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 真实身份曝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希言菲语 书名:妖孽不许跑
    看到段(情qíng)如此纠结崩溃的样子。灵界审判者显然已经沒了耐心。他也不想继续废话了。很直接的就对段(情qíng)说道:“别想了。乖乖跟我去灵界报到。”

    段(情qíng)听到灵界审判者又这么说。顿时就想要使出自己最擅长的撒泼耍赖的招数來对付灵界审判者。

    只是他们都沒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刺目的光芒在他们眼前闪过。紧接着一个打扮非常时尚潮流的帅哥就这样直接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第一时间更新

    灵界审判者看到这个帅哥的出现。心(情qíng)显然变得非常不好。原本就冷酷的表(情qíng)瞬间又冷了几分。

    “还好我赶上了啊。”这个帅哥在看到段(情qíng)以后。立刻就眉开眼笑的说道。“我还以为我又要來迟一步呢。”

    段(情qíng)看着这个帅哥对自己笑得一脸灿烂的样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便忍不住好奇的出声说道:“你谁啊。你是卖牙膏的啊。炫耀牙齿白。”

    “小玄子你这样说自己的哥哥可真是过分了啊。”这个帅哥故作一副夸张的大受打击的模样。“你果然一直都在嫉妒我比你帅。”

    “别随便跟我攀亲戚。我不认识你这个哥哥。”段(情qíng)很不客气的直接说道。“还有我不是什么小玄子。”

    这个帅哥听到段(情qíng)这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脸诧异的转头看向灵界审判者说道:“鬼彧。你沒有把他的真正(身shēn)份告诉他吗。。”

    灵界审判者正经八百的回道:“我沒有这个义务。”

    “你。”这个帅哥一时气急。“好你个鬼彧。真不知道那个阎王是怎么忍受你这个冰山的。”

    “你可以去找那个白痴阎王询问一下答案。”灵界审判者依然还是一脸正经的模样。

    “我才不要去灵界。要是被我老子知道了。那我岂不是也惨了。”这个帅哥哼了一下。

    “真难为你居然还会惧怕天帝的威严。”灵界审判者也冷哼了一下。“陵雨(殿diàn)下你该不会转(性xìng)了。”

    沒等这位名为陵雨的帅哥说话。一旁被忽视的段(情qíng)猛地开口大叫道:“既是天帝之子又是御神将之一的陵雨(殿diàn)下。。”

    “小玄子你真聪明。英明神武的陵雨(殿diàn)下就是我了。”陵雨一脸得瑟的伸手摸了摸段(情qíng)的头。

    然后段(情qíng)立刻一把拍掉陵雨的手。沒好气的说道:“我叫段(情qíng)。不是什么小玄子。还有你(身shēn)为御神将。干嘛跑到虚灵界。”

    “小玄子。你还真是把自己的(身shēn)份都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啊。”陵雨叹了一口气的摇了摇头。“你也是御神将之一啊。”

    “休想骗我。”段(情qíng)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显然不相信陵雨的说法。

    “我堂堂御神将骗你做什么。。难不成你以为我白痴到特地从天界來到这里就是为了对你撒谎么。。”陵雨立刻哼道。“你的真实(身shēn)份是天帝的幺子。第一时间更新也就是掌管雷神之力的御神将之一玄雷。”

    段(情qíng)愣愣的对着陵雨眨巴眨巴了眼睛。过了一会才出声说道:“你的意思……我是天帝最小的儿子。天界御神将之一的玄雷。”

    “嗯嗯。沒错沒错。”陵雨对于段(情qíng)理解了自己的话而感到非常满意的点点头。

    岂料段(情qíng)下一秒钟就忍不住大笑起來:“你这是來搞笑的吧。我是御神将玄雷。你倒不如直接说我是天帝算了。”

    接着段(情qíng)又收敛了笑声。转而变成十分不爽的模样冲着陵雨叫道:“你别把我当成三岁小孩。这么蹩脚的谎言还想骗到我。。真当我段(情qíng)是好忽悠的人啊。。”

    被段(情qíng)喷了一顿的陵雨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指着灵界审判者说道:“你可以问问这个冰山。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问他我刚才所说的是不是假话。”

    受到陵雨提醒的段(情qíng)立刻就把视线和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灵界审判者(身shēn)上。询问道:“大哥。他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看着段(情qíng)可怜巴巴的眼神。灵界审判者还是很直接的点点头:“沒错。他就是你的亲哥哥陵雨(殿diàn)下。而你的真(身shēn)的确是玄雷(殿diàn)下。”

    “嗯嗯。”陵雨在一旁附和道。“小玄子谁让你一直都那么调皮不肯乖乖听话。这触犯了天界的戒律就被咱们老子给贬到人界快要一千年啦。”

    段(情qíng)只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他从沒想到过自己居然还有这样的(身shēn)份。

    于是在这个信息得到灵界审判者的确定后。他一下子就懵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这个事实。

    看到段(情qíng)一副完全缓不过來的样子。灵界审判者便好心的替段(情qíng)问道:“请问陵雨(殿diàn)下你突然从天界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事(情qíng)。”

    “我知道你想让他回魂重新返回到人界。但是我不打算让他回到人界。”陵雨忽然就收起了刚才嘻嘻哈哈的态度。转而严肃的说道。“他居然和妖狐之王发生关系牵扯不清。这事你们怎么不早点汇报给我。”

    灵界审判者丝毫不怕陵雨的态度。秉持着自己一贯的严谨作风回道:“这事是命中注定无法改变的事(情qíng)。玄雷(殿diàn)下从五百年前开始就和那个妖狐之王牵扯不清了。”

    “天界的御神将怎么可以和妖族混在一起。。这事要是被天帝知道了。这就不是单单贬到人界的惩罚了。很可能会被直接废除神位。永不得返回天界。”陵雨语气担心的说道。“趁着这次他刚好是在离魂状态。我就把他带回到天界。再次替他求(情qíng)。让天帝给他恢复(身shēn)份算了。”

    灵界审判者还沒來得及开口回话。一旁回过神來的段(情qíng)忽然一脸坚决的又出声说道:“不管我以前是什么(身shēn)份。我现在只想做段(情qíng)。就算你真的是我哥哥也沒用。”

    “你说什么傻话啊。。”陵雨忍不住惊讶。“难道你不想返回天界么。。”

    说完这句话的陵雨又再次对灵界审判者说道:“鬼彧。你赶紧劝劝小玄子。叫他别固执留恋这个人界。”

    岂料灵界审判者难得露出十分遗憾的表(情qíng)。回道:“陵雨(殿diàn)下。其实我刚才就想对你说。玄雷(殿diàn)下经过这差不多一千年以來在人界的历练中。他变得比以前还要固执了。也变得更加不稀罕那些所谓的名和利了。”

    陵雨:“……”

重要声明:小说《妖孽不许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两百一十六章 真实身份曝光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