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出府遇盯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冰洛 书名:溺宠田园妻
    大夫人当即命人请来了大夫给唐嬷嬷治伤,她的脚被烧的很厉害,还好没有烧断筋骨,都是皮外伤,大夫将她脚上的脓疱全部挑破,又刮出被烧焦的,有的地方几乎见到了脚骨头,伤药的过程中唐嬷嬷几次痛得昏了过去,大夫人和丫鬟们在旁边看到那吓人的伤口也心中害怕惊悚,连那大夫大概也是第一次处理这样惨绝人寰的伤额头上数次沁出汗水。

    整整折腾了大半的功夫才将唐嬷嬷的脚包好,大夫临走时嘱咐她卧静养,不得下地,怎么也要躺上半月二十天才能好,还好她这伤虽然看着严重但都是皮外伤,要是坚持每换药清理伤口细心医治的话也只是长出新的过程。

    大夫人应下命丫鬟将大夫送了出去,转回来看着躺在上的唐嬷嬷,说了好多安抚她的话,唐嬷嬷伤口疼痛只是迷迷糊糊的点头答应,大夫人见她如此状态也心烦意乱,拨了几个丫鬟好生照看她,便出了她的屋子回了自己的兰香苑。

    母亲,嬷嬷怎么样了?田流月听说唐嬷嬷受了伤,急急赶来探视,唐嬷嬷是她的娘,自小对她也十分疼,所以她对她的娘还是很有感的。

    大小姐,老奴没事。唐嬷嬷躺在上呲着牙缓缓道。

    嬷嬷,到底怎么回事,那些丫鬟也说不明白,你怎么会受伤的?田流月看了一眼她那包的厚厚的脚,不由得急道。

    大小姐,夫人,二小姐好像不知从哪儿学会了武艺,今老奴本是要让她跨火盆的时候受伤,好歹也要她出出丑的,但是老奴快要跨过去的时候突然脚抽风失足跨在了炭火中,而后老奴以为我在下人的搀扶下犹自不能跨过去,那她一个乡野村妇更不可能办到,谁知她居然在火盆上飞而起似乎施展轻功跃了过去,所以老奴断定她一定是在乡下的这些年习了武艺。

    唐嬷嬷心中虽然有所怀疑,但是由于脚上疼痛的太厉害,心中烦闷,所以一时顾不上和大夫人及田流月说此事,此时大夫给她伤药包扎过后她的疼痛已经有所缓解,于是又想起了这事,将这事说了出来。

    什么?她会武艺?大夫人冷的开口。

    娘,嬷嬷说起这事女儿也想起来了,上次女儿带着府中侍卫前去围攻她的时候,她的确是有些手的,而且还不弱,若不是我用那两个小野种威胁她,她一时还不能束手被擒。

    如此说来,她定是故意令嬷嬷受伤的了?大夫人恨恨的说道。

    娘,女儿讨厌死她了,快想个办法将她赶出去吧,女儿一天都不想看到她。田流月想起田流苏便向吃了苍蝇般,恳求大夫人将她轰出去。

    你以为我愿意让他留在这里么?即使是你父亲也是不愿她留在这里的,但是现在没办法啊,这是皇帝亲自下的圣旨让她回来的啊,皇上的旨意,谁敢违抗?

    娘,那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她整在我们跟前晃悠么?

    哼,美死她,放心吧,娘亲已经开始在暗中安排了,她既然有胆子回来,那就别想再出去了,我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有去无回,你现在表面上要装作对她宽和的样子,千万不能和她正面起冲突,以免影响了你在京城的声誉,知道了么?要知道,你爹可是要让你嫁入皇室中的,倘若将来你嫁入皇家,她还不是任你揉圆搓扁?所以,现在要忍一时之气。

    大夫人语重心长的教导田流月,她心中气闷,她这个女儿自小被骄纵惯了,尤其在府中是唯一的嫡女,其它庶女都是她的陪衬,本来她就长得天姿国色,素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此次田流苏回来名声大震,隐隐有盖过她的势头,这让她心中怎能甘心?

    知道了,娘,女儿会谨记您的教诲的。在大夫人一番劝导下,田流月也慢慢平静下来,她属实不是笨人,相反还聪明的紧,只是有时候她骄纵的子影响了她的智商,平复下来心后,她的聪明才智也并不差的。

    恩,记住,任何时候,你都要保持一个相府嫡女的良好形象,为京城女子做表率,她现在只是一时的风头,慢慢的便会消失无踪,她一个别国的舞姬生的庶女岂能和你相比?过几,你便下帖邀京城的贵族小姐们来府中小聚,到时候使个计策让她在人前出丑,这样让别人将她的名流传出去,慢慢的她的名声还能好么?

    对呀,娘,女儿知道了,嬷嬷,您好好养伤,我这就回去准备了。听完大夫人的话田流月安抚了下唐嬷嬷,高兴的和大夫人道别,她要回去罗列京中贵族小姐然后亲自抒写帖子给她们。

    小姐慢走。唐嬷嬷再怎么也是个奴才,大夫人和田流月如此关心她已经是天大的面子,听到她的话她连忙仰起脖子欠起子向她道别。

    田流月走了之后大夫人嘱咐了一番也回自己的院子中去了,她这两还有一件大事要忙,便是相府唯一的嫡子田流枫要回来了,他五年前便已经出府游学,直到前些子才传回消息来说不即将进京回府,她五年没见儿子了,自然要张罗着人给他安排住处,训练丫鬟仆人,置办各种常用的东西,想到这件事,她这些天因为田流苏导致的郁闷心终于缓解了些。

    田流苏此次风风光光的回来,不到三天时间京城就已经传遍了,宰相府的二女儿田流苏被相府弃于甜水村三年多,不仅没有令她活不下去,相反她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在村里发家致富,带领村民脱离贫困,还被选为了秦家庄数百年来流传下来的神授村长,上任后为村民做了许多好事,此次垅城和洛邑发生天灾她又培育出了神奇的种子捐献给皇上,皇上龙心大悦,特地准许了她与长安王世子和离,再由宰相大人和宰相夫人亲自去接回。

    人们对于田流苏的传言都是正面的,没有丝毫负面的传言,一切不好的事都被变成了好事,唯一一件不好的事云洛和她和离的事却被悄悄的遗忘,好像她还是个待字闺中的少女从未嫁过人一般,京城中并没有关于她和离的传言,她此次一朝回京风头便盖过了才名与美名并存的京城第一美人田流月也盖过了京城其它贵族小姐们,一时间京城大街小巷茶余饭后谈论的都是田流苏的事迹。

    田流苏回府后哪儿都不去,她在等待明月教的消息,他们劫走安安乐乐后说等她培育出新种子来京城,她回来已经三了,这三她足不出户没在相府中走动,就是在等他们的消息,据他了解,明月教是个十分强大的教派,既然让她来京城,那一定会掌握着她的行踪,她到这里都三天了,他们还没有消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心中挂念两个孩子,又想到有如画和雪灵狐伴着二人应该不会出问题,况且他们现在在明月教中反而有好处,她若是将两个孩子领回来必然会遭到府中人的辱骂,那样会对两个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伤害而且跟着她还会很危险,若是她将孩子送入长安王府又名不正言不顺,所以他们此时待在明月教反而比跟着她安全,因为她心底里始终相信,明月教教主不会害两个孩子,想到这些,她也就释然了。

    此次回相府,她已经不是以前的田流苏一无所有,是个任谁都可以捏圆搓扁的卑庶女,每次危急关头都需要文熙来救,她除了有皇帝亲封的容华县主的封号还是甜水村的村长,最重要的是她手中捏着新型种子的培育方法,这是任何一个朝代都最需要的东西,只要她手中捏着这个东西,连田敬也要让她三分,她若猜的不错,皇帝为了安抚她得到她手中的种子,一定会让田敬好好待她的,所以她在相府若是出了事,田敬一定首当其冲会被问责。

    想通了这一点,她就释然了,她正在屋里左思右想分析着各种事的时候,田敬领着李公公往她的明珠阁而来,李公公后还跟着一群宫人抬着一堆箱子。

    流苏见过公公,见过父亲。

    二小姐免礼吧,咱家今是奉了皇上的圣旨来给你发赏赐的,快快将这些东西都接收了吧。

    是,多谢公公,田流苏说着从雪菱手中接过一个大银锭子交给他,李公公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见分量很足,高兴的道了谢收下了。

    流苏,这些都是皇帝御赐之物,千万要保管好了,你是要自己保管还是要放在府中的库房里让你母亲帮你保管?

    皇帝御赐之物自然都是百里挑一的好东西,田敬看着那几大箱子的东西不眼馋,他有个毛病,便是特别贪财,喜欢奇珍宝物,宰相府里的宝贝多的数不胜数,但他仍然觉得不够,经常到处搜刮宝贝,朝中官员大多知道他的这个好,所以有事相求的时候都投其所好,他也收集了不少的珍贵字画文物。

    父亲放心,这些东西乃是御赐之物,女儿自然要自己好好保管,所示损坏或者被人偷窃,那女儿的罪过就大了,所以便不老父亲费心了。

    田流苏心中暗恼,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连这么点东西他都想贪占,偌大的宰相府还没这么点东西么?

    既然东西送到,那自家便回去复命了,田大人,皇上来的时候还问二小姐在府中住的可习惯,要你好好看待她,咱家顺便将皇上要带的话也带给你了。

    公公放心,她是本相的女儿,本相自然会好好待她。

    田敬见李公公言辞中对他颇有些不恭,不心中恼怒,说话也有些不客气。

    李公公见状施了一礼一挥手领着宫人离开了,田敬看了看田流苏轻哼了一声也跟着离开。

    田流苏撇了撇嘴,转头吩咐雪菱和绿袖绿竹几个丫鬟将箱子里的东西全部登记造册然后放在她院子中的偏房之内,这些赏赐来的真是太及时了,她现在真是需要钱财的时候。

    雪菱领着几个丫鬟打开箱子都忍不住惊叹出声,箱子里面有金银珠宝、簪环首饰,明珠翡翠,绣缎衣料各一大箱,雪菱高兴的和几个丫鬟忙着张罗着这些宝贝,皇宫赏赐下来的东西果然不同凡响啊。

    田流苏心中知道这事皇帝对于她捐献种子给她的贿赂,他这样做无非是想得到粮食种子,她暗道这皇帝还聪明,懂得提前贿赂她,粮食种子若是培育出来就凭这点赏赐可是远远不够的。

    在府中休息了几天,一直没收到明月教的消息,田流苏坐不住了,这一她派侍书去禀报大夫人她要出去逛街,准备去街上打探打探消息,大夫人也没拦着她,只是例行公事的让她早去早回。

    她换上一素净的散花如意云烟裙,将皇帝赏赐的碧玉玲珑簪插在头上做点缀,脸上遮着面纱一番装扮之后便领着雪菱和绿竹绿袖出了门,她们走后,田流月从暗处出来对着她的背影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

    田流苏几人出了宰相府便往京城的繁华地段而来,只见这里一如她上次来的时候闹,街上车水马龙,各种小商贩络绎不绝,沿街叫卖,有卖古董字画的,胭脂水粉的,头面首饰香囊的的,各色小工艺品精美无双,街边店铺林立,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一派繁华景象。

    田流苏和几个丫鬟慢慢的走着,逛着,看到喜欢的东西便随手买下来,不得不说,逛街购物是女人的天,这是任何一个时代的女子都执着的事,逛着逛着她便忘记了自己的初衷,真的专心致志的逛了起来。

    逛了一个来回,雪菱和两个丫鬟手中就捧满了各种东西,绿竹对田流苏道:小姐,买了这许多东西够了吧,我们三人都拿不下了。

    田流苏抬头看了一眼,见这里刚好是一间酒楼,此时正值中午吃饭的时间,这里却冷冷清清人也不多,不有些奇怪,她听到绿竹的话看了她一眼轻声道: 这才逛了多久啊,这街才逛了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没逛呢。

    说完便停下来扭过头,指着不远处两个百姓打扮的孔武有力的大汉喊道:喂,你们两个,还不过来那东西?跟了这么长时间,好意思一直空着手么?

    雪菱听了急道:小姐,怎么能让陌生男子帮我们拿东西呢?

    田流苏一笑道:陌生人?他们才不是陌生人,若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应该是相府中的侍卫吧?想盯我的梢,回娘胎里重新生一回再来吧。

    田流苏故意太高声音向着后面那两个大汉大声说道,那两人见田流苏居然识破了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漏了陷,他们二人平里的跟踪技术不差的,居然能给她这弱女子发现,真是丢了他们的招牌。

    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便也不再装腔,二人垂头丧气的走过来,看着田流苏冷冷的带着一丝嘲讽的面孔有些慌乱的道:二小姐,属下不是盯梢,是相爷怕你出意外,派我们来保护您的。

    一个圆脸看起来有些讨喜的侍卫笑着向她解释道。

    保护?若真的要保护我,用得着这么偷偷摸摸的吗?她翻了个白眼不再搭理二人,示意三个丫鬟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二人。

    雪菱听说二人居然是跟踪她们的,顿时心中也明白了些,她一把将东西尽数塞入一人的手里,然后转跟着田流苏走开,那两人手中捧着满满一大捧东西无奈的向街边的小贩要了两个大袋子,将东西都装了进去,一人背着一个跟在几人后头。

    田流苏瞧着笑道:以后盯梢不要跟的那么近,容易暴露目标,要迂回跟踪,跟踪术都没学过吗?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当上相府侍卫的,就你们这样的酒囊饭袋,也就是搬个东西还差不多。

    两个侍卫瞬间成了搬运工,还被她嘲笑一番,顿时羞愤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面面相觑半天,没办法还是跟在了她们后。

    ------题外话------

    感谢olj1票,么么哒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田园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