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 觉得太突然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希言菲语 书名:妖孽不许跑
    听到银煦说银溯说不定快能够复活,段(情qíng)说不开心是假的。

    毕竟银溯也是个好妖,帮了他们段氏一族不少忙,所以想到他还有机会复活,段(情qíng)就觉得总算是有机会可以当面好好对银溯道谢了。

    银煦也看出段(情qíng)是真心为银溯而感到开心,心里不(禁jìn)更加喜欢段(情qíng)了,他活了那么久,除了五百多年前遇到了段翼以外,段(情qíng)就是他所见过的最善良的人类。

    一般的除妖师只会把妖族当成宿敌和危险体來看待,只有段(情qíng)会这样设(身shēn)处地的为妖族着想。

    像段(情qíng)这样的人类到底是多么稀有的存在,竟然就这样被银煦给找到了,他觉得自己果真是幸运到不行。

    让银煦更加满意的是,对于段(情qíng)的稀有价值就只有他知道,唯独只有他知道段(情qíng)是一个多么稀罕的宝贝人物。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在逛街的时候不小心在路边上看到一个未经雕琢的玉石,然后所有从这里经过的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石头,于是他就这样趁机把这个还沒有经过雕琢而发光发亮的玉石给占为己有,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玉石的价值一样。

    现在的银煦会急着想要让段(情qíng)成为自己的王后,也是担心段(情qíng)会变得越來越厉害,然后让更多的人和妖族发现了他的魅力之后,接触了更宽广的世界后的段(情qíng)就不愿意继续待在他的(身shēn)边了。

    当然,段(情qíng)根本不可能知道银煦一直都在心里盘算得很长远。

    “银煦,你在发什么呆呢?”段(情qíng)看出银煦似乎是有心事,于是便很直接的问了出來。

    “我只是在想着,”银煦把视线落在段(情qíng)(身shēn)上,“觉得银溯修复元神的时机应该是差不多该到了。”

    “然后呢?”段(情qíng)很快追问道,“你不单单只是想着这个问題吧?”

    银煦沒想到段(情qíng)会这样追问自己,顿时就觉得段(情qíng)自从在天帝手里死里逃生之后,脑袋就机灵了不少。

    果然跟那个玄雷的最终封印解开有关系吧,总感觉段(情qíng)最近的心思敏感了不少。银煦不(禁jìn)在心里开始有了这种想法,不过变聪明的段(情qíng)在他眼里也照样还是很可(爱ài)。

    “然后就是我现在必须要去一个地方,你愿意跟我一起去么?”银煦倒也沒有否认段(情qíng)的话,而是直接对段(情qíng)提出邀约。

    “去啊。”段(情qíng)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沒有,十分果断的就答应了银煦。

    “难道你都不会问我要带你去哪?”银煦真是对这样毫无戒心的段(情qíng)沒有抵抗力。

    “反正我知道你肯定不会随便带我去危险的地方。”段(情qíng)理所当然的回道,“不过就算去危险的地方我也沒在怕啦,放心哦,我会保护你的。”

    “我想我应该还不至于沦落到需要你保护的境地。”银煦一副拿段(情qíng)沒辙的神(情qíng),“那你就跟我來吧。”

    说完这话的银煦一把拉住段(情qíng)的手臂之后,就直接运用高阶瞬移法术迅速带着段(情qíng)消失在了这个山洞里面。

    不一会,等段(情qíng)再次看清楚周围的景象时,他们已经來到了另外一个山洞的面前。

    之所以段(情qíng)能够确定眼前的这个山洞并不是他们所待着的那个山洞,是因为这个山洞的洞口被设置了强力的防御结界,而且洞口周围长满了不惧冰雪寒冷的荆棘蔓藤,一看就知道这里并不是经常有人造访的地方。

    “这里是哪里?”段(情qíng)看着(身shēn)旁一脸严肃的银煦,忍不住出声问道。

    “还是在冰极之峰上,不过这里属于冰极之峰的东边之巅,也是我真正从娘胎里出生的地点。”银煦老实回道,“我、银溯和银羽都是在这个山洞里出生的。”

    “真的假的?!”段(情qíng)惊讶的瞪大眼睛,他完全沒想到银煦竟然会把他带來自己的出生地点。

    “你觉得像是假的么?”银煦不(禁jìn)反问道,“你是个除妖师,应该能够感觉到这个山洞里的妖力很强吧?”

    “嗯,我刚才就想说了,这个山洞外围的结界倒不像是防着外面的妖族入侵,反倒像是防着山洞里的那股强大妖力。”段(情qíng)就算堕化成了半妖,模样也已经出现妖化现象,但(身shēn)为除妖师所修炼出來的能力还是依然很厉害的。

    “你想的沒错,这个结界是我和长老们一起合力布置的。”银煦点头一下赞同段(情qíng)的说法。

    “那里面那股强大的妖力到底是?”段(情qíng)还是很不解的看着银煦,如果他感觉沒错的话,眼前这个山洞里的强大妖力的主人也应该是九尾银狐一族的才对。

    面对段(情qíng)这个问題,银煦沉默了半晌才缓缓答道:“那股妖力是我母亲的,她就在这个山洞里。”

    “啊?!”段(情qíng)大吃一惊的叫了起來,“山洞里的是你妈?!”

    “嗯。”银煦不太明白段(情qíng)为什么会露出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怎么了?你难道不愿意來见一见我的母亲?”

    “不、不是这样……!”段(情qíng)连忙急促的回道,“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啊!你怎么能让我沒有任何心理准备就來见你妈呢?!再说你之前可一直都沒跟我提起过你妈还存在着的事(情qíng)啊!”这让他不(禁jìn)有种突然要见交往对象家长的紧张感啊!

    “我沒有对你说过么?”银煦还是不太理解段(情qíng)为什么要这样紧张。

    “绝对沒有!”段(情qíng)非常肯定的回道,“我只知道你有个已经修炼成为狐仙的姐姐,然后还有银溯银羽这样的弟弟妹妹,我根本不知道你妈妈居然还存在着!”

    “其实也不算还存在着了。”银煦淡淡的回道,“她是上一任的妖狐之王,名为西泠,是我们妖狐一族之中最有名的女王。只是在我还沒有成为这一任的妖狐之王之前,她就已经陷入了长眠之中,当时她才刚生下银羽沒多久。”

    段(情qíng)沒想到银煦会突然跟他说起这些是事,心里顿时有些感动起來。因为他看得出來,银煦并不是随便会把这些事(情qíng)告诉别人的,只有他认为重要的存在,他才会这样说出來吧。

    “陷入长眠是怎么回事?”段(情qíng)不懂就问。

    “我也不清楚,她的(身shēn)体并沒有死亡,还维持着生命特征,但是她已经沉睡了几千年了。”银煦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qíng)绪,“我早就已经放弃,不对她会重新苏醒复活过來的事(情qíng)抱有任何期待。只是银溯和银羽似乎还在坚信着自己的母亲迟早有一天会醒过來。”

    “那你特地带我过來就只是为了让我站在这山洞外面?”段(情qíng)还是觉得银煦不止是单单为了带他來见自己的母亲。

    “当然不是。”银煦倒也沒有瞒着段(情qíng),“我來这里是为了取下我母亲的一部分(身shēn)体,我需要她的妖骨來让银溯复活。”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妖孽不许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