起来。

    二小姐,您应该感到高兴啊,这更加能说明您的魅力啊,何况,您不是没和云世子圆房吗?这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府中的小姐们不知道有多嫉妒你呢,尤其是明月小姐,我听说她嫉妒的在自己屋子里发脾气呢。

    哦?她发什么脾气?难道她还慕文熙不成?前些子听她说话的口气,她不是喜欢云世子的吗?、

    田流苏纳闷了,她发什么脾气,她还没发脾气呢,哪里就轮到她了?

    二小姐有所不知,明月小姐曾经夸下海口,她将来嫁人一定要嫁给文熙公子或者云世子那样的人,这下文熙公子向你提亲,她自觉比您高贵了许多,文熙公子却像你提亲而舍弃她,她自然不高兴了。

    五姨娘掌家后也安排了耳目在各房中,有什么消息她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的,这也没办法,大家族中若是连这两下都没有,如何能压得住场子?连下人都压不住。

    哈,她还真是小孩子气,什么都敢想啊。

    对于田明月这样的,田流苏只能呵呵呵,这种人天生的异想天开,好高骛远,自己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却硬要去攀附比自己出色百倍的人,还自以为是的认为人家没有看上她是人家的损失,真是打自己的脸,让别人去说吧,典型的阿q精神。

    是啊,有些人就是不明白自己的份,自己以为自己不知道有多尊贵,若不是仰着相府的鼻息,谁能认识她?还天天的和大小姐攀比,真是…

    五姨娘摇了摇头,再也说不下去了。

    就是一只骄傲的山鸡。田流苏不由得开口道。

    噗,二小姐这比喻还真是太恰当了,可不是么?明明是一只山鸡,还要硬扮孔雀。

    姨娘,文熙和文大将军现在走了么?

    还没有,哟,看我,一来你这里就忘了时间,相爷说要留文大将军和文公子在府中用午膳,我得亲自去准备准备呢。

    五姨娘说完便起向田流苏告辞。

    姨娘快去吧。田流苏见状连忙催促她。

    五姨娘风风火火的去了。

    田流苏心中想了半晌,觉得她还是应该去见见他们,看看他们怎么说,只是自己这样贸贸然的去不知道田敬和田流枫会不会怪她?

    正心中没有主意,便见田勇大踏步往她的院子中来。

    二小姐,相爷请你去前院用午膳。田勇走到门口,向田流苏禀报。

    哦?有什么事么?

    田流苏心中一喜,暗道大概是文熙提议让她去的吧?

    二小姐大喜,老爷已经答应了文熙公子和小姐的亲事,文熙公子说和小姐自小便相熟,所以也没那么多的顾忌,让小姐去前厅陪着用膳。

    田勇今更显得恭敬,一言一行都一板一眼。

    好,我换衣服马上就去。

    古代女子名节最是重要,成亲前男女双方都是不能见面的,若是田敬答应了文熙的求亲,那田流苏若贸贸然的去前院便会于理不合,会遭人诟病。

    但若是夫家提出来要她前去,那就不会有人说什么了,文熙就是知道这样,才特意提议让田流苏出席午膳的,因为他心中也害怕田流苏会生气,所以,要第一时间得知她的反应与绪。

    田流苏换好衣服,便领着几人匆匆往前院会客厅而来。

    厅中摆着筵席,几人已经坐在桌上吃着,文迪坐在首位,田敬文熙相对而坐,田流枫坐在田敬的下首,文熙的下首还摆着一张椅子,看来是给她准备的,她抬头看向座上的几人。

    文熙今锦衣华服,宽大的领口滚着雪白的边,袍脚上翻,袖口绣着云纹,头发用金冠束了起来,颜色无双,丰神俊朗,比平里更胜一筹。

    他的边坐着一个着黑色袍服的男子,冷肃威严,气场强大,田流苏猜测那大概就是文熙的爹文迪,也是文雅的哥哥文大将军。

    她走到厅中先向田敬和田流枫行了礼,才转道:参见大将军,文公子。

    文迪转过头一言不发的看向她,目光带着审视,田流苏心道这还是她第一次见文迪,这人一看就有一种神秘的气质,那种隐于人群中不会让人轻易的发现,却也不容人忽视他的存在。

    这种感觉文熙的上也有,都是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田流苏见文迪盯着她看,知道他是在向她释放压力,她泰然自若的躬着站在厅中,任他打量。

    良久,文迪才收了满的戾气,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免礼。

    田流苏站起便听到文熙淡漠却有一丝喜悦的声音道:苏苏,过来坐吧。

    田流苏淡淡的一笑,恭顺的走过去坐在文熙的边,抬头对上文熙的眼睛,见他正在盯着她看,他的眼中明显的有一丝紧张。

    席间,田敬只是淡淡的和她说了今文熙和文大将军来提亲的事,说这是一门好姻缘,他已经答了,让她回去后开始准备绣嫁衣,等待出嫁。

    田流枫坐在她对面,只是神色不明的含笑望着她,整个席中他也并没有发表一句对于此事的看法,只是自己斟酒自己喝,偶尔招呼一下文熙。

    一顿饭吃得不温不火,文熙也只是一直喝酒,不停的用眼角瞟着她,观察这她神的变化,她将心事藏起来,淡淡的吃了几口。

    筵席完毕后,田敬便让她回去,文熙见她整个筵席中都没有发表关于亲事的看法,也渐渐放下心来,待筵席撤下去后,田流苏却站起走到厅中央双膝跪下。

    苏苏,你做什么?文熙见她如此忽然神色大变,不由自主的拔高了声音,万年不变的淡漠表第一次有了变化,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下来拉起她,却被文迪拉住了衣襟。

    父亲,女儿不能答应亲事。田流苏缓缓出声,语声清亮,说完后抬头看着众人。

    ------题外话------

    border=0clss=imgecontent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田园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