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做她的食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毒药,和着她的泪水,在她不敢置信的悲伤眼神中被他强行灌下。晴雨咬着唇,泪不流了下来。

    一杯灌完,玉麒麟踉跄着退了一步,手中的茶杯无力的滑落,碎了一地。

    听雪依旧泣不成声,在银面怀里,哭得浑颤抖:“辰哥哥,杀了我,杀了我……我不要这样,不要……”

    银面紧紧地抱着她:“傻丫头,你不会死的,我一定会救活你……无论用什么代价。”他的声音渐渐无力。

    晴雨微微退了一步,扶住桌子,却不小心碰倒了自己熬的那一盅粥。滚烫的粥洒在手上,晴雨闷哼一声。

    玉麒麟才注意到她,看见她烫伤的手,急忙取来清水给她清洗,又到一旁的桌子就近取了一块雪白的手绢给她轻轻的包扎:“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晴雨静静的看着那个轻手轻脚仿佛对她百般呵护的男子,冷冷一笑,在他耳边,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我才是她的食物是吗?”

    玉麒麟一证:“晴雨……”

    晴雨早已退开,笑的如此令人心寒,眼前这个男子,上一刻,对自己说着闽南旧俗,说着以折花订婚嫁,她说不上心动,但在她孤立无援之时,这个男子的到来,着实让她心中有了些许安慰。而下一刻,她忽然发现,这个男子竟然是来送她下地狱的。

    对暮听雪,她的确同,内心深处,她甚至愿意为了救她而死。可是现在的她,不是前生的她,不会再一时脑就不顾及自己的安危,不自量力的去做傻事。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念念不忘尹枫夜夜出现在他梦里的眼神,她刚刚找到尹枫,刚刚找回生活的希望,她不想死,她真的很怕再一次看到她至亲至近的人,面对失去的悲伤眼神。

    她为银面和玉麒麟的悲伤感到难过,但是,她更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而心寒。以命换命?难道暮听雪的命是命,自己的命就轻如草芥吗?

    “晴雨,我……”玉麒麟还没来得及解释。

    “……啊……”在银面怀中的暮听雪只是安稳了半刻钟,便又开始了呻吟,疼痛的颤抖。

    “玉麒麟,忘忧露,不要掺水……”

    玉麒麟一惊回头,不要掺水?!她……她从一开始的只要两三滴,到现在这么大浓度的药,都抑制不住她的疼痛了吗?难道,真的是极限了?

    灌下一杯忘忧露,暮听雪的呼吸终于和缓了一些,闭目窝在银面的怀里,任泪水打湿他的衣衫。

    当她再次睁开眼,已经尽力将所有的伤痛都掩去了,既然无能为力,连死都做不到,那还不如,让他们安心一些。她淡淡地一笑:“辰哥哥,我没事了,你别担心……我饿了……玉麒麟,你答应给我熬得粥呢?”

    玉麒麟苦笑着看着她,她像平时一样,非要叫他玉麒麟。

    可是如今,他却没有兴致再次纠正说,要叫玉哥哥。

    “来,尝尝,这是最后一碗了,其他的都被他们打翻了。”玉麒麟端起桌上,他早就盛好了,为听雪晾着的最后一碗粥。

    听雪对着玉麒麟微微一笑,调皮的挑了挑眉:“玉哥哥,让辰哥哥喂我。”

    银面无奈一笑,要从玉麒麟手中接过粥碗,玉麒麟却不放:“给我你的答案,不许后悔的答案。”

    银面锁眉,看了晴雨一眼,沉默良久。

    “你先带她离开这里……”

    玉麒麟的手却依旧不松:“什么叫‘先’,我要你明确的答案。”

    银面着脸,手使巧劲便将碗夺了过来,不再理会他,让听雪躺在自己端碗的左臂弯里,右手轻轻舀了一勺,放在嘴边仔细的吹着。

    晴雨一直在看着他,看着他的反应,看着他都犹豫不决,最后只剩一抹自嘲的笑。自己在他的心里能和暮听雪相较,是不是应该值得高兴的事,没想到,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还是蛮高的。可是,仅此而已,他们二人,仅此而已。

    粥送到听雪唇边。

    听雪一直微笑着,眼睛里只剩银面,她垂死之躯已经无力去想,去听,去管。生命中只剩对她最重要的人。

    “你先尝尝,烫不烫。”听雪淡淡的说。

    银面没有异议,喝了一口,本打算说不烫,却被这温馨甜美的滋味吸引了,他不记得了他已经两天两夜滴水未进。只是不看了一眼晴雨……心中又猛地一疼,一命换一命,用她?不……银面微微合眸,平稳了一下思绪。

    “不烫。”终于银面说。

    听雪虚弱中,狡黠的一笑:“我也要。”

    温润的粥喂到她唇边,银面没有看到她低眸时,某种流转的泪光,和深深地哀伤。辰哥哥,他们说同用一把勺子,就算间接接吻了,对吗?所以她想喝粥,想离这个永远如神?的男子近一点,她也是女儿啊,终究躲不过一个字。

    听雪含着泪,喝下那一勺粥,用尽全力,她知道自己的肠胃早已经无法消化这些东西了,只有血和毒能维持她的生命。

    可是这一瞬,那淡淡的甘甜入口的一瞬,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还能尝到味道,不同与血腥的,这么好的味道。她忽然想多喝几口,可是疼痛,来的那么不是时候。

    她没有力气,将第二勺喝完。

    “听雪,你怎么了?”急忙放下碗,银面抱着这个危在旦夕的女子,手忙脚乱。忘忧露已经没有了作用,那么只能继续用血了。

    “血!”银面看向玉麒麟的神色凝重而认真。

    “不要……不要……杀了我,求你,杀了我……”听雪被慢慢袭来的疼,折磨的得几乎不醒人事,但是当她听到那个字之后,她还是浑一颤,她不要再看见血,不要再想起自己像一个野兽一样吸人血的画面,尤其当她知道那个人竟然是……

    “血!你没有听到吗?”银面双目通红。

    玉麒麟狠狠的咬着牙:“风离辰我受够你了!”

    晴雨一愣,风离辰,这就是银面的名字吗?她终于知道了他叫什么,在这样一个场景下。

    “没有了!没有了!侯踏茹的血已经被她吸干了!”玉麒麟同样红着眼,咆哮。

    晴雨却如遭雷劈,大脑轰的一声失去了思考能力,她麻木的看着玉麒麟,脑海里只是转着那一句咆哮:“没有了!侯踏茹的血已经被她吸干了!”

    “侯踏茹……吸干了……”

    “侯踏茹……吸干了……”

    “侯踏茹……吸干了……”

    五姐……死了……被她,吸干了……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那个女子,便为她绝美的面容,温文尔雅的气质倾倒,她脸上总是挂着温柔的笑,眸子总是那么柔和。

    记得她端着燕窝粥为他们解围:“难得有这一会儿闲暇,公子心好才开开玩笑,你刚认识公子几天,别见怪。他自己有手有脚,平时谁巴巴的去伺候他,可他现在体虚得很,况且,是为你中的毒受的伤……”

    “就知道公子一听到她回来就谁都不顾了……”

    “晴雨,伤心就哭一会,有五姐在没事的。”

    “仔细点跟着我走,别摸别碰,这里机关暗器多得很。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走呢……”

    “晴雨,你终于醒了,我已经给你熬了醒酒的汤,还准备了些清淡的小菜。”宠溺的揉了揉晴雨的头,“你这小丫头,昨夜还瞒着我们,想见谁你只管跟我说就是,无论什么时辰,江湖儿女不计较这些……想做什么跟我说一声,只要不出大阁我都会答应你的……”

    “晴雨,有空的时候多看些书吧。有些东西,终究是要学会,有些人,终究是要离去。没有人能陪你一辈子……”

    多不见,还以为她在外一切安好,不知何时会回来与她相见,没想到,她早已一缕香魂寂灭,香消玉殒……再也不是那个能柔声安慰她的五姐了。

    “沐晴雨不会成为第二个侯踏茹。你但凡还有点人,就听她的杀了她!你若果真的为她好,就应该杀了她!我对听雪的不舍丝毫不比你浅!但是,既然没有办法,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她,她是那样干净的一个女孩,她最不想自己变成这样!

    风离辰,是你毁了她,是你在害她!是你丧尽天良的默许,让她在没有意识时杀了踏茹!是你让她愧疚和痛苦!”

    “出去!”玉麒麟的话像刀子一样,将他原本就血模糊的心,次的鲜血淋漓。他不敢想,不敢想自己竟然牺牲了踏茹。仅仅为了尝试,尝试自己翻遍医书典籍找到的方法可不可行。他不敢想,每当想起这些,他自己就会痛得窒息。侯踏茹,那个温婉如玉、面容姣好的女子,那个无微不至照顾他的女子,那个将他奉为神明的女子……被自己亲手害死。

    而更令他痛苦的是,踏茹死了,听雪虽然安稳了几天,他以为她好了,但是两天后,她体内的嗜血蛊再次复苏了。侯踏茹的血终究没能够杀死它们。他知道,是因为血统不纯,但是,师傅说过,晴雨或许就是那个天命之人,如果是真的,她的血统一定是最纯正的,一定可以克制蛊毒,甚至杀死它们。

    看着听雪疼得几度晕厥,风离辰眸子不看向晴雨。

    晴雨忽然间笑了,忽然间觉的可笑,五姐……死了……下一个就是自己吗?

    “风离辰,想做什么?”玉麒麟挡在晴雨前,谨慎的看着风离辰危险的眸子。

    “我不会让听雪杀了她,她不能死,我只要她的血!”

    玉麒麟眼中的恨意更浓:“你想把晴雨养成血奴?你疯了?”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他想尝试一下,万一成功了呢?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救听雪的机会。

    玉麒麟侧头对晴雨说:“他疯了,我拦住他,你快走,去找天玄师太!”

    晴雨勾了勾嘴角,冷冷的推开他,走上前。

    “晴雨……”玉麒麟唤她一声。

    “你拦得住他么?”晴雨言语中满是冷漠。

    玉麒麟握紧拳头,终究是无言反驳。

    晴雨取下头上那根尖锐的发簪,握在手心,一步步,走向风离辰,这几步,那么远,她就那样微笑着看着他,站在他面前。

    他怀里的听雪已经疼晕过去,却依旧在颤抖。

    他抬头,看着她就站在他面前。笑靥如花,清秀的脸旁不施粉黛,如此干净无瑕。

    “你救过我一命,我还你一次。”晴雨将手中的银簪递给风离辰,将自己的命交给他。

    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泪不滑下。

    她是怕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想这么做。就像在外面的那些子,一次又一次危难之时,急之下,都会有他从天而降来救她。

    穿越来的第一夜,他一席白衣银面,绝代风华,将她从反贼手中救走……

    坠落悬崖的那一刻,他紧紧护她在怀……

    小城的高楼之上,他一剑斩断了那双企图玷污她的手……

    对她说:我带你回家……

    辗转流离,他的唇,他的肩膀,他的安慰,在她心中种下了一颗种,不徐不疾缓缓生长,如有似无。

    而现在,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心有所属,他同样早有自己的有独钟,她想走了,在走之前,这段暧昧,是不是也应该被挫骨扬灰呢……

    他还会不会,救她……

    手,被他抓住,簪子划破皮肤,原来是这样的疼。

    听雪饥渴之人,终于想找到了生命之泉,抱住她的手腕,无意识的贪婪吸。

    疼痛让晴雨渐渐麻木,流走的是血,也是,银面,我与你的缘分。

    从今往后,我是沐晴雨,准太子妃,未来的皇后;你是风离辰,一个,我从没谋面的陌生人,一个连恨都不愿施舍给你的陌生人……

    而银面……死了……

    ===========================================================

    一大章,看过瘾,不分成两张章,求推荐收藏偶……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