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带你回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他们竟然杀了刘一大侠,哼,这是不是说明,这一片该易主了。”剩下的几个青衣反贼中另一个中年男子林木,看着原本领头人的尸体,没有惊慌,脸上反倒是跃跃试。死领导,自己自然有机会升职了。

    “林大侠说的是,属下惟命是从。”

    “下令屠城,逃跑的那些人责任就交给那个死人吧。”

    “是!”一只五彩信号烟花在夜幕中显得如此绚烂,小城陷入了厮杀。

    晴雨惊愕回头,看着朝自己步步近的人。

    “刘一刚刚的话可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而且会好好待你,只要你听话……”林木笑着。

    那双猥琐的眼睛盯的晴雨觉得恶心,可是,她却无力抵挡伸向自己的那双龌龊的手。随手抓起了一把剑,她不会用,只是两只手紧紧地抓着剑柄,冷冷的看着那个近的人。

    林木看着晴雨,想在我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眼中是猥琐的笑意。

    在他靠近的那一刻,晴雨闭上眼睛,狠狠地把剑刺向他。剑尖被他轻而易举的捏住,林木勾了勾嘴角,之间一用力,那把剑就从晴雨的手中飞了出去。林木看着无助的晴雨,玩心大起,步步近。

    晴雨看着他,深深的无力感让她愤怒、抓狂,她宁死都不可被亵渎,手中不握紧了那个早早摘下的簪子,她已经退到阁楼的美人靠上,子摇摇坠。

    既然无路可退,那边放手一搏。

    我死,或者你死,都不是最坏的结局。

    就在那双令人恶心的手要碰到她的一瞬。晴雨忽然猛地出手,手中的簪子狠狠地插在他的口。

    她做到了?她做到了!晴雨吓得连连后退,不,不可能,林木会武功,怎么会让她的手,怎么会来不及反抗。只是那一瞬,在那双手要碰到她的那一瞬,在晴雨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银光一闪,那双手忽然停住,然后坠落,从手腕处,坠落。然后,她看到了鲜血飞溅。

    晴雨一惊,那人同样一惊,才感觉到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啊!……”

    “啊!”晴雨同样惊得后退一步,再要跌倒的瞬间,坠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你没事吧?”一袭白衣,如此陌生而熟悉。陌生,因为等他们见面才不过三天,熟悉,是因为生死关头,总是他救自己。将自己护到后。

    他就那样恰到好处的从后扶住她,低头,问她:“你没事吧?”

    见到晴雨愣在那里不会反应,银面微微一笑:“在这里等我一会儿,解决了他们,我就带你回家。”

    他的笑像一种毒药,总能抚平心中所有的慌张,却会戒不掉。

    带你回家……带你回家……银面你可知此时此刻,你的这四个字在沐晴雨心中是如何重似千钧。所有的伪装与坚强瞬间溃不成军,彷徨、恐惧与无助化成泪水,充斥眼眶,银面,你可是说,要带我回家?

    人世间最易触动人心的是什么?或许就是生死之间的守护,也或许,就是绝境之中的一句“带你回家”。

    银面将她放在高楼的美人靠上坐好,然后转,随手捡来一把剑,伤病之,依旧舞如行云流水,他像一个神?,主宰着一切,那些人如数死在银面剑下。每人一剑,正中要害。连呻吟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在他的剑下无声陨落了。

    晴雨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一袭白衣的他,所有的无助与彷徨,烟消云散。他足够强大,强大到只要有他在边,晴雨就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她害怕了。

    银面丢下剑,缓缓向她走来。

    满城血雨腥风,这烟雨楼尤甚。他一白衣,虽经血战却依旧纤尘不染,连那一双白履,经过这满地血腥之时,他竟然也用轻功略过,脚不沾地。漫天血腥里,他带着一丝浅浅的龙涎香,走到她面前,伸出手,君子般温润的声音流泻而下:“没事了,我们走吧。”

    他的手坚强有力,将她拉起。

    穿越后,三生三死,他救她三次,以至于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每当遇到绝境,晴雨总会下意识的想到他,想到一个带银面具,一白衣胜雪的男子,从天而降,温文一笑,然后,无论如何艰险,都能化险为夷。

    银面小心的扶着她,没走出两步,终于,忍不住渴了两声,血气翻涌,嘴角多了一丝血迹。

    “银面……”晴雨反手握住他的手,脸上尤带着泪痕,“你没事吧?”

    银面看着她梨花带雨的弱模样,不一笑:“没事。你哭什么,刚才不是还很强的样子……”

    晴雨眉头一皱,自己怎么又在他面前哭了,多大的人了,好丢人,晴雨急忙擦了擦眼泪,含糊道:“没哭……你……怎么醒了。”

    银面依旧淡笑着:“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就醒了。”

    “梦?什么梦?”晴雨挑眉好奇的看着他。

    银面皱了皱眉,竟然记不起来了,刚刚还如此鲜明清晰,现在竟然什么景象也想不起来了:“忘了,只是,好像想那夜一样,有什么软软的……”

    提起那天,晴雨耳根又微微的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再次听到上楼来的脚步声,来人不少。

    “别紧张。”银面淡淡地一笑,转而慵懒的道,“我终于可以安心的睡几天了。”

    “属下等护主来迟,望公子赎罪。”

    十几个黑衣男子在一个青衣女子的带领下,训练有素,单膝跪地,对银面行礼。

    “踏茹,这么快赶来,难为你了。”银面淡淡一笑,不再多言。

    走下高高的酒楼,第六层时,银面眼眸微眯,瞥向不远处一个埋在黑暗中的房间,久久默然无语,终于转离开。

    -----------------------------------------------------------

    风,呜呜咽咽,经久方息,满城弥散的只剩血腥味,银面一行人的车声,渐去渐远渐不闻,那黑暗的房间中,忽然,摇曳起了一道烛光,一道影,动作轻缓,优雅地调着茶,仔细的用茶水润洗着每一个茶杯,才缓缓的端起一杯,茶香四溢……

    “公子,”另一个影,略显苍老,恭敬的立在一侧。“没想到听香水榭会横加阻拦,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与太子抗衡已经吃力,实在不宜与听香水榭为敌啊。”

    那少年不动声色,静静饮茶:“那个女人,似乎有点意思。”

    老者微微皱眉:“公子是想……”

    那少年竟不笑了,轻轻嗅着茶香:“既然是他要的东西,我竟想与他争上一争……”

    灯,摇曳了一下,灭了。两道影破空而去。

    火,漫天大火一如往昔,在那少年灼的眸子中绚丽绽放,刚刚那座高城,在大火中,奄奄一息,倾塌……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