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怒目相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泉城紫薇园是知府在城中的一处清幽别院,太子安排他们住在这里,待晴雨伤势好转之后再行赶路回京。

    还好有小弦和林泉跟着,否则,他怎么都不会许轩辕天洛将听雪带走。

    风离辰独自站在门外树影下的一块青石上,他虽然没有戴银面具,却戴着一张精致的人皮面具,静静的听着火云汇报太子那边的近况,一路杀戮不断,听雪无恙,但小弦却为轩辕天洛受了伤。火云是七十二云骑中的重要头目,却是听香水榭散布在各地的人。

    他们本都是风离辰一手安排,只可笑如今他们属于听香水榭,却不再属于自己了。

    与天玄师太的博弈,他输了,平生第一次输,输得一塌糊涂。不知道当年尹枫说自己输得一败涂地的时候,是不是也如自己如今一样。

    可是,他只是淡淡一笑,这或许也是他的另一个开始。一无所有的人,才可能拥有全部。更何况,他手上还牢牢的握着那张王牌,只要有它在,在这云涛翻滚云诡波谲的江湖,他已然立于不败之地。更何况,这听香水榭是自己一手创立,即使没有了“玄玉珏”,他的人,依旧是他的人。

    “公子,”暗香从屋内兴奋的走出来,“她醒了!”

    风离辰回过头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站起来缓步走了进去。

    里间,后窗下的榻上,静静的躺着一个人。

    风离辰无声的走到前,垂头沉默的看着上的人。

    上的人,慢慢的转着那双美丽而迷茫的眼睛,在碰到风离辰冷漠的目光时,仿佛忽然被那眼神给冻住了,定定的望着他。

    风离辰面无表的低头看着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安静而清澈,就像此刻门外夕阳下的那条小溪,只是那眼神,却柔弱得像风后一丝倦怠无依的落花,让他的心里忽然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他急忙转过头去。

    “风离辰?!”上的人愕然的叫道,那声音却弱得几不可闻。

    风离辰回过头来,嘲讽的盯着他,“我还以为,你就这么睡死了呢?”他的声音跟他的表一样的冷漠。

    晴雨迷茫的神渐渐的被厌倦与愤怒取代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晴雨冷冷的盯着风离辰。

    风离辰看也不看他,在边上坐下来,顺手拉开被子查看的伤势,随口答道,“路过。”

    “你!”晴雨瞪着他,“天洛呢?小弦呢?”

    “走了。”风离辰漫不经心的说,不理会他微弱徒劳的反抗挣扎,还好,伤口总算没有再渗血出来了。

    晴雨才不信他鬼扯,急切道,“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你觉得呢?”一边自顾自的拉上他的衣襟,就仿佛手上摆弄的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一点儿也不在乎晴雨愤怒的表

    晴雨放弃体上的反抗:“抓我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可是现在说起话来,口都疼得她直冒冷汗。

    风离辰十分享受的欣赏着她强忍痛苦的表,轻描淡写的笑道,“没有目的。”

    晴雨瞪着他,“你……你……”

    风离辰勾着嘴角道:“没有目的难道就不能抓你们吗?”

    “你!”晴雨气得眼前发黑,“你变态!”

    风离辰笑吟吟的瞧着她,“你不变态,明明疼得就快要断气了,还要骂人。”

    “你!”晴雨闭上眼睛歇了口气,“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怎样,你左右得了吗?”风离辰满脸不屑的斜着她,不动声色的回敬她。

    “你......你......”晴雨又惊又气,一阵血气翻涌牵动了体内的毒,竟然晕了过去。

    “公子,你费了这么大的劲,小姐才好不容易的醒过来,你又何必气她呢?”暗香十分担忧的看着上气若游丝的女子。

    “嗯?”风离辰回头莫明其妙的瞧着暗香,“我有气她么?你没听见是她自己问的吗?我不过回答了她的问题而已。”

    暗香顿时哭笑不得,呆了半晌,咬了咬唇:最好还是不要去惹公子了,自从听雪离去后,他就很不爽的样子,就只那一个眼神,就足以把人冻僵了,再撞在他的唇枪舌剑上,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别呆在这里了,快去看看药好了没有?”风离辰不再看她,头也不回的吩咐。

    “是!”暗香回过神来,慌忙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风离辰低头瞧着上这张毫无生气的脸,再也转不开眼睛。沐晴雨,为什么又让我遇见了你?你为什么不能躲得我远远的,你到底与我想纠缠到什么时候?在你面前的我累了,心俱疲。

    “公子,药好了。”暗香端着一碗药走到边。

    “嗯。”风离辰伸手握住晴雨的手,将内力缓缓的注入她体内。

    晴雨那浓密的眼睫颤动了一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风离辰,厌恶的微微皱了一下眉,“你为什么还不走?”

    风离辰不理她,站起来,离开边对暗香说,“喂他吃药。”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到门口。

    “小姐,吃药吧。”暗香在晴雨边坐下来,舀起一勺吹凉了喂到她嘴边。晴雨看都没看一眼药,脸向里一偏避开了,闭上眼睛不理。

    暗香回头看了一眼立在门口的风离辰,小心的劝道,“小姐,您还是把药吃了吧,您不吃药这伤怎么好呢?”晴雨依然侧着头闭目不理。你能把我怎样?现在可不是在你的听香水榭!

    风离辰已走了过来,伸手接过碗,“去吧,我来。”

    “是!”暗香急忙起让开,悄悄瞄了一眼风离辰的脸色,立刻就打了个寒战,走到门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她心里实在不能不替这个六小姐担心。

    风离辰在边的凳子上坐下来,也不动作,只是端起药碗,用勺子搅着碗里的药轻轻的吹着,晴雨见半晌没有动静,忍不住侧过脸来,目不转睛的瞪着他。

    风离辰无视她的目光,直到,感觉到手里的药凉得差不多了,风离辰把碗放在头的小几上,然后转了一个,双手抓住晴雨的肩膀一抬,晴雨“啊”的一声,人已靠在了风离辰的前,风离辰扔掉碗里的勺子,一手端起碗来,另一只手捏住晴雨的下巴,药碗就凑到了她的唇边,全然无视于怀里人满脸痛苦的表

    “你……”晴雨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后面的话就被涌入口中的药水堵了回去,她奋力的举起双手,想掰开风离辰的手和抵在口中的碗,然而无论她怎样挣扎,捏在她下巴上的手与唇上的碗,却纹丝不动。

    “你最好别挣裂了伤口,否则吃亏的还是你自己。”风离辰低头在她耳边,冷冷的说,毫不心软的将碗里的药一滴不剩的灌入她口中。

    晴雨根本就没听明白风离辰说什么,强行灌入喉咙的药水让她不住的呛咳着,回涌出来的药又让风离辰灌了进去。

    风离辰冷冷的盯着他,“你最好乖乖的吞下去,否则我会一直灌到你不吐出来为止。”

    晴雨茫然的看着头上风离辰俊美的脸,只觉得那双没有任何感的眼睛,就像夜空里的寒星,离自己越来越遥远。

    风离辰皱起眉头,把碗放在小几上,轻轻的把昏过去的晴雨放下来,随手拿起头的毛巾,将她唇边脖子里的药水擦干净,然后轻轻拉开她口的衣服,鲜血已渗出来染红了绑带,他不眉头紧皱,然后头也不回的叫道:“暗香!拿绑带来!”

    “是!”门外的暗香慌忙应道,立刻从旁边屋里拿来了新绑带递给风离辰。

    风离辰已经用腕剑划开了晴雨前的绑带,接过暗香递过来的毛巾把伤口上的血擦干净了,才倒了一层药粉在伤口上,暗香帮着用绑带重新包好,风离辰才拉上被子给她盖好。

    暗香收拾了衣服绑带药碗出去,心里不由自主的叹息:六小姐落在如今的公子手里,已经够惨了,竟然还敢不知死活的反抗,真是搞不清状况!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