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第一个自己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天刚亮,晴雨已经起了,虽然腿上的伤不许她练功,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起来,没有了老头的管教,再也没有人会因为她起晚而罚她,也没有人会因为她腿受伤,不小心摔倒而扶她起来,阻止她继续锻炼。碧儿受伤卧不起,踏茹自从那天离去,再也没有回来。

    晴雨忽然有了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仿佛来到这世界上所有对她好的人,一下子都消失不见了,踏茹,师傅都走了,碧儿昏迷不醒……她边只剩下一个冰冷的听香水榭,和一个令人心寒的银面……家人都不在了,这里也不会再是沐晴雨的家了……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她想走,可是说得容易,听香水榭守卫森严,更有银面、天玄师太在,她怎么走?

    最可气的是殷醉月的那封信,上面竟然只写了如果晴雨回宫之后,想走,便拿着碎玉,去皇宫御膳房,找一个叫小子的太监。可是却没有说怎么回宫,怎么离开听香水榭啊。晴雨一咬牙,也是,听香水榭的防备比皇宫强多了,况且,即使听香水榭有他的人,是老头传信,他也不会冒险暴露自己的人。所以要离开,终究还是要靠她自己……

    信步走着,观察着听香水榭各处通道和防守,晴雨没有丝毫把握,即使有什么密道被她发现了,她也记得来时与踏茹所过的那条密道,那是相当复杂,而且还有机关暗器。

    路过柴房,不经意听到小丫头们的细语。

    “她怎么样了?”

    “不知道,死了吧……”

    “没有,好像还有口气。”

    “昨儿有口气,想必今天就死了吧。”

    “真是的,死了就拖出去埋了嘛,干嘛放在这里,怪怕人的,你看她手上已经爬满蚂蚁了。”

    “你别急,万一没死怎么办。”

    “都打成这样了还没死……”

    ……

    晴雨皱眉,这死没死的在说什么啊。

    “你们在说什么?”晴雨问。

    “啊,六小姐,”二人见到晴雨一惊,碍于她的份,只得回禀,“就是前几天抓住的那个想逃的丫头,打得半死,丢在柴房里了,也不知道死了没有,怕她臭了,没人收拾。”

    晴雨紧紧锁着眉,她自然记得那个丫头,似乎叫……小弦:“我去看看。”

    “六小姐……”两人唤了一声,终究没有多言,也跟着进了柴房。

    脏乱的柴草堆里,那个着白衣的女孩浑鲜血的躺在那里,蓬头垢面看不清面容,可晴雨依稀记得她姿容姣好。走近前去,轻轻探了探她的鼻翼,还有微弱的呼吸,同是天涯沦落人,晴雨怎能不惺惺相惜:“把她抬到我房里。”

    “啊?六小姐,可是公子……”两个小丫鬟惊慌失措。

    “公子有说不可以吗?”晴雨起等着他们两个。

    两个小丫鬟咬咬唇:“没有……”

    “找人抬去吧,有什么事我顶着,不会责怪你们,还有,找个大夫来。”晴雨说的不容辩驳,转回了惜芳院。

    看着大夫为她处理伤口,晴雨觉得浑疼,由腿至背没有一寸完好,皮开绽血模糊。他到底有多狠的心!双手紧握成拳骨节泛白。

    丫鬟们给她将子擦拭了一遍,洗干净了头,梳好简单的发髻,可是药,却一滴也喂不进嘴里,晴雨示意她们退下了。坐在边,晴雨端着药皱着眉,大夫说,能否治好她,全看天意了。可是,晴雨怎么忍心躺在自己上的这个女子死去,咬咬牙,取出师傅给的白瓷瓶,这药有续命之效,不知道到底有多神奇。

    强行捏开她的嘴,将药塞进去,晴雨取来药碗,和着药,尽力给她灌下,可是刚及咽喉,又被她吐了出来。咬着唇看着一地狼藉,还有那五粒珍贵的药,晴雨皱了皱眉,用一汤匙压住她的舌苔,又取了五粒药,终于给她灌下。无论用什么办法,只要先救活她。

    满意的笑笑,晴雨亲自取来毛巾给她擦拭上的药渍,她体极好,能撑这么久实属不易,但是晴雨却相信,她一定会活下去。不知为什么,或许,只是看着这丫头心有戚戚焉,总觉得她们缘分深着呢,孤立无援的时候,总会更容易接纳与自己同病相怜的人吧。

    她想逃,自己也想逃,而这小弦竟然有幸得到过银面的指导,她的武功和见识定然不凡,说不定,可以助自己一臂之力。

    ------------------------------------------------------------

    夜,又下了一场小雨,晴雨一直在房间里照顾小弦没有出去。

    一片蛙声,混着青草的气息,让晴雨不想美美睡个好觉。

    她今天知道了一个消息,南宫逸护送太医去救太子,不便会护送太子会江南苑,她现在需要的,只是,等……听香水榭素来不与朝廷打交道,向来也只有朝廷太子的势力才能让他放人。

    无奈要和小弦同共枕,自己睡在外侧,怕自己不小心碰到她,晴雨睡得并不算安稳,所以,轻易地就发现了偷偷潜进她闺房的人。

    晴雨微微心惊,这次,会是谁?晴雨放轻呼吸慢慢坐起子,手拔下了头上仅剩的发簪握在手里……会是殷醉月吗?不,他受伤了不会这么快回来;师傅?不可能,如果是师傅的话,自己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发觉;南宫逸?晴雨一喜,忽而又沉下心来,更不可能,他不是那种会半夜闯她闺房的人;楚千寻?天哪,我在想什么;银面?晴雨打了个寒颤……会不会是因为自己救了小弦的缘故,还是偷听他们讲话被他发觉……

    不待她胡思乱想,一只玉手,挑开幔……

    (呀呀呀呀,猜猜他是谁,猜猜他是谁啊……)

    =============================================================

    二更到,求收藏偶,晚上九点还有三更……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