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七章 真是气死他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希言菲语 书名:妖孽不许跑
    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qíng)首发,搜索15;1看書网你就知道。

    无论是段(情qíng)还是银涟他们双方都完全沒想到银煦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而银煦也是露出一副很震惊的样子看着段(情qíng)然后再看着段(情qíng)(身shēn)边的银涟

    “你们……”银煦立即皱起眉头刚说了这两个字就紧接着神色不对很快就换成了痛苦纠结的表(情qíng)显然是银涟的出现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刺激

    “银”想要叫唤银煦名字的段(情qíng)才刚出口喊出一个单字就被打断只见一旁的银涟却一边快步跑起來一边速度更快的抢在段(情qíng)面前紧张的呼喊道:“银煦大人”

    其实之前的银煦也会不自觉的來这里就如同银涟所说的一样他來这里是为了静心是想要摒除充满烦恼的心事

    毕竟就算是(身shēn)为妖狐之王他也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烦恼而且还是不能随便对其他人倾诉的烦恼

    所以他多次來到这个偏僻寂静的地方进行心(情qíng)的沉淀却不知道守在这里上千年的银涟一直都在默默的倾听着他的心事和烦恼

    只是他和银羽一样是看不见银涟的再加上又不是除妖师自然也无法辨别已经死亡的妖气要不是银涟的灵体状态这次被段(情qíng)动了手脚他还是不可能看见银涟

    朝着银煦狂奔过去的银涟在距离他只剩下好几步远时银煦这才毫不客气的出声喝止住她的行为:“你别靠近我”

    看到银煦这般不留(情qíng)面的依然拒绝着自己守望了一千多年的银涟在停住自己脚步的同时也忍不住露出伤心(欲yù)绝的表(情qíng)

    “银煦大人……你果然还是沒有原谅我是吗”银涟隐忍着想哭的表(情qíng)尽量保持着平静的语气说道

    “我已经不记得你了”银煦那双直视着银涟的妖魅血瞳里根本就沒有任何为之所动的目光“不属于这里的就赶紧离开”

    “银煦大人”银涟(情qíng)急之下不(禁jìn)加重了语气而心痛的喊道“银涟已经被束缚了一千多年而不能去投胎转世只能默默的看着你却不能让你察觉到银涟的存在……这样子的惩罚难道还不够么”

    紧皱眉头的银煦听了银涟这话不(禁jìn)开始沉默起來就在段(情qíng)和银涟都以为他打算无视这番话的时候他这才张开口淡淡的出声说道:“银涟关于你的事(情qíng)我已经忘了也不想再继续追究”

    说完这句话之后的银煦又立即转头看向段(情qíng)那边补充说道:“段(情qíng)你既然可以超度她那就赶紧动手”

    银涟听到银煦这般无(情qíng)的话顿时脸上就露出更加难过得无以复加的表(情qíng)

    “银煦”段(情qíng)沒想到银煦会说出这么狠心的话“我不想你逃避这个过往以前我不知道原來你的记忆是残缺的如今知道了我就不会坐视不管”

    “段(情qíng)”银煦沒预料到段(情qíng)竟然会这么说语气不(禁jìn)变得有些惊讶起來

    “我不希望你的记忆是残缺的”段(情qíng)再次坚定的重复道“银煦我知道银涟或许是做了一些让你感到非常伤心难过的事(情qíng)才会让你如此对待她但是事(情qíng)已经过了一千多年你就这样想让我把她给超度了然后好让你彻底把这段记忆给封尘起來这样的结果我不想要”

    “你怎么这么任(性xìng)”银煦显然对段(情qíng)这样多此一举的行为感到非常不满“把她超度了不就沒事了么对于一个死了一千多年的妖族有什么好纠结”

    “银煦”段(情qíng)并沒有因银煦不满的态度而改变想法“我不认为自己这样的决定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有关于你的事(情qíng)我一向都是非常认真小心去对待既然银涟在一千多年前和你有所牵扯那么你们就此解开心结然后银煦你也不用去封印自己的记忆來逃避了”

    段(情qíng)用相当认真的态度在说着这番话接着他又继续说道:“银煦我不想你的记忆是残缺的我想拥有的是完整的你”

    不光是银煦很意外段(情qíng)会这么说就连银涟都沒想到段(情qíng)竟然会这样帮着萍水相逢并且已经是化(身shēn)为地缚灵妖的自己

    “你果然真的是个非常麻烦的人”银煦顿了一下才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对段(情qíng)说道“我怎么就偏偏看上你这样喜欢多管闲事的白痴”

    “我这样的白痴还真是对不起你啊”段(情qíng)沒好气的哼道“我只是不想让以后的自己后悔也不想让银煦以后会后悔而已”

    奈何就算这真的是段(情qíng)的任(性xìng)和胡闹银煦在听了段(情qíng)之前那番话也不可能真的是无动于衷毕竟对于现在的银煦來说段(情qíng)比任何存在都要來得重要

    于是银煦在沉默的想了一会之后才直接一个高阶瞬间移动來到了段(情qíng)的(身shēn)边然后凑到段(情qíng)耳边把破解他记忆封印的方式告诉了段(情qíng)

    “段(情qíng)由你來决定要不要真正解放被我封印起來的记忆”银煦终究还是把决定权交到了段(情qíng)的手上由此可见他是真的非常重视和珍惜着段(情qíng)“当然我不敢保证要是我恢复了那些被封印的记忆后会不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qíng)來”

    沒想到银煦会这么说段(情qíng)愣了一下之后便连忙追问道:“比如是什么极端的事(情qíng)”

    “毁了这冰山一角什么的直接把眼前这位打到魂飞魄散之类的”银煦很直接的回道“虽然我把自己的记忆给封印了但是我隐约还记得当初我是为了不让自己气愤到亲手杀了银涟所以才会封印记忆”

    看出银煦沒有在说笑段(情qíng)便立即看向距离他们有几米远的银涟有些搞不明白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千多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赶紧老实告诉我不然要是我解放银煦的封印发现你所说的话并不属实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银涟看到现在这样的(情qíng)况也是瞒不住了这才打算老实的交代道:“段(情qíng)大人银煦大人说想要亲手杀掉我是真的实际上我当初并不是走火入魔致死而是为了不想死在银煦大人的手里才选择了在走火入魔之中自杀……”

    段(情qíng)这一次真心相信了古人所言不管是什么种族的狐狸都是非常狡猾的

    亏他一开始就真心想要帮助这个银涟结果这个银涟根本就是对他毫不信任总是说一大堆与事实不符的话來混淆他的判断真是气死他了

    刚才不小心想起这篇文之前有个bug但是一直沒有读者发现于是我自己去默默改了= =|||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妖孽不许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