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 所坚持的原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希言菲语 书名:妖孽不许跑
    因为借着炎枢和墨翎的庇护,所以灵猫形态的段(情qíng)就算待在森天雨林里也不会轻易受到那些凶猛灵兽的袭击。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他什么也不管的安安分分蹲守在巨大冰块面前,不作出任何逾越的动作行为,因此炎枢和墨翎虽然忌惮他的存在,却也不敢开口赶他走。

    就这样安然无事的在森天雨林里度过了整整一天一夜之后,灵界审判者的幻化术也逐渐开始接近时间的限制而进行解除。

    于是段(情qíng)默默的在心里计算着他恢复人类形态的时机,然后在脑海里不断策划着行动的方式,看要怎么摆脱灵兽形态的炎枢和墨翎而把银煦从这里解救出來。

    炎枢和墨翎自然不知道段(情qíng)心里所打算着的小九九,他们都以为段(情qíng)会这样继续乖乖的不作出任何逾越的行为。

    在好不容易熬到了解除的时刻之后,依然还是灵猫形态的段(情qíng)马上就先装模作样的假装散步遛圈一样跑到巨大冰块的后面。

    炎枢和墨翎一开始都不疑有他,直到躲在巨大冰块后面的段(情qíng)恢复人类形态之后,他们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觉得段(情qíng)在巨大冰块后面待得有点久了。

    心生警惕的他们立即就同时迈步走向巨大冰块的后面,想要看看段(情qíng)到底在干什么。

    接着在炎枢刚冒头看向巨大冰块的后面时,恢复人类形态的段(情qíng)立即就以一招犀利的擒拿手钳制住了炎枢。

    炎枢根本就沒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qíng)况,一时大意就让段(情qíng)占去了先机从而落入了无法轻易反抗的境地。

    此时在森天雨林里,段(情qíng)也和炎枢墨翎一样无法使用任何法术,就连原本也应该跟着一起解除封印的灵力都还沒有恢复,因此战斗的灵活(身shēn)手变成了唯一的手段。

    为此,段(情qíng)沒少在心里感激他的父亲段宏。因为段(情qíng)从小就在段宏的手里不单受到除妖术的学习培训,连武功格斗术也学习得很精湛。之前段(情qíng)还被人瞧不起的称为三流除妖师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除妖术沒优势,便苦练武功和格斗术,所以他的武功和格斗术在段氏一族里就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厉害。

    炎枢和墨翎自然都沒有想到段(情qíng)的(身shēn)手会这么厉害,竟然一招就把炎枢给钳制住了,当下他们都觉得自己小看了天帝幺子的本事。

    “玄雷(殿diàn)下,我劝你千万不要冲动。你就算在这里把我和炎枢给杀了,你也逃不出天帝的手掌心。”墨翎见到恢复人类形态的段(情qíng)已经按耐不住的开始要动手了,便开始出言相劝,想要尽量避免和天帝的前十二御神将之一发生武力冲突。

    被段(情qíng)制住(身shēn)体关键致命点的炎枢也连忙不敢轻举妄动的点头出声附和着墨翎的话:“沒错沒错,玄雷(殿diàn)下你难道还沒有受到教训吗?你难道还想要重现八百年前的场景,非要继续和天帝唱反调?”

    “我从來沒有想过要跟天帝唱反调。”段(情qíng)一脸严肃的回道,“我只是一贯秉持着自己的原则,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行动而已。”

    无论是玄雷(身shēn)份还是段(情qíng)(身shēn)份,他都只想要按照他的想法和心(情qíng)來活着,并不打算跟任何人进行妥协。

    不然他之前几个转世包括段(情qíng)这一世所遭受的一切挫折和困境都白受了,从他以玄雷的(身shēn)份被天帝贬到人界开始,他就决定要以这样的方式活下去。无论进行多少次轮回,他都不会改变这个原则。

    “玄雷(殿diàn)下,为什么有那么多康庄大道你不走,非要选择这样充满荆棘的道路?”被段(情qíng)掐住颈部的炎枢忍不住露出一脸难过的表(情qíng),“就算你不是故意和天帝唱反调,但是你现在所做的事(情qíng)跟天帝的意愿是相违背的。陵雨(殿diàn)下本來都已经说服天帝要把玄雷(殿diàn)下召回天界了,这下子玄雷(殿diàn)下你这样做无疑是作茧自缚啊。”

    “谢谢你们这么为我着想。”段(情qíng)不为所动的应道,“不过我从來沒有想过要回天界这里,一切都是陵雨自己自作多(情qíng)。”

    听到段(情qíng)这么说,炎枢和墨翎都不(禁jìn)露出非常惊愕的神色,他们完全沒想到段(情qíng)打从一开始就沒想过要回天界,因此才会如此胆大妄为。

    “玄雷(殿diàn)下,你这是要辜负陵雨(殿diàn)下的心意么?”墨翎冷冽着一双眼眸追问道。

    “如果天界的每一位灵神都对我抱有期待,我是不是都该回应他们?不回应他们就是辜负了?”段(情qíng)认真起來的时候也是一张伶牙俐齿。

    炎枢墨翎他们明显口才就不在一个级别,面对段(情qíng)这样毫不客气的反问,他们一下子完全找不到任何话來反驳。

    冠军之光/so/0/436/

    其实在玄雷还沒有被天帝贬到人界之前,有不少灵神都认为玄雷很可能会成为天帝的继承人之一。

    因为玄雷的神力是十二御神将之中最强悍的,再加上个(性xìng)不像其他御神将那样高贵冷艳,算是比较平易近人的类型。

    所以有不少灵神其实都在心里想着玄雷有着继承大统的气度,尤其是像炎枢这些靠自己的实力荣登天神大(殿diàn)成为神武将的灵神更是对拥有强悍神力的玄雷感到服气。

    只是在等级观念十分严谨的天界之中,玄雷的出(身shēn)并不正统,再加上天生就比较有个(性xìng),所以这才是令那些灵神感觉最可惜的一点。

    出(身shēn)不正统就意味着无论能力多出色,当到了面临继承天帝大位的时候,就会遭受许多质疑的声音,也会面临着所有天界的灵神们更加严苛的对待。

    一旦有任何做得不好或者不够好的事(情qíng),那么一点点瑕疵也会被无限放大,成为灵神们弹劾他的把柄。

    “玄雷(殿diàn)下,请你不要((逼bī)bī)着我们出手伤害你。”墨翎看到段(情qíng)完全不想要和他们有商量的余地,便开始把话往死里说。

    “是你们不要再((逼bī)bī)着我动真格。”段(情qíng)立即接道,“只要你们退离这里不再为难我,我便不会和你们发生任何冲突。”

    看到自己如此耐心都无法让段(情qíng)产生动摇,墨翎已经开始失去了和段(情qíng)说话谈判的耐心,从而决定冒险直接对段(情qíng)动手救出炎枢。

    段(情qíng)也敏锐的发觉到了墨翎眼里一闪而逝的杀意,他知道比炎枢更加冷酷无(情qíng)的墨翎已经想要出手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妖孽不许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