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少年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待他心中的绪渐渐平复,后一丈处,一个银色的影缓缓飘落。

    那个少年,没有戴面具,但是却穿着那件银色披风,这是他被称为银翼公子的标志,柔软的披风,是用上等蚕丝混着银线织成的,月光下,他全散发着月华般的光彩,混着他上若有若无的一脉茶香,更加空灵高洁。

    风离辰察觉到了他的存在,先是眉头微皱,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回,他一席白衣随风而动,脸上不知何时已经戴上了那遮住上半边脸的精美的面具,面具完美修长的线条,愈发衬托出他上清冷的气质。他傲视苍穹,睥睨天下的姿态,总是令人不膜拜,若不是他手上淋漓的鲜血,那少年还以为刚刚看到他的失态,只是幻觉。

    “你跟踪我?”风离辰唇角噙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突然造访,似乎打扰到了阁下。”少年语气温文有礼。

    风离辰薄凉的唇弯起一道浅浅的弧度:“能找到听香水榭,不错。”

    “这样才公平不是吗?”少年笑得云淡风轻,眸光愈发自信,你找到了我的无间峡,如果我不查到听香水榭,你也会失望的不是吗?

    风离辰嘴角的笑微微加深,眸子却越来越深邃,这个少年已经越来越强了,如果在这么放任不管,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危险地存在。忽而发现他竟是独自前来,后并没有那个武功高强的老者相陪:“你一个人来见我,太冒险了?”

    少年淡淡一笑:“不会。”

    “哦?”风离辰挑了挑眉。

    “因为,我也没有杀你。”少年依旧淡笑着。

    风离辰眸光一暗,忽而又笑了,他知道,少年指的并不是在无间峡底的那一次,而是那,烟雨楼,风离辰虚弱之际,从那帮反贼手下救了晴雨,后几天,少年都在跟着他,况且少年有师傅在边,自然有极大的把握杀风离辰,而且他也知道,这样的机会错过了就真的再也没有了,然而,他没有。

    因为他们都是孤独的,以天地为棋,以苍生为棋,以国之兴亡为赌注,难得棋逢对手,怎么会轻易让对方死。

    风离辰长笑一声,果然痛快,这少年虽然年少,但的确是一个有资格做自己对手的人。假以时,他定会成为一个像自己一样强大,甚至比自己更强大的存在。

    风离辰设立江湖风云榜,是为江湖新秀造势,同样,也在暗中选拔自己中意的人,拉拢招收人才。没想到,那年,这个少年横空出世,一席银衣,震撼江湖,拔得头筹。而接下来,他竟然干了像风离辰一样的事——借用了江湖风云榜一夜成名之后,广泛招收拉拢人脉,短短三年,他的实力竟然已经足够发动一次造反,连连屠城。

    =============================================

    两月前,江南旱灾水灾频发,百姓颗粒无收,不久,火灾瘟疫横行。

    天时地利具备,只待人和。少年耳清目明,自然之道当今,谁才是真正的霸主,也知道,自己将来的举动一定会引起他的注意,引起他的戒备,甚至出手阻碍自己。所以这个少年找到了听香水榭一处分部,求见风离辰。

    因为他江湖风云榜第一的名头,和神秘的份,勉强入得风离辰的眼,但也只是比楚千寻略好一些而已。想见他,恐怕还没有这个资格。他之所以答应,是因为,他竟然利用了江湖风云榜,拉拢江湖侠士,跟他抢人。他到想看看,这人是个什么人物。

    但是,仅此而已,风离辰随便一说,踏茹着手去查他的份背景,见面之期,依旧被按排的遥遥无期……

    不久,这少年又送上了一张纸条,只有四个字“闽南三省”。银面终于开始正视这个人,第二,相约见面……

    地点定在一家很普通的酒馆,风离辰手持酒杯,很随意的瞥了雅间门口那个银衣银面的男子一眼,但他后跟着的那个老者的气息,却不容风离辰忽略,风离辰淡淡一笑,似乎觉得有趣了一点……

    那男子对于风离辰的反应,也只是淡淡一笑,便解下了披风,摘下了面具。

    风离辰眼眸微眯,大名鼎鼎的银翼公子竟然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那三年前,大战江湖风云榜之时他只有十二三岁……竟然同自己一样,是个武学奇才。

    少年抱拳恭敬行礼:“有幸得见银面公子,在下倍感荣幸。”

    风离辰只是淡淡点了一下头。

    少年见状却依旧不恼,风离辰是江湖上人人仰慕的高人,而自己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新人。但是,他相信,接下来的谈话,一定会令这个冷淡的人眼前一亮。

    闲话少说,他直奔主题:“在下约见公子,是有事相求。”

    “听香水榭从不理江湖事,我想你应该知道。”风离辰悠闲的斟酒。

    “阁下若是听了我的所求之事,或许会改变主意。”少年信心满满。

    “哦?”风离辰不为所动。

    “造反……”少年像是再说这家常一样,淡淡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风离辰送往嘴边的酒杯不一滞。

    造反……这个少年如此轻巧的说出这两个字,在任何人看来,都只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可是,风离辰只是震惊了片刻,便开始认真考虑这两个字。

    少年看着他微滞的酒杯,勾了勾唇,目的达到。

    风离辰看着那个神色自若的少年,眼中竟然有了些许不确定。这个少年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果有其才。

    想到“闽南三省”,风离辰不开始怀疑后一种可能,缓缓端起了酒杯,送到唇边:“说下去……”

    少年微微勾了勾唇。不徐不疾的说了,自己屠城的计划,纵火,投毒,乱江南……

    风离辰缓缓的品着酒,酒气香醇,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思。

    少年只是淡笑着看着他,道:“在下只求公子,我所到之处,所屠之城,万一有公子的人在,还望他们莫要阻拦,暂且避开,给在下行个方便。”

    风离辰挑了挑眉,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少年也不急,面带微笑的取出一块玉牌,放在桌上。

    风离辰看了一眼玉牌,上好的和田玉,温润剔透,只一眼他便知道是上品。放下酒杯,风离辰没有接,等着他将这玉牌的来历。

    “闽南三省,当铺赌坊,青楼酒馆,各行各业的龙头店铺。”少年淡淡的说完。

    风离辰嘴角有了笑意,果然是他!竟然是他!

    江湖之中能查出听香水榭暗中掌控着江浙三省产业龙头命脉的人,不多。而风离辰从未想过,竟然有人会查出,自己的掌控的江湖门派不仅只有听香水榭,他的势力不仅在江浙,而是遍布全国。

    全国各省商业龙头几乎尽在他掌握之中,唯独,闽南三省,几年前,出了一个商业奇才,运筹帷幄竟然与他平分秋色。

    其实,风离辰自然无暇亲自去料理这些产业,但是他手下的人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这件事,他也的确留意很久。手下却查不出此人。

    所以,这少年三大筹码加起来,他已经不得不重视。答应与他相见。

    只是这一见也是意料之外。他没想到,做成这一切的竟然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在下想用这玉牌,换阁下一次方便。”

    风离辰眸子里终于有了波澜,眯着眸子看着这个一直不动声色的少年,不仅暗叹:好魄力。

    他不是为了这小小的利益而动心。

    而是,见面之前,他已经命人查过了这少年的底细,虽未查出年龄等细枝末节,但是他的势力他已经一清二楚,除了这三年招揽的势力,他的产业只有闽南三省。

    而今,他一下子拿出了他所有的筹码!当真是做大事不拘小节,看来他要的不仅仅是这小小的三省,也不只是江湖,他盯上的是那张龙椅。

    风离辰皱着眉,对着少年的轻视之心又少了三分,可是这少年刚刚向他吐露的计划,与其说是造反,不如说胡闹,根本不可能成功。除非他还有更妙的后招。

    “好。”风离辰薄唇轻启,嘴角又是他从容的微笑,他倒想看看,这个少年到底想干什么。将玉牌推还给他,“事成之,我再收也不迟。”

    --------------------------------------------------------------------------------------

    求推荐求收藏,亲们的支持是千千最大的动力!还有一更在晚上!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