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入天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锦衣卫押着我正要往天牢里送.夜色渐晚.大明宫里烛火通明.我感慨着世态炎凉.一路绝望的向前走着.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忽然远处传來太子的声音.

    “起來吧.”皇上声音还带着怒气.

    “父皇这是怎么了.不是高高兴兴的去问四弟妹要蛋糕的处方吗.”太子一脸疑惑的问着.

    原來他们來是为了向我要蛋糕的处方.早知道就该早给她们了.

    “难不成燕王妃连父皇的面子都不给吗.”太子带着笑意的声音.果然是一点也不了解状况.

    “走快点.”后的锦衣卫嫌我走的慢.大喝了一声.

    靠.你个龟儿子的.狗仗人势.等老娘翻了.一定要揍的你满地找牙.我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依旧不紧不慢的走着.走出了.对面不远处的太子正好往这边看來.见到我被押着.脸色一变.立即跪下道:“父皇.母后.燕王妃这是所犯何罪.为何要让锦衣卫押着她呢.”

    我仿佛看见了一丝丝希望.似乎每一次我有危险的时候.太子都会想天神一般.奇迹的出现.然后拯救我.只是这一次……他能救得了我吗.

    “哼.”皇上怒哼一声.并不回答.

    太子妃忙上前.扶起太子道:“下.父皇正在起头上呢.您千万别意气用事.”

    靠.你个狐媚子.白骨精.真能装.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越走越近.就听见太子一脸沉的问着太子妃.

    “臣妾与父皇母后一同前去.本是要跟燕王妃讨教这蛋糕的做法.不想却……却碰上燕王妃与……一刁民私通.”这断断续续.遮遮掩掩的.说的好像我真是干了这么不要脸的事似的.

    太子一听.脸色大变.他抬眼看我.我注视着他的眸子.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疑问.我坚定的朝他摇摇头.

    太子见我摇头.脸色明显好上几分.他随即又挡在皇上面前跪下:“父皇.以儿臣对燕王妃的了解.这事绝不可能发生.求父皇明察.”

    见此状况.我也扑通一声:“父皇.儿臣冤枉.”

    皇上见我们都这般纠缠.气的脸色一沉道:“闭嘴.朕亲眼所见.亲耳所听.难道还有假.”

    “父皇.您一再教导儿臣.不要轻易相信自己的眼睛.有时候.眼睛是会欺骗自己的.一定要用心.儿臣相信燕王妃.定不会做出此等出格的事.”太子琉璃般的声音在游廊上回.听在我的心里.一阵感动.

    “你这是在教训朕.”皇上龙颜大怒.吹胡子瞪眼睛的对太子说道.

    “儿臣不敢.儿臣只求父皇给儿臣一个机会.儿臣一定会查出真相.”太子依旧不死心的说道.

    “住口.此事沒得商量.快将徐氏打入天牢.明……斩.”皇上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微微一颤.

    斩……我脑海里回放着电视无出现无数次的画面.一颗头像西瓜一般在地上滴溜溜打转.而子则血淋淋的落在原地.那画面简直太惨无人道了.想想就觉得后怕.而我难道真要以这样的结局结束我的生命.

    “父皇.求您看在魏国公为大明朝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的份上.给儿臣一个机会.查明事原委.暂且宽限几天.”太子苦苦哀求着.

    “是啊.皇上.明就宣斩.太过草率了.何况老四还丝毫不知呢.您还是宽限几天吧.”皇后也跟着求道.

    “无需多说.朕心意一绝.回宫.”皇上已经沒有耐心的准备要走.

    我大呼一声:“儿臣不服.那人儿臣根本不认识.父皇就这样定了儿臣死罪.儿臣不服.凡是讲究人证物证.父皇堂堂一国之君.难道就听他片面之词就盖棺定论.儿臣着实不服.”

    “好.死到临头还敢跟朕嚷嚷.那朕就给你一天的时间.太子.既然你要为徐氏平反.那朕就给你一天时间.”皇上说完大步离开.

    “谢父皇.”

    我们终于都松了一口气.皇后看我一眼.言又止的摇摇头走了.

    我从地上起时.掌心一满是汗珠.我是凭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赌了一把.沒想到还是赌出來一线生机.

    “多谢下.”我朝太子说道.

    “放心.本宫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太子深深的望着我.我朝他点点头.我此刻无条件的信任他.我看着他那张如玉般的面容.慢慢的一步步走向天牢.

    几经周转.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我才进到了传说中的天牢.这里分不清白天黑夜.我一进去就被狱卒扣上手铐和脚链.

    我艰难的移着步子找了一块稍微干净的地方坐下.鼻腔里被这里的恶臭熏的有些痒.整个监狱都潮湿不堪.只有几撮稻草在上面.我靠在墙壁上.周像是被爬满无数虱子慢.很不舒服.

    我抬头望着黑洞洞的屋顶.有一种再也见不到阳光的恐惧.

    这儿除了外面的烛火便一丝光亮也沒有.我的视线不清楚.但是听力反而变得更加敏锐起來.

    我聆听着这里的动静.忽然被一阵吱吱声惊的一震.有老鼠……

    我平生最怕这种毛茸茸.脏兮兮的东西了.我被惊的啊啊的大叫.

    狱卒走上前來.很不耐烦的问:“干什么.干什么.”

    “有……有老鼠.”我惊恐的指着屋子里的另一面.

    “老鼠有什么稀奇的.在这儿.什么沒有.还就只剩老鼠了.您还是将就着睡吧.进了这里.就别把自个儿当娘娘了.哼.”那狱卒一阵冷嘲讽之后.又继续去喝酒去了.

    我无奈的靠着墙壁.他其实说的对.进了这里.就应该承受这里的一切.

    我相信.我要不了多久就能出去的.我一定要坚强.要振作.

    我自我安慰着.煎熬的度过这每一分每一秒.

    我闭着眼数着数.我不知道.自己该是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还是慢一些.快一些.我离死亡就近一些.慢一分.我就煎熬多一分.我在这样不上不下的况下.折磨着.折磨到我精神差点奔溃的时候.听见狱卒惊呼:“参见太子下.”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