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失踪的大宝二宝

    章节名:第072章  失踪的大宝二宝

    一直等到入夜,众人都沉沉睡去,肖遥才与白泽紫璃瞬移来到了狼人山。

    幽冥峰,空寂如斯,一夜之间,枯林中的毒蛇,黑鸦都销声匿迹,失了踪影,满地斑驳,到处都残留着打斗后的痕迹。肖遥与白泽一路来到镜壁,仔细的查探,然而,寻找良久,肖遥却并没发现任何的端倪。

    只是,肖遥总觉得似乎有哪里被她给忽略了,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白泽,你还能感应到异火么?”

    白泽仔细的感应一了遍,却是猛摇虎头,也是一脸疑惑,奇了怪了,昨天明明感应到异火的气息,可是为什么今天却感应不到了。

    “昨天能感应到,今天感应不到?昨天,今天,昨天,今天……”肖遥肃眉呢喃,脑子也不停的思索着,昨天出现,今天消失,昨天,和今天有什么不同,将昨夜发生的事一一过滤,肖遥总算想起哪里不对劲了。

    “白泽,你昨天救出二三四的地方在哪里?快带我去。”

    “哦!”白泽应了一声,带着肖遥来到了镜壁中的另一间秘室。

    比起霏语所居那间,这间稍小,然而,生活用口也是一应俱全,且摆放整齐,看了一下里面的衣物,应该是玉晴的居所。

    “主人,这里有什么不对么?”

    看肖遥仔仔细细的查看,白泽有些疑惑,他压根儿看不出这里有什么不对啊!

    肖遥成色沉静没有回头,却道,“白泽,你不觉得少了些东西么?”

    “少了东西?”白泽一头雾水,沉思片刻,却猛然惊醒,“主人是说那两只赖皮狗!”

    “什么赖皮狗,人家大宝二宝可是藏獒犬。”肖遥白了一眼白泽,又道,“不过你说的没错,你想想,今天小二说的,他说玉晴救了他们和大宝二宝,可是,你带回去的,却只有三个孩子,那么,大宝二宝又去了哪里了呢?”

    整整一天,大家受了惊吓,又都沉浸在离洛‘死’掉的悲伤之中,所以,并没有人发觉不对。

    她也是刚刚才想到,脑子里又回想起自己在白泽神识中看到的一幕,若不是大宝二宝拼命拉住了铁索,只怕,三个弟妹早就掉下了山崖,根本等不及玉晴或是她的救援。

    不愧是忠魂獒犬!

    若可以,她希望可以找回大宝二宝!

    “如今我们可以确定的是,那些鬼修并没有能进到镜壁,玉晴既然将他们安置在石室,霏语也不可能发现,你去的及时,却只找到二三四,没有发现大宝二宝。这不是很奇怪么?”肖遥蹙眉,“白泽,你说他们的失踪会不会,和异火有关呢?”除此之外,她真的想不到别的可能!

    “这个,”

    白泽一脸狐疑,这个猜测,好像太不着边际了,难道异火饿了,把那两条赖皮狗给吃了?这会不会太扯了!至少他还没听说过有哪种异火会吞噬活物的。

    可若不是这样的话,那两条赖皮狗又去了哪里?

    沉思良久,白泽也没有想到答案,至少在记忆传承里的异火种类,都没有这样吞噬活物的特!就在此时,白泽却猛然一动,白光一闪,迅速钻进了空间。

    ‘主人,那个老头来了。’

    肖遥还没说话,灵琅老头便已飞进了石室。

    依旧是那灰色长袍,白眉白须,仙风道骨,然而,看在肖遥的眼里,却是异常的欠扁。

    “臭老头儿,你来做什么?”肖遥撇了一眼灵琅,没好气的说道。

    灵琅抚须,一双眼睛看着凌乱的地面和手里还拿着东西的肖遥,似笑非笑大声道,“那你又来这里做什么?该不会是来做贼吧!”

    “就算我做贼,你能拿我怎样,杀了我?再说了,你三更半夜不待在你的灵药峰,跑到幽冥峰来,难不成是来照镜子玩的?我看做贼的是你才对吧!亏你还自诩灵琅尊者,人家老,霏语跟你做了这么久的邻居,你居然不顾邻里之宜,见死不救,无无意的死老头子!”

    肖遥翻个白眼,死老头,不止不帮忙,居然含沙影说她是贼!虽然她移走了他的药田,那又怎么样,他又没有证据能证明是她偷的。

    灵琅呵呵一笑,“我看不是我没帮霏语老妖婆,是我没有帮你那个小夫君,所以心疼了吧!”

    嘿,这死老头儿!

    “什么小夫君?你个死老头,你老没正经,胡说八道什么哪?”肖遥满头黑线的怒吼,丫的,她怎么就没看出来这死老头居然这么嘴碎,和村里大妈大婶儿有的一比了都!

    “臭丫头,还不承认,这十里八村有什么事儿能瞒得过我老人家的,这山下的农户,谁不知道你和那小子早就私订终了。那小子要不是你心上人的话,你干嘛那么维护他!”

    “嘿嘿嘿……”

    灵琅眼神诈,嘿嘿笑,怎么看,怎么猥琐。

    “死老头,我肯定,你上辈子,绝对是个女人。”,看某老头儿一脸疑惑不解,肖遥恻恻的笑道,“你上辈子要不是女人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八卦,又怎么可能这么嘴碎。我看人你上辈子不仅是个女人,而且肯定是个成天说人是非的大嘴巴,长舌妇。”

    “你”灵琅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指着肖遥怒嚎“臭丫头,我只不过说出事实而已,你居然诬蔑我是大嘴巴,长舌妇!你严重打击了我老人家脆弱心灵,作为补偿,你,赶快把我的药田还给我。”

    “灵药啊-”肖遥尾音拖长,宽袖突然一扬,手中多出一朵红莲,莲生九瓣,瓣瓣艳红如血。

    “九转血莲,我的九转血莲……臭丫头,快还给我。”

    九转血莲,真的是他的九转血莲,那血一般的颜色刺得灵琅眼睛瞪大,两个眼球差点从眼眶里掉了出来,神激动,真是恨不得扑上去抢,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差点气得吐血。

    只见肖遥小手一收,将整朵血莲捏在手中,五指捻动,原本开得妖娆艳红的血莲,就这样被揉成了一堆碎片,然而,肖遥小手再次轻扬,那些碎花瓣就这样从天上飘飞而落。

    “莲香幽幽,花瓣飘凌,哇哦,多美啊!”肖遥一脸享受的神,站在红色花瓣雨的中央,体验了一把童话节中的场景,那心不是一般的好。

    “我的血莲,我的血莲,我的血莲……”

    灵琅眼看着那些细细碎碎的红色花瓣飘落在他前面不远处的地上,一脸伤心的蹲到地上,将碎花瓣一点一点全部捡了起来,抱在怀里,就跟抱着宝贝一样,突兀的抬头见肖遥正一脸堆笑的看着他,直恨得头顶冒烟。

    “死丫头,你居然毁了我的血莲,你快把我的药田还给我,否则的话,老夫就对你不客气了。”灵璃怒气冲冲的吼道,他就知道这个丫头不简单,原来真是她偷了他的灵药!

    “臭丫头,你赶快把我的药田还给我,否则的话,你今天别想走出幽冥镜。”

    “有本事你自己来拿啊!”肖遥笑着,脚步却早已朝着镜壁外退去。

    “来啊,有本事来拿啊!”

    退到石室门口,肖遥调动所有的真元之力,将陆地飞行术发挥到了顶点,整个人变成一道光,猛地向外面。

    臭丫头,不止毁了他的血莲,还敢如此张狂的挑衅叫嚣。他今天要不好好的教训这个臭丫头,他就不叫灵琅。灵琅怒不可遏,立马飞追了出去。

    空间里白泽替肖遥捏了一把冷汗,‘主人,你干嘛故意惹怒那个死老头儿啊!’这不是送上门儿找打吗?

    ‘白泽,等会我引那老头儿出手,你趁机感应下异火的方位。’

    肖遥眨眼来到外面宽敞的地方,灵琅亦紧随而至,然而,肖遥却又突然折回了镜壁,怒火冲天的灵琅,手中真元之凝聚成,毫不犹豫的打出。

    嘭,

    肖遥及时闪躲开,那一股真元之力便打在了镜壁之上。

    ‘快,白泽。’

    白泽此时总算知道肖遥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做了!真是个傻主人,只是,此刻容不得他想多,立马开始释放神识感应。

    果然,他再一次感应到了异火的气息。

    幽冥峰地面一阵剧烈的颤动,肖遥知道,他是彻底的把死老头儿给惹怒了,不过,这正是她所要的,据她猜测,白泽感应到异火,应该需要特定的条件,而她没记错的话,当时外面,灵琅正好与那些鬼修打斗,可能正是因为打斗,才引起了异火的异动,也正因此,白泽才能捕捉到那些微的异动。

    灵琅的攻击,紧随而至,为了让灵琅的攻击,全都打中镜壁,肖遥每次都只能调集所有的真元之力运起飞行术躲闪,而躲闪的范围,也只限于镜壁周转。

    这就更增加了难度。

    一连三次,肖遥都成功躲过,然而,她体内的真元之力也在迅速的流失,后继无力,形速度自然也渐渐慢了下来。而此时,灵琅的第四记攻击却已经袭来。

    强大的气团破空而来,肖遥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真元气团里所包含的强大力量,然而,此时闪根本来不及,眼看那气团就要击中肖遥,急之下,她只能抱头就地一滚,嘭,巨烈的声响中,肖遥满狼狈的扑在地上,虽然躲过了大部份的力量攻击,然而,还是被余力扫到。

    灵琅停止攻击,飞来到肖遥跟前,空矿的四周,陷入一片寂静,肖遥就这样躺在地上。

    ‘主人,主人,你怎么样了!’白泽与紫璃异口同声的焦急问道。

    ‘我没事,你感应到了么?’

    肖遥浑剧痛,微微一动,整个体仿佛被车辗过一样,连五脏六脏都好像移位了。

    ‘感应到了,傻主人,干嘛用这么危险的方法,我们还可以想其它的招么!’白泽声音里满是埋怨和心疼,立马开始给肖遥治伤。

    肖遥只感觉体内流敞着一股暖流,很快,全的疼痛都消失不见,就连原本消耗大半的真元之力也被补充填满,顿时,一骨碌爬了起来,倒把弯腰打算查探的灵琅给吓了一大跳。

    “你个死老头儿,你还真下得了狠手你!”

    肖遥说着,趁机一拳打在灵琅的肚子上,灵琅不察被打个正着,待他回神,肖遥已经远远的跳开,正恶狠狠的瞪着他。

    那不痛不氧的一记拳头,对灵琅来说,压根儿就像是挠氧氧,根本没有任何的杀伤力,灵琅看着肖遥一脸诡异莫名。

    “臭丫头,你居然没死?”

    “你个死老头,要死也是你这个满脸褶子的死老头儿先死,本姑娘风华年少,人生才刚刚开始,怎么可能死!”肖遥满头黑线,这老头儿,忒可恶了,居然咒她死。

    他难道不知道,她已经死过一次了,自然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第二次生命。

    肖遥一边说一边后退,生怕自己的话气得死老头爆跳如雷,说不定会再次出手,哪知道,死老头突然冒出的话,却差点让肖遥栽倒在地。

    “丫头,做我徒弟呗!”灵琅抚着胡须笑得一脸慈祥,双眼精光闪闪,比见到了他的宝贝灵药还要来的兴奋。

    尼玛,这是什么形,这老头的脑袋该不会是坏掉了吧!她刚刚可是毁了他的宝贝灵药!他刚刚可是恨不得杀了她!哪儿是恨不得啊,压根就已经实施了犯罪,要不是她昨夜晋级,今天指定挂了,当然,这是在白泽不出手的前提下!

    要不是知道生死关头白泽定会出手,你以为她能有那么大的魄力,兵行险招挑衅这个死老头!

    开玩笑,除非她活腻味了,想早点找阎王爷报道!

    要知道,这老头可是元婴后期的强者!

    “我告诉你,你别妄想了,我是不会还你药田的。”肖遥警惕的说道,谁知道这老头到底哪根筋搭错了,说不定他说这样的话,就是为了想从她这里拿回药田。

    “嘿嘿,只要你做我乖,那药田我就送给你了。”

    灵琅大手一挥,豪爽的说道,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里正在滴血。那可是他精心培育了一百多年的灵药啊,这么大的手笔,这丫头总该应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锦绣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