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 求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希言菲语 书名:妖孽不许跑
    沒有想到银煦终于还是亲自把这件事给提了出來,段(情qíng)一时之间就有些傻愣住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王后?”段(情qíng)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银煦,“你确定要让我做王后?”虽然他已经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亲耳听到银煦这么说,心里的那种冲击力还是非常大的。

    “嗯。”银煦很肯定的点点头,“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这……”段(情qíng)不(禁jìn)露出有些迟疑的模样,“你是说真的吗?”

    “你觉得你还有什么不确定的?”银煦不(禁jìn)反问起來,对于段(情qíng)事到如今还想要逃避的态度感到有些不满,“难道你不想成为我的王后?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

    “我当然想啊!”段(情qíng)马上就有些激动起來,“可是你一时之间说要我做王后什么的,我心里会有不安也是正常的吧?”

    银煦听到段(情qíng)这话,便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想,觉得段(情qíng)这话也是有点道理的,就点头一下应道:“你这话我也觉得有道理,所以,你是想要我怎么做才会点头答应?”

    “你说话要不要这么直接啊?!”段(情qíng)沒想到银煦竟然投直球來这么问,顿时整张脸就有些害臊起來,“我哪里知道你要怎么做啊?!我又沒做过王后!”

    “除了你以外,我也沒有让任何人或者是任何妖族做王后的念头,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你才能满意。”银煦更加直白的说道。

    “我的天。”段(情qíng)忍不住感叹一声,“你今天是怎么回事?说话居然这么直率,完全不像是银煦大人的风格啊!”

    接着银煦伸出一只手來握住段(情qíng)的手,再把段(情qíng)的手拿到自己的(胸xiōng)口前,缓缓的放到自己的心窝上。

    “你感觉到了么?”银煦那双妖魅的血瞳直视着段(情qíng),然后低低的出声说着。

    “嗯,感觉到了你还是有心跳的,你还活着的。”段(情qíng)自认为自己还是很聪明的,知道银煦这般动作的意思。

    岂料下一秒钟银煦就不满的哼声道:“果然不能指望你能说出什么浪漫又感动的话來,真是,拜你所赐,我现在反而沒那么紧张了。”

    “啊?”段(情qíng)一下子沒能跟上银煦的思维,当下就不解的发出疑惑。

    “我的意思是,我刚才其实很紧张。”银煦补充说明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说话突然这么直率?那是因为我想要能够把自己最真实的心(情qíng)表达出來,让你这个笨蛋能够理解。”

    “……”段(情qíng)不(禁jìn)无语了一下而撇了撇嘴角,“不要说我是笨蛋什么的……”

    “你再笨我也照样喜欢。”银煦忽然又冒出一句让段(情qíng)感到非常难为(情qíng)和害羞的话语。

    “果然今天的银煦大人真的很奇怪。”脸颊有些红起來的段(情qíng)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不(禁jìn)说话都变得声音有些大了。

    “你不要老盯着这个问題來说,虽然我知道你很笨,但是请不要笨到这个样子,不然我会很为难。”银煦的语气都不(禁jìn)开始变得有些无奈起來,“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现在这是在对你求婚啊?”

    “咦咦咦?!”段(情qíng)忍不住惊讶的叫了起來,“这、这是求婚吗?!”

    真是很抱歉,以他这么粗神经的状态还真的是一下子沒反应过來这居然是他人生第一次所面对的求婚场景。

    “不然你认为我在跟你所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仍然把段(情qíng)压倒在自己(身shēn)下的银煦看到段(情qíng)这般反应,便忍不住眉头一挑的哼道。

    “这真的是求婚?”段(情qíng)还是不敢置信的多问了一句,“怎么跟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有点不太一样啊?”一般來说,会有把人压在(身shēn)下一副像是想要霸王硬上弓的样子來求婚的?

    “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诚意?”银煦开始有些不太高兴了。

    “沒有怀疑啊!”段(情qíng)看出银煦的眼神沉了几分,便连忙再次急忙说道,“我怎么会怀疑银煦大人的诚意呢?!我只是觉得这求婚场景跟我所想的不太一样而已。”

    “那你想要怎么样的?”银煦立刻就很犀利的追问道,“我可以换个你所想的方式來。”

    段(情qíng)听到这话想了一下之后,还是选择摇了摇头,说道:“那还是不要了,果然还是觉得这样的方式比较有银煦大人的风格。”

    “既然不要的话,那你就乖乖的按照我的节奏來。”银煦倒也沒有任何客气和退让。

    因为他老早就想让段(情qíng)彻底成为他的人,只是以前他觉得要是((操cāo)cāo)之过急一定会把这个小笨蛋给吓跑,但他现在觉得要是再不赶紧的话,这个小笨蛋就会变得越來越厉害,然后就会变得越來越不需要他的存在了。所以银煦不想在事(情qíng)变成这样的境地之后才后悔,就此决定要先下手为强。

    其实一开始银煦自认为自己的耐心还是非常不错的,直到最近他才明白,对于段(情qíng)的存在,他是真的沒有什么多余的耐心。相反,他还很急躁,他担心他的段(情qíng)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來阻碍他们双双奔向幸福生活的未來。

    因此沒有人知道,银煦比任何人都要急切的希望段(情qíng)赶快成为他们妖狐一族的王后。只不过他只是把这份心(情qíng)深深的藏在心里,并沒有直接表露出來罢了。

    当然,这其中他的妹妹银羽也算得上是功臣一名了。要不是银羽大胆的把事(情qíng)摊开來对段(情qíng)说,恐怕段(情qíng)还一直都沒有那种想要和他共同生活度过漫长岁月的觉悟。

    不过银煦肯定是不会去光明正大感谢他妹妹的,不然被段(情qíng)知道了,心里肯定会有别的想法。

    在这种当头,银煦绝对不(允yǔn)许任何节外生枝的(情qíng)况出现,以防段(情qíng)在这关键时刻又临时反悔逃跑,那真的是会把他给气死也说不定。

    “银煦大人,你现在已经面露凶光了。”额头开始冒冷汗的段(情qíng)实在是忍不住出声提醒道,“那个……我要是不答应的话,是不是当场会被你给吃了啊?”现在的银煦大人真的非常有这样的气势啊!他段(情qíng)真的心里很紧张啊!这哪是求婚,分明是((逼bī)bī)婚好不?!

    当然段(情qíng)心里想归想,是绝对不会那么大胆的给说出來的。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妖孽不许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