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微服私访(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冰洛 书名:溺宠田园妻
    微服私访?田流苏瞬间想起前世电视里看到的那些皇帝或者皇子微服私访除暴安良惩罚贪官还有各种艳遇神马的戏码,心道微服私访他们这样的也可以?

    你又在想什么?云洛见她又神游天外,不有些好笑,她总是这样,别人说一句话就能想到其它的事上面。

    哦,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

    今完了,早点歇息,这是我让青离买来的衣服,明天一早我们出去看看这垅城。

    云洛说着拿过一件普通的农户穿的粗布衣衫递给田流苏,田流苏接过那衣服看了看,见这衣服虽然只是一件粗布衣衫,但做工精致,针脚密集,不由得对云洛的挑剔有些无语,这是要扮作农夫农妇的样子吧?这衣衫虽然是粗布做成的,但是穿上后还是不像地道的农妇啊。

    第二一大早,两个孩子就穿戴的整整齐齐往她的屋子里奔过来,这些子他们渐渐习惯了自己睡觉,每不再和她一起睡了,她见两个孩子也是穿着普通的衣衫,正兴高采烈满怀期待的冲向她,见她此时还没有收拾好,不由得开口催促。

    娘亲,快穿好衣服,世子大叔说要带我们去玩。乐乐气的拽着她的衣襟撒

    恩,他已经跟你们说了么?

    是的,娘亲快一些。安安也开口催促道。

    田流苏闻言便让雪菱近来帮她梳头,驿馆里有孙明玉派来伺候的丫鬟,但是田流苏只让她们在外面伺候,不得进入内室,以防止她和云洛的谈话被她们偷听了去。

    一番准备收拾之后,云洛也来了,他今换上了农夫模样的衣衫,整个人更接地气了,狂傲冰冷的神色不再,看起来像个挑灯夜读的寒窗书生。

    四人从驿馆的后门偷偷溜出去,让墨离和雪菱留在驿馆中,万一有什么事的话好临世应对一下。

    近天气回暖,立,已经打,垅城这下受了灾,街上人也稀稀落落,商铺前门可罗雀,城中的乞丐繁多,有很多人穿着破烂的衣衫手中捧着个破碗沿街乞讨,大概是垅城中百姓富庶的原因,大多数小商贩还是比较善良的,看到一些孩子和老人讨饭的,大多会给一个馒头或者烧饼,让他们充饥。

    娘亲,那些孩子好可怜,和我们以前差不多。安安看到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小女孩浑脏污上挂着一片破布衣裳,几乎不能蔽体,她站在一个卖包子的摊位前眼巴巴的看着气蒸腾的包子流口水,却不敢开口讨要。

    田流苏也看到了那孩子,不由得感到心疼,安安看到那孩子定是想到了以前他们吃不饱穿不暖的子了吧?

    不如,我们在这里吃一些早膳。田流苏几人出门的时候没用早膳,云洛还说要带着她们去酒楼吃。

    云洛皱了下眉,这地方的东西怎么吃?他正思量着去还是不去的时候,乐乐已经一把拽了安安跑向那摊位前坐了下来。

    田流苏无奈的摇了摇头,拉着云洛往那里而去。

    几人落座后,摊主忙上来招呼,几人点了蛋花汤和馅素馅的大包子各两大盘,摊主难得遇到了这么大方的客人,立即眉开眼笑答应着殷勤伺候。

    不一会儿,白生生的气腾腾的包子就端了上来,那孩子见了他们几个人本来吓得躲开了去,不想乐乐一声不吭拿起一个包子就向她走去。

    妹妹,给你吃。乐乐并不嫌弃那小女孩的手脏污,他掏出自己随携带着的丝绢给她擦了擦手,然后将包子放在她手中。

    谢谢哥哥。那小女孩居然很懂得礼貌,说话也口齿清晰。

    妹妹,这里有汤,你喝一口。乐乐见那小女孩和他说话,顿时觉得高兴,又跑过来将那蛋花汤让田流苏倒一半端给了她。

    那小女孩对着他笑了笑,也不客气顺手端过边吃边喝了起来。

    田流苏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疼痛,受灾自古遭殃的都是这些百姓,对于官员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他们照样该吃吃该喝喝,上面拨下来赈灾的钱粮还会被他们一级一级的贪墨纳入自己的腰包中,有几个人会真心替百姓着想?

    那孩子想必是饿了几天了,西里呼噜一会儿的功夫就将一个大包子和半碗蛋花汤吃光了,吃完后还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碗,然后又看向乐乐。

    乐乐不等田流苏示意便从碗中又拿了一个包子递给了那孩子,那孩子拿着包子看了半晌,依依不舍的将包子揣入破烂脏污的衣衫中,乐乐不明其意,皱着眉转过来看向田流苏和云洛。

    田流苏也纳闷了,心中不明白这孩子明明还想吃却还是将包子放了起来,难道是…

    这包子你是要留着给家里人吃?田流苏揣度着问那蹲在他们桌子旁边的小女孩。

    是,我要留给娘亲吃,娘亲生了病,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那小女孩虽然脏兮兮的,但是很是灵活可,难为她那么小的孩子居然能听懂话也能口齿清楚的表述清楚这事。

    田流苏一懵,这景活像是当初她和安安乐乐两个孩子的场景再现。

    妹妹,你吃,这里还有很多,这些我一会儿让店家全部打包给你。乐乐听了她的话也是眼中一片潮湿,和安安两个相对看了一眼,想必也是想起了他们当初的形了吧?

    云洛见田流苏母子三人如此表现,早猜到了他们心中所想,他握着筷子的手有些轻颤,心中暗想当初她们母子三人在甜水村居然过过这样的子么?此时那小女孩活生生的站在眼前,画面感如此强烈,更加灼痛了他的眼睛,心中泛起隐隐的疼。

    那小女孩听了乐乐的话嘴角一咧,露出一口雪白的小牙齿,高兴的点了点头,接过乐乐递给她的包子又吃了起来。

    店家,垅城此次受灾形如何?可严重?云洛见那店家一直看着他们这边,似乎有些羞愧之意,当即开口问他。

    公子,看你们也是从外地来的吧?哎,不是我不肯接济那孩子,实在是我也自难保,子快过不下去了啊。

    那店家长叹一声,半解释的说明了自己的难处,他看到乐乐的行为大概觉得尴尬,那孩子在他的摊位前站了许久,他始终不为所动没有给她吃的,此时被乐乐的行为触动心思,心中暗暗后悔,早知道如此刚才就该给她一个包子好了。

    店家,这里是如何受灾的?田流苏听他的话说自难保不明其意,不问道。

    这位小娘子,看你们是外地人,来这里估计也待不了多长时间,我便悄悄的告诉你吧,哎,其实,我们这里根本就不是遭了天灾,而是官府给百姓加收了五倍的租子,很多百姓交完租子便一无所有,有的甚至连租子都交不起,所以才纷纷出逃的……

    那店家一副满肚子苦水无处诉说的表,看来今天突然这样大概是被憋了许久快要憋坏了,实在忍不住才说了出来。

    云洛和田流苏二人一怔,脸上齐齐闪过难以置信的神色。

    店家,虽然我们是外乡人,但是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啊,这是杀头的大罪啊。田流苏见云洛的周已经渐渐冰冷了起来,逐渐凝成一股冷空气在四周流窜,不用手肘戳了他一下,让他小心暴露份。

    哎,这位小娘子,你们是不知道啊,我们垅城知府大人是个有本事的,他掌管垅城这些年来,城中百姓生活富裕,治安严谨,几乎没有无赖痞子作乱,百姓安乐祥和,几乎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在百姓中颇有威望…

    然后呢?田流苏见这摊主居然知道这么多内幕,不由得想要打听的更多些。

    今年秋收后,知府大人向百姓贴了告示,说今年的租子要比往年的多收五倍,说是朝廷征用的军粮,起初,百姓自然不肯,但是凡事到知府衙门告状的百姓都悄悄失踪后,百姓便害怕了起来。

    后来城中粮食大户带头向官府缴纳了粮食,知府大人又出来说已经上报朝廷说垅城今年遭了大旱,粮食欠收,朝廷的赈灾粮食马上就会下来了,等朝廷的粮食一到,立即将多余收缴百姓的粮食全部退还,因知府大人平里断案公正无私,很得百姓的戴,所以有一部分百姓就上缴了粮食,可是粮食交上去后,整个冬天朝廷都没有拨下来赈灾的粮食,很多百姓连年都过不了,所以有的就逃了出去…

    那店主躲躲闪闪的但还是断断续续的将事说清楚了,说完后他长叹了一口气,好像终于放下了心头的一件大事般。

    店家,如此机密之事,你为何知道的这么详细?田流苏疑惑不解,若这事是真的,垅城的百姓为什么不上告?

    哎,这是整个垅城百姓都知道的事啊,不信你随便去别处打听打听。

    那百姓们为什么不上告?田流苏更加疑惑了,难道垅城的百姓都是不长脑子的?

    上告?知府大人治理垅城这么些年,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百姓怎么会告他?谁都知道垅城是产粮大城,朝廷向这里征用军粮,要告只能告朝廷,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田园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