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一章 真是好孩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希言菲语 书名:妖孽不许跑
    段(情qíng)从來沒有想过有时候语言也会成为一个可以杀人的利器,至少他现在听到银煦这样说,心里真的难过得想死。

    他知道自己犹豫不决的态度或许真的是伤到了银煦,但是他沒想到银煦真的会做出这样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但是银煦就算对段(情qíng)说了这样的话,却也沒有很强势的把段(情qíng)送回到人界,而是继续耐心的照顾刚保住一条命的段(情qíng)。

    银煦这样的行为在段(情qíng)眼里简直就像是残酷的温柔,而在银羽的眼里,她只觉得自己的大哥是真的是为了段(情qíng)而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原则。

    银羽从小就一直很崇拜自己的大哥银煦,因为他有种很强势的魄力,只要他决定想要做的事(情qíng),或者想要拥有的事物,那么他都绝对会做到得到。而自从她的大哥(爱ài)上了段(情qíng)这个人以后,她就只看到这位一直很强势的大哥不断在妥协,妥协到为了段(情qíng)而放弃了自己的原则。

    对此,银羽怎能不心疼,她的大哥是妖狐之王,是妖狐一族中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只要他一句话,他们妖狐一族将为他倾尽全力甚至是(性xìng)命。

    可是就是这样高高在上的妖狐之王,却连自己的(爱ài)人都不能独占起來,这该是多伤心的事(情qíng)。

    他们妖族其实是个很纯粹的存在,不会像人类那样顾忌那么多,(爱ài)了就是(爱ài)了,(爱ài)上了想要在一起,想要专属于自己,这有什么不对。

    但是银羽却发现她的大哥变得越來越跟个人类似的,有着诸多顾忌,总是不断为了段(情qíng)着想。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大哥有着这样的变化到底是好是坏,她唯一知道的是,她只想要她的大哥能够如愿以偿得到自己想要陪伴一生的伴侣,能够真正获得幸福。

    在冰极之峰的峰顶山洞里还算是平静的度过了两天的段(情qíng)开始变得越发烦躁起來,因为这两天银煦虽然一直都抱着和之前一样照顾他的态度,但他却发现银煦不再轻易碰触他,那种疏远出來的距离感非常明显,所以让他开始越來越沉不住气了。

    于是在今天傍晚的时候,段(情qíng)趁着银煦盘坐在石(床chuáng)上给他施法检查(身shēn)体伤势和状况的时候,非常大胆的扑倒了银煦。

    银煦倒是沒想到段(情qíng)会突然做出这种举动,因此那双血瞳里不(禁jìn)露出有些讶异的目光。

    段(情qíng)在把银煦扑倒在石(床chuáng)上之后,便以居高临下的俯视姿态看着被自己压在(身shēn)下的银煦,一脸躁怒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说了那些让我伤心(欲yù)绝的话以后,为什么还要这样百般温柔的对待我啊?!你这是在玩我吗?!是不是觉得我很好耍很好玩啊?!”

    银煦一脸淡定的看着压在自己(身shēn)上的段(情qíng)这副非常激动的模样,沉默了好一会才出声说道:“段(情qíng),我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來对待你而已,做出选择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我听不太懂啊……”段(情qíng)脸上的表(情qíng)软了下來,变成了一副非常无可奈何的样子,“你不是说(爱ài)我吗?不是说过想要和我在一起吗?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因为我不想再尝试到失去的滋味。”银煦这次倒是很爽快的回答了段(情qíng),那语气倒是有了一些激动的意味,“的确,我不该指望你能想懂,因为你一直都那么傻,既然如此我就明白告诉你。”

    段(情qíng)忍不住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银煦,沒想到银煦也会露出这样激动的样子來说话。

    “我只是因为太在乎你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多顾忌。”银煦叹了一口气,“我想独占你,想让你继续陪着我走下去,一起度过千百年。但是我担心你会后悔,后悔跟着我走上这条路。毕竟你一开始只是人类,只是个活了二十多年的小子,我担心你根本熬不住寂寞陪我那么久。”

    “我是个很霸道的妖狐,我恨不得把你永远锁在(身shēn)边,不让你到处乱跑。”银煦的眼神非常认真,完全沒有感觉到一丝的说笑意味,“但是我不能这么自私,你有自己选择人生的权利,不该是这样被我牵绊着限制着,我不想将來在一起生活了几百年以后,你突然后悔了。”

    说完这番话的银煦伸手捧着段(情qíng)的脸,然后再补充了一句说道:“要是你沒有一生只陪伴在我(身shēn)边、永远都不离开我的那种觉悟,那么我们还是趁早分手。你现在回归到人界那边生活还完全來得及。”

    听了银煦这般剖白自己的心思,段(情qíng)脸上不(禁jìn)写满了震惊,在傻愣了好一会之后,他才呐呐的出声说道:“对不起……银煦,我真的不知道原來你一直都有那么多想法和烦恼……”

    他必须要承认,他想的是不如银煦想的那么多那么远,他只是想着眼前的(情qíng)况,就算想过以后,那也只是想得比较肤浅而已,还沒有像银煦这样想得那么深入。他是真的完全还沒有真正想过彼此在一起以后所要面对的漫长生活该是什么样的状况。

    “我一直不曾对你说是因为我不想让你烦恼这些事(情qíng)。”银煦继续接道,“只是现在所发生的事(情qíng)((逼bī)bī)着我不得不面对这些,不得不让你做出选择了。”

    看着段(情qíng)脸上的纠结,银煦沒有任何意外,他只是用一如既往的只专属于段(情qíng)的温柔语气说道:“段(情qíng),你只需要根据自己的内心想法來选择就好,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不会有任何怨言。因为这些事(情qíng)说到底都是我惹出來的,要是当初我沒有招惹你,说不定你就不会遇到这些事(情qíng),也不会面对现在这样的两难抉择。”

    “银煦,这不是你的错啊。你为什么要说成是自己的错呢?而且我从來都沒有后悔(爱ài)上你。”段(情qíng)非常认真的说道,“既然你都这样把话说明白了,那么我会好好考虑想明白的,因为我也不想银煦这样继续烦恼下去。”

    听到段(情qíng)总算答应了他会好好思考自己的选择,银煦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一下,说道:“真是好孩子。”

    难得看到银煦这样充满魅力的笑容,段(情qíng)一下子就看痴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妖孽不许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