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女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没、没有!”沐晴雨慌乱的垂下眼睫,脸上竟然浮上了一丝血色。风离辰到底是怎么了?他终于吃对药了吗?还是自己做梦了?

    风离辰静静的低头看着她,不知不觉的也入了神。他们两人本该是这样的,晴雨原本可以成为他在这世上难得的几个红颜知己之一,原本,他可以在她面前表现的很随意,原本他对她可以像对踏茹,甚至听雪一样。甚至,他们的关系还可以更好。但是,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呢?

    天玄师太说它是自己命中的煞星,靠近她自己会有早夭之象!哼哼……可笑!当时,是非得已,如今既然已经撕破脸,他何必再听她的胡言乱语,他忽然间想要靠近她,一向只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他,倒要看看,她如何是自己的煞星,如何让自己早夭!

    只是,也可笑命运弄人,她成了自己的义妹,成了祁月郡主,不将嫁给太子为妃。

    隔了一会儿,沐晴雨悄悄的抬起眼睫来,正碰上风离辰那双温暖的眼睛,一时慌乱的垂下头去,看见他还放在自己口的手,慌忙去推,“我……啊!”没想到一下子碰到伤口,顿时失声叫了出来。

    “怎么了?”风离辰猛然醒悟过来,把碗丢在暗香手上,分开她口的衣襟,要查看她的伤口。

    “啊!不不!”沐晴雨双手捂住衣服,神窘迫的摇头道,“我没事!你不用看了!”

    风离辰停下手,看着她脸上的晕红越来越深,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害羞什么?我又不是没看过,有什么好稀罕的。”

    沐晴雨又羞又恼的瞪着他:“你!……我!……”

    “好了,别生气了,把粥吃了,待会儿可要凉透了。”

    在他难得的温柔里,沐晴雨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银面是你复活了吗?她靠在风离辰怀里,乖乖的把半碗粥都吃了。

    风离辰随手把空碗递给旁边的暗香,暗香呆呆的望着他,竟然忘了伸手来接。

    风离辰奇怪的回过头来,皱眉道:“暗香?”

    “啊?”暗香回神慌忙接过碗来跑了出去。

    风离辰把沐晴雨放下来,细心的擦干净了她的嘴唇,替她盖好被子,她很快就睡着了。

    风离辰依然坐在旁边,垂头静静的看着沐晴雨瘦削苍白的脸。

    自从那天轩辕天洛把沐晴雨托付给自己,每天晚上风离辰都会独自坐在边,出神的凝视着这张脸。沐晴雨昏睡了五天,他也看了五夜,他原本以为他们再也无缘相见了,可是命运这东西谁都逃不过。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来招惹我?他无法压制他内心深处,挣扎出来的那丝异样的感。

    整整十五年了,每个夜夜,他除了杀戮就是杀戮,累了,就躺在冰冷的山石上,或者漫天的血腥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头顶上那轮或圆或缺的月亮,每一次他都会忍不住的想:它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样的孤独呢?然后他就在对亲人的思念中沉沉的睡去,一觉醒来时,已是艳阳普照。

    他自从见到了暮听雪第一面,就不震惊,暮听雪长得竟有三分像娘亲,当年,娘被强行带走的时候已经有了三个月的孕。所以,他看到暮听雪的那一刻,心中便不由自己的把她当做自己的亲人,而那种原本飘渺的感觉,在得知她中毒将死之时,疯狂的发酵,他辨不清那是还是怎样,只是他确定,肯定,自己不会让她死,不会让同样的悲剧在自己面前发生两次!

    可是,为什么,代价,偏偏是沐晴雨呢?

    其实,是沐晴雨又怎样?令他更迷茫不知所措的是,为什么,因为是沐晴雨,他便下不了手呢?

    一向洞察天机,纵览大局,连天下都在他心中泾渭分明,可是如今,他竟然迷茫了。

    风离辰抬手轻轻拭去沐晴雨额头上的冷汗,叹了口气。自己当时如果早些出手,她是不是就不会受这么多苦了?可是当时,他原本以为自己与她形同陌路,她的生死自己不会再放在心上,可是,试过才知道,原来看见她受伤中毒,心,竟然会痛啊。

    “公子……”火云蹑手蹑脚的进来。

    “何事?说……”风离辰没有看他,只是低头轻轻撩开了晴雨额前的几缕碎发。

    “公子,太子那边来消息。太子被三皇子的人围困……我们的人要不要动手帮一把。”火云小心翼翼的问着。

    风离辰勾了勾嘴角:“轩辕天洛带走了听雪还真是给她自己带了个护符……速战速决,保护听雪尽快回京。”

    “是!”火云领命。

    “银翼那边查的怎么样了?”想起那个伤了晴雨的老者,风离辰只觉得心中有根刺。

    “已查明,那件事是那老人自作主张,银翼得知此事后,二人还大吵了一架。老者现在重伤未愈,银翼公子那边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但是他安插在朝廷中的势力,最近在秘密行动,不知道在筹划什么。”

    风离辰挑眉:“不知道在筹划什么?”

    “属下马上去查!一定查到!”火云看着风离辰不善的神色,单膝跪地。

    “如此神秘,看来是件有趣的事……一丝一毫也不要放过了。”

    “是。”

    “退下吧。”风离辰低头看着晴雨苍白的脸。

    火云却犹豫不决。

    风离辰头也不回:“还有事?”

    “公子,小弦今带回一句秘信……”

    “哦?”风离辰挑眉。

    “那张纸条被人中途劫走过,后来我们的人抢了回来。看过那张条的人已经都被解决了。”火云恭敬呈上。

    “谁的人劫的?”

    “京城三皇子的人,以为是求救信。”

    风离辰依旧不接,只是冷冷一笑:“你们都长本事了,听香水榭的密令,这种人都能劫去?看来我走后,办事的人越来越尽心尽力了……”

    “属下不敢,属下该死,请公子给属下一次机会戴罪立功。”火云跪伏在地上,冷汗直流。

    风离辰冷冷勾了勾嘴角,伸手接过那只竹筒:“不用跪我,我现在可管不了你们了。”

    “公子永远是属下的主子,属下永远忠于主子。属下相信公子一定还会回来的……这里,没有公子不行!”火云叩首到地。

    风离辰轻轻叹了口气,没有自己不行吗?他不想多说,许久才微微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语气清冷淡泊:“没用的人没必要留。这件事,你看着处理吧……”

    “是。”火云心惊胆战的离开。

    风离辰轻轻打开那个竹筒,里面一张纸条两个字,看到那两个字,风离辰霍然起——“女毒”。

    纸条在他手中化为灰烬,那两个字却让他的心悸动不已,怪不得,一样的饭菜,轩辕天洛没事,晴雨却中毒。可是他想都没敢想竟然是“女毒”。小弦的大胆猜测如果是真的,那么……那个自称风莫旗的老头,与娘到底是什么关系?“女毒”可是只有娘懂得秘术!娘连自己都没来得及传授的秘术!

    心中思绪百转,他起离开了紫薇园,一夜未归……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