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等鬼出笼

    相府前厅

    “雷侍卫请喝茶!”

    婢女奉茶,柳如雪笑着对着厅中材魁梧,肃然静坐的男子说道,明眸流转,笑颜如花,看起来,竟有几分讨好之色。而那雷诺看了看柳如雪,沉吟半晌,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而后,无声的将茶放回了桌上,没有说话,依旧面无表

    “雷侍卫,不知,五皇子,有何事寻我表妹?”

    柳如雪起上前,娉婷袅袅的走到雷诺跟前,声音婉转,出口试探道,一双明眸却是闪过一丝狠的寒意。

    “柳小姐,”雷诺抬起头看了一眼柳如雪,沉默许久,刚刚说出三字,猛的一缕飘然紫色映入眼帘,雷诺刷一下站了起来。

    原来不是肖琼,竟然是他?

    这人,正是上午她刚刚见过了五皇子的贴侍卫。

    想当然尔,她拖太子请旨一事,定然是满朝皆知,五皇子知道她在相府不奇怪,可是,怪就怪在,他干嘛来找她?百里云和她可真谈不上什么交,甚至都不熟识,总共也不过见了两面,说的话加起来不到五句。

    眼神对视,雷诺眸中满是打量,肖遥却是脸色平静的看了一眼雷诺,刚刚柳如雪的话,她自然是听到了,看来,她这个‘表姐’还真是玲珑八面啊!

    “肖姑娘,这是公子让属下送来的请柬!”雷诺姓雷,格也是雷厉风行,话一落,将那请柬塞往肖遥手中一递,什么话也不说,举步就朝外走,眨眼间便消失拐角,没了踪影。

    肖遥手中握着一纸请柬,看着雷诺的背影,有些怔愣,她是鬼么?为什么这雷诺见了她,居然跑得比兔子还快。

    “表妹,这是?”柳如雪笑着走到肖遥边,眼神却是一个劲儿的瞟着那一纸请柬,当看清那请柬上的一支墨菊,脸色瞬间微白。

    深吸一口气,柳如雪再次展露笑颜,拉着肖遥的胳膊,状似亲昵的说道:“表妹,你如今可是天都的大红人了,前两天太子下刚送来了金牌令箭,今天五皇子又送来了百花宴的请贴。太子与五皇子皆是人中龙凤,只不知表妹你心仪于谁呢?”

    一直微微垂头的肖遥,听到此话,抬起了眼眸,心中有些莫名其妙,这柳如雪的话,虽然尽可能努力的保持着好奇的语气,可是,她怎么听都觉得里面有股子酸味儿呢?

    难道?

    “额,这个么?好像这两人是都不错的,对我也都好,太子把那么重要的金牌令箭都送给我,五皇子又特意送来百花宴的请柬,哎,你看这请柬的题字落款,哟,还是他亲自题写的勒。”重要的和亲自语气咬重,成功看到柳如雪变脸,肖遥却是眼波一转又道:“哎,要选择起来,好像还真的难的哦?”说着皱起了眉头,似乎真的在为选择哪个而苦恼。

    柳如雪笑容微滞,中怒气翻腾,虽然极力压制,可那气息瞬间的改变,肖遥怎么可能不知道。

    气吧,气吧!

    最好气死你!

    肖遥心中邪恶的想道,她平生最讨厌的便是两件事,一是被欺骗,二么,便是最讨厌二面三刀的小人。很显然的,这柳如雪绝对是其中翘楚,完全得了王飞萍与柳柏仁的全部基因遗传。

    “妹妹可真是好福气,太子下将来可是一国之君,若将来妹妹嫁给太子,便是名正言顺的皇后,再不济,嫁给五皇子,也是个王妃。”柳如雪强压下心中的怒气,笑着说道,似乎也替肖遥感到开心。只是,侧右手却紧紧抓着自己的纱衣,几乎将纱衣都绞变了形。

    听到这里,肖遥若还不知道柳如雪的心思,那她可真就白活了几十年了。

    那话说的,极力捧太子,而踩低五皇子,显然,她的心上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妖孽的五皇子。只是,她既然心仪五皇子,干嘛又和颜如玉走的那么近,颜如玉心仪太子的事,只怕天都没有人不知道吧!

    太子与五皇子虽是亲兄弟,却也也是对手,是政敌。

    为了那个皇位,他们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等等,她似乎忽略了一件事!

    “是啊,我是得好好想好,表姐,我先走了。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肖遥心急往回赶,然而,临走还不忘踩柳如雪。

    看着肖遥的背影,柳如雪一脸狠,直气得双眼泛红,那要吃人的模样,吓得一屋子丫环奴仆,连大气也不敢出。

    “白泽,你能看出那个五皇子的深浅么?”肖遥回到屋子,立马朝白泽问道。

    “主人觉得这个人有问题?”白泽昂起虎目想了想,“我倒没看出什么,他虽然有武功,可是并不是修士,我在他上感受不到真元波动,也感觉不到魔的气息。他应该只是一个凡人。主人,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白泽,你不觉得奇怪么?当今朝堂分为两大势力,一部分势力以太子百里慕为首,一部分以五皇子百里云为首,太子百里慕是修士,背后还有势力,可是,五皇子并不是修士,却能够与百里慕在朝中分庭抗礼。你不觉得,这不合逻辑么?”肖遥一溜气儿说道,先前她也仔细观察过百里云,并没有在他上感觉到异常,所以也没有特别注意。

    可是,此时想来,这似乎是不合乎常理的,而往往不合常理的事,便定有蹊跷。

    “白泽,你还记不记得霏语?”肖遥微微沉默,突然间说道。

    “霏语?哪个霏语?”白泽一脸疑惑,这名儿听着熟的,可是,一时间他还真有些想不起来,猛的,脑中灵光一闪,白泽虎头虎脑的吼道:“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在狼人山被那死小孩子一掌差点打死的那老妖婆!”

    “可是主人他们都消失八年了,这事和她们有什么关系?”白泽还是有些不明白的说道。

    肖遥一拍它的大脑恨恨道:“你忘记秦沛说的话了么?离洛的母亲有两个姐妹,一个便是霏语,另一个叫霏花,而五皇子的生母封号便是花贵妃。”

    “当年秦沛并没有说清楚那霏花到底去了哪里?似乎,他们都不太愿意提起这个人?每当提到这个人,霏语脸上的表也都很奇怪,很复杂。可是,我清楚的记得霏语说过一句话,她说,没想到,她居然和鬼修勾结。如果花贵妃就是霏花的话,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当年玄启太子上了离洛的母亲,可是,霏花也上了他,于是设计夺夫,害得离洛母亲死,还走了离落和霏语。离洛不是普通人,离洛的生母也必不是普通人,说不定是来自哪个隐世修仙家族,那个霏花能害死离洛生母,她肯定也不是普通人。”

    “说不定,她就是鬼修。还是个实力高强的鬼修。甚至,有可能,那个魔使,便是她。”肖遥一拍大腿说道,脑袋连点几下,越想,越觉得合乎理。

    “那个霏花,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魔使,可是,五皇子,应该不是。”白泽眼帘微耷,看着肖遥无奈的摇头,看来主人是被急了,有点草木皆兵了,看着谁都像魔使。

    “不过,主人你说的没错,离洛的生母并不是凡人,她来自神界。”

    “你说什么,她来自神界?”肖遥转过,嘴巴张成了O形,Mygod,她一直以为离洛的生母,只是出自哪个隐世修仙家族,没想到她居然是从上面下来的。

    “不错,离洛的上,有半壁神格。所以我推测,她的生母应该是神使下界。进而推测,上界有魔使也来到了下界。”

    “这不可能啊!”肖遥看着白泽一脸不可置信,“上三界通往下界的通道不是都关闭了么?魔界通往人界的通道也被封印了,他们怎么可能逃下界的呢?再说,如果她是神使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被害。”

    那她也太瞎,太逊了吧!

    “至于魔使能下界,我不确定其原因,有可能是魔界的封印出了纰漏,也有可能他们找到了另一条通往人界的通道。关于离洛生母,我推测,她应该是强行穿越结界,所以才修为折损大半,进而导致离洛上那半壁神格储存的力量有限。”

    “而且,离洛生母在神界的地位应该不低!”能拥有生命石的神人,自然是不简单的。

    那么离洛便是神和人的结合,半人半神体了!

    难怪那死娃纸长得那么好看,跟个神仙娃娃似的,看来,当年刘大婶他们还真没说错。

    他居然真是个神仙娃娃!

    只是,不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

    八年,毫无音迅,生死不知!

    哎,肖遥叹了口气,将脑海里离洛的画面甩了出去。

    “所以主人这个可能很低,要是那霏花真是魔使,又跟在离洛母亲边那么多年,她怎么可能会一点都没察觉。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可以查探一下他们的底细。”白泽总结道。

    “那,会不会他们有什么神器,可以隐藏自己的气息,让我们无法察觉呢?”肖遥不死心的说道,这也并非全无可能!

    “这不可能,修士有真元之力,神有神息,仙有仙元,冥修气,妖有妖气,魔,自然也有魔气。这是无法隐藏的,即便是他们用了神器隐匿气息,也绝不可能逃过我的眼睛。除非他们上也有像弥苍境一样质的上古神器。可是,弥苍镜就在我手里,这世上又怎么可能会有第二把弥苍镜。”白泽说着,却是突然顿住,一脸后悔,完了,说漏嘴了。

    肖遥一脸笑颜如花,直直的盯着白泽,看得白泽头皮发麻。

    “好啊,白泽,你什么时候把弥苍镜收进你兜里的,居然都不告诉我!你想独吞是不是!”肖遥眼睛一瞪大声吼道,心中却是有些了然,弥苍镜被用来封印黑麒麟圣火,想来,定是在青凤雪凰苏醒的时候,封印解除,所以被白泽给顺走了。

    “主人,我的不就是您的么?我们俩什么关系,还分什么你的,我的!”白泽讪笑,心中却是悔死了,它怎么就那么嘴快呢!

    肖遥狠狠了拍了它几下,“少来,不分你我?不分你我,你得到弥苍镜也不告诉我一声,怎么,怕我跟你抢啊!”

    “那哪能啊!主人品格多么的高尚纯洁,怎么可能做出强抢的事呢?”不管对不对,高帽子先戴上几顶,说不定主人就气消了,不会跟它计较,最重要的是,不会抢他的弥苍镜了。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看着伸到眼前的白晰修长的手掌,白泽一脸苦,它的弥苍神镜啊,还以为捡了个大便宜,结果,在他兜里没呆两天,就要被这个无良的主人硬抢去了。

    “恩——”肖遥手掌抖了抖,莹光一闪,手里蓦的多出一物。

    打劫神兽成功的肖遥一脸得意,笑着缩回了手,而被抢的某兽三两下扒开被子钻了进去,他要躲进被子里画圈圈,只是,圈只画到一半,被子被人一下子拔拉开来。

    白泽愤慨无比的抬头,张口就要吼人,可看到那张脸庞,虎脸上的愤怒倾刻间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有楚楚可怜。

    “白泽,我现在要研究一下弥苍镜,所以,给姚九炎传信的事就交给你了。让他收集花贵妃与五皇子的所有信息。明天一早我就要知道。另外,让她将我外婆眼睛已经治好的消息散布出去。我倒要看看,这相府中的鬼,到底是谁?”肖遥挑了挑眉一脸笑意的对白泽说道,好不容易逮着一点端倪,她一定要咬死不松口,不查个清楚明白,她是绝对不会善罢干休的。

    时间是紧急了一点,可是百花宴的时间就是明天晚上。所以,也只能,能查到多少,算多少了。

    她就不信,双管齐下,还会没有收获!

    不管花贵妃是不是魔使,她也一定要把相府那个鬼给抓出来。

    敢伤她外婆,她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主子,你确定要我去传信?”白泽垮着一张脸,伸出自己的虎爪在肖遥眼前来回不停的晃悠。

    让它传信是没问题。

    可问题是,这虎爪写出来的字,能看么?姚九炎那小子,能看得懂么?

    让兽兽用虎爪写字,也亏得这无良主人能想得出这种馊主意。

    “我不管,反正你自己搞定。事先声明,好好写哦,如果你写的姚九炎看不懂,他就没办法好好办事,事办不成,抓不到鬼,找不到魔使,那就是你的责任。”肖遥说完头也不回的回到了桌边,继续把玩手中的小镜,翻过来,倒过去,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右看看,还时不时的敲上两下,一边研究,一边嘀咕:“这就是神镜,看起来,也没特别的么?白泽你该不会是拿个假的来诓我的吧?”

    巴掌大一块镜子,镜柄非金非银,也看不出什么材质做成的,只是,上面的刻花很繁复,还有些奇怪的细小符号,那镜面也有些模糊,好似蒙上了一层迷雾,肖遥拿衣袖擦了好几下,依旧没什么变化。

    白泽听到肖遥质疑的话,趴在书桌上握毛笔的手微顿,墨汁倾刻间在它那雪白的皮毛上留下一道黑色的印迹,白泽那个恨啊,真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桌檐上,这无良的主人,抢了它的东西,将它当苦力,竟然还质疑东西的真假,真是太邪恶,太无良了。

    瞄着白泽一脸幽怨的表,肖遥捂嘴偷笑,心中却是有些纠结,嘻嘻,欺负白泽,果然能让她的心变好,只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兽兽的痛苦上,她是不是有些太邪恶了呢?

    “行了别跟个怨妇似的,我只不过想拿来研究下,等我研究完了,玩够了,就会还你了。”肖遥笑着说道,白泽那一脸幽怨的表,看得她实在有些汗颜,也歇了逗弄它的心思。

    于是,某兽立马欢快了,挥舞着虎爪,奋笔疾书,别说,还真写得似模似样的。

    ···

    相府,映雪院

    嘭,嘭,嘭,一阵阵瓷器碎裂的声音此起彼伏,屋子里的丫环奴婢个个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柳如雪发丝凌乱,脸色因气氛泛着不正常的红晕,直到将屋中所有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她似乎还觉得不够解气,捡起一块碎瓷片,拽过一个丫环,在她手臂上使劲的划拉。

    那丫环的手臂被割出一条条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直疼的她脸色煞白,泪流满面,却是一脸惧怕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其它的丫环更是恨不得自己就变成个隐形人,千万别让自家小姐看到,成为下一个秋雨。

    “雪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柳王飞萍被嬷嬷扶着走进屋子,看到的便是这一幕,瞧了一眼那个丫环的手臂,一张老脸上满是嫌恶:“还不滚下去,一个个的,没一个省心的,看把你们家小姐给气的。”

    屋中的丫环奴婢如蒙大赦般扶着受伤的秋雨退了出去,心中再多的不满也不敢表露半丝。

    因为这样的形,对她们来说,早就司空见惯了,只要小姐一有不顺心,便会拿她们这些下人出气。谁让她们只是下人,小姐却是小姐呢?

    血,滴嗒,滴嗒,如同点点雨水落在地面,留一点点印痕。

    所有人都忙着逃离,她们谁也没有注意到,秋雨紧咬着的苍白的唇,和那眼中被深埋的仇恨。

    “如雪,你是怎么回事?怎么又发这么大的火,祖母不是告诉过你了么,你可是我们相府的孙小姐,真正的大家闺秀,一定要行为得体,否则的话,将来怎么进宫?”侍女离开,柳王飞萍便沉着脸训斥道,直白的话,野心不加半点遮掩!

    柳如雪一听这话,那眼泪便时像断线的珠子,一颗颗的往下掉,委屈的跺了跺脚气愤的说道:“祖母,我还进什么宫,那个人不止勾引太子,还勾引了五皇子,五皇子连百花宴的请贴都送来了。她还,还,当着我的面耀武扬威,你说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柳王飞萍闻言却是笑了,“你呀,就为这点儿事,值得么?”

    “祖母——”柳如雪一脸不依,真不明白祖母到了现在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嬷嬷扶着柳五飞萍,越过瓷片走到椅子前坐下,这才道:“如雪,成大事者,一定要沉得住气,被那丫头一激,你就气成这样,看来,祖母这些年对你的教导你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祖母,那雪儿现在应该怎么办嘛?祖母,你可要教教雪儿才成,您不知道,那个人真是太可恨了!”一通乱砸,柳如雪的气也出得差不多了,也恢复了些许理智,祖母说的对,现在不是气愤的时候,她要想的,应该是如何反击,如何把下的心赢回来。只是,想到那封请柬,心中还是觉得无比委屈,脸上的泪珠再次落了下来,看起来,倒是我见尤怜!

    “雪儿,教训她有的是机会,明天便是百花宴了,你要做的,是好好表现,而不是把心思放在对付她上。要得到一个男人,首先就要征服他的心。只要你让他离不开你,他还有什么不能为你做的,到时那个人,哼,还不是你手里的玩具,任你揉搓。”柳王萍不疾不徐,说到最后,眼中却闪过一丝毒蛇般的冷。

    “我懂,可是,祖母,现在太子和五皇子都心仪于她,你要孙女怎么做,难不成,难不成,”柳如雪说着脸色突然胀得通红,难不成要她脱光了去勾引五皇子么?这样羞于启齿的话,她怎么说的出口,这样低的事,让一向自视份的她,怎么做的出来,“就算我肯,只怕我还没有抓住下的心,那人就登门入室了。”

    “你呀,别想那么有的没的,自掉价,你可与其它女子不同!那个人怎么可能同你相比,你也不想想,就凭她的份,想要成为皇室的儿媳,就算太子五皇子答应,皇上会答应么?满朝文武会答应么?”

    “可是,太子连金牌令箭都送她了,满朝文武反对有用么?”柳如雪撇嘴道。还有五皇子,这么些年,她一直追逐他的影,他却总是对她若即若离,每当她以为他是喜欢她的时候,她却总是看到他对别人也一样那么温柔。

    虽然如此,她也信心满满,因为他对每个人都一样,而她那么优秀,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看到她的好,喜欢她,接纳她。

    可是,他居然,居然发了百花宴的邀请贴给那个人!

    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他从来都没有给任何女子发过邀请贴,连她都没有得到过,论家世,她不如自己高贵,论容貌,自己也不比她差,才学那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乡巴佬,满铜臭的女人,她能有什么才学,这样一个处处比不上自己的低女人,她凭什么得到五皇子的垂青?

    每想一分,柳如雪心中的恨就更深一分,她真是恨不得立马拿着剪刀戳死那个女人!

    “如雪,你太急躁了!”柳王飞萍,看着柳如雪狠几近扭曲的脸色,沉着脸训道,“江山与美人,孰轻孰重,你不明白么?这世上有哪个男人会为了一个女人而甘愿放弃唾手可得的大好江山。若真是这样的话,太子与五皇子又怎么可能明里暗里斗了这么多年。就算他们两个愿意,你以为皇上,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会答应么?”

    柳王飞萍冷笑一声,“哼,恐怕,若真是如此,会有人比你更心急要铲除她,到时你便可手不血刃,得到你想要的,这样不好么?”

    看着柳如雪脸色越来越舒缓,柳王飞萍这才声音一转,“雪儿,话祖母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明天便是百花宴,你是个聪明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时候该出手,怎么出手,心里好好琢磨琢磨,别再像今天这样,被人一激,就乱了方寸。你要知道,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

    “是,祖母,雪儿明白了,定不会让祖母失望的。”柳如雪一扫先前的愤慨,脸上扬起了冷得意的笑,口中却是恭敬的答话。

    对于柳王飞萍这个祖母,柳如雪自然是信服的,当年的祖母,只不过是祖父边的一个通房小妾,能爬到如今在相府的地位,她的手段自不必说。

    自然的,两人一心算计,岂不知,所有的一切,都在某人的眼底。

    某人也没想到,只是一番杜纂出来故意气她的谎话,柳如雪却当了真,还嫉恨上了自己,拼命想着怎么整死自己。不过,也没差了,反正尽早要收拾,她们冲上来,那她就陪他们玩儿玩儿好了。

    到了下午,肖遥的心变好,姚九办事速度不是盖的,短短一个下午,相府夫人眼睛被治愈的消失,便传遍了天都每一条大街小巷。

    相府的人,自然很快会知道,话说,她还真想看看柳宗卿那脸绿脸,不过,白泽已经派人在相府内监视,所以她便一边呆在了金桔园陪爹娘和外婆聊天。

    这两天外婆心好了,食量也多了,在肖柳氏的照顾下脸色也红润了些,总算看起来不再瘦骨嶙峋,而且还有空间里的灵药滋润,相信很快便会恢复以前的健康体的。

    夜,渐渐来临。

    人们渐渐进入梦乡,因为金桔院厢房较少,肖乐陪着肖柳氏和柳伊云英,肖天煜和肖天翔却陪着肖安柳鸣轩住在鸣轩阁里。

    还有一间,便是肖遥独居的这间。一大早的,肖遥便躺上了上假寐等着猛鬼出笼,只可惜,等了半夜也没什么动静,等的她差点睡着,所以肖遥打算先回空间修炼,让白泽守在外面。

    然而,正在此时,空气却微微波澜。

    肖遥一闪神,时入了沉睡状态。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锦绣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