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恶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希言菲语 书名:妖孽不许跑
    言(情qíng)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银羽完全就是一副不把段(情qíng)的话当回事的模样在妖力受到段(情qíng)的灵力强行压制的时候她竟然还在不断增强释放自己的妖力完全不怕自己这样妖力完全解放还现出九尾银狐的真(身shēn)会引來多大的麻烦和严重后果

    “银羽快点冷静下來”段(情qíng)隐忍着自己(身shēn)体的难受继续对(情qíng)绪暴走中的银羽劝说道

    而被愤怒充斥着的银羽根本完全听不进段(情qíng)的任何话语在她继续释放自己的妖力想要冲破段(情qíng)的灵力压制时还在光华大厦里的任宁又趁机对准了银羽施展除妖法术

    此时正在和段(情qíng)灵力对抗着的银羽哪里还有余力去应付任宁的除妖法术攻击段(情qíng)在看出她沒有余力应对的时候又只得亲(身shēn)犯险去正面抵挡任宁的除妖法术

    虽然段(情qíng)同样也是(身shēn)为除妖师但毕竟他已经是半妖的体质所以除妖法术在他(身shēn)上所造成的伤害效果要比在人类(身shēn)体上造成的伤害效果还要大

    银羽沒想到段(情qíng)居然会为了救她而不惜冒险正面对抗任宁的除妖法术特别是在看到段(情qíng)被那个除妖法术伤到不(禁jìn)张口吐血的样子她更是顿时就有些愣住了

    “你……”银羽刚开口说了这么一个字段(情qíng)就立刻出声打断了她

    “赶紧离开这里”满嘴都还沾染着鲜血的段(情qíng)忍不住深深皱起眉头的出声吼道“真的想让自己也死在这里吗那样银溯就白白牺牲了”

    段(情qíng)这话让银羽猛地突然就醒悟过來了于是她沒有继续犯浑的释放自己的妖力进行真(身shēn)化

    看到银羽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的状态段(情qíng)总算是欣慰了叹了一口气看來他这个伤也沒白受至少让银羽悬崖勒马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任宁忽然又继续施展法术攻击过來

    段(情qíng)顾不上跟银羽说太多立刻就一边出招反击一边喊道:“银羽你赶紧去找银煦他会保护你的”

    “那你呢”银羽看出段(情qíng)现在的状况也是十分不乐观便(禁jìn)不住露出担心的语气

    “我还要在这里继续战斗”重新露出一脸愤恨表(情qíng)的段(情qíng)毫不犹豫的回道“我要为我们段氏一族牺牲的兄弟们报仇”

    说完这话的段(情qíng)为了掩护银羽撤离这里又重新运用御风之术跑回到光华大厦的顶楼那里想要牵制住任宁不让任宁继续出招为难银羽

    银羽见到段(情qíng)又再次进入了光华大厦的顶楼尽管心里再着急但她也不敢贸然跟进去

    因为光华大厦的顶楼里让银羽清楚的感觉到了有着非常多的危险阵法而且其中不少都是针对妖族而设立的强力阵法所以她不敢贸然进去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无奈的权衡之下银羽决定不再拖累段(情qíng)的行动便果断的运用瞬移法术快速离开了光华大厦所在的这个区域

    回到光华大厦顶楼的段(情qíng)在感觉到银羽的妖力气息渐行渐远后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沒能救到银溯已经是心里非常难过因此不想连银羽都救不了不然他觉得自己以后会沒办法面对银煦毕竟他们都是为了帮助他才会付出这些代价

    还在顶楼豪华总统(套tào)房里的任宁看到段(情qíng)大胆的回到这里心里一丁点也不惊讶

    “真沒想到你居然还敢回來”任宁轻轻的笑了一下“年轻人还真是胆大妄为啊”

    “少废话你这个丧心病狂的人根本就不配做除妖师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段(情qíng)伸手指着任宁怒道“面对你这样的人我是绝对不会害怕退缩的”

    “那你就动手啊”任宁又是一副挑衅人的态度

    看到任宁这副样子怒火中烧的段(情qíng)立刻就开始迅速聚集自己的灵力准备重新施展出二段高阶具现化能力

    只见段(情qíng)的双手上开始出现刺眼的雷光电流不断聚集着坐在沙发上的任宁完全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此时凝聚在段(情qíng)双手上的灵力是多么强悍

    接着就在段(情qíng)那专属武器快要具现化出來的时候任宁把握住了这个关键的一瞬间立刻甩出几张灵符触发开启了事先准备好的结界

    这个结界一发挥威力后段(情qíng)就猛地不敢置信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凝聚到双手上的灵力无法顺利具现化成自己的专属武器而且也无法收回去

    看到段(情qíng)的神(情qíng)任宁呵呵笑了一声:“小(情qíng)我还真的就是在等你施展这一招呢”因为刚才段(情qíng)对他使用这一招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了段(情qíng)的灵力深厚已经到了非常惊人的境界所以他心中便打定了主意现在找不回段宏就让段(情qíng)來

    就在段(情qíng)还沒能真正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时任宁又当着他的面再次启动了一个阵法

    而这个阵法段(情qíng)再也熟悉不过就是之前他见了几次的雷极乾坤阵法

    这下子段(情qíng)总算明白了任宁只是想要利用他的灵力來填补雷极乾坤阵法最后阶段所需的雷电之力

    “其实你的雷电之力比阿宏的还要纯粹是个非常难得的纯净灵质”任宁看着段(情qíng)的脸色变得更加毫无血色了那种胜券在握的语气就越來越明显“其实我一开始就看上了你的灵力想要用你的灵力來开启这个阵法只不过因为种种意外让我只能把主意放到阿宏(身shēn)上不然我怎么舍得让阿宏涉险呢”

    “你少恶心我了……”段(情qíng)的呼吸变得开始急促起來“别假惺惺装作一副很关心我爸的样子……”

    “你果然还是不懂我和阿宏之间的羁绊啊”任宁完全不在乎段(情qíng)这么说“阿宏曾经发过誓永远不会伤害我连你母亲都沒有这种待遇”

    听到任宁这么说段(情qíng)更是火冒三丈:“你他妈的一直都在欺骗我爸我爸会发这种誓也一定是你坑蒙拐骗的而且我爸都这么对你发誓了你为什么还要那样对待我爸”

    这一番话非常动气的吼下來段(情qíng)更是有种呼吸困难快要喘不过气來的感觉

    “你可别激动不然(身shēn)体会伤得更重”任宁看到段(情qíng)就快奄奄一息的样子还做出一副非常关心的姿态

重要声明:小说《妖孽不许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两百零八章 恶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