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赈灾良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冰洛 书名:溺宠田园妻
    田流苏见二人有些对峙的样子,看了云洛一眼,见他盯着孙明玉,眼中有一丝怀疑,轻声咳嗽了一声,云洛顿时收回了目光看向她。

    你们说完了么?她扬了扬手中的信。

    我们刚好说到了明月教。云洛淡淡的开口。

    明月教?难道孙大人也知道这个教派?田流苏对教派很感兴趣,见孙明玉也知道这个教,不想通过他了解的更多一些。

    世子,世子妃,实际上,这个教的影响力已经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民间有很大一部分知道这个教派,而且对这个教派很了解。

    孙明玉见云洛什么事都不避着田流苏,也不再躲闪,直接说出了他的看法。

    那孙大人对此教了解多少?云洛定定的看着他。

    下官对那教并无好感,但是明月教在民间确实口碑很好。

    孙大人了解明月教的底细么?田流苏此时插嘴问道。

    不甚了解,据说明月教的教主很神秘,教中一切事物都由左右使者代理。

    田流苏点了点头,和他们在茶楼听到的差不多。

    你方才说明月教无条件捐给垅城一万石粮食用于救灾,那如何联络他们教中之人?云洛踌躇了一会儿问道。

    他们派人送信到衙门说我们若是有意接受他们的粮食,可以写一封信放到城西破庙里,自然会有人通知教中之人,然后他们教中首领会和我们联络商谈的。

    好吧,眼下也没有其它办法了,不如就写一封信和他们联络吧,本世子也想看看这教中人物到底是怎样的牛鬼蛇神,拥有通天本领?

    是,那下官尽快派人送信去西郊破庙,等待他们教中之人出现。

    孙明玉见云洛开始本来不屑和这样的教派接触,但是后来却又答应了,不有些奇怪他为何会变得这么快。

    恩,如此甚好。云洛说完转头看着田流苏,田流苏将手中拿着的信交给孙明玉,让他转给那会种田之人。

    孙明玉见事都已经商量的差不多了,便起告退,云洛摆了摆手让他自去。

    孙明玉走后,田流苏坐了下来,见云洛眉头紧锁好像是在想什么,不由得轻笑一声。

    什么事这么纠结,难道这世上还有让你为难之事?

    流苏,那明月教恐怕不是个省油的灯,他们借此机会向官府衙门捐粮食,恐怕会由此搭桥,和官府搭上关系。

    云洛表严肃,说得一本正经,这也是他起初不愿意搭理那明月教后来又令孙明玉去和那教中之人接头的原因,他要搞清楚他们和官府打交道的目的,要知道自古朝廷和江湖之间的关系是十分微妙的,二者各自为政,互不干涉,朝廷友朝廷律法,江湖有江湖规矩,朝廷对于江湖人物一般是采取招安和放任的态度,而江湖对朝廷也是敬而远之,一般离得越远越好,而这明月教的做法似乎想和官府搭上关系,这就不由得他打探一下他们的目的了。

    他们和官府搭上关系能做什么?田流苏也颇觉得诧异。

    目前还不知道,总之,这个教一定不像他们表面做出来的那样,内里说不定有什么重大隐

    真是谋论者,管他如何,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再说这也是朝廷的事,你只管做好你赈灾的事就是了,管那么多干嘛?

    田流苏有些不耐烦。

    恩,不想了,等接头以后再说吧,对了,你写了什么东西给那会种田之人?云洛方才听她的话一副有成竹的样子,也有些好奇她会如何让那人主动见她。

    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投其所好而已。田流苏笑了笑并不答话。

    今早起领着两个孩子逛了半天,回来又接见垅城治下官员忙了一整天,二人都有些累了,好在今的事也完成了,二人道了安便回屋早早歇着去了,明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第二一早,田流苏刚起梳洗完毕,便听雪菱进来说孙明玉在驿馆前厅等着要见她,她心中暗道,难道是那种田怪人已经答应见她了?

    驿馆丫鬟已经端上来早饭,田流苏匆匆吃了几口便收拾完毕出去见孙明玉。

    田流苏今特意装扮了一番,一冰蓝色撒花软烟罗裙,头上插一把玉色琉璃簪,衬得明媚靓丽,到了前厅,她款款而入,见孙明玉正焦急的走来走去。

    孙大人,可是那种田怪人同意见我了?田流苏心道能让孙明玉一大早便焦急的单独来见她必是为了这事,不会是其它事。

    世子妃,正是。孙明玉见她到来,先向她行了一礼,然后才嘴角一抽答应了一声,种田怪人?。

    他如何说?田流苏没想到那人居然这么快就答应见她了,不由追问到。

    昨下官一回去就将您写的那信命人送到后院阁楼中,不想他刚好在,他看完信后立即就让下人顺便捎话说让我转告您今让您去见他。

    哦?这么巧?他有没有说让我去哪见他?

    有,他说让您去衙门后院的阁楼中相见。

    孙明玉看了田流苏一眼言又止,田流苏猜度着他一定是好奇她信中写了什么,她只是将自己在《百科农经》中遇到的难题写了下来虚心向他求教求解答,她知道那人若是研究出了新型种子,那对她的问题一定很感兴趣,即使他回答不出也一定会见她的,果然她赌对了。

    但是这事她却不能对孙明玉说,因为那经书中的东西太过逆天,而且她说了他也听不懂,只会一头雾水,所以她对他的表视而不见。

    好,你先回去,我一会儿就过去。田流苏心道这事要和云洛说一声,否则依他那吃醋的子回来又要闹。

    好,下官让侍卫留在这里,待会儿世子妃准备好便让他领着您去吧。孙明玉见她如此终究没问出心中的好奇来,将话送到后也不再逗留,起告辞。

    孙明玉走了之后,田流苏回屋收拾了一下,唤来了青离问云洛在做什么,青离说他在批阅从朝廷传来的密函,她让青离转告他一声便领着雪菱和驿馆的两个丫鬟直奔知府衙门后院而来。

    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人,她见云洛的房间昨夜灯火通明,彻夜不息,看来这次赈灾之事颇为复杂,他心中一定焦急粮食问题,但那明月教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想来云洛最终还是不会用他们的粮食的。

    她即使能培育出新型种子,粮食收获期最短的农作物也需要两个半月,对于这些已经支撑了数月的灾民来说他们实在是等不了那么久了,昨夜睡到半夜她突然想到一个缓解灾的法子。

    她心中隐隐觉得孙明玉说的那人一定能给她解答一些疑惑,若真是这样,那她便有可能在半个月之内培育出一批抗旱抗涝抗寒抗虫抗病毒的蔬菜种子,她昨夜已经罗列了这些蔬菜的名称,若是能培育出书中所说的种子,那这种子对于土壤地质尤其是气候便没有了要求,只要是常年耕种的土地都能种植,而这些蔬菜最大的优点便是生长期短,从播种到收获最快的只需要八到十二天。

    她计算了一下子,甜水村村民们种下去的番薯那时候已经结了果实,勉强可以挖一些了,番薯高产,他们只要留下一部分自己吃的和交租子的继续生长,到时候可以将剩余的卖给云洛和文熙当做赈灾粮,番薯和蔬菜混着吃垅城和洛邑的灾便会得到缓解,然后她再培育粮食种子,若是她能凭借着这个一举成名,引起朝廷重视,那到时候她就会大大的赚一笔。

    她心中边想边领着几人跟着先前孙明玉留下的侍卫不知不觉就到了知府衙门后院阁楼,这里离她和云洛居住的驿馆并不是很远,只隔着一条街。

    知府衙门后院修得很大也很富丽堂皇,不愧是富庶的城镇,这里的修建装饰美轮美奂,花园中种着各种应季的名花品种,假山林立,亭台楼阁,池塘水榭,田流苏方才一路走过来的时候故意放慢了脚步欣赏了一下这里的美景,暗道这知府大人也是个会享受之人,这知府衙门建造的一点都不比京中的那些大官们的府邸差,最起码比宰相府的建筑就气势了许多。

    她站在那人住的阁楼前,只见这座阁楼建得很高,矗立在一片花海树木之中,可谓是万绿丛中一点红,建造得也很是精巧美观,人若是站在最上面整个垅城的景象大概都能看得到。

    真是个怪人。田流苏撇了撇嘴,大概他是那种孤芳自赏之人,所以喜欢站在高处俯瞰天下人,所以才住在这么高的阁楼中吧。

    田流苏揣摩了一下他的心思,如此高人大概不希望她见他的时候跟着很多人吧,要不然也不会连知府孙明玉都没见过他的真容,孙明玉起初还说人家是他麾下之人,搞得她还以为他是听命于孙明玉的,也真敢吹,人家明明就是个悬壶济世的江湖大侠,他这知府衙门人家想来便来,想走边走的吧?

    她让雪菱和驿馆的两个丫鬟柳红柳玉留在下面,自己单独上了阁楼。

    到了门前的时候她抬手轻轻敲了敲门,半晌见里面没有传出人声,便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前厅中的陈设很简单,但是家具摆设及陈列用品都十分奢华,一桌一椅都是用金丝楠木雕成,她看了一圈没见到人,不由得暗自嘀咕,难道是被耍了?放她鸽子?

    来了就找个地方坐吧。一个邪肆狷狂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虽然张扬但是声音很好听。

    田流苏一怔循着声音望去,只见靠着窗户边摆着一段紫檀木制屏风,屏风后面放着一张贵妃榻,一人斜卧于榻上,长发沿肩披散下来,整个人躯线条流畅,有一种风流倜傥的慵懒风,暗影倒映在屏风上引人遐思,不知后面榻上之人是如何的风迤逦。

    她方才匆匆看了一圈并没有注意到屏风后还另有天地,此时听到他的声音才注意到,看来这人还真的不愿意别人看到他的真面目,特意用屏风挡住了自己的目光,她心中暗暗猜测听这人的声音看这人的段应该也是个风流倜傥之人,既然不是丑八怪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你就是那种田怪人?田流苏见他不肯以真面目示人,顿时对他的好感降低了几分,说话也带着几分揶揄。

    不是。那人似乎轻笑了一声,缓缓开口说道。

    那你约我来这里做什么?种田怪人在哪里?田流苏一愣,她就说嘛,看这人在屏风后的影子不像是个会种地的人,那他见她做什么?她有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于是有些不高兴。

    我不是种田怪人,但垅城的新型种子确实我研究出来的。那人说话带着一些恶趣味,似乎这样逗弄田流苏很高兴。

    田流苏脸一红,却不是因为羞愤,而是因为气愤,她这是被摆了一道吗?怪她叫他种田怪人了?她瞬间恨不得奔过去将他从榻上拽下来,这对待客人的方式也太奇葩了,她红着脸站了半晌,吁了口气开口。

    好吧,那请问阁下怎么称呼?恕小女子方才无礼了。田流苏是个能屈能伸之人,既然他介意她叫他种田怪人,那她道个歉也没什么。

    这还差不多,我叫秦轩阳。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田园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