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沐晴雨走了,一个人,在这座高耸入云的山巅上跌跌撞撞的行走,她子本就虚弱,况且这山这么高,路这么陡,前途这么渺茫。

    但是,他让自己走,他温文尔雅的请自己走。

    清醒的她做不到像昨夜一样求救呓语,做不到死乞白赖的赖在他边不走。毕竟,他们只是萍水相逢,昨夜或许只是他偶遇,然后举手之劳的帮了自己一把。自己如今好了,还有什么理由赖在他边。

    所以,她走了,一个人去面对这个对她来说几乎是崭新的世界。她虽然子弱,但好在毒已经解了,又睡了一觉,算是恢复了些体力。

    她只想找一户农家或者猎户,或许会有人好心的收留她,然后,就在那里自然而然的住下来。她不会好吃懒做,会帮忙做家务,洗洗衣服做点饭什么的。然后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像昨夜的屠杀,和那个像传奇一般高不可攀的男子都变成穿越而来的一个梦好了。

    “啊!”沐晴雨惊叫一声。

    当走在路上想入非非的她,再次感受到双脚离地,被人用轻功带起的时候,所有安稳的幻想瞬间破灭。

    她或许还没有搞清楚自己在这个世界中扮演的角色——她是属于血腥的,安逸平凡的生活,从来与她无缘。

    当双脚再次沾到土地,沐晴雨才敢睁开眼,发现自己如今已经被人抱着躲在了丛林中。

    那个紧紧揽着自己的男子一青衣,与自己上女扮男装穿的这件青衣是一样。他眉目中带着三分沉稳俊逸,却没有那银面男子的出尘之气。

    此时,楚千寻却没有看她,他一直紧锁着眉头,盯着刚刚沐晴雨经过的那条小路,果然,不多时,一大队反贼蜂拥而上。

    “怎么追到这里就追丢了?”

    “这里只有一条路,一定是上山了,快追!”

    反贼的人数比昨夜的还多,武功修为似乎也更高。

    楚千寻一直屏气凝神,直到那一路反贼走远,这条山间小路再次恢复宁静,楚千寻才发现自己刚才一时紧张,竟然一直抱着沐晴雨。他立即大惊,放开沐晴雨有退开几步,颔首道:“抱歉,楚某僭越了。”

    沐晴雨一愣,楚某,想必他姓楚吧,看样子是自己人而且自己地位应该要比他高出一点的样子,昨夜也是他一路相互,自己才能逃出屠城,沐晴雨斟酌了一下言语:“楚公子不必介怀,事急从权,无碍的。”

    “多谢沐姑娘。”楚千寻微退一步,口一阵刺痛,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他上的余毒未清,刚刚为救沐晴雨贸然动用内力,体内的毒又扩散了。

    “楚公子,你没事吧?”沐晴雨第一次见到人吐血,原来人受伤中毒的时候真的会吐血啊!她急忙上前扶住他。看来,他倒是没有昨夜那个白衣男子强的样子。或者说,差了好几个等级呢。

    “昨夜,反贼下的毒是西域一种极其罕见的奇毒——夜魅。”楚千寻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夜魅是什么?”沐晴雨现在急需补充这个世界的知识。

    “夜魅能侵蚀人内力,直至力竭而亡,可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自行驱毒调养,便无大碍。楚某为防和姑娘走散,私自在姑娘上放了‘阡陌追踪粉’。昨夜,姑娘被那银面男子带走时,我已力竭,本打算暗自调息,解了毒之后再来寻找姑娘,可是调息未完,又来了一帮更强悍的反贼,我只得离开。甩掉了他们,我本来打算先找到姑娘,再找地方调息,等内力恢复再救出姑娘,可是却没想到竟被反贼跟踪……”楚千寻非常坦诚的解释了他昨晚没有及时相救,以及现在来了的全过程,似乎是怕沐晴雨误解。

    沐晴雨点头,她全然不在乎这些:“他们一时找不到这里来,你尽快调息吧。”

    楚千寻微微皱眉,点了点头,的确没有比这深山密林更安全的地方了,这里人迹罕至,反贼不易察觉,当时要不是因为沐晴雨上有他“无痕公子三无痕”的阡陌追踪粉,怕自己怎样也不会追到这里来。

    他从怀中取出一只瓷瓶和火折子交给晴雨:“将这个洒在我们周围可以防虫蛇鼠蚁。上次我调息未完,中途打断,本就记起损伤心脉,重新调息花费的时间或许会更长。而且中途,不能再被打断。姑娘切记呆在我边不要乱走,这里隐蔽,反贼不会轻易发现。我会尽量在入夜前,完成调息,如果入夜我还未醒,入夜时便在这里点上火堆,可以防虎狼。”

    沐晴雨一字不落的记住他的话,忽然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问:“我也中了夜魅?”

    楚千寻微微点头:“是,而且姑娘没有武功,昨夜发作起来更加凶狠,能坚持那么久,已经是奇迹了。”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昨夜那个正牌的“沐晴雨”中了夜魅,死翘翘了,自己才魂穿于此。

    “那个银面男子是谁啊?”

    楚千寻皱眉:“……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他无痕公子楚千寻,向来自负见多识广,昨夜,也算是见过他出招,可是,那一雷霆杀伐下来,自己竟然连对方的路都没摸出来,只觉得快,准,狠,简单的招式却如行云流水般俊逸出尘,仿佛没有任何路,剔除了剑术中所有徒有其表的糟粕,只留下了最简洁高效的杀招。

    沐晴雨微微一叹,其实,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没抱多大希望。转而又问:“那我上的毒是怎么解的?”

    “若无解药,外力驱毒,将毒引渡到自己上再调息化解,对驱毒之人损耗极大。”

    心中忽然有了一丝隐隐的不祥的预感:“驱毒要多久?调息又要多久?”

    “驱毒大约要两三个时辰,调息至少要四个时辰。”

    沐晴雨越发急迫:“那如果是武功很高的人呢?像昨夜银面男子一样风高手呢?”

    楚千寻皱眉:“内力深厚的人,最多是中毒之后撑的时间长一些而已。引渡驱毒是逆行经脉,毒凝一处,再排除,与武功高低无关。只要稍微会一些调息之法的人都可以做到。”

    沐晴雨眸中波光微闪。轻轻点点头:“没事了,我随口问问,你尽快调息吧。”

    楚千寻无暇多想,他如今体内的状况差到了极点。已然开始打坐调息。完全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沐晴雨手里拿着防虫蚁的药粉,在他周围洒了一圈,心中却是惊涛骇浪。

    昨夜,一定是他给自己外力驱毒了,这毒这么罕见,他或许有解药,也一定没有带在上。沐晴雨手中握着的火折子越握越紧。昨夜自己第一次醒来,想必是他刚为自己驱毒完毕。可是无论如何,满打满算,他自己调息的时间也不到四个时辰。

    他今早忽然醒了,想必是发现了危险。所以他让自己走,然后有楚千寻救了自己,那么,他呢?刚刚那帮蜂拥而上的反贼?从山上下来只有一条路啊。

    怎么办?

    沐晴雨一时间心乱如麻。没事的,他那么强,想必难不倒他的吧。自己何苦为古人担忧呢?自己的小命还在风中飘着没找落呢。

    可是,他再怎么强也是人啊,而且是一个中剧毒的人!

    等等,他为什么对自己做这么多?如果他只是一个陌生人,昨夜他只是路过,如果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话,顺手杀了那堆人,救了自己还勉强说得过去。可是自己中毒已深,他没有解药,竟然损害自来救她,这就不是简单的陌生人能做出来的了吧。

    沐晴雨手中握着火折子,不站了起来,投过密密麻麻的翠树,望向山巅。

    要么,他与自己是旧相识,谊深厚舍命来救。要么,他原本就是等在那里要抓自己的,所以不能让自己死!

    可是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如果,他真的有自保的能力,都是断然不会让她先走的。

    沐晴雨眸间忽然流露出一道难掩的光芒,我要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