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天下,你要不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这几刀光剑影,再加上马车上颠簸了两,晴雨只觉得浑都累散架了,这副子,体质还真差。

    于是,从银面房里出来,她便一头栽倒在自己松软的上,睡得不省人事。

    一觉醒来已经月上柳梢头,清风杂着花香,月光柔柔的溢进窗格。如此良辰如此夜,怎能辜负好韶光,晴雨决定到园子里走走。

    宅院的后院里,种着各色的花木,小亭东侧荷花池旁种着三株荼蘼。清明的月光下,银面静静躺在树下的躺椅上,闭目养神,似乎已经睡去了,他旁边一架古筝,落满了荼蘼花瓣,琉璃尊茶盏里也飘着两瓣洁白的花。

    晴雨静静的站在亭中,看着那个人间谪仙,那幅绝美画卷,一时竟看痴了。

    “长夜漫漫,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人无心睡眠,没想到你也一样。”

    终于,还是他打破了沉默,晴雨微惊,缓步走了过去:“你没睡啊。怎么出来了,还呆在风口上?”

    “屋里闷,出来换口气。”银面语气淡淡的,又是一阵沉默。

    让晴雨不以为他刚刚那句话语,只是梦中的呢喃。见他久久无音,晴雨也不想多说,刚打算走,却听他忽然又问:“你会点什么?”

    “啊?”晴雨一惊,不明白他的意思,犹豫了一会儿,竟有些局促,“我……什么都不会,不会武功,更不懂计谋……”

    听着她路唇不对马嘴的回答,银面不嗤笑了一下:“我是问……琴棋书画,歌舞笙箫,诗词韵律,你会点什么,给我解解闷儿……”

    “啊?”晴雨又是一愣,皱了皱眉,咕哝了一声,“我是你什么人啊,还要给你解闷儿。”

    “如果这些都不会的话,我还有更好的主意……”银面终于睁开眼眸微笑着看她,这琢磨不透的目光令晴雨有点心里没底,这良辰美景花前月下的……

    晴雨微微咬了咬唇,就地取材道:“会一点儿琴……”

    银面眸光微闪,轻轻点了点头,闭上眼睛躺好,示意晴雨弹一曲。

    晴雨局促了一阵,坐下,她是学过几年,可后来因为学业,基本上就抛弃了,虽然很喜欢,但是,手生已经无法避免了。

    试着调了调弦,遍寻记忆,似乎弹得还拿得出手的,竟然只剩一曲《将军令》,原本寻思着古韵一点的就弹一首《高山流水》吧,可这谱子她记不全……

    晴雨坐下,寻思着此此景,此曲会不会有些不合时宜,但是,他既然要听,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弹了。

    那青葱如玉的手抹上琴弦,编入蓄势待发的箭,猛然离弦,琴声乍开,便如同战争作战前擂鼓三通,强而有力的鼓点节奏,由慢而快,阵阵频催,或琴音浑厚,如帐中运筹帷幄,或潇洒霹雳,如沙场霹雳点兵。琴音激昂,气势起伏间,只觉波涛汹涌,狭路相逢,战争拉开帷幕,仿佛眼前便是万里黄沙,两军对垒,奋力厮杀,一曲酣畅淋漓,声振寰宇。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银面面色微变,不微微侧,看着那个沉浸在琴音中的女子,她眼眸微阖,纤眉紧蹙,月华如水,她一双柔若无物的纤纤玉手,此时却弹奏出如此刚劲有力的琴音,一弦一弦拨过去,很快,也很自然。她背后满树荼蘼花纷纷飞舞,洋洋洒洒,一如一场踏破盛世的烟花,映衬着这一曲乱世繁华。

    高/潮迭起,琴音渐臻佳境,气势辉煌、悲壮,在最后得胜归营的壮阔中,琴声渐行渐止。

    只留一派人心魂的气魄,萦月而去,心中激昂之,久久不息。

    “曲中有天下。”银面看着那个立在古筝前的女子,只此一句,别无他话。

    晴雨从琴曲中回过神来,对他这一句话,表示大汗……她只是,只是,这首弹得最熟而已,这古筝本就是古人的玩意,她只是怕丢脸……

    可是,若不是心有戚戚焉,怎会喜欢?若不是心有豪,又怎能弹出它的意境?为何琴曲万千,她偏偏只钟这一首?

    晴雨此时,还看不清自己的心,自嘲一笑,反而看他:“我哪懂什么天下,那不是男人的必争之物吗?一辈子就为了一张龙椅,一席高位,眼中再什么也没有了。”

    银面一听,会意的勾唇一笑。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也知你绝不是池中之物。你呢?你也要天下和皇位吗?”

    “我吗?”银面微微挑眉,嘴角依旧是淡淡的笑,这笑中却颇多的不屑。他低头,看着自己那双修长的手,月光下莹白如玉,给人的感觉却是有力的、蛮横的、狠辣的、不妥协的、能要人命的刚劲。

    那双手仿佛能翻云覆雨,动静皆风云!

    晴雨也不看着那双手,也不愣住了。

    他的“我吗?”始终没有下文。晴雨却仿佛知道了答案。

    那张龙椅,那席王位,他……是不屑的。他上没有君临天下的浑厚霸气,但他的气质是一种收敛入骨的锐利,他的外表虽然时常给人的感觉是温文尔雅的,那是因为他浑的锐气霸气与傲气都似乎在岁月长久的煎熬里慢慢融入他的骨血,那种内敛的威慑,反而让人觉得不那么尖锐了。

    就如同此时此刻,眼前这个银面白衣的男子,花前月下,斜卧于檀木软榻之上。仿佛极尽闲散静逸,可偏偏在这极度文静处又渗出一种清傲之气来,如寒冰人,仿佛一把离开了剑鞘的剑,动静之间,随时准备给人致命的一击。

    晴雨只觉得,以他的强大似乎皇位都是对他的一种亵渎,他应该是睥睨天下的王者,但是已经超越了皇位的束缚。用一个怎样的份形容他呢?

    隐世独立的谋士?

    不,天底下哪里去找一个值得他辅佐的君王呢?

    所以,你还是人吗?

    晴雨想着,却没敢说出口。

    “你想要吗?”

    银面语出惊人。

    “什么?”晴雨猛地愣在了那里,他说了什么!

    “我问,你想要吗?”银面抬头,微微勾起嘴角,看着她的眸中隐隐的好奇。

    “哼,”晴雨一时无语,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直接否决,“你开什么玩笑?且不说我现在无权无势,对这里一点都不了解,即使是有,我一个女人要那东西干嘛?”

    银面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一言不发,直到晴雨被看得头皮发麻。

    他,不会是认真的吧?开什么玩笑!

    时光在沉默中流逝,晴雨有点想走了,不知道他还要看多久,还要说什么。

    终于,银面嘴角津上了一抹似无奈又似自嘲的笑,起,与她擦肩而过:“一年之内,韬光养晦,一年之后,我会给你崭露头角的机会。”

    晴雨眸光一闪,不顿住了脚步,只看着月光下那席缓缓离去的白衣,嗫嚅了半晌,竟飘出了一句:“那样,会不会很寂寞。”

    那袭白衣猛地愣在了原地。

    会不会很寂寞?

    会不会……很寂寞……

    那双如玉的手,缓缓握紧……很寂寞吗?

    银面轻轻松开手,仰首望天,看着星空浩瀚,没有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