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他的孩子与他和离高潮必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冰洛 书名:溺宠田园妻
    第二一早,秦宝柱便派人去镇上请龙泉县县令,让他亲自到甜水村来。

    秦家庄在天启皇朝一直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由于云擎曾经在这里隐姓埋名的生活过数年,所以临去前除了给了长安王妃和云洛一封遗书让他们照顾秦宝柱外,还亲自给皇上呈上密信一封,请求皇帝答应秦家庄的事物由庄主独自处理,朝廷和外人不得随意干涉,若有官家人进入秦家庄必须要有圣旨。

    皇帝感念云擎当年的勤王之功,又因他离去使天启皇朝少了一个栋梁之才,所以答应了他的这个请求,数年前便向天下昭告,秦家庄在天启皇朝独立存在,位置特殊,凡是进入秦家庄公干的官府人员必须上报朝廷,请得圣旨才行。

    所以数年来官府对这里都颇为忌惮,一般人不敢来找事,连龙泉县的县令也卖秦宝柱的面子,凡事对秦宝柱都是商量的态度,虽然他不知道内,但是皇帝亲自下了圣旨,他也不敢不尊。

    龙泉县县令得知甜水村居然一夜之间被大火付之一炬,顿时汗流浃背,觉得事关重大,立即带领衙役匆匆而来,到了村里,见了眼前一片焦黑凄凉的境况,更是心中担忧,害怕皇帝知道之后降罪于他。

    他到了甜水村连审问都不审问,直接命衙役将孙福一干人等带回衙门,打入死牢,等他上报之后再做处置。

    秦庄主,本县死罪啊,昨他们拿着宰相府的令牌到我那里说是田相亲自委托人要处理阳关村瘟疫的事,拿着一封空白文书要盖我龙泉县的大印,本县无奈只好给他盖了印鉴,想来是被这厮骗了,他们竟然将处置阳关村的文书改成了处置甜水村?

    那县令毕竟是官场中人,官场中的黑暗倾轧勾心斗角他如何会不知,他一来便知道他中了那孙福的计了,于是连审问也不审问便让人将他们收押,他亲自给长安王世子建造过小木楼,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住在这里,但是孰轻孰重一下子就能看出来了,所以他权衡利弊最后还是决定站在秦宝柱这一边。

    吴县令是真的不知道么?不知他们拿着的令牌是真是假?秦宝柱在大事上却也不含糊,他一下子就问到了点子上。

    秦庄主,本县是真的不知道啊,他们拿着的令牌绝对是宰相大人的令牌啊,否则无论如何我都是不敢给他们盖下那空白印鉴的哪。

    那现在此事该如何处置,我甜水村的损失将如何算?秦宝柱也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官场定律,若是这孙福真的是宰相府的刁奴,那他必然也是受命宰相府的。

    秦庄主,此事干系重大,本县也不敢轻易做决定,待回去后下官上报朝廷再做定论,此时村子被烧毁,下官只有先派人搭建简易的房舍作为暂时休息之地,待朝廷的决定下来之后再说。那县令有些小心翼翼的讨好,不敢将话说的太死了。

    村民们此时家园被毁,但还是各自回了各自的屋子前,守着残垣断壁一个个哭丧着脸,大年初一,家家户户欢欢喜喜迎新年,唯独甜水村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浩劫。

    秦宝柱一时无法,发生了这样的事,他这个庄主便不能再游手好闲了,要积极的处理这事。

    田流苏在一片温暖舒适的绵软中醒来,她看着眼前的一切,觉得有些恍惚不真实,屋子中烧着地龙,暖烘烘的,她睡在一张奢华的木质闺上,绣被松软,前挂着浅色的纱幔,摇摇曳曳的垂挂下来,一直拖到地上,屋中是清一色崭新的实木家具,多宝阁、梳妆台,屋子正中间摆着一张长桌,整个屋子干净、典雅,有种低调的奢华。

    她翻坐起,穿鞋下了,只见眼前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中琼楼玉树,花草满园,亭台水榭,无一不是精雕细琢,她暗暗纳闷,文熙是将她带到了什么地方?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文熙端着一碗粥缓缓的走了进来。

    文熙。田流苏这回没有叫他文公子,此时此刻,她恢复记忆后还是第一次见他,所以,她转头,仔细端详着他。

    苏苏,以前的事你都想起来了?文熙将粥放在桌子上,然后轻轻的坐了下来。

    是,都想起来了。田流苏淡淡的回道。

    既然都想起来了,想必你心中对有些事也有猜测了吧?呵呵,你向来都是聪明的。

    文熙,我只想问一句话,这次放火烧甜水村的事,和你有关系吗?田流苏心中一紧,盯着他的眼睛期待着他的回答。

    没有,但是,我是知者,这天下之事,能瞒得过我的不多。对于田流苏,文熙向来有问必答,不会欺瞒于她。

    那你有没有想过要阻止?宝柱可是你的表弟。

    只要是和你有关的事,我都会阻止,不过,也仅限你一人而已,其余的人都不在我关注之列。

    所以你在那里,原本是只想救我一人?田流苏觉得文熙似乎和她以前认识的不大一样了,以前的他绝不会这样的,或者说,他从来都是这样的,只是她以前不够了解他。

    若是你要求我救别人,我也会救的,不过,这次不用我出手,你自己就能脱险了,你的翅膀硬了,已经不再需要我做靠山了。文熙的话中有一丝伤感,也有一丝无奈。

    我承认以前是一直将你当做靠山的,但我也将你当成最亲近的人,你也是我最信任的人。

    可是,你终究还是拒绝了我,答应嫁给他,不是么?我那么多年守候在你边,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句话,知道你喜欢吃的每一样东西,了解你的每一个喜好,在你每一次危急时刻而出,替你遮风挡雨,以你的梦想为自己的梦想,想要为你撑起一片天,甚至为了实现你的那一句戏言去经商,费劲心力为你筹谋,可是,我得到了什么?得到的只是你的拒绝和你对他的眷恋。

    文熙一口气说了好多,他今似乎又喝了酒,淡淡的酒香在屋子中飘散开,田流苏心中又涌起一丝害怕来,从小到大似乎都是这样的,虽然文熙温润如玉,在她面前一直都是好脾的,也帮了她好多忙,替她解了好多围,但是她对他好像始终都有一些害怕,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要躲避他。

    所以你用你那高明的医术将我脑海中关于孩子的记忆移除了?在我脑中植入了另一个人的记忆覆盖了以前的记忆使我在甜水村生活了三年受了三年的欺负?

    田流苏这几在想这件事,她的记忆恢复后,唯独想不起来安安和乐乐是如何来的,而且她脑海中有一段记忆似乎不属于她,好像是凭空存在于自己脑子中的,她心中本来只是怀疑,但文熙今在甜水村出现后,她便大概可以确定,三年前绑架她的人文熙一定知道是谁。

    自你第一次拦了我的轿子,脱了我的靴子看了我的脚,我便认定了你,要你今生今世对我负责,可其实,一直都是我在为你负责,当我知道你对我有利用的心思,将我当做靠山的时候,我其实是很开心的,能被你需要,我也荣幸之至,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你居然会对他动心,而且,在我向你表白的时候,你却说出了他的名字,你真是…

    文熙的话戛然而止,但是言语中露出来的失望和心痛却是满满的,田流苏知道他想说的是煞风景三个字。

    所以,在我嫁给云洛然后被弃王府别院我出逃的时候是你绑架了我?

    苏苏,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么?我虽然确实那样想过,但我没有做。文熙眼神一冷,有些凌厉的说出了这话。

    那你是如何给我做了那记忆移植和记忆覆盖手术的?田流苏此时心中已经笃定,既然云擎医术逆天,那他会克隆记忆并把人的记忆移植入另一个人的脑中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他的医术若是都传给了文熙,那文熙必然也会克隆记忆和记忆移植这样的医术。

    苏苏,你连这个都知道?难怪我会被你深深的吸引,对你朝思暮想。我的确是学会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医术,可以将人的记忆从一个人的脑海中提取出来再植入另一个人的脑中,如此说来我更加能确定你和我师傅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了,难道,你根本就不是宰相府的二小姐田流苏?

    田流苏一怔,原来,文熙什么都知道,他早就怀疑此流苏非彼流苏了么?

    我曾经查过,你还是原来的那个你,但你又不是你,只是,无论如何,我认定了你便不会放手。文熙的话有些绕口,但田流苏却明白了,他心中确实是怀疑她不是以前的田流苏了,她只是个占据着田流苏体的异世幽魂。

    那就是说,你也知道是谁绑架了我?

    是你父亲,你父亲在利用你成功的试探了云洛之后,本是想将你送给他做小妾,再由你牵线搭桥让你的姐姐田流月嫁给云洛做世子妃的,不想人算不如天算,云洛非但没有要你做小妾,一切都按照正妃的礼仪迎娶了你,这件事他算是将了你父亲一军,他气坏了,所以在你逃离王府别院后将你绑架并给你服下大量的一品红,让你成为半痴傻之人,由此控制你,待云洛从边关回来后,仍然由你说服他娶你的姐姐做正妃,让你自请下堂。

    什么?居然还有这事?真是好笑。

    田流苏简直要被气疯了,她心中翻起了浪花,恨意又自心底涌了上来,她这是生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父母不慈,姐妹不睦,六亲无靠,全都陷害利用外加虐待她,难道就因为她是卑微的舞姬所生的孩子便可以如此的作践如此的对待么?想到这里,她心中又泛起了酸涩,火烧火燎的疼。

    我被你拒绝后,一时心灰意冷,全心全意出京做生意,在全国开连锁店分药铺,忙得脚不着地,所以一时没关注京中动向,不想回来后你却已经嫁给了他,那时候真的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子,我差点就将宰相府闹个天翻地覆,恨不得杀了你父亲,但是后来我终究还是平复了心

    若你不愿,谁能勉强?

    我知道你自己也必然是心甘愿嫁给他的,所以,怨不得你父亲,归根结底,该怨的是你。

    田流苏心中颤了颤,一切的事和她心中所想差不多,文熙后来对她果然是产生了恨意了吧?想想也觉得可以理解,你心心念念守护着的人在你不知的时候一朝嫁作他人妇,任谁都是无法接受的吧?

    所以,在他绑架了我并给我服下那一品红之毒后,你救了我并恶念丛生,将另一个人的记忆克隆并移植到了我的脑海中,覆盖了以前的所有事?然后又将我扔在了甜水村?田流苏顺着他的思路一路说了下去。

    那一品红之毒我当年也并不能解,因为那毒的药引是雪灵狐,我那时候也不知道雪灵狐在哪里,他给你下药的时候就是因为那灵雀是上古灭绝的灵兽,绝对不会有解药的,所以才会给你下如此之毒,我当时只是给你服用了我自己配置的解毒丹,将你体中的一品红药减轻了些,又偷偷给你做了记忆移植,至于将你扔在甜水村的事,那本来就是你父亲的主意。

    这又是为何?此时所有的事已经逐渐明朗起来,她的猜测果然不错,一直在陷害她的人果然是她亲的父亲大人。

    你父亲将你扔在那里,不过是要你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妇,在村民们的欺辱中渐渐的消磨意志,成为一个他可以完全掌控在手中的人偶,他却没想到我给你做了移植,将你以前的记忆全部覆盖,而且我那时给你做完移植后新的记忆和你原来的记忆需要一个融合的过程,恰好也需要观察一段时间,看你是否真的忘记了以前的事,拥有了那人的记忆,也因为那时我对你来说只是个陌生人,你脑中的记忆也是另一个人的记忆,所以才三年来从不曾去看过你。

    那你就忍心让田敬指使那些村民欺负我?你知不知道,拥有那段记忆之后,我懦弱不堪,以前的事统统忘记,在魏忠的授意下,我们娘仨几次几乎饿死,三年来衣不蔽体食不果腹,饥寒交迫,挣扎在生死边缘,你何其忍心?难道这是你对我的惩罚么?

    田流苏想起两个孩子在自己昏迷的那几险些被活活饿死的景眼泪便经不住的涌了上来,她欠了他们的啊……

    所以,魏忠带人放火烧村,我才没有阻止他们,只是要在关键时刻救出你而已,那些民都该死。文熙冷冷的吐出一句话。

    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自己犯了错移接到别人上便可以抵消了么?他们会那样做还不全是田敬的授意和你的纵容么?田流苏此刻心中恨意深深,对田敬完全没了父女之,连叫他一声父亲都不愿。

    苏苏,对不起…是我让你遭了那样的罪,只是我当时一时魔怔了,想让你忘了以前的事也…忘了他,所以一怒之下才做了那样的事,但事后我便后悔了,无论如何我都不该伤害你,而事实已成,又无法弥补,我无法面对失去记忆的你,和你成为陌生人,所以疏忽了此事…文熙此刻是满脸的落寞伤心,也许他做了那件事之后确实是后悔的吧?

    文熙,我从未怨恨过你,也不会怨恨你,你对我来说,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我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人,我很珍惜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那些子,那时候你是我生存下去的动力……

    这三年来,我一直在寻找灵雀,最后终于得知它便是师傅豢养过的宠物雪灵狐,在云洛进山之前我也去那里寻找过它,但是找了很久终不得获…

    我错的吃了山里挖来的毒草,也许是以毒攻毒,我体内的一品红之毒解了大半,使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

    是的,当我在京城听人来报说你做了那茯苓膏的时候,我便开始怀疑你已经想起了以前的事,但又不知道你的记忆和我植入你脑中的是否融合,你是否解了毒,将以前的事全部选想了起来,所以…你第一次进京我才没见你,而是在暗中观察你,得知你对以前的事完全没有记忆之后,才又安排了那次见面。|

    那时候,我其实心中是高兴的,因为你不记得以前的事,那便也不会记得他,我为了自己有重新获得你的心的机会而高兴,不想,终究是镜花水月一场空,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即使你一时忘记了他,但心底深处的感觉还是一直在的,所以,在那样的况下,你还是和他越走越近。

    文熙此时的绪很低落,田流苏心中暗暗焦急,不知他将她劫来此地是什么意思?她心中也担心两个孩子,万一得知她失踪,不知道又会急成什么样子。

    文熙,感的事是不能勉强的,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便记住了他,从此一眼万年,此心不悔,这一点是谁都不能动摇的。

    文熙的脸色刹那间白了一白,脸上的神色又渐渐变得沉。

    苏苏,我对你,亦是如此,你一定也懂得我心中之苦。

    那我在相府被设计陷害是怎么回事?望你如实告诉我。田流苏将这件要紧事问了出来。

    文熙的手颤了颤,渐渐的将拳头握了起来,一拳砸在桌子上。

    那你父亲本是将你送给唐泽,谁知他不知如何竟找到了你而且还和你那样…我赶到时你们在另一个房间里,我一怒之下差点杀了他,后来还是忍住了,将你抱回你的住处,又将他送回王府交给侍卫…文熙说此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

    后来我明察暗访下得知那竟是你父亲临时改变了主意,将你送上了他的…田敬这恶贼着实可恨。

    他这样做是为了弹劾陷害云洛吧?他后来发了密信到军中便是说了这件事吧?所以菱悦来京的时候遭到追杀,而你救了她,得到了那封密信,所以将密信隐藏?

    文熙沉默着不说话,田流苏知道她猜对了。

    那菱悦去了哪里?田流苏心道连云洛都找不到人,文熙的藏人功夫可真够深的。

    她伤好后自己离开了,说是要去寻找她的妹妹,我也不知她去了哪里。

    她不是军中的将领么?怎么能随意离开?田流苏纳闷了。

    她来京的时候已经向唐世尧辞了军务,云洛不在京城后她的份很容易被发现,万一被发现的话不仅她活不了,连云洛也会受到牵连。

    此时此刻真相已经大白,田流苏心中苦涩,恨意难平,没想到伤害她最深的人居然会是她的亲人好友。

    苏苏,我说过,只要是你想知道的事,我都会告诉你的,此后,我会一直陪着你。

    什么意思?

    我既然将这些事全部告诉了你,那便不可能再对你放手,苏苏,你还记得你曾经说过自己希望过得子么?以后,我会替你实现这样的子的。

    田流苏看了下自己处的地方,这座院子很美,但是却不适合她住。

    文熙,你别这么做,这样会伤害你我之

    我已经将孩子留给了他,已经将菱悦带来的那封密信派人交给了他,他也该满足了,而且,甜水村被大火付之一炬,你若是回去如何再安?你父亲家人也不可能让你再过安生子。

    文熙,我是一定要回去的,就是因为他们不会让我过安生子,我才更加要回去,甜水村被付之一炬了更好,这些年同仁堂的利润该分给我的分成应该也不会少,我要重建甜水村,将甜水村作为生产基地,要在灵川大陆上留下我的足迹,你看着吧。

    田流苏此时斗志满满,她从来不是自怨自艾之人,她不会被残忍的真相打倒,只会愈挫愈勇,这次他们放火烧了甜水村,恐怕也不会全而退,若是云洛在朝中活动一下,田敬一定也会被追究责任的,她此时对宰相府已经没了任何亲,她要在这天启皇朝创出一番自己的事业,达到他们不可仰望的高度,让他们知道村姑也有天。

    若我不答应呢?

    文熙,我希望你答应,我不想和你走在对立的局面,我要为我的娘亲和我受了那么多年的屈辱报仇,况且,我和云洛尽释前嫌,我已经和他成了亲。

    哼,你此时恐怕还不知道他有侧妃小妾的事吧?

    知道,不过,我相信他。

    哼,你总是这样固执,对于自己认定的会很执着,他的侧妃是谁你知道么?

    是谁?不是皇上赐的么?

    她是唐国公府的嫡小姐唐紫嫣,是京城第一才女。

    田流苏眉头一皱,心中有些不舒服起来,皇帝居然把这样的人赐给云洛做了侧妃?这算什么?这是明摆着让她做下堂妇,让那女子做正妃么?她摇了摇头,心中也有些纠结。

    无论她是谁,只要他心中有我,我会当她们不存在。

    他这次回京,师母一定会着他和侧妃小妾圆房,而他最是孝顺…苏苏,你知道,我从不会骗你。

    田流苏一怔,她倒是忘了这一点了,古代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没有三妻四妾才不正常,万一云洛在长安王妃的相这下不得已和她们圆了房,她要怎么办?

    她一时陷入了这样的执念中,来来回回的想着。

    文熙,我不能和安安乐乐分开,他们需要我在边,你今若是不让我回去,那我只好和你翻脸了。

    你要回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

    写下和离书,与他和离,我便带你回去。

    什么?和离?

    秦宝柱在吴县令的帮助下将村民们暂时安置在了自己的庄子上,因为自己的庄子面积大,房子也多,几十个人住在他那里也不觉得拥挤,反而给他的庄子增添了些烟火气。

    县令当即从龙泉县的银库里拨了三千两银子给秦宝柱,用于村民们的衣食住行,又迅速的发了加急文书上报朝廷,请求灾后重建事宜。

    秦宝柱又亲自和县令说了老梁头已经有了医治瘟疫的法子,龙泉县县令当即大喜,若是他能将阳关村的瘟疫治好,那便是加官进爵的好事一桩,他命衙役按照那药方去县城所有的药铺和邻近的药铺将药方中的几种药材全部买回来,准备熬草药医治村民。

    正在秦宝柱忙得焦头烂额之际,雪菱领着安安和乐乐一路呼唤着田流苏而来,他一时没注意田流苏去了哪里,以为她累了一夜大概在哪歇息了,却没想到两个孩子哭着说她不见了。

    不见?怎么会不见?她不是一直在村里么?他急急的问出声。

    是啊,我们也一时没注意,她说要在村里看看,顺便到村口等县太爷前来,之后到现在一直没见她回来。雪菱一手抱着一个孩子,焦急的说道。

    那她去哪了?秦宝柱觉得不可思议起来,前来放火烧村的人已经被送往衙门了,再说,她本也有功夫,不会轻易着了别人的道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

    不知道,我已经在村里来来回回的找了好几遍了,没有她的人影。雪菱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别急,我现在立即派人去周围找找看。

    于是秦宝柱又和龙泉县县令借了几个衙役和他庄子上的家丁四处去寻找田流苏,找了许久都没找着,秦宝柱也不急了起来。

    宝叔叔,娘亲失踪了,怎么办?安安此时眼角挂着泪珠,张开双手让秦宝柱抱她。

    秦宝柱一把将她接了过来,拍了拍她的头哄着她,然后道:别急,或许她一会儿就回来了,她心里最在意的就是你们两个,无论有什么事,她都会回来的,若她真的回不来,那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耽搁了,我们再等等。

    一直到下午,田流苏都没有回来,秦宝柱也越来越心急,正急的无法的时候,一队马车缓缓向甜水村行驶而来。

    领头的正是云洛,边跟着青离和墨离,还有几辆奢华的马车和一队侍卫环绕四周,吴县令见如此大的阵仗,早领着衙役向这里奔了过来。

    到了村口,云洛一眼便看到了秦宝柱怀中抱着的孩子,他强压下心中的激动与喜悦,先开口询问了甜水村被火烧的事。

    我今早接到密报,说甜水村发生了火灾?云洛一清爽的骑在马背上问跪在地上的吴县令,他此时的神颇为疲惫,像是长途跋涉而来似的。

    下官龙泉县县令吴庸参见世子。那吴县令见过青离和墨离,见二人一左一右在云洛侧,便猜到了他的份,忙跪下向他行了大礼。

    起吧。云洛手略抬了抬。

    回世子的话,昨确实是有人故意纵火烧了甜水村的房舍,好在人员并无伤亡,下官正在向朝廷上报,申请赈灾银两。吴县令恭恭敬敬的回答了云洛的话。

    恩,既然安排妥当了,便速速去阳关村查看瘟疫诊治况,本世子已经向陛下讨得圣旨,全权代为监管此事,甜水村的老梁头原本是宫中太医院院首,有他在,疫控制会事半功倍,你们都听他的安排,全力配合他在阳关村进行诊治。

    是,下官遵命。那吴县令得知老领头以前居然是那样的份,心中顿时战战兢兢起来,幸亏他没有站错队,否则他此时已经乌纱不保了。

    将那甜水村纵火的凶手审问录口供画押之后,直接在菜市口处以极刑,以振官威,不必再上报。

    云洛并不是仁慈的人,他接到密报后当然也知道了那假冒魏忠的人是宰相府的下人孙福,他知道单凭这点事想要撼动田敬的位置是绝不可能的,所以才命县令将孙福几人直接处以极刑。

    |是。那县令此时被他的强大气场所慑,只有连连答应。

    即刻寻找能工巧匠,用最快的速度为甜水村佃户重新建造房屋,银两全部从国库中支出。

    是。

    云洛雷厉风行的安排了当前最需要做的几件事,吴县令答应完匆匆的去办了,他此时才回过神来看着安安和乐乐。

    他那离开田流苏和青离直奔去往军营的路上半路截住长安王妃并将她带回王府,除夕晚上的时候再过来和田流苏一起守岁,谁知到了王妃露宿之地后,长安王妃感染了风寒,一下子病倒了,他只好也停下来在当地寻找大夫给她医治,当时已经来不及返回,他又命青离和墨离在当地买了一处僻静的院子,匆匆安置下来,在那里过了年。

    好不容易今早上长安王妃子无大恙了,他刚准备启程回京又接到文熙传给他的两封密信,一封是甜水村除夕之夜被一伙来历不明的黑衣人围困放火烧村,另一封是文熙派人送给他的三年前菱悦手中的那封密信。

    那信是田敬传给他在军中心腹的检举信件,说他在宰相府酒醉后仗着皇帝宠强行霸占了她的女儿田流苏使之有了孕,坏了她的闺名,使他宰相府脸上无光,颜面尽失,无奈他只好将女儿送给他做妾,以妾之礼出嫁,谁知成亲后,他出征打仗竟将田流苏遣送往别院后无故失踪,他要军中那心腹代为检举此事,然后他在京中加以周旋,向皇帝哭诉向云洛要女儿,使他败名裂。

    后来这信无意间被菱悦截获,菱悦一开始并不知道此信的内容,所以撕开看了,看后大惊,深觉此事干系重大,而那时她是不能随意离开军中的,所以她当即辞了军务只一人低调前往京城,亲自将密信交给云洛让他早做防范。

    但他离开军中之事终究还是被田敬的心腹知晓,于是他和田敬各派人马一路追杀堵截她,将她在半路杀死,截下密信,菱悦九死一生,与刺客进行了数十次的征战,受了重伤,撑着一口气到了京城,然后她才打听到云洛已经率军离京平乱,失望之余又遭到刺客的围堵,危急时刻被文熙所救。

    云洛看完信当即王府十八卫中的四名隐卫前往军中将田敬那心腹刺杀斩于剑下,又带着长安王妃一行人直奔甜水村而来。

    他得知此事后终于可以确定,那次醉酒梦中恍惚梦到了田流苏其实不是梦,而是真实的见到了她,而他和她是被田敬亲手设计的,他喜忧参半,喜的是田敬无意的设计使他有了那样可的两个孩子,忧的是田敬居然会对自己的女儿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心中深深的替田流苏心疼,确定了安安乐乐是他所生,他忍不住心,一路起伏不停,一别京城三年,他居然有了两个孩子。

    孩子是他亲生的,孩子是他亲生的,这样的念头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徘徊,欢欢喜喜酸酸甜甜的心境一直没有离开他左右,没确定孩子是他亲生的时候,因为心里有所纠结所以没有和他们太过亲近,此时确定了孩子是他亲生之后,又是另一番心境了,激动喜悦各种绪涌上心头,他欢喜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恨不得立即九江孩子抱在怀中,温存怜

    所以他没来得及将长安王妃等人送回京中便带着她们往这里而来,就是要第一时间看到两个孩子,看到田流苏,他要风风光光的将她接回京城,以后相伴,不再让她受半点委屈,这些年来,他欠了她们母子的太多了,多到无法补偿。

    长安王妃出行自然是侍卫丫鬟下人都带了的,云洛命青离和墨离暂时现将她们安置在小木楼中,甜水村唯一没被烧毁的便是这座房屋,待今休息一晚后,明启程回京。

    当他看到秦宝柱抱着的孩子时,心中一阵激动,上前几步走到他跟前就要接过两个孩子,口中说道:安安、乐乐,你们受惊了。

    两个孩子有些莫名其妙,秦宝柱一让,让开了他的手臂,他的双手抱了个空。

    世子大叔,娘亲不见了。安安此时脸上还挂着泪痕,哭闹着要找田流苏。

    什么?云洛大惊,随即四处查看田流苏的影,却不见她在。

    发生了什么事?她去了哪里?云洛着急的问出声。

    不知道,娘亲一早就不见了。

    云洛转头看着秦宝柱,秦宝柱瞅了他一眼,抬眼望天,不告诉他。

    世子,夫人一早来村口等待吴大人来此,谁知走了后便没有再回来。雪菱上前行了一礼,告诉云洛田流苏失踪的事。

    云洛眉头紧蹙,一转头向青离和墨离摆手,命他们带人去寻找,二人答应了一声率领侍卫去了,此时长安王妃等人还在马车中,皇帝所赐的侧妃和小妾这么长时间那才是第一次见云洛,几人不由得心花怒放,为自己有这样的夫君感到荣幸,这两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殷勤伺候茶水饭食,云洛却冷冷的搭不理,几人也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长安王妃见云洛在这里耽搁了这么久不知是何意,拉开帘子叫了声:洛儿。

    母妃。云洛对长安王妃向来敬重,见她唤他便去了他的马车前。

    你来此是为了何事?此处一片荒凉,你安排好后便启程回京吧。

    母妃,孩儿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消息?

    您有孙子和孙女了。云洛轻轻吐出一句话,众人瞬间惊在了当地。

    ------题外话------

    亲们,这两存稿已经用完了,昨熬夜码的,因为修修改改时间太长,所以上传迟了,亲们见谅,最近越来越没动力了,求支持啊。

    新文连载这么些天,我万更,对于一个时速一千的新人来说确实很吃力,我从没求过花钻打赏,是因为这些都要额外的币币,所以我只求月票,亲们,求订阅,求支持,求月票啊,再一两章,便会让苏苏登上村长之位,此村长之位可是天命神授哦…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田园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