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设计夺权,暗查秘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冰洛 书名:溺宠田园妻
    田流苏走了之后,田流枫将那玉佩拿出来反复抚摸着,不释手,俊美翩翩的脸上满是浅浅的笑意。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请到看最新章节*****

    田敬看着他的样子言又止,良久,叹了口气道:流枫,你年纪也不小了,生辰宴上,不如选一位京城贵族中的佳丽早成亲,也好让我相府后继有人。

    田流枫正在把玩手中的玉佩,闻言抬起头来凉凉的看了田敬一眼:我的事你就别心了,我自有安排,还有,让母亲和妹妹安分些,别成天搞那些内院争斗的事,没得坏了相府名声。

    流枫,她们毕竟是你的血亲,你不可对她们太过冷淡。田敬听他说话语气不善,不由得有些不满的开口。

    哼。田流枫却不答话,只是要笑不笑的牵了牵嘴角发出一声轻哼。

    不多时,田勇匆匆而来,后跟着账房的掌柜,二人进了书房向田敬施了一礼道:相爷。

    银子取来了么?田敬见账房掌柜的亲自来了,不由得皱眉问了一声。

    相爷,李掌柜说有事要向相爷禀报…

    怎么了?银子呢?发生了何事?田敬不满的出声。

    相爷,这个月公中的银子突然少了十几万两。那掌柜的犹豫了半天,还是战战兢兢的开了口。

    什么?田敬一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盯着下面跪着的人。

    到底怎么回事?震惊过后,是满满的愤怒。

    奴才已经调查了公中的产业,发现这个月公中的十几家铺子全部亏损,共计损失银子十三万两。那掌柜的满头大汗的说道。

    什么?怎么会损失了这么多?田敬的声音不由得拔高,甚至有些不敢相信那掌柜的说的话。

    奴才不知具体原因,总之公中的产业这个月没有盈利的,全部亏损了,账面上虽然做平了,但是各掌柜交给账房的银子却少了十几万两,所以奴才才急急来向相爷禀报。

    哼,那些产业都是谁经管的?田敬此时已经怒火冲天了。

    是…全是大夫人掌管的产业。那掌柜的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

    什么?怎么可能?限你三内查清大夫人名下所有的商铺产业来往资金的详细况及每月的盈余。

    田敬又是惊异又是生气,居然亏损了这么大一笔银子那女人居然还敢瞒着他不向他禀报么?

    是。那掌柜的答应了一声,伸手擦了擦额头,转出去了。

    这一早,田流苏刚起,便听到外面一个急切的声音道:二小姐起来了吗?

    冬青答道:小姐还未起,五姨娘若有事,稍等一会儿。

    这样啊,那好吧…五姨娘声音十分焦急,冬青将她让进来后,她来回在外面走来走去。

    田流苏起穿好衣服,然后一撩帘子去了外间,便看到五姨娘领着五小姐田流花在外面,脸上一片焦急。

    二小姐。五姨娘见田流苏出来,上前向她见礼。

    二姐姐。田流花跟在五姨娘后,见她出来也向她小声行了个礼,眼中有着怯怯的神色。

    五姨娘,五妹妹请坐,大清早的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呢。

    田流苏将二人让在座上,心中猜测着她们来她这里有什么事?她自回府便没有怎么和府中的姨娘姐妹们接触过,她们怎么会这么突兀的来她这里?看样子也不像是来串门的,毕竟这一大早的。

    谁知五姨娘听了她的话后拉着五小姐站了起来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口中说道:二小姐,请您救救流花。

    田流苏心中纳闷,淡淡的说道:五姨娘,您起来说话吧,到底有什么事?五妹妹怎么了?

    二小姐,婢妾也是被得没办法了啊,昨儿个婢妾去夫人房中伺候,不想三姨娘和三小姐也在夫人房中,当时三小姐闹着要夫人给她做主,说她不愿嫁给唐公子,大夫人起初劝了她半晌,但是三小姐仍旧哭哭啼啼的不愿意,后来大夫人说要么嫁给唐公子要么就出家,然后三小姐就拔出匕首自杀。

    田流苏听到这里微微一笑,没想到田流诗还是个有骨气的,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后来呢?她淡淡的问了一声。

    夫人自然不能让她在她的屋子里出事,她让丫鬟婆子们拦住了她,后来三小姐便和大夫人吵了起来,被大小姐打了几耳光,就那么闹了半晌,闹得不像话,结果,夫人一气之下便说等三小姐嫁了之后,要给四小姐和流花也说亲。

    说到这里,她停下来看了看田流苏,见她面无表的听着,然后又继续。

    婢妾暗中贿赂了夫人边的丫鬟打听,听说夫人以前便想将流花嫁给京城富商严富做续弦。五姨娘听到这里又停了下来。

    田流苏看着田流花,她今年才十一岁,却生的分外秀美风流,体格匀称,量高挑,看起来也有十三四岁的样子,若是长大了容貌一定比田流月更甚一筹,这样的孩子在想府中怎么能被她那自负美貌的大姐相容?恐怕这容貌才是让她被大夫人厌恶的真正原因吧?

    五姨娘,五妹妹总归是要出嫁的,既然是京城富商,那家境也必然不错,虽然是个续弦但也是一家主母,如若她过门后好生经营,必然也能过得好子。

    田流苏想了半晌不明白五姨娘来找她求助是何意,难道是对这婚姻不满意?即使不满意,那也不该来求她,她哪能插手得了她的亲事?

    二小姐,那严富已年近五十,在京城是出了名的好色,家中妻妾成群,重要的是他有娈童的脾,经常从人牙子手中买一些女童进府中供他享乐,听说他是个虐待女子的狂人。

    五姨娘说完便眼角流出泪水,她伸手摸了摸田流花的头,眼神慈的看着她。

    田流苏眼波流转,想起了自己的娘亲,小时候对她也是这般慈的,要是她的娘亲现在还活着,想必也会像五姨娘待田流花这般待自己吧,她一时动了恻隐之心。

    五姨娘,这事是母亲决定的,我似乎不便插手啊。田流苏悠悠的说了一句。

    二小姐,婢妾知道您是个有本事的人,虽然府中的人说了您许多的坏话,但是婢妾却知道,外面那些传言定然不会错,二小姐真真是个有才能的人,婢妾发誓,若二小姐能救流花一命,后必当誓死效忠。

    五姨娘见田流苏有了些松动,忙开口表忠心,只要能救田流花,她什么事都是愿意做的。

    姨娘莫急,明起,就让五妹妹在她的院子中养病吧,没事就不要轻易出来了,府中很快就会变天了,待事平息之后,再让她出来。

    田流苏说着从怀中拿出一瓶药粉,到了些出来包在纸上递给五姨娘。

    姨娘若是信得过流苏,便将这药粉喂五妹吃下去,到时候五妹上会长一些斑出来,到时候将消息传到夫人耳中,夫人自然不会再将五妹送给那人做续弦,据说那人只要清白干净的女孩儿。

    二小姐也知道那人。五姨娘听她说的话,伸手接过那药包,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姨娘放心,这药只是会长一些斑,半个月后便会自行退去的,到时候不会留下任何疤痕的,还和现在一模一样,流苏既然敢给你用,也敢向你保证。

    得到田流苏的保证后,五姨娘才放心了,她拉着田流花又向田流苏磕了一个头后才离去了。

    大夫人果然如五姨娘所说的一样,第二天就叫了四姨娘和五姨娘去她的屋子中,说是要给田流心和田流花说亲,五姨娘却哭哭啼啼的说田流花不知为何一夜之间满长起了一层花斑,看着渗人,央求大夫人请大夫给看看。

    刚好这个节骨眼上便出了这事,大夫人怀疑的看着五姨娘,命人去请大夫,等大夫来了一诊治,果然如五姨娘所说,五小姐得了一种不知名的怪病,浑长起了一斑点,还有一个一个的小疙瘩,大夫诊治了半天也不能确认是什么病,只是开了一些消毒抗肿的药让她服用。

    这件事一出来,议亲的事便不能再进行了,大夫人只好下令等五小姐病好了之后再议。

    田流枫的生宴并没有大肆铺张的举办,田敬这次本来是要广邀京城的名媛贵族小姐们前来参加的,意在让田流枫选择一位中意的女子,但是田流枫却不同意,他只是将相府的小姐们请在最近京城里爆红的天府馆里吃了烤和海底捞,然后又在府中唱了一场堂会。

    田敬和大夫人虽然不满但已经承诺了要他自己办便也只好由着他就这样简单的过了生辰。

    三后,李掌柜查清了大夫人掌管的相府产业和铺面所亏损的全部账目明细,他在田敬书房中将账目呈给他过目,田敬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怒,最后忍不住将账本一把撕成两半扔在李掌柜的脸上。

    随即他大声吩咐田勇去请大夫人和田流枫。

    大夫人这几正在忙着填补账目亏损之事,已经焦头烂额,力不从心了,今好不容易将窟窿都堵上,却将她几年积攒的私房银子也花去了五六成,刚弄好这事还没歇一口气,便又接到田敬的通知,只好又匆匆来了书房。

    进了房中涌动着一股沉闷的气氛,田敬和田流枫都坐在椅子上一个气势汹汹的山雨来风满楼,一个风度潇洒的淡然坐着,手中捏着茶盏悠闲的喝着。

    田敬见她进来后眼神伶俐的看了她一眼,也低下头喝茶,目光中隐隐散发着怒气。

    母亲。田流枫站起来向她行了一礼后又自顾自的坐了下去。

    枫儿。她叫了田流枫一声,又转头看田敬。

    老爷,不知叫臣妾来有什么事?她看了这形心下纳闷,暗道银子亏损之事她已经补上了,这么短的时间内田敬应该不知道吧?

    夫人,府中的公中掌家之权一直在你手上,可出了什么纰漏?田敬稳稳的端着茶杯喝了一口,随即不在意的随意一问。

    老爷,臣妾自掌家以来,事事亲历亲为,从未出过差错,府中的姨娘小姐们的用度月银衣服头面水粉也都月月按发放,从不曾推迟延误的,老爷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臣妾吗?

    大夫人听田敬这话不对,不由得心中起疑,她严令亏损的店铺掌柜们不得将此事外传,难道终究还是有人传了出去,将这事捅到了田敬的耳中?

    我没有怀疑你,但若是府中出了什么事,你也不可隐瞒,要和我或者枫儿商量对策才好。田敬见她此时还一副无事人的模样,不由得心中有些烦闷,将话越发说的明白了些。

    老爷放心,我们相府的产业那都是繁华地段的一些铺面,近年来生意一直都很好,怎么会出什么事呢?老爷若是不信,可以将相府所有产业商铺的掌柜们都叫来当面问他们,他们对铺子中的况必定了若指掌,比臣妾都清楚。

    大夫人见田敬似乎也不确定的样子,大概也只是耳闻,并没有实际的去查看吧,想到自己已经将亏损都填补了上去,也不怕他查账,所以渐渐安下心来,她毕竟当了数十年的当家主母了,就算真的被他知道了,也就是说她几句罢了,还能怎么样?

    啪的一声,一本账册扔了过来,落到了大夫人脚下,田敬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也没工夫和她打花腔了,他都给了她机会让她自己说出来了,她还是在强行的狡辩,他顿时大怒将账册扔在了她的脚下。

    这是什么?大夫人见形不对,心中转着念头,想着应对之策。

    这是这一个月以来相府公中的产业商铺详细的亏损额,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铺中就亏损了十几万银子,这么大的事你为何隐瞒不报,而且还自己填上了窟窿?这些年来,你究竟瞒着我私吞了相府多少银子?

    田敬气冲冲的质问大夫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遇到银钱利益的纠纷时,即使是夫妻也可以一夜之间反目成为仇人,这种事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很常见的,更不用说在这样的大家族中,各自为利。

    大夫人弯腰捡起了那本账册,只翻开看了几页,便气冲上脑,忍不住一阵晕眩,田敬居然瞒着她私下将她查得一清二楚,不仅将十几间店铺亏损的具体银两数目算了出来,连她填补亏损的银子也查了出来,没想到夫妻这么多年,田敬背着她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噗一口鲜血喷溅而出,边丫鬟见她如此忙上前扶住了她。

    大夫人近为了处理亏损之事已经心力交瘁,刚缓了口气这事就被查了出来,若这事是府中其他和她有过节的人例如田流苏老夫人等人查出来,那她还可以鼓起勇气和她们一战,万万没想到是她全心全意了十几年为他奉献了一切的枕边之人如此待她,而且还怪怨她亏损了店铺,顿时心中急怒,忍不住吐血。

    这些子以来她顶着压力一边要查亏损的原因,一边又要填补账目,田流月是个不中用的,一点忙都给她帮不上,每只会要她帮着她筹谋各种事,田流枫更是和她不亲近,自从回来便躲着她,从来不会主动去看她一眼,她出了事只能和血吞泪硬撑着自己处理,然而她这么辛苦换来的是什么?

    从没有像此刻般心中冰寒与剧痛,她的心中也愤怒了。

    老爷,臣妾在府中十几年,事事以老爷为中心,以你的喜好为自己的喜好,以你的利益为自己的利益,甚至不惜替你背上黑锅,掌管府中中馈也从未出现过任何差错,如今就这一点事你居然派人背后查我?我将陪嫁的银子填补了损失,你居然还怀疑我从中贪墨?我即使这样做了,为宰相府当家主母,难道不应该有一点自己的体己钱么?

    唐婉蓉一开口便收不住话匣子,似乎要将这些年自己所受的委屈全部倒出来。

    再怎样,出了事你也不该隐瞒,这个月你是填补上了亏损,那下个月呢?若是损失更大,导致那些铺子都倒闭关了门,你拿什么填补?无知妇人。

    田敬见她居然不肯认错,还乖张的向他吼叫,顿时心中更加气怒了。

    我这样做还不是怕你担心么?我先填上损失,然后再派人暗中查找原因,等查出了亏损的原因再向您禀告,不是让你能少心些?

    大夫人毕竟掌家多年,此时她已经冷静了下来,若是因为这样影响到了她在相府的地位,那那些小妾们还有老夫人以及二房李玉凤还不巴巴上前来争夺掌家权?不,她绝不要这样。

    别再自欺欺人了,我就再让你看一样东西,田勇…田敬又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不多时,田勇又拿着一本账册走了进来交给大夫人。

    这是这几的营业况,与前几相比亏损增加了十几倍,照这样下去,根本撑不到月底那十几间铺子就要关门大吉,你想办法?你一个深闺妇人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大夫人没有翻看那账册,她盯着田敬冷冷的看了半晌。

    即使倒闭了,相府家大业大难道还却这十几间铺子的钱么?

    哈,好大的口气,你以为我宰相府是聚宝盆么?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物么?

    田敬虽然位高权重,但是一生财,对于钱财有着近乎执着的狂,上次大夫人只是管着的铺子小有损失便遭到他的一顿训斥足,更别说这次损失这么大了。

    老爷,既然您现在也知道这事了,那您准备怎么处理这事?

    大夫人嘴张了张,有满肚子的苦水倒出,但她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怎么处理,我怎么知道?如今这么久了,即使铺子亏损是有人幕后作,此时也必然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可查了。

    父亲,既然府中出了这么大的事,便将其他人也都叫来吧,让他们借此机会也吸取个教训。

    田流枫一直坐在椅子上旁听,始终不肯发表言论,大夫人连连看向他,目光中有一丝乞求他都视而不见,此时却突然插进来这么一句话。

    大夫人猛的看向田流枫,目光呆滞,有些不可置信,这真的是她的儿子么?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肯帮她也就算了,居然还落井下石,想让府中所有的人都来看她的笑话么?

    枫儿,你为什么这么做?你让府中的人都来,是让他们来看娘的笑话么?大夫人冷笑了一声,她此时已不复贵妇人的端庄高贵的形象了,与田敬一番对峙后如霜打的茄子不堪一击,对于田流枫也生出一股破碎的心寒。

    母亲,您做错了事,就要有承认的勇气,当年如此,现在…亦如此。田流枫并不回避她的目光,他抬眼淡淡的对上她,轻轻的开口。

    说完他并不容田敬考虑便吩咐田勇去请相府的各房人马,田勇对他的话如命是从,闻言急匆匆的去了。

    不一会儿,老夫人、二夫人,府中的姨娘及各房小姐都到齐了,大夫人的丫鬟雪竹偷偷的去向田流月说了田敬书房中的事,田流月带上自己的丫鬟婆子气急败坏的急匆匆而来。

    一进来,便见书房中坐满了人,其它的人也都到了。

    田流枫看了一眼到场的众人,最后把目光定在了田流苏上,只见她一青烟紫绣游鳞拖地长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静静的站在当地,一时间有些恍惚。

    大哥,爹爹,这是怎么回事?母亲这是怎么了?田流月一进来便看到了大夫人月白的裙衫上滴落着几点血渍,如点点红梅,不由得上前语气不善的质问二人。

    妹妹,要你在屋中好好学习女训女戒,你怎么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你这是什么口气?田流枫皱了下眉,不悦的开口。

    田流月听了田流枫的话本来还想争辩,却见他直直盯着她,一时又有些畏惧,最后只好回去站在大夫人的边。

    敬儿,你将府中的人都召集来可是有什么事要宣布?老夫人进来后对房中的形有些明了了,知道田敬必是有重要的事宣布才会将府中的人都召集到他的书房来。

    母亲,儿臣确实是有事要宣布。

    他看了一眼在场的人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只有田流苏低着头,脸上表淡漠,荣辱不惊,好像事不关己的样子。

    哦,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人也都已经到齐了。老夫人见果然是有事要说,不由得开口催促他。

    李管家,你将事的详细形当着大家的面说一下巴。

    李管家听到田敬的吩咐答应了一声走上前来将相府名下的十几间铺子亏损之事简单的说了一下。

    听完后,众人的啧啧声响起,大多数人脸上都露出幸灾乐祸的表,尤其是三姨娘,田流诗被人糟蹋后她多郁闷的心终于从大夫人上得到了些许的纾解。

    敬儿,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敢幕后打压我们相府的产业?老夫人虽然极力压着内心的欢喜之,但她还是一脸庄重严肃的问田敬。

    不知道,幕后之人做得天衣无缝,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根本查不出来,也许,是她经营不当造成的也说不准。

    田敬缓缓开口道。

    老爷,你既然将这么多人都叫来了,不就是要当着她们的面处罚臣妾么?不知道老爷要如何惩罚,是面壁还是足或者执行家法,就请老爷明示吧。

    大夫人听着老夫人欢喜的口气心中不舒服,仍然强硬的开口阻止了他们再继续说下去。

    哼,既然将她们叫来,自然是要当着她们的面惩罚你,好让她们心中也有个警醒,别像你一样。

    田敬缓缓开口。

    父亲,母亲为了相府累死累活,如今就犯了这么点错误,怎么能惩罚她呢?父亲,您行行好,绕过母亲这一次吧。

    田流月闻言急急的开口求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她犯了这么大的错,我不惩罚她如何能说得过去?一家不治何以平天下?如此,就以家法…

    父亲,母亲是相府的主母,怎么能以家法处置呢?田流枫即使站起来拦住了田敬的话。

    大夫人见田流枫如此,心中终于一松,高兴的抬起头,关键时刻自己的儿子还是想着她的,他这是替她求吧?

    哦,那你有和意见?田敬对田流枫向来言听计从,见他开口,便顺水推舟的将处置权交给了他。

    就让母亲交出掌家之权,好好的待在院子中安心静养吧。田流枫云淡风轻的开口。

    不…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大夫人便大喝一声,子一歪倒在了田流月的怀中。

    母亲,母亲…田流月一把扶住大夫人喊着她,众丫鬟上前又是推拿又是掐人中不一会儿将她弄醒了过来。

    不,流枫,你还是我的儿子吗?你怎么如此待你的母亲?你怎么能夺我的掌家之权?大夫人一醒来便绪激动的一阵嘶吼。

    你掌家这么多年,也该让贤了,这是我的决定,任何人都不得质疑。田流枫忽然浑散发出一股气势,那气势也是非常伶俐的,田流苏见他一瞬间散发出一股与平不同的气势,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脑中思索着。

    大哥哥,你怎么能帮着外人夺母亲的掌家之权?田流月扶着大夫人也大吼了一声。

    父亲,这事就这么定了吧,让母亲移交掌家之权,让府中的其它姨娘先代为掌管吧。田流枫不顾田流月的吼叫,转看着田敬道。

    也好,再将掌权之权交给她恐怕会将家业败光,就让你母亲交出掌家之权吧。

    田敬考虑了半晌,觉得也只能这样做了,那幕后之人分明是和大夫人有仇,对她加以报复才专门打压她掌管的店铺,也不知道她暗中得罪了什么厉害人物,让人点惦记上了她,要想令亏损的产业起死回生,就只能停止她的掌家权,流枫看得很明白。

    大夫人自然不知道田敬和田流枫心中所想,她气得几乎断肠,见大势已去,只能含泪吞血,呆呆的坐在当地。

    敬儿,不如让玉凤和府中的姨娘一起掌家,互相监督,就不会发生不公的事儿了。

    老夫人听到这里忙给田敬出主意,想要争夺掌家之权。

    田敬蹙眉考虑着,掌家之权是一定不能落到老夫人手中的,这一点他还是很明白的。

    父亲,大哥,流苏可以推荐一人,不知可否?正在此时,田流苏上前款款施了一礼,向座上的田敬和田流枫开口。

    二妹,你说。田流枫见她站出来了,面上有些高兴的道。

    老夫人和二夫人见田流苏站出来说话了,不由得对视一眼,相视一笑,觉得田流苏必定是要举荐李玉凤的。

    五姨娘子温婉,宽和大度,又识文断字,当能胜任。田流苏不看众人,不卑不吭的说道。

    什么?五姨娘只是府中的一个姨娘,论份和个丫鬟差不多,由她来掌家,她如何能压得住府中的奴才?

    老夫人见田流苏居然提都没提李玉凤不由得心中一气,便出声反对。

    祖母此言差矣,掌家之人要的是能有个公正的态度,宽和体恤下人的心和识文断字之才能,五姨娘这些条件都具备,如何压不住府中奴才?况且她有父亲撑腰,谁敢不尊她?

    田流苏并不苟同老夫人的意见,说了她自己的观点。

    二妹妹说的不错,如此说来就让五姨娘暂且代母亲掌家,由大妹妹和二妹妹从中辅助,她们也可以学学掌家之能,父亲觉得怎么样?

    田流枫这一招制衡术学得不错,他说完后田敬立即点头表示赞同。

    那此事便这么定了,明开始,你便向五姨娘移交吧。田敬又看了一眼大夫人,见她万念俱灰,仿佛如老僧入定般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对屋子里的形不理不睬,不由得心下也有些怅然,但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老夫人和二房本来听说了这事对自己颇有信心,以为这回终于能得到掌家之权了,没想到田流苏却不帮她们帮了外人,于是便对田流苏恨上了,对她也不理不睬。

    田流苏却不管她们,她给过她们机会,谁知道她们却贪得无厌,想做墙头草搅浑水,想将她捏在手里么?真是可笑,既然不能成为伙伴那便成为不相干的人吧,反正她在这相府中终究也不过是个过客,她来这里得到她想要的便会离开。

    大夫人被夺了掌家权后在交接过程中对五姨娘自然是各种刁难,但五姨娘都是淡淡的,隐忍的,无论大夫人对她冷嘲讽,打骂惩罚或者让她伺候她来出气,她都悉数按照她的吩咐做了,只是做完后还会继续向她讨要该交接的东西。

    经过半个月冗长的时间,交接工作才终于完成了。

    这一,五姨娘带着几个丫鬟给田流苏做了六衣裳亲自拿来给她,并拜谢她的援助之

    二小姐,多谢您救了流花,她上的斑已经全部退去了,也谢谢你向老爷和大公子举荐我,我向您保证,我会努力的。

    五姨娘恭恭敬敬的向田流苏施了一礼,将衣服递给她,让她查看是否合

    姨娘,这都是你该得的,掌家之权虽然风光,但是其中艰辛冷暖自知,你好自为之吧,我只是个过客,不会在府中太久的。

    对于五姨娘田流苏心中还是比较信任的,毕竟她救了田流花,帮她躲过了她被嫁给一个娈童变态的命运,这回她手中有了权力,子想来也不会再过得如何艰辛了吧。

    是,婢妾谨遵二小姐的教诲。

    什么教诲?我哪教诲得了你?不过,姨娘既然掌了权,别向母亲似的排挤其他的姨娘就是了。田流苏想到自己的母亲惨死,而大夫人现在才得到了这样的惩罚,自然是远远不够的,她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风光大嫁,让她心中的希望全部破灭。

    二小姐,婢妾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说。半晌,二姨娘等屋子里的丫鬟全都出去后,对田流苏说道。

    什么事,你说。

    二小姐可曾觉得大公子和大夫人还有大小姐的关系很微妙?

    田流苏不多看了五姨娘两眼,见她眼神清明,坦然自若,不由得开口道:是啊,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大哥哥有时候好像故意和母亲作对似的,难道姨娘知道原因?

    二小姐,有一次老爷在婢妾的屋中喝醉了酒,婢妾伺候他沐浴时他断断续续的叫着一个女子的名字,后来又说大公子已经长大了,似乎大公子并不是夫人亲生。

    五姨娘边回忆边向田流苏说道。

    什么?姨娘,此话当真?田流苏一惊,这些子萦绕在脑中的问题终于有了个突破点。

    是的,二小姐,婢妾那见大公子似乎故意多了夫人的掌家权,回去后便想起了那次老爷醉酒说的话,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自己憋在心里又实在是苦闷,婢妾现在已经将二小姐当做救命恩人与最信任之人,所以才斗胆告诉小姐的。

    这么说,大哥哥有可能不是母亲亲生的儿子?那他又是谁的儿子?难道是父亲和哪个姨娘生的?

    不像,老爷口中叫的那个女子名字好像是丽儿。五姨娘说完后便立在一边不再开口,等着田流苏给她一个答案。

    姨娘,此时万万不可告诉第三个人,若是传出去,那我们就再也无法在宰相府待下去了,而且还有可能招来杀之祸。

    田流苏抬起头郑重的交代五姨娘,五姨娘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几下了。

    说了这件事后,五姨娘告退了,田流苏的心中却翻起了浪花。

    过了两,五姨娘又给她房里送来了几个丫鬟,自她掌家之后,田流苏的院子一下子成为想府中除了老夫人和大夫人外待遇最好的地方,吃穿用度都是独一份,有什么好东西五姨娘都往田流苏的院子里送。

    这几个丫鬟都真的媚可,田流苏将侍书和冬青打发到外面做二等丫鬟,她们二人一个是老夫人的眼线一个是大夫人的眼线,她本来想处置了二人,又想给她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所以冷处理了二人,将新来的丫鬟选了两个填补了她们的空缺。

    其中有一个丫鬟的名字引起了她的注意,那丫鬟名叫小青,她记得云洛说过要派一个得力的丫鬟给她,名字似乎就叫小青。

    等五姨娘走后,她单独将小青叫进屋里来,果然那丫鬟一进来便跪在地上向她磕头,口中叫道:世子妃。

    小青,是世子派你来的?田流苏试探的问出口。

    是,奴婢上次犯了大错,刚刚接受完处罚,世子便拍奴婢来报到了。

    田流苏仔细看了看这丫鬟长得很美,大大的眼睛,翘的鼻子,眉眼如画,一派天真烂漫,很讨人喜欢。

    小青,你来的正是时候,前两我还在天天念叨你呢。田流苏忍不住说道。

    世子妃,小青上次犯了大错,对不起你。小青其实并没有见过田流苏,田流苏刚成亲住在别院,她去看着田流苏的时候她已经逃走了。

    你对不起我什么了?来了就好,以后,我要依赖你的地方还多着呢。田流苏见她子活泼,不由得心中喜欢,对她也亲近了许多。

    雪菱挑帘子进来,见了二人有些不明所以,小青一件她,忙跑过去一弯腰行了个礼道:雪菱姐姐,我早就听青离哥哥和墨离哥哥说过你了。

    雪菱也知道小青要来的事,这下见了她立马就明白了她是云洛的派来的人,不由得牵起她的手打量了半晌,也欢喜不已。

    好了,你们以后在一起的子还多着呢,小青,我现在便有一件事要你去办。田流苏笑着道。

    世子妃,什么事?你说。小青叫惯了她,一时改不过口来,田流苏也由得她,反正这也是迟早的事。

    border=0clss=imgecontent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田园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