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存互爱(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希言菲语 书名:妖孽不许跑
    被定(身shēn)之术给搞得浑(身shēn)不能动弹的段恭完全沒想到事(情qíng)会往这样意外的方向发展,于是他完全就给愣住了。言(情qíng)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紧接着重新抬起头的银溯在看到段恭这样的反应之后,他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qíng)而跟着愣住了。

    “我……”银溯完全就沒想到自己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行为,在面对发愣着的段恭直视着自己的视线时,他更加控制不住的紧张起來了。

    段恭继续呆愣了一会才回神过來:“你刚才在做什么啊?!赶紧先解开这个该死的定(身shēn)术!”

    听到段恭这么说,银溯來不及多想其他,便立即先把段恭的(身shēn)体放下,说道:“你要先答应我不会再跑回到(阴yīn)麓山那边,那样我就帮你解开这个定(身shēn)术。如果你不答应,那就乖乖被定住至少一个小时吧。”

    “我答应你不会乱跑,你赶紧先把这个定(身shēn)术给解开了!”段恭催促道。

    银溯犹豫了一会便选择相信段恭,于是很快就施展妖术把银煦给段恭施展的定(身shēn)之术给解开了。

    定(身shēn)之术被解开的段恭在重新恢复了(身shēn)体自由后,便立即快速伸手一把揪住了银溯的衣领,冷着一张脸低沉的说道:“你刚才是什么意思?把我当成需要安慰的女人么?”

    银溯不(禁jìn)诧异的瞪大眼睛看着段恭那张近在咫尺的脸,面对段恭这般质问,他连忙摇头说道:“我从來沒有那样想你。”

    “那你为什么要吻我?”段恭看起來像是真的生气了一样,他继续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看起來像是很好耍的人?”

    “我沒有想要耍你。”银溯被段恭这样咄咄((逼bī)bī)人的态度搞得有些汗颜了,“我刚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一时冲动就那样做了,你要是觉得不愉快的话,我可以道歉,还可以顺便让你揍两拳泄愤。”

    “一时冲动?”段恭挑了挑眉,然后就直接松开了银溯的衣领接道,“我也沒那么小气,被那样亲了一下又不会怀孕。”

    活了一千多年的银溯自然是比段恭要狡猾得多了,他不动声色的看了段恭这样的反应,忽然就试探(性xìng)的出声问道:“看你这样有些无措的反应……该不会是初吻吧?”

    “初、初吻?!”一向冷静的段恭难得结巴了一下,“谁说我这是初吻?!我经验可丰富着!”

    沒想到段恭还有这样口是心非的一面,这让银溯不(禁jìn)心中佩服血缘关系果真是强大,段恭在某些方面和段(情qíng)还真的是差不多,至少两个人都很喜欢逞强。

    因为难得看到段恭这种样子,于是玩心大起的银溯立刻就顺着气氛说道:“那就让我看看你的经验到底有多丰富吧。”

    说完这句话的银溯不给段恭反应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就非常直接的快速再次凑到段恭面前,然后一鼓作气的就再一次吻上了段恭。

    而这次不再是像刚才那样的蜻蜓点水般的吻,而是充满侵略(性xìng)的深吻。

    段恭不(禁jìn)再一次受到了震惊,他再一次沒想到事(情qíng)会变成这个样子,面对银溯经验丰富的吻技,毫无经验可言的段恭瞬间就暴露了自己生涩的一面。

    这一吻持续到段恭快要缓不过气时,银溯这才放开了他。

    被银溯放开的段恭忍不住喘了好几口气,这才算是缓过來了。

    银溯看到段恭喘息的样子,顿时心中的某一处像是被击中了一样。他本來一直都对段恭只是抱着好感的暧昧态度,但是经过刚才缠/绵的一吻,他就像是瞬间觉醒了某种感觉。

    而段恭很快也发现了银溯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于是他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立刻就摆出一副很狂躁的样子说道:“你他妈的又是一时冲动來吻我?!”

    被段恭这么一说的银溯这才回神过來,他看了看段恭,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段恭,你的吻技真的是烂到家了。”

    “混蛋!欠揍啊?!”段恭死也不承认自己的初吻就是给了眼前这位九尾银狐,虽然之前也有不少女(性xìng)对他表示好感,但他真的都沒跟她们做过这样的事(情qíng)。

    “段恭。”银溯忽然收敛起刚才的态度,转而换成认真的样子,“刚才那一吻不是一时的冲动。”

    “什么?!”段恭一下子沒跟上银溯的思维。

    接着在下一秒钟,银溯就伸手一把紧紧抱住了段恭,说道:“我说我刚才其实不是一时冲动才吻你的,因为我好像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你了。”

    被银溯抱在怀里的段恭觉得这事(情qíng)又再一次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之外,他连忙挣脱了银溯的怀抱,说道:“银溯,我告诉你,我不是那么好耍的人。别以为你随便说喜欢我,我就会相信你。”

    “为什么不相信我?”银溯不明白的追问道。

    “难道你忘了你之前在巫云山脚下所说的话了?”段恭挑眉反问,“你说你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我?”

    经段恭这么一说,银溯的确是想起來有这么一回事,于是他当下就后悔自己当时脱口而出的话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的血淋淋例子!

    “当时是因为我还沒有整理好自己的感觉……”银溯立即解释道,“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对你有好感了,但是又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是喜欢你,所以才会那样说的啊。”

    “那你现在凭什么就可以断言说喜欢我了?”段恭眼神犀利的看着银溯,“我看你还是好好继续整理自己的感觉吧,别把我当成好耍的人。”

    银溯:“……”这个现世报未免也來得太快了点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位九尾银狐快速朝着他们这边靠近过來,在找到银溯之后,这位九尾银狐立刻就进行汇报说道:“银溯大人!银煦大人要我來转告你,难得找到一个可以牵动(情qíng)绪的人,请且行且珍惜。”

    顿时,银溯和段恭两人都不(禁jìn)露出非常无语的模样:“……”

    “还有,”这位九尾银狐沒什么表(情qíng)的又补充说道,“天云火已经成功被段(情qíng)大人击杀,银煦大人说这事要举行庆功宴,请银溯大人务必记得回冰极之峰参加庆功宴。”

    “什么?!天云火真的被干掉了?!”银溯和段恭十分有默契的异口同声问道。

    “是的,被段(情qíng)大人干掉了。”这位九尾银狐耐心的回答道。

    “真的是太好了!”一时高兴得忘(情qíng)的段恭忍不住抱住(身shēn)边的银溯说道,“大仇终于报了!”

    看到段恭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银溯不(禁jìn)也被段恭的(情qíng)绪给感染了,他再次忍不住当着那位九尾银狐的面又再一次吻上了段恭,然后凑到段恭耳边说道:“既然大仇已报,那就來跟我谈一场恋(爱ài)吧。”

    ,,,,

    银溯和段恭的番外暂时就到这里告一段落啦,他们俩也会幸福的哈!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妖孽不许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