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最严重的惩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希言菲语 书名:妖孽不许跑
    在滨海城上空发生的激烈战斗中。明显已经开始呈现出一边倒的(情qíng)况了。

    任宁就算法术再厉害招数再多。也逐渐抵挡不住段(情qíng)那越來越强韩的召雷术攻击。

    银煦在看到段(情qíng)果然现在已经厉害到完全可以不把这个除妖师领域之中最顶尖的除妖师放在眼里后。心中不(禁jìn)有种欣慰的感觉。

    虽然段(情qíng)一开始是非常不起眼的三流除妖师。但他还是吸引了银煦的注意力。第一时间更新

    光凭这一点。银煦就觉得这个三流除妖师是个非常特别的存在。

    而他曾经也说过段(情qíng)将会是段氏一族最强悍的除妖师这种话。如今段(情qíng)用他的努力证明了银煦的话完全沒错。

    现在的段(情qíng)不单是段氏一族最强的除妖师。恐怕也是当今除妖师领域中最强的除妖师。

    因为银煦曾经是亲眼见识过段翼厉害的。所以他心中自由对比。现在的段(情qíng)已经完全超越了当时段翼最巅峰的状态。

    对于段(情qíng)这样死而复生的惊人蜕变。银煦尽管也和任宁一样想不明白。但他心里有着那种难以言喻的高兴。

    而一旁看着段(情qíng)战斗的段恭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段(情qíng)已经是最顶尖的除妖师。他已经完全不是那个大家所认识的三流除妖师了。

    现在的段(情qíng)在段恭眼里就像是一个真正经历过重生一样的华丽存在。第一时间更新他完全颠覆了众人对他的认知。完成了一场最让大家始料不及的实力逆袭。

    此时的段(情qíng)看出任宁已经因为他的召雷术攻击而不得不消耗了大量灵力來抵抗。所以在看准了这个时机后。段(情qíng)沒有犹豫的立刻抬起双手开始掐指念诀。

    这让围观这场战斗的大家都不免露出非常惊讶的反应。毕竟刚才段(情qíng)在施展召雷术的时候完全就沒有掐指念诀画符。如今突然摆出这样的手势。一看就是想要放大招的节奏。

    一开始大家都认为段(情qíng)这是要一击分出胜负。想要运用最强悍的轰天雷。

    结果在段(情qíng)掐指念诀以后。他们这才发现段(情qíng)施展的法术根本不是轰天雷。也不是段氏一族里的任何一个召雷术。

    只见天上同时有好多道雷电落下來。然后在段(情qíng)的驱使之下。这些雷电全都慢慢聚集在一起汇聚成了一个雷电光球。

    接着这个原本就跟皮球差不多大的雷电光球逐渐慢慢扩大。然后扩大成了直径三米左右大小的雷电光球。而此时的雷电光球看起來更像是充满了强烈电流的球形牢笼。

    “段(情qíng)这个法术是什么时候修炼出來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段恭十分惊讶的出声看向一旁的银煦。“这个法术看上去虽然也是召雷术的一种。但根本就不是段氏一族的召雷术。”

    银煦默不作声的定定看着段(情qíng)施展着这一招。过了好一会。就在段恭都以为他已经无视了这个问題的时候。他才淡淡的回道:“这根本就不是除妖术。而是灵仙术。”

    “灵仙术。。”段恭更加震惊的挑眉瞪大眼睛。“灵仙术……那不是只有天界的神将才会使用的法术么。第一时间更新。段(情qíng)他怎么可能会灵仙术。。”

    或许是因为段恭(身shēn)上有着银溯的元神和寒冰内丹。所以银煦才会破例给段恭耐心解释道:“我曾经听我的母亲说过这一招。这是天界御神将玄雷最擅长的一招。杀伤力可以无限扩大增强的雷域封锁。”

    沒想到这个法术居然还牵扯到了天界御神将玄雷。这让段恭更加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当然。比段恭还要受到惊吓的人就是任宁。他完全沒有见过段(情qíng)这一招。自然也就无从下手破解反击。

    于是见状不妙的任宁马上就打算想要开溜逃跑。只是段(情qíng)已经看穿了他的动作。便立即一个摆手让那个球形牢笼快速飞到任宁(身shēn)上。然后直接把任宁整个人困在了里面。

    被困在这个充满雷电的球形牢笼里的任宁不甘心的还想要挣脱离开。第一时间更新只是无论他怎么施展灵力和法术。都完全撼动不了这个球形牢笼。

    “你已经逃不掉了。任宁叔叔。”段(情qíng)瞬移到了这个球形牢笼的边上。然后主动开口说道。“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杀人。所以我想让你死得好看一点。”

    “段(情qíng)。你不能杀我。”任宁立刻出声回道。“难道你不想要知道天云火的下落了么。。”

    “任宁叔叔。这招已经沒用了。”段(情qíng)看到任宁死到临头还想要欺骗他。脸上不(禁jìn)露出了既难过又失望的神(情qíng)。“你不要总是把我当成很好欺骗的白痴。”

    “可是你也不能就这样杀了我。阿宏说过不会杀我。还会帮助我保护我。”任宁已经被段(情qíng)这一招法术给搞得焦头烂额。所以说起话來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想着要利用我老爸。。”段(情qíng)的声音忽然就提高了几个音阶。“别拿我老爸來压我。就算他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阻止我。我也不会就这样放过你。”

    说完这句话的段(情qíng)立即抬起手把张开的手掌想要收拢成拳头。一旦他这个手势完成的话。任宁就算再多两条命都不够死了。

    只是说时迟那时快。好巧不巧的。原本被银煦带离这个城市的段宏居然真的就在这个时候运用御风之术快速出现在这个上空。

    “阿(情qíng)。”段宏立即一脸着急的喊道。“别杀他。”

    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段(情qíng)马上顿住了手中的动作。满脸写着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说道:“为什么不能杀他。。老爸。难道就因为他是你的挚友。所以你才要这般破例对待他吗。。你看看他都做了些什么事。现在整个滨海城死伤无数。几乎成了死城。”

    看着段(情qíng)如此愤怒的模样。段宏完全能够理解段(情qíng)的心(情qíng)和感受。但他还是坚持的说道:“阿(情qíng)。你不要轻易杀人。别杀他。”

    “老爸。”段(情qíng)不满的叫道。“任宁叔叔犯下这样的大错。我宁愿损(阴yīn)德也要杀了他。”

    段宏叹了一口气。(身shēn)体因之前被任宁暗算而显得状态不好的他脸色变得比刚才还要难看。一看就知道是勉强自己的(身shēn)体而赶到这边的。

    “阿(情qíng)。死亡并不是最严重的惩罚。”段宏缓了一口气之后才继续出声说道。“废了他的灵力。让他以后沒办法再施展法术作恶……让他亲自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并为此后悔一辈子。这才是最适合他的惩罚。”

    沒等段(情qíng)反应过來。被困在球形牢笼里的任宁立刻就不满的叫道:“阿宏你不能这么对我。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残忍的人是你。阿宁。以后好好为你所犯下的错误赎罪吧。”段宏再次叹了一口气。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妖孽不许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