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受灾真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冰洛 书名:溺宠田园妻
    帮他谋划的人?是谁?我父亲在朝中势力强大,盘根错节,还需要别人帮他谋划吗?

    田流苏皱起了眉头,光一个田敬便将朝廷搞得乌烟瘴气,连皇帝都得让着他三分,若他再有一个帮忙出谋划策之人,那岂不是如虎添翼,天下无敌了?

    他们应该不是同盟,只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云洛捏着茶杯在思考着。

    那和我父亲同谋之人必然也是朝中掌握大权之人了?否则谁会有那个本事压着如此重要的奏折不上报?

    恩,的确如此。云洛说完站起来,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

    田流苏将两个孩子从椅子上抱下来,一左一右的拉着他们跟着云洛往出走。

    我们回去,这下可以接见垅城百官了,想必洛邑那边和这里的况也差不多,文熙一定能处理好。云洛看了田流苏一眼,看她的反应如何。

    恩,文熙是要从那边的富商大户中捐出钱来另外购买粮食,不知此事他行不行得通?

    放心,我已接到消息,他今也在洛邑接见贾含章及他治下的官员,相信是成竹在才会如此做,别小瞧他的能力,他的事连我都知之甚少。

    云洛见田流苏一副为文熙焦急的样子颇有些懊恼,每每想起她们青梅竹马长大的谊便心中嫉妒愤恨不已。

    田流苏瞟了他一眼,再未答话,领着两个孩子跟着他默默的走了出去。

    垅城官员被青离和墨离赶出驿馆之后仍然不死心,众人衣不解带轮番换班守在外面整整一夜,第二一早穿戴整齐来到驿馆门口等着云洛接见他们,谁知上三竿仍然没见到他的踪影,不由得怒气冲天,一个商户模样的人冲到驿馆门口大声嚷嚷起来。

    钦差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垅城去年便遭了灾,知府大人上报朝廷后朝廷一直迟迟不肯拨赈灾粮食下来,今年好不容易派来了您,而您到了灾区后却对垅城治下的一众官员和商户避而不见是什么意思?您是真的来赈灾的么?

    那商户嚷嚷的声音很大,就算里面的人正在睡觉,也被他这如钟声洪亮的嗓音给吵醒了。

    大胆,你一庶民居然敢对钦差大人如此无礼?大人想什么时候见你们便什么时候见,难道他的事还要你们来决定不成?

    青离毕竟跟在云洛边多年,一言一行也学了他的两三成颇有气势,他这样义正言辞的一出口,那商户便呐呐的低语了几声又退了开去,毕竟他只是个平民百姓,是没有资格对着当朝钦差大呼小叫的。

    钦差大人到底什么时候接见我们啊?知府大人昨夜忧心垅城灾整夜未睡,积劳成疾,钦差大人却好好的安睡,这像什么样子?一位官员开口质问青离。

    这人一开口,外面的人都沸腾起来,他们在垅城待了这么长时间几乎天天要压制着灾民们,防止他们发生暴动,好不容易盼来了钦差,却又见不到他的人影,这些人顿时不淡定了,纷纷冲上来拍打着驿馆的大门,想要强行进去见云洛。

    云洛和田流苏回来的时候,外面正闹得不可开交,垅城官员几乎要破门而入,青离和墨离还有钦差卫队尽力拦着,不让他们进来,这些官员真正闹起来也让他们头疼,打不得关不得,只能和他们对峙着。

    进屋后,云洛和田流苏迅速换过衣服,然后他让田流苏领着两个孩子,他起去了外面。

    青离,外面什么人在喧哗?好生厌烦。

    云洛故意装着刚睡醒的样子站在门口向院中堵大门的青离淡淡开口。

    听到云洛清冷的声音,一众官员顿时冷静了下来,他们在外面闹了这么长时间,云洛都无动于衷,他们原本还以为他不在呢,所以才叫嚣着想要闯进去一探究竟,不想他居然在,而且还如此沉得住气,那么长时间不现,顿时有些后怕起来。

    大人,这些官员破门闯入,我们拦都拦不住。云洛此时是钦差大臣,所以青离也称呼他为大人。

    哦?素闻垅城知府孙明玉驭下严谨,治下官员也都精明能干,持重有礼,今一见果然传闻不可信啊。

    云洛虽然低沉冷淡,但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冷意与强大气场却不容忽视,众官员虽然人在门外,与他隔着门,都能感到一丝冰冷传出来。

    你们怎么在这里?都退下!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怒喝,众人纷纷回头,只见孙明玉一官服,丰神俊朗的站在驿馆门口,后跟着一群衙役。

    知府大人。众人见孙明玉到来,纷纷停止拍门,都转向孙明玉行礼。

    本官昨夜彻夜研究缓解灾方案,没工夫理会你们,今凌晨觉得困顿稍微眯了一会儿,不想你们就私自集结来此闹事,真是岂有此理,本官平里是如何教导你们的?

    孙明玉声音有些沙哑,双眼泛红,看起来真的好像一夜未睡的样子,众人被他一喝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这知府大人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是状元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这几年垅城在他的治理下益富强,官员和百姓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大多官员对他也是打心眼里佩服的。

    孙明玉见官员们低下了头,瞥了一眼不再看他们,对着门施了一礼道:不知钦差大人昨夜歇息得可好?今一早下官接到衙役来报,说北郊的灾民聚众闹事,砸了本城一家大户的粮铺,抢了粮食,那户家主已经告到府衙来了,既有钦差大人在此,下官也不好做主,所以前来问问钦差大人对此事的意见。

    云洛站在里面听得明白,心道这孙明玉果然不简单,他这样来问他明着是对他的尊敬,实际上却是将难题丢给了他,使他不能再避而不见,而自己这次来并没有从京中带来赈灾粮食,而是要从当地的粮库中开仓赈粮,再就是从当地富户中征集一部分粮食,他此时还没查明当地的粮库中究竟有多少存粮,那批以朝廷征集军粮的名义被征收走的粮食又去了哪里,岂能轻易见他?

    他皱着眉头思忖了半晌又逐渐的舒展开,总归是要见他的,根据他们上午打探的消息,这孙明玉应该是有难言之隐,且听听他如何说再做打算,云洛心中计议已定,转走向驿馆的议事厅。

    青离墨离,将门打开,让孙知府和垅城官员都进来吧。

    云洛走向厅中主位坐下,他没打算去府衙接见他们,这议事厅屏风后连着田流苏的住处,他们在这里议事田流苏站在屏风后便能听到,皇上特意下令让她跟着他,可以在赈灾过程中提出建议,所以,这些事他都有必要让她知道,虽然,他可以让她和他一起接见他们,但是他私心里不想让她的容颜被别人所窥,所以便想了这样的办法。

    门外的人听到云洛让他们进去,也并没有怪罪他们私闯驿馆之罪,都齐齐舒了口气,迅速在外整理了一下仪容,分成两列跟在孙明玉后走了进来。

    龙城知府孙明玉率之下官员参见钦差大人。孙明玉领着众位官员向云洛跪下行大礼。

    孙知府及各位官员请起。云洛抬了抬手,不见十分络,也不见很冷淡,只是摆着一副官腔。

    众人听了他的话齐齐站了起来。

    田流苏站在屏风后从不引人注目的角度悄悄往孙明玉的方向看去,见他年纪不大,居然十分俊朗,材欣长结实,目光冷峻,没有文官应有的文弱之气,居然有点武官的样子。

    孙明玉抬头看了一眼座上的云洛,见他气质超然,如明珠美玉般风华绝代,被他的风采所慑,又低下了头,不经意的他往田流苏藏之处瞥了一眼,露出意味不明的神色。

    孙知府,皇上这次派我前来是为了垅城遭遇大旱之事,许我便宜行事的权力,你将垅城的况先详细的汇报一番吧。

    云洛并不绕弯子,开门见山便直奔主题,孙明玉这样的人,是很聪明通透的,若是和他绕弯子,他也许会举得他有别的用意,在述说的时候便会打折扣。

    是。孙明玉听云洛说皇上许他便宜行事的权力,心中便一震,看来皇上对云洛是十分信任的,便宜行事这个权力说起来轻巧,但是用起来权力很大,他斟酌着到底该不该将实全部向他和盘托出?

    孙知府,皇上对此次垅城和洛邑受灾的事心中存有疑虑,你和洛邑府尹贾含章上报的奏折被压了下来,知道前些子才报了上去,所以朝廷的赈灾令迟迟未发下来。

    大人,请恕微臣死罪啊。孙明玉一撩官袍跪了下去,背脊直,有一种宁死不屈之态。

    有什么隐你便光明正大的直说,本官在这里,定能保你无忧。

    垅城并不是大旱,相反今年还是大丰收。孙明玉略微有些激动的说道。

    恩?如何说?云洛急道。

    下官麾下有一位十分懂得种田之人今年研究出了新型种子,下官命人将种子免费发放给垅城的百姓,种下去之后粮食果然高产,这事不知为何被军中之人知晓,待秋收后紫衣卫首领唐林前来垅城下了密令给下官,说军中征集军粮,让下官比平时征收五倍的租子做为军粮上缴,下官不敢违抗,所以才做了此时,令百姓倾家产,民不聊生。

    孙明玉简洁的将事的来龙去脉向云洛说了一遍。

    紫衣卫?那不是靖王的贴卫队么?云洛皱了眉头,此事居然是靖王下的命令?他不由得意味深长起来,怪不得,他在查菱悦的事的时候他便干扰过,看来,他也在军中布了不少眼线,也想着兵权呢。

    是,就是因为靖王爷是皇上的至亲兄弟,下官才不得不听了他的命令啊。

    那你为何要谎报灾?这可是欺君之罪。云洛现出威严,这话一出,下面的官员又跪了下去,若是皇上定了孙明玉欺君之罪,那他们也会跟着遭殃,所以他们纷纷跪下求

    大人容禀,微臣数次派人上京向皇上递上秘折都无功而返,几次下来之后微臣终知道若是将这事的真相直接上报定会遭到有心人的阻拦,所以微臣最终才决定谎称垅城受灾,期待朝廷派人前来好将真相告知,且微臣的奏折是折中折,在那奏折里有一个夹层…孙明玉说道这里住了口。

    夹层?你是说你那奏折里还有另外的奏折说明了此事的原委?

    没有,微臣害怕夹层也会被人发现扣留,所以夹层中只是向陛下请罪并隐晦的说明了受灾之事另有蹊跷,期待他能派信任之人前来赈灾…

    原来如此。此时云洛终于明白了皇帝为何要急急召他和文熙回京了,原来竟是这样,放眼朝廷,皇帝已经没有可用之人了么?而且临行时他给他们的密旨也让他们好好查探此事,说明皇帝看到了孙明玉的折中折。

    那粮食是如何运送出去的?都运到哪儿去了?云洛心道孙明玉既有这样的胆量智商必然会偷偷跟随查探这批粮食的出处的。

    是一个商队前来运送的,下官确实是派得力助手前去跟踪,发现粮食确实被运到了军中。

    什么?云洛一惊,他原本以为征收军粮只是一个借口,没想到这些粮食还真的运到了军中,好一个一箭双雕。

    若是这件事被压下来,以后若是东窗事发,这征收军粮的责任便会落到他头上,他现在还是军中主帅,并未卸职,到时候被问罪的一定是他,而这军粮也是实实在在被征收走了,至于用到了哪儿到时候可以随便编个理由蒙混过关,历代皇帝对军中的吃穿用度总是很宽待的,并不会过多的计较细节。

    他思及此事心中大怒,他不能再忍下去了,这一回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将陷害他和田流苏的人一网打尽,以泄心头之恨。

    ------题外话------

    感谢妞们投的月票,还有上个月所有投票的妞们,你们。6945745421票、新1票、okkitty1票

    这几天更新少又不稳定,不好意思求票,等过几我恢复状态更得多了妞们一定要记得投我一票啊,过年的糟心事真多,求妞们不离不弃啊,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田园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