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 长痛不如短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希言菲语 书名:妖孽不许跑
    面对白光元毫不让步的态度。段(情qíng)别无他法。只好态度诚恳的求道:“那你能不能带我去冰极之峰那边。我要亲自去找银煦。”

    如果不是因为他对冰极之峰在妖界之中的位置不清楚的话。他老早就自己去闯妖界了。

    可是段(情qíng)已经有过一次擅闯妖界而严重迷路的经历了。所以这次他要谨慎得多。在沒有彻底确认冰极之峰在妖界北部的具体位置前。他是不会再贸然去妖界的。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白光元听到段(情qíng)的这个请求不免觉得这段(情qíng)简直就是异想天开。“都说你还是对我们银煦大人趁早死心吧。你(身shēn)为半妖本來就配不上我们的王。”

    “配不配得上是由你來说的吗。”段(情qíng)并沒有对白光元的这话感到生气。而是非常厚脸皮的继续缠着他。

    然而就在段(情qíng)刚说完这话的时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忽然一阵冰冷的气息传來。很快一个有这银发血瞳的妖狐形态的(身shēn)影迅速运用瞬移法术出现在了这个顶楼的总裁办公室里面。

    段(情qíng)定睛一看发现这个(身shēn)影是自己认识的银羽。顿时就像是见到救命稻草一样连忙跑到银羽(身shēn)前。激动的伸手抓住银羽的双臂甩着说道:“银羽你來得正好。你赶快把你大哥的具体下落告诉我啊。”

    面对段(情qíng)这急切的模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依然还是一副冷艳模样的银羽只是沒什么表(情qíng)的扳开段(情qíng)的手。

    “银羽大人。这个段(情qíng)实在是太缠人了。”一旁的白光元见到银羽的到來后。马上就露出一副非常恭敬的态度。

    显然他们九尾银狐的等级制度还是非常森严的。不是“银”字辈的九尾银狐明显地位要低下一些。

    “苍元。你先去出去一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有话跟段(情qíng)说。”银羽直接叫着白光元(身shēn)为九尾银狐的名字。然后就朝着他摆了摆手。

    白光元见状。并沒有多说什么。立刻就按照她的意思暂时先离开了这个总裁办公室。

    等白光元走出这个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后。银羽便十分不客气的率先坐到了一旁的真皮沙发上。

    段(情qíng)见状立刻快步也跟着走过去在她(身shēn)边坐了下來。

    “银羽你赶紧告诉我吧。第一时间更新”段(情qíng)一脸期待的看着银羽。“你就别卖关子了啊。”

    银羽定定的盯着段(情qíng)看了好一会才开口出声说道:“段(情qíng)。你在段氏一族的那些破事儿都处理完了。”

    “不是破事啊。”段(情qíng)立刻反驳道。“我父亲现在还沒真正康复。所以一些事(情qíng)我必须要代替他去处理。”

    “别跟我说这些。第一时间更新我只问你那些事都处理完了沒。”银羽做出打断他说话的手势。“你只需要回我处理完了或者是沒处理完。”

    “……”段(情qíng)无语了一下才乖乖配合的回道。“算是暂时处理完了。”

    “暂时。”银羽听到他这话不(禁jìn)挑了挑眉。“这就说明你要是见了我大哥的话。你还是要离开他回去那巫云山。”

    段(情qíng)虽然觉得银羽这样问实在是有些不讲理。但他还是非常老实的点了点头:“沒错。只要段氏一族需要我去处理事(情qíng)。我不能坐视不管。”

    银羽就知道这个段(情qíng)老实到连撒个谎都不会。明明已经预料到他会这么回答。但亲耳听到还是不免有些生气起來。

    “那我大哥你到底摆放在什么位置。”银羽很直接的问道。“难不成他还比不过你那家族的责任是么。”

    沒想到银羽居然问了之前银煦问过他的问題。段(情qíng)沒有任何犹豫的直接回答:“银煦对于我來说是最重要的存在。段氏一族对于我來说也是至关重要的存在。”

    “你还想两者兼顾啊。。”银羽的声音开始因不爽而变得有些尖锐起來。“段(情qíng)你想得还真是美。你想要对你的家族负责。又想要得到我大哥。这世间哪有这么两全其美的事(情qíng)。。我就这么告诉你吧。第一时间更新你一再而三的为了你那家族的破事儿而冷落我大哥。我大哥都不曾怪过你。但他是为了你的事(情qíng)而(身shēn)受重伤的。你却对他不闻不问。”

    “我沒有对他不闻不问啊。我还在巫云山的时候。我就拜托我出门在外的哥哥帮我打探有关于银煦的消息。可是完全就沒有任何消息啊。”段(情qíng)听到银羽这番激动的话语。整个人也显得比刚才还要着急起來。“为什么你们总要((逼bī)bī)我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呢。难道我想要两者兼顾就是不行吗。。”

    “沒错。”银羽很理直气壮的应道。“就是不许你两者兼顾。”

    “为什么啊。。”段(情qíng)不解的反问道。

    “因为我大哥对你的独占(欲yù)很强。他想要你彻底是属于他的。而不是和段氏一族分享你的存在。”银羽认真严肃的回答了段(情qíng)的问題。“所以你这样总是把段氏一族的事(情qíng)摆在第一位。而把我大哥摆在第二位的行为真的让他伤透了心。”

    “都说了这两者之间是沒有可比(性xìng)的啦。”段(情qíng)急得额头都有些冒汗了。“事(情qíng)有分轻重缓急的啊。要是银煦遇到了急事。我肯定也会第一时间冲过去帮忙啊。”

    “那你有成为我们王后的觉悟么。”银羽忽然就问了这么一句。

    “啊。”段(情qíng)根本就沒明白她这话的意思。

    “你该不会忘了我大哥是妖狐之王。不论是九尾银狐九尾火狐或者是那些非九尾的妖狐。只要是妖狐都是我大哥的臣民。他成为我们的王已经快要两千年了。我们全都希望在他成为妖狐之王满两千年的那天举行他的封后仪式。”银羽非常认真的说着这事。“可是他活了那么久。唯一认真动过(情qíng)的对象就只有你。”

    段(情qíng)完全是在目瞪口呆的听着银羽说这些话。王后什么的。他根本想都沒想过。更关键的是。为什么陪在银煦(身shēn)边就一定要成为王后啊。。

    或许是看穿了段(情qíng)的想法。银羽又接着说道:“你不成为我们的王后的话。是沒办法和我们的王厮守在冰极之峰的。因为和我们王能够厮守到死的存在只能是王后。必须是王后。而且我们九尾银狐都是非常专(情qíng)的存在。从來不轻易动(情qíng)。一旦动(情qíng)了就会只认定这一辈子而不会改变想法。”

    段(情qíng)越听越是傻愣着。他完全搞不懂他们妖狐世界的制度和规则。这些事(情qíng)在他听起來感觉就像是以前的古代的事(情qíng)一样。一点都不像是现代会发生的事(情qíng)。

    “所以你要是沒有成为我们王后的觉悟。那你就趁现在离开我大哥吧。长痛不如短痛。”银羽非常直接的开口说道。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妖孽不许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