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麒麟公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楚千寻挥剑已经迎上前去,可是这四人,明显不是以前的酒囊饭袋可比,楚千寻尽力拖住他们,可是还是有一人摆脱他的纠缠,袭向沐晴雨。晴雨大惊,连连后退,直到无路可退,他刺向她的剑收回,变成了抓向她的手。然而,手未到,剑先致,那人猛的回,晴雨看着这忽然出现的两个人,这服饰是听香水榭的,踏茹后的几人就是这副打扮,他们是不会放心她自己出来的。

    “嗯……”楚千寻一声闷哼,肩甲中了一剑,连连后退。反贼已经乘胜追击。

    而自己前的两人却只专心对付企图伤害自己的一人,丝毫不关心楚千寻的死活。

    “救他,快救他!”晴雨大声喊着,那二人却没有回应。

    楚千寻退到楼外,栏杆边,右手血流如注,已经没有反击的能力了,三把利剑刺向他的口。晴雨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懦弱无力,奋不顾的冲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剑,交给了那护着自己的二人,交给了银面,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晴雨觉得他会来救自己,如此笃定相信……

    楚千寻瞳孔却是骤缩:“不……”

    如果我不死,我一定要变强。晴雨微微合上了眼睛。

    那三人见状,明白主子命令要抓活的,但是剑已经来不及收回了……

    而那正与一个反贼纠缠的两个男子,对晴雨石破天惊的举动同样大吃一惊,抽不出来。

    那一瞬,晴雨只听见两声清脆的抨击,三把剑应声跌落。接着是瓷器的碎裂声……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小六儿,要不要过来陪我喝两杯……”那声音慵懒而邪魅,竟然,还有淡淡的熟悉。

    晴雨心中一抹失望一闪即逝,豁然睁开眼睛,起,看着酒杯碎了一地。晴雨转头,竟没注意,刚刚混乱的打斗中,二楼栏杆侧,一直有一个倚栏而卧的男子,他背对着他们,一只玉手勾着一只翡翠酒壶,风流不羁的将琼浆玉液倒进嘴里,没洒一滴……

    晴雨皱着眉,看着那个背影,回忆着那个声音,美眸微睁:是他?!那天在程府,帮自己的的人,就是这个声音。

    楚千寻同样也是一惊,沉吟了一声:“麒麟公子……”

    听香水榭那二人已经护到了晴雨前,而那四个反贼却齐齐退后,看了一眼玉麒麟,瞥向远方,目光闪烁了一下。

    “退……”其中一人沉吟了一声,四人闪离开了。

    玉麒麟看着那四道离去的影,眉头紧锁。

    楚千寻沉吟一声,实在撑不住,单膝撑地,吐出一口鲜血。

    晴雨底扶住他:“你没事吧。”看着他血流不止的伤口,晴雨取出上的金疮药,那是银面的,他受伤了为了照顾他,晴雨便把这些药放在了自己上。刚为他解开外衣……

    楚千寻却大惊:“不……沐姑娘,您不能……”

    “不要动!”晴雨坚持着,手麻利的处理这伤口,不给楚千寻拒绝的机会,这几给银面处理包扎伤口已经相当熟练了。

    上了药,晴雨见四下没有绷带,掀起自己裙角,撕了一条裙裾,在楚千寻又红又绿,惊骇的哑口无言的目光中,顺利完成了包扎。这没什么电视剧里都是这么干的,晴雨相当淡定。

    此刻,玉麒麟才微微回神,俊美的侧脸,薄唇勾起一道魅惑人心的弧度:“麒麟宫水浅,容不下无痕公子,听香水榭的水深,无痕公子可要斟酌损益,既然想进龙宫,又怎能先盗龙宫的宝珠?”

    楚千寻双手不握紧,心猛的颤动,鬼使神差的,竟伸手一把抓住了晴雨的手。

    玉麒麟不满的眯了眯眼:“银面江湖风云榜大赛后告诉过我,三年之后,若碰见了你,便可告诉你,如果想一游听香水榭的话,就去江南苑找二公子南宫逸。今之事,我没有见到,也没有听到。我想别人应该也没有听到。”

    晴雨侧的两人会意,不再多言,低头退侍两侧。

    “听香水榭在东,太子现驻的镇南城在西,脚在无痕公子自己的腿上,请便……”

    楚千寻握着她的手,越来越紧,这个女子刚刚奋不顾的救了自己一命,以自己的命为赌注;这个女子刚刚为自己包扎,解了他的衣衫,撕了自己的裙裾……楚千寻转头看着这个女子,她的眉、眼、口、鼻,在他的眼里心里忽然变得不同了……可是,楚千寻的手微微颤抖,可是,要她的是太子,是“他”……手微微的放松,又骤然握紧,难道,难道自己就不能跟他们争上一争吗?

    微微一动,鲜血再次从伤口溢出,疼痛让他清醒了些,她现在的处境他怎会不清楚,自己,连保护她的的能力都没有……手缓缓松开,踉跄着退了两步,神色中满是萧索。缓缓转……

    玉麒麟嘴角微微勾起一道魅惑人心的笑。

    晴雨紧锁着眉头,感受着他的犹豫与最后深深地痛苦,手不拉了他一下:“我在听香水榭等你……”

    话还未说完,晴雨便觉得体一轻,脚已离了地。

    “啊!”晴雨惊叫一声,双手紧紧地抓住了那席的衣衫。那一刻,她却错过了玉麒麟向对面茶楼那危险的一瞥。

    对面,茶楼,二层,芝兰之室中,茶香四溢,只是调茶的少年手中却少了一只茶杯。

    那一瞬,他的茶杯越过街区,打向了那三把剑尖,尽管,他知道玉麒麟在,她不会有事,但是,看到她扑向楚千寻的那一瞬,他想都没有想就那么冲动的做了,即使会暴露自己的存在。

    “公子……”那个年纪稍大的老者躬又递了一只茶杯。

    那少年微微抬眸,其俊朗面容如皓月朗星,仿佛有一种绝尘而去的空逸。他不似银面清冷,反而有一种君子般的温文尔雅的气质,如这一室茶香中悠然而放的幽兰,玉手轻轻接过老人递来的杯子,不斟茶,不动水,只是静静的欣赏,仿佛这样一只素瓷杯也会因为他的高雅而染上出尘之气。

    忽然,他微挑远山眉,一丝淡雅的笑溢出嘴唇:“我输了。”

    那一笑绝尘,纵使连跟在他边的老者,也不觉得美得让人眩晕。许久才开口:“最后一刻,是你自己放弃了。”

    若不是玉麒麟忽然出现,想必此刻沐姑娘已是这少年的人了。况且,如果少年想,即使有玉麒麟又怎样呢?也许,是最后一刻,理智占了上风吧。

    茶香四溢,少年不动声色,静静品茶,许久,许久,他恬淡的气韵,让人不觉得,刚刚的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都与他无关,他只是一个世外饮茶人。

    寓静于动,动静之间,他薄唇轻启:“五年之后,我要天下和她……十年之内,我要银面,跪在我脚下……”

    一语惊天动地,这才是他真正的答案。

    ==========================================================

    银面宅院的后花园,幽亭曲榭繁花,他手里的酒壶始终没有放下。

    闲手扶着小亭的红漆柱,他悠然看花,邪笑道:“你欠我两次了。”

    “两次什么?”晴雨微惊。

    见某人装傻,他邪邪转,笑看着她:“你说什么?”

    晴雨被他看得发毛,也终于想起来,这人救了她一次,帮了她一次,可是,人家不都是做好事不留名吗?他这么急着邀功,唇动了动:“……谢谢。”

    “远远不够。”玉麒麟邪气的笑着走进,一手勾着酒壶,似乎有点微醺。

    醉酒的男人是危险的,晴雨心中一紧,皱眉退了两步:“你想做什么?”

    玉麒麟得逞似的一笑,仰头琼浆玉液顺着他如玉的咽喉滑下,好不畅快。

    晴雨懊恼的皱了皱眉,被他耍了,羞怒道:“楚千寻说的话全都不可信,说什么麒麟宫的宫主多神似的,不过……如此……”

    玉麒麟被呛了一下,勾着桃花眼步步近,那邪魅的气势令晴雨不微微心颤后退,直退到倚在亭子的柱子上。刚想往侧边退,玉麒麟伸出手按在柱子上阻住她的退路。渐渐近,在她脸上吐气如兰:“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在我看来,男人和女人,是两种动物,外人和自己人,更是两个概念……”

    晴雨恨极了这种亲近,一咬牙,狠狠地推开他,看着不顺眼,在他脚上又加了一脚。

    “呜……”玉麒麟夸张惨叫了一声,“……我玉麒麟比他银面是差些,你对他这样,甚至那样……我认了。”玉麒麟边满脸委屈的说着,边指了指唇,“可我至少比楚千寻好多了吧,凭什么你就可以抱他,还撕他的衣服……”

    晴雨懊恼的瞪了他一眼。

    “你还敢瞪我?你敢瞪他吗?”

    晴雨咬着牙,瞪着他道:“我也想……撕你的嘴……”

    “你瞧瞧,你瞧瞧,这心偏得,”玉麒麟退开,仰头灌了两口美酒,美酒离唇,他脸上也不染了一层落寞,“他心里有人,你就别总惦记了……”

    晴雨微微颤了颤,看了那个风流俊逸的背影一眼:“你不是……和暮听雪在一起吗?”

    玉麒麟握着酒壶的手不垂了下来:“这就是我来的原因——听雪出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