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冤家路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南宫逸只是觉得可笑,他们连这短短的几年都不愿意等,那么急不可耐的想要他的命吗?

    为了活着,他才展露了他卓绝的武功,非常的智谋,他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那些图谋不轨的人,选我为目标,你们错了。他只是想杀一儆百,过几天安稳的生活。

    听雪渐渐明了了这一切,查明了想对他不利的人,嫉恶如仇的个,让她不能坐视不理,古灵精怪的想着法子,与那些无聊的女人斗智斗勇。装鬼,下痒痒粉,失足踩到马桶,被马蜂追着跑……总之,那几个设计过南宫逸的罪魁祸首,便成了暮听雪的玩具。

    时光缓缓流淌,他们就这样错阳差的认识了。然后从相识用了两年的时间到相知,他看着这个顽皮可的小丫头长大,自己竟然也在不知不觉中融化了那层,被死亡笼罩的冰。

    他跟她在一起懂得了什么叫快乐,什么叫幸福,什么叫,他才终于知道应该怎样笑如何哭。她那样绚烂的照进他灰暗的生活,改变了他短暂的一生。

    后来,她武功大成,就要离开这里,去独掌一方,去做哪些死生一线的任务。

    她最后对他说:“你和我一起去参加江湖风云榜提名大赛吧,你若能得第一,我就答应你每年回来看你一次。”

    从来不屑于此的他,竟然鬼使神差的说:“好。”

    那时他的生命还有三年。

    她的这个条件太人。

    可惜或许是天意,让他遇见了银翼公子,他想要以命相搏,却在擂台上被听雪拦下:“你不要命了!你明知自己打不过他的,你怎么那么冲动!”

    南宫逸血气翻涌,吐出一口血:听雪,你当真不知我为什么那么冲动?

    -------------------------------------------------

    他缓缓讲述着再一次忍不住咳了起来:“她好薄,江湖风云榜之后,她便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晴雨忍不住想上前帮他拍一拍,他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许久才缓缓止住:“我想喝酒!晴雨,我想喝酒!”

    小弦早已抱着酒壶,站在一侧,眼圈微红。

    素手斟了一杯酒,晴雨犹豫着递了过去。

    他接过,仰头喝下,大力的咳着。

    “你……”晴雨言又止。

    “你,答应我可好?”他的面色更加苍白。

    “……好!”晴雨回答。

    小弦猛地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晴雨,她说好?这怎么可能?

    “你好好休息,不许再喝酒了,明天,明天我安排你们一面,可是就一面!见一面就走……”

    “真的?”他灰暗的眼神中又有了光彩。

    晴雨咬咬唇,肯定的说:“真的,她前些子受伤了回来听香水榭疗养,现在刚刚好转,师太又让她回西域去了,所以她没有时间来看你。明天,她就会走,我带你去见她一面。”

    “真的吗?是真的吗?”他眸中怀疑,惊喜,徘徊犹豫的神让人心疼。仿佛一个被许诺的到了糖果的孩子,时时刻刻害怕别人反悔收回。

    “真的……”晴雨温柔地看着他,眼神坚定而认真,令人不得不相信。

    “谢谢!”南宫逸认真道。

    “不用谢,你帮过我一次,我帮你一次算是还你。”晴雨微微一笑,“好好休息吧,明天我来接你,你可以好好想想,你想和她说什么,她的时间不会太多。”

    “好……”他微微合目,卧在软踏上,似乎已经疲惫不堪,“好……”

    宴会还没有结束,她们不能离开太久,回去的路上,小弦眉头紧皱:“小姐,你,你真的要找三小姐吗?”

    晴雨挑眉,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我哪有那么大本事。”

    “那您?”小弦惊慌的看着沐晴雨。

    “我总不能拒绝吧。况且……”晴雨狡黠的一笑,“我没有这本事,你有啊?”

    “我有?”小弦微微一惊。

    “易容!”

    “易容?”

    “对,你与听雪量相仿,又久在听香水榭,对听雪的格也比较了解,明天,你假扮她,与他见一面。”

    “小姐……我……”小弦急忙想推辞。

    “最后一面……”晴雨认真的看着她。

    小弦微微皱了皱眉,终于点了点头:“万一,穿帮怎么办?我……我哪里演得出三小姐啊……”

    “只能尽力而为了……”晴雨微微一叹,原本以为,此生再也不会与听香水榭有什么瓜葛,没想到……这次,是最后一次了吧。

    -----------------------------------------

    江南苑的确是办宴会的好地方,各处亭台楼阁错落而置,枕溪楼饮酒,隔岸可以看到对面戏台上的表演,觉得不胜酒力,离席散步,这里移步换景,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如今酒过三巡,离席消酒的人渐渐多了。

    可若不是刚见了南宫逸,晴雨怕是一时半会儿还记不起眼前的这个女人。

    她面色微红,也是喝了两杯的样子,看着晴雨,来者不善。

    晴雨也不得不叹一声冤家路窄,上前,躬行礼:“奴婢见过左郡主。”

    左天瑶却并不让起,只是盯着她看:“你就是沐晴雨。”

    “正是。”晴雨半蹲的有些累了,这个姿势真心折磨人。

    左天瑶看着她不悦的神色,心中却微微畅快,又继续嘲讽的问:“你觉得你长得很美?”

    晴雨勾勾嘴角:“比我长得漂亮的人不计其数。”

    “那你可会琴棋书画?”

    晴雨挑眉:“一窍不通。”

    “你可会诗词韵律?”

    “一知半解。”

    “哼,也难怪,这都是养尊处优的小姐们学的东西,你一个从一出生就是宫女的人,怕是只晓得如何伺候主子吧。”左天瑶轻蔑的道,“你这种女人凭什么当太子妃?”

    晴雨冷冷的勾了勾嘴角,站起来:“谁知道呢?左郡主想知道答案尽可以去问太子,奴婢也费解,为什么左郡主有权有貌德才兼备,就是不入太子法眼呢?此事当真蹊跷。”

    “你!你……谁让你起来的?你一个小小宫女,你敢这么跟本郡主说话!”左天瑶又羞又怒满面张红,“来人……”

    “左郡主省省吧。”沐晴雨近前一步,拦住她的话。嚣张跋扈的姿态丝毫不比左天瑶弱……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